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被监禁 by 北辰¥紫电

时间: 2017-07-30 00:14:23

【不要被监禁 by 北辰¥紫电】小说在线阅读

不要被监禁 by 北辰¥紫电


作者专栏:
 
ww3.myfreshnet/GB/literature/li_homo/100047472/index.asp
  第一章
  “对不起,我没那个福气享受。”
  “别这么说啦~~~~~~~`请您务必收下啦~~~~~~否则我回去不好交代啊
~~~~~~~”
  “你再不走我叫警察了。”
  “请您千万别生气~~~~~~~我~~~~~~我走~~~~~~~您别生气啊~~~~~~`”
  一栋独立式的高级公寓前,远远的看到2个纠缠了好久的男人好象终于结
束了他们短暂的对话
,接着,其中一个进了屋子然后“碰”的一声快速关上了门。留下了那个梢显
矮小一点,提了看起来相当重东西的男人。。。。。。
  “我¥•¥……%¥—%¥%……#!!!!真是不识好歹!!本少爷亲自送
东西给你你都不要!
!哼!!!气死我了!!!”
  我,一个穷苦的大学生,为了生活不得不拼命打工,就算我累死累活的不
断干活,也只能勉强维持生计。每想到这里,我就觉得老天爷真是太不公平了,难道他摸鱼去了?还是故
意要折磨可怜的我???最近为了筹写生的费用,我又去找了份帮人跑腿的工作,没想到第一次送货就碰
了钉子!!为什么我老是那么倒霉啊~~~~~~~~~~~~~~~~
  无奈之下只好带着货回店的我,看到了店长那明显含着怒意的脸以及那位
漂亮的委托人太太。
  今天早上我刚去店里报到就碰到了这位漂亮的委托人,她买了店里很多昂
贵的物品,然后在里面加了一封信(后来想这信才是主角,我们店里的东西只是为了让我们送信的借口罢
了=_=b)
,希望我们能把它送到她儿子那里,我问她为什么不自己去看他,她就哭着说
他不愿意见他,
连电话都不接,看她哭得那么伤心,答应马上帮她送去。她递了一张照片给我
们,上面是一个长得很帅气的男生,看起来很阳光的感觉,留着披肩的长发,让人一看就是个很有艺术家
气息的男人。我的心不禁扑通了一声,心想像这样画一般的人一定有着一颗温柔的心。。。。。。
  可是现在我知道我错了!!人果然不可貌像!!!长得好不一定性格好!
性格好不一定人品好
!人品好不一定。。。。。。咳!我是气得发了疯才会这么失常的~~~~平时我
可是很有礼貌的优秀学生~~~~(急速膨胀中。。。。。。)
  由于那位漂亮的委托人即使看到我送货失败还是感激了我,并且还是给了
我跑腿费(当然是私下给的,要是让老板知道了~~~~~),为了这温柔的太太,我一定要把这封信送给那
该死的冷面男!!我冲冲冲~~~!什么都别想挡住我!!![也没人敢挡你。。。=_=b]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在我坚持不懈的按了15‘38"的门铃后,那该死的门终于开了,现在那个
讨厌的冷面男就站在我面前,我不等他问我就把那封信递到他面前
  “你不要那些东西可以!但这信你得收下!”由于跑得太急,气喘呼呼的
我脸上红作一片,希望这讨厌的冷面男不要以为我递给他的是情书!!那我一定炸烂他的房子!![你有
钱买炸弹吗?那可是很贵的。。。。=_=b]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是我的谁?”
  呼。。。。。。还好他没以为我送情书给他~~~~但是!!为了心目中那温
柔的太太!!我一定要让这冷面男收下这信!!!“既然你不接,那我念给你听了也行(原谅我吧~~太太
~~)。”
我刚要打开信,眼角瞥到那冷面男似乎是要关门了~~~~“等等啊!!!只要你
能看完信!!要我做什么都行啊!!!”情急之下我双手扒住了门框,硬是不让那门合上。“是吗?你说
的哦
。”那冷面男突然松开了手,一时还没反映过来的我结果可想而知。。。。。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我怒!!!快速从地上爬起来冲到他面前咆哮到“你要松手怎么不说一声!!要是我摔残废了怎么办?
?你赔得~~~~~呜~~~~~~”。。。。。。
  请不要问我发生了什么事,因为我现在已经是石头状态,各位想必也不会
傻到找个石头问话吧?
  “你说的哦,我要是能看完信叫你做什么你都愿意的。我已经看完了,来
,进来帮我‘做事
’吧~”
  是不是我听错了,那冷面男的声音好象带有笑意,难道是讥笑我???
  “我是石头,石头是不会做事的。”我用机械的声音哭(在心里)到。
  “你想食言吗?快进来!”冷面男又恢复了足以把石头冻裂的声音,自然
,石头(我)马上裂成了碎块,被他一一捡进了屋里。。。。。。
  碎块被全部丢到了一个大沙发上,说实在的,我这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把石
头往自家干净豪华的沙发上堆的,这样糟蹋还不如给我拿去卖钱~~~~看起来它的价钱应该比我几个月工资
还要高!
5555555555555老天爷,你也太%—……¥……%#了!!!难道我上辈子真的是
大恶人么??这辈子你要这样对我!!!
  “先喝点东西吧。”一只装满了橙色液体的贵重(由于长期磨练的结果,
很会辨别东西的价值
~)杯子放到了我的面前,我极力克制了自己想让他把杯子送给我的欲望。拿
起那个漂亮的杯子一饮而尽,因为我怕和它接触久了就会忍不住想马上抱走它~~~~哭~~~~~~穷人的悲哀啊
~~~~~~
  “你想怎么样?”事到如今我也无所谓了,现在是法制社会,量他也不敢
把我怎么样~~~看到他正慢慢的向我走来,嘴角还挂着笑意~~~我身上不知为什么猛的一寒~~~~~~~~为什么
我会害怕??为什么?
  “啪!”我努力瞪大了眼睛望着我脚裸上那在灯光下闪闪发光的东西,看
起来很值钱啊!我拍!拍拍拍!!到底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你都被人绑架了啊!!
  “喂喂喂!!你这是干什么???绑架是犯罪的哦!!”也许他还不了解
中国法律。。。。哈
哈。。。哈。。。。那我姑且指点指点他好了。。。。。。好了好了!我知道
这是不可能的啦
!!但现在我该怎么办哪~~~~~~~~狂哭啊~~~~~~
  “我让你做的事不难啊,就是让你当我的模特半年,这段期间你不能离开
这里一步。对了,这间房子是经过特殊设计的,自然也有隔音设备,至于其他的嘛。。。。。。你要试吗
?”他那薄薄的性感嘴唇吐出的音节我怎么不明白???难道我突然变成老外,听不懂中文了???
  我彻底被他吐出的话打击了!如果说刚才我是石头,那现在的我就是空气
了~~~~~为什么我会遇到这种事~~~?老天爷~~~你—%¥#%¥—¥%¥¥#的!!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

  “这段时间你的饮食起居都有人照顾,我也会给你当模特的工资,哦,对
了,你好象还在上学
,那我得打电话让人帮你办下休学了。。。。。。”等等啊!!!!重点不是
这个吧!!!!
  “喂喂喂!!你哪只耳朵听到我答应了??啊?哪只耳朵??你这是非法
监禁!!我要告你!
喂!你听到没有???喂!!!”那可恶的冷面男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直接
给不知道谁谁谁的打了个电话,然后就对我说:“好了,你的休学已经办好了,你的那3份工作我也给你
辞了
,现在你放心的在这里做模特吧。”我惊讶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不是因为
他这么快就给我休了学,因为他那么富有也许就是哪个大人物的什么什么人,我惊讶的是他怎么知道我在
哪打了哪几份工!!!难道我们今天不是第一次见面???
  “你怎么知道我在哪打工的??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没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慢慢向我靠过来。。。。。。寒!!!全身发冷
的感觉又来了~~~~~
救命啊~~~~~~~
  
  第2章
  “来,吃饭了。”
  “你到底什么时候放我出去?”
  “不是说了吗?半年后自然会放你,在这之前你老老实实的给我呆在这里
。”
  “哼!我要去告你~~~~~~~~~!!!”
  “请便。但至少要等到半年后。”
  同样的对话每天早上都会来上一次,狂哭啊~~~~~“我已经厌烦了重复重
复又重复的对话了!
!!”我冲上去一把抓住他的领口,“你不是搞艺术的吗?说话就不能有点新
意吗???”他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静默几秒,然后开口:“饭盒在天上飞。”。。。。。。我倒!
!!
难道这就是艺术家所谓的新意??[绝对不是的。。。。]那我只怕是永远也不
能理解了
~~~~~~~~再哭~!!!
  气归气,五脏庙还是要祭的!幸好这里的伙食还不错,没让我在极度烦躁
下瘦下来,反倒由以前的皮包骨变成了现在的刚刚好状态,仔细看皮肤也比以前有弹性了许多,还有那么
点光泽(
恶~~~这什么形容词~~)。
  正当我注意着自己的手背时,一个湿湿的东西在我脸上点了一下就离开了
,我就算再怎么晕也知道那触感是什么东西才会有的:
  “喂!你又干什么?”
  “你的脸上沾了饭粒啊,我只是好心帮你弄掉而已。”
  他还一脸无辜的看着我!我X的~~~!!
  “你就不能用说的啊!!你嘴巴长着只是用来吃饭的吗???”怒极!!

  “不是啊,除了吃饭还可以这样。。。。。。”
  他他他他他!!!他居然又对我做了使我变化成石头的事!!!而且他还
给我没完了!!“唔~~~~~~~~唔唔~~~~~~~”我想叫他停下但是嘴被封了;我怒极想一脚踢开他脚却被他
压住了~~~~~~~~哭~~~~~~我现在是极度缺氧状态啊~~~~~~我8行了~~~~~~~
  。。。。。。
  ……
  噫???我刚才昏过去了???意识稍微清醒一点的我发现自己正躺在沙
发上,
额头上还有条毛巾。。。。。。汗。。。。。。
  “真是的,只是稍微吻一下就昏过去,你也太没用了点吧?”
  冷面男的脸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吓了一跳。
  “你说什么??你是贼喊捉贼恶人先告状!!!明明是你使我昏倒的
~~~~~~~~”
  “我知道了,你遇见我以前从来没接过吻是吗?”他明显带着笑意的说。
  没想到这个冷面男笑的几率还挺高的,我来的这几天他笑了好几回,还多
半是我出丑的时候!!!
  “好了,我们开始吧,站到那边去。”他突然正经起来,拿起画板坐到一
边,用铅笔朝窗边比了比。
  虽然有十二万分的不愿意,但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哼哼!!宁可逆君
子,不可犯小人,而他正是那巨无霸级的小人!!!为了我比较安逸的生活,我忍!!忍!!(忍字心上

把刀啊~~~~~~~哭~~~~)
  按他说的走到了窗边,做在了窗边的镂空椅子上,随便摆了个动作,朝他
瞪过去!!怎么样?
你小爷我就是完美无缺,怎么摆都美!!
  “把衣服脱了站到窗户前面。”他将我‘火辣辣’的视线自动屏蔽,冷冷
的丢下一句重磅炸弹

  “你,你,你,你说什么~~~~~~~~~~~~~~~~~~~~??????”过于惊讶
的我气愤难挡,谁有要煎鸡蛋的??来来!丢我头上,立即给你煎的又香又嫩还七分熟!包君满意啊我!
  “我有没有听错???你叫我在人来人往的大街前光者身子丢丑,是不是
还要摆个妖媚的动作啊??”
  顾不上其他的了,我直接冲到他面前,指着他的鼻子,另一只手叉着腰做
茶壶状,义愤填膺的向他声讨!他最好给我说他是开玩笑的,否则我真的没有把握控制自己不将他那看起
来爆贵的花瓶砸到他脑袋上!!人的怒火达到一定程度连生死都可以置之度外,何况还是一只别人的花瓶
??(但是能把它给我我是最高兴的~~~~5555555)
  “微笑就好,不要做那些多余的事情。”
  他皱了皱眉,似乎对我那做出妖媚动作的言论很不满
,自动将我其他的
话过滤,只特别强调了这一点。
  “你,你……”能把我都气得说不出话来的人这小样是第一个,好,佩服
你!
  “我不干!”干脆摆明态度,无缘无故被他逮来已经很不幸了,凭什么还
要我出卖肉体咧??
??这世界还有公道吗??
  “你没有拒绝的权利……”他见我态度坚决,决定以毒攻毒,耍出铁血政
策——扣住我的下巴,目光凶恶,吐字如冰,全身都散发着‘不准违抗我’的信息……
  “呜~~~~~~~~”不禁打了个冷颤,我是很怕冷的人,面对如此高寒立即投
降了,乖乖的举起双手示意我同意了~!!!!他这才放开我重新回去做下,摆好画板,拿起铅笔就看着
我……
  我知道啦!!不要再那样看我啊~~~~~~!
  快速跑到窗前,二话不说脱的只剩内裤。
  “那个也要脱掉。”大爷又出声了。
  “唉……”就知道……
  势不如人只好认命了……
  
  第3章
  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花儿香……
  一丝不挂的我一点也不晴朗,被要求傻愣愣的站在精致的雕花窗户前还不
够,居然还叫我对他微笑?他不知道微笑是要发自内心的吗?我现在这样子怎么可能笑得出来??那个笑
啊~~~别提有多别扭了~……
  “表情放轻松点,本来就瘦得跟电线杆似的又臭着张脸,还能入目吗?”
老祖宗他又发话了,怒啊!!!!
  “你!!!!”你了半天我也无话可说,老祖宗是搞艺术的,当然不在意
光着身子站在大庭广众(虽然不是也不远矣!那楼下大街上来来往往的那些是什么?和大庭广众还有区别
吗?虽然我也是学艺术的,但也没那么开放啊~~!)之下,再加上小人是不会体谅其他人的心情滴!跟他
抬杠我没那本事,跟他打我没那力气,权衡之下决定——咽下这口气!TNND!等大爷我发达了!!哼哼!
!不知道我脚上那条金闪闪的链子值多少钱…………
  现在终于知道了他祖宗的大名了!!以后可以不用‘冷面男’‘死变态’
的骂了,这样把世界上其他善良无罪的至少没有惹我的可爱人士也一并骂了,真是太对不起他们了~!哼
!以后我就可以(在心里)拼命努力加油狠劲的骂他啦!!!
  爽哪~~~~~!!
  (从此,‘付易华’三个字就成为我心里出现频率最高的人名啦~~当然!
你们都知道,我不是喜欢他才反复的念他的名字的!)
  说起来……他那鸟名还是我偷偷在他往送包裹的(同行啊^^)签收单上签
名时瞟到的……龙飞凤舞的‘付易华’三字又再一次打击了我——因为我那不能为外人道的名字!!那是
我心中永远的痛……痛啊……请不要追问我叫什么名字,没看到我这么痛吗?要是你知道也不要叫出来,
否则我跟你急啊!!!
  “你在那胡思乱想什么呢?容财?”安静一会的世界又开始喧闹了,只因
为……因为……我最讨厌的俩字从我最讨厌的人嘴里吐出来了!!!!如果现在有行人接近这栋房子,一
定能感受到房子里正向外散发着的腾腾热气!冬天还可以享受享受,可夏天……嘿嘿……
  “啊啊啊啊啊~~~~~~~~~~~~不要叫我的名字啊~~~~~~~~~~!!!!”被刺
痛死穴的我抓狂的冲过去对那厮就是一顿乱打!一天下来积聚的怨气终于找到了发泄口,没命的向他打去
的我,其实还是有一丝理智存在的……等会他万一要报复回来怎么办?我这白斩鸡似的身体可禁不起他打
……想到这,手上动作慢了下来……
  他逮住机会抓住了我的手,似乎没什么火气,这让我大松一口气:“打够
了?为了个名字就发疯也太不成熟了吧?再怎么说那也是你父母给你取的……”见他似乎要长篇大论,我
连忙捂住他的嘴,禁止它再吐出来一个字。你有这么‘正常’的名字当然觉得没什么了!忍不住在心里抱
怨,顺便再把那视钱如命最后还死在钱手上的白痴爸妈又骂了一顿!舒容财舒容财……我就是没什么财!
TNND!这一听就是个俗气得要死的大叔名,我这种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才高八斗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的断码(
-_-b穷的结果……才会用这个词……)美少年怎么着也得叫个‘风’啊‘光’啊什么的吧?!![这水准
……=_=b]
  越想越心里不平衡,突然手上热热湿湿的……一看,那变态正在舔我的手
啊啊啊啊!!
  气愤!发现自从来了这里我的火气就特别旺,要是能成功转化为别的能量
能省我不少电费……
  我甩!无效……我不想和他久缠,力气拼不过,对我没好处……
  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松手啊白痴!!

【不要被监禁 by 北辰¥紫电】(本页完)

《不要被监禁 by 北辰¥紫电》上一篇

夜谈蓬莱店 by 凤凰(菖蒲)--预览


文案:

二十六岁生辰,在收到连城不易的礼物的同时,也就接收了同样巨大的麻烦。

夜宿逆旅的幼童、猝死他乡的江湖客、独行陌上的丽人——

百劫成灰,踪影成迷,想要拨云见月又谈何容易?

一路寻来,死亡的脚步始终如影随形。

他害怕,却不是为了自己;他忧虑,却无关生死。

韦长歌是谁?天下堡的主人,长歌月下,却只为着一人担惊受怕。

苏妄言是谁?苏家的大公子,妄言天下,却只在乎一人是否信他。

这两个人有情,却谁也不谈情,这两个人有爱,却谁也说不出口。

但不谈情是否无情?不说爱是否无爱?

「相思焉有不苦的?但情人,又岂有不相思的?」

于是,韦长歌微笑着这么说道。

一、 陌上桑

年轻人的名字叫施里。

施里今年开春才刚满了十八岁。

他个头不高,但长得浓眉大眼虎头虎脑,很是精神,加上有股子憨厚老实的神气,十分讨人喜欢。

施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乡下小伙子,出生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他是家中幼子,上面有两个出了嫁的姐姐和三个哥哥。和村子里其他年轻人一样,他没读过书,也不识字,从会走路的时候起,就开始帮着爹娘兄姐下地干活,到如今十八岁了,也还是在地里干活。农闲的时候,就到镇上的米铺帮工。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生活却依然十分清贫。


施里不识字。

不过,有三个字,施里是认识的——

“十里亭”。

白庙村外有条大路,是去古井镇的必经之路,一年四季,行人不断。村口有座草亭,从这里算起,前去十里,后去十里,都无人家,因此这草亭就被叫做十里亭,来来往往的行人都喜欢在亭子里歇脚。


施里的名字就是按着“十里”的谐音来取的。一来,爹娘都不识字,取不出好名字,再者家里孩子又多,也就懒得费这份心了。图省事,就用了这亭的名字。又因为这样,施里总觉得自己和这草亭有种说不出来的缘分,所以每次经过的时候,他都会停下来,坐一坐。这个习惯,直到现在也没有改变。


施里遇到那个女人,就是在十里亭。

那天,施里从镇上回家。

已经是黄昏时分,但天色还很亮,天边有着狭长而艳丽的火烧云,大块大块明丽的火红颜色,仿佛真的就是烧着的火焰一般。

快到十里亭的时候,远远,他已经看见亭里坐了一个女人。但,已经习惯了回家路上要在十里亭小坐片刻,施里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他埋着头走进草亭,并不看那个女人,径直坐到离她最远的角落里,靠在柱子上打算小憩一会儿——当赶路疲倦了的时候,这是年轻人的另一个习惯。


但这天施里却怎么也睡不着。

那女人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地说着什么,喃喃的声音不断从对面传过来。那声音很轻,也很低,但不知道为什么,就像被人用针轻轻地挑了一下,施里心头一动,就再睡不着。他睁开眼睛,偷偷看向对面。


那是一个长得非常好看的女人。

大约二十多岁,总不到三十。这样的年纪,正是一个女人像花朵般盛开的年纪,眉宇间早已不见少女时的青涩无措,却多了令人沉醉的风情。翠眉高鬟,凤眼微挑,颧骨上淡淡的扫了点胭脂,那抹红色一直延伸到眼角,呼应着唇上的嫣红,格外抢眼。身上穿戴亦十分艳丽、讲究。施里虽然看不出她身上衣衫是什么质地,哪家布庄的出品,却也知道这女子家中必然十分富贵。


正因为这样,他就更加迷惑。

因为胭脂掩盖下依然可以看出那女子脸色的苍白,而眼中的恐惧、惊惶更是明显,她不住喃喃低语,却是在反复地说着一句:“怎么办?他们不会放过我……怎么办?他们不会放过我……”


施里才十八岁。

在他这个年纪,还不懂得这世上会有那么多无奈的事、痛苦的事、遗憾的事……不知道这世上竟会有那么多叫人烦心的事。他所有的焦虑总是围绕着一家的生计,最大的担忧也不过是已经拖欠了一个半月的工钱。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穿着绫罗绸缎,戴着珠宝玉器的女人会露出这么无助而惶惑的表情?


那女子突地抬头看过来。

施里正想得入神,一时闪避不及,正撞上那女子的目光,他一下子红了脸,嗫嚅了半天,讷讷道:“夫人,你……你……你是有什么事不开心么?”


那女子沉默了好一会,低声回道:“开心?这世上,一个人要开心多不容易啊……唉,我原以为我会开心的……你呢,你没有不开心的事么?”


施里笑了笑,伸手在旁边的柱子上一拍:“我?我不开心的事就是这亭子破旧得厉害,上个月已经开始漏雨了。”他想了想,又加了句:“要是哪天攒够了钱,我就要把这亭子重新修过,到时候,就不叫十里亭了,改叫施里亭!”


那女子听了他的话,眼睛却是一亮,突然站了起来,来来回回走了几步,像是想到了什么,却又下不了决心。

施里迟疑道:“夫人,你……”

那女子终于站定了,转过身,对他一笑,露出一排皓齿:“你叫什么名字?”

施里心头怦怦直跳,呆呆答道:“施里。”

她道:“施里,我知道你是个老实可靠的小伙子,要是你有一笔钱,这笔钱可以让你把十里亭变成施里亭,可以让你到城里盘间铺子做点生意,可以让你全家都过上好日子,你觉得好么?”


施里愣了愣:“这当然好啦!不过,我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那女人的呼吸急促起来:“你有的!我可以给你这笔钱!”

施里又是一愣,他虽然老实,人却不笨,他立刻道:“夫人,你要我做什么?”

那女子面色一整,凝然道:“我想请你帮我送个信。”

说完了,从袖中拿出一个淡紫色绣着银边的香囊,递了过来,却又在施里的手碰到之前缩了回去。她一手紧紧握着香囊,一手轻轻抚着那光滑而细致的表面,那股茫然惊惧的神色又回到了她脸上。


施里见她神色十分着紧,倒像是连性命都托在了这小小的香囊上,一时间,一种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形容的心绪澎湃地涌了上来。他道:“夫人,我不要你的钱!我帮你送信!这东西,你就交给我吧——你只管放心!”


那女子惊讶地看了他一眼,感激地一笑,缓缓把香囊递到他手中。

香囊带了点幽幽的香味,里面不知是放了什么物事,拿在手里觉得沉沉的,形状象是不大规则,摸上去感觉有些粗糙。他紧紧捏着香囊,不知该说什么,半晌只道:“你放心。”


那女子长长叹了口气:“我叫桑青,住在三十里外的陆家镇,人人都叫我李寡妇,你到镇上跟人一问就知道了。这香囊对我来说十分重要,请你要帮我好好看管,一定要亲手交到对方手上!”


施里郑重地点了点头。

只听她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我要你去找的人是天下堡堡主——韦长歌。”

天下堡久负盛名,施里虽然是个普普通通的乡下年轻人,却也听说过这个响当当的名号,所以他吃惊之余又有些担心:“我只是个乡下穷小子,又怎么见得到天下堡的堡主?”


“你把香囊里的东西拿出来,他应该就会见你了。”她想了想,又轻轻叹道:“只盼他还记得这东西,别忘了才好……要是他忘记了……唉,那也只能怪我自己……”


她这几句话没头没脑的,施里听得糊涂,小心翼翼地问:“那,夫人要我带的信在哪?”

那女子一笑道:“我要带的是口信——烦你帮我带句话给他!”

施里慨然点头:“好,夫人要带的,是什么话?”

“京城,杨树头。”

——“桑青?”

韦长歌皱起眉,看着桌上的石块:“她是什么人?”

压在淡紫色、绣着银边的香囊上的,是一块小小的石头。大约只有鹅卵大小,质地也没什么特别。没有经过打磨,因此不规则之外也很粗糙。这是一块普通的石头,没有任何不寻常之处,象这样的石头,任何人在大江南北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轻轻松松地捡上一箩筐。


然而现在,却有人千里迢迢不惜重金,派人把这块石头送到了他的书桌上。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不认识她?”

韦长歌抬起头。

施里站在靠门口的位置,脊背挺得笔直,大声反驳着。

“李夫人明明说是你给了她香囊里的东西,还告诉她,遇到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时候,就到天下堡找韦长歌,这东西就是信物。我听得明明白白,决不会错!”


韦长歌眉头皱得更深:“我天下堡有的是铁令玉符,什么时候又用过石头做信物了?你倒恁的大胆,拿了块破石头就敢说是信物!你在门口等了七天,莫非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


施里大声道:“我没有说谎!”顿了顿,又大声补了一句:“她也不会说谎!”

韦长歌微微眯起眼睛,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

施里的目光直直地迎了上来,炯炯地,不见半分畏缩,也没有半分顾虑。

韦长歌不由得露出了几分笑意:“不错,你没有说谎。”

施里肩头一松,也僵硬的笑了笑。

“可是,这块石头,还有那个什么桑青,又究竟是怎么回事?”韦长歌若有所思地拿起那块石头,放道眼前,细细地看着。

站在一旁的韦敬也往前走了两步,看了看那石头,又看向施里,有些迟疑地开口:“堡主,会不会,香囊里装的原本不是石头?只是半路上被人用块石头偷偷换了去?”他一边说着,眼睛却始终盯在施里身上。


看到那样的目光,施里立刻像被滚水烫到似地跳了起来,他忿忿不平地看向韦敬,涨红了脸,竭力声辩道:“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李夫人说过的,不许我打开香囊偷看里面的东西,她说我看了,就不会帮她送信了!我既然答应了她不会看,就绝不会看的!”


韦敬脸上微微一红,陪着笑道:“小兄弟,你别着急!我没说是你换的,不过,你看,会不会是路上什么时候你没留意,被人换走了?”

施里“哼”了一声,瞪他一眼,粗声粗气地道:“我知道这是重要东西,一直贴身放着,决不可能被人换走的!”

他本性淳朴,为人又老实,从没想过有一天会被人冤枉偷东西。心里别扭,说完了便恨恨扭头,不肯再看韦敬,神情又是愤怒,又是委屈、难堪。


韦敬知道错怪了他,也有些歉然,正想说点什么,便听韦长歌一声轻笑。

韦敬和施里两人,不由一起转过头。

韦长歌一扬手,把那石头扔到了地上,而他的笑声,也越来越愉快。

施里一怔,忙冲上两步,将那石头捡了起来。

“不必捡了,这确实就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就是摔碎了也不打紧。”

韦长歌微笑着。

每当这个时候,他总是格外的英挺得让人挪不开视线,让人觉得世上也许再没有第二个人比他更适合微笑的了。

“从地上随便捡块石头就拿来当信物,会这样做的人,我只认识一个——”韦长歌略一顿,一字一字,慢慢地吐出一个名字:“苏、妄、言。”


说到这三个字的时候,他的眼睛微微地亮了,有如天上明星。

“苏大公子?”韦敬的眼睛也是一亮,却又迷惑起来:“可是,那位李夫人又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韦长歌做了个手势,打断他的疑问:“没关系,等见到苏妄言,自然一切都清楚了……”他伸了个懒腰,又笑起来:“还好,再有三天就是七月七了。”


韦敬也忍不住笑了:“不错,七月七。那天苏公子一定会来的!”

韦长歌点点头,挑起眉,有些得意,但随即又收了笑,却长长地叹了口气,像是无限怅惘。

“堡主?”

他往后轻轻一倒,靠在椅背上,目光有点无奈:“我怎么觉得,最近十年来,我的耐心好像越发好了……”

七月七是韦长歌的生日。

每年到这天,总会有成百上千的江湖中人带着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宝从各地赶到天下堡来给韦长歌祝寿。马厩里挤满了千金难求的良驹,库房里推满了绫罗玉器,从天下堡宏伟的大门开始,上等的大红地毯一直铺到了十里之外,而走在这条路上的,也都是武林中的成名人物。


通常会像这样庆祝寿辰的一般都是那些年过半百的老人,但韦长歌却一点也不老,过了今天,他也才刚二十七岁,而这样的七月七却已经过了二十六个了——


当年,老堡主在六十岁上才得了这一个独子,喜出望外,偏偏这孩子还在襁褓中就已经聪明可人,让老堡主爱愈珠宝,于是在孩子周岁时发下英雄贴,广邀全天下的武林中人来给孩子贺寿。


夫人说是怕太过张扬会折了孩子的福,不肯办这寿宴。

据说,当时老堡主正在花园里逗孩子玩,听了夫人的话,勃然起身,一手抱着孩子,一手在石桌上一拍——那石桌竟被他一掌拍得轰然裂开,整整齐齐分成了两半!


老堡主道:“这孩子,是天下堡将来的堡主,天下武林莫不俯首称臣!贵不可言!谁能折得了他的福气?孩子不但要过周岁,从今以后,每一年的生日都要热热闹闹的过。我要天下人都知道他是我韦王孙的儿子,都来为他祝贺,替他高兴!”


老堡主说了这番话后,天下堡在七月七日这天大摆筵席给韦长歌祝寿就成了惯例。

韦长歌渐渐长大,于是每年的这一天就更加热闹了。

不知有多少人挖空心思散尽家财置办礼物,只为能在这一天见韦长歌一面;不知有多少人在这里泯却恩仇,又不知有多少人为了抢一个座位而结仇;不知有多少女子,脉脉地寻找那个挺拔的身影。


也许,在这个江湖中,每一个女孩子都有一个同样瑰丽的美梦。也许她们都曾想过,如果有一天能被那双明亮得如天上星子的眼睛注视,该是怎样一种情境,而她们也都知道,想得到那双眼睛的注视,在七月七日这一天到天下堡去,绝对要比夜深人静时躲在后院乞巧来得有用。


所以每到这一天,天下堡到处都是被父母长辈带来赴宴的少女,奉师门之命来送寿礼的女郎,还有独自闯荡江湖的妙龄女子。

蔚为盛事。

然而,韦长歌的一个朋友,正确地说,是个已经做了十年朋友,却不知道还能做多久朋友的朋友,却很是看不起这种大摆寿宴的做法,每每说起,总是一脸不屑。而在他面前,韦长歌却也端不起堡主的架子,不管有多少理由,那人冷冷一哼,也就都说不出来了,末了也只好一笑置之。


韦长歌还记得他第一次随父亲到天下堡来的情形。

“你就是韦长歌?听说你每年都把自己的生日办成英雄大会,哼,真是好威风啊!”

比自己还矮半个头,说起话来倒是半点不肯饶人。自己刚一解释,那人便把漂亮的眸子一挑,被那么一瞪,就是有多少话也都说不出来了。

算起来,已经是整整十三年前的事了。

想起旧事,韦长歌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韦敬悄悄走上来,低声道:“堡主,辰时了,你看……”

韦长歌默默点了点头,挥手让他下去了,又转头看着窗外。

难得这夏夜里起了点风,吹得两旁悬挂的彩灯都轻轻的荡着,树木也好假山也好,影子都连成一片,在地面上婆娑起舞。

天色已经是全黑了。

客人都已坐上桌,无数烛火把宽阔得大厅和院子映得如同白昼,据说天下堡专程从各地请来了四十位一等一的厨子,但现在,桌上还是空空荡荡,四十位名厨的杰作连影子也没见着。就只有一坛坛的酒,堆在角落里,没的引人眼馋。喧哗的吵闹渐渐低了下来,众人开始尴尬地面面相觑。


“我的耐心真是越来越好了……”

韦长歌喃喃自语。

韦长歌那个已经做了十年朋友,却不知道还能做多久朋友的朋友,便是洛阳苏家的大公子——苏妄言。

韦长歌在等的人就是苏妄言。

江湖中的人都知道,天下堡堡主的寿宴,只要苏家大公子没到,是决不会开始的。

苏妄言说:“其实迟到没什么不好,让别人等是应该的,只要你值得人等。”

就像他常说的另一句话——“仗义每在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即使聪明如韦长歌也不能确定这些话到底是对还是不对。他敢打赌,如果苏大公子敢把这番道理说给他爹听,不管他有没有迟到,结果苏大侠一定都会把祠堂里供着的祖宗家法请出来。但,他也知道,如果对方是苏妄言,那不管什么时候,他也一定会等的。


就像现在——平日里也就罢了,每年的这一天苏妄言是一定会让韦长歌等的。

刚认识的那几年,也不必等七月七当天,一进七月,苏妄言便早早到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不到生日当天就见不到他的影子,然后到最近几年,更是一年比一年来

《不要被监禁 by 北辰¥紫电》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不要被监禁 by 北辰¥紫电》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