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若往生 by 烟湮

时间: 2017-07-30 08:11:52

【如若往生 by 烟湮】小说在线阅读

如若往生 by 烟湮


楔子
如若有来生的话,你会如何?
如若一切可以重来,你会如何?
还在月影楼的时候,清伶曾经这样问过我,那时她的眼神透明而且执着,而我却只是扭转头,一味沉默。
还有意义吗?这个问题,对于现在的我。
来生?虚虚渺渺,几多期颐,又有几多苦涩?
而我,却早已经没有了来世。


清伶说,在看到我之前,她从不知道一个人的意识可以强到这种地步。
那一天,在冥界永远不变的暗红天空下,她看着我和其他很多的魂魄一起,缓缓地走向奈何桥。
那般的顺从,那般地不问因由,在她看来却是一种讽刺。
因为她是一个放弃了遗忘放弃了重生的人,在本该去转生的那一刻,倒掉了孟婆汤,选择了永久的记忆和漂泊。


她说那一天她也如往常般看了一下便想转过头去。因为在这些脸色麻木的魂魄中,她找不到想见的人,也看不到有相似心境的同类。
可是此时却看到走到桥头的我,疯了般地灌下孟婆汤,然后,疯了般地从桥头跑了回来,跑回往生的这端。
喝了孟婆汤的人应该忘却一切,只能顺着人流走向前方投胎转世,喝了孟婆汤的人怎么可能还记得还有跑回的意识,怎么可能还有不愿转生的意志?
她不明白,后来的我也不明白。可是那时的我是那样地坚决,抛却,转身,奔跑,每一个动作,都是不容回头的坚决。
她说后来的我死死地抱住冥殿前的柱子,任赶来的鬼兵们拉扯踢打,就只是狠命地抱住,没有一句言语没有一句叫喊,直到昏厥。她看不见我地眼睛,却清楚地看见在我脸上浮现起———
一抹胜利的决然微笑。
那时她便知道她遇到了同伴。
之后冥王制止了继续拖曳我的小兵,因为,毕竟阴间并未规定过,喝过孟婆汤的人就必须过奈何桥入人世间。
因为他们从不曾想到,竟然会有我这般的人,作出这原本不可能的事。


这些事情我当然是后来听清伶说的,那样惊心动魄的事情听来却完全失去了感觉,仿佛它从未发生在我身上。
对于以往的事,我真的是半分也不记得了,那碗孟婆汤看来还是有效果的,尽管当时我还有意识,到如今却真的是前事尽忘了。
清伶讲起那段往事时总是带着浓浓的悲哀,这样好吗,这样真的好吗,她看着我的眼睛,反反复复的问。我不知道她究竟在问我,还是在问她自己。作为事件的亲历者,我完全没有伤痛感,反而觉得现在的日子没有什么不好。忘却前生,不用受记忆的折磨,也不用重堕世间,受反反复复轮回之苦,无所牵挂无所约束,注定漂泊却消遥自在。
我和她待在了月影楼,那个处于阴阳交界地的小楼,像我们这样的魂大概也只能容生此处了吧,更何况冥王也似乎默许了。弹琴,吟对,对弈,或者干脆无所事事,有时很无聊但却自有一种安逸,没有记忆也就没有爱恨,没有来生也就无所渴求,那时,大概真的是最快乐的日子了。

只可惜我终究不是一个心静的人。
在灵魂的深处仿佛有一种流不尽的滚烫血液在奔涌,让我四处奔波漂泊。是天生静不下来的习性吧,每隔一段时间我就要离开月影,在外面流浪,疲惫了再回去。
有段时间我甚至疯了般到处乱闯。
该去的地方,不该去了的地方,我都去了大半。
就像现在,我飘进这个普通人的禁地-皇宫。
奢华宫殿的一个角落,一座不甚起眼的小殿,我鬼使神差般地走了进去,屋内的景象却差点让我惊呼出来。
一个身材纤细的少年正悬在梁上,惨白的绫缎紧紧缠着白皙的颈项,把生命的气息一点点吸走。少年苍白的脸上,精致的五官满是痛苦的神色,却仿佛还含着一丝解脱的安慰。
不要!不要死!说不出这种冲动所为何来,我几乎是处于本能地冲了上去,想把少年拉下来,想把他救回来!
别死啊,不要死!我的手触及了少年的身体,却浑然忘了自己只是一个魂魄,又怎可能救回他?然而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几乎是同时,我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气流集中了我,刹那间晕眩奔涌而来,灵魂仿佛渐渐被抽离,意识也越来越遥远……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魂飞魄散吗……
魂飞……魄散……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是我?


迷离中,我失去了意识。
第一章


要怎样的痛苦才会让人抛却前世?
又要怎样的绝望才会让人放弃来生?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我不知道自己曾经历过什么,可以让我心甘情愿不顾一切在忘却前尘后,还誓不肯重入轮回。但,我知道,那必定是悲哀的黑暗,一片漫无边际的荒原,我可以感觉到。若是这般的记忆,为何还要去想起呢?
若是这样的记忆,我宁可永远不要记起。
只是,如若往生,如若往生……
××××××××××
睁开眼的时候,面前是一片白色。
毫无杂质,惨白的那种。有好半天,我才意识到,这是悬着的床帷,而我,正躺在床上。
原来我没有魂飞魄散么,还像一个活人似地躺着。我下意识地想如往常般地浮起来,却惊讶地发现力不从心。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沉重?就好像……平白多了个身体似的。不甘心地再一使劲,却只引发一阵疼痛……
“啊,他醒了……”
“皇上驾到——”
“参见皇上——”耳边杂音不断,却让我感觉更加胡涂。
“醒了吗?”一个沉稳的男声响起,自有一种不可侵犯的高贵和威严,却没有来由地让我打了一个寒战。冰冷的……骨子里冰冷的黑暗。
好冷……
“回皇上,刚刚醒过来。”“恩,你们都退下。”
我压制住心里的寒意,勉强看向前方。锦衣华服,气宇轩昂,面容更是人中之龙,这便是刚才声音的主人吧。但是,奇怪,他那个眼神怎么好像盯着我似的?
“你似乎不怎么害怕嘛。”他嘴边泛起一丝残忍的微笑。我大惊失色,他看得见我?他在对我说话?一下子遇到太多不可解释的事,让我现在完全是一片混乱,只能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危险。
“为何这么惊讶地盯着我?是惊讶自己没有死?还是惊讶我在这里?”说到最后一句,他的眼神忽然变得狂暴起来,然后我就感觉自己被拽了起来,再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好痛……对,就是这个痛感,为什么……会有魂魄不该有的疼痛?
“如果是后者,那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引起我的兴趣了。”脸被大力地抬了起来,“看看现在的你.……”我无意识地看向面前的镜墙,镜子里……映出了一个单薄的人影,衣衫不整,因为拉扯的关系甚至滑到了肩上,而露出的肌肤上斑斑点点全是骇人的爱欲痕迹,那个姿势,那个位置,难道是我?而且……这张脸……“想死的话何不趁未晋见时?不过是一个贱民……如今的你,全身都是属于我的烙印,你以为还可以逃离吗?”这张脸……这张脸不是那日悬梁自尽的少年吗?他不是死了吗?而我……我不是魂飞魄散了?这到底……
“你记住,没有人可以从我身边逃开。”
没有人……没有人可以从我身边逃开……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管是谁快来告诉我快来救救我吧,无数个不解无数个问题在心里纠结,我感觉自己仿佛掉进了一个黑暗却酷热的深井,什么都没办法想什么都没办法做,只有任由黑暗蔓延……,走开全都走开……让我一个人好好想想……
可是就连这样的愿望都似乎成了奢求,下一秒我又被摔回了床上,然后那个高大的身躯不容分说地压了上来[自由自在]。
嘶——衣料被撕裂的声音,刹那间,竟然奇迹般地让我冷静了下来。是不是太过害怕反而会无所畏惧了,现在的我竟然心中无比清明。对,我想起来了,那个时候,悬梁的少年死了,而我当时失去意识,应该是恰好被吸了进去,成了现在这个身体的主人,这样的事虽是匪夷所思,但现在种种迹象却由不得我不信。而现在压在我身上的这个男人,应该就是那些人口中的“皇上”,这个国家的主人。而“我”则是在被他“宠信”过后还不知好歹地寻死。
没有人,可以从我身边逃开。
真是——可笑!说得如此高高在上理所当然。为什么?因为天下之大,莫非王土吗?因为你是所谓的皇帝吗?所以,可以为一己私欲为所欲为?所以,可以肆意践踏这些“贱民”的自尊?所以,可以连别人生死的权利都剥夺了?真是……可笑!什么皇帝君主王孙贵族富豪望家,也不过是投生时运气好一点罢了。当他们排着队走向那所谓奈何桥时,和他们口中的贱民,有哪里有丝毫差别?如今呢?
可笑!我脸上浮起了轻蔑。呵,你要强占便任由你罢,反正我的魂你时触及不了的,只是对不住那已死的少年了……
如此自暴自弃的我,却忽然感到身上人的动作停了下来。
又有什么花招吗,我索性闭上了眼睛。
“睁开眼睛!”脸被强有力的手掐住,生生地别了过来。又是不容置疑的命令般的口气,果然。即是如此,我就睁开眼让你看看,让你看清楚我对你的轻蔑,也让自己看清,你这个恶魔的长相。
我忽地瞪大了眼盯了回去,却意外地没有看到意料中的愤怒。
是我眼花么,那双残忍的眼睛里,现在竟然有着迷茫之色,还有,一丝妨若怀恋的温情。
“对,就是这个眼神,不肯认输的,轻蔑的眼睛……”
第二章
“对,就是这个眼神,不肯认输的,轻蔑的眼神……”
看着那双眼中意外的温柔,我竟生生打了个寒战。
“很像,真的很像……”
很像?不知道是谁也曾倒霉如我。这个皇帝,大概是几乎没有人,敢对他表现出哪怕一丝的不敬,所以胆敢如此明显轻蔑不知死活的人,自然被他死死记住了,如今碰到我,再来一个“很像”……不过无论如何他既然想起那个谁,那至少目前应该不会再对我做什么了吧,想到这里我也稍微松了下气。
“唔……”刚刚松懈的我,嘴唇却忽然被一片火热堵住,下一秒那才离开的危险又重压了上来。
“放……放开——!”终究不是自己的身体,连说话都如此困难,好不容易嘴可以活动,却在开口的同时迎上了那人的眼。
不再是初时的沉静冷酷,也不再有方才的迷茫温情,现在这双眼里所有的所有的,全是疯了般的狂乱,就像——一把要烧尽天地万物的火!
刹那间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就算是方才也没让我这么恐惧过,几乎出于本能的,我疯狂般地挣扎起来,却近乎悲哀地发现这举动的徒劳。对方的强大自是不言而喻,而自己这副身体——原本就很瘦弱的身体,现在……更是毫无力气。
这便是所谓的天壤之别吗?为何要我附生在这样一个身体上呢?这样一个,连自己命运都无法自主的身体……尽管心中不肯放弃不愿认输,挣扎却还是渐渐微弱了下去。
然后,身体仿佛在瞬间被撕裂的尖锐疼痛,清晰地激烈地传来,整个躯壳都像被这痛楚焚烧这,而心却渐渐沉了下去。

绝望像深夜的黑,默默地蔓延,想脱离却发现发不出一点声音。
甚至连微微抗拒的力气,都没有了。
使劲地瞪大眼睛,却只看见一片黑暗。
为什么?我自问虽身为鬼魅,却从未做过危害世间的事。
只是呆在月影楼,偶尔才借于风中回望人世,也从不曾想过要留恋。我真的所求不多……
这样也不行么?
我只是想要自由,这一点仅剩的自由而已,这样,也不行么?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肆虐的噩梦还是没有一点停止的迹象。这个野兽,要什么时候才会满足?
“若南,若南 ,你逃不开的……”我听见他在喃喃低语,一直一直。
身躯已经痛至麻木,可是心智却还是无比清明,甚至想要浑噩都成了奢侈。这本就不是我的身体啊,既然如此,让我如那次般的晕过去不就好了吗,这样的话说不定就可以逃离了,说不定就可以回到以前……
蓝你不要经常出去好么,我很担心你……
对不起,清伶,我真的太任性了,如果可以重来,如果可以回去,这一次,我一定好好呆在月影楼,哪里都不去,哪里都不去……

身上的暴行终于渐渐停了。我茫然地看着那个人平静下来,然后站起穿衣,瞬间便变回那个尊贵沉静的皇帝,就好像刚刚此间的淫邪暴行全都与他无关。
这个皇帝回过头来,连表情都回复成波澜不惊的冷漠。
“过几日,你搬进南清殿。”他说,然后转身离开。
自始自终, 一般的冷漠。
××××××××
白色,惨白的白色。这已经是我第二次,醒来就看见它了吧。
只不过,第一次是茫然不知,这一次,却是完全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不过虽然明白了又能如何呢?
苦苦地一笑,看向一旁忙碌的宫女,不由轻轻出声:“喂……”那女孩马上回过头来,盯着我,显是收了惊吓。是一个长得很清秀的女孩子,看起来大概只有15、6岁的样子,一双眼睛满是江南水乡的温柔,而此刻这水般的眸子里却盛着些微的惊诧。
质朴的可爱,让我也不由暂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向她微微一笑,“怎么了,我看起来很吓人的么?”
闻此言,女孩脸上闪过一丝红晕,却低了头说:“不是,只是没想到你会和我说话。”
“我又不是木头人,有怎会不说话?”
“不是啊,只是我看你昨天……以为你一定心情不好……”
我脸色黯了一下,女孩惊觉失言,连忙说:“对不起,我……”
我淡淡一笑,“没什么的,别在意。”这是那个人所作的事,又与别人有何干系呢?我自不会迁怒于这些无辜的人。更何况是这样一个小女孩。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啊,我叫韵荷,公子……”
“别叫我什么公子了,你叫我蓝吧。”
“蓝公子……”
我简直苦笑不得,其实我早已忘记自己的姓名,“蓝”是清伶取的名,因为她总说我给人蓝色的感觉。“不是说了别叫公子吗,蓝不是姓,叫蓝就可以了。”
“哦,好的,蓝。”幸好这女孩终究不是迂腐之人,这样的人应该能成为朋友吧。
若南………脑子里忽然闪过这个名字,那个人一直叫这的名字,应该,就是我“很像”的人吧。不知为何,我总感觉这两个字是此间秘题的关键,说不定关系到自己今后命运,还是查清的好。
“韵荷,你知道若南是什么人吗?”


第三章

“韵荷,你知道若南是什么人吗?”我装作随意地问到,却见韵荷刹时变了脸色。
“嘘,这个名字可不能乱提。”
“哦?为什么?”
韵荷往四周小心地看了看,才回过身告诉我,那个名字在这个皇宫里,可是一个不能提的禁忌。据说那是一个异族妖人,身为男儿却迷惑当今皇上,扰乱朝纲,还备受宠幸。后来圣上不知是因为看清他本性了还是别的什么,把他杀了,但同时也迁怒他人,后宫中不知道多少妃嫔受此牵连。本朝本来不兴男风,可从那以后,后宫中却公开有了男妃,全是那些大人们献的。而皇上好象也就要了。而且,从此以后,这宫中就再不能提“若南”两个字。每个进宫的人,首先就要被告知此事,免得一不小心触犯龙颜,惹来杀身之祸[自由自在]。
“你可要小心些,免得怎么死了都不知道。”她一脸的认真。
“原来是这样,多谢你。”我口中应到,心里却不觉可笑。
所谓的……妖人吗?自古以来,哪个皇帝的昏庸不是赖在“妖姬”身上?如果是明君,那这些妖人就更是诱惑明主天理不容。只不过这里的妖人竟是一个男人,岂非更为可笑?
其实是否妖人,又有谁知?
只是我现在自身难保,又哪能管得了这许多。
*********************
三天以后,搬入南清殿。
同入的数名宫女侍从,我只留下了韵荷。我毕竟,还是不习惯与太多人相处。
皇帝隔三差五地过来,从旁人口中我得知,他就是焱帝,大兴王朝的第十三个皇帝。
是的,他是高高在上万人景仰的明君,而“我”,只是一个用来消遣的贱奴。
每一次见面都是一次折磨,初次见面时的噩梦一次又一次的延续。我不知道他是否很享受这种事,可是我所感觉到的,除了疼痛,还是疼痛。
身体被践踏的疼痛,以及,灵魂被践踏的疼痛。

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我明白。如果当初自己没有不安分地来到这皇宫,如果没有自己那一时的冲动,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我会继续做我的鬼,和清伶一起不问世事,而这个身体也会完成它的使命,如它主人所希望的那样,安静地回归大地,再不用承受这俗世种种纷扰,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一次又一次地被玷污。我对不起他,“真华”,这个身体的主人。这是我的罪,就算为此而下地狱,我也不会有半句怨言。
总好过,在这里白白蹉跎。
*************
偶尔能够清净的夜晚,我会一个人呆呆地看月亮,就像今晚。
今夜的月色真的很美,美得一切都仿佛被罩上了薄雾般的轻纱,朦朦胧胧,看不清辨不明。
只有这个时候我可以什么都不用想,忘记这个肮脏的身体,忘记被撕碎的自尊,一切的痛苦都可以戴上棉纱伪装快乐,一切的不堪都可以被抛在月光照不到的角落。这样,我就可以装作,自己还是那个月影楼的蓝,自由自在的蓝。
恍惚中,我又回到了那边界处的小楼。
一半是光,另一半是影。一半是晨曦,另一半是暮霭。
因为可以容纳,所以不被世俗所缚。不管在外面漂泊多久,我都知道,这里,我永远都可以回来。所以,才可以安心……

【如若往生 by 烟湮】(本页完)

《如若往生 by 烟湮》上一篇

妖子赋(穿越时空) by 莲烬lotusmoony--预览

文案
音水之畔,有子若妖。
怜君之魅,迤俪为谁。
长袖当歌,不在朝暮。
倾城一笑,一梦浮生。

第一部完结 雏鸟情节结束
第二部完结 穿越人士特权体现
第三部完结 美妙生活在招手
番外完结 向世间的有情人祝福

文笔有限,请诸君谅解

主角:言名妖,宁修远

第一部 迷离



好难受,这就是死亡吗?
虽然本来就对生命毫无不舍,可也没说我喜欢自虐吧!
好热啊。眼前似乎是一片黑暗,周围仿佛有液体流转的声音。四肢周围热气环绕,但似乎又有冰凉的感觉在体内肆虐。该死,死都要来个“冰火两重天”?
朦胧间,远处似乎有光亮闪现。依凭本能,我毫不犹豫的向光明靠近。
“哇——”
我吐出一口水,死命的爬上岸。真是古怪的水呢,居然是热的。
不解的摇摇头,我开始打量四周。幽暗的石室,壁上长满青苔,似乎很久没有人打扫。空荡荡的空间内,只有我来时所处的小潭,荡漾着碧绿的水纹。
身心突然极为疲惫,这是从未有过的。我懒懒的躺在潭边,放任脑中混乱的思绪。明明是被炸弹炸上天了啊,怎会在这古怪的地方?
微叹一口气,我沉沉进入了梦乡。

天光大亮,我慢慢睁开眼睛,一夜无梦。
原来石室的顶上有空隙,阳光流泻下来,倒也把这照的一片光亮。
略略动了动,感觉力气回复了一些,缓缓的坐起来,开始思考着一切。飞机在太平洋上空发生的爆炸,自己只记得一片火光,至于身体么,我看了看身上已经不剩几片补的衣服,却没有发现其下有任何伤痕。
我望了望周围,忽然发现一块石壁上似乎有些刻痕。慢慢走向那处,顺便感受气力恢复的滋味。
“君今至天穹,实乃轮回所定,留书卷玉石,忘君珍重。”小篆的刻字,幸好我为了某些原因曾学过,要不然还真看不懂。看这上面的意思,我似乎遇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呢。
穿越啊,皱了皱眉,却又舒展开来。既然如此,便随遇而安好了,反正没有什么损失呢。
嫣然一笑,我走向那突然出现的小路。


第一章 出世
一条静谧的小路向石室后延伸。
有空气流动的声音,穿梭着。小路旁的石壁被凿出许多书格,里面放着各类书籍,只有在小路末端的一格内,放有几块质地不凡的玉石。
小路尽头有一块巨石挡着。看完上面留言后,我的嘴角开始抽搐。“练完XX功即可移开此石离去”,难不成是乾坤大挪移,我穿到了金庸世界?
利用自己过目不忘的本领,我在10个明暗更替中读完了所有的书籍。
深深呼了一口气。原来我所在的时空称为天穹,似乎还很是特别的一个空间,但遗留下的书籍中并没有多说。天穹大陆中有遗梦、天卷、烟宁三国,千年来国力不分上下,因此一直很平和。
除此之外,这里的风俗习惯与地球古代很是相似,而当世的科技水平与唐代相近。
除了必要的风物志和史书,这里还有不少奇奇怪怪的书籍,自然也包括那本“乾坤大挪移”——《明玉经》。
我颇为苦恼的望着眼前的线装书。要知道,虽然我的身手比不上暗榜上的武者,可好歹也是比普通保镖都要能打一些的吧,可这该死的内功,自从我在第一天以光速练完第二重后就没了半点动静,让一向天才的我很是郁闷。
难不成真得慢慢修炼?万一到死都练不完怎么办,这该死的无名氏难道是想让我困死此处?
我不禁打了个哆嗦。
不过,这个可能性不大。而且,直觉上我觉得那快大石应该另有玄机。
既然武力进展不大,那就靠脑力——我可不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笨蛋哦。

“东,东”果然是呢,我望着那块敲击声明显不同的暗影,嘴角溢出一丝微笑。用力轰击,细碎的小石块应声而碎,与此同时那块堵塞多日的大石也随之而下。见此我倒有也诧异。还以为是什么复杂的机关,却不曾想如此…..简单。
在巨石之后,那一缕阳光霎那耀花了我的眼。微微抬眼,那连绵的群山、清新的空气、愉悦的鸟鸣闯入我的眼帘。深深吸了一口那久违的自然的气息,我第一次发现,活着有多么美好。
苍绿的森林一望无际,湛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遮蔽,有啁啾的山鸟,低沉的兽吼,活泼泼的在天宇间鸣响。这天地美景,让来到异世的我,首次感到劫后逃生的喜悦。
凝望着这片大地,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里不再有那些不堪的过去,只有一个新生的我,言名妖。

----------------------------下山中的分割线-------------------------------------

呼,好累。我抬了抬头,浓密的树叶将日光遮去大半,但从缝隙间还是能觉察到已近日暮。真是的,为什么这片树林那么大!不停的走了三天三夜,只是靠溪水和避谷丹,再体魄强健的“正常人”也吃不消吧。
我顿了顿脚步,不管了,再不歇会儿我就得交代在这了!我郁闷的靠着一棵大树坐下,微风拂面,不知不觉我进入了梦乡。
“快,跟上,别让它溜了。”一阵悉悉所所的声音从密林深处传来,惊醒了本就睡的不深的我。感觉到飞速接近的声响,我正欲起身,却没想一张大网已扑天盖来。
“真是出师不利啊~”这是我被网中附带的强力迷药迷晕前最后的想法。

“呀~”从黑暗里醒来的我不由呻吟着,头好疼,该死的,我不是被迷晕的嘛,怎么头会那么疼哦。
“公子,您醒了。”一道清冷却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抬眼望去,便见一张如玉般明泽温润的脸,脸上微带着些笑容,却让人有如沐春风的感觉。
出于自我防护的意识,我并没有对这张脸有丝毫放松。谁知道他的笑里是否藏了刀?环顾四周,原来我仍然处在森林里。但从树龄来看,应该接近森林边缘了。
“请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出声问道。
“在下与护卫在沉林里猎豹,埋下了陷阱,不想公子撞入网中,真是万分抱歉。”他用满是歉疚的声音回答。
听上去倒是我妨碍了他呢。唔,不管怎样,先出森林再说。我想着,脸上展露出无比真诚的笑容:“不是公子的过失,要怪只能怪我自己不小心吧。在下言名妖,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他又笑了笑,满是温暖的神色:“公子叫我木玉就好了。”
木鱼?假名起的也太明显了吧。算了,看来此人也不简单,还是一个人走吧。
然而没等我开口告辞,木玉(临时就这么叫吧)就先开了口:“看言公子顾身一人,不如我们结伴出林吧,也好让我表一表歉意,不致于心不安呐。”
一句话,倒让我不得不与他同行了。也罢,反正我身上也没有什么好图的东西,言辞机锋,我也不至于怕了他。
“那也好,走吧。”他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温暖宜人。

一路走来,就越发觉得这木玉不是凡人。单看那群训练有素的护卫,和始终戒备着自己的仆从就不一般了,更不要说一路上我与他交谈时显现的风姿气度和渊博的见闻,即便是自认天才的我也要叹服。因此,我也更加坚定了远离此人的决心。
披荆斩棘,随着树木越见低矮稀疏,第二日的阳光也透漏了越多,而出口,显然已经不远了。不由自主地,我的心情变得欢快起来。
“小心!”走在我身边的木玉忽然把我扑到在地,与此同时,一道如闪电般的黄色光影从我们头上飞跃而过。是一头猎豹!
它冷冷的瞪视着我们,优美而充满爆发力的身躯紧绷着,似要一跃而起。木玉的护卫环绕着我们俩,与他对峙着。
“吼~”一声长啸,豹子首先发起进攻。一向不认为自己力量单薄的我,竟被木玉紧紧环抱着伏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只看着护卫们与豹子周旋、攻击。
很快的,人多势众的护卫们逼得豹子有些力竭。眼见包围圈逐渐缩小,豹子忽然又一声大吼,趁众人一愣,突出重围,向林深处掠去。
“别追了!”头顶传来的的声音阻止了护卫的脚步,我忽然意识到,自己被抱着的事实。脸上一热,我迅速脱离那个为我遮蔽的身体。
他似乎皱了皱眉头,我无意间看到。而一向敏锐的嗅觉闻到了一种我曾经极为熟悉的味道。
三条血痕在他深色的外袍上清晰可见,残破的衣物下,皮肉似乎也已经划开翻起。
望着急忙为他治疗的仆从,我忽然觉得极为愧疚。虽然他的身份神秘,但一直是以一颗极为赤诚的心与我相交,甚至以身为我挡豹,而我却始终对他充满戒备和不信任。或许,是在现代尔虞我诈的社会里受的影响吧。只是,我既然已经决定重新生活,那么,何必又再活的那么累呢?
望着木玉那温暖的笑脸,我的心,在冰冷了二十多个年头后,终于重新有了温度。


第二章 王府
“这…这是你家!?”我瞪大了眼睛,望着眼前雄伟的建筑物,半晌无语。若是普通的大富贵之人,我还不至于那么惊讶,可眼前匾额上三个漂亮端正的大字“裕王府”把我所有对未来安静生活的幻想敲了个粉碎。
一入侯门深似海,自穿越到现在,我首次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在那个讲法制民主的现代了。
木玉轻笑,脸上露出他温润的微笑,只是这次明显多了份戏谑:“咦,我没说我是烟宁的王爷吗?”
连名字都是临时的会和我说?我一阵郁闷。哎,在路上,为了感谢他的救命之情,也因为无处可去,我答应他去他家暂住,可是…
虽然木玉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但我收敛锋芒,小心度过几日就离开,应该,会没问题的吧。我还是乐观的想着。

“正式介绍一下,在下,烟宁二王爷慕容瑜,一路上隐瞒身份,还望言公子见谅。”一旦坐上高位,那个满面春风的木玉就恢复了他作为王爷的气度威势。暗叹一声,我起身抱拳:“王爷说笑了,在下一介乡野之人,能得王爷一路照拂,实在惶恐,到还要王爷恕我不敬之罪才是。”
慕容瑜似乎皱了皱眉,又笑着说:“言公子,虽然我是王爷,可你大可不必这般恭敬,我不过是一个闲散王室罢了。倒是言公子的学识,让我佩服万分阿。”顿了顿,又继续到:“公子大才,不知未来将何去何从?不如留在本朝,为国效力,如何?”
终于讲到了,心中暗笑,反正我是不会留下来趟这皇家的水的。正一正神色,朗声回到:“蒙王爷收留,言某已是感激不尽了,至于未来如何,应该是周游大陆,增长见闻吧。言某一向桀骜,王爷惜才之心,怕是要辜负了。”
见我言辞坚决,慕容瑜似是放弃了挽留,只是仍笑着安排下人引我到客房去了。
当见到久违的大床时,我也不管落后的古代坚硬的“床垫”,扑到床上,会周公去也。
睡梦里,不知道是谁,似在我耳边轻笑。
∷∷∷z∷∷y∷∷z∷∷z∷∷∷
闷在王府几日的我,终于想起来出府闲逛了。这几天,为了躲掉那个温和的王爷,我几乎足不出户的窝在“临时VIP房间”里,读书、睡觉、享受被服侍生活。封建时代的老爷们的确舒服,难怪那些想获取功名当官的学子们前仆后继了。
不过话说,那个所谓的闲散王室,自我回来后就再也没见过了。不过不见也好,等过两天他彻底忘了我,再一个人溜走吧。现在嘛,自然要养精蓄锐——占便宜喽~
一个人晃在繁华的大街上,我像个乡下人一样东瞧瞧西看看。既然穿越时空,不好好领略一下古代风景岂不是白穿?我悠闲的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只觉得心情大好。
“呦,美人,和我回家吧!”
这…是传说中的调戏?望着眼前三个披金戴银人模狗样的不明生物将我围住,我的脑子忽然有些短路。咳咳,虽然本少爷的确俊美无双,可是,能让这些明显是贵族当街调戏,也太惊悚了吧!哼哼,正嫌无聊呢,也好,活动活动筋骨吧。

然而命运之神是令人无语的,作为主角的某人华丽丽的被调戏者的——护卫“劫持”到了一间除了床以外没有任何家具的房间。更为华丽的是,口中塞着丝绸布(L:果然华丽阿~),手脚被绑,以一副弱受姿态躺在床上的主角,是这空旷而诡异的房间中唯一活物。

我恼火的挣动着,可显然,手脚上的束缚并不是一般的绳子。对于两次显现的力量上的薄弱,证明这个世界的诡异度,要知道,自穿来后力量又有所增加的我已经可以成为大力士级的人物了,可为什么总是被压制的一方呢!
“哈哈,美人,你挣扎的样子是多么诱人阿…”不知何时,房间里多了一个生物。
我撇撇嘴,无视。
然而他渐渐靠近了我,暧昧的呼吸,接近了我的耳垂。
“喂,放开我!我是男的!”我实在忍不了了。
出乎意料的是,虽然毛手毛脚的在我身上游动,但他还是依言解开了绳索。
虽然打不过你的护卫,可你这个娇生惯养的公子哥总打得过了吧。脱离绳子的一刹那,我用尽全力,朝他脸上打去。
后退,格挡,连贯的动作没有犹豫。哦,会些嘛,正好,揍得更爽。我再次出拳。
有些幽暗的房间隐藏了他的面容,但我能确信,他的脸上绽开了笑容。他俯身躲过拳头,同时腿向我下盘扫来。
我们俩似是在发泄着什么,开足马力,毫无招式的向对方一拳一脚轰去。或许一开始我有马上逃离的想法,可随着每一次的尽力,我感到久违的酣畅淋漓之感。什么穿越、王爷、劫持,通通给我见鬼去吧!
空旷的房间给了我们很大的战斗场所,而完全用力的我们,最终同时气喘吁吁的躺倒在地。
“喂,那个谁,报个名字。”难得,我对一个人有了好奇心。
“呵呵,我么,慕容熠。”
恩,熠,还算华丽。等等,他姓慕容,慕容熠,那不就是…
对面传来让我立马石化的悠闲声音:“好像,也是烟宁的现任皇帝呐。”

好吧好吧,我现在,还是晕过去好了。

第三章 少年
“痛…痛痛”我紧皱着眉头,用力瞪向那个悠闲的在我头上“忙活”的,传说中的皇帝。
咧嘴笑了笑,“小美人,朕亲自服侍可舒服吧~”
我瞪,我继续瞪。瞪皇帝不犯法,况且我都打过了。
话说回来,仔细看这个当初的不明生物,倒也是帅哥一个。不愧是皇家后代,不论是慕容瑜还是慕容熠,都是一翩翩少年郎,只是慕容瑜更温润些,慕容熠更高贵些。
皇帝忙完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盯着我开始猛瞧。
“看什么呀,还不是一张鼻子一张嘴,两只眼睛两条眉,你有的我都有。”我没好气的看着那个随手把绷带缠我头上的家伙。
闻言,他挑了挑眉:“你照过镜子没?”“当然照…呃…”似乎自从来到这里,我就没照过镜子了。
“果然…你自己看。“他递给我一面少见的玻璃镜。
眼波流转,叶眉轻缓,朱唇欲绽,面若芙蓉初开,以雪玉为肌骨,以凝脂为皮肤,尽得风流在双目,欲语还休是唇红。好个美丽娇羞娘!
等…等等,这,这是我,没搞错吧!
难道我是魂穿?不会呀,那时看水中倒影,的确是我的皮相没错啊!
“嘻嘻……美人啊美人~”“闭嘴!”
两人又闹腾了一阵,喘着气,各靠着床脚歇息。
“喂,你真的是传闻中那个不学无术、白痴懦弱的好色皇帝?”我上下打量着他。从才打的一架来看,是个有勇有谋的人,甚至可以说是智计非凡的人物,绝不是流言里那个毫无建树的昏君。
“呦,这么着急来探夫君的底啦~”咧嘴笑着,一双毛手就向我的脸狠狠扯去。
四处躲避鬼手的间隙,我看见他的眼底泄出一丝幽光。哎,也是个城府深的人物啊!我忽然就没了玩闹的兴致,起身走向们口。
“真没劲。”我嘴角抽了抽

《如若往生 by 烟湮》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如若往生 by 烟湮》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