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香占卜师 星迤

时间: 2017-07-30 13:14:34

【异香占卜师 星迤】小说在线阅读

异香占卜师  星迤

    楔子。
    ‘您是否有无人可知的烦恼?\'
    ‘您是否有不希望被人知道的秘密?\'
    ‘您是否有怨恨的人?\'
    或是您目前遇上了难题,在没人可以帮助您之下一直困惑、困扰着您呢!?
    那么,只要您轻轻移动您手上的鼠标、动手点进您眼前的这个网页里,您的问题便能迎刃而解......
    心动了吗!?那么就请您试一试《香味占卜》,它能够点出您的问题所在与一并提供您解决问题的方法喔!
    请马上进入《香味占卜》网页里吧!
    您的问题都将由网页的驻站主人──‘异香占卜师\'替您解答,朵谧 将竭诚为您服务喔!
    ←ENTER→
    1
    安静的教室里偶尔的翻书声音、翻译机的按键声音、纸与笔的摩擦声音更迭与交替着。
    这时候,校园里的钟声乍响了起来,那巨大的钟声声响透过了广播器材放送到校园里的各个角落里,就连因为课堂太过无聊与沉闷

而干脆躲到校园里头的中庭草丛间偷偷吸烟、打发时间的翘课同学们都听得一清二楚的。
    是的,这时间正好是上课了。
    那么大家一定觉得很奇怪,如果刚才是下课的时间,那么......这间教室里头的所有学生应该都是五育优秀的好学生了,因此就连

下课时间都这么拚命地替课业做预习的准备的话,那你可就错了。
    探头由教室里头往外望去,班级的班牌正大剌剌地指名了这间教室其实是属于T大的法律系学生们的教授课程的专属教室,所以你们

眼底所见的全都是未来即将踏上社会里的法律新鲜人。
    或许这里头可能会有厉害的检察官、律师等的优秀人材会透过学习律法完毕之后到社会上去替大众服务。
    先不谈这个了,因为教室外头的长廊上头正踱过来一名看上去穿著比挺的西装、打着花纹领带的高级知识分子──其实他是这一班

的律师学生的导师是也。
    走到教室的门口没多久,导师便小心翼翼地探近半个头进入教室里头探看了一下,只见各位学生们皆很自爱地正在努力用功中,于

是转了转眼眸的他便以快速的身形闪进了教室里头、抱着教科书走到讲台上。
    "嘿,各位亲爱的同学们,大家好,真是好久不见了呀!"身穿黑色西装外套的导师热情洋溢地与座下的同学们打招呼,没想到得到

的却是一堆抱怨话语。
    "喂......老师,拜托,我们上一节课才见面的哎......干嘛说什么‘好久不见\'的蠢话......"班代冷冷地响应着,自他的座位上站

了起来,接着到讲台上拿过导师专用的茶杯踱向教室门口,准备替导师泡茶去。
    反正隔壁就是导师专用的茶水间,根本不用费力。
    "是啊!导师,你不觉得你那张脸加上名贵西装搭上你那搞笑的台词,其实还满适合当演艺圈的谐星的?"副班代拢了拢一头长发、

跟着笑了笑,看着导师在他们连续的言语攻击下摆出哀兵姿态搏取同情。
    "......你们真是太过分了呀......呜呜!"假意地哭了几声之后,他装回正经的脸没辙道:"哎、哎......个位同学都是法律界未来

的精英份子,干嘛不多多培养一下你们难得一见的幽默感呢!?真是......害我这个老师多费心,想要好好教一教你们何谓‘幽默\',结

果你们还不领情地泼我冷水......哎、哎......"
    台下的同学们立即不捧场地嗤之以鼻,"......老师啊,我们当律师的不需要什么幽默感啦!我们只需要‘第六感\'帮忙我们破那些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破不了的悬案。最好象是一眼就能知道凶手是谁的那一种,哈!"冷嗤。
    "是啊......我们忙得很,光是未来的毕业论文就得忙得昏天花地了......"
    "就是啊!而且老师你那是搞笑好不好!?还幽默感咧......"吐槽。
    "啧!这群小兔崽子啊......"导师微微撇嘴,瞄了眼台下的那些法律系高材生,转言道:"好吧!既然你们这么希望......导师我想

呢......关于你们在毕业前要交给我的一份论文的题目已经思考过了喔!"
    "什么?"
    "什么题目啊!?"
    "嘿,该不是要我们写有关‘如何搞笑\'的报告书吧!?"
    瞬间,众人哄堂大笑。
    只见导师望了他们有几秒的沉寂,然后看了看同学们相继地安静了下来之后便摇摇头,说:"都错了!"笑得异常灿烂的导师望着同

学们面面相觑的惊异,说出了一串令人惊吓到极点的话。
    "......我要你们写一份由你们自身参与过或是以第三人称来看这件事的社会案件的报告当成论文交给我。"
    众人鸦雀无声中,只有泡好了茶的班代即将踏进门之际、听见了导师在课堂上所说的这句话后,那俊秀的脸庞上所露出的一张略显

讶异的表情。
    "啊?"
    1-1 异香占卜
    幽暗的一小片的空间里燃着一抹属于熏香的淡淡味道,晕黄的日光灯照亮了屋子的一隅,洒满了点点的光芒落地,衬着屋子里摆放

着的那一套暗紫色的沙发发出诱惑的颜色。
    将房里的整片透明的落地窗户以一大片的白色边织蕾丝的窗帘给隐隐遮住了外头的高楼风景、也挡去了有心人的窥视;而,邻近窗

帘的那套暗紫色的沙发上正躺着一抹人影,纤细而修长的腿因为男人的侧卧而重叠,长长的一套改良式的纯黑色的长袖中国旗袍套到男

人身上,更加显得这个密闭的空间呈现出一抹诡异而阴森的气息。
    沙发前方摆着一张由千年古木做成的长方形木桌,那香气与熏香结合之后不但不刺鼻,还隐隐约约地融合成一股巧妙的香味沁入鼻

子里,呼息间那道如兰花香味的气味便充满在男人的周身间。
    桌上除了被摆上一台笔记计算机之外,计算机旁边还有一杯冒着热气的热饮,只不过这男子似乎未曾动过半口,杯子里的氤氲仍旧

继续向上攀升、缭绕着,最后便与空气中的那道兰花香味混合了。
    男子正闭着双眼小憩着,脑后枕着一颗纯白色的靠垫,身上没有任何使男子能够觉得温暖的物品,反正他也不太会冷。
    "......"这一道浅淡的呼息声音应该会让人以为他已经没有气息了那般的淡。
    男子挪了挪脚尖,轻吟了一声,"唔......"
    原本即将顺势翻个身的男子却在此时听见了由计算机上所发出的尖锐声响,因为他在自己的网页上做了警报器和计数器,而且他在

小睡前还忘了要把计算机的隐藏喇叭给关上,所以被这声突如其来的声音给惊得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起身。
    "......"
    无言地望着计算机屏幕上原本的那只黑色的大蝴蝶网页瞬间转变成一张黑色的页面之后,他拢了拢一头睡乱了的长发,双眼一望去

那网页又在瞬间出现了一排白色的字体,一串简单又清晰可辨的文字符串前方是个男子从未看过的网络腻称,‘祝英台\'。
    原来是有陌生人透过他所做的‘异香占卜\'的网页里的页面左下角隐藏的‘线上联络聊天室\'来联络他了。
    一搬来说,这个隐藏按钮只是随机出现的,没想到会有人碰上......
    ‘请问......网站的主人在吗?我有一个连占卜都无法替我解决的烦恼......\'
    男子若有所思地抿抿唇,而后笑了,笑得冷艳而绝美。
    ‘......你好,我是这个网站的主人,朵谧,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
    ‘唔......朵谧,你可不可以教我怎么杀人!?\'
    "......"朵谧的细长凤眼微然地于瞬间撑大,然后露出一抹微笑,那道姣美的唇线微微扬起,因为他还是第一次被人问说他能否可

以教他如何杀害一个活生生的人的这种问题。
    其实他碰过的一些人好运地进了他设的线上聊天室后,也都只是上网来找他纯粹聊天、纯抱怨而已。
    但是今天碰上的却......有点......有趣。
    在朵谧没有继续响应的线上的这名陌生人明显地犹疑了一下子,这才键入‘......朵谧?\'
    朵谧饶富深意地扬了扬唇角,接着伸了伸懒腰,最后把纤细而嫩白的双手再度落到计算机的按键上头,‘......你......有怨恨的

人吗?\'
    ‘......\'
    ‘?\'朵谧疑问地抬眉。
    ‘......是的。\'
    1-2 蝴蝶酒吧
    下课钟响。
    地点在T大的法律系教室里头,导师率先以麦克风喊出了一句‘同学们,我们下课罗!\'的时候,只见众人纷纷作鸟兽散去,起身的

起身、整理桌上的书本的、拿起随身包包的、手脚快速的人已经收好了自己的东西之后跟着趋近好友的座位商讨着下课之后的活动,根

本没人搭理导师在离开教室前、脸上那抹哀怨的神情所谓何来。
    真是......这群没良心的小兔崽子......啧!
    枉费他这么‘用力\'......不,是‘努力\'地教育他们......就连下课了也都不跟他打声招呼、说句‘老师再见\'的话就各自走人了,

还真是有够无情的。
    当导师一边生着闷气、一边泄愤似地把脚步踩出了教室之后,班代的身边便聚拢了几个平时聊天、打屁、有作业互相抄袭的好友们

,正在讨论着放学后的去处,众人一阵的七嘴八舌。
    "哎......你们说今晚去哪里放松好!?"
    "是啊!去那家神秘的‘蝴蝶酒吧\',你们说这个提议怎么样!?"
    "好啊!好啊!"
    "决定了!就它吧!"
    一名穿著大剌剌的男学生豪气道,"那......今天就我阿豪请客好了!班代也一起来吧!?"果然,个性如同名字一样的海派好相处

,众人听了都忍不住鼓噪起来,连声叫好,只有被围在中心点的班代一脸疲累的样子,似乎提不起劲来。
    "......不了,我不想去......我想回家好好地睡个觉补眠。"班代冷淡的声音穿插于吵闹中,不但没被众人的声音压下,却反而听

得更为清晰。
    "咦?你不去啊,班代?"
    "哎呀......你别扫大家兴嘛......去啦!?"
    "是啊!难得我们上次发现了的那家神秘的‘蝴蝶酒吧\'好象不错玩哎......"
    "是啊,那里灯光美又气氛佳的......"
    众人又是一阵的喧嚣,扰得班代的头愈来愈痛了,皱起眉来的时候忍不住地望了正坐在离他的位置上远一点的一个座位上、埋首收

拾自己的东西的副班代,望见她好象没有在听他们谈话的样子、动手把课桌上的书本通通收好放进包包里,抿唇。
    "......你们去吧!"蹙眉,班代缓慢地自座位上头起身来,右手拎起自己的斜背包包,然后转身就走。
    众人被他的动作一吓,不禁先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找回神志、发出声音,有的快脚的人还追了上去。
    "......喂?"
    "喂,你去哪里啊!?等我......"
    "小勉──"
    原来班代的名字叫做‘何期勉\',大概是他的父母亲对他有所期望之下而取的名字吧。
    "快,走了、走了~~"
    最后,一团男生先后不一地离开了教室,只剩下副班代一个人,但是没过多久后,她便率性地背起自己的包包,先是瞄了那团男生

离开的方向一眼,那乌黑的眸底似乎藏着一抹什么情绪的,只见她的眼瞳底部于瞬间闪过一抹奇异的光点之后就又恢复到原来的那般冷

冷的眼神,也跟着踏出教室......。

    1-3 界外之门
    一室的漆黑。
    喜欢安静独处的朵谧将落地窗的窗帘拉上,身处高楼的这家《异香占卜馆》里头,这一方鲜少人知的秘地是朵谧除了在线上网页上

头架设的个人网站之外的秘密活动地,很少有客人透过网页以外的管道找上门来的,因为他所筛选可以进入他的屋子里的人都是特殊人

类。
    今夜,朵谧照旧打开了网站,等着一一上门来请教自身烦恼的访客们,他才刚刚解决完一个麻烦男人的问题,正打算要嘘口气的朵

谧没想到线上竟有一封信件自远程传递而来。
    ‘喀、咚\'。
    个人的MSN线上系统发出特殊的音乐声响来提醒他,线上有一封未读过的邮件,这时候的朵谧正从桌边放着的那台开饮机的边角回过

眸子来、视线飘到了桌上搁置的那台手提电脑上头,望着屏幕在幽暗的空气中发出微微的亮光。
    "......真难得,居然有信件!?"略为讶异的朵谧扬了扬唇角,心想,他的电子信箱可不是很多人都知晓的,知道的也仅有几位少

数与他有连系、有点关系的人罢了。
    端着一杯热腾腾的香浓的皇家奶茶的朵谧踏着极度似猫的步履,踩到桌沿边后便一个弯身,目光盯着寄件人,在觑见了熟悉的一串

帐号、分辨出是谁之后便微微地露出浅笑。
    "喔?原来是‘那个男人\'呀......"朵谧微笑,瞳中泄出一抹像是‘有趣\'的情绪,他端着只啜了一口的奶茶、神情幽微地笑了开来

,接着便见他坐了下来,抬手点进信件的标题后,开始阅读起这封信件。
    ‘Dear
    朵谧:最近想找你聚一聚,顺便请你品尝一下我最近发明的调酒,‘维多利亚\'和‘山茶花\',有兴趣的话就来吧!如果不是今晚,

隔夜来也没有关系,反正我这里你随时都能够来的。......You

    know ,who is me!\'
    目光在最后一句的英文字上头缓缓飘荡着的朵谧忍不住呵呵直笑,这个家伙不知何时偷偷学了人界的语言,记得他自己曾经对自己

说过,他是不同于‘人类\'这种愚昧动物的非人类,所以他根本不想学任何有关人类的东西......
    朵谧又诡谲地笑了,只怕自己若是提了出来,这个家伙又会推卸说是:‘此一时、彼一时也\'的这种话吧!
    幽幽地轻啜了几口杯子里头的微温奶茶,他发现,这个家伙又不知道在搞什么鬼了呢......
    啊,不过,还是来思考一下赴不赴约的这个问题好了......
    ◎◎◎
    蝴蝶酒吧。
    夜深,夜里不安于室的所有夜猫族全数出笼了,在这一家据说是极度神秘、入会资格最为龟毛的酒吧里头还是堆了不少的夜猫子。
    灯光霓虹闪烁,配上有氧加劲舞热唱的歌曲,吧台边的调酒师忙得个个分不开身,舞池里有一些人兀自跳着自己独创的舞步,然后

吸引酒吧里头的各色人物们的加入摇摆。
    "哎,小勉,我们走罗!"一团男生在即将走出酒吧的时候向着在吧台边的男学生打了个招呼,"刚好阿豪和几个人也醉了......"说

话的人是阿勉的同学其中的一位,他和另外一位同学正要送喝醉的几个人一起回去。
    "好......"阿勉点头,便目送着他们出了酒吧,自己继续趴在酒吧边缘望着舞池里的人们继续舞动。

【异香占卜师 星迤】(本页完)

《异香占卜师 星迤》上一篇

囚妃 by 段残情--预览

囚妃

他打进冷宫里的明明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妃子啊。可是什么时候,竟然变成了样貌清秀的男子呢?  

  千昭霁,为了成全自己的姐姐与她的情人,甘愿替姐姐住在这个冷宫里,反正在千家也是不被重视,来这冷宫反而清静。  

  只是,在遇到那个霸道的男人后,一切都脱离了轨道,明知道他是冷血的君王,一颗心还是就这样---

  六国君王统治着天下,其他君王的爱情故事也会一直连载在其中,每个君主的爱情坎坷各不相同,但是他们的爱情路值得关注——

  [正文:楔子]

  天兆王朝,位于大陆的中央,地处中间地带,所以交通特别便利,而且物产丰富,所以经济发展很快,迅速就蹿升为六国之首。它的周围有水泾,陆甘,风复,雨泽,雪封五国环绕,正所谓树大招风,其他五国也都不是天生就听命于天兆的,所以各国国王表面都维持着良好的关系,但是遇到了真正的战事时,也一样会落井下石的。

  天兆的君主是玄重天,他今年刚满24岁,他十六岁即位,一直努力经营自己的国家。国家的经济也迅速蹿升。而且,他自幼师承天下武林的奇人—虚无老人,虚无老人乃武林里数一数二的人物,一生只收过五名弟子。而玄重天是其中的老四,其他三人都是混迹于武林,在武林里颇有一番作为。只有他与老五,雨泽国的国主,雨君琦,是皇室中人。所以雨泽,也算是,天兆的邦交国了,只要他的小师弟不要总是给他惹麻烦,他还是愿意与雨泽保持良好的关系的。

  其他的四国的分别是:水泾的水星云,陆甘的陆柄庭,风复的风颍亦以及雪峰的雪素西。这六国在经历千百年的变化后,各自都有自己的故事----

  [正文:第一章]

  玄重天登基九年,十八岁大婚至今只育有两子一女。大皇子玄井然今年刚满六岁,但是已经大有乃父之风。聪慧早熟,乃贞德皇后的儿子,贞德皇后乃当朝宰相之女,是个标准的皇后人选只是,却不是个懂风情的妻子。

  这天早朝,大殿上一片一阵寂静。玄重天用利眼扫了下面的臣子一眼,却发现没有人上奏,难道他的天兆王朝已经国泰民安到这个地步了吗?

  “众位爱卿,朕听说,今年春耕黄河上游大旱,不知道各位爱卿想好了秋天如果颗粒无收的对策了吗?”冷硬的声音横扫大殿,让下面的臣子们身体一阵哆嗦,他们不是不知道,而是这事儿谁要是提出来,弄不好就谁去治理那个地方了。可是,他们谁有那个能耐去治理那么干旱的地方啊。

  “啊,禀告皇上,微臣刚刚收到陕地的奏折,只是,微臣还没有想好对策,所以不敢禀报皇上,免得惹皇上心烦。”丞相大人也就是他的老丈人孙应权立马上前来禀告。

  “哦,这么说来是岳父大人体谅小婿了。岳父大人的心可真是好啊。”玄重天看着岳父大人冷冷地说,人越老真是疑心越重了,总是怕他这个皇帝会废了他这个丞相,所以就想得到更多的权利,可是,难道要朕把这个皇位也给他吗?

  “微臣惶恐。”丞相恭谨地说,这个皇帝可是出了名的六亲不认的,所以他还是小心点,毕竟他不是普通的女婿呢。

  “是吗?那不知道岳父大人可否为小婿分担这个忧愁,去陕地走一趟呢。”玄重天看着年老的丞相,不是他的心狠,而是没有人可以蒙蔽他这个皇帝,这就是他们的下场。而他语气重的不容许拒绝,也让孙丞相后悔得罪了这个女婿啊。

  解决了陕地的问题,玄重天宣布退朝后,就转身去了御书房,他要处理的公务每天让他只能睡上几个时辰而已。而对于,临幸他的妃子们,那也像是做功课一样,总的去平息一下后宫的“怒火”啊。

  玄重天看着堆的高高的奏折,心里一阵茫然,难道他就这样过一生吗?得到了至高无上的权力可是身在高位的空虚却无人能够理解,多希望身边有个人可以分担一下他的公务,可是皇后总是说女子不能干预朝政,而且她除了女经,女戒之外什么也不懂。

  玄重天的父王英年早逝,只留下三个儿子。他二弟容亲王玄重靖,每天只知道陪着他的王妃,因为容王妃自幼体弱多病,容王爷很是心疼,所以除了必要的事情之外,他一直留在王府中陪伴娇妻。而三弟恭亲王玄重令,是个武将奇才,一直在塞外领兵,一年也只能回来几趟而已,所以孤独的玄重天根本没有人可以诉说,唯一的那个师弟雨君琦陛下,却三五不时地给他找个麻烦。

  他总是逃离雨泽王宫,然后让雨泽皇宫的臣子为了他大乱。整天也不想想自己作为一个国君的职责,没事就往天兆跑,再不就是躲得不见踪影,惹得雨泽的丞相大人差点废了他这个皇帝。不过,雨泽的丞相雨冷天商可是难得一见的治国良才,年纪轻轻,就掌握朝中大权。玄重天多次想把他给挖过来,可是冷天商好像跟定了雨君琦一样。

  玄重天正在努力地批奏折时,忽然听丁公公禀报说,太子殿下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学会了许多太傅没有教过的知识。太傅,以为皇上不信任他,所以林太傅,在外请求皇上接见。林太傅是宫中极有学问的老臣,当年他做太子时,就是林太傅教导的,虽然他知道大儿子有可能不喜欢一个老头子教他,但是他从哪里学到的知识?皇后吗?

  “林太傅,免礼,小丁子,快给太傅赐坐。”玄重天还是十分敬重这位老师的。

  “臣惶恐。”林太傅恭谨地对皇上一恭,他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但是他喜欢教导王子们的功课,可是最近太子殿下太反常了,每天上课时趴在桌子上睡觉,可是提问时却什么都能够朗朗上口。

  玄重天听完了老太傅的禀报后,就马上召来了自己的儿子,他平时与孩子们的相处时间有限。王子们的功课也都是定期检查的,但是最近几个月来,他都忙于处理朝政也就疏忽了,结果却发生这种事情。

  “然儿,朕听太傅说你最近的功课大有长进,太傅很是吃惊。朕听说后也一样,不知道然儿是和谁学的呢?难道是你母后教的吗?”玄重天看着恭谨的跪在桌前的大儿子。看这小子的脸色是有备而来啊。

  “启禀父王,孩儿的功课一直都很好,我想是太傅大人他年纪大了,所以教过孩儿什么他也忘记了。”稚嫩的声音可以听出孩童的年龄很小,可是说出的话语却条理分明。镇静的语气,也显示出了他身在皇家的威严。

  “哦?是吗,那你竟然背下了屈原的《离骚》是怎么回事啊,如果不是朕年老体衰,朕应该记得,在皇子们的初步课程里并没有这么难的课程吧。嗯?”玄重天轻轻地笑出声,在他看见儿子脸上的裂痕后,发出了更加愉悦的笑声。小子,还敢跟你老子斗,这下子你应该明白姜是老的辣吧。

  “不知父王从何处听到孩儿曾背过此诗,可是孩儿好像忘记了。也许父王出现幻听了吧。”玄井然故作镇静的回答着父王的话,看来以后行事要小心了,要不然被比人发现,那他就不能再跟师傅学习了,他要学会师傅所有的知识呢。他的师傅,像个世外的天人一样的被他敬仰着呢。

  “哦,是吗,那然儿,最近都乖吗?不知道调皮的轩儿是否进步了呢?”二皇子玄井轩今年五岁,但是从小好动异常,不愿意上课,总是捉弄宫里的宫女和太监。让他这个父王总是头疼不已。

  “嗯,是,儿臣想林太傅也应该说过了,轩儿最近很乖。他都是按时上课,即使是不愿意学的课程,他也在很努力的学了。”玄井然恭谨的应答,就怕哪里出了问题把他们的师傅给卖了。师傅教轩儿学武,教他学兵法和奇门遁甲等,所以在他们兄弟两个的眼里,师傅比他们的父王都好。这当然只能在心里想想而已,嘴上是从来也不敢说出来的。

  “哦,是吗,那就好啊。父王对你们两个的进步很欣慰的。皇儿要继续努力啊。”玄重天就知道,这两个孩子越是乖,他就越担心,毕竟是皇室血统,就怕遭到有心人利用。所以,看来,这件事情值得查清楚了。玄重天看着跪在地上的大儿子,眼中尽是为人父的欣慰。

  “好了,下去吧,父王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玄重天问完了之后,也大概明白了自己要做什么了。

  “儿臣告退。对了,父王,儿臣斗胆请求父王抽空多陪陪母后,她一个人总是偷偷的哭。”玄井然看着父亲的眼睛,虽然他的母后总是对他十分严厉,但是毕竟是他的母亲啊。而且师傅说,皇上的后宫都是为皇上准备的。皇上有义务经常去后宫,可是他的父王总是一个人睡啊,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哦?难道是母后对你说什么了吗?”玄重天的脸立马阴沉了许多,那个皇后怎么可能对着儿子说这些话,她不是一直努力保持着自己身为正宫国母的形象吗?

  “没有,母后什么都没说。她对儿臣只有要求,和尊敬,没有其他别的感情。”玄井然说完,语气还可以听出淡淡的忧伤,生在皇家又贵为太子,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不幸。亲情在这个皇宫里好像变得比空气都淡薄了。如果父王和母后对他像师傅对他的一半好的话,他就满足了----所以这也是他明白皇宫里竟然有个男人,但是他并不想禀报的原因----

  [正文:第二章]

  记得半年多前,他与弟弟玄井轩不愿意上林太傅那枯燥无比的课,就躲过侍卫跑到宫里玩,他们两个玩着玩着就不知道自己绕到哪里了。然后他们就来到一个荒凉无比的院落前,看着紧闭的大门,斑驳的宫墙已经退去了朱红色,与自己住的寝宫一点也不一样啊。

  窄小的门廊上面挂着一个已经倾斜的牌匾,上面大大的写着“冷宫”两个字。灰色的宫墙上长满了杂草,让两个小皇子都非常不安,难道这里有鬼不成?可是正当他们两个人在门口探头探脑的时候,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然后一个像是月光一样干净圣洁的人从里面走出来。来人在看到门口的两个小萝卜头时,也是一愣。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躲回去,但是看见两个孩子没有大声张扬,他也只是冲他们两个一笑。

  这一笑更加让两个孩子被迷得不知道天南地北去了。这个清秀男子的笑容仿佛是可以救赎天下所有的天使一样,让日月瞬间失去了所有的颜色,让所有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他的脸上。

  “呃,大胆,竟然敢直视本殿下,你可知道我是谁吗?”人小鬼大的玄井然,看着那个人脸上的笑容后,脸上一红,然后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当然要先声夺人了。可是,他发现那个人在听到他的话后笑得就更大了。他就更气了。

  “哦,你好美啊,比我母妃都漂亮。”二殿下玄井轩就诚实多了,他的母妃凌贵妃当年可是号称天兆的第二美人。竟然没有这个漂亮男人一半美呢。“你真的是男人吗?”玄井轩努力的向着漂亮的人儿靠拢。他才不像他哥哥那样呢,明明哈美人哈得不得了,却跑在那里装样子。

  “你,你,你叛徒!”玄井然气愤地看着这个让人火大的弟弟,其实他也想靠近的,可是,他从小就被教导不可以随便地与人亲近要保持住皇家的威严。当他看到,美人把他的弟弟抱在怀里后,他就更加愤恨地看着自己的弟弟。

  “想来就进来吧。”在他看到美人转身走进院落后,他以为自己被扔在那里了,然后他就听到仿佛天籁一样的声音传来。他乐颠颠的跟着那个人的身影跑进了这个冷宫。后来,他也曾经问过师傅,冷宫明明关的都是女人,怎么师傅会是男人呢?难道?难道,他们的父王收了男妃不成?

  玄重天派出自己的暗部来调查,可是总也调查不清楚,有几次明明看见两位殿下在御花园的假山中穿来穿去,可是转也就不见了踪影,难道宫里出了鬼不成。玄重天查不出个所以然,所以干脆就放弃了,也就当两个孩子都转性了。反正也没有出什么事情不是吗?偌大的皇宫里,应该会密不透风的。

  玄重天突然想起了孙丞相从陕地回来后那个憔悴的样子,就高兴的咧开了自己的棱唇。孙丞相一趟北行之后,脾气收敛了不少。他被皇上发配到了陕地,自当是十分尽力,在陕地修筑了护河堤坝,建立的储水的设施,终于得以回京。

  一年一顿的赏花节,又快来了。宫中也准备了仪式,皇上每年都会在这个时候出巡,与百姓一起赏花,陕地的干旱也解决了,百姓们也可以播种了。当然值得庆贺了。如果只有他们自家人也就好了,可是偏偏插进了一个人。雨君琦这个小子又不知道发了什么疯,这次怒气冲冲的来到天兆,然后就赖在这里不走了。

  雨君琦一边在御花园里游荡,一边百无聊赖的想着,可是每当想到那个死人后,他就自动跳过。可是,每次还总是想起那个人,气死他了气死他了,他一边踢着石头一边漫无目的的走。忽然闻到了茶的香味,好香浓的茶啊。

  雨君琦顺着茶的香气来到了冷宫门前,看着这个斑驳的门,他眉头一皱。究竟是什么人在里面。师兄到底把一个什么样的人关在这个冷宫里。一个失宠后的妃子吗?正当雨君琦想到这里,忽然听到墙内传来比茶还要清雅的声音。“既然来了,就是有缘人。这位公子进来喝杯茶吧。”

  雨君琦,推门进入冷宫内,就看到一个男人背对着他,穿着素净的翠绿的长衫,举杯喝着茶。听到他进来却没有回过头来。雨君琦一时之间觉得自己被人看轻了。“难道你不怕是皇上来的吗?毕竟这偌大的皇宫里竟然有个男人,让人不怀疑也不行啊。”雨君琦轻佻的说着。可是他只听到那个男人的轻笑声。

  “皇上是不可能来这冷宫的。而且能突破我这五行八卦阵进来的人至今只有三个呢。前两个是误闯进来的,不知道阁下你----”清淡的声音让人的心灵一阵激荡。像春天的泉水涤荡水边的小石头一样。

  男人的话让雨君琦一愣,难怪刚才他在闲晃的时候觉得怎么一切都好像不一样一样。当时他还以为,也许是几个月没来所以才生疏了,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原来自己刚才一直是按着阵脚走的。可是,这皇宫中怎么会有这样的能人,而他又怎么会住在皇宫里呢。

  “我当然是自己走进来的。”雨君琦嚣张的说,“这点小伎俩还能骗过我雨君琦。呃—”然后他的声音就消失在男人突然转过头来的时候。这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啊,他面色晶莹剔透,粉嫩的脸让人想咬上一口。微红的嘴唇惹人犯罪,毛嘟嘟的眼睛,亮晶晶的闪着光彩,可是说是纯洁,里面却还有看透世界的精明,又有着狡捷的神韵。

  “雨君琦是谁,我不曾听过。我只知道当今皇上叫玄重天。”这还是他不得不记住的名字,因为那个人毕竟是他名义上的姐夫嘛。千昭霁无奈的看着面前的这个人,他都住在这里快三年了,可是最近半年里来到这里的人越来越多了。难道他得离开这里了吗?

  “你,你,你竟然不知道我雨君琦是谁?我可是雨泽国的国君呐。你竟然连我是谁都不知道,这个皇宫里的每个人可都是知道的。”雨君琦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可是觉得自己像是要不到糖吃的小孩子一样。

  “哦,原来是雨泽的国君。”说完他又转过身去喝茶,不再理会别人的打扰。

  “喂,我都告诉你我是谁了,难道你不知道要礼尚往来的嘛。”雨君琦受不了别人对他的忽视,在雨泽那个死男人就每天对着他阴沉着脸,而其不管他死活,如果有合适的人选他一定会把那个人给开了的。哎,对了,这个男人竟然会奇门盾甲之术,那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的啊。哈哈,终于找到人了。

  “千昭霁。”

  “嗯?”正在发愣的时候,雨君琦听到了男人低低的声音传来。“啊”终于反应过来原来是告诉他名字啊,可是“千昭霁---‘千’,你是那个,你----怎么可能---!”

  “是,我就是。”千昭霁微笑着回答着还处于呆愣状态中的雨君琦,也不理会雨君琦像个白痴一样地张着大嘴。千昭霁绝色的脸庞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显得诱人而魅惑,可是,大脑还处于短路状态中的雨君琦没有注意到美人脸上奇怪的笑容。

  “不可能,如果你是那个女人,我师兄怎么可能饶了你啊。”千家当年送进宫的居然是个男人吗?可是当时明明说是女人啊。而且当时他也看过那个天兆第一美女千昭雪的啊。怎么会变成了个男人呢?

  千家是天兆建国以前的上个朝代的贵族,是自从玄氏一族夺得了天下后,千家就成为了没落的贵族。虽然天兆王朝保留了千家的爵位,可是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权利,当然也就不会有什么利益了,再加上千家人自视甚高,所以就更加没落了,千氏一族在天兆根本就是和寻常人家一样而已。

  但是,三年前,千家的小姐千昭雪是当时名闻京师的第一美人,天下间想一睹她芳容的人不知几千。但是,她父亲为了千家的兴旺而把她送入宫,可是这个女子在入宫后竟然不理皇上。皇上,有次想临幸于她,可是她竟然说自愿要去住冷宫。玄重天当然不屑于强迫女子与他行房,所以也就一纸圣旨把她

《异香占卜师 星迤》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异香占卜师 星迤》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