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情、寻 by 月尘

时间: 2017-07-29 22:12:27

【猜、情、寻 by 月尘】小说在线阅读

猜、情、寻 by 月尘


作者专栏:myfreshnet/GB/literature/li_homo/100044706/index.asp


猜、情、寻
Written by 月尘

第一话

题记:
有些人,是注定要跟你纠缠一生的!

******************************

初吻?嗯?我的初吻应该是在幼稚园时被同桌的男生夺去吧!那是一个我连名字和面目都已忘掉的人,但我

清楚记得,他趁我午睡时偷吻了我一下,虽然只是在脸颊;当时我立即坐起来,用我自认为不可一世又嚣张

的眼神厉了他一眼。我隐约记得,他对著我傻笑,六岁前最深印象的,大约是这件事了。

「阿紫,上学要小心过马路,知道吗?」

是我妈,一个被男人抛弃的女强人。我父亲在我两岁时便跟我妈离婚。据我妈说,他跟一个年纪可当他女儿

的少女在一起,当时年纪实在太小,我对父亲的印象十分模糊。除了妈妈,我还有一个哥哥,他叫做王蓝。

我妈说她喜欢蓝色和紫色,就这样替我们改了这样的名字。我哥是一个很勤力的人,可以算是一个书呆子吧

!他比我大上十五年,我跟他是绝对有代沟的,他喜欢的事物都跟我喜欢的有很大的差别。我妈是一个很强

的女人,我们住的地方是她一人独力购入的,她还是一所中式餐厅的老板,店内大少事务,上至订货,下至

招请员工,甚或是菜式设计也是由她一人负责。由於我家离学校近,所以我从小学一年级便自己步行上学放

学。

我是一个冷漠的人,我想一半是天生,一半是後天形成的。如果那个人我看不顺眼,我是绝对不会跟他说一

句话的,就算是有,也会是我的毒舌对待。相反,如果他有令我佩服的本事,我会主动跟他结交。想来我的

性格,很大程度上,也和我妈有关。因为她一向想要有个女儿,在四十岁那年生下了我,可惜也是男孩子,

她十分失望。可能是为了补偿,小时候,我被她打扮得像个女孩子一样,好像戴著那些有假辫子的帽子,穿

裙子拍照,那些照片可以说是我人生中的污点。我发誓,绝对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我曾拍过这些照片。我的

发型,则是我另一个苦恼,因为我留著的是那些像小女孩一样的妹妹头,不知我妈那来的力量,竟然跟校长

谈好了,可以让我留著这样的头发上学,真是倒霉!不过,渐渐我也适应了。我的面貌比较清秀,照我妈说

,那是遗传自她的优良血统。因为以上种种,自小我便常常被人骚扰,好像我的幼稚园同学,我妈餐厅里的

客人,所以也间接造成了我那种冷漠而且自我中心的性格。

******************************

「好了,各位同学,既然大家都是新生,那先由老师替你们选班长吧!嗯!王紫同学吧!你在幼稚园也当过

班长,应该没问题吧!」

那个姓李的老师就这样选了我当班长,完全是她自己决定的,哪有我反对的权利?我们学校也有一个奇怪的

特性,那就是男生女生也是穿同一款校服,统一是衬衫加长裤,冬季夏季也是,只差多了一件外套。自从上

学的第一天开始,便一直有人问我是不是女生,没法啊!谁叫我的外表容易令人误会。

就这样,一直过了几年,大家终於都承认我是男生,一个叫做王紫的男生,而且已经连续当了五年班长。但

有一个人,他始终还是怀疑的。

「阿紫,你真的是男生吗?我妈说你长得很像女孩子,我都觉得你是女生。因为,你上洗手间一定到格内的

!嘻嘻!」

说话的是马日明,那个我上小学第一天便碰上的人。他是我第一个好朋友。这个人,虽然有时候有点脱线,

但他有他厉害的地方,好像他会看那些我完全不会看的懂的中西文学小说,甚麽红楼梦、双城记,或是那些

古代诗人的诗集。他的语文成绩一向很好,齐耳的短直发,面上架著一副无框眼镜,常常也显出一副无害的

笑容。於我来说,的确是有点白痴的感觉,但他一点也不笨,反而十分早熟,每当有女生送礼物给我,他便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一定抓著我每事问:

「阿紫,你说,你喜欢她们哪一个?」
马日明的双手抓著我的肩膀,用一种很紧张的神情望向我。才小六便已经想到爱情了,那是我从来没思考过

的课题。

「白痴,甚麽喜欢?是她们自己送给我的,你喜欢才是吧!随便拿去吧!反正回家我也会扔掉!」
因为跟他熟,所以我时时骂他白痴他也不会生气。我白了他一眼,还有半年便要考升中试了,他理这些无聊

的事情来干吗?

「真的吗?嗯!阿紫,你跟陈宏很熟吗?我看见你们时时在一起......」
他还是抓著我不放,而且好像更用力了。看不出那比我还瘦小的身体原来有这麽大的力量。

「天啊!你先放开我吧!小宏他是副班长,我和他时时一起工作,有问题吗?」

没错,今年已经是我第六年做班长了,不知是幸还是不幸。他说的陈宏是副班长,可以说是我的助手吧!今

年才从二班调来我们一班的男生,他是一个运动健将,尤其是田径运动,也有和我一起参加学校的合唱团,

算是我另一个较投缘的朋友。

「好!这个送你的,又大一岁了,阿紫,明天的考试加油啊!」

对於我们这些一月份出生的人,每年生日的日子也是考试的时间,真的十分讨厌!

「谢谢!嗯!马日明,你的数学没问题吗?不懂的话快问啊!第三天便考数学了!」

这个人,语文是强项,但数学一向是他的死穴。

「放心,你平日都教我很多了,早点回家温习吧!再见!」

突然,他拉起我的手袖,用他尖尖的指甲在我的手臂上留下三条红痕,之後转身便跑。

「白痴,你又发甚麽神经了!」

就是在校门前,我也忍不住要骂他。自从去年开始,他每每会有这种怪异的表现,如果他不是我好朋友,我

早教训他了!

******************************

回到家,哥哥惯性的躲在房内念书,老妈则还未回来。洗澡後,返回自己的房间,拆开马日明送我的礼物。

原来是一个相架,内里的照片是上个月学校游行在海滩上拍的大合照,马日明和陈宏站在我的左右,奇怪的

是,两个人的眼神似乎也有点不友善。相片的背後,有马日明写的诗,他从去年开始便喜欢写诗,有时也会

送我一、两首,可惜我不懂欣赏那些东西,但我可以肯定,总会有人懂得欣赏的。

******************************

後记---另一个坑,慎入!今次又用回第一人称写了,请多多支持!

第二话

期考很快便完了。我、小宏和马日明的成绩也十分好,都是全级前十名,此时,老师要我们填写选校志愿表

「阿紫!想好了要报哪间中学吗?」

是小宏,他的运动成绩这麽好,应该报考T中吧!那中学对运动成绩好的学生特别照顾。

「嗯!应该是W中吧!离家近,又可寄宿,选科又自由,还可直升高中,最重要的是没有女生,想起她们时时

要跟我拍照,送我一大堆无聊的礼物,还有问功课便烦!你又想报哪间中学?」

「不告诉你,到有结果你便知!」

啧!装甚麽神秘!陈宏和马日明有一个相同的地方,就是两个人也是那种很会收藏自己情绪的人。时时也装

得神神秘秘,让人猜不到他们在想甚麽。好像选中学这件事,他们一直也不肯告诉我选甚麽学校,直到放榜

那天,老师要我把派位成绩贴出来,我才知道,他们和我一样都是进入了第一志愿,W中,也就是说,我和他

们又继续做同学了。也好,反正在陌生的环境中,有熟悉的朋友比较安心。

暑假的时候,哥哥和他交往了三年的女朋友结婚。以哥哥书呆子内向的性格,也能够讨到老婆,老妈真是谢

天谢地。不过,我这位嫂子性格十分霸道,看来我哥在未来的日子一定会十分辛苦,我妈会否和这位媳妇争

吵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我决定离开这个是非圈,搬到学校的宿舍居住。那一年,我十二岁,哥哥二十七岁。

**************************************************

W中的设备实在不错!课室全有空调,运动设施充足,田径场、足球场、五个室内体育馆,分别给篮球部,排

球部和其他校队使用,再来还有健身室、图书馆;有小手术室的医疗中心,让生病的寄宿生可以不用外出治

病。

我们的宿舍是三个人一个房间的。房内有一个浴室,是公用的,设计十分完善,走进洗手间,先有一个马桶

和洗面盆,还有洗衣机,再向前行有一个磨砂玻璃小门,内里才是洗澡的地方,虽然没有浴缸,但已算是寄

宿学校中最顶级的设备。这样同时有两个人想要用洗手间也不成问题。

在升上中学前的两个星期,发生了一件怪事。那天我在老妈的餐厅帮忙,晚市过後,老妈著我先回家,她留

下继续工作,於是我便自己一个人乘公车回家。下车後,我沿著惯常使用的小路回家,怎料在暗巷中突然有

一个男人向我扑过来,之後更在我面前打开了大衣,还对著我傻笑;在昏暗的灯光下,我发现他原来是一个

内里甚麽也没穿的变态,难怪在炎炎夏日还穿大衣,当下吓得我立即大叫狂奔。回到家,哥哥和嫂子看到我

脸色苍白,还以为我被人打劫,这样丢脸的事情,我自然不会告诉他们,我支吾以对,再躲进房间。因此,

上中学後,我第一个加入的课外活动,便是跆拳道,至於为甚麽不加入柔道部,大约是因为我的体形较瘦小

,与其在遇到危险时将对方压倒,还不如出脚踼他来得较有效!而且我这个人是有点洁癖,要我将不个不认

识的人压倒来自保,我自问没法做出。

「快起床了!马日明!小宏!」

每天也是这样,升上W中已有两个月了,他们贪睡的情况似乎还未改善,本来我不是和他们住同一房间的,後

来不知怎地,他们跟其他人调换了房间,舍监也没理会,於是便演变成我们三人同住一室的情况。基本上,

每天最迟睡,最早起的是我,这是我的习惯,我一向睡的小却睡的很沉。我妈说,我是那种在睡梦中被人搬

走也不会醒过来的人,可知我睡的有多沉。

「小宏!快起来!马日明!快起来!」

两个爱跟周公谈恋爱的人还不舍得起床,没办法,唯有这样吧!

「白痴!快起来!」

我走到马日明床前,一把将他的被单拉起,再骚他脚底,马日明即时笑醒。跟著走过去拉起小宏的被单,这

个可恶的陈宏,原来又在装睡,他突然整个人弹起,『哇』一声大叫,把我吓个正著,差点倒在地上,他每

星期也会这样吓我一次,可恶!

「白痴!你再是这样,明天我不叫你起来,让你迟到!哼!」

此时,在另一边的马日明已走进浴室梳洗了。陈宏有一个不好的习惯,就是从来不穿上衣睡觉,只穿一条短

裤,就算现在是十一月,开始秋凉了也是这样。他是我们三人中最早发育的一个,现在只是中一,已接近有

一六五的身高了,真是羡慕!

「嘻嘻!阿紫,你不会的!」

就是这个招牌的阳光笑容,使他成为我们级今个月份的『级草』,原来男子学校也有这样无聊的选举。

「小宏,你这样不穿衣服睡觉,很易著凉的!」

其实不只是这个原因,而是我看不惯别人在我面前不穿衣服的晃来晃去。因此我上洗手间也一定躲进间格内

的,体育课、社团活动时也一定是躲进间格内换衣服,即使被他们取笑我也不会改变。我就是不喜欢跟其他

人一起上洗手间,换衣服,总觉得怪怪的。

「不会啊!我惯了!不跟你说了,先去洗脸刷牙!」

这个时间,马日明大约是在洗澡吧!因为我听到浴室内花酒开动发出的声音,多得那些磨砂玻璃设计,在外

边的人是看不见内里洗澡的人;同样的,内里洗澡的人也是看不见外边的人,否则,我一定不能跟他们一起

生活。

第三话

除了参加跆拳道外,我也有继续参加合唱团,其实这不是我自愿的;音乐课时,老师跟我们试音,刚巧又选

上我了。小宏虽然开始转声,但也被选上,老师说合唱团需要一些不同音质的人,马日明依然没有被选上,

或许是他本身的音乐感太差了。有些人,基本上是不懂唱歌的。其实他的声音是蛮好听的,比较低沉,不知

他将来的声音会变成怎样?

「阿紫,你最近都好像很忙似的,都没时间陪我了!」

是马日明,他的『诗人憔悴』又发作了,是小宏说的,他说马日明情绪化,爱钻牛角尖。
「不会啊!我们每天也在一个课室上课,又住同一宿舍,时时见面啊!」

马日明这个人最近真的有点奇怪,有时我和小宏从合唱团练习後一起回来时,他总会向我们投以一种奇怪的

目光,我不懂解读那是甚麽意思。

「哼!你连我数学不懂也不知道,还算是关心我吗?」

「啊!你不说我不知道嘛!最近我们快要比赛,忙著练习,都没留意。你哪里不懂?代数吗?」

校际比赛还有一个月便要举行,每天放学後,合唱团也要练上三个小时,真的很累啊!而且我逢星期六还要

练跆拳道,之後回家过一天,星期日晚才回校,所以也时间理会马日明的学习问题了。

「......」

马日明咬著嘴唇,双眼狠狠的瞪著我。唉!又在发脾气了,跟他相识已有六年多了,怎会不懂他发脾气的样

子是如何?他是家中独子,父亲早逝,本身是富家女的母亲自是把他当作宝贝一样看待,所以也养成了马日

明这种莫名其妙的性格,就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也会令他发少爷脾气。

「算我错了好吗?今晚我睡晚一点,你有甚麽不懂尽管问好了!」

我认命的走过去,小宏因为祖母去逝回家奔丧,告了三天假,只剩下我和马日明在宿舍。

「......」

「还是不肯说吗?好好!我从头说起好了,第一课是......」

我从开学第一天学的课从头说一遍,我觉得自己对待朋友一向是不错的,尤其是那些我认定是好朋友的人。

没可能看到他说不懂也不教的,马日明只是这一科较弱,若然因为这样而引致成绩倒退,或是引致学期末不

能升班,实在是不值的。

「好了,就是这样,你不如将我这里的题目做一做,有不明的再问!」

我把自己惯用的另一本参加练习递给马日明,抬头看看他,他还是这样的瞪著我,这个白痴,到底有没有好

好听的,难道说从刚才便一直瞪到现在?

「阿紫......你是笨蛋!」

哇!马日明的『猫爪』又来了,他又使出了那一招在我的左手手背上留下三条红痕。

「白痴,你这人真没良心,我都舍弃自己的睡眠时间来替你温习,你还抓我,到底有没有人性的?我不理你

了,现在我要睡觉,你如果想自己好,便将那些习作完成,明天给我看!」

气死我了,马日明这个人越来越不可理喻了,真的怀疑他这麽喜欢抓人,是不是猫转生的?我没再理他,自

己一个人爬回床上睡觉。

大约是最近真的太累了,睡眠也出现失调的现象,我曾听过一些专家说,只有睡得不熟的人才会做梦,昨晚

我做了一个怪梦,梦到有一个人在亲我,不是我在幼稚园时的那种,是成年人的那种。但我却看不到他的脸

,不过那个人的动作很温柔,梦中的我觉得十分舒服,不知跟女孩子接吻的感觉是不是这样的呢。可能我也

开始长大了,变得跟其他发育时期的青少年一样对性产生好奇,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吧!

一早醒来,看到马日明还是伏在书桌上,那些习题都已经做好了,而且都没有问题,看来他还是知道自己错

了。算了,我就原谅他吧!我没那麽小器的,梳洗过後,我才唤醒他。

「马日明,起来了,今天是星期五,是今个星期最後的上课天,快起来啊!」

马日明听到『星期五』这三个字,果然很快便起来了,揉了揉眼睛,对我展露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不知是否

我的错觉,马日明的笑容似乎跟从前的有点不一样,变得有点坏坏的样子,不再是从前那样无害。

「早安阿紫!」

「你快些梳洗,我去准备早餐!」

这是宿舍的惯例,只提供午餐和晚餐,早餐要自己做,由於我是最早起床的一个,差不多每天也是由我负责

我们三个人的早餐。我们的宿舍在三楼,每层楼也有一个公用的厨房,内里有一些简单的煮食器具和雪柜,

所以,我通常会在星期天从家里拿一些材料或是在外边的超市买一些回来做那一个星期的早餐之用。

「是是,我很快的,你要等我!」

结果,马日明怎会很快,那种每天早上起来也要淋浴的习惯,想快也难,我做了两份三文治,拿过一盒牛奶

给马日明,我自己也打开一盒来喝。

「阿紫,我想喝汽水!」

「白痴!大清早便想我骂你吗?汽水对增高没有帮助,只有害处,你现在是我们三人中最矮小的,不想快些

长高吗?」

马日明比我还要矮约五厘米,看上去像小五学生多过像中一学生。

「是是......」

马日明的小脸又塌下来了,也难怪,现在是寄宿生活,自是没有他在家时想吃甚麽便吃甚麽自由了。

【猜、情、寻 by 月尘】(本页完)

《猜、情、寻 by 月尘》上一篇

一对狗男男 by 楚腰--预览

第 1 章

今天没有下雨,只是天色很黄,从中午开始,就给人黄昏的错觉。
  我蜷缩在还算干燥的被窝里,对着空空的电脑屏幕发呆。肚子突然有点空空的想

食儿,于是横过身子去够床那头矮柜上的电话机,真的好巧,刚拿到电话,他的电话

就进来了。
  “今天接得这么快?”

  在已经够昏沉的时候,他低沉的声音让我更加想睡觉了。我对着电话傻笑。

  “还没起床?”

  “嘿嘿。”

  “呵。”

  他也笑了。

  “早饭没吃,中饭也没吃?”

  “呃...其实我刚打算叫外卖。”

  虽然说的是实话,但我还是有点心虚。

  “要是还能忍一下的话,再有...两个小时就差不多了,等我回家,今天吃大

闸蟹,怎么样?”

  “大闸蟹啊。”

  我对着电话大力地点头做鬼脸,嘴上却还是很无聊的应答。

  然后我们都没有说话,我听到他那边有键盘的敲击声,我能想象他歪着脑袋耸起

一边肩膀夹住电话的傻样,忍不住又开始傻笑。

  我傻笑,他听着,我们这样维续了一分钟或者五分钟,也许更久一点的时间。

  “如果你能早点来,就能赶在我出门和你的老婆大人约会前,和我一起吃大闸蟹

,如果时间够宽裕,我们还可以吃点其它的,比如你的或我的...嘿嘿...”

  他在那边低低地笑了,他有些粗重有点紊乱的气息叩击着话筒,敲进我的心里。

  “或者我们现在预演一下如何?”

  我开始对着话筒恶意地闷闷哼吟,几乎是立刻,他就对我的表演作出了了重大表

扬:低骂一声喘着粗气挂了电话。

  我点开电脑桌面闹钟的计时器,他上次赶过来的纪录是23分18秒,这次还要

买大闸蟹,那就是说,如果他吃了我,我们恐怕就没时间吃螃蟹了。也好,就让他把

螃蟹蒸好,做我明后两天的点心好了。
  我跳下床刷牙洗脸,细心地把每一根冒头的胡渣消灭在萌芽状态,最后对着镜子

满意地点点头:的确是个小白脸!

  我从浴室出来,刚脱下睡衣想换一件衣服,门铃就响了。

  这么快?似乎才刚过去十几分钟的样子。

  我马上跑去玄关开门,一开门就响起一声惊呼。

  “天啊!你改行卖肉了吗?”

  熟悉的声音让我立刻傻掉了:怎么会是她?

  “小彩,你怎么来了?我们不是约在6点半吗?”

  “哦,我改主意了!”

  小彩径直进入客厅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我决定晚上还是要和我的亲亲老公一起庆祝,所以就提前过来找你了。”

  我套上件罩衫转身进厨房拿了一听可乐出来给她,她刻意凑过来闻了闻。

  “嗯!味道很清新,果然是在打扮啊!小乐你何苦呢!我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

不能和你乱搞男女关系。”

  说着小彩在我肩膀上大力拍拍,还夸张地叹了口气,我苦笑不已:等一下你老公

来了,你就明白我在为谁打扮了。

  既来之,则安之。

  我拿出存了文件的磁碟,递给小彩。

  “你的效率还真高,才不到一个礼拜就做出dome了?”

  小彩把磁碟收进手袋里,拍了拍。我会意地笑笑。

  “怎么又买新包了?挺漂亮的,小巧可爱啊!”

  我又转进厨房拎了一罐可乐出来,在小彩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嘿嘿,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前天生日老公送的。Bvlgari的,我昨天去恒隆

看过了,要六千多呢!真是肉痛啊!”

  虽然嘴上这么说,小彩脸上却没有疼痛,只有神采飞扬,眉毛高挑。

  没错,手袋六千二,还有一个成套的零钱袋,外加一只配套的手表,还有一个现

在就躺在我口袋里的钥匙圈,一共刷了将近一万块。

  什么?

  我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那是上个礼拜我和他一起在爱玛仕挑领带的时候,我提醒他小彩快

过生日了,该适当放血,于是我出主意,他出钱包,就有了小彩今天的得意洋洋。

  小彩是个好女人。虽然也有女人的小心眼和算计,也会爱慕虚荣,但都不妨碍她

成为一个让人喜欢的好女人。

  我,小彩还有他,我们是从高中开始的同学,曾经有段时间,我甚至以为自己是

喜欢小彩的,还计划过追求小彩。可惜,他领先了一步,什么都没做,就赢了。小彩

偷偷告诉我,她喜欢他,是朋友的话就要帮忙。的b6f0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唉!本来我和他只是一般同学而已,因为小彩的原因,我被迫接近他,和他拉关

系,事实证明西厢记应该是个十足的悲剧,红娘真的对张生一点想法都没有?我不信


  可怜的红娘,可怜的我。

  一场篮球比赛后,我去更衣室找他,被他压在更衣室的长凳上。

  从此我和他,就成了一对狗男男。

  我们一起上大学,虽然不同系,但住在一起,我们在校外租了房子。小彩每个礼

拜都来帮我们打扫房间,当然,主要是帮他,然后就和他进了他的房间,两个人卿卿

我我一两个小时,我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能听到他房里不时传出小彩的大笑声,当然

有时什么声音都没有,然后我就开始抓心挠肝,绞尽脑汁找机会进去他的房间,破坏

他们可能正在进行的少儿不宜事件。  小彩为这事没少骂我,按她的话说是,她有

几次马上就要霸王硬上弓了,活活被我破坏了。其实每次事后他都会告诉我,今天我

又救了他一命。


  终于小彩挑了一个月黑风高的好日子,将我踢出家门,勇夺307高地。

  毕业后,他顺理成章地成为小菜的亲亲老公。两人过着外人艳羡不已的神仙眷侣

样的生活。

  我从他见不得光的情人正是转为地下情人。

  他成功地扮演了好丈夫好情人的角色,我也做足了十成十的狐狸精该有的样子。

  可是,我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有些东西不对劲。现在,看着坐在我对面的小彩,

我突然觉着拼图一直以来缺少的那一块马上就要归位了,一切就要有呈现该有的样子

了。
  我和小彩东拉西扯地说了十几分钟废话,门铃终于响了。

  我知道这应该就是他了。我突然好期待他要怎么对小彩解释自己在应该上班的时

候拎着大闸蟹出现我家里的原因。

  如果我是一个女人,那就太简单了,以小彩豪放的性格肯定狠狠地一人一个大耳

光甩过来,离婚恐怕是必然的了。

  可惜我是男生,他就有很多说辞可以搪塞了。不过如果他做贼心虚,就怨不得别

人了。

  我笑得很坏,跑去开门。

  天下不乱妖孽不出妖孽啊妖孽

  嘿嘿...

第 2 章

没有让我失望!!!

  他一进玄关就看到坐在客厅沙发里的小彩。

  “你们不是约定的时间还没到吗?”

  我微怔:也太大方了吧!既然他自己这么磊落,我也大方点好了。

  “是啊。”

  一边把他让进屋一边说。

  “本来约了6点半,没想到小彩突然就来了,我刚开始还想你怎么那么快就到了,

没想到竟然是小彩,她说决定还是甩了我,晚上和你一起过呢!”

  我说着笑笑,在心里对这个男人狠狠翻了个白眼:看你怎么解释。

  小彩显然没想到他会到这里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子超?你怎么来了?”

  该心虚的没心虚,该坦荡的却脸红了。小彩的神情明显透着不安,一只手微微握

拳拇指和食指不停地来回摩擦,这是她紧张时的小动作,我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们两人


  他拎着一串大闸蟹,脸上露出高深莫测地笑容,这场面还真是滑稽又诡异。

  “既然人齐了,我们就一起吃螃蟹好了。”

  他嘴角挑得很轻蔑的角度瞬间深刻成笑容可掬。我忍不住用力眨眼,怀疑自己刚

刚是不是眼花了,仿佛他根本没有冷笑过,是我自己疑神疑鬼,有妄想症。他拎着螃

蟹进了厨房,把螃蟹放进水槽,把龙头开到最大,强烈的水柱冲洗着螃蟹,螃蟹被绑

得严实,除了眼睛滴溜乱转,表达对突如其来的冲击不满,也只能无奈地吐点泡泡作

罢。
  他转回客厅脱下西服,我和小彩不约而同地伸手去接,他突然笑了,把西服扔给

我。

  “把我西服好好收,如果窝成一团就给你小子好看。对了,还有领带,来,帮下

忙。”

  说着他一扬下巴,示意我帮他把领带解下来。每次偷情的时候,这个事情都由我

来做,我解开他的领带,他扒光我的睡衣。可是要当着小彩的面做这个,我的修为还

不够炉火纯青,我尴尬地看看小彩,小彩的脸上也有着同样地尴尬。
  他不满地一眯眼睛,对于我的拖拉发出了抱怨。

  “快点儿,我手上都是水,不方便解领带。那边水还放着呢!”

  我只好上前一步,快速地把他的领带解下,随即抱起他的西服逃似的钻进房间,

从衣柜里拿出空衣挂把它们收好,挂到门后的衣架上。突然想就躲在房间里算了,我

还以为自己是一个合格的狐狸精呢,看来自己差远了。厨房里传出来刷子大力刷洗东

西的响声,没有人说话。我在房间里愣愣地对着门发了两分钟呆。
  突然意识到,他们两人之间出了什么问题,他不在乎地放弃了自己一贯辛苦维持

的好男人形象,小彩见到他突然变得拘束。

  难怪他最近跑我这里跑着这么频繁,昨天更是连家都不回在我这里过夜。我突然

觉得自己真是悲哀,还以为自己是被爱的。

  电脑桌面上的计时器还在快速地前进,我随手按掉它,捏了捏垮下来的脸蛋,把

它捏得生气勃勃,随后走出房间。小彩背对着我坐在沙发里目不转睛地看电视,他在

厨房里架锅烧水,蒸屉上整齐地排列着几只已经被清洗干净重新绑过的螃蟹。
  我坐到小彩身边,揽过她的肩膀,用余光斜了他一眼,就用悄悄话般的语气态度

询问小彩。

  “你和你老公到底出了什么事?两个人先后约着往我这跑。”

  小彩愣了一下,从他进门起就一直绷着的脸终于垮了下来,丧气地把头靠到我肩

膀上。

  “我就猜到他会往你这里跑,才专门来截他的。真是的,在你面前他都不给我留

点面子......”

  小彩越说越委屈,语调里开始出现重重的鼻音,我在心里叹了口气。我就知道,

自己是个天生犯贱的红娘命。管他们有什么问题,离婚了更好,我就可以和他开开心

心过两个人的小日子了,干吗要那么在乎这个强抢民男的女人?
z

  随手从沙发边的圆几上摆的纸巾盒里抽出几张面纸,放到小彩的手里,她把头埋

在我肩膀里,不肯给我看见眼泪。

  “...真是的...”

  我知道小彩想说她才没哭,可她还是接下纸巾,除了“真是的”就什么都说不出

来了。我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不是我一个外人可以介入的,

只能以着好朋友的身份轻轻抱着她。
  半晌,小彩终于平复了,她快速地背过身,充分发扬狮子座的护短精神。

  “小乐,你去厨房帮忙,当主人的让客人做饭,好意思?”

  看来是没事了,我耸耸肩,拎起自己已经泄了气的可乐进了厨房。他对我笑笑,

打开锅盖,水已经滚了,他把蒸屉放了进去,回头拿过我手上的可乐喝了一口,皱起

眉头。
  “这还是可乐?焦糖水还真难喝。”

  我愤愤地抢回自己的可乐。

  “总比你一天到晚喝的涮锅水强。”

  “尖牙利嘴不饶人,除了我怕是没人肯要你了。”

  他看着表,拿起定时器按好时间,用只有我们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揶揄我。

  “没有我的尖酸刻薄怎么显见您老人家的新好男人形象,我可是牺牲自己成全朋

友,两肋插刀了。再说了,我一个狐狸精第三者,还要调解你们夫妻纠纷。不发个‘

热心市民’奖也太说不过去了。”
  **在流理台上看着自己的脚尖,说着不知是嘲讽他还是嘲讽自己的话,我发现自

己第二个脚趾似乎比大脚趾长出一些。我踢掉拖鞋,把脚高高抬起,成功吸引到他对

我小腿和脚的关注。他抓住我的膝盖,眼睛半眯,透露出凶光。
  “你打算在小彩面前勾引我?”

  我真是无辜又委屈。

  “哪有,我只是突然发现我的二脚趾比大脚趾长一些,想问问你,确定一下。”

  他嘴角微翘,怀疑却会心的浅笑,认定我是要勾引他,配合地认真观察我的脚趾

。y

  “嗯,的确是这样,二脚趾果然长一些。”

  虽然得出结论,他的手没有放开我的膝盖,目光也沿着脚趾滑到脚踝在我裸着的

小腿上来回移动。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有着超强的存在感,让人无法忽视。他盯着我小腿的目光成

功让我红了脸,挣了挣想要把脚收回来,他死死地攥住我的膝盖,坏笑着抬头看我。
  “听说,二脚趾长的人特别没心没肺。我觉得这话应该就是专指你的。”

  “放手!小彩会看见!”的

  我有些激动,厨房和客厅之间只隔了一层毛玻璃屏风,虽然看不仔细,但是人影

晃动还是看得清楚,如果小彩稍微注意就可能知道我和他纠缠在一起。我承认,我做

贼心虚,我敢做不敢当,我做了奸夫还要扮良人。怎样都好,我就是不愿意小彩看到

我这样的一面。
  他突然松手,猝不及防,还在挣扎中的我整个人向后跌去。

  不过眨眼时间的跌倒瞬间,我捕捉到他眼神中一闪而过的恨意。

  我坐在地上,半天也爬不起来,一跤跌掉我所有力气。他没有过来扶我,客厅里

的小彩听到了动静,冲进厨房,尖叫着扶起我,问我伤到哪里没有。

  我脸色苍白,抑制不住身体的颤抖:原来他是恨我的。

第 3 章

这一跤,害我扭到了脚,大腿和屁股青了一片,已经没办法走路了。小彩和他两个人

每天换着班地来照顾我,小彩一来就吃光我所有的零食,他来就补充零食顺便把我一

起吃光抹净。
  我懒懒地侧躺着,他坐在床尾用托盘接着削苹果,我忍不住伸出脚踢踢他的后腰

  “哎,你和你老婆该适当收敛点吧!她吃我的零食,你来吃我,你们两个人够了

,明天起,都不用来了。我白天试过下地走路了,没在浴室里摔死。”

  “哼。”

  他用鼻子回答我,头也没回,把刚刚削好的苹果吃掉了,端着一托盘的苹果皮下

了床离开卧室。留我一个看着被他压出一个坑的被子发呆。

  我还没忘记他的那个眼神。我越来越相信,他是故意让我跌倒的。我越来越不敢

和他对视,他看我的目光就像一把剑,时刻准备出鞘将我一击毙命。从没有这样想逃

走的时刻,现在的我,只想收拾包裹逃走,一秒钟也不想再去面对他们夫妻二人。
  胡思乱想中,他已经回来了,托盘上多了一盘削成小块插好牙签的苹果。

  “想什么呢?一副要哭的德行。”

  他努努嘴示意我张嘴,叉了一块苹果到我嘴里,转身把托盘安置到床头柜上。

  “没什么,这几天在家里闷死了,我想出门玩。”

  “我天天过来陪你还嫌闷,你不会是审美疲劳,想揣了我吧?”

  “嘿嘿。”  “......”

  “小别胜新婚嘛。你这几天都在我这睡,回头和小彩一定特甜蜜,嗯?要是我也

和你分一段时间,咱们也能挺甜蜜,对不对?”

  我蹭蹭他热烘烘的后背,在他脖子上舔了舔,他脖子上的皮肤立刻浮起一层鸡皮

疙瘩。他转身压住我,一点都不温柔,我的大腿被他粗蛮地压住,疼得我呲牙咧嘴,

他反而更用力地向我摔伤的腿压下去。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你一直都想着要怎么甩开我,甩开小彩,你想甩了

我们每一个人,谁亲近你,你就要甩开谁。我们都是你的麻烦...嗯?我们都

《猜、情、寻 by 月尘》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猜、情、寻 by 月尘》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