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魂系列之二 璎珞 清尊(藏影)

时间: 2017-07-30 11:09:20

【玉魂系列之二 璎珞 清尊(藏影)】小说在线阅读

玉魂系列之二 璎珞 清尊(藏影)

玉魂系列之二《璎珞》BY:清尊(藏影)  
 
    
      第一章

        璎珞,璎珞……怎麽像个姑娘家的名字……

        郁郁葱葱的密林中,溪水潺潺,耳边是各种鸟类的鸣叫声。

        掬一把清凉的水,敷在疲惫的脸上,水中的倒影渐渐的清晰。

        这是一张少年俊美的脸。

        柔和的线条,细致的五官,尤其是那一双长而美的丹凤眼,最引人注目。

        偏阴柔吧?

        少年怔怔。

        当时……是怎麽待那人的?

        那个──取笑他的名字像姑娘家闺名的家夥?

        他打了他!

        当场,用他的玉扇敲在了那家夥的鼻梁上,令对方立即断了鼻梁骨!惊座四方!

        呵呵,现在想来仍有些得意。

        璎珞……是女孩儿的名吗?

        小时的自己曾问过娘亲。美而柔弱的母亲笑而不语,但双眉微拢,以一种怪异的眼神望著他。

        怎麽了?

        小小的人儿昂著头,望著母亲柔美的脸。

        母亲笑语:「璎珞若是个女孩儿,定是个美人呢!」

        他皱眉。

        女人?

        哼!

        他是男子!货真价实的男子!这辈子永远也不会变!

        抚开刘海,立起身,慵懒地伸个懒腰。

        酸痛!

        全身的肌肉都酸痛!

        仰头,望著密集的绿叶,侧思。

        他是怎麽落得这样的下场?

        离家出走!!

        可笑啊──

        找了棵树,倚坐而下,华丽的衣裳铺了一地,连那平日梳得一丝不苟的青丝也倾泻在草地上。

        他,是那个自私自利、眼高於顶、自命清高的璎珞啊!杭州城内,谁不知默家三少爷是何等的娇贵与傲

气!而今,竟委屈自己坐在这荒山野林里!

        怕是没人相信呢!

        那个爱大搞排场,爱炫耀,爱打扮得风风光光,爱面子的默家三少爷竟会离家出走?

        他想想,平日的他是如何的?

        喜欢美丽的乖巧女子,但不爱不洁净的女人,偏好处子。用膳时下人全面侍候著,不能出一点点差错。

出门时必备马车,绝不委屈自己徒步而行。衣著打扮爱赶时髦,手执一把白玉扇,保持著翩翩风度。丹凤眼琉璃之

光流转,吸引著多少人钦羡的目光?!

        一个生於富贵之家的浊世佳公子!

        然而,他才情横溢,出口成章,经商手段非凡,一个集一切美好於一身的不凡才子,令杭州城多少才子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败於他之下?

        他的出身,他的美貌,他的才华,都是世人津津乐道的!

        可,如他这麽一个绝世佳公子,竟离家出走到这荒山野林?!

        他捂著眼,哈哈大笑。

        「璎珞啊璎珞,你真是太不知足了吧──」

        清雅但带著点点自嘲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林间。

        他是太贪心了!

        贪心到想集所有宠爱於一身!

        不单单是来自父母的──还有那……兄长……

        默璈璇……

        他的大哥……

        他那冷漠高傲的大哥啊!

        同是兄弟,待他为何总是差一些呢?

        脑中,浮上一张美中带著清雅的纯真面孔。他黯下眼。真的差那麽多吗?他与玉痴呆真的差那麽多吗?

啊,差点忘了,玉痴呆已不再痴了呢!那个有著一双纯真大眼的少年已显出他温润的光彩,夺世人的注目了!

        欺骗!

        当那个人立在眼前时,他心中只有两个字!

        欺骗!

        这种欺骗,让他心寒,让他──自厌!

        仅仅是……为了他,竟让自己成了一个痴儿?很可笑,是不?他有让他为他变傻变痴吗?与他无关啊!

凭什麽──要感到内疚?可笑!他璎珞是何许人,怎麽会……感到内疚──

        要自打嘴巴了呢!

        这不,离家出走了呵。

        只因为,看到那明亮的人会刺眼!

        他捂著双眼。

        那光,如树缝中射下来的阳光,绚丽而──刺目!

        是承受不住了呢!所以,他逃了!不暇思索地逃了!逃到这荒山野林,方清醒过来!

        如一个瘫痪的娃娃,无力地瘫在草地上。

        什麽时候了?

        夕阳西下,林子渐暗。

        天,快要黑了吗?

        他爬起身。

        不能呆在林子内,会有野兽出没的!虽然离家出走,但还不想抛尸荒野。

        不禁的,心中怨恨了起来。

        玉痴呆啊玉痴呆,既已痴呆,就不要醒啊!何必──清醒过来?!

        ***** ***** *****

        一个踉跄,扎扎实实地栽了个跟斗。

        呻吟著趴在泥地上,有股想哭的冲动。

        好痛啊!

        他勉强爬起身,洁白的衣上全是泥屑。天全黑,他什麽都看不清了!身上没有带火石,就在这密林里摸

黑走著。

        咬牙靠在树干上,已没有力气再走了。

        口渴,肚子更饿!

        捂著眼,失笑。

        真是个傻瓜!

        离家出走,却什麽都没有准备!这哪是离家出走,分明是送死呀!不用等天亮了,怕是过不了几个时辰

,他一定是某只狼或熊肚子里的夜宵了!

        好好的少爷不当,作什麽跑出来?!

        後悔吗?

        ──後悔死了!

        他恨恨地咬牙!

        就算……就算看著玉痴呆刺眼,也用不著亏待自己呀!他是什麽身份?堂堂的默家少爷!那个从不让自

己吃亏的默家三少爷呀!可,此时的他在做什麽?

        坐在荒山野林里等待死亡!?

        可恶!

        他如果死在这林子里,做鬼也不原谅玉痴呆!

        远处传来狼嗥,心提了提,腿在发抖。

        不……不会这麽倒霉吧?

        咽咽口水,他想起身,可身子像坏了一样,无论如何也动不了了!

        该死的!

        他低咒。

        争点气啊!

        「嘶──嘶──」草从中传来怪异的声音。

        他僵直了身子,直冒冷汗。

        「嘶嘶──嘶──」那声音越来越近。

        什……什麽东西?

        背紧贴著树干,手指揪著身两旁的草,双腿尽量并拢,瞪大眼想看清接近自己的骚动。

        「嘶嘶嘶──」

        当一对翠绿的泛著妖异之光的珠子印入眼中时,身体的机能几乎停止了!

        发白了脸,无意识地摇著汗湿的头。「不……」

        逐渐接近的珠子闪著戏谑的光,似乎在嘲笑他的胆小!?

        当冰凉的感觉缠上他的腿时,他发了疯似地挣扎了!

        「不──啊啊啊──」

        脚上的「冰凉」越缠越紧,他拼命地甩著,但所有的挣扎都无济於事!

        「冰凉」迅速窜进他的裤管里,沿著他的腿向上扩展。

        「不──啊──」

        他在地上打滚,心中的恐惧已控制了全部的意识。

        「冰凉」绕是他的大腿。来到他的裤裆里,缓缓地横过他的两腿间,向背部扩散。

        他蜷缩了身子,两腿紧紧夹拢,但无论如何紧也不能阻止两腿间那滑动的「冰凉」!

        他歇斯底里的大叫、翻滚,因恐惧而流出的泪布满脸,衣服早已汗湿。然而在这黑暗的森林内,他的挣

扎,他的痛苦无人知晓!

        「哈呼──哈呼──」他蜷在地上急促地呼吸。那「冰凉」绕过他的胸膛,在他衣内赤裸的身体上绕上

数圈,最後──从衣领口探出!

        他倒地上,对上那对翠绿,动也不敢动了。

        如一个被吓坏的木偶,僵硬了身体,惊恐地瞪著那对翠绿的──眼珠子!

        蛇!?

        是的!

        一条竹竿般粗的长蛇缠住了他!

        「嘶嘶──」绿眸的主人朝这个被自己吓呆的少年吐吐红信。

        近在咫尺的三角蛇头对著自己,任何人都会被吓呆吧?他开始控制不住地发颤,身子蜷成一团,唇早已

发白得透明,泪不由自主地滚滚而下。

        对於少年的恐惧反应,缠住他的长蛇歪著头,似乎并不明白自己的举动对於一个人来说是多麽的可怕!

        柔软的身子在少年身上滑动,那横在少年两腿间的身子更是肆无忌惮。冰冷的蛇身在身体上蠕动,少年

不可能不无动於衷!尤其是那敏感的三角地带!

        奇异的,在恐惧之下,那地方竟莫名的燥热起来,身体的反应令他又惊又恐。

        翠绿的眸子仿佛闪过一丝玩意,张大嘴,锐利的带著毒液的蛇牙赫然入目。少年再一次骇然,在那利牙

「吻」上他的脖子之前,双眼一白,竟晕了过去!

        **** ***** ****

        「不……不……不……」

        不断地呓语。

        「……不要……」

        恐慌地叫著,挣扎著。

        「不要什麽?」

        遥远的彼方,似乎有人询问。

        身子一震,紧闭的双眼猛地睁大。

        绿!

        翠绿!

        「哇啊啊啊──」他大叫,挥著手,扭动身子。

        「闭嘴!」有力的手掌扣住了他挥舞的双手。而另一手捂住他张大的嘴,身子更被一具冰凉而宽厚的身

体牢牢压住。

        他睁著一双惊恐的眼,努力看清现状。

        脸!

        人的脸!

        一张极为美丽的人脸!

        美丽的脸上有一对妖异的绿眸!

        「安静下来了吗?」十分悦耳的声音,分不清是男是女,但有一股引力,使人不由自主地受它吸引。

        是人!

        不是蛇!

        天,亮了!

        不再黑了!

        「又流泪!」那人皱眉,伸出舌,将他的泪舔干。

        啊?

        捂著他嘴的手移开了,灵活的舌从眼角来到他的唇边,才一移,便探入他微开的唇内。

        「啊?」

        这个人在做什麽?

        口被入侵,对方灵活的舌在他的口内放肆!他抗拒,却意外地听到有人在呻吟!?是自己在呻吟?

        啊?啊?怎麽可能?连对方是男是女都还不知,被吻了不说,他竟然还愉悦地呻吟!?

        被扣住的双手,突然被按到头顶上,而对方的另一手大胆地游走在他皙白的身体上。当肌肤相触的冰凉

传入大脑後,他方知,自己竟是赤裸的!而对方的衣著也整齐不到哪里去!紧贴的身躯,终於感觉到对方的性别了

!?

        男──

        男人?!

        压在他身上,并对他上下其手的人是男人?!这个拥有美丽脸庞的人是男人?

        啊!不!

        被一个男人这样对待!

        恐惧与气愤再一次涌上心头。

        快要窒息时,男人终於放过他的唇,他大口大口地吸著气,无力地任男人在自己的身体上落下一个个淤

【玉魂系列之二 璎珞 清尊(藏影)】(本页完)

《玉魂系列之二 璎珞 清尊(藏影)》上一篇

至尊 by 南琅秀逸--预览

      第一章 狐倒众生
      我是阳明山的妖狐,雪白的毛,黑色的眼,俊逸非凡。
      我是狐王之子,与山同名,亦叫阳明。
      狐会什麽?
      不过是一些妖术:分身术,迷惑术,金蝉脱壳术,我样样精通。
      於是在狐族最危机的时刻,我,阳明,出山了。
      山下的人类,正一步步扩大著他们的势力范围,威胁著狐类。
      以一般人来说,我们只要略施小计,假扮山神,装神弄鬼,便准保我族平安。可是这次来了对手,对方各个武艺非凡,光是一些虾兵蟹将,就使我族的精英分子都给捕了去做狐皮大衣。
      该死的家夥,我阳明没那麽好欺负。
      忘了说了,我阳明是阴阳子,化作人形後,白天是美女,夜晚是美男子,狐狸嘛,老本行。
      父王给了我一串白玉珠,山外寒气太重,何况我是个千年一例的阴阳子,必须佩带我的白玉珠,才能保证正常行动,否则一天之内,必定会气力衰竭而死。
      山路难行啊!
      穿著普通村姑的衣服,我别扭地练习使用两只脚走路。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我,要找山下的大王谈判!
      看我化作超级美妇,使用美人计!
      呼哧呼哧……
      第二章。山中老虎。
      可,可恶。
      那个家夥,居,居然只对如此美豔的我说了五个字:
      好丑的女人!
      难道我的人形化得这麽不合格吗?不过是每次在“女形课”上都取得了“不合格”而已嘛,有这麽严重吗?
      他,他也只不过长得比普通男人帅一点点啦,真的,只有一点点啦……
      唔,想起他的脸,我就想流口水了。
      刻出来般的线条,俊美的轮廓,从哪一个角度来看,都是完美无缺的,那一股浑然天成,无可比拟的气息,比真正的王者还像王者,简直就是、简直就是至尊!
      我从幻想中清醒过来,抬头看了看这比阳明山还要雄伟的屋宇。
      高大的墙,朱漆的门,金色的门匾。
      离王•至尊府。
      再往里面看去,便是那飞扬的檐角,精致的琉璃瓦,矗立的厅堂,还仿佛传来了我最喜爱的蔷薇花的香味。
      好,就等夜半无人时,我化作俊美男子──这一门我可是次次满分哦,再翻墙而入,一计必杀。
      夜幕降临了。
      上弦月,冷清清地挂在天角,透过密密的林,洒下斑驳的光。
      这朱墙大院,更显高贵逼人。
      咕咕咕……
      一天没吃东西,肚子叫了。乖肚子,等翻进去了,便有好东西吃了。
      我借著月光,爬上了一棵高大的树,颤巍巍地走到树梢。
      红墙离我一步之遥,我抓起脑後那把黑乌乌的发,咬在嘴里,直跃了过去。
      脚尖点墙,借墙之力,再跃下墙头。
      噗!
      啊,我的小屁屁!疼,疼死我了!居然一骨碌摔到了地上!这,这麽高的墙,我的屁股一定开花了,呜呜……
      好不容易爬了起来,我抬头看看四周。
      果然是至尊之家,一点不假,偌大的院子,路也比寻常道路宽个两三倍。
      我悄悄地走,躲避著家丁的灯光,慢慢地,慢慢地向目的地靠近。
      厨房!
      朱门酒肉臭,此话当真,厨房里还摆放著许多吃剩的菜肴,香气诱人。
      身为妖狐王子的我,一点不客气,开始狼吞虎咽。
      啧啧,至尊之家的食物,回味无穷哪!
      我干脆坐了下来,身旁摆满了被我扫荡一空的盘子。好味道,赞!
      唔,我胀了,吃不下了。
      我摸著肚子。f
      唔,头好晕啊,是吃多了吗?
      唔,不对,是菜里有药……唔,唔……
      第三章,螳螂捕蝉
      醒来看到满目罗缎,甚是华丽。那个身形俊朗的男子正背对著我坐著,黑色的长发直披腰际。
      哗!我猛吞口水。
      ”离王,这位姑娘流鼻血了!”身旁的那个容貌俏丽的丫鬟叫了起来。
      哪有?!
      我一抹鼻子,果然满手是血,而且触到的地方,火辣辣地疼,手也火辣辣地疼。
      所谓的离王没有回头,那个丫鬟於是用一张白色的毛巾替我擦拭。
      哼,冷血!
      我一扭头,血溅到了丫鬟手上。
      丫鬟狠狠瞪我一眼,便拿毛巾去擦她的手。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堂堂狐王子居然遭一个臭丫鬟白眼。我站了起来,一脸不满地扫视整个房间。
      啧啧,不愧是至尊王府,房间布置得雍容华贵,锦绣绸缎随处可见,此外,还有我最喜欢的蔷薇花,正插在白玉的瓶子里。
      ”别看了,这原是圣女的房间。”丫鬟还在擦她的手,到底有完没完,我鼻血都没有流了嘛!
      恩?圣女?应该跟我没什麽关系。
      ”喂,你叫什麽名字?”我问那刁蛮丫鬟。
      ”澄空。”丫鬟冷冷道。
      ”妖狐,离王府不能留你,醒了就快走。”一道冷如冰霜的男声传来,我却觉得,啊,如沐春风……
      等等,他说什麽来著?
      ”你,你怎麽会知道我是妖狐?”我颤抖著问。
      ”你看你狐狸尾巴都露出来了。”澄空附和道。
      哪里,哪里?我忙伸手摸屁股,却只摸到光溜溜的皮肤,那丫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你少欺人太甚,说,你为什麽下药迷晕我?”我怒不可遏。
      丫鬟澄空拍了拍我的肩,道:”那菜,本是毒耗子的。”
      耗子?……我突然有种想吐的感觉。
      ”耗子,干嘛摆那麽丰盛……”我郁闷地小声道,”你们欺负我们穷人家没有钱。”
      话还没说完,澄空就开始伸手推我,还一面使眼色。我顺著她的目光看向那个离王,似乎隐隐有一股寒气。再看澄空,她是满脸怨色,分明是想赶我出门。
      算了,趁这股寒气还没变作杀气之前,我还是先闪为快。
      虽然我还想多看一眼他俊美的脸,但此地不宜久留,我显然一点也不受欢迎。
      至於阳明山的事,恩,再想对策。
      我掀开被子,溜下了床,拼命地把那怪异的鞋套在脚上,再一扭一扭地走了出去。
      可恶!别得意,我还会再来的!
      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
      今晚再化作美男子,迷倒众位丫鬟,拿刀抵在你脖子上,然後说──
      跟我回阳明山做我的小老婆,否则……咦!?不对!应该是──
      马上离开阳明山。否则就是死!
      我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微笑,溜出了离王府。
      隐隐听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澄空的叫声──手,手,疼死我啦!
      不过是擦了擦我的宝贝鼻血,没便宜你就算了,还叫疼!
      ※※z※※y※※z※※z※※
      月亮渐渐升上了天空,满地皎洁的月光,甚是浪漫。
      摸出一面小铜镜,看看自己。
      真是美到极致的脸蛋,削尖的下巴,光滑的皮肤,翘挺的鼻,乌黑的眼睛,有若天神般俊俏。
      我才是天下第一美男子!
      绝对不是什麽离王!
      我对著镜子里的自己亲了又亲,然後把镜子扔到了一边。
      出发了!
      我按照老路线,又一次潜入至尊王府。呼,多麽熟悉的空气啊!
      呼,多麽熟悉的环境啊!
      呼,多麽熟悉的气息啊!
      呼,多麽熟悉的人影啊!
      呼,多麽熟悉的脸庞啊!
      呼,呼……还不快逃,被本尊发现了!
      他不亚於我的俊美的脸,在月光下显得朦胧梦幻,只可惜那冷漠的眼,分明带著杀气,逃啊!
      金蝉脱壳!
      呼……呼……
      不能轻敌,幸好我族精华全在’逃跑’二字上,否则我的雪白狐皮铁定不保。
      看他的俊脸,冷冰冰地睇著我,真有说不出的酷,说不出的潇洒,至尊的气质,王者天成。
      呜,呜,父王,母後,孩儿对不起你们,孩儿不但没有完成任务,还差点被美人计勾引了去,孩儿明天就冲上门找他讨个公道。
      父王,母後,孩儿这就睡了先,荒山野岭,怪可怕。
      四。黄雀在後
      阳光,热乎乎的。
      阳明山的太阳,历来是最为火热的,从日出到日落,都火红著脸,喷吐著热气,烘得我暖洋洋的。
      所以父王千叮万嘱,明儿,下了阳明山,你可别冷死啦,若丢了白玉珠,就千千万万别下山啊!
      我摸著脖子上的白玉光洁的珠子,从出生那天起就看见它躺在我父王的宝座顶端,是我们的镇山之宝,是我们全族的精华所在,从我出生开始,它就陪伴著我。见到它,就好像看见了爱我疼我的族人们。
      阳光透过树林洒落到我的身上,树林里有鸟儿的清鸣,嘤嘤成韵,遍地是娇嫩的花朵,阳明山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俗话说,事不过三,我已经失败两次了,这次,绝不能再失败了!
      我稍微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女装,兴高采烈地向山下离王府出发了!
      远远地,华丽的离府立刻呈现在眼前,依旧是气派非凡的朱墙红瓦,玉砌雕栏,和阳明山的气息出乎意料的一致,王者之气。
      我停住了脚步。
      那股迷人的风,正迎面吹来。
      他静静地站在门前,像一尊冷峻的雕像,又像一块耀眼得让人睁不开眼的美玉,漆黑的,深不见底的眸子注视著我。
      “等你很久了。”他的声音传来,有些低沈,又有些冰冷。
      “不,不用你等,我自己都会来。”见到他,我的话不知怎地就结结巴巴起来。
      “是吗?”他轻轻挑眉,“那昨天你怎麽逃了?”
      “那,那是我愿意!以後,无论你走到哪里,我,我都跟著你!”
      这句话一出口,我的脑袋立刻“嗡”的一声,什麽都不能想了。我伸手捂住不能合拢的嘴,仿佛全身都僵硬了。
      天哪,我这疯子到底在说些什麽啊?!
      “好呀!”他语气平静,忽又转冷,“不过,我们做个交易。”
      “交易?”
      “对。”他点了点头,眼神令人眩目。
      “昨天,你的血伤了丫环澄空的手。”他继续道。
      “啊,恩。”这一点不奇怪,我的体制特殊,血液天生这麽奇怪,可以灼伤细嫩的东西。
      他的眼神一下子仿佛一道疾光,射向我,然後一字一句的道:“你,是否是千年才有的阴阳子?你,是否圣血妖狐?”
      我怔住了,惊讶地张著嘴,竟说不出话来。
      圣血妖狐?
      “是不是?”他的声音更加冷冽。
      我吓得连忙使劲点头。
      “天师果然没有骗我,阳明山果然有圣血妖狐,还自己送上门来。”他说这话时,竟有笑意。
      “天师?”我更加迷茫。
      “我是天玄教教主座下的‘离王’,你可以叫我离寻,天师是本教第一法师。”
      “离寻……我是阳明,是狐族的王子,白天是女人,晚上就是男人。”我立刻自我介绍。
      “好,阳明,听著,这个交易就是:你提供你的圣血给我,我就可以保证不伤及你狐族的一分一毫。”
      好耶!我心里欢呼。
      都说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我的开始好象还不错。
      “不过……”我又还有一丝的犹豫。
      “不过什麽?”
      “没,没什麽。”我低下了头。
      “你这就跟我回去。天下能从我手中逃走的人,目前只有你一个,不过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好是好,可是为什麽我有上当的感觉?
      五。浅尝辄止
      澄空领我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
      一路上亭台轩榭,白花争鸣,我仿佛到了仙境一般,景中有画,画

《玉魂系列之二 璎珞 清尊(藏影)》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玉魂系列之二 璎珞 清尊(藏影)》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