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irst Last Boyfriend lyrelion[下]

时间: 2017-07-30 14:14:27

【The First Last Boyfriend lyrelion[下]】小说在线阅读

The First Last Boyfriend lyrelion[下]

第五十四章 fairness
拍摄完剩下的几个镜头,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崔允灿终于熬到了今天的最后一个"ok",几乎没有感激得热泪盈眶。他没有忘记冲工作人员鞠躬致谢,但是看见徐森正在和副导演说着甚麽,也就不好过去。默默看了一阵才跟着化妆师去卸妆。
徐森忙着和gloof交换完刚才那一场的一些细节问题之后,见场记已经指挥其他红作人员将仪器收拾完毕,就让他们先回去休息,并说好下午再去取几处街景。
Gloof又提了几个修改意见,徐森点头同意。Gloof打个呵欠,表示精力就到这里了。徐森拍拍他肩膀,让他也回去。等着gloof离开后,徐森在没有人的西点部坐下,等着酒店的工作人员来检验关门。
没有人是一个非常微妙的情景。
并不是真的一个人也没有,至少还有观察者在不是麽?但如同鸟鸣山更幽一般,更加凸现了空荡荡的感觉。空荡荡并不是以客观场景的大小和器物的多寡来判断。而是一种纯粹主观的感受。
室内只剩下一盏灯开着,浅浅的,淡淡的。影子是幽暗的,一切都笼罩在一股模糊的莫名的情愫中。几分钟前还灯火辉煌人声鼎沸的地方,此刻暗哑低沉寂静无声。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你方唱罢我登场。没有谁是一辈子的主角,没有谁是一生一世的配角。诸如上帝之手一般存在的导演、编剧之流,也不过是躲在幕后的一缕光线。当这光线穿越厚厚的荧幕传达到观众那里时,还留下了甚麽呢?
每个人都在期待生命中那一缕可以穿透冰河时代的阳光,也许可以把它称为邂逅。
在浮华奢靡的舞会上结识的两个人交换名片,只是完成了邂逅的第一步。在凉风习习的午后眼前浮现那一丝回眸浅笑,只是进入了邂逅的第二步。只有在寂静无人的深夜独自枯坐,那一天的那一刻在回忆之光中尘埃四起,那才是邂逅,那才是相遇,那才是毕生难忘。
徐森缓缓的放纵自己胡思乱想,他在审视自己目前为止遭遇的所有邂逅。
邂逅不一定是爱情,它可以是友情,可以是偶遇,可以是快乐,可以是悲伤,可以是天地间的一切事物。但无乱如何,它是令人心旷神怡的,令人回味无穷的,令人无法割舍的,令人无法倾诉的。
这只是一个人的感动,无法言说。
徐森一直在想,自己的电影是不是一种邂逅呢?观众在影院里,短短的一百多分钟,他们邂逅了自己的主角们,邂逅了主角的生老病死爱恨情愁。当打出"The End"时,除了片尾曲还能留下甚麽。
徐森自己完全承认,他的影片是很无趣的。没有笑料,没有噱头,没有夸张,没有紧张。就算有甚麽矛盾冲突,也会在拍摄中以光影和音乐将其模糊化。他的影片都是叫好不叫座的,观众是冲着漂亮的场景和演员去看,不是冲着他的故事去的。不过也可以这麽说,故事是编剧的,而他只是一个借助故事本身在表达自己的人。
影评人不一定说出他的心事,徐森也不是一个满足于"好看"两个字的导演。他其实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想要得到甚麽,他只知道得到甚麽是他不愿意的。所以尽量避免那种不需要,是一种导演的直觉和本能。
从flank告诉他《Never Say Love Never Say Goodbye》已经在德国被禁演起,他就猜着现在这部片子迟早会遇上麻烦。不过他没有想到率先发难的不是公司,而是孔侑。
不过严格说来,这也算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徐森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孔侑不会上诉,他只是个前锋,公司之后还会有动作的,他只需要耐心等候。
听到有人轻轻进来,徐森笑着回头:"不好意思打扰到这麽晚...崔允灿?"
可不就是崔允灿。他卸妆的脸有一种自然的神采,虽则眼角淡淡的青色显出他的疲倦,但精神奕奕:"大叔,还不走麽?"
"我在等酒店的人员来关门。"徐森靠着椅背,合上了眼睛,"你还不去睡麽?不早了。"
"快四点了。"崔允灿看看酒店墙上的时钟,"大叔不也没有睡?"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我暂时睡不着。"徐森微微一笑,"今天,真是抱歉。"
崔允灿奇怪的看着他:"大叔为甚麽要向我道歉?"
"二十块蛋糕...哦,真是对不起。"徐森叹口气,"我的要求确实太难了。"
崔允灿哦了一声:"不要紧的大叔,就当是补贴我了!"说完眨眨眼睛作个占了大便宜的奸诈表情。
徐森忍不住笑出声来:"唉,崔允灿,你都没有郁闷的时候麽?"
崔允灿无所谓的耸耸肩:"谁说没有?我发愁的时候多着呢!"
"哦,说来听听。"徐森看着他,"如果方便的话。"
"没甚麽不方便啊。"崔允灿笑笑,"我时常在为奶奶的身体担心,经常在想允惠...我的妹妹在学校成绩如何,有没有被同学欺负。"
"你有个妹妹?"徐森哦了一声。
"嗯,亲妹妹。"崔允灿露出笑来,"你不知道她小时候有多烦,整天就会哭,我就要负责把她逗笑。长大一点就嚷着要穿新衣服,不肯穿我的。还有,最可恶的是她吃饭挑食,动不动就说减肥甚麽的..."
徐森略有些惊讶的看着崔允灿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如数家珍一般将自己的家庭生活娓娓道来。本来自己也是比较排斥打听他人家事的,但今天不知道为甚麽就问了,问了之后竟也不觉得厌烦。
崔允灿说了一阵才发现徐森一声不吭只是笑着看他,不由赧颜着抓抓头道:"大叔,你呢?"
"我?"徐森一愣,呵呵的笑,"我有一个弟弟...你认识他的。当然我的生父和养父...你也见过。他们,我都不太熟,说不好的。"
崔允灿一愣:"啊?"
徐森看着他:"啊甚麽啊?"
"这就完了?"崔允灿瞪大了眼睛,"大叔这是在敷衍我!"
"唉,我真的没有。"徐森无奈的摸摸下巴,突然想到甚麽,"你要喜欢,我倒是可以说点淼淼小时候的事情。他小的时候一直认为比他高的动物都是会吃人的,所以在动物园里他一见到长颈鹿就哭..."
"...还是算了吧。"崔允灿低下头去,他实在不愿意听到大叔用那种温情的声音来诉说徐淼哥,那是对大叔的双重折磨。而对自己,是三重折磨。
自然,他是喜欢徐淼哥的,听到他的事情,怎麽不是一种失去的折磨;而大叔是他爱着的,听爱人诉说之前的恋人,怎麽不是一种难言的折磨;而大叔陷入回忆中的伤感从他眼中反射到心头,怎麽不是一种无言的折磨?崔允灿轻轻的叹息,他知道,也许自己再也没有机会诉说了。只能是一段不能说的往事,只能是一个与自己分享的秘密。
徐森看着他低头不语的样子,心里某个角落钝重的疼痛起来。他觉得自己似乎就没有给周围的人带来过快乐。母亲,父亲,养父,弟弟,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工作伙伴...似乎是的。他的老板,大概赔本了不少,就连崔允灿,第一次见面就害他丢了工作;第一次帮他拍的广告被撤下,差点害他被雪藏;现在拉他来拍自己的电影,是不是害了他呢?
崔允灿也看着沉默中的徐森,他想起徐淼哥曾经说过,爱情是情与欲,是快乐和享受。所以就算徐淼哥有不明白大叔的地方,他也不会寻根究底非要一个答案,他享受着甜蜜与纯粹。但是自己不一样。崔允灿很明白自己不是只要一时的人。在他眼中,爱情绝非如此简单。
徐森率先打破了沉默:"我去看看酒店的工作人员怎麽还没来。"
崔允灿叫住了他:"大叔,可以问个问题麽?"
徐森愣了一下:"我不能保证一定回答。"
"没关系,我只是想问而已。"崔允灿耸耸肩。"大叔,你觉得爱情是甚麽呢?是情与欲,还是别的甚麽?"
"情与欲?"徐森想了一下露出笑来,"是的,感觉上爱情是一种非理智的东西,完全仰赖于那种飘忽不定的心态和感性。而且爱情是混合着欲望与占有的强烈情感,所以说爱情是情于欲并没有不对的地方。"徐森呼口气,"只不过,我以为爱情并不是那麽简单。"
"嗯?"崔允灿抬起头来看着他。
徐森苦笑道:"爱情在情于欲的阶段,只能称为激情。我眼中真正的爱情,还有责任,还有承诺,还有...更多的东西。是一种彼此付出和宽容,是一种相互支持和劝慰,是恩和义。"
崔允灿听着这句话,突然怔怔的落下泪来,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在哭甚麽。徐森无奈过来拍拍他:"怎麽又哭了呢?你是男孩子啊。"
崔允灿拼命摇着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伸出手来搂住徐森的腰。徐森静静的由他抱着,隔了一阵才低声道:"崔允灿,我记得你是叫淼淼‘哥\'的吧?"
崔允灿眼泪汪汪的抬头看着他,有些不明就里的点了头。徐森看着寂静的灯光,缓缓道:"你叫淼淼哥,我又是淼淼的哥哥,从今天起,不如你也叫我哥吧。"

第五十五章 forget
有的时候遗忘是一件微妙的事情。记忆留在大脑的某个部位,在我们不需要的时候,它处于睡眠的状态。一旦我们需要,或是有甚麽触动,它就悄悄的苏醒了。更多的时候,是在我们促不及防的瞬间跳跃出来。但有的时候,无论我们怎样绞尽脑汁,它还是不肯现身。
其实不是我们忘记了,而是想不起来。
崔允灿躺在床上,望着发白的月亮,幽幽的叹了口气。
大叔要认他作弟弟,不是不好,可也没有甚麽好的。他究竟在想甚麽呢?崔允灿翻个身,拉住被子掩住头。他只记得当时自己坚定的摇了摇头,然后听到大叔无可奈何含义不明的叹息。
是的,他不是徐淼,没有资格叫那一声哥。他愿意永远叫他大叔,他独一无二的大叔。
崔允灿试着叫了一声:"徐森哥..."就又住口,始终是不对劲的,非常别扭。如果要他从明天...不,从现在起,不再叫他大叔而是徐森哥,这会把他逼疯的。
崔允灿心里念了几遍"大叔"和"哥",才苦笑着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梦里甚麽都没有,只有大片大片的白色,像百玫瑰凋谢后落下的花瓣,又像天空茫茫的云彩,不知所来,不明所终。

徐森睡得不太好,早上九点的时候醒过来,再也睡不着了。他揉了揉眼睛,拿过床头的眼镜戴上,找了一件衬衫换上,洗漱之后慢慢走下酒店的大厅来。
徐森在酒店大堂的问讯处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有些不确定的退后一步眯起眼睛来,然后他发现自己的第一感觉没有错误,那是flank。
Flank正好转过头来看见了徐森,他露出一丝笑容,走过来伸出手:"lyn,好久不见,你还好麽?我正要去你房间找你。"
徐森与他握手:"还不错。你呢?怎麽有空来这里?"
Flank和他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专程来探班。"
"有这麽好麽?"徐森笑笑,"从lisa和carl被叫回去,我就在想,甚麽时候你会出现。"
"想我出现?你这麽挂念我啊。"flank挤挤眼睛笑了。
徐森无奈摊手:"flank...这个笑话不是那麽有趣。"
"好,那麽我们说正事。"flank正正领结,"上次通电话时,你已经知道,那部片子临时从威尼斯电影节的开幕式上撤下,只做了一般展示。当然它得到了最佳摄影...可是现在又在德国被禁演,这意味着明年二月底的柏林电影节你不会收到邀请..."
"你不用介意,请直接说重点吧。"徐森微笑着。
Flank看了他一眼,缓缓取出一支烟点上:"是的,电影节不是只有这几个。甚至也可以说,并不是得不到电影节评委的认可,就意味着一部片子的失败..."
"好吧,flank,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徐森表情愉快的点燃另一支烟,"我的片子从来不是叫座的商业片,现在连影评人的心也抓不住了,是麽?"
Flank缓缓的摇头:"你想过原因麽?"
"如果你要和我谈论政治,那我不是一个合格的伙伴,会叫你失望的。"徐森彬彬有礼的回答了。
Flank叹口气:"其实你的影片涉及政治问题也不是第一次,但是上次你的矛头是美国,但这次..."
"你是在表扬美国的民主开放麽?"徐森失笑,"我可还记得那些恐吓信和电话。"
"这是lyn式的幽默。"flank无奈的笑了一下,"我与德国方面通过电话,你知道,他们素来严谨,认为你的影片有美化纳粹的倾向..."
"有麽?"徐森不以为然的耸耸肩,"只不过我的主角是个德国宪兵而已。"
"是的,他的身份造成了一个尴尬的问题。"flank吸口烟,"你在一个纳粹身上赋予了我们陌生的温情和人性。"
"所以他们认为我在为纳粹招魂?"徐森大笑起来,"这真是本年度最有趣的笑话,谢谢你大老远跑来让我这麽开心。"
"lyn!"flank哭笑不得看着他,"我们不是在说笑话,这不是一个笑话!"
"好吧,那麽,重点究竟是甚麽?"徐森收敛笑容,严肃的看着他。
Flank反而一时开不了口的样子,犹豫了片刻才道:"公司希望你召开一个发布会,澄清这些事实上本就不存在的误会。"
"你是在说英文麽?还是我的听力或是理解能力出了问题..."徐森认真道,"既然不存在还需要澄清?而且,澄清误会?那岂不是让误会更加明白?"
"不要和我咬文嚼字。"flank皱皱眉头,"你只需要照着稿子念一下就可以,公司已经帮你安排好了,今天下午三点就在这间酒店..."
"对不起,这个时间我在拍摄。"徐森挑眉一笑。
Flank看了他一眼,徐森没有回避目光。两个人这麽互望了一阵,flank率先叹气:"lyn,公司是在帮你。"
"我很感激。"徐森礼貌的颔首,"但我不明白这样做有甚麽意义。或者说,我不知道我究竟要为甚麽作说明。"
Flank看他已经起身要走,立起身来拉住他的手:"lyn,不要拒绝别人的善意。"
"善意我从不拒绝,前提它必须是真的善意。"
"你的防备心理还真重!"flank拧着眉头,"公司怎麽可能会害你。"
徐森微笑着弯腰鞠个躬离开:"公司确实不会伤害我,但我这样做是自我伤害。"
Flank压低声音:"你可以不来,那麽我会派lisa作为发言人。她是你的制片人,拥有你没有的权利。"
徐森猛地停下脚步来,回头看着flank,目光锐利的闪烁着。Flank只是浅浅笑了:"当然,也许你更愿意和你这次电影的投资人,也就是徐建华先生聊一聊。"
徐森盯着他的脸,没有说话。

下午酒店十二楼的会议室座无虚席,就连走廊上也挤满了记者。Flank全都让他们进来,他自己靠着准备室的门边,摸着下巴不知在想甚麽。
白兰穿着礼服走到他身边,轻声道:"lyn还没有来。"
"想你来,你不来,高贵一点;想你来,你也来,锦上添花。不想你来,你不来,皆大欢喜;不想你来,你偏来,这就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了。"carl跟在她身后,拉着西装的领带轻声笑了。
白兰回头瞪他一眼:"我怎麽觉得你话里有股幸灾乐祸的味道?"
"甚麽味道?"carl抓抓头,"这句太难了,你给我解释一下?"
"少装糊涂。"白他一眼,白兰转头看向flank,"这样做真的好麽?"
Flank看着她:"如果你有更好的办法,我愿意尊重你的意见。"
"如果lyn不来呢?"白兰叹口气低下头,"我总觉得这样做对不起他。"
"你是在帮助他。"flank拍拍她的肩膀,"他不来也好...你不需要这麽大压力,这是公司的决定,与你无关。"
"话虽如此..."白兰话音未落,外面已经通知时间到了。
Flank推她出去:"去吧,准时是个现在难见的好品德。"
白兰硬着头皮和carl一起走了出去,外面的镁光灯闪烁起来,叫她差点睁不开眼睛。Carl小心的扶着她到台前鞠躬之后,记者虽然退回了座位,但相机快门没有停下。
Carl先致谢今天到场的媒体,简要说明召开这场记者招待会的目的是澄清目前关于公司旗下导演lyn的一些传闻。白兰点点头,起身拿出准备好的文稿开始念。
"...鉴于此,本公司代表全体员工及导演lyn本人对误会所造成的影响表示遗憾,并再次郑重声明,本片绝无侮辱他国、歪曲历史真相的意思。"白兰念完了稿子,微微欠身之后回到了座位。
Carl看着下面记者议论纷纷,咳嗽一声起身道:"现在各位媒体朋友可以发问了。"
"据说威尼斯电影节本来将这部片子作为开幕式的影片,就因为这个原因将它撤下了麽?"
Carl轻轻一笑:"这位朋友,我相信这个问题在威尼斯电影节开幕式上就已经有你的同行问过了。"

【The First Last Boyfriend lyrelion[下]】(本页完)

《The First Last Boyfriend lyrelion[下]》上一篇

异香占卜师 星迤--预览

    楔子。
    ‘您是否有无人可知的烦恼?\'
    ‘您是否有不希望被人知道的秘密?\'
    ‘您是否有怨恨的人?\'
    或是您目前遇上了难题,在没人可以帮助您之下一直困惑、困扰着您呢!?
    那么,只要您轻轻移动您手上的鼠标、动手点进您眼前的这个网页里,您的问题便能迎刃而解......
    心动了吗!?那么就请您试一试《香味占卜》,它能够点出您的问题所在与一并提供您解决问题的方法喔!
    请马上进入《香味占卜》网页里吧!
    您的问题都将由网页的驻站主人──‘异香占卜师\'替您解答,朵谧 将竭诚为您服务喔!
    ←ENTER→
    1
    安静的教室里偶尔的翻书声音、翻译机的按键声音、纸与笔的摩擦声音更迭与交替着。
    这时候,校园里的钟声乍响了起来,那巨大的钟声声响透过了广播器材放送到校园里的各个角落里,就连因为课堂太过无聊与沉闷

而干脆躲到校园里头的中庭草丛间偷偷吸烟、打发时间的翘课同学们都听得一清二楚的。
    是的,这时间正好是上课了。
    那么大家一定觉得很奇怪,如果刚才是下课的时间,那么......这间教室里头的所有学生应该都是五育优秀的好学生了,因此就连

下课时间都这么拚命地替课业做预习的准备的话,那你可就错了。
    探头由教室里头往外望去,班级的班牌正大剌剌地指名了这间教室其实是属于T大的法律系学生们的教授课程的专属教室,所以你们

眼底所见的全都是未来即将踏上社会里的法律新鲜人。
    或许这里头可能会有厉害的检察官、律师等的优秀人材会透过学习律法完毕之后到社会上去替大众服务。
    先不谈这个了,因为教室外头的长廊上头正踱过来一名看上去穿著比挺的西装、打着花纹领带的高级知识分子──其实他是这一班

的律师学生的导师是也。
    走到教室的门口没多久,导师便小心翼翼地探近半个头进入教室里头探看了一下,只见各位学生们皆很自爱地正在努力用功中,于

是转了转眼眸的他便以快速的身形闪进了教室里头、抱着教科书走到讲台上。
    "嘿,各位亲爱的同学们,大家好,真是好久不见了呀!"身穿黑色西装外套的导师热情洋溢地与座下的同学们打招呼,没想到得到

的却是一堆抱怨话语。
    "喂......老师,拜托,我们上一节课才见面的哎......干嘛说什么‘好久不见\'的蠢话......"班代冷冷地响应着,自他的座位上站

了起来,接着到讲台上拿过导师专用的茶杯踱向教室门口,准备替导师泡茶去。
    反正隔壁就是导师专用的茶水间,根本不用费力。
    "是啊!导师,你不觉得你那张脸加上名贵西装搭上你那搞笑的台词,其实还满适合当演艺圈的谐星的?"副班代拢了拢一头长发、

跟着笑了笑,看着导师在他们连续的言语攻击下摆出哀兵姿态搏取同情。
    "......你们真是太过分了呀......呜呜!"假意地哭了几声之后,他装回正经的脸没辙道:"哎、哎......个位同学都是法律界未来

的精英份子,干嘛不多多培养一下你们难得一见的幽默感呢!?真是......害我这个老师多费心,想要好好教一教你们何谓‘幽默\',结

果你们还不领情地泼我冷水......哎、哎......"
    台下的同学们立即不捧场地嗤之以鼻,"......老师啊,我们当律师的不需要什么幽默感啦!我们只需要‘第六感\'帮忙我们破那些

破不了的悬案。最好象是一眼就能知道凶手是谁的那一种,哈!"冷嗤。
    "是啊......我们忙得很,光是未来的毕业论文就得忙得昏天花地了......"
    "就是啊!而且老师你那是搞笑好不好!?还幽默感咧......"吐槽。
    "啧!这群小兔崽子啊......"导师微微撇嘴,瞄了眼台下的那些法律系高材生,转言道:"好吧!既然你们这么希望......导师我想

呢......关于你们在毕业前要交给我的一份论文的题目已经思考过了喔!"
    "什么?"
    "什么题目啊!?"
    "嘿,该不是要我们写有关‘如何搞笑\'的报告书吧!?"
    瞬间,众人哄堂大笑。
    只见导师望了他们有几秒的沉寂,然后看了看同学们相继地安静了下来之后便摇摇头,说:"都错了!"笑得异常灿烂的导师望着同

学们面面相觑的惊异,说出了一串令人惊吓到极点的话。
    "......我要你们写一份由你们自身参与过或是以第三人称来看这件事的社会案件的报告当成论文交给我。"
    众人鸦雀无声中,只有泡好了茶的班代即将踏进门之际、听见了导师在课堂上所说的这句话后,那俊秀的脸庞上所露出的一张略显

讶异的表情。
    "啊?"
    1-1 异香占卜
    幽暗的一小片的空间里燃着一抹属于熏香的淡淡味道,晕黄的日光灯照亮了屋子的一隅,洒满了点点的光芒落地,衬着屋子里摆放

着的那一套暗紫色的沙发发出诱惑的颜色。
    将房里的整片透明的落地窗户以一大片的白色边织蕾丝的窗帘给隐隐遮住了外头的高楼风景、也挡去了有心人的窥视;而,邻近窗

帘的那套暗紫色的沙发上正躺着一抹人影,纤细而修长的腿因为男人的侧卧而重叠,长长的一套改良式的纯黑色的长袖中国旗袍套到男

人身上,更加显得这个密闭的空间呈现出一抹诡异而阴森的气息。
    沙发前方摆着一张由千年古木做成的长方形木桌,那香气与熏香结合之后不但不刺鼻,还隐隐约约地融合成一股巧妙的香味沁入鼻

子里,呼息间那道如兰花香味的气味便充满在男人的周身间。
    桌上除了被摆上一台笔记计算机之外,计算机旁边还有一杯冒着热气的热饮,只不过这男子似乎未曾动过半口,杯子里的氤氲仍旧

继续向上攀升、缭绕着,最后便与空气中的那道兰花香味混合了。
    男子正闭着双眼小憩着,脑后枕着一颗纯白色的靠垫,身上没有任何使男子能够觉得温暖的物品,反正他也不太会冷。
    "......"这一道浅淡的呼息声音应该会让人以为他已经没有气息了那般的淡。
    男子挪了挪脚尖,轻吟了一声,"唔......"
    原本即将顺势翻个身的男子却在此时听见了由计算机上所发出的尖锐声响,因为他在自己的网页上做了警报器和计数器,而且他在

小睡前还忘了要把计算机的隐藏喇叭给关上,所以被这声突如其来的声音给惊得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起身。
    "......"
    无言地望着计算机屏幕上原本的那只黑色的大蝴蝶网页瞬间转变成一张黑色的页面之后,他拢了拢一头睡乱了的长发,双眼一望去

那网页又在瞬间出现了一排白色的字体,一串简单又清晰可辨的文字符串前方是个男子从未看过的网络腻称,‘祝英台\'。
    原来是有陌生人透过他所做的‘异香占卜\'的网页里的页面左下角隐藏的‘线上联络聊天室\'来联络他了。
    一搬来说,这个隐藏按钮只是随机出现的,没想到会有人碰上......
    ‘请问......网站的主人在吗?我有一个连占卜都无法替我解决的烦恼......\'
    男子若有所思地抿抿唇,而后笑了,笑得冷艳而绝美。
    ‘......你好,我是这个网站的主人,朵谧,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
    ‘唔......朵谧,你可不可以教我怎么杀人!?\'
    "......"朵谧的细长凤眼微然地于瞬间撑大,然后露出一抹微笑,那道姣美的唇线微微扬起,因为他还是第一次被人问说他能否可

以教他如何杀害一个活生生的人的这种问题。
    其实他碰过的一些人好运地进了他设的线上聊天室后,也都只是上网来找他纯粹聊天、纯抱怨而已。
    但是今天碰上的却......有点......有趣。
    在朵谧没有继续响应的线上的这名陌生人明显地犹疑了一下子,这才键入‘......朵谧?\'
    朵谧饶富深意地扬了扬唇角,接着伸了伸懒腰,最后把纤细而嫩白的双手再度落到计算机的按键上头,‘......你......有怨恨的

人吗?\'
    ‘......\'
    ‘?\'朵谧疑问地抬眉。
    ‘......是的。\'
    1-2 蝴蝶酒吧
    下课钟响。
    地点在T大的法律系教室里头,导师率先以麦克风喊出了一句‘同学们,我们下课罗!\'的时候,只见众人纷纷作鸟兽散去,起身的

起身、整理桌上的书本的、拿起随身包包的、手脚快速的人已经收好了自己的东西之后跟着趋近好友的座位商讨着下课之后的活动,根

本没人搭理导师在离开教室前、脸上那抹哀怨的神情所谓何来。
    真是......这群没良心的小兔崽子......啧!
    枉费他这么‘用力\'......不,是‘努力\'地教育他们......就连下课了也都不跟他打声招呼、说句‘老师再见\'的话就各自走人了,

还真是有够无情的。
    当导师一边生着闷气、一边泄愤似地把脚步踩出了教室之后,班代的身边便聚拢了几个平时聊天、打屁、有作业互相抄袭的好友们

,正在讨论着放学后的去处,众人一阵的七嘴八舌。
    "哎......你们说今晚去哪里放松好!?"
    "是啊!去那家神秘的‘蝴蝶酒吧\',你们说这个提议怎么样!?"
    "好啊!好啊!"
    "决定了!就它吧!"
    一名穿著大剌剌的男学生豪气道,"那......今天就我阿豪请客好了!班代也一起来吧!?"果然,个性如同名字一样的海派好相处

,众人听了都忍不住鼓噪起来,连声叫好,只有被围在中心点的班代一脸疲累的样子,似乎提不起劲来。
    "......不了,我不想去......我想回家好好地睡个觉补眠。"班代冷淡的声音穿插于吵闹中,不但没被众人的声音压下,却反而听

得更为清晰。
    "咦?你不去啊,班代?"
    "哎呀......你别扫大家兴嘛......去啦!?"
    "是啊!难得我们上次发现了的那家神秘的‘蝴蝶酒吧\'好象不错玩哎......"
    "是啊,那里灯光美又气氛佳的......"
    众人又是一阵的喧嚣,扰得班代的头愈来愈痛了,皱起眉来的时候忍不住地望了正坐在离他的位置上远一点的一个座位上、埋首收

拾自己的东西的副班代,望见她好象没有在听他们谈话的样子、动手把课桌上的书本通通收好放进包包里,抿唇。
    "......你们去吧!"蹙眉,班代缓慢地自座位上头起身来,右手拎起自己的斜背包包,然后转身就走。
    众人被他的动作一吓,不禁先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找回神志、发出声音,有的快脚的人还追了上去。
    "......喂?"
    "喂,你去哪里啊!?等我......"
    "小勉──"
    原来班代的名字叫做‘何期勉\',大概是他的父母亲对他有所期望之下而取的名字吧。
    "快,走了、走了~~"
    最后,一团男生先后不一地离开了教室,只剩下副班代一个人,但是没过多久后,她便率性地背起自己的包包,先是瞄了那团男生

离开的方向一眼,那乌黑的眸底似乎藏着一抹什么情绪的,只见她的眼瞳底部于瞬间闪过一抹奇异的光点之后就又恢复到原来的那般冷

冷的眼神,也跟着踏出教室......。

    1-3 界外之门
    一室的漆黑。
    喜欢安静独处的朵谧将落地窗的窗帘拉上,身处高楼的这家《异香占卜馆》里头,这一方鲜少人知的秘地是朵谧除了在线上网页上

头架设的个人网站之外的秘密活动地,很少有客人透过网页以外的管道找上门来的,因为他所筛选可以进入他的屋子里的人都是特殊人

类。
    今夜,朵谧照旧打开了网站,等着一一上门来请教自身烦恼的访客们,他才刚刚解决完一个麻烦男人的问题,正打算要嘘口气的朵

谧没想到线上竟有一封信件自远程传递而来。
    ‘喀、咚\'。
    个人的MSN线上系统发出特殊的音乐声响来提醒他,线上有一封未读过的邮件,这时候的朵谧正从桌边放着的那台开饮机的边角回过

眸子来、视线飘到了桌上搁置的那台手提电脑上头,望着屏幕在幽暗的空气中发出微微的亮光。
    "......真难得,居然有信件!?"略为讶异的朵谧扬了扬唇角,心想,他的电子信箱可不是很多人都知晓的,知道的也仅有几位少

数与他有连系、有点关系的人罢了。
    端着一杯热腾腾的香浓的皇家奶茶的朵谧踏着极度似猫的步履,踩到桌沿边后便一个弯身,目光盯着寄件人,在觑见了熟悉的一串

帐号、分辨出是谁之后便微微地露出浅笑。
    "喔?原来是‘那个男人\'呀......"朵谧微笑,瞳中泄出一抹像是‘有趣\'的情绪,他端着只啜了一口的奶茶、神情幽微地笑了开来

,接着便见他坐了下来,抬手点进信件的标题后,开始阅读起这封信件。
    ‘Dear
    朵谧:最近想找你聚一聚,顺便请你品尝一下我最近发明的调酒,‘维多利亚\'和‘山茶花\',有兴趣的话就来吧!如果不是今晚,

隔夜来也没有关系,反正我这里你随时都能够来的。......You

    know ,who is me!\'
    目光在最后一句的英文字上头缓缓飘荡着的朵谧忍不住呵呵直笑,这个家伙不知何时偷偷学了人界的语言,记得他自己曾经对自己

说过,他是不同于‘人类\'这种愚昧动物的非人类,所以他根本不想学任何有关人类的东西......
    朵谧又诡谲地笑了,只怕自己若是提了出来,这个家伙又会推卸说是:‘此一时、彼一时也\'的这种话吧!
    幽幽地轻啜了几口杯子里头的微温奶茶,他发现,这个家伙又不知道在搞什么鬼了呢......
    啊,不过,还是来思考一下赴不赴约的这个问题好了......
    ◎◎◎
    蝴蝶酒吧。
    夜深,夜里不安于室的所有夜猫族全数出笼了,在这一家据说是极度神秘、入会资格最为龟毛的酒吧里头还是堆了不少的夜猫子。
    灯光霓虹闪烁,配上有氧加劲舞热唱的歌曲,吧台边的调酒师忙得个个分不开身,舞池里有一些人兀自跳着自己独创的舞步,然后

《The First Last Boyfriend lyrelion[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The First Last Boyfriend lyrelion[下]》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