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 by 南琅秀逸

时间: 2017-07-30 10:15:41

【至尊 by 南琅秀逸】小说在线阅读

至尊 by 南琅秀逸

      第一章 狐倒众生
      我是阳明山的妖狐,雪白的毛,黑色的眼,俊逸非凡。
      我是狐王之子,与山同名,亦叫阳明。
      狐会什麽?
      不过是一些妖术:分身术,迷惑术,金蝉脱壳术,我样样精通。
      於是在狐族最危机的时刻,我,阳明,出山了。
      山下的人类,正一步步扩大著他们的势力范围,威胁著狐类。
      以一般人来说,我们只要略施小计,假扮山神,装神弄鬼,便准保我族平安。可是这次来了对手,对方各个武艺非凡,光是一些虾兵蟹将,就使我族的精英分子都给捕了去做狐皮大衣。
      该死的家夥,我阳明没那麽好欺负。
      忘了说了,我阳明是阴阳子,化作人形後,白天是美女,夜晚是美男子,狐狸嘛,老本行。
      父王给了我一串白玉珠,山外寒气太重,何况我是个千年一例的阴阳子,必须佩带我的白玉珠,才能保证正常行动,否则一天之内,必定会气力衰竭而死。
      山路难行啊!
      穿著普通村姑的衣服,我别扭地练习使用两只脚走路。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我,要找山下的大王谈判!
      看我化作超级美妇,使用美人计!
      呼哧呼哧……
      第二章。山中老虎。
      可,可恶。
      那个家夥,居,居然只对如此美豔的我说了五个字:
      好丑的女人!
      难道我的人形化得这麽不合格吗?不过是每次在“女形课”上都取得了“不合格”而已嘛,有这麽严重吗?
      他,他也只不过长得比普通男人帅一点点啦,真的,只有一点点啦……
      唔,想起他的脸,我就想流口水了。
      刻出来般的线条,俊美的轮廓,从哪一个角度来看,都是完美无缺的,那一股浑然天成,无可比拟的气息,比真正的王者还像王者,简直就是、简直就是至尊!
      我从幻想中清醒过来,抬头看了看这比阳明山还要雄伟的屋宇。
      高大的墙,朱漆的门,金色的门匾。
      离王•至尊府。
      再往里面看去,便是那飞扬的檐角,精致的琉璃瓦,矗立的厅堂,还仿佛传来了我最喜爱的蔷薇花的香味。
      好,就等夜半无人时,我化作俊美男子──这一门我可是次次满分哦,再翻墙而入,一计必杀。
      夜幕降临了。
      上弦月,冷清清地挂在天角,透过密密的林,洒下斑驳的光。
      这朱墙大院,更显高贵逼人。
      咕咕咕……
      一天没吃东西,肚子叫了。乖肚子,等翻进去了,便有好东西吃了。
      我借著月光,爬上了一棵高大的树,颤巍巍地走到树梢。
      红墙离我一步之遥,我抓起脑後那把黑乌乌的发,咬在嘴里,直跃了过去。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脚尖点墙,借墙之力,再跃下墙头。
      噗!
      啊,我的小屁屁!疼,疼死我了!居然一骨碌摔到了地上!这,这麽高的墙,我的屁股一定开花了,呜呜……
      好不容易爬了起来,我抬头看看四周。
      果然是至尊之家,一点不假,偌大的院子,路也比寻常道路宽个两三倍。
      我悄悄地走,躲避著家丁的灯光,慢慢地,慢慢地向目的地靠近。
      厨房!
      朱门酒肉臭,此话当真,厨房里还摆放著许多吃剩的菜肴,香气诱人。
      身为妖狐王子的我,一点不客气,开始狼吞虎咽。
      啧啧,至尊之家的食物,回味无穷哪!
      我干脆坐了下来,身旁摆满了被我扫荡一空的盘子。好味道,赞!
      唔,我胀了,吃不下了。
      我摸著肚子。f
      唔,头好晕啊,是吃多了吗?
      唔,不对,是菜里有药……唔,唔……
      第三章,螳螂捕蝉
      醒来看到满目罗缎,甚是华丽。那个身形俊朗的男子正背对著我坐著,黑色的长发直披腰际。
      哗!我猛吞口水。
      ”离王,这位姑娘流鼻血了!”身旁的那个容貌俏丽的丫鬟叫了起来。
      哪有?!
      我一抹鼻子,果然满手是血,而且触到的地方,火辣辣地疼,手也火辣辣地疼。
      所谓的离王没有回头,那个丫鬟於是用一张白色的毛巾替我擦拭。
      哼,冷血!
      我一扭头,血溅到了丫鬟手上。
      丫鬟狠狠瞪我一眼,便拿毛巾去擦她的手。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堂堂狐王子居然遭一个臭丫鬟白眼。我站了起来,一脸不满地扫视整个房间。
      啧啧,不愧是至尊王府,房间布置得雍容华贵,锦绣绸缎随处可见,此外,还有我最喜欢的蔷薇花,正插在白玉的瓶子里。
      ”别看了,这原是圣女的房间。”丫鬟还在擦她的手,到底有完没完,我鼻血都没有流了嘛!
      恩?圣女?应该跟我没什麽关系。
      ”喂,你叫什麽名字?”我问那刁蛮丫鬟。
      ”澄空。”丫鬟冷冷道。
      ”妖狐,离王府不能留你,醒了就快走。”一道冷如冰霜的男声传来,我却觉得,啊,如沐春风……
      等等,他说什麽来著?
      ”你,你怎麽会知道我是妖狐?”我颤抖著问。
      ”你看你狐狸尾巴都露出来了。”澄空附和道。
      哪里,哪里?我忙伸手摸屁股,却只摸到光溜溜的皮肤,那丫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你少欺人太甚,说,你为什麽下药迷晕我?”我怒不可遏。
      丫鬟澄空拍了拍我的肩,道:”那菜,本是毒耗子的。”
      耗子?……我突然有种想吐的感觉。
      ”耗子,干嘛摆那麽丰盛……”我郁闷地小声道,”你们欺负我们穷人家没有钱。”
      话还没说完,澄空就开始伸手推我,还一面使眼色。我顺著她的目光看向那个离王,似乎隐隐有一股寒气。再看澄空,她是满脸怨色,分明是想赶我出门。
      算了,趁这股寒气还没变作杀气之前,我还是先闪为快。
      虽然我还想多看一眼他俊美的脸,但此地不宜久留,我显然一点也不受欢迎。
      至於阳明山的事,恩,再想对策。
      我掀开被子,溜下了床,拼命地把那怪异的鞋套在脚上,再一扭一扭地走了出去。
      可恶!别得意,我还会再来的!
      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
      今晚再化作美男子,迷倒众位丫鬟,拿刀抵在你脖子上,然後说──
      跟我回阳明山做我的小老婆,否则……咦!?不对!应该是──
      马上离开阳明山。否则就是死!
      我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微笑,溜出了离王府。
      隐隐听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澄空的叫声──手,手,疼死我啦!
      不过是擦了擦我的宝贝鼻血,没便宜你就算了,还叫疼!
      ※※z※※y※※z※※z※※
      月亮渐渐升上了天空,满地皎洁的月光,甚是浪漫。
      摸出一面小铜镜,看看自己。
      真是美到极致的脸蛋,削尖的下巴,光滑的皮肤,翘挺的鼻,乌黑的眼睛,有若天神般俊俏。
      我才是天下第一美男子!
      绝对不是什麽离王!
      我对著镜子里的自己亲了又亲,然後把镜子扔到了一边。
      出发了!
      我按照老路线,又一次潜入至尊王府。呼,多麽熟悉的空气啊!
      呼,多麽熟悉的环境啊!
      呼,多麽熟悉的气息啊!
      呼,多麽熟悉的人影啊!
      呼,多麽熟悉的脸庞啊!
      呼,呼……还不快逃,被本尊发现了!
      他不亚於我的俊美的脸,在月光下显得朦胧梦幻,只可惜那冷漠的眼,分明带著杀气,逃啊!
      金蝉脱壳!
      呼……呼……
      不能轻敌,幸好我族精华全在’逃跑’二字上,否则我的雪白狐皮铁定不保。
      看他的俊脸,冷冰冰地睇著我,真有说不出的酷,说不出的潇洒,至尊的气质,王者天成。
      呜,呜,父王,母後,孩儿对不起你们,孩儿不但没有完成任务,还差点被美人计勾引了去,孩儿明天就冲上门找他讨个公道。
      父王,母後,孩儿这就睡了先,荒山野岭,怪可怕。
      四。黄雀在後
      阳光,热乎乎的。
      阳明山的太阳,历来是最为火热的,从日出到日落,都火红著脸,喷吐著热气,烘得我暖洋洋的。
      所以父王千叮万嘱,明儿,下了阳明山,你可别冷死啦,若丢了白玉珠,就千千万万别下山啊!
      我摸著脖子上的白玉光洁的珠子,从出生那天起就看见它躺在我父王的宝座顶端,是我们的镇山之宝,是我们全族的精华所在,从我出生开始,它就陪伴著我。见到它,就好像看见了爱我疼我的族人们。
      阳光透过树林洒落到我的身上,树林里有鸟儿的清鸣,嘤嘤成韵,遍地是娇嫩的花朵,阳明山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俗话说,事不过三,我已经失败两次了,这次,绝不能再失败了!
      我稍微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女装,兴高采烈地向山下离王府出发了!
      远远地,华丽的离府立刻呈现在眼前,依旧是气派非凡的朱墙红瓦,玉砌雕栏,和阳明山的气息出乎意料的一致,王者之气。
      我停住了脚步。
      那股迷人的风,正迎面吹来。
      他静静地站在门前,像一尊冷峻的雕像,又像一块耀眼得让人睁不开眼的美玉,漆黑的,深不见底的眸子注视著我。
      “等你很久了。”他的声音传来,有些低沈,又有些冰冷。
      “不,不用你等,我自己都会来。”见到他,我的话不知怎地就结结巴巴起来。
      “是吗?”他轻轻挑眉,“那昨天你怎麽逃了?”
      “那,那是我愿意!以後,无论你走到哪里,我,我都跟著你!”
      这句话一出口,我的脑袋立刻“嗡”的一声,什麽都不能想了。我伸手捂住不能合拢的嘴,仿佛全身都僵硬了。
      天哪,我这疯子到底在说些什麽啊?!
      “好呀!”他语气平静,忽又转冷,“不过,我们做个交易。”
      “交易?”
      “对。”他点了点头,眼神令人眩目。
      “昨天,你的血伤了丫环澄空的手。”他继续道。
      “啊,恩。”这一点不奇怪,我的体制特殊,血液天生这麽奇怪,可以灼伤细嫩的东西。
      他的眼神一下子仿佛一道疾光,射向我,然後一字一句的道:“你,是否是千年才有的阴阳子?你,是否圣血妖狐?”
      我怔住了,惊讶地张著嘴,竟说不出话来。
      圣血妖狐?
      “是不是?”他的声音更加冷冽。
      我吓得连忙使劲点头。
      “天师果然没有骗我,阳明山果然有圣血妖狐,还自己送上门来。”他说这话时,竟有笑意。
      “天师?”我更加迷茫。
      “我是天玄教教主座下的‘离王’,你可以叫我离寻,天师是本教第一法师。”
      “离寻……我是阳明,是狐族的王子,白天是女人,晚上就是男人。”我立刻自我介绍。
      “好,阳明,听著,这个交易就是:你提供你的圣血给我,我就可以保证不伤及你狐族的一分一毫。”
      好耶!我心里欢呼。
      都说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我的开始好象还不错。
      “不过……”我又还有一丝的犹豫。
      “不过什麽?”
      “没,没什麽。”我低下了头。
      “你这就跟我回去。天下能从我手中逃走的人,目前只有你一个,不过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好是好,可是为什麽我有上当的感觉?
      五。浅尝辄止
      澄空领我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
      一路上亭台轩榭,白花争鸣,我仿佛到了仙境一般,景中有画,画中更有胜景,离王府不愧是我心目中的至尊府,豪华壮丽,又不失优雅高贵。
      然而,我的住处竟如此荒凉!
      不仅到处残垣败壁,地上还一片杂草丛生,门框上又剥落了朱漆,平添一分萧索之意。
      我不禁打了个冷颤,哀怨的目光扫向身旁的澄空。

【至尊 by 南琅秀逸】(本页完)

《至尊 by 南琅秀逸》上一篇

如若往生 by 烟湮--预览


楔子
如若有来生的话,你会如何?
如若一切可以重来,你会如何?
还在月影楼的时候,清伶曾经这样问过我,那时她的眼神透明而且执着,而我却只是扭转头,一味沉默。
还有意义吗?这个问题,对于现在的我。
来生?虚虚渺渺,几多期颐,又有几多苦涩?
而我,却早已经没有了来世。


清伶说,在看到我之前,她从不知道一个人的意识可以强到这种地步。
那一天,在冥界永远不变的暗红天空下,她看着我和其他很多的魂魄一起,缓缓地走向奈何桥。
那般的顺从,那般地不问因由,在她看来却是一种讽刺。
因为她是一个放弃了遗忘放弃了重生的人,在本该去转生的那一刻,倒掉了孟婆汤,选择了永久的记忆和漂泊。


她说那一天她也如往常般看了一下便想转过头去。因为在这些脸色麻木的魂魄中,她找不到想见的人,也看不到有相似心境的同类。
可是此时却看到走到桥头的我,疯了般地灌下孟婆汤,然后,疯了般地从桥头跑了回来,跑回往生的这端。
喝了孟婆汤的人应该忘却一切,只能顺着人流走向前方投胎转世,喝了孟婆汤的人怎么可能还记得还有跑回的意识,怎么可能还有不愿转生的意志?
她不明白,后来的我也不明白。可是那时的我是那样地坚决,抛却,转身,奔跑,每一个动作,都是不容回头的坚决。
她说后来的我死死地抱住冥殿前的柱子,任赶来的鬼兵们拉扯踢打,就只是狠命地抱住,没有一句言语没有一句叫喊,直到昏厥。她看不见我地眼睛,却清楚地看见在我脸上浮现起———
一抹胜利的决然微笑。
那时她便知道她遇到了同伴。
之后冥王制止了继续拖曳我的小兵,因为,毕竟阴间并未规定过,喝过孟婆汤的人就必须过奈何桥入人世间。
因为他们从不曾想到,竟然会有我这般的人,作出这原本不可能的事。


这些事情我当然是后来听清伶说的,那样惊心动魄的事情听来却完全失去了感觉,仿佛它从未发生在我身上。
对于以往的事,我真的是半分也不记得了,那碗孟婆汤看来还是有效果的,尽管当时我还有意识,到如今却真的是前事尽忘了。
清伶讲起那段往事时总是带着浓浓的悲哀,这样好吗,这样真的好吗,她看着我的眼睛,反反复复的问。我不知道她究竟在问我,还是在问她自己。作为事件的亲历者,我完全没有伤痛感,反而觉得现在的日子没有什么不好。忘却前生,不用受记忆的折磨,也不用重堕世间,受反反复复轮回之苦,无所牵挂无所约束,注定漂泊却消遥自在。
我和她待在了月影楼,那个处于阴阳交界地的小楼,像我们这样的魂大概也只能容生此处了吧,更何况冥王也似乎默许了。弹琴,吟对,对弈,或者干脆无所事事,有时很无聊但却自有一种安逸,没有记忆也就没有爱恨,没有来生也就无所渴求,那时,大概真的是最快乐的日子了。

只可惜我终究不是一个心静的人。
在灵魂的深处仿佛有一种流不尽的滚烫血液在奔涌,让我四处奔波漂泊。是天生静不下来的习性吧,每隔一段时间我就要离开月影,在外面流浪,疲惫了再回去。
有段时间我甚至疯了般到处乱闯。
该去的地方,不该去了的地方,我都去了大半。
就像现在,我飘进这个普通人的禁地-皇宫。
奢华宫殿的一个角落,一座不甚起眼的小殿,我鬼使神差般地走了进去,屋内的景象却差点让我惊呼出来。
一个身材纤细的少年正悬在梁上,惨白的绫缎紧紧缠着白皙的颈项,把生命的气息一点点吸走。少年苍白的脸上,精致的五官满是痛苦的神色,却仿佛还含着一丝解脱的安慰。
不要!不要死!说不出这种冲动所为何来,我几乎是处于本能地冲了上去,想把少年拉下来,想把他救回来!
别死啊,不要死!我的手触及了少年的身体,却浑然忘了自己只是一个魂魄,又怎可能救回他?然而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几乎是同时,我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气流集中了我,刹那间晕眩奔涌而来,灵魂仿佛渐渐被抽离,意识也越来越遥远……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魂飞魄散吗……
魂飞……魄散……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是我?


迷离中,我失去了意识。
第一章


要怎样的痛苦才会让人抛却前世?
又要怎样的绝望才会让人放弃来生?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我不知道自己曾经历过什么,可以让我心甘情愿不顾一切在忘却前尘后,还誓不肯重入轮回。但,我知道,那必定是悲哀的黑暗,一片漫无边际的荒原,我可以感觉到。若是这般的记忆,为何还要去想起呢?
若是这样的记忆,我宁可永远不要记起。
只是,如若往生,如若往生……
××××××××××
睁开眼的时候,面前是一片白色。
毫无杂质,惨白的那种。有好半天,我才意识到,这是悬着的床帷,而我,正躺在床上。
原来我没有魂飞魄散么,还像一个活人似地躺着。我下意识地想如往常般地浮起来,却惊讶地发现力不从心。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沉重?就好像……平白多了个身体似的。不甘心地再一使劲,却只引发一阵疼痛……
“啊,他醒了……”
“皇上驾到——”
“参见皇上——”耳边杂音不断,却让我感觉更加胡涂。
“醒了吗?”一个沉稳的男声响起,自有一种不可侵犯的高贵和威严,却没有来由地让我打了一个寒战。冰冷的……骨子里冰冷的黑暗。
好冷……
“回皇上,刚刚醒过来。”“恩,你们都退下。”
我压制住心里的寒意,勉强看向前方。锦衣华服,气宇轩昂,面容更是人中之龙,这便是刚才声音的主人吧。但是,奇怪,他那个眼神怎么好像盯着我似的?
“你似乎不怎么害怕嘛。”他嘴边泛起一丝残忍的微笑。我大惊失色,他看得见我?他在对我说话?一下子遇到太多不可解释的事,让我现在完全是一片混乱,只能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危险。
“为何这么惊讶地盯着我?是惊讶自己没有死?还是惊讶我在这里?”说到最后一句,他的眼神忽然变得狂暴起来,然后我就感觉自己被拽了起来,再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好痛……对,就是这个痛感,为什么……会有魂魄不该有的疼痛?
“如果是后者,那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引起我的兴趣了。”脸被大力地抬了起来,“看看现在的你.……”我无意识地看向面前的镜墙,镜子里……映出了一个单薄的人影,衣衫不整,因为拉扯的关系甚至滑到了肩上,而露出的肌肤上斑斑点点全是骇人的爱欲痕迹,那个姿势,那个位置,难道是我?而且……这张脸……“想死的话何不趁未晋见时?不过是一个贱民……如今的你,全身都是属于我的烙印,你以为还可以逃离吗?”这张脸……这张脸不是那日悬梁自尽的少年吗?他不是死了吗?而我……我不是魂飞魄散了?这到底……
“你记住,没有人可以从我身边逃开。”
没有人……没有人可以从我身边逃开……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管是谁快来告诉我快来救救我吧,无数个不解无数个问题在心里纠结,我感觉自己仿佛掉进了一个黑暗却酷热的深井,什么都没办法想什么都没办法做,只有任由黑暗蔓延……,走开全都走开……让我一个人好好想想……
可是就连这样的愿望都似乎成了奢求,下一秒我又被摔回了床上,然后那个高大的身躯不容分说地压了上来[自由自在]。
嘶——衣料被撕裂的声音,刹那间,竟然奇迹般地让我冷静了下来。是不是太过害怕反而会无所畏惧了,现在的我竟然心中无比清明。对,我想起来了,那个时候,悬梁的少年死了,而我当时失去意识,应该是恰好被吸了进去,成了现在这个身体的主人,这样的事虽是匪夷所思,但现在种种迹象却由不得我不信。而现在压在我身上的这个男人,应该就是那些人口中的“皇上”,这个国家的主人。而“我”则是在被他“宠信”过后还不知好歹地寻死。
没有人,可以从我身边逃开。
真是——可笑!说得如此高高在上理所当然。为什么?因为天下之大,莫非王土吗?因为你是所谓的皇帝吗?所以,可以为一己私欲为所欲为?所以,可以肆意践踏这些“贱民”的自尊?所以,可以连别人生死的权利都剥夺了?真是……可笑!什么皇帝君主王孙贵族富豪望家,也不过是投生时运气好一点罢了。当他们排着队走向那所谓奈何桥时,和他们口中的贱民,有哪里有丝毫差别?如今呢?
可笑!我脸上浮起了轻蔑。呵,你要强占便任由你罢,反正我的魂你时触及不了的,只是对不住那已死的少年了……
如此自暴自弃的我,却忽然感到身上人的动作停了下来。
又有什么花招吗,我索性闭上了眼睛。
“睁开眼睛!”脸被强有力的手掐住,生生地别了过来。又是不容置疑的命令般的口气,果然。即是如此,我就睁开眼让你看看,让你看清楚我对你的轻蔑,也让自己看清,你这个恶魔的长相。
我忽地瞪大了眼盯了回去,却意外地没有看到意料中的愤怒。
是我眼花么,那双残忍的眼睛里,现在竟然有着迷茫之色,还有,一丝妨若怀恋的温情。
“对,就是这个眼神,不肯认输的,轻蔑的眼睛……”
第二章
“对,就是这个眼神,不肯认输的,轻蔑的眼神……”
看着那双眼中意外的温柔,我竟生生打了个寒战。
“很像,真的很像……”
很像?不知道是谁也曾倒霉如我。这个皇帝,大概是几乎没有人,敢对他表现出哪怕一丝的不敬,所以胆敢如此明显轻蔑不知死活的人,自然被他死死记住了,如今碰到我,再来一个“很像”……不过无论如何他既然想起那个谁,那至少目前应该不会再对我做什么了吧,想到这里我也稍微松了下气。
“唔……”刚刚松懈的我,嘴唇却忽然被一片火热堵住,下一秒那才离开的危险又重压了上来。
“放……放开——!”终究不是自己的身体,连说话都如此困难,好不容易嘴可以活动,却在开口的同时迎上了那人的眼。
不再是初时的沉静冷酷,也不再有方才的迷茫温情,现在这双眼里所有的所有的,全是疯了般的狂乱,就像——一把要烧尽天地万物的火!
刹那间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就算是方才也没让我这么恐惧过,几乎出于本能的,我疯狂般地挣扎起来,却近乎悲哀地发现这举动的徒劳。对方的强大自是不言而喻,而自己这副身体——原本就很瘦弱的身体,现在……更是毫无力气。
这便是所谓的天壤之别吗?为何要我附生在这样一个身体上呢?这样一个,连自己命运都无法自主的身体……尽管心中不肯放弃不愿认输,挣扎却还是渐渐微弱了下去。
然后,身体仿佛在瞬间被撕裂的尖锐疼痛,清晰地激烈地传来,整个躯壳都像被这痛楚焚烧这,而心却渐渐沉了下去。

绝望像深夜的黑,默默地蔓延,想脱离却发现发不出一点声音。
甚至连微微抗拒的力气,都没有了。
使劲地瞪大眼睛,却只看见一片黑暗。
为什么?我自问虽身为鬼魅,却从未做过危害世间的事。
只是呆在月影楼,偶尔才借于风中回望人世,也从不曾想过要留恋。我真的所求不多……
这样也不行么?
我只是想要自由,这一点仅剩的自由而已,这样,也不行么?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肆虐的噩梦还是没有一点停止的迹象。这个野兽,要什么时候才会满足?
“若南,若南 ,你逃不开的……”我听见他在喃喃低语,一直一直。
身躯已经痛至麻木,可是心智却还是无比清明,甚至想要浑噩都成了奢侈。这本就不是我的身体啊,既然如此,让我如那次般的晕过去不就好了吗,这样的话说不定就可以逃离了,说不定就可以回到以前……
蓝你不要经常出去好么,我很担心你……
对不起,清伶,我真的太任性了,如果可以重来,如果可以回去,这一次,我一定好好呆在月影楼,哪里都不去,哪里都不去……

身上的暴行终于渐渐停了。我茫然地看着那个人平静下来,然后站起穿衣,瞬间便变回那个尊贵沉静的皇帝,就好像刚刚此间的淫邪暴行全都与他无关。
这个皇帝回过头来,连表情都回复成波澜不惊的冷漠。
“过几日,你搬进南清殿。”他说,然后转身离开。
自始自终, 一般的冷漠。
××××××××
白色,惨白的白色。这已经是我第二次,醒来就看见它了吧。
只不过,第一次是茫然不知,这一次,却是完全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不过虽然明白了又能如何呢?
苦苦地一笑,看向一旁忙碌的宫女,不由轻轻出声:“喂……”那女孩马上回过头来,盯着我,显是收了惊吓。是一个长得很清秀的女孩子,看起来大概只有15、6岁的样子,一双眼睛满是江南水乡的温柔,而此刻这水般的眸子里却盛着些微的惊诧。
质朴的可爱,让我也不由暂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向她微微一笑,“怎么了,我看起来很吓人的么?”
闻此言,女孩脸上闪过一丝红晕,却低了头说:“不是,只是没想到你会和我说话。”
“我又不是木头人,有怎会不说话?”
“不是啊,只是我看你昨天……以为你一定心情不好……”
我脸色黯了一下,女孩惊觉失言,连忙说:“对不起,我……”
我淡淡一笑,“没什么的,别在意。”这是那个人所作的事,又与别人有何干系呢?我自不会迁怒于这些无辜的人。更何况是这样一个小女孩。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啊,我叫韵荷,公子……”
“别叫我什么公子了,你叫我蓝吧。”
“蓝公子……”
我简直苦笑不得,其实我早已忘记自己的姓名,“蓝”是清伶取的名,因为她总说我给人蓝色的感觉。“不是说了别叫公子吗,蓝不是姓,叫蓝就可以了。”
“哦,好的,蓝。”幸好这女孩终究不是迂腐之人,这样的人应该能成为朋友吧。
若南………脑子里忽然闪过这个名字,那个人一直叫这的名字,应该,就是我“很像”的人吧。不知为何,我总感觉这两个字是此间秘题的关键,说不定关系到自己今后命运,还是查清的好。
“韵荷,你知道若南是什么人吗?”


第三章

“韵荷,你知道若南是什么人吗?”我装作随意地问到,却见韵荷刹时变了脸色。
“嘘,这个名字可不能乱提。”
“哦?为什么?”
韵荷往四周小心地看了看,才回过身告诉我,那个名字在这个皇宫里,可是一个不能提的禁忌。据说那是一个异族妖人,身为男儿却迷惑当今皇上,扰乱朝纲,还备受宠幸。后来圣上不知是因为看清他本性了还是别的什么,把他杀了,但同时也迁怒他人,后宫中不知道多少妃嫔受此牵连。本朝本来不兴男风,可从那以后,后宫中却公开有了男妃,全是那些大人们献的。而皇上好象也就要了。而且,从此以后,这宫中就再不能提“若南”两个字。每个进宫的人,首先就要被告知此事,免得一不小心触犯龙颜,惹来杀身之祸[自由自在]。
“你可要小心些,免得怎么死了都不知道。”她一脸的认真。
“原来是这样,多谢你。”我口中应到,心里却不觉可笑。
所谓的……妖人吗?自古以来,哪个皇帝的昏庸不是赖在“妖姬”身上?如果是明君,那这些妖人就更是诱惑明主天理不容。只不过这里的妖人竟是一个男人,岂非更为可笑?
其实是否妖人,又有谁知?
只是我现在自身难保,又哪能管得了这许多。
*********************
三天以后,搬入南清殿。
同入的数名宫女侍从,我只留下了韵荷。我毕竟,还是不习惯与太多人相处。
皇帝隔三差五地过来,从旁人口中我得知,他就是焱帝,大兴王朝的第十三个皇帝。
是的,他是高高在上万人景仰的明君,而“我”,只是一个用来消遣的贱奴。
每一次见面都是一次折磨,初次见面时的噩梦一次又一次的延续。我不知道他是否很享受这种事,可是我所感觉到的,除了疼痛,还是疼痛。
身体被践踏的疼痛,以及,灵魂被践踏的疼痛。

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我明白。如果当初自己没有不安分地来到这皇宫,如果没有自己那一时的冲动,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我会继续做我的鬼,和清伶一起不问世事,而这个身体也会完成它的使命,如它主人所希望的那样,安静地回归大地,再不用承受这俗世种种纷扰,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一次又一次地被玷污。我对不起他,“真华”,这个身体的主人。这是我的罪,就算为此而下地狱,我也不会有半句怨言。
总好过,在这里白白蹉跎。
*************
偶尔能够清净的夜晚,我会一个人呆呆地看月亮,就像今晚。
今夜的月色真的很美,美得一切都仿佛被罩上了薄雾般的轻纱,朦朦胧胧,看不清辨不明。
只有这个时

《至尊 by 南琅秀逸》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至尊 by 南琅秀逸》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