飞龙在天小剧场 by Erus

时间: 2013-03-19 05:11:12

【飞龙在天小剧场 by Erus】小说在线阅读

飞龙在天小剧场 by Erus

  在剑与魔法的世界里,生活着一头黑龙,有一天,它捡到了一头小白狗……

  (此为恶搞兽兽文,勿与正传强行挂钩)

小剧场 ①黑龙和白狗 之捡回一只狗
  
  当黑龙还是幼龙的时候,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个小灰狗。
  小狗是只幼犬,不知为何被人扔在了深渊边上,气息奄奄地倒在地上,脏兮兮的灰色毛发有一块没一块的,没有毛发的地方就露出粉红色的小肉肉,还能看到薄薄的皮肤下青涩的细小血管。
  当小黑龙走近的时候,小狗吃力地睁开了眼睛,似乎是想看看谁来了。
  而小黑龙则看到这个孱弱的小东西有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在瘦的皮包骨的脑袋上显得尤为巨大。
  不错,就像龙妈妈搜集的黑宝石。
  小黑龙对这双眼睛下了定义。
  于是他叼起了小狗,准备带回去收藏。
  
  小黑龙嫌弃小狗身上脏,就把它丢进了自己去的洗澡池里,他忘记了,或者说他根本不知道,这样很容易送小狗回到主神怀抱的。不过好在这个洗澡池不是普通的洗澡池,而是汇集了天地灵气以及龙族汗水、唾液、□和血液的神奇的龙族洗澡池。
  于是小狗在沐浴并喝了好几口这神奇的洗澡水之后,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其实龙族身上每一寸地方都是宝贝啊,就算是皮屑也是炼金术师们追求的好材料。
  当小黑龙把小狗从池子里捞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不是一只小灰狗,而是一只小白狗,当身上的污泥洗去后,那双眼睛更亮更可爱了。
  小黑龙愈发觉得自己找到了值得收藏的好东西。
  小黑龙带着小白狗回到了自己的洞穴,并且送上了美味的蔬果和食物,这些都将小白狗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收藏品了!”
  小黑龙霸道地宣称,不过他忘记了一件事——
  狗是不懂龙语的。
  所以小白狗在听到声音后困惑地从食物里抬头,乌溜溜的眼睛转了转,发出一声低低的呜鸣。
  小剧场②黑龙与白狗 之睡觉好快乐
  
  舞动着尾巴拨弄球一样的小白狗,小黑龙困惑地想:“怎么都两个月了这东西还是这么小呢?”
  现在的小黑龙从两个月前的三拳大小到现在足有一米高了,相比之下已经从一个拳头长到两个拳头大的小白狗,不但没有“变大”,反而更加“渺小”了。
  在龙洞里的两个月,小白狗吃饱喝足,不但毛长齐了,个头高了,腰围也宽了,小小的身子膨胀了何止一圈,每每趴着的时候都像个小毛球。而这个小毛球最喜欢的就是全在黑龙热乎乎的肚子边上睡觉,而不睡觉的时候就喜欢追着黑龙的尾巴玩耍。
  而小黑龙也将小狗当成了一个会自己滚动的球,逗弄这个球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当然,抱着球睡也是很舒服的。
  小白狗玩得累了,便钻进黑龙的肚子下方,用鼻子拱拱蹭蹭,希望黑龙趴下来,这样他才好窝着。
  黑龙敏感的肚皮被狗狗拱了,便不由得萌生了一点睡意——都是这两个月来养成的习惯啊。于是黑龙趴下身子,在身前圈出了一块小小的天地,看着小白狗自觉地跳进来蜷成了一团,他才搭上爪子,抚摸着小白狗柔软的皮毛,打了个哈欠,闭上了眼睛——睡了。
  抱着小白狗热热软软的身子黑龙做了一个好梦。


  小剧场 ③黑龙与白狗 之吃饭好快乐(上)
  “呜呜……”
  小白狗饿了,它努力用小爪子扒住黑龙的脑袋,想叫醒对方。
  黑龙在睡觉——龙总是一种喜欢睡眠的动物。
  站起来快有四米高的黑龙睡觉的时候就像一个黑色的小山丘,小白狗的身躯甚至还没有黑龙的脑袋他,它尽可能地站立起来,踮起后腿,伸长前爪,试图将黑龙的眼皮翻开。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啪。
  黑龙用爪子扒拉了一下骚扰自己的小东西,睡梦中的他没怎么注意力道,于是小白狗就咕噜噜地像球一样地滚了出去。
  “呜……”
  小白狗可怜兮兮地哀嚎,不屈不饶地跑回来,继续抓挠黑龙的脑袋。
  黑龙皮厚,小白狗那点力道只能给他抓痒痒。
  黑龙终于醒了,半梦半醒地睁开眼睛,就对上小白狗那乌溜溜毫不哀怨的目光。
  “怎么了,小白白?”黑龙打了个哈欠,将小肉球圈进怀里,揉揉那肥软的身子——嗯,抱起来真舒服,又困了……
  但这回小白狗可不让他睡了,扑上去抱住黑龙的脖子,大声叫道:“呜呜!”
  “饿了?嗯……我睡了多久了?”黑龙终于站起了身,抖抖龙鳞——伸了个懒腰。
  “呜!”
  “都两个月了啊……”
  面对小白狗的抗议,黑龙也有点不好意思了。成长期的巨龙总是嗜睡的,有时候打了个哈欠就睡过去了,一睡就是一两个月,为了防止小白狗饿着,黑龙在洞穴里布了一个魔法阵,在里面丢放了大量的生肉,如果自己睡着了,小白狗就可以将那些肉当做食物。不过看起来这次黑龙睡的太久了,小白狗已经把存放的肉给吃完了。
  黑龙趴下身来舔舔小白狗,他那粗糙的大舌头将小白狗全身的皮都舔得歪了歪。不过小白狗却很欢喜,同样扑住黑龙的大脑袋,用自己鲜红色的小舌头在黑龙嘴边舔了舔。
  呵呵,终于有饭吃了!

小剧场 ④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小白狗高唱着欢乐的歌,跟在黑龙身边大摇大摆地在森林中前行。
  龙谷森林是只有强者才能行走生存的地方,也是绝大多数魔兽食物的来源地。小白狗在没有黑龙陪伴的情况下只能在森林边缘徘徊,它身上的黑龙气息可以威慑那些缺乏足够的低等魔兽,但即使这样,以小白狗的力量也无法捕捉到食物——这里任何一种生物都比它强大。
  捕猎成了黑龙的任务。
  黑龙站在森林的某一处,当小白狗机灵的捂上耳朵缩到龙肚子下面后,他张开了龙嘴,深吸气,酝酿,吼——
  “嗷——”
  龙吟挟带着令人恐惧的龙威波及小半个森林,在群兽的骚动中,枯枝烂叶落了一地。
  黑龙完成这声长啸后便卧下身抱着小白狗揉揉舔舔,小白狗也很开心,经过多次捕猎的它知道这意味食物马上就要出现了。
  果然,没过多久,一头魔狼、一头剑齿猪还有几头金眼环蛇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卑微而恐惧地匍匐在黑龙的脚下。
  虽然黑龙还是一头幼龙,不过天生十三阶的龙威对于这些最高不超过五阶的魔兽来说已经足够了。当然,黑龙也办法用这种方法“召唤”出更多的“食物”,五阶以上的魔兽或多或少地拥有了智慧,本能的惧怕在一定程度上被克服,如果黑龙想要把五阶以上的魔兽当做食物,就必须自己去捕猎,不过以他现在的力量抓捕一头六阶的魔兽就已经是极限了。
  黑龙今天有点懒,点点食物,觉得差不多了,便上前用爪子一头头拍死,随后拖着往回走,准备回到洞穴后才和小白狗一同享用——他还是一头幼龙,森林对他来说并非绝对无害。
  回去的路上小白狗再次唱起了欢乐的歌,可是没走多久,它突然停住了脚步,小鼻子抽一抽,随即“呜呜”地叫起来。
  有奇怪的东西!
  黑龙明白它的意思,不过黑龙对此毫无兴趣,他感觉到新出现的奇怪东西很弱小,不足一提。
  “呜呜!”小白狗挠挠黑龙的肚子,撒娇地蹭蹭,希望黑龙能让它过去看看那是什么陌生的东西。
  黑龙想了想,没有拒绝,舔舔小白狗的脑袋,让小东西染上自己的气息,便放它过去了。
  小白狗欢快地跑向陌生东西出现的方向,而黑龙则背负着食物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
  拨开一丛茂密的矮草,一个奇怪的生物出现在黑龙和白狗面前。
  这个奇怪的生物是用两个后肢站着,身体直立着,前肢则摆放在身体两侧。生物身上套着用金属做成的壳,右前肢还拿了个长条状的金属,最重要的是,这个奇怪生物的五官和所有动物都不相似。
  奇怪生物看到白狗出现时将右前肢抓住的金属条举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看着小白狗。小白狗本能地感觉到那个闪闪发光的金属条很危险,于是它停住了脚步,歪着脑袋,奇怪地看着奇怪生物。
  “呜呜?”
  小白狗询问,但是奇怪生物没有回答它。
  而这时黑龙却从后面走了上来,不紧不慢地回答了小白狗的问题:“这是人类,嗯,一个男性人类。”
  原来这用后肢站住的奇怪生物就是人类。
  小白狗好奇地打量地对方,它听说过人类,可是这是它第一次见到。
  黑龙的反应则显得平淡得多,对于他们这种超阶巨龙来说,只要力量成长达到一定程度,他都可以变身成人类的模样。事实上,巨龙的生活环境并不像外界想的那样封闭,龙谷中常常有成年巨龙化身人形除外游历,甚至于他们因为喜爱人类的小玩意儿而特别变身用龙谷中一些不起眼的但对于人类来说却非常值钱的的东西去购买那些小玩意儿。与此同时,一些渴望得到龙谷宝藏或者是屠龙英雄名号的人类也会进入龙谷。因此黑龙见识过很多人类——或者是人类模样的巨龙。这个奇怪的生物在他眼中最多是比大部分人类长得顺眼一些。
  如果没记错的话,穿这种金属壳的人在人类社会中被称为“骑士”。
  不过眼前这个骑士似乎很虚弱,金属壳——那个应该称之为盔甲的东西——也破了一个大洞,他的脚边倒着几头魔狼的尸体,而他身上则沾满了鲜血,狼的,还有他自己的。骑士冰蓝的眼睛里蒙了一层淡淡的灰,这是生命力在迅速流失的征兆。
  骑士在看到小白狗的时候松了一口气,可是不等他放下长剑,就看到了随之而来的黑龙。虽然这是一头幼龙,但龙天生的力量依然可以取走他脆弱的性命。但是这时候刚刚经历恶战的骑士却没有力气再去勇斗恶龙了,他认命而绝望地叹出一口气,眼睛一闭,倒在了地上——大量失血让他最后的力气,他昏迷了。

小剧场 ⑤

  “呜呜呜……”
  狗狗欢喜的呜鸣在龙谷中久久回荡,森林中的鸟儿们已经不再因此扑翅惊飞,只是淡定地啄啄羽毛,交换着彼此的资讯:“又在荡秋千?”“嗯,又在。”
  于是在黑龙的洞穴前,一个由长长藤蔓连接着挂在粗壮树枝上的竹篮高高荡起,那惊声尖叫却欢喜不已的小白狗就坐在铺着柔软的羽毛和绒布的篮子里,紧紧扒住篮筐中横插着的“安全护栏”,随着竹篮飞上了半空。
  “呜呜呜呜……”
  小白狗兴奋地直叫,黑龙打了个哈欠,当竹篮荡回来的时候,他便用尾巴在竹篮上抽上一鞭,让竹篮荡上更高的半空。
  奥修从洞穴里走出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副龙狗河蟹图。
  奥修呆了片刻,突然想起这一龙一狗就是自己昏迷前看到的生物。
  自己居然还活着?
  奥修很惊讶,他以为自己就算不被黑龙吃掉,也会因为过度虚弱而衰竭致死,或者是因为血腥味引来了其他的猛兽而不明不白地成为森林中多出来的一坨排泄物。
  不过现在的状况是什么?
  奥修在醒来时就检视过自己的现状:在不知名的陌生洞穴里醒来,身体有些虚弱,但伤口已经基本愈合,最起码没有性命之忧,消耗殆尽的力量在慢慢恢复,过几天就能回到全盛状态,甚至于昏迷前的那场恶斗还让他的斗气突破了之前的瓶颈,从白银斗气上升到了黄金斗气。除此之外,除了盔甲和长剑不知去向,衣服破碎肮脏,其他的贵重物品——比如他手上那枚价值连城的高级空间戒指——都没有丢失。
  是谁救了自己?
  要知道这里是龙谷,没有人类会住在这里。
  这个让奥修困惑的问题却在他看到龙狗河蟹图的时候有了一个荒谬的解答:救他的是这只看上去还未成年的巨龙。
  所有人都知道,龙息是巨龙强大的武器之一,龙息根据巨龙本身的属性不同可以展现出不同的作用,比较常见的为腐蚀作用——这可是连世界上最强横的深渊巨魔的肉体都能在瞬间腐蚀的可怕雾气。不过大部分人并不清楚,高等的光明巨龙和暗黑巨龙还能拥有一种能够治疗任何伤势的龙息,这种龙息称为“生命之叹”。实力强大的巨龙施展“生命之叹”甚至可以挽救死去多年的人——只要肉体和灵魂都还保留完好——这并不难,一个绝对零度魔法阵和一个炼金术师或死灵法师制作的高级困灵装备就可以做到。
  而奥修则发现,眼前这头未成年的黑龙正是一头可以使用“生命之叹”的暗黑巨龙——不是因为黑龙是“黑”龙,巨龙的魔法属性并不表现在表皮颜色上,不过凡事总有一个例外,如果一头黑龙连腹部也是黑色的,那无疑,这一定是一头暗黑巨龙——幼龙的力量虽然远远比不上成年巨龙,但要救一个不过是失血过多而昏迷的人却绝对没有问题。
  在奥修呆呆地想着这些问题的时候,冷不防一团白色的物体朝他飞来,他还来不及看清那是什么,便感觉到胸口一同,那白色的物体犹如一个极具分量的魔法飞弹撞入他的胸膛,巨大的冲力令虚弱的他连连后退,但即使这样,他还是没能避免摔倒的命运。
  “噢!”
  尚未痊愈的身体跌撞在坚硬的石头地面上,奥修发出一声低微的痛叫——这已经是他极力控制的结果,天知道他现在觉得自己的胸口仿佛已经塌陷了,全身每一寸骨骼都在哀叫抗议。
  不等奥修反应过来,胸口出那团白色物体发出一声欢快的叫唤:“呜!”
  多么愉悦的叫声啊……果然真正的快乐都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吗?
  奥修悲哀地想,同时他也看清了让自己摔倒的元凶:一只肥得像球一样的小白狗。
  小白狗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飞扑拥有多么强大的威力,在奥修没能动弹的时候,它肥胖的身躯踩着奥修的胸膛上前一步——这让奥修更加苦不堪言——伸出了鲜红的小舌头,在奥修白皙的下巴上舔了一口。
  “呜?”
  小白狗发出的鸣叫似乎带着一点疑问。
  奥修不愿意去猜测对方是不是在问“你为什么躺着?”,因为即使猜对了,他也没办法对小白狗说:因为你踩到我了。
  小白狗眨了眨乌溜溜的大眼睛,又用鼻子拱了拱奥修的脸颊,就在它的小舌头伸出来准备再次舔舔对方的时候,一只黑色的爪子捏住了它的后颈,将它从奥修身上拎了起来。
  ——黑龙不喜欢小白狗乱舔自己和食物以外的东西。
  黑龙用前肢将小白狗纳入怀中,不屑地看了一眼奥修,鄙夷地吐出一句通用语:“弱小的人类!”
  若干年后,奥修偶尔会在喝醉之后对他的好朋友说:“当时真想把那条狂妄自大的黑龙给干掉!不过伟大的福塞尔(骑士之神)教导我们要知恩图报,所以……唉,早知道就趁对方还是幼龙的时候把他干掉,今天我就可以抱着我的小白了啊!”
  - 番外 -
  读者:什么,小剧场还有番外?
  ERUS:对,小剧场也有小剧场的番外!
  如同某些人知道的那样,实力不太差的幼龙也是能使用生命之叹的,只是,偶尔也会发生一点小小的错误……
  呼!
  黑龙对着昏迷中的骑士喷出了一口龙息,但是在龙息出口的瞬间他就感觉到了不对:貌似用错了。
  果然,淡灰色的龙息落在骑士的盔甲上,原本就破损的铠甲顿时像落入热锅的黄油一样——消融了。
  “呃……好像用错了……”
  黑龙抓抓头,不敢回头去看小白狗这时候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好吧,他还是幼龙嘛,犯错是可以理解的。
  黑龙酝酿了一下感情,喷出了第二口龙息。
  白色的像晨雾一样的龙息笼罩了骑士,伤口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至于那不成样的盔甲则被黑龙偷偷丢掉了——大不了给他一个新的就是了,龙谷的宝藏里还不缺这么一套骑士盔甲。
  很久以后,黑龙总是磨着牙说:早知道那时候就应该再错第二次,把那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直接做掉!

小剧场 ⑥

  “喂,它已经吃了一整头剑齿猪了,还不够吗?”
  “继续。”
  面对骑士的抱怨,黑龙只是懒洋洋地打着尾巴,一边抚摸着小白狗头顶的那撮毛,一边冷淡地给予了回复。于是骑士就不得不认命地切下一块猪肉,插上木签,抹上调料,放到火上烧烤。

【飞龙在天小剧场 by Erus】(本页完)

《飞龙在天小剧场 by Erus》上一篇

东方不败之君已成受我且攻番外 by 沦陷--预览

正文地址:/?/tr/03-14/3495

50、卷㈤㈩ 番外卷 ...
  话说任我行驾鹤归西,任盈盈被送上少林寺后,东方不败同池清两人一路磨磨蹭蹭,心不甘情不愿地总算是上了京城。
  
  彼时相府得信早已盼望多时,池夫人多年不见爱子,当下抱着一阵痛哭,池清哄了半响这才止住。至于东方不败,池夫人自是越看越满意,虽算不得大家闺秀,却也是容色出众,举止有度,更何况还有她那宝贝孙儿,想不满意亦不成。至于宰相大人那头,不冷不热地吐了一句:“回来便好。”就结了!许是心中有气,奈何崇德在上边压着,发作不得。
  
  池清同东方不败身在相府,虽比不得外头逍遥自在,倒也未受甚么刁难。几日后,池夫人便寻了个机会向二人提了婚事,虽说两人相处多年,且育有一子,可池家毕竟是名门望族,家世显赫,池清的婚事自不能草草了解。二人自是毫无异议,于是,便由崇德做主硬将东方不败塞给了御史家作侄女,定于下月十五正式成亲。
  
  本是桩喜事,可坏就坏在女子出嫁之前不得与男方相见。池清同东方不败不过恩爱了几日便又被迫分开,哪肯?可转念一想,东方轻功独步天下,想在夜半时分与他私下相会那是再容易不过的事,这才勉强应允。
  
  当日,东方不败便收拾行李去了御史家,池清夜夜窗扉大开,期盼佳人来至,却不知东方不败心里打得甚么主意,竟一连几日都未曾出现。
  
  池清这头盼不着佳人,按捺不住了便跑到御史家门口瞎派派txt转悠,企图来个巧遇,御史大人家初始见着他还会请他进去喝一杯茶,可一连过了几日,便也懒得搭理。
  
  此时虽已开春,却是春寒料峭,天寒地冻,池清在御史大人家门口转悠了几日便得了风寒,倒在家中起不来了。池夫人得悉,当即心痛难当,请了大夫前来医治。大夫把过脉,开了几帖药,说是连喝几日这伤寒便能痊愈了。池夫人这才放下心来,却是下了门禁,勒令其不得再出门。池清被困池府,终日郁郁寡欢,闷闷不乐。
  
  这日,小厮依照时辰前来送药,池清病怏怏地由着其扶起身,在身后垫了块软枕,便靠了上去。小厮舀过一勺汤药在嘴边吹了吹,送到了他唇边。池清张口喝下,目光却是被那双手吸引住了。十指修长,肤质白腻,跟水葱似的。再去瞧那张脸,五官平凡,过目即忘,唯独那双眸子,清光熠熠,引人留注。
  
  池清问道:“你叫甚么名字,怎么从未见过?”
  
  那小厮低眉顺眼道:“小人常生,是新派来伺候少爷的。”
  酷 乐 猫 购 买 发 布
  池清一双眼直地盯着他,险些要在他身上烧出个洞来,半响,收回目光,淡笑道:“我见你伶俐,往后便跟在我身边贴身伺候罢。”
  
  那小厮捧着药碗,忙跪在地上谢道:“谢少爷。”
  
  池清扶起他,道:“既是跟在我身边,那常生这名字亦得改一改。”
  
  那小厮倒也乖顺至极,道:“全凭少爷做主。”
  
  池清道:“不如唤作子衿,如何?”说着,一脸似笑非笑地瞧着他。
  
  小厮道:“少爷起的名自是极好的。”
  
  池清听了这奉承话,心中很是畅快,道:“那你可知这子衿出自何处,又为何意呢?”
  
  那小厮抬起一双清目瞧着他,却是不说话。
  
  池清道:“料你不知。”说着,便兀自解释了起来:“这子衿二字出自《诗经》,写是的一个姑娘的相思之情。那姑娘因受阻碍,错失了情郎的相约,于是,她便站在高高的城楼上地等,奈何望穿秋水空不见人,心中不免生了埋怨。纵使她未曾找去他,他就不能主动前来?可知这一日不见,如隔三月?”
  
  那小厮听完这席话,垂着头一下没一下地搅着药碗,默不作声。池清叹息一声,道:“你再搅下去,这药可就凉了。”
  
  那小厮这才像是想起了甚么,舀起一勺喂了过来。
  
  自那天起,这名唤作子衿的小厮便跟着池清贴身伺候了,说也奇怪,池清这一病病来如山倒,病去也如斩丝,不过两日便已痊愈如初。池夫人恐其反复,便又将他在府中困了两日,如此这般,又耗费了数日。好在池清并不心急,安生的呆在府中,闲暇时带着那名唤作子衿的小厮吟吟诗,作作画,倒也自得其乐。至于御史大人那头,仍是渺无音讯。
  
  待池夫人好不容易撤了门禁,池清这头重获自由,做的派派txt头一桩事并非是上御史府作路人,而是上酒楼叙旧去了。甚么礼部尚书家的公子,吏部的侍郎,翰林院的编修,早些年关系稍近的,多年未见,插科打诨,不亦乐乎。那新伺候池清的小厮默默地立在边上,不言不发地瞧着他们胡闹。
  
  那几位公子哥儿几杯酒下肚,正是兴致头上,那些杂七杂八的话便都出口了。
  
  尚书公子道:“池清你个混账,一声不吭就丢下兄弟到外头逍遥快活。好不容易回来了,却连儿子都有了。却不知这新娘生得甚么模样,竟迷得我们池大公子连魂都找不着了?”
  
  吏部侍郎闻言,忙在旁帮衬:“池大公子眼高于顶,要是庸脂俗粉能瞧得上么?我记得早些年,是谁对着我们放言这辈子都不娶妻的。结果呢?就数他手脚最快,杀了我们个措手不及!这新娘若不是倾国倾城,哪能让我们清心寡欲的池大公子如此轻易就范? 翰林编修见状,忙帮道:“去去去,池大公子为爱离家,是何等境界,岂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能理解的?”说着,自己竟也觉得好笑,哈哈大笑了起来,惹得在场之人都笑了起来。
  
  池清无奈道:“你们就休要取笑我了。”
  
  酒酣耳热之际,不免凑得近了些,手也搭了上去。翰林编修连倒了好几杯酒说是要罚,硬灌着池清喝下。
  
  池清瞧了眼边上一言不发的小厮,眼中笑意更甚,竟是来者不拒地通通喝下了。他人见状,唯恐落后各个争着要罚,尚书公子喝得高了,抢着酒壶就要凑了上来,谁知脚步一个不稳,便扑了下来。池清一个闪躲不及,只听“咚”的一声,两个人狼狈不堪地倒到地上,梨花凳咕噜噜地滚落一边,恰好滚到哪名唤子衿的小厮脚边。偏这样还不作数,尚书公子摔得正是地方,恰好扑了池清个满怀。
  
  众人教这突来的变故给唬住了,还未回过神来,便见一双玉白的手像拎幼崽一般的将摔在池清怀里的尚书公子拎到一边,扶起池清道:”少爷,没事罢?”
  
  这池清想是被这突来的变故吓到了,方才还喝得红晕的脸登时退了血色,掩嘴轻咳一声,目光闪躲,道:“无碍。”
  
  那小厮闻言,朝着众人道:“我家少爷不胜酒酷 乐 猫 购 买 发 布力有些醉了,我先送他回去。”说罢,扶着池清便朝外走。这池清也不知怎么回事,竟听话地跟着那小厮走了,惹得留下的众人面面相窥,不知何故。
  
  池清同小厮出门后,两一路沉默不语地回了相府。待回到房间,池清终于按捺不住了,合上房门上前拉住他的手,道:“芳儿,我是无心之过。”
  
  那小厮不说话,抽回自己的手在桌边坐了下来。
  
  池清急了,道:“我当真是无心之过,姜林醉了,不知怎么就扑了过来,我闪躲不及这才教他撞上。”
  
  那小厮喟叹一声,道:“我知道。”
  
  池清道:“你既然知道,那还恼甚么?”
  
  小厮抬头瞧着他,反问道:“不是你想我恼么?”
  
  池清闻言,当真哭笑不得:“我想你恼你就恼,那我想你回来时你在哪?你以为打扮成这样就能瞒过我了?”毋需多说,这小厮便是池清挂念了十余日的东方不败。
  
  其实东方不败初来送药那回他便认了出来,哪有粗使小厮的手能那般白嫩,只是他见东方不败不说,便也不愿揭穿,本想瞧瞧最后是谁耐不住挑破这层纸膜,这才带着东方不败上酒楼叙旧,谁料闹出了这么个乌龙,他不想认输亦不成。
  
  东方不败拉着他在边上坐下,道:“我何时想过瞒你。”池清见其曾未不悦,便抱怨道:“你可真够狠心的,上了御史府便不晓得回来了。”
  
  东方不败道:“这些日子忙着学规矩,我抽不得空。”
  
  池清道:“那晚上呢?”
  酷 乐 猫 购 买 发 布
  东方不败教池清说得哑口无言,只得道:“男女婚嫁前不得私下相见,这规矩你该比我更清楚,怎么几日就熬不住了?”
  
  其实这也怪不得池清,两人相识至今几乎未曾分开,平日日日黏在一块还不觉得,一旦分开了,当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池清如此,东方不败又何尝不是如此。
  
  池清握着东方不败的手,道:“想我不曾?”
  
  东方不败瞧着他,坦诚道:“想。”
  
  随后,不知是谁主动,两人就吻到了一块,连日来的思念涌上心头,你来我往的竟是谁也不肯分开。吻着吻着便倒在了床上,池清急不可耐地扒去东方不败身上的衣裳,一寸寸的亲吻他的身子。正要脱身上的衣裳,却见东方不败探了一双手过来,道:“我来。”说着,毫无章法地将衣裳撕开丢到边上。两人登时不着一缕的搂到了一块,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此番云雨,自然是酣畅淋漓,兴尽而归。池清搂着东方不败躺在床上,只觉这小别更胜新婚。
  
  十日后,相府大婚。
  
  当日的相府张灯结彩,热闹非凡,府外冠盖如云,门庭若市,前来贺喜的宾客络绎不绝。
  
  听说新娘子是御史大人家的侄女,父母早亡,自小便由御史大人抚养。非但相貌出众,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同宰相公子那是郎才女貌,俨然一对璧人。池清一袭吉服,笑得是春风得意,玉树临风。
  
  待吉时一到,花轿出门,一路敲锣打鼓的上御史府要人,这才将新娘子迎回了门,三跪九叩首,送入洞房。新郎官急着要入洞房,奈何宾客缠着怎么都不让,只得将敬上来的酒通通喝了,不过多时便东倒西歪,宾客终于大发善心不再闹腾,池夫人见状,忙换来小厮将其扶入新房。酷乐猫购买发布
  
  本以为这新郎官今晚定是醉得不省人事,春宵空负了,谁知才入后院,方才还东倒西歪的新郎官便一把推开小厮,将湿嗒嗒的袖子挤出一滩水,随后推开房门入了洞房,面上挂着七分笑意三分醉。
  
  房内龙凤烛染得正旺,照得屋中一片亮堂。新郎官上前挑了盖头,便见新娘坐在床头规规矩矩地瞧着他笑,这一笑,便笑到了人心坎里去,新郎官瞧着他,竟是连眼都舍不得眨了。
  
  “怎么浑身酒味,喝了多少?”新娘见他不说话,只当醉得厉害,正要扶着他在坐下,却教他俯身堵住了唇,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那新郎搂着他道:“芳儿,我们一辈子也别分开了。”
  
  新娘一愣,只觉心窝便软得不知如何是好,柔声应道:“好。”
  
  于是,热吻**,情难自禁。
  
  本以为又是一场恩爱**,怎料方脱到内衫,落在身酷乐猫购买发布上的吻便不见了。睁眼瞧去,却见那人拿着一件雪青的衫子往他身上套,不由纳闷:“你这是做甚?”
  
  池清边往他身上套衣裳,边一脸正色的回他:“逃婚。”话刚出口,便觉得不对,改口道:“私奔!”
  
  东方不败不由瞪大了眼睛盯着他瞧,池清将他身上的衣裳套完,又自顾自的取过一袭青衫换上,解释道:“这京城规矩多,我料想你不喜欢。既是如此,我们便去江南定居。反正有了锦儿,我娘也顾不上我们了。”
  
  池家本是书香门第,竟不知如何出了池清这一个天生反骨。东方不败瞧着稀奇,便由得他胡闹。
  
  于是,月半三更,万籁俱静之时,我们便酷乐猫购买发布见两人偷偷摸摸地从池府后门溜出,一路朝城门而去。此时城门早已关闭,却不幸遇着了当世第一高人,只见他轻轻松松地搂住对方的腰便跃上了十余丈高的城门。城门外拴着两匹马儿,两人骑上马儿,一路朝着西边疾驰而去。当时夜色正好,月圆如盘。
  
  翌日
  
  日上三竿
  
  伺候梳洗的下人敲开新房,便见凤冠喜服被丢了一地,腆着连挑开红纱帐,却见新床上空空如也。登时乱了套……
  
  下人进进出出地跑,企图掘地三尺挖出这么个人来。
  
  宰相大人咬碎了一口银牙,骂道:“有本事一辈子都别会来!”
  
  全文完

《飞龙在天小剧场 by Erus》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飞龙在天小剧场 by Erus》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