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系列之迷糊代嫁郎 by 凤翾

时间: 2017-07-30 03:09:19

【代嫁系列之迷糊代嫁郎 by 凤翾】小说在线阅读

代嫁系列之迷糊代嫁郎 by 凤翾


《代嫁系列之迷糊代嫁郎》BY:凤翾
  
  文案
  他只是脑筋笨了点,但老姐也不能把他骗了去送人,何况还是个流连花丛的风流子。
  姐要他代嫁,他就稀里糊涂嫁了,等到后悔已经被吃干抹净。他只是善良而已,他有惹到谁吗?
  老姐“卖”了他,却还哭天跄地说她错过好姻缘,便宜了他这个可怜的代嫁弟弟,他有苦说不出哦!但他可不能白白被吃!
 
  第一章
  今天热闹的杭州比以往更热闹,方家的小姐要出嫁,按说其实也没什么,这嫁女儿、娶媳妇的事儿天天有,就算对爱看热闹的三姑六婆们也早就失了茶余饭后闲磕牙的兴趣。可为什么偏偏这方家小姐出嫁就会这么轰动,其中自是有一定道理。

  说起方家,在杭州无人不晓。方家世代为商,在杭州城是数一数二的富豪大家,家里人多地广,老爷夫人出名的恩爱,膝下一对龙凤胎,从小就是全杭州有名的美人胚子。一家人富富裕裕,合乐融融,按理说应是最安康的一家,可谁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方家也不例外。唯一的烦心事儿就是一双儿女的终身大事。

  其实早在姐弟俩稍大点儿时家中门槛儿就被说媒的踏破了,如此人品家世谁不想能攀上,可偏偏姐弟二人芳龄整十八,却仍都待字闺中,差强人意的怕委屈了一对儿女,好点的倔强的儿女又都看不上眼,死活不同意。这哪能不急坏了方家二老。

  为何如此出众的两位妙人,又都那么受欢迎,却让父母为此操心?
  要说这最受欢迎的不是鬼灵精怪、强悍的姐姐方雪翎,而是截然不同温厚娇柔的弟弟方雪钰。从小打方雪钰主意的少爷公子就不曾间断,但都碍于方雪翎的万般保护与阻挠,从没有人得逞过,因此像刺的姐姐碰不得,有刺护体的弟弟更沾不着边,因此这婚事也就没人敢再来求了。

  唉……要说事情,坏就坏在了受欢迎上……
  第二章
  此刻,方家布置的喜气洋洋,吹锣打鼓,就等着接新娘的花轿来接人了。
  方雪翎闺房,却连一个服侍的小丫环都没有,只有……
  “姐,不行啦,这样会穿帮的。”端坐于床塌上的人儿一身新嫁娘的大红喜袍,清雅素净的小巧脸蛋上只有缨唇被点上红菱,一头乌黑丝滑的长发被灵巧的挽成妇人髻,只用金玉籫装饰,人儿却美的惊为天人。

  “安啦,小钰,你穿上这身嫁衣比姐我还美、还像新娘呢,一会儿再盖上喜帕,只要你不出声,根本没人会怀疑。你也不想让姐我去嫁一个从没见过面的花花公子,以后不幸福吧。”站在人儿身前努力游说,一看就知道是个鬼灵精的漂亮“男孩”和床上的人儿长得一模一样,只是此时的他是一身翩翩佳公子的打扮,手里还拎了个大包袱,似乎准备要出远门的样子。

  “姐……”人儿急想开口辩白,他心里总觉不妥,从那天姐姐找他计划了这么个荒唐的“狸猫换太子”之计以求她自己“金蝉脱壳”时,他心里就觉得怪怪的,虽然他知道姐姐打小就点子多,她计划的事儿从来都不会错。但唯独这一次,他总觉的心里别扭,似乎自己一但答应,就会有什么大变化。不过他一向头脑笨,也许姐这次也不会错吧。

  “哎呀,你是男孩子嘛,只要嫁过去,当夜拜过堂后,趁没人注意顺着原道溜回来就好了。所以我才要求爹娘要你陪嫁嘛,我把盘缠都给你缝衣裳里了。回来后别让爹娘发现,第二天就神不知鬼不觉了。而姐姐我就闯荡江湖个一年半载再回来说被婆家休了,就万事大吉了。”

  听着姐姐那似乎非常合情合理的计划,头脑简单的方雪钰根本没发觉有哪里不对劲。譬如,等他溜回家婆家来找人怎么办?万一回不来,要怎么和新郎圆房?姐姐似乎都没替他这个可怜的代嫁郎想到。

  他现在想到的只是:我一定能逃回来的,姐姐一定不会错的。
  就在方雪钰还在犹豫的空当,外面突然一阵热闹。
  “小姐,花轿来了。”在外面放风的丫环翠环边吆喝边跑进房间。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啊,快盖上喜帕,小钰。”和自己的贴身丫环翠环慌慌张张给方雪钰盖上喜帕,生怕这个还在踌躇的小弟半道改主意。
  “可……姐……”
  “好了,好了,一切就这么办,千万别忘了我的话,不能进洞房哦。”
  第三章
  看见自己的宝贝女儿在丫环和儿子的搀扶下缓步走出来,那高贵优雅的大家闺秀模样让所有人都看傻了,所有因娶不到美人而扼腕并嫉妒那个有福男人好狗运的各家公子更是看直了眼,方老爷简直美到了骨子里,嘴里不断叨念:“菩萨保佑,我家丫头终于觅得了好郎君。”

  夸张的老爹。好像自己嫁不出去似的。方雪翎偷偷吐舌,在心里为自己抱不平。
  “小翎呀,你从出生这是第一次离家,以后在夫家要乖乖的,千万别再闯祸了。”王夫人抱着“女儿”哭得梨花带泪,不放心的叮嘱“女儿”,要是自己那乖巧的儿子,她这把老骨头也不用如此担心了。哎,谁让她家偏偏女儿闯祸儿子乖巧呢。

  在心里翻个大大的白眼,这老娘也太过分了,不担心夫家欺负女儿,反而怕她这唯一的宝贝女儿闯祸,难道真的是她方雪翎劣迹斑斑?
  “好了,娘,姐该上轿了。”再不制止这对活宝爹娘那无休止的话别,自己就别想溜了。故意压底声音装出弟弟的声音,还蛮像的,都没人怀疑,方雪翎自豪的想。
  同样也是第一次离家的方雪钰可没姐姐那么悠哉,虽然不能言语,但喜帕下的小脸已经哭成了泪人,虽然不久自己就能回家,可心里就是有说不出的哀伤,好像真的有出嫁的感觉,好像真的要离开养育自己十八年的爹娘和家乡。

  混混厄厄坐上花轿,才知道原来新娘也不是好当的,由于夫家在苏州,所以迎亲一行人要在路上颠簸好几昼夜才能到,这可害苦了从小娇生惯养的两姐弟,特别是方雪钰坐在轿中一步不准出轿,不管多闷热一到上路还必须顶着喜帕不许摘,休息用善还得别人递进轿,真是折腾苦了方雪钰。

  方雪钰在轿中无所事是,脑中不禁胡思乱想,自己这趟代嫁不知是吉是凶,是顺还是不顺,若顺可助姐姐逃离苦海,若不顺……连自己也赔上了。
  夫家听说是苏州的名门旺族,爹当初就是看上夫家这一点,但又听来保媒的媒婆私下议论:对方样貌没话说,在苏州是各家名媛争相看好的,可就是品性不端,十足的花花大少,拈花惹草还专流连烟花之地,这种人难怪姐姐不同意,就是自己也不会让姐姐嫁,所以自己也就答应了姐姐这种荒唐事。

  只是……一切走一步算一步吧……
  现在只希望一切顺利……
  第四章自 由 自 在
  迎亲队伍终于在第三日傍晚抵达夫家南宫世家,诺大的宅邸让方雪翎忍不住唑唑舌,想她方家在杭州就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没想到这“未来夫家”更不是普通的大,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富可敌国。看来她老弟嫁过来有福享了,这个没人性的姐姐完全忘了这福原来应该是她自己享用的。

  花轿停在大门口,马上就有人进去禀报。随行媒婆开心的咧着嘴要上前把新娘接出轿,却被方雪翎拦下了。
  “我来就好。”开玩笑,让别人来,万一漏陷就惨了。
  撩起轿帘,方雪翎轻轻把方雪钰挽出轿。
  “姐……”不安的小小声,只有姐弟俩能听见的声音“真的要进去吗?”
  “乖啦,相信姐,一定能混过去的。只要你记得姐的话,按照计划做就一定没问题。放心吧。”这也只是安慰话,其实方雪翎自己也没把握。不过弟弟是男人,就算对方发现也顶多是把弟弟送回家再找自己。不过那时她已经在游历江湖了,哈哈,找得到才有鬼。然后等他们打消念头,放弃婚约,自己再回家向父母请罪,呵呵,完美的计划。不过她这些话可没敢跟胆小的弟弟说,要是说了雪钰就打死也不会嫁了。唉,为了姐的幸福,就只好牺牲一下小弟啦。

  就在两姐弟正在为进不进拉锯时,大门大开,从里面浩浩荡荡出来男男女女一大帮人。
  “呵呵,听说我的娘子到了,为夫就马上出来迎接了。”一阵低沈悦耳的男声传出,却是说不出的轻佻浮躁。
  什么东西嘛,看来传闻不假,还没拜堂,就以“为夫”自称。方雪翎对自己“未婚夫”的印象又狂跌了几十个点位。
  “来,娘子,让为夫抱你进去。”男子说话间已经来到方雪钰跟前,伸手就要抱雪钰。
  天,这还得了,先不说会否穿帮,就单说男女授受不亲,这男人要抱小弟也于礼不合呀。怎么南宫家这么多人看着,也没人出来说说他,真是欠管教的男人。南宫家之大不幸呀,看来自己逃婚真是明智之举。芳雪翎不禁在心中副赠一个大大的冷颤。

  “啊!”男人说抱就抱,所有人还反应不及的当,惊呼一声,雪钰已经被男人腾空抱起了。
  “呀,放开我……姐啦!”方雪翎着急的大叫,反观方雪钰被男人的突来一招已经呆掉了。
  “少……少爷,快放下新娘子,这……这于礼不合呀。”旁边一个管家模样的男人一看也慌慌张张的阻拦,一旁的下人们则都看傻了眼,他们的少爷果真强呀。
  嗯嗯嗯,一看终于有个明智的人出头,方雪翎连连赞同的点头。
  “废话,过了今夜,她就是本少爷的人了,难道未来夫君要抱抱娘子也不行吗?麻烦。”
  “行……行……”一看自家少爷发火了,管家连忙缩缩脖子,天,少爷是他这种人能得罪起得吗?少爷的风流他们有目共睹,老爷夫人都不管了,哪还伦得到他们这些下人管。再说今夜就拜堂了,少爷要抱就抱抱吧,命苦的新娘噢!

  这……什么跟什么嘛!好不容易有个正义之士,又马上正不抵邪,败下阵去。算了,不就抱抱吗,抱就抱吧!反正也挺舒服的,苦命的小弟!
 第五章
  一路被男人抱着走,方雪钰心里忐忑不安,连动也不敢动一下。因为头上还盖着喜帕,方雪钰也不知男人要把自己带去哪儿。只感觉到男人到了一扇门前用脚揣开,抱着他走进去,大概是到了床边,就轻轻把他放在床沿,然后直到吵杂声渐弱,连姐的声音也没有了,只剩下他和男人两人单独在房里。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方雪钰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雪钰感到男人强烈的视线一瞬不瞬的紧盯着自己,却一句话也不说,整个房间产生一种压抑的紧迫感,雪钰深咽下一口唾液,一双小手紧张的绞紧衣摆。
  终于,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雪钰快窒息的时候,男人总算开了口……只是……冷冷的不带温度……
  “你叫什么?”
  “呃……方雪翎。”
  “我叫南宫!,以后就是你名义上的夫君了。”
  “嗯?”什么意思?
  “我会娶你,不过你不要妄想会得到我家一分一毫。虽娶你,但那是做给旁人看的戏,私下你我互不干涉。你也不准与任何人诉说真相,若被我知晓,定要你好看。若你乖乖听话,我会让你衣食无忧。”男人毫不在意的吐出冰冷话语,沈稳气息与刚才的轻浮叛若两人。

  身子大幅颤抖了一下,乍听到这种莫名其妙的狠话,一向温和的方雪钰也忍不住火冒三丈。
  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要我这样?幸好来成亲的是自己,要是姐姐的话,早就掀桌子了。方雪钰暗忖。
  南宫!犹自继续说下去:“既然嫁入我南宫家,你就要遵从夫家。好好孝顺公婆,听夫君的话。虽然我只是形式上娶你,但毕竟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室,你就要遵守我家规。”
  说到底就是你南宫!朝北我方雪钰不敢朝南!比皇帝老子还拽!
  忍无可忍,实在听不下去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方雪钰一把扯下头上的喜帕站直身子。这才看清面前大放厥词的狂妄男子。与自己娇小秀气的样貌不同,南宫!高大英俊,一派贵气。可鉴于那样狠毒的话竟出于这种人的嘴,方雪钰此刻觉得南宫!穷凶恶极。英挺也变成了可怖。

  “否则,休怪我休了你。”
  “太好了,这正是我想说的。我还在想要怎么告诉你呢。”
  “什么?”没想到方雪钰会突然发飙,南宫!明显楞了下,不过马上就恢复了不屑。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这不听话的未来小妻子。
  没想到可人儿如此绢秀可爱……
  “你以为我想嫁给你吗?要不是老姐……啊,是我爹他非让我嫁,我死也不会来的。现在既然你也不想娶我,那又何必做假,不如咱们对双方老人家明说,取消这桩婚事好了。”

  南宫!安静的听方雪钰说完,双眸微微眯起,用一种怪异的目光打量着雪钰。雪钰被看得浑身不自在。
  “你真的不想嫁给我?想我南宫家无论家世、财产都可敌国。若你嫁于我……”南宫!小心试探。
  “别说了,少瞧不起人,谁稀罕你家财产,只要你肯放我回家,我才不要待在这里呢。”
  “你说真的?” 南宫!语气中透着疑惑。
  “当然!”方雪钰坚定的说。
  “呵呵,不过我没想到你这么漂亮。性格也还蛮合我意的。”南宫!突然大笑起来,伸手轻轻抚摸起方雪钰柔软的长发。被他变幻莫测的脾气一弄,方雪钰定在原地动弹不得了。

  “不好意思,我突然改变注意了,我会真正娶你,并且会试着喜欢你。要让你失望咯,你只好嫁给我了。呵呵呵……”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善变,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正反都让他说了,那自己怎么办?原本还为能顺利回家而高兴,怎么到头来自己竟白高兴了一场。
  “你先休息一下吧,一会我让人给你弄点吃的来。今晚还要拜堂,你不好好休息会吃不消的。我先出去了,有什么事就吩咐巧吟。”
  南宫!说完就转身离开,不一会儿进来一个小丫头,朝雪钰恭敬的施施万福,说了句“奴俾巧吟见过新夫人,新夫人有什么需要就尽管招呼奴俾,奴俾就候在门外。”就又出去了。这小丫头还挺伶俐,知道先讨好,称呼雪钰做新夫人。看来这个家除了新郎怪僻,其他人还是挺正常的,雪钰闷闷的想。

  不过……方雪钰偏偏更想逃了,明知道要嫁的是什么样的人还不逃,那可真是笨蛋了。他怎能嫁给这种冷酷风流的男人呢?
  不过要如何逃呢?方雪钰为难的思索……
  诺大的屋里独留下雪钰和一颗忐忑的心……
  第六章
  眼看著就要拜堂了,方雪钰仍为怎麽逃走一筹莫展。姐此刻还在,若他逃了,南宫家肯定拿姐“开火”,但现在不逃,照那男人的本事,难保拜完堂後他还能跑得掉。
  正当方雪钰著急的在屋里踱来踱去时──
  “娘子,在想什麽?是不是为过会儿拜堂的事儿在紧张?”一回头,正撞上一堵肉墙,南宫!什麽时候进来的,他竟然没发觉。
  南宫!又恢复了轻佻的执挎公子,不过雪钰知道,这只是表象而已啦。
  “为夫听说你不肯让丫环补妆,是不是在气为夫不来陪你?其实为夫也想好好和你独处一下,可今天实在太忙,要招呼客人,还得准备拜堂的东西。反正来日方长,以後咱们就得朝夕相对了,何必急在这一时,乖乖去补妆,别让为夫为难嘛。”南宫!说著一双手已经不老实得搂住雪钰。

  呸呸呸,老大不要脸的臭男人。方雪钰像触电一样拍开男人不规矩的“狼爪”。
  这个堂没法拜,这个地方不能呆,不逃不行了。方雪钰被激到了顶点,终於决定,不管後果,逃为上计。要让他以後就和这个男人在一起,把他交付给这种男人,那他还不如去撞墙。

  於是,方雪钰拿定主意,提前行动,连堂也不要拜了,万一跑的慢点儿,连怎麽被啃了都不知道。
  只是,老姐,弟弟对不住你……远处方雪翎打了个冷颤,千万别出意外,她还没溜呢……
  是夜,拜堂前夕,终於让方雪钰找著个逃跑的最佳时机。由於马上就要拜堂,前厅的人手不够用,所有在雪钰房里忙进忙出的下人、丫环们全被临时调走了。
  快速收拾了几件给新娘准备的常服,虽说是女装,但总比半路没衣服换的好。又搜刮了点金银钿软揣怀里当路费,方雪钰这就准备逃婚啦。
  小心翼翼踱到门边听听没动静,再把门敞开点儿小缝,探出小脑袋四下望望,嗯,确定没人。方雪钰拎起小包袱,蹑手蹑脚出了房。
  天!这是人住的地方吗?怎麽大的像迷宫!进来的时候被那个男人一搅和,也忘了要偷偷看看逃跑路线。这下子要往哪儿走?
  雪钰一面找出路,一面躲避人群。天色已经全暗,再过不久就要拜堂了。心里想著无数逃出去或是被捉到的可能性,所到之处张灯结彩,好不热闹,只有他这当事人惨兮兮。瞬间紧张指数直线上升,一层薄汗渗出额际。

  老天爷庇佑呀……
  第七章
  “呵呵,娘子,上哪儿呀,所有客人都在等著,你还没和为夫拜堂呢。”方雪钰浑身一颤,不会吧,这麽衰?被逮个正著!
  慢慢转过身子,方雪钰极不情愿,极度紧张,强装镇定的抬起头,对上南宫!戏谑的眼睛。仿佛在说“早就料到你有这一招。”
  温和的雪钰此刻气得牙痒痒。这讨厌男人不是应该在前厅吗?

【代嫁系列之迷糊代嫁郎 by 凤翾】(本页完)

《代嫁系列之迷糊代嫁郎 by 凤翾》上一篇

蝙蝠和道士 番外 青山艳雪 若宜--预览

蝙蝠和道士————若宜
www.59ebook/wanjie/2008-12-01/5466

 

《蝙蝠和道士》 番外《青山艳雪》BY 若宜  
 
作者专栏: ww3.myfreshnet/GB/literature/li_homo/100027303/index.asp
1
初春的阳光,让难以融化的寒雪也稍稍燃化成一汪清流,一路敲击着碎石,潺潺而下。抽枝的嫩芽,在温驯

的阳光下,也吐露着清香。山岭间,不时传来几声鸟鸣,透着生命的气息。此时,一只雪白的白兔小心地探

了探脑袋,两个长长的耳朵灵敏的转动着,在倾听到一丝轻微的走动声时,立刻三蹦两跳的,不见了踪影。
冷清秋在前年,便拜别了师傅,独自踏上了这除妖降魔的道路。只因这人世间,灵妖异兽颇多,而人类在他

们的眼中,却是如同蝼蚁般,微不足道,遇见些神兽,还算幸运的可以毫无损伤,但是要使遇见的是妖兽,

则只能听天由命了。冷清秋的师门,其实除了他,也就只有他师傅一人了。而等到他师傅飞升之后,冷清秋

便是唯一懂得起门遁甲,五行八卦的凡人了。这让他觉得自己有种责任,可以驱使他在找到人生的目标前,

能够有件事让自己投入精力。这次上雪山,,只因听闻这里经常有非普通兽类的吼叫。每到此时,总是飞沙

走石,乌云密布,凡人根本无法靠近山腰以上半步,而不慎误入其中的人类,总是以痴呆的样子,被发现在

山脚下。所以,冷清秋便上山探个究竟。
手捧了一挽雪水,润了下喉,冷清秋环顾了下四周。已经上山寻找了三天了。这三天中,除了些无害的小动

物,连有点攻击力的猛兽都没见到,更不用说是凶残的荒兽了。又用水泼了下有些昏昏沉沉的脑袋,甩了甩

水珠,任由水珠在空气中划出几道绚烂的轨迹,正要起身离开,却敏锐的感觉一丝窥探的视线。
“谁!”一回首,,手中已经紧握长剑,一手捏着剑诀,警惕的回望身后的树林处。自上山后,冷清秋便感

觉到一股视线尾随着自己。,可每当感受到视线搜寻时,却一无所获。如非对自己有绝对的自信,冷清秋真

要以为是自己疑神疑鬼了。
手提长剑,一步步小心的靠近被树枝遮挡起来的深处,拨开扰人视线的纸条,却发现除了雪白的空地,什么

都没有。而那股视线,则在冷清秋大喝一声时,便消失殆尽了。提剑在雪地中站立了会儿,才将剑在衣摆上

抹了抹,拭去雪融化后的水渍,插剑入桥,转身离开。
当他的身影消失在白雪一片的时候,在他曾站立的不远处,一团白雪突然都动了一下,然后嗖的露出两只小

巧的,圆鼓鼓的耳朵,然后是健壮的四肢,一个站立,抖去身上的积雪,赫然是指浑身通白的雪狐!那狐儿

最先露出的两耳,先是灵巧的分辨着四周的声音,雪白的毛发,无法遮住耳内粉红色的肉质,看上去分外的

惹人怜爱。那狐儿,居然还极通灵性的往冷清秋站立过的方向眯了眯小小的圆眼睛,一个跃身,居然没有逃

走,而是追了过去。
搜寻着冷清秋的气味,白狐在雪地上飞奔。突然,天生的灵敏知觉让它一个翻身,险险的躲过迎面而来的一

剑。翻身落地,四肢稳稳的踏在雪上,轻飘的不惊起一丝浮雪,让人错认为,眼前只不过是个幻觉,而非实

体。雪狐神采奕奕的双眼,直直的盯着眼前的人,从喉际发出‘嗤嗤’低喉。
冷清秋没想到,多日来跟踪自己的居然会是只白狐。直觉告诉他,这只白狐并非是导致雪山异常的原因。但

它也绝非好惹的角色,也许现在它只是功力不够,却不能保证日后它不会危害人间。但,只因为一个可能,

便要抹煞这个生灵,却也不是冷清秋行事的准则。
脑中飞快的转过各种念头,冷清秋该有的警惕可是没有拉下,随着雪狐来回的踱步,他也变换着各种位置,

方便自己应付各种的突发情况,也能观察到雪狐的动态。而雪狐,显然还在思量中,来回的踱步来分散冷清

秋的注意力外,不是德配上两声吼叫,意图在气势上压倒对方。几次作势要扑,却只是装腔作势的假动作。

难道这牲畜也知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吗?冷清秋在心底想到,但转念一想,也暗耻自己

的猜测可笑,那畜牲只怕也是从狩猎的本能中学会这个的吧。
被雪狐三番两次的挑逗,冷清秋已经失去了耐性,步伐不免流露出了浮躁,终于,被白狐瞅准机会,一个猛

扑。
冷清秋立刻扬剑去挡,身子往后一跃而去,待落地后,便借势一蹬,入脱兔般往前刺去。可那白狐扑来之后

,却从身后突然冒出几道白光,分别缠住了凌空刺来的剑,也顺势缠住了拿剑的冷清秋的四肢。
九尾白狐!
冷清秋心中大惊,方寸立乱,重重的摔倒在了雪地上。只见白狐那张有着满腔利齿的大嘴慢慢靠近,几乎能

够感觉到它呼出的热气……


 


 


 


2
“你给我走开!”九条毛茸茸的尾巴缠在身上,在这冰天雪地的地方,倒也暖和,只是除去那嗅来嗅去的嘴

巴以外。冷清秋用力的撤着这些尾巴,却挣不开。这头狐狸如果一口把自己给咬死了,倒也干脆,却不知道

这狐狸做什只是压着不让自己动。
“嘿嘿,小璃,你这么压着他,可是会把他冻死的。”一人一狐,就这么僵持不下的时候,一个人声,却从

不远处,悠悠的飘来。那狐狸见这声音,不满的低吼两声,倒也真的松开了几天尾巴。
出现在冷清秋眼前的,是位身穿白袍,黑色长发的隐士打扮的人。但那对尖尖的耳朵,打破了冷清秋求援的

意图。能够化身成人形的妖魔,岂不是比那只缠住自己的狐狸更厉害!看那狐狸在他一声令下之后,便稍稍

松开了自己,只怕那狐狸也是听他的指挥。冷清秋毕竟还刚出师不久,虽然有些与怪物交手的经验,却从没

有遇见此般情景,情急之下,不觉喉口涌上一股腥气,加之一路过来餐风露宿,饮食不正常,眼前立刻晕晕

眩眩,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人事不知了……
冷清秋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的内伤,已经被人治疗过,恢复个七八成了,如眼所及,便是些造型奇怪的

钟乳石,从上方滴下的水珠敲打在地面的水坑中的声音,丁冬丁冬的,如同在弹奏的五玄琴。等眼睛适应了

在黑暗中视物,冷清秋从石床上翻身而下,却不见四下有人,连道谢也没有办法说了。
这时,从洞口的方向,传来了微弱的笑语声,循着这个声音,冷清秋很快便到了洞口。此时阳光直射在洞口

的草地上,反倒叫刚从黑暗中出来的冷清秋不适的眯起了眼,只看到两个背影在光亮处,一高一矮。
“不知是那位高人相救,在下冷清秋,在此拜谢了!”说着便是一个揖手,弯腰行礼。
“不用客气,举手之劳罢了。”从俩个黑影的方向,传来一个声音说道。同时,冷清秋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

量,将自己往下行礼的身子给抬了起来,怎么也无法弯下了。“多谢前辈!”知道对方无意受自己一拜,冷

清秋只有作罢。“前辈如有要在下效劳的地方,尽请吩咐,在下万死不辞!”
“既然这样,不妨你就留在这里吧。在这里吃了那么久的生食,我早就想要换换口味了。只是着做饭的人选

,老是没着落……”
那声音自顾自地说着,冷清秋月听越觉得不对。别说一个修为高深的术士,就是个普通人,也无法吃生食啊

,怎么这个人却说自己一直吃生食?在眯眼看去,两个身影已经从背光处缓缓走出,赫然是那只狐狸和之后

出现的白衣人!
“阁下想必不会反悔吧?人类可是很讲信用的,不是吗?”白衣人笑眯眯的看着冷清秋,丝毫不在乎对方几乎

快要扑上来的样子。
“当然不会!”咬牙切齿的回答对方的话。冷清秋即使有百般的不愿,却也不想成为第一个被妖怪耻笑为无

信誉的人类,无奈之下,只有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小璃你看,我就说他会答应吧。这下我们两人的用餐问题,就解决咯,你也不用老师瓦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来给我吃了。”冷清秋发誓,他确实看到了那只狐狸在笑,象人类那样,裂开嘴的笑。
“等等,我先要问明白,山下那些痴呆的村民,可是你俩的所为?”强迫自己忽视那诡异的画面,冷声讯问

道。
“如果我说是呢?”白衣人抚摸着狐狸背脊上滑顺的毛发回答道:“你是不是便要把我们给消灭了?你认为

你可以吗?”一旁的狐狸,似乎也感觉到了他的不满,不安的用嘴巴拉扯着他的衣袖,似在劝阻他什么。
“当然,”被对方满不在乎的口气给激怒了,冷清秋大声的回答。你们的所作所为,已经让村民们无法安心

生活,让他们出于恐惧之中了,这种行为……这种行为……是不对的!”
“那么在这山岭里生活的生灵们的生活呢?你说我们扰乱的了人类的生活,怎么不想想使人类扰乱了我们的

生活呢?”白衣人似乎想到了什么,双眉紧皱,浓浓的杀意从他身上溢出,刺骨的寒意,逼得冷清秋想往后

退去,只凭借这一股毅力,让他硬撑着没有后退。但他的牙齿,已经开始咯咯打颤,身上的每一根骨头,都

如同浸没在冰水之后,连关节的转动,都无法进行。
片刻后,这股杀气又莫名的消失了。看着白衣人的脸上,面无表情,仿佛刚才的杀气,并不是他发出来的一

样。冷清秋回想了下刚才白衣人的话,却发现自己无话可以反驳。
“我说得是否正确,你可以用住在这里的日子,自己确定下。”说完这句话,白衣人便转身离开了。而那只

白狐,却留了下来,跑到冷清秋的身边,讨好似的,摇起了尾巴。原本还在烦恼的冷,看到这个异变的场景

,受挫的大叫:“你好歹是只狐狸啊!还是只九尾狐狸,怎么能学狗的样子啊!”


 


 


 


 


3


 

 


 


 


 


 


 


话说那天开始已经一个月了,冷清秋便和那只如同狗儿般摇尾巴的狐狸住在了一起。那白衣人虽然有时候会

来拜访,却不会停留太多的时间,只是来喝喝酒,有时会指导冷清秋一些修炼法门。这通常能让冷清秋受益

匪浅,所以对于对方明显的蹭饭行为也就视而不见了。而那只狐狸,冷清秋给了它一个名字,因为己的白衣

人曾经唤它‘小璃’,所以,他便唤它白璃,意为白色的狐狸。起初,他以为白璃是白衣人收养的,但这些

日子观察下来,却并非如此,一人一狐更像是朋友,除了一个无法开口说话。白璃很通人性,几乎冷清秋说

的话,表达的意思,它都能明白。
“小白,吃饭了!”冷清秋现在主要的工作就是安排好自己和狐狸的伙食,最常做的事情,便是在空旷的山

野间吆喝,让那只玩得不知踪影的狐狸归巢吃饭。说也奇怪,那小白居然不是自己捕食的,而是专门吃自己

做的些素菜,有时,会每隔七八天的,带些荤食回洞里,仿佛对冷清秋修行的膳食十分了解。
一个白白的身影,在嫩绿色的树丛中跳跃跑了过来。在接近目标前,一个猛扑,就往冷清秋的方向。好在冷

清秋已经有了准备,才没被它一扑在地。接住毛茸茸的身子,蹲下身子捧起个狐狸脸,揉圆搓扁的,玩得不

亦乐乎。这下,倒是小白不愿意了,却又不能睁开,只能用两只前爪挠着冷清秋的膝盖。
“你又到哪里疯去了?看你一身的泥!”说真的,小白的皮毛真得很好,即亮泽又滑顺。尤其到了晚上,包

起来很舒服,冬天可以用来取暖,到了夏天,嘿嘿,冷清秋还没在这里过过夏天呢,所以不知道。
“你也来了。”回身,看到白衣人已经站在自己身后了,对他的神出鬼没已经习以为常了,倒也没有多大的

惊讶。“午饭在桌上。”冷清秋决定住下来的第二天,在山林间便多了幢木屋。冷清秋知道是为自己准备的

,也就不客气地住下了。推开小木门,简单的木桌上,放着几碟色香味俱全的小菜。这便是他们的午餐了。
两人分别落座,那小白倒也好玩,一个跳跃,座到到了凳子上。一对黑亮亮的眼睛,直盯盯地看着冷清秋,

当他开始动筷时,才用一只爪子压住一块肉,满满的撕咬起来。房间里,安静的只有吃饭咀嚼的声音,完全

遵循古人‘食不语’的古训。很快,桌上的盘子,便空了。
“你找到答案了吗?”难得的,白衣人会主动找个话题开始说。这个人,对冷清秋而言,一直是个谜,他并

不是个冷漠的人,因为他的脸上,总是有着让人感觉阳光的微笑。也许两人互相间都不熟悉吧,毕竟,对于

他而言,冷清秋只是个出现一个月不到的人罢了。
“在山上,一个人都见不到,我能找到什么答案?”给双方都到了杯茶,冷清秋坐在他的对面,那小白倒也

不甘寂寞,主动地跳上了冷的腿上,舒适的窝成个球。
“那你今天又没有兴趣去看场戏呢?算算时间,也该差不多了。”眼神无端的飘向窗外的方向。片刻,“不

赶快的话,可就错过了。”话音未落,人影已在屋外。不知对方要自己看得究竟是何事,冷清秋有些踌躇,

但他膝上的小白,不知何时已跳落在地,用嘴角拉扯着他的衣摆,摆明着要他一起跟去。
“好了,别拉了!我可就这么一件能穿的衣服了!”蹲下身子拍拍小白的脑袋,带着它往白衣人传音的方向走

去。步行不过百里,冷清秋突然尖山间火光冲天,正是那白衣人疾驰而去的方向,心中不由大惊,难道有人

放火烧山?立刻做法腾云驾雾,赶至火光处,一路上,不少山间野兽动物被火光惊得四散,有些慌不择路的

,便葬身于火海中。一时间,平静的山林,动物死前的悲鸣嘶叫声,络绎不绝。修道人本着上天的好生之德

,又怎能见闻如此悲惨的地狱般的景象?飞身落地,明明刚才空无一人,却见白衣人已在身旁,自己居然没

能感觉到他的出现。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词,双手不断地在空中划出各种图案,从河川的方向,传来隆隆声,

一道白墙由远及近,赫然是道水墙!只是,这火可不是雷打的,大水虽然把火势压了下去,也杜绝了火蔓延

的可能,但是,已然烧着的木材,可不是这么好对付的。冷清秋也准备大干一场了。自下山后,他可是从没

有用过如此大规模的法术,也不知能否成功。抽出随身配剑,以剑为笔在地上画符,临了剑尖一挑,一道土

墙以包围的姿态,往中心的火场埋去。火焰虽然张狂,却只能在这密不透风的土堆中,发出不甘的嘶嘶声,

冒出一股股的清烟。
“这是怎么回事?”明显法力不支,冷清秋喘着气问身旁的人,幸好这次的施法没有失败,否则埋在土里的

,恐怕就是自己这边了。“这就是你要我看得好戏?”靠在身后的一棵杉树上,冷清秋脱力的滑坐在地上,

小白担心坐在他的旁边,用它那是湿湿凉凉的鼻子磨蹭着他的手。
“你何不问问他们呢?”
顺着白衣人眼光所指,冷清秋果然有三个黑点慢慢往这里走来。白衣人如同他来时一样,一个身影晃动,便

不见了踪迹。而冷清秋已然看清了来人,正是请他来捉妖的铁氏兄弟三人。
5
冷清秋醒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在地狱里呢。冷冰冰的石墙,不是还冒点冷风吹了过来,要不是身下垫着足

够厚的干草,还有块兽皮当被垫给搁在草堆上。隐约的,还从不远处传来说话的声音。
“你说他怎么还不醒过来?”没听过的声音,但冷清秋就是觉得很亲切,似乎是个很熟悉的人的声音,是自

己期待已久的声音。
“别急,我看过他人了,没有大问题。外伤已经治疗好了,内伤也只要静养便可以了。”这个声音带着听惯

的不冷不热的温度,以及惯有的慢条斯理的语气,不是那白衣人是谁。想到他,之前发生的事情,如同皮影

画般,在自己眼前闪过,那三个猎户,被打飞的白狐,刀锋的冷光,殷红的鲜血……小白呢?它怎么样了?

无数的问号在脑子里浮现,冷清秋再也躺不住了,一个蹬腿,人就这么一跃而起,却不想浑身上下如同撕裂

般的疼痛,人又跌回到了床上,不觉闷哼了一声。
“刚才好像有什么声音,是不是他已经醒了?”立刻一阵脚步声,往草铺的方向过来。
“等等,你就这么去啊!快变回来!唉!……”随着一身叹息声,一个人影出现在床边。由于他是自洞口的

方向跑来的,让冷清秋只觉得一道黑影笼罩了自己的上方

《代嫁系列之迷糊代嫁郎 by 凤翾》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代嫁系列之迷糊代嫁郎 by 凤翾》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