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 by 分桃

时间: 2017-07-30 05:15:53

【朋友 by 分桃】小说在线阅读

朋友 by 分桃

1 阿强
"这是阿强。"
"这是阿修。"
"以後你们就是好朋友了,要互相帮助哟。"
看著自说自话的父亲,修翻了一个白眼,却被正对面的强逮个正著,修恨恨地瞪了他一眼。不想那个被瞪的家夥只是轻轻一笑。修在暗地里骂道:"白痴。"
那年,6月6 日,修满五岁,强也满五岁。

强的父亲是修父亲公司里的职员。修的父亲石田雾在商界是出了名的冷酷无情,吃人不吐骨头的。虽然他是个好父亲啦,但为什麽他会对那样一个毫不起眼的小职员如此照顾,还和他称兄道弟呢,修却怎麽也想不明白。还有那个讨厌的小鬼,修一提到他就有气,土包子一个,还成天象个跟屁虫一样,弄得自己在朋友面前好没面子。
不过,有时他也有他的用处的。呵呵~~~~修看著撒了一地的花瓶碎片,计上心来。
"啊,是谁打碎了我的希腊花瓶啊!"一声刺耳的尖叫几乎要震碎家里所有的玻璃。窝在房间里的修干脆把被子捂在头上,有时他真不明白象妈妈这种脆弱又麻烦得要死的生物,爸爸那样伟大的人怎麽会对她爱得死去活来呢。哎!
"修,你给我出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还是来了。修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来,妈妈已经带著浑身的怒气冲了进来,挥舞著手中的罪证──花瓶的碎片,咆哮著:"是你干的好事?"修突然抬起头,一双大眼睛似乎刹时盈满泪水,"妈妈,你千万不要生气。我......"修偷瞄了门口一眼,发现父亲和强已经站在那,好了,一切准备就绪。修一把推开妈妈,冲向强,紧紧抱住他。"不要怪强啦,是我不好,是我要他去拿东西,结果一不小心就......"修感到强小小的身子微微抗拒著,就更用力的抱紧他,一边在强耳边说:"求你了,等一下,我请你吃冰淇淋。"修就是这样吃住了强,他知道强从来都不知道如何拒绝他。
也不知道为什麽,刚才还怒气冲天的妈妈突然安静下来,爸爸走过去,轻轻揽住妻子,说:"再买一个就是了。""可是,只有希腊才有卖......"妈妈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让人发腻。"那就再去一次。""恩。"修转过身去,但他听出了妈妈声音里的喜悦,他对强说:"走,吃冰淇淋去。"强点点头。
这样的事似乎天天都在发生,修闯祸,强当替罪羊,修对此毫无负罪感,甚至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意。因为强这只替罪羊从来没受到过任何惩罚,每当看到爸爸妈妈在强面前的尴尬表情,他就在一旁暗爽。但另一方面,爸爸的沈默,妈妈的忽视,又象一张看不见的网,让修感到窒息。修常常想,如果有一天爸爸、妈妈发现自己才是罪魁祸首,会把自己杀掉也说不定!可为什麽?强到底算什麽?自己又算什麽?
强还有一个妹妹,比他小三岁,但他们没有血缘,她是她母亲的拖油瓶。这个和强同样令人讨厌的女孩总是顶著一张比死人还要惨白的脸躲在强身後,好象别人都是坏蛋似的。可是强那个臭小子却疼这个妹妹疼得紧,他什麽都可以顺著修,惟独一涉及这个"病秧子",他就倔得象头牛,转不过弯来,他居然扬言:谁要是欺负可可,他就和谁拼命。"拜托,谁稀罕去逗一个半只脚在棺材里的人。"嘿,就为了这句话,修吃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拳,知道了鼻子也可以流血。他居然敢打我!他是哪棵葱哪棵蒜啊!
委屈的修向妈妈哭诉著,妈妈拍拍修,说了几句不关痛痒的话就给修刚出生的小弟弟喂奶去了。当修转过头去想找爸爸的时候,不知情的爸爸正在帮强组装刚买来的新玩具,看著爸爸脸上的笑容,修突然觉得那样陌生。於是修默默走出了家。
"什麽?阿强,修不在你家里?"石田雾发现儿子失踪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是我的错,我不该打他!"电话那头强已经是啜然欲泣。
"不是你的错,哎!你能不能帮伯伯去找找?修喜欢去的地方,你应该比较熟悉。"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好的!我马上去。"
放下电话,妻子的怒气终於爆发了,"都怪你,傅强算什麽东西?你怎麽能这样忽视自己的儿子!"
石田雾操起外套,看了妻子一眼,走出门去。
修并不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相反他是个现实得不能再现实的人物。所谓的离家出走也不过是他对家里的一种示威罢了,谁叫你们忽视我!就让你们的良心受点折磨吧!
此次出行,除了十万块,他是什麽也没带啦。一想到可以随心所欲的使用这笔钱,修就乐得合不拢嘴,对,先去弹子房玩个够本,再去成人电影院过过瘾,我还要天天吃海鲜!修的妈妈是个美容专家,为了保护儿子那承传自她的光滑皮肤,她坚决禁止儿子吃任何海产品,防止"豆豆"的侵害,修对此耿耿於怀。
天高皇帝远,正所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什麽和什麽啊!反正就是非常时期非常手段啦,十三岁的修已经完全秉承了父亲的奸诈与狡猾了。可筹划好了一切後,修却忘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安全。
神仙般的日子还没过到第二天,修就被一群凶神恶煞的人堵在一条黑洞洞的巷子里。修绝望的看看四周,黑糊糊的墙壁散发出阵阵恶臭,正前方抵著他的是明晃晃的匕首,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石先生吗?"电话那边传来的陌生而干涩的声音顿时让石田雾心头一紧。
"是!"
"你儿子在我们手上,你准备好一百万,叫一个小孩子送到中央花园的长椅上。你们的儿子就会没事了,如果你报警的话,就等著收尸吧!"
"你千万不要伤害我儿子,我会把钱给你的!"石田雾大声喊道。
"啪!"对方倏地挂断了。
还没回过神来的石田雾只觉得一阵眩晕。
"要强去,都是因为他,阿修才会遭遇不测。"妻子的声音象藤条一样抽在石田雾的心上。
"强还是孩子。"
"对方不是指明要小孩子去吗?石田雾,你不要太过分,去送个钱而已,又不是去送死!"
"我们没有权利要强去冒这个险,他又不是我们的......"
"哦,是吗?我可一直没把他当外人,这不都是你自己说的吗?"
"明珍!"
"石伯伯?"强不知什麽时候进来了。
"阿强啊!"石田雾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
"石伯伯,阿修找到了吗?"不等石田雾开口,明珍说道:"阿修被绑架了。"
"什麽?"阿强小小的脸上写满惊讶。
"小强,你愿不愿意帮阿姨一个忙啊?"
"明珍。"石田雾的声音透出从未有过的无力感。
"阿姨,你放心,我一定做好,阿修晚上就会回来的。"强捧著鼓鼓的大信封,一脸认真地说。
"阿强,你送了钱就赶快回来,听到没,不要让伯伯担心。"石田雾摸了摸强的头。
"知道的。"强点点头,转身走了。
抬头看到的是碧蓝的天空和一团似火的骄阳。强只觉得这明朗的天气与今天的气氛完全不搭调。远处的长椅上坐者一个瘦高个,他应该就是来拿钱的绑匪了。可,为什麽他拿了钱还不走呢?他不走,自己又怎麽跟踪他呢?
强开始焦躁起来,窝在草丛里已经半天了,他怎麽还没有半点动静!真是的......突然,强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恐,眼睛紧紧盯著前方,只见一只美丽的黑蝴蝶正栖息在强鼻子前面的野花上。强下意识往後挪著,原来强有非常严重的花粉症。"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会暴露的。"强在心中拼命祈祷著。可是,一个惊人的喷嚏还是响彻云霄。
瘦高个似乎没什麽反应,强正纳闷,突然嘴被身後一双手捂住了,"臭小子,想跟踪我,你还嫩点。"这是强有意识时听到的最後一句话。
勇敢的强,试图孤身深入虎穴;白痴的强,弄了半天盯错了哨。那个瘦高个根本不是什麽绑匪,真正的绑匪是那个在强眼里怎麽看都很慈祥的清洁工老伯,他趁瘦高个在长椅上坐下时已经拿走了信封,为防被人跟踪,他一直在暗处监视著四周的动静,终於逮到了强。
一片漆黑。强以为是自己的眼睛出毛病了,用力的擦了擦,还是什麽也看不见。唯一可以感觉到的是背後的墙壁,强不由自主的往後靠,整个身子都贴了上去。"干什麽啦,很热的!""墙"突然发出抱怨声,吓得强倒抽一口冷气。"你......你......"强象是被电到一样,猛的往後一倒。"谁?谁?是强吗?""墙"怎麽会知道我的名字,而且这"墙"的声音听起来好熟悉哟。"强!"强终於从混沌中惊醒,他一把抱住"墙",大叫起来:"修,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打你的,都是我,你才会被绑架的。呼呼~~~~"
"强,你放开一点啦,我不能呼吸了,强!"修的手在空中乱抓著,就在这时,屋子突然亮如白昼。修和强同时捂住了眼睛。好不容易适应了一些,眼前出现的是一张比猪脸还要肥,布满红色"豆豆"的脸,象香肠一样的肥厚嘴唇一张开,修只觉得自己要被熏晕过去。
"说,你是谁!"修真庆幸那张嘴说话的对象不是自己。
"我......"强没有马上回答。
"你是石田雾的什麽人?"修心里只觉得好笑,强能是爸爸什麽人?强正要开口,旁边突然传来一个小小的声音,"他会不会是石田雾外面的野种啊。"
"嘿嘿。""香肠"裂开一条黑色的臭烘烘的缝。
"我不是!"强大声喊道。
修却僵在一旁,为什麽?为什麽自己从来没有想到过爸爸和强可以有这样的关系,如果这是真的,那麽自己以前的那些迷惑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见修一副呆掉的表情,"香肠"继续说:"本来,今天收到钱,我们就会放你走,可是你爸爸不合作,看来要给他点小小的惩罚才行啊。"说完,"香肠"对一旁的人说:"去告诉石田雾,要他再准备一千万,明天就要!"
"为什麽是一千万!"一直保持沈默的修突然吼道。"怎麽,小子,你皮痒是吧?""香肠"一把提起修的衣领,把他整个人从地上抓起来,抽了修一耳光。修回过头来,两眼投出凶狠的光,这样的修,强还是第一次见到。"不许给这小子饭吃!""香肠"把修扔回地上,恶狠狠的丢下一句话後就走了。
屋子又重新浸入黑暗之中。强摸索著想拉住修,"修,你的脸没事吧。"
"你走开!"修冷冷地说。
"修!"
"我说了,你走开,我讨厌你。"修一把甩开强伸过来的手。
"修,你不要听那些人胡说,我有自己的爸爸和妈妈的!"强似乎也生气了。
"哼!"修冷哼一声结束两人之间的谈话。
"修,你吃点吧,要是等一会有什麽情况,没力气可不行啊!"强把自己的饭捧到修的面前。修却毫无反应。
"修,你就吃一点,好吗?"强夹了一筷子瘦肉朝黑暗中的修递过去。
"啪!"筷子和肉片都被扫到了角落里。
"你是嫌菜太多了,你吃饱了是吧?"强感到一丝风从身边扫过,似乎含著隐隐的怒气。"修?"
"吃,吃,吃,就只知道吃!"强只听见一阵乒乒砰砰的声音。他伸手一摸,才知道修把所有的饭菜都踢翻了。
"你!"强也站了起来,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一阵骚乱,接著可以听到几声模糊的声响,慢慢地,那声音清楚了,"里面的人听著, 我们是警察,赶快释放里面的人质......"强赶紧朝修走过去,门突然开了,"香肠"和他的手下走进来,不等强靠近修,他们就被人分别抓住了。"走!""香肠"命令道。
终於出来了,还没来得急喘口气,修马上被外面的阵势给吓住了。整座院子围满了警察,数不清的警灯照得修眯起了眼睛。
"你们敢再上前一步,我就杀了他。"没弄清怎麽回事的修,突然觉得脖子一凉,他愣了一会,才明白发生了什麽事。自己正在刀口子上,他一下子哭了起来:"爸爸,妈妈。快救我!"
"少罗嗦!"绑匪在修的头上重重敲了一记。
"放下他们,你们已经无路可逃了!"警察的声音听起来越来越遥远,修觉得自己的头慢慢变得混昏沈沈的。
"修!"强拼命喊著。
"强,你好吵。"修的眼睛怎麽也睁不开了。
"一个小时内,把钱给我们还有车,否则我杀了他们。""香肠"非常镇静地开始和警察谈判。
"一个小时根本不够!"
"这,我们不管。"
一方面,警察正和绑匪谈判,而另一方面,一小部分警员已经从後面潜入绑匪的据点。
很快前面双方已经展开了交易,只听一声闷响,抓住强的家夥突然扑地,口吐鲜血。绑匪一阵惊慌,又有数人倒地。由後突袭的警员对绑匪发起了进攻。
获得自由的强赶紧冲到修的面前,趁抓修的绑匪一不留神,强对著他的手腕狠狠地咬了一口。对方吃痛松开了手,强拉住修朝警方没命的狂奔过去。
就在这时,"碰!"一声枪响。站在远处的石田雾紧紧抓住妻子的双手。在绑匪和警方交火的空地之间,两个小小的身影在瞬间倒在了地上。
"不!"明珍惨叫著。
石田雾扶住车门才没有瘫倒下去。
几名警员冲了过去,抱起两个孩子飞快地跑回来。修的肩膀上浸满了鲜血。匆匆赶来的医务人员迅速撕开修的衬衣,却听见一个微弱的声音:"不是我,不是我......"石田雾顿时发现平躺在地上的强,背後沁出了一大滩血。
"快!是他,是他!"石田雾尖叫著拉扯著医务人员。
子弹从强的左肩穿了过去,因为及时止住了血,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但在左肩的左上角会留下一个蚕豆大小的疤痕。轻抚著这个伤痕,修心中涌起一阵说不清楚的感觉,眼角涩涩的,却也只是涩涩的而已。是,他承认这次是强救了他一命,他也知道或许这次之後自己应该对强好一点,可是......修握紧了拳头,为什麽,总觉得胸口被什麽堵著似的,透不过气来。
"修?"强慢慢睁开了朦胧的睡眼。
修赶紧抽回停在强肩上的手,微笑著对强说:"强,还疼吗?"
"修......"看到强突然瞪大眼睛盯著自己,修摸了摸脸,"怎麽了,我脸上有什麽?"
"不......"强吃力的摇著头,"修,第一次见到你笑。"强咧开嘴笑了。
"你真是的。"修的脸竟微微泛红。"对了,下个星期天就是咱俩的生日了。爸爸说要为我们好好庆祝!你要快点好起来哟。"
"恩!"强用力的点点头。
强一出院,修就迫不及待的开始拉著他筹备起他俩的生日了。石田雾想要儿子让强多休息休息,可一看到那两个人劲头十足的样子,他只好作罢。

明天就是修和强的十四岁生日了。晚上,石田雾把儿子叫到书房里。
"阿修,明天以後,你就不再是小孩子了,要学会坐个真正的男子汉,知道吗?"
"知道。"修点点头。
"呐,这是爸爸给你的礼物。"说著,石田雾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绛红色的盒子递给修。修小心翼翼地接住,打开一看,竟是一枚白金戒指。他有些迷惑得看著石田雾。
石田雾轻抚著儿子的头说:"戒指对我们家族的人来说意味著圆满和成熟,戴上戒指就说明你是一个让放心的,值得信赖的,成熟的人,知道吗?"
"恩。"修郑重地把戒指戴在了手上。
"啪!"玻璃发出轻微震动的声音。强跑过去一看,只见修正微笑著站在楼下。"下来。"强看懂了修的唇语,招了招手赶紧跑下楼。
"这麽晚了,怎麽?啊切......"强穿得十分单薄,虽然已经立夏,但晚风还是很凉,强话没说完就连续打了几个喷嚏。修把身上的衣服轻轻披在强的肩上,"平时又不好好吃饭,这麽瘦,看以後谁要嫁给你。"
强不作声,亮亮的眼睛在黑暗里象天上的星星忽闪忽闪地。
"强,我爸爸送你什麽生日礼物啊。"修突然想到什麽似的问道。
"......"
不等强开口,修已经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把手高高的扬起来,"看,这是爸爸送我的戒指。帅吧!"
强定定地看著修手上的戒指。
"喂,强,看傻了,怎麽样啊?"修见强不做声有些不满。
"啊!好......好看,酷呆了。"强象是从梦中惊醒过来,慌慌张张地说。
"强,你知道吗?这只戒指可不是一件简单的手饰哟,这......"修高高举起右手伸向黑暗的天宇,"这意味著爸爸对我的信任。"
"恩。"强轻轻点点头。

【朋友 by 分桃】(本页完)

《朋友 by 分桃》上一篇

暗之岛东岛--《绝恋》 BABY--预览


第一章
 

随着文明的发展,过度的开发,使得世界不堪重负,最终为整个世界带来了无限的灾难。
当灾难过后,幸存下来的人们共同组建了一个新的国家。因为种种原因,虽然发达的科学技术被保留了下来并

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可人类社会的制度却开始倒退,重新回到了王权社会。新的国王统治着全地球,饱受灾难

的人们终于有了一点平静的生活。
又过了几十年,国王老了,他把世界分为几大块,分别有他的几个儿子来管辖。
就这样,时光流逝,又是几百年过去了。其中经过了数次反反复复的分分合合,王国早已分裂,再次重复起千年

前的战争……

 

在碧蓝无际的大海中央有一组美丽的岛屿,岛屿共有三个,主岛东岛呈新月形。在它的“月牙”两端上还有两

个圆形的小岛,分别是西岛和南岛。它们的名字就是——暗之岛。
暗之岛是黑暗世界的代名词,凡是能赚钱的,不管是正经生意还是贩卖军火、毒品或是赌博甚至是人口的买

卖,他们都做。
因为暗之岛的势力极为庞大,所以各国都对他们顾忌三分。明知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是违法的,却不得不为他

们打开方便之门。因为谁也不想因此得罪他们,而白白地便宜了其他国家。
不过暗之岛最出名的却是他们的奴隶交易。在这里,只要你有足够的钱,就可以买到任何类型的奴隶。当然你

也可以带着你的奴隶前往,他们会提供一切你想要得到的服务。再不听话的奴隶,只要在这里呆上几个月,都会

变得乖巧可人,因为暗之岛上有最好的调教师。
暗之岛的三大岛屿各有其主,用处也各不相同。
南岛居住的是当地的土著,当初在买下这里时,暗之岛主——洛曾和这里的土著有过约定,他会提供他们医药和

生活用品,交换的条件就是他们让出其他两岛,只能居住在南岛上。
而西岛则是一个种植基地,也是暗之岛中最漂亮的地方。
西岛共有两个主管人,因为他们厌恶与别人接触,所以整个西岛连佣人在内也不过六人。因而这里也是三岛中

人烟最稀少的地方。
主岛东岛是以暗堡为中心,周围共有6个区域呈辐射状散开,每个区域负责不同的事务。由于近年来洛的身体一

直欠佳,所以整个东岛的事务都由洛的两位助手:德雷克和亚德里斯掌管。
德雷克和亚得里斯是五年前突然出现在暗之岛上的,除了洛之外,整个岛上都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来历。不过

从他们出现后,洛的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脸上的笑容也一天比一天少。很多人怀疑是他们对洛动了什么手

脚,可是洛却十分信任他们,什么事都放心交给他们办。
为此,很多人都有了不满的情绪,有人故意为难他们,也有人在暗中扯他们的后腿。可是,让所有人都想不

到的是,他们两人犹如神助般,不管什么困难到了他们的手中总是解决的很轻易。
三年前,暗之岛上曾发生过一次内乱。德雷克和亚德里斯凭着绝佳的判断力和果断的决策力很平稳地解决了

这件事。
而事后,他们对待叛徒的手段却是极其的残忍,毫不留情的。那些人的死状让所有看到过的人都不寒而栗,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敢起二心,也没有任何人敢对他们心存质疑。
德雷克的年龄在约在27、8左右,金发蓝眸,高大英俊。由于他的脸上总是挂着无害的笑容,所以每个初和他接

触的人都会以为他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从而忽视了他眼中那抹冷冷的光芒。
亚德里斯有着一头亚麻色的发,长长的,超过腰际。平日里,他总爱把长发编成一股置于身前。亚德里斯的

容貌偏向秀美,身材也较纤细。只是天性冷漠的他总是冷着张脸,细长的凤眼每每都盯的人头皮发麻,让人

不禁避退三舍。

 

由于暗之岛最出名的就是他们的奴隶交易,所以每月的25号,岛上都会进行拍卖会。每到这天,世界各地的奴

隶主就会带着他们从各处抓来的奴隶们光顾暗之岛。因为所有奴隶主都知道,只要是暗之岛看得上的奴隶,

不管开价有多高,他们都会一口答应,而且绝不还价。因此奴隶主们也都乐意和暗之岛进行交易。

 

今天是5月25号,按照惯例,今天是举行拍卖会的日子。
与以往的每个25号一样,今天整个暗之岛上也是热闹非凡,到处洋溢着欢腾的气氛。
只见岛南边的码头上停满了一艘艘的商船,一个个美丽非凡却又都面带惊恐的奴隶在奴隶主的怒斥和鞭打中

走上了码头。他们手脚上都戴着厚实的镣铐,每走动一步,那些镣铐都会发出清脆的响声。
面色惨淡的奴隶们在奴隶主的指挥下,迈着沉重的步伐来到了一个专门进行拍卖会的会场里。
在奴隶主的呵斥声中,上百名奴隶都聚集到了后台。
看着这些蜷缩在一起,身无寸缕的奴隶们,奴隶主们的脸上却露出了高兴的大笑,只要想到白花花的钱马上

就要进入自己的口袋,他们就更加兴奋,手上挥鞭的力气也就更重了。

 

与后台压抑的气氛不同,此刻前台台下已经坐满了各国的名流富商和政要。
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完美的笑容,还不时地和认识的名流达官们寒暄招呼。一时间,整个会场中充满着热闹

而又祥和的气氛。

 

俯视眼前这虚伪的一切,亚德里斯不屑地冷笑起来,即而他又不悦地撇了眼坐在自己身边那个一脸悠闲看似

无害的男人。
“德雷克,你今天很闲吗?”
“谁说的?我今天要做的事可多呢,只怕做到半夜也做不完。我可真是苦命啊。”
在说话的同时,德雷克脸上的笑容迅速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苦恼和无奈。
“既然如此,那你干嘛还把我拖到这里来?难道说我看上去很闲吗?你知不知道我是几点睡的?”
坐在特别席上的亚德里斯冷冷地注视着下方的一切,对德雷克的苦肉计理也不理。
一脸讨好的德雷克凑到亚德里斯的面前,赔笑似得说,“亲爱的小亚亚,我的工作实在太多了,你那么好心

,就帮我解决点吧。就一点点啦……”
听了德雷克的话,亚德里斯的脸上露出厌恶的神情来,“单凭你这么恶心的叫法就不要指望我帮你做任何事

!”
“小亚亚……一点点啦……就那么一点点嘛……”德雷克还是笑嘻嘻的,让亚德里斯怎么看怎么碍眼。
想也不想地, 亚德里斯猛地站起身,“我看你只要少耍点嘴皮子,就可以多完成很多工作!我还有很多事要处理

,这里就交给你好了,反正你闲得很!”说完,
亚德里斯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
“等一下, 亚德里斯!”眼明手快的德雷克忙一把抓住他的手。紧接着,德雷克苦笑了起来,
“我说亚德里斯啊,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你别这么认真好不好?再这样下去,等你三十岁的时候就老得象六十

岁了。”
“哼,你以为我象你啊,根本不会老的怪物。少在这里说这种无聊的话题!”亚德里斯一挑眉,淡淡地讽刺道。
“你、你可真会说话……我看我们真该调换一下工作,凭你的美貌和手段一定比我更能胜任这份差事。”
“你说够了没有?” 亚德里斯冷下脸,硬是甩开了德雷克抓住自己的手,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
“亚德里斯……你真的不看了?”依然坐在座位上的德雷克也不去追,自顾自地看着下面,朗声问道。
“这种有钱人的无聊游戏我才没有兴趣!” 亚德里斯很是不屑。
“对了,我刚听说西边小国最近发生动乱,连很多皇室成员和贵族都沦为阶下囚。”德雷克边说边转身看向

亚德里斯的背影,他的唇角浮现出一丝笑意。
果然,当亚德里斯听到这番话后,他立刻就停下脚步,转身注视德雷克,“你的意思是……”
“呵呵……听说我们这次拍卖会里有不少从那里来的拍品哦,其中好象还有一位王子呢……”德雷克的笑容

中带有一丝神秘。
闻言,亚德里斯的眼闪了闪,“你是说……”
“呵呵……我什么都不知道,想知道答案的话,就乖乖地坐下吧。”知道亚德里斯想问什么的德雷克却顾做

神秘,什么也不肯透露。
面无表情的亚德里斯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地望着德雷克,许久之后,他才慢慢地移动脚步走回了德雷克的身

边。
瞄了眼嬉皮笑脸的德雷克,亚德里斯正想开口说什么,却听闻台上的司仪宣布拍卖会开始的声音。于是亚德

里斯就恶狠狠地瞪了德雷克一眼。

 

随着台上拍卖会的进行,台下的气氛也越来越激烈,那些富商们频频喊价,使得拍卖价一路飙升。台下的奴

隶主笑得嘴也合不拢。
“这就是人性……”冷眼旁观的亚德里斯冷哼一声。
“怎么,你到现在还没习惯?还是说……这种场面让你想起什么事了?”
“德雷克,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更何况人人都知道你是多嘴公类型的傻瓜!”
被冷嘲热讽的德雷克也不敢回嘴,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悻悻然地笑笑,然后再把注意力转回到会场上去。

 

眼看拍卖会临近结束可是亚德里斯想见的人却迟迟没有出现,没有耐心的他再次看向德雷克。
德雷克耸耸肩,“好东西总是出现在最后的,我想你不会不明白吧。”
“我当然知道。”

 

正当整个特别席一片寂静时,德雷克的助理走了进来。
只见他在德雷克的耳边轻声低语了一番。
听罢后,德雷克微吟了一下,然后他才转头对亚德里斯说,“我有点事要离开一下,这里你就自己处理吧。


“嗯,我有分寸,你去忙吧。”亚德里斯双眼紧盯着舞台,看也不看德雷克。
见状,德雷克也只是了然一笑,闪身走出了贵宾席。

 

见德雷克步出贵宾,亚德里斯这才放松身体向椅背靠去。
用手揉了揉了发酸的双眼,轻声的叹息随之逸出他的口中。好久了……真的是好久了,久到他自己也快忘记

……那噩梦般的往事……
正当亚德里斯微闭美目稍做歇息时,台上司仪突然提高了叫声。
“各位先生们,接下来就是此次拍卖会的最后一批拍品。众所周知,每次拍卖会结束前的最后一批货物都是

最最上乘的佳品。今天的这批更是今年以来最为贵重的极品。想知道是什么吗?请大家拭目以待吧。”
司仪的这番话引得台下一片喧哗,大家都是各国政要、富商,又怎会不知道前些日子西斯岛发生的叛乱?其

中有很多人就是知道那些贵族和皇室成员都将在暗之岛被拍卖,而特地赶来参加拍卖会的。
西斯岛是一个不大的岛国,由于多年来那里的统治者一直都实行封闭政策,所以很少有人能窥到其真面目。

不过自从十五年前,西斯的第二王子开始对外进行国事交流后,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西斯国盛产俊男美女。不

管是哪个国家的政要都以能拥有西斯的宠妾为荣,每个人都梦想自己能得到一个娇媚可人、听话温顺的西斯

人。
就象大家猜想的一样,在司仪的挥手示意下,十几个西斯人被奴隶主推搡着出现在台上。
这些人有男有女,年纪都在二十多岁左右,他们手上都带着重重的镣铐,镣铐则都被锁在一条粗大的铁链上

,这样一来,他们就无法逃跑了。
奴隶们神情萎靡,女孩们更是害怕地蜷缩成一团。
与台上那些奴隶正好相反,政要和富商们一看见他们,眼中就流露出贪婪的光芒来。不等司仪开口,台下的

喊价声就已响成一片。

 

亚德里斯锐利的眼缓缓地从这些人身上一一扫过,当他的目光落于最后一个奴隶的身上时,一道寒光从他的

星眸中闪过。
是他!竟然真的会是他!看来上天待自己还是不薄啊……经过十年后,终于让他在今天见到他了……
一丝微笑浮现在亚德里斯的唇边,映衬着他那张美丽非凡的容貌,绝对可让对视者屏住呼吸,臣服于他的脚

下。

 

在司仪的带动下,整个会场的气氛被拉至今天的最高潮。十多个西斯人很快就被人买走,台上很快就只剩下

最后一个奴隶。
这是一个年约三十的男性奴隶,和先前的每一个人都不同的是,虽然他也有着俊秀的容貌,可他同时也有着

一副健硕、挺拔的身材。光从年龄和身材看,他就不适合做宠物,可台下的竞拍声却比先前多了一倍,而且

叫价者大多为各国的政要。
随着竞拍价的不断飙升,许多不明就里的商人们开始啧啧称奇起来。因为他们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这个看上去

只能算中下等的奴隶竟然会有这么多想要。
正当司仪为眼前不断升红的价格感到狂喜的时候,他突然看见自己身前贵宾席上的亚德里斯举起了手中的酒

杯。
司仪先是一愣,不过习惯服从命令的他立刻就对奴隶主做了个手势。
奴隶主自然明白司仪的意思,笑呵呵的他拉着奴隶就往后台走去。
“对不起,各位。本次拍卖会全部商品都已成交,请各位竞价成功者从三号出口走,在那里有专门人员会带

领你们前去领走属于你们的商品。谢谢大家前来参加这次拍卖……”
听到台上司仪如此一说,大家都知道这最后一个奴隶已被暗之岛买下。
台下的政要们虽心有不甘,可他们也知道和暗之岛抢商品简直就是痴人做梦,更何况他们现在还踏在暗之岛

的土地上,想要活着回去,就得乖乖地遵守这里的规矩。

 

见客人们都已一一散去,亚德里斯这才不慌不忙地站起身,缓缓地向后台走去。

 

此时的后台除了一些被暗之岛买下的奴隶外,已经没有其他奴隶了。
先前在台上充当司仪的汉克见到亚德里斯便急急迎上。
“亚德里斯先生,您来了。”
“嗯……”面无表情的亚德里斯对他微一颔首,“辛苦你了。”
“没什么,这是我份内该做的事。”
“这次的货色……都很不错。除了这个以外,其他的都带去给沙丽吧。”亚德里斯站停于他所看中的那名男

子身前,转身看向汉克。
“是的,亚德里斯先生。”汉克垂下眼,恭敬地对着亚德里斯行了一个礼。
“下去吧。”亚德里斯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那名男子身上,对汉克也是随意地打发。
虽然觉得今天的亚德里斯态度有些奇怪,可身为属下的汉克却深知不能随意打探的道理,在对亚德里斯行了

第二个礼后,他便带着那些奴隶离开了。
原本拥挤而又吵杂的后台因所有人的离开而变得寂静、空旷,等汉克等人消失在门外后,亚德里斯这才把注

意力转回身前男子的身上。
与刚在在台上时不同,现在这名男子的双手被反铐于背后,整个人趴俯在地上,他的身上有很多鞭痕,双脚

脚踝上更是有鲜血流下,看来伤得不轻。
可亚德里斯的眼中却无半点怜悯,冷若冰霜的脸上更是充满了憎恶。
为了能让自己看清他的脸,亚德里斯随意地用脚抵在他的肩上,用力一踢。
只听一声闷哼后,男子微吟着仰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背上的伤口接触到地面,火烧般的疼痛让他发出了难

耐的呻吟,那对好看的俊眉也因此紧紧地纠结在了一起。
在一声响过一声的低吟中,男子终于睁开了他那双狭长的美目。
凑近看,原来该名男子竟然有一双奇特的深紫色眸子,可能是因为刚刚恢复神智,那双美丽的紫眸中充满了

迷茫。
亚德里斯的凤眼对上男子的紫眸,却发现他的眼神涣散而没有焦距,看来是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想也不想地,亚德里斯伸手就是一掌打在男子的脸上。
随着一声清脆的打击声,男子的脸被打得偏了过去,不过也正因为这一巴掌,他的神智慢慢地恢复了清明。
脸上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让狄斯的眼在一瞬间放射出愤怒的光芒,可几乎也在同时,那光芒被他硬生生

地隐忍了下去。
由于双手被绑缚于背后,双脚又无法站立,狄斯根本无法动弹,只能任由亚德里斯用手狠狠地拽起他的发。
强忍着想把眼前男人碎尸万断的想法,亚德里斯把狄斯的脸拉到离自己只有寸步之遥的距离。
眯起眼,亚德里斯带着恶意的笑,把一阵又一阵热气喷散于狄斯的脸庞,随着他五指渐渐地收紧,狄斯的脸

上流露出痛楚的神情来。
“好久不见了,狄斯•安德鲁斯•亚尼尔……”叫着狄斯的全名,亚德里斯笑得更深,不过熟知他的人都明白

,这笑正是他发怒的前兆,“我们……应该有十年没见了吧?这十年……真的很漫长……漫长到……我都快

把你完全忘却了,你不该出现在我面前的,就在我快要忘却你的时候……要知道,我对敌人,尤其是最最痛

恨的你……是绝对不会心软的!我要你……尝尽这世间最残忍的一切,我要你活得比死还难受……哈哈哈哈

《朋友 by 分桃》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朋友 by 分桃》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