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犯桃花 by 某卡同学

时间: 2017-05-21 02:08:08

【命犯桃花 by 某卡同学】小说在线阅读

命犯桃花 by 某卡同学

命犯桃花
楔子

传说——
西王母的蟠桃园,三百年开花,三百年结果,三百年成熟……
三百年的花期,每每,桃花总是盛放在人间的春季,春意怏然,一片桃红的桃花如锦缎般铺满了整个天庭,悱恻缠绵,华丽非凡。
然而,看守西王母蟠桃园的一位侍儿,却朝朝暮暮的盼,盼着桃红能逆放于冬季,西王母知道后,大怒,侍儿也因此被贬落凡间三百年,当受尽生老病死之苦,了却了这一份执念后才准许重返天庭。

传说——
传说,三百年间,每一个朝代,都会有一位痴儿,痴痴的对着桃树日盼夜盼,只是盼望着有朝一日能看见桃红盛放于隆冬,与寒梅争艳。
不过,传说,始终是传说,也仅是供人们茶余饭后消遣而已,又有谁会当真去探究,又有谁,真会痴痴的守上三百年?

第一章
山高皇帝远,在凤仪镇这个远离都城的小镇里面,老百姓最爱的话题不是什么新颁布的皇令,什么皇家内部又发生什么大事,大家只是喜欢坐在一起,喝喝茶,谈谈天,说一说镇里的房家,今儿又做了什么的善事。

房家虽然不是什么书香世家。甚至,在士农工商之中,房家还是其中地位最低的商人,但,房家老爷对人乐善好施,不单善于做生意,更是琴棋书画无一不通,而更加传奇的是,当年默默无闻的房老爷竟然能娶了当时的第一美人为妻,此事,真是在凤仪镇闹起了一派沸腾,而房老爷现今最为自豪的,却是和房夫人生了几个好儿女,男的俊,女的俏,个个都聪明儒雅知书识礼,简直令房老爷睡着了也会笑弯了眉毛。

最大年纪的房颜德,今年才二十二岁,已经把家业打理得井井有条,镇里不知道多少二八年华的少女,朝朝日日盼的是如斯稳重的俊俏郎君,听说,可是每天都会有女方上门提亲呢!

而其他的姐弟皆是聪明能干,大家和睦相处,一家子可算是其乐融融,共聚天伦。但,房家最小的孩子--房年年虽然也生就了一副精明的头脑可却是自娘胎里带来了多病的身子,房家不知道请了多少医师大夫来诊治,却都是看着他摇了摇头,可惜的叹道,这孩子恐怕怎么也熬不过二十岁。

房家的人最疼的,也就是这么儿,听了大夫的诊治,伤心之余,也只能默默的接受这个事实,却还是不肯放弃任何一个机会,而大哥房颜德更是趁每次出门洽商的时候都为房年年搜罗各种奇珍异药,只希望能补养好年年的身子,让他能够活过一年又一年。

※※※z※※y※※z※※z※※※
刚过了春节,凤仪镇到处依旧是一片喜气洋洋的热闹气氛,房年年院落里的那一株桃红更是热烈的盛放着,伴着丝丝的春风,间中落下几瓣花瓣,悠悠的飘落在水池里。
房年年是在过节的时候出生的,刚出生的房年年不像其他孩子一样皱着脸啼哭,只是一脸安然的环顾了一下这个陌生的世界,而后又再沉沉睡去。吓得稳婆以为他是个哑儿,连忙用力的拍着他的屁股,直到拍得他睁开眼睛,大哭了一场后才深深的吁了一口气。

房年年自小就特别的讨喜,总是睁着圆圆的眼睛,不哭不闹,弯着嘴笑着,唇边有两个若隐若现的小酒窝,很是可爱。然后,就粘着人跟着别人到处跑。弄得整个凤仪镇的人都知道房家有一个身体不好却又爱粘人的宝贝,都疼他疼得不得了。基本上,房家的药房是最完备的,甚至可以媲美京城中的大药房,因为,疼年年的叔叔阿姨们只要一找到珍贵的药材就会往房家塞去,生怕他们不接受,病坏了他们的宝贝儿。

所以说,房年年是镇里最受疼的人,准是没错。
而房年年喜爱桃花更是镇上另一无人不知的事情。房家的大宅里面,特意僻了一个院落,栽满了各种各样的桃花,单瓣,重瓣,什么都有,只要一到春季便盛开得灿烂异常,风吹过,落英缤纷,美不胜收。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房年年不能外出远游,最爱的事就是坐在院落里,数着桃花片片飞过,像看着熟悉的故人一样,浅浅的泯着一杯香片,淡淡的笑着。
看着房年年的样子,房老爷总会摸上房年年的头,取笑他说:“你啊!小时候,总爱胡思乱想的,常常问我为什么桃花只能盛放在春季,为什么不能逆放寒冬,每次都问得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你才好,你这脑瓜儿,都不知道是装些什么奇奇怪怪东西的。”

每次听着房老爷的话,房年年只是看着房老爷。淡淡的笑着,眼神远远的看着远方,像是在想着什么一样
--为什么桃花只能盛放春季,却不能逆放寒冬,为什么呢?
第二章
琅琅的读书声从窗户里面传了出来,稚稚的童音,听起来很是可爱。
“桃花羞作无情死,感激东风,吹落娇红,飞入闲窗伴懊侬……”
“爹爹,为什么这里说吹落娇红,却只是能够感激东风呢?难道,西风,南风,北风就不可以了么?”房年年抬头,巴巴的看着房老爷。一脸认真的问着。
“傻孩儿,桃花的花期是在春季,固然也只是能够凭着春风吹落,要是等到吹起了西风,北风的时候,哪里还有桃花的影儿,开放的也就只有满枝头的梅花了!”慈爱的低头看着可爱的孩子,房老爷眯着眼笑着。

“那……那……爹,为什么桃花不能跟梅花一样盛开在腊月隆冬啊?难道,爹爹不觉得白皑皑的雪地配上桃红的桃花会胜绝梅花的吗?爹爹以前不是教过我一句诗叫梅须逊雪三分白?你看,梅花只能与雪比白,但是,雪却不能与桃花争红呀!”定定的看着房老爷,房年年问着,坚定的眼神,不像是一个五、六岁孩子所拥有的。

“……”稍稍一愕然,房老爷看着房年年眼中的坚定,一时之间,根本想不到任何的话可以驳斥他,仿佛看着房年年的眼神,真的终有一日会看到桃花逆放在冬季一样。于是,房老爷只能低下头,摸着房年年的头发说:“傻孩子,春天盛桃花,夏天盛荷,秋天盛菊,冬天盛梅,这些都是世间万物的法则,花开花落,也都皆为天定,世上有些事情,也不是说着人定胜天那么容易啊!”

“可是,无论怎样,孩子都想要逆天一次,定要桃花逆放寒冬。爹爹,你也记得到时要做好年年喜欢的白糖糕陪着我看桃花哦!”倔犟的撇了撇嘴,房年年一副不认输的样子回头对着房老爷笑了。

※※※z※※y※※z※※z※※※
不期然的想起了孩提时的往事,房年年不禁对着窗外的桃花笑开了怀。原来,在这么早以前,自己已经是立定决心要看桃花逆放寒冬。而且还说的这么大言不惭!
“小少爷你笑什么笑得那么开心啊?”忽然,一把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房年年一回过神,就看到一张绝俗的脸落在自己的眼前。
弯弯的眉,亮晶晶的双眼,挺挺的鼻子,俊丽的唇,咧开嘴笑着的样子非常的可爱,脸颊上还有淡淡的桃红色,让他看上去更加的绝丽脱俗,像是不知道在那里冒出来的精灵一样。
“你?你是?”奇怪的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孩,房年年疑惑的问道。会是新来的侍儿吗?可是,无论怎么看,气质上都不像啊!
“小少爷你好,我是新来侍侯你的侍儿,我叫桃夭,少爷以后可以叫我桃儿。”边说,桃夭边对着房年年甜甜的笑着。
“……”细细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男孩,房年年突然恍然大悟的对着桃夭笑。“我想,你应该不是我的侍儿,你应该是我院落中的桃花吧!”房年年看着,一副了然的样子对着桃夭肯定的说。

“啊?”惊诧的看着房年年,桃夭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房年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闻到你身上有一股桃花的香味,甚至,你眼角眉梢间都是带着桃花的神态,所以,我一看就知道你是桃花了。而且,要是我家新来了侍侯我的侍儿,大哥不会不先来跟我说一声的!”

“啊?”惊讶于房年年的敏感,桃夭先是呆了呆,随之也就亮起了一个绝美的笑容。“小少爷,我果然是骗不了你。那我就跟你说实话吧!我是你院落间的那棵桃树,吸取了三百年的天地精气,才得以化为人形的桃花精。平时看到小少爷你对我很是喜爱,所以才想现身和你一聚,可是又担心你害怕我这精怪,所以才打算骗你一下,谁知道,这么快就给你识破了。”

“当然,因为你可是我最喜欢的桃花呀!”用力的一顿首,房年年像个被夸奖的孩子一样看着桃夭,可是房年年那一副志得气满的样子却引得桃夭不断的发笑。想不到,天真的房年年,真的很可爱。

“对了,桃儿,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恩!你问吧!”大方的点了点头,桃夭说。
“桃儿,难道,真的不能在隆冬之中盛放桃花么?你不是桃花的精气所成么?既然可以成形,那为什么却不能逆一次花期,在隆冬中盛放呢?”
桃夭再一次惊讶的看着房年年。一直都知道房年年执念于此,房年年每一次为自己用心施肥,除虫,拔草,也都是默默的希望自己能够盛放于隆冬。为什么房年年已经经过了三百年的人间洗礼,执念却还是这样的深?难道桃花能够逆放寒冬对侍儿来说真的是这么重要吗?

对!他跟年年就是三百年前西王母蟠桃园中的侍儿以及那一株为侍儿心动的蟠桃,在侍儿被贬落天庭后,自己也私自下凡寻找着侍儿,足足的三百年,自己找了等了三百年,才在这一世找到了变成了房年年的侍儿,本打算,只要过了这一世,自己就能够和侍儿双双的重返天庭。可是,想不到侍儿的执念却是如此的深,即使已经被消去了以往的记忆,即使已经在人间受了三百年的轮回之苦,仍旧心心念念的想要让桃花逆一次花期,盛放在隆冬。那么。这一次究竟自己又应否再一次的成全他呢?

可是,只要再过了这一世,自己跟侍儿就能够重返天庭了,就能够像三百年前一样,跟侍儿在一起了。
该?还是不该?
看着桃夭沉思的样子,两道弯弯的眉毛紧紧的蹙着,房年年不禁心里一痛,好像,曾经在很久很久之前自己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感觉,于是,忍不住的,房年年伸出手想要把桃夭紧蹙的眉头拨开。

感受到房年年指尖的温暖,桃夭缓缓的抬起头,望着房年年那张一如三百年前一样精致的脸容,桃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忍下了心中的溢动,像下了什么决心似的,抬头看着房年年慢慢的开口说:“要逆花期,盛放桃花于隆冬,也不是没有办法。”

罢了,三百年前的一次,引得了被贬谪的后果,而三百年后的这一次,结果又会是怎样呢?但,无论如何,自己也只不过跟三百年前一样,一样的纯粹想要满足侍儿的愿望而已。天下那么大,只要满足自己喜欢的人的愿望,让他感到幸福,不就是已经是无撼了吗?自己也就是想要侍儿开心,就是这样简单而已啊!

倘若可以让侍儿高兴,那么,再逆一次花期,再冒犯一次天条,又有什么所谓呢?

第三章
前尘--
镇守蟠桃园的侍儿,正休闲的坐在一棵蟠桃书下把玩着桃树向下延伸的树丫,绿油油的树枝生机勃勃的呈现在眼前,间中还有几个粉色的花蕾作点缀,粉粉的花蕾看上去很是漂亮,可爱。

“桃儿,你看,将近人间的春季了,凡间百花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花仙的号令,到时可是会争相竞放呢!”抬头看着上方的桃树,侍儿笑开了一张精致的小脸。
“三百年开花,三百年成果,三百年成熟,桃儿,不经不觉,你又经过了一转的轮回,年轮上可又多画上三百年的痕迹了,你看,你的花蕾都已经急不可待的要竞放了。”伸手抚摸着眼前的枝儿,侍儿像疼爱什么宝贝一样,轻轻的触碰着。

“西王母的赏花宴也开始准备了,昨天我看到神仙姐姐,她们也跟我说最近可是忙坏了,各路的仙家也开始期盼西王母的宴会,桃儿,你看,其他的桃树也开始准备了!”
仿佛听到侍儿的低喃,桃树摇摆着自己的身子,树枝招展着。
“怎么啦?桃儿,你也为宴会的举办而感到兴奋吗?”
听着,桃树上下摇摆了一下,显示着自己的兴奋心情。
“可是……侍儿不高兴啊!桃儿,为什么大家都要争相竞放在春季?春季已经百花争艳了,为什么桃儿你们也还要添上一笔,难道你们不觉得在寒雪中与梅花争艳,在雪地上傲放会是更美更加让人激动的么?”

桃树听见了侍儿的低吟,稍稍的停下摇摆的树干,用树枝轻拍着侍儿的肩膀。像是在安慰侍儿一样。
“桃儿,你这可是在安慰我啊?”回头对着桃树笑,侍儿向后偎依在桃树粗壮的树干上。
“桃儿,你可肯为我逆一次花期,满足我的愿望,不管世间的规律,在冬季盛放一次桃红?”
听着侍儿的话,桃树先是愕然的停下来摆动,然后,用枝头抚着侍儿的身子,轻轻的,点了点头。
因为喜欢侍儿,所以即使冒着被处罚的危险,也心甘情愿的为侍儿逆一次的花期,达成他的愿望。
只是因为喜欢。
喜欢他的爱护,感激他的晨夕相对,感谢他在这一片落寞的桃园中为自己提供了那一丝一丝的温暖,一丝一丝的热闹。
三百年前的桃儿,已是这样,只要是为了侍儿,又有什么是不可以的呢?
※※※z※※y※※z※※z※※※
“要逆放花期,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桃夭把头发挽了向耳后,看向了房年年。“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令桃花逆放于寒冬,方法总是有的,但是,却不知道小少爷是否肯试。”
“真的?真的有方法?”激动的拉住桃夭瘦削的双肩,房年年紧张的问。又是期待却又怕面对失望。
毕竟,自出生起到现在,可是盼了这么多年却仍然没有达成的愿望,本以为就这样下去直到死去的那一天还是不能完成的,如今却是可以达成了,怎么能够不让人兴奋,可是,又怎么不让人担心这究竟是不是另外的一场梦幻,另外的一个梦呢?

不过,只要有一线的希望,自己总是希望可以再搏一回。
“桃儿,你说吧!无论是什么的条件,我都愿意试上一试。”
“……”看了房年年一眼,桃夭才慢慢的说:“花开花落,皆有天定的理律,不可逆转,但,桃夭我本为精怪,固本为精气,古有狐狸精窃取精气以求得道的说法,也就是说,人的精气可以提高我们的道行我们的法力,所以,如今若你肯每天分予我一口精气的话,我想,再凭我本身的精气,为小少爷你逆一次花期,也并非不可能之事。”只是,逆转天道,自身的道行想必会毁于一旦,就连性命,恐怕也是不保的了,不过,这些事情却没有必要让侍儿知道,免得他担心。而且,只要能为侍儿完成他苦守多年的愿望,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三百年前完成不了的事情,就让自己在这一辈子完成吧!
是侍儿把欢笑带给自己,让自己不再寂寞,也是侍儿让自己懂得了喜欢,也懂得了爱。
“只是,我看小少爷你本已气虚体弱,而精气乃是你的生命之本,若是你每天给我一口精气的话,恐怕……”
“恐怕什么?”即使已经隐约中知道了答案,但房年年还是一脸平常的问。
“恐怕小少爷你会熬不过今年的冬天。若是这样,小少爷可还肯一试么?”侍儿这一世的身子是最弱的,旧病的身子本来已经拖不了多久,再加上这样一折腾的话,更是雪上加霜,辛苦的只会是侍儿自己。想着,桃夭便开始后悔提出了这个决定。不过……“或者,小少爷你可以让你大少爷为我渡精气,大少爷命相豁达,是大富大贵的命格,而且,大少爷又这么疼小少爷,要是跟他说清楚的话,说不定……”

“不,不能这样。”不让桃夭说完,房年年已经打断了桃夭的说法。“年年已经不能再让大哥为年年操心了。而且,这是年年自己的事情,是年年自己的决定。反正年年已是久病之人,身子也拖不了多久,况且,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与天地相比,也只不过是短短的数十年,以我的身子纵是活过了百岁,也不过是无为之身,又怎么比得上大哥一个铁铮铮的好男儿呢?”说着,房年年对着桃夭笑了一笑,坦荡荡的态度不禁让刚才算计他家人的桃夭感到一阵的内疚。

【命犯桃花 by 某卡同学】(本页完)

《命犯桃花 by 某卡同学》上一篇

生死保险 番外 ----樊落--预览

拜见岳母大人

01

  在凌正中和向天的感情渐趋稳定之後,两个人就做出了去加拿大拜访向天父母的决定。
  一来向天离家已久,也该回去看看,二来那边听说了凌正中的事,也是吵著要见自家女婿,於是两人各自请了假,凌正中又买了给向家人的各份见面礼,然後陪著向天一起去拜见他的岳母大人了。
  确切地说,向妈妈应该是凌正中的婆婆才对,不过这是凌正中打死也不会承认的事实,两个人在床上再怎麽摸爬滚打都行,但对外他一直坚守自己是家主的阵地,当然,那仅仅是口头上的。
  向天是个务实的人,他并不在乎凌正中对外那些要面子的说法,他不仅不会反驳凌正中的说辞,还会应和著他,并把他在床上床下都喂得饱饱的,这让一贯神经大条的凌先生虽然对目前的某些体位不是很喜欢,但最初那反攻再攻的信念也开始渐渐淡薄起来。

  在去加拿大之前,凌正中已经看过很多次向天家人的照片了,照片是张全家福,除了一脸正气,相貌不凡的向老爸和有点发福,风韵犹存的向妈妈,还有向天的三个姐姐,向伶,向俐,和向可,三朵姊妹花一个赛著一个的漂亮,另外还有一个被三个姐姐严重挤出界,乖乖站在最边上的向天。
  凌正中的父母都已去世,他很羡慕向天有这样一个父慈子孝的大家庭,所以他看完照片後马上就很郑重地说:“向天,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你放心,我会好好孝敬他们的。”
  一句话把向天说得热泪盈眶,他一把搂住凌正中很激动地说:“那就拜托你了,正中,有你分担了一半,我肩上的重担就觉得轻了好多。”
  向天的过度反应倒把凌正中弄得有些愣神,两人都已经是情人关系了,他那番说辞其实很正常啊,不需要这麽激动吧,小仓鼠。
  粗神经的凌正中当时并没往深处琢磨,一直到很久以後他才明白向天那番话里所包含的真正深意。

  长时间的飞机旅程是枯燥无味的,凌正中在看完两场电影後,就困倦起来,他靠在机舱壁上正昏昏欲睡,向天却突然把他叫起来,开始给他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教育课程。
  在之後的几个小时里,向天不断重复说他的家人待人是如何如何的热情,说话是如何如何的直接,让凌正中凡事一定要有心理承受能力,并且在任何时候都要保持镇定,其反反复复的唠叨程度及严肃语气让凌正中觉得自己不像是去探亲,倒像是即将要打入黑社会的卧底。
  从照片上看,向家人都是很平常普通的人嘛,凌正中不知道有什麽值得向天如此如临大敌的,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自己最初的想法有多麽天真。
  两人下了飞机,办完入境手续,刚一出机场,凌正中就发现自己的大名被写在一个大大的黄牌子上并被举得高高的,举牌子的三名身材高挑,著装火辣的美女还冲著他们所在的方向不断摆手,并高声叫道:“向天向天,正中正中……”

  拜托,他是跟向天一起来的,没必要像接陌生人一样高举牌子吧?而且还是黄牌?
  面对凌正中的咂舌,向天回报的则是无可奈何的苦笑。
 “正中,我都说我的家人很热情了……”
  好像真的是很热情,因为随著走近,凌正中看到那三位美女除了摆手外,嘴里还叽叽喳喳的说道:“那个就是正中。”
 “人长得不错,好像比照片上还要好看的多……”
 “向天蛮有眼光的,一钓就钓了个金龟婿……”
  老天,话要不要说得这麽大声?幸亏周围大都是听不懂国语的老外,否则就这几句话就能让一大群人下巴掉一地,不过即使这样,这三位招眼的美女也几乎将机场里所有来接机的人的目光都引到了他们周围。
  凌正中不由看看站在他身旁的向天。“我有点儿明白你在飞机上说的那番话的意思了。”
 “正中,这还只是开始……”
  向天说的不错,这仅仅是开始,因为在下一秒锺,凌正中已被三位美女围到了当中,还没等他做自我介绍,其中一位便主动上前捏了捏他的手臂,很满意地说:“向天,你选人的眼光还不错,正中长的很结实啊。”
 “让我看看,咦,还真的是呢,向天,二姐这一关算是过了。”

  接受美女的青睐凌正中当然很高兴,可同时被几道雷达一般的目光扫来扫去还外加触摸揉捏,这让他後背有些凉飕飕的,怎麽觉得他好像是进了狼窝,随时都有被吞噬的危险?
  还是向妈妈帮他解了围,她上前推开正向凌正中动手动脚的三个女儿,用带了点儿南方口音的普通话很热情地说道:“正中啊,我就是向天的妈妈了,坐这麽长时间的飞机你们也累了吧?这航空公司也太不负责任了,飞机居然晚点,我们在机场等了你们一个多小时了,你可不知道等人有多心急,我从昨晚就激动得睡不著呀,一直在考虑见了你後该说些什麽,可现在居然一句都想不起来了,呵呵,你长得比我们家向天还帅气,以前只看过你的照片,现在终於见到真人了……”
  老天,向妈妈也太能说了吧,他还没做自我介绍呢。

  立在最後的向老爸看出了凌正中的拘束,忙将向妈妈拉到一边,说道:“你见了人家正中,也不知道先做自我介绍,就只顾著聊些闲话,飞机晚点是很正常的,这也要唠唠叨叨说个没完?”
 “你知道什麽?你去上班晚一分锺打卡都会被扣薪水的,凭什麽它飞机可以晚点这麽久?!”
 “唉,你这是什麽比喻?”
 “我哪有说错?”
 “……”
  看到个子不到向老爸肩头,却气势不凡的向妈妈,凌正中有些晃神,他已经看出向老爸在家里不仅毫无地位可言,甚至可以说是没有地位的。

02

  紧要关头,一直没机会开口说话的向天终於发话了。
 “爸,妈,姐姐,这就是正中,正中,这是我爸,我妈,我三个姐姐,向伶,向俐,向……”
  还未说完的话在半路就被向可打断了。
 “向天,我们都见过正中的照片了,哪里还用得著你来介绍,正中,大家都是自家人,就不要来那些虚套了,我是向可,就是向天最小的姐姐,爸,妈,我们还是先接正中他们回家再聊好了,你看他们坐了这麽长时间飞机,也一定累了。”
  向可一锤定音,於是凌正中就跟著向家一行人浩浩荡荡出了接机处,来到机场外专用的停车场。

  这一路行来,凌正中总算知道被众人瞩目的感觉并不是件爽心的事了,因为从接机处到停车场不过十分锺的路程,他就被各种目光盯了个十足。
  这也难怪,本来容貌娇媚,身材苗条,又透著亚洲人特有静雅气质的向氏三姐妹走在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中间就已经很引人注目了,再加上秀气俊雅的向天和身材魁梧,仪表堂堂的凌正中,不抢眼那才叫怪呢。
  终於坐进了向老爸开的车里,向天刚想坐在凌正中旁边,就被向伶手一拨推到了後边,并吩咐道:“你坐到後面去,两个人天天都在一起呢,连这一会儿都分不开?”
  於是向天便乖乖地坐到了车子的最後一排,凌正中看在眼里,马上做下判定,向天在这家里的地位跟向老爸应该是不相伯仲的。

  车开动起来後,出於礼貌,凌正中打算跟向妈妈聊些简单的话题,於是他对坐在助手席上的向妈妈说:“伯母……”
 “正中,你叫我什麽?你跟向天都这个关系了,也算是我半个儿子了,还叫什麽伯母?这麽生分!”
  被向妈妈一句话驳回,凌正中很聪明的马上改口叫道:“爸,妈,姐姐。”
 “哎哟,这才乖嘛,老头子,你看正中嘴多甜,我们向天多有眼光。”
  通过反光镜,凌正中看到坐在後面的向天脸已红得堪比刚出锅的龙虾了。
  害羞的小仓鼠好可爱。

  本来在来之前,凌正中还在担心两个男人相爱恐怕会受到向天家里的阻挠,但向天听了他的顾虑後就马上笑著安慰他说他们家人都很开明的,不必担心这个问题,现在看来的确不必担心,因为向家人简直就把他当自家人一样的看待,其热情程度远远超过对待自家儿子。
 “正中,听说你在电脑公司工作,脑筋一定很好了。”
 “那还用说,你看正中的长相就是很睿智的样子,做办公室的白领啊,哪像我们一家,都是围著锅台转的。”
  说话的是向伶,凌正中刚想说话,就被向可抢先说道:“正中,我的电脑这几天不太好使,你帮我看看好吗?”
 “好啊……”
 “正中,你平时都有什麽嗜好?看你这麽结实,肯定经常去健身房吧?”
 “哦,我朋友的弟弟开了一家健身中心,所以我经常去转转……”
 “对了,你和向天平时都有什麽娱乐啊?向天这个人,又不会玩,又不会说的,你跟他在一起有没有觉得无聊?你要是有什麽不满意,就跟姐姐们说,向天是个实心葫芦,什麽都不懂。”
 “不是啊,向天很健谈……”
  向天不喜欢说话吗?不是吧,他养的这只小仓鼠又喜欢聊天,又喜欢活动,可是个非常活泼的小动物呢。
  凌正中一边尽力躲开狼女们的触摸,一边微笑著说,虽然从头至尾他都没机会说完一整句话。
  在回答向氏姐妹问题的同时,可怜的凌正中脸颊还不时被掐捏一番,让他怎麽都觉得自己像是摆在菜市场里的蔬菜瓜果,但凭顾客的随意触摸和评头论足。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抵达向家後才告一段落,凌正中自问平时也见过不少大场面,应付过各种客户,饶是如此,他还是出了一脑门的汗珠,他总算切身体会到什麽叫三个女人一台戏了,向家的这三个女孩子简直比三千只鸭子还要吵,也真难为向老爸和向天了,难怪向天会跑去楚枫那里,换了是他,也一定会跑路的。

  进家落座之後,凌正中把给大家的见面礼一一拿了出来。
  给向伶的是夏季限定版的CK香水,向俐的是一套最新巴黎时装,向可的则是索尼系列游戏软件,而向老爸和向妈妈的是一柄装饰用的雕刻精细的木剑和一套姿势百态的招财猫饰品。
  这全套礼物都是来之前凌正中受向天的指点,特意投其所好购买的,果然向家人在收到各自的礼物後,态度马上变得更加热情,向妈妈更是热泪盈眶的拉著凌正中的手不肯放。
 “正中啊,人家都说女婿顶半个儿子,我可是把你当亲子看的,我们家小四哪里都好,就是太秀气文静,也不愿说话,所以总被人欺负……”
  向老爸忙插了一句。“向天会功夫,怎麽会被人欺负?”
 “你闭嘴!会功夫怎麽样?还不是一样被人欺负?我听说上次去泰国追查毒品的事,本来是别人负责的,人家嫌危险才推给小四的,要不是我天天在家里念佛拜观音,他那次就没了……”
  看到向妈妈大有落泪的趋势,向老爸立刻很聪明的闭上了嘴巴,凌正中狐疑地看看向天,後者连忙向他频频摇头,示意他不是那麽回事。

  凌正中忙道:“妈,你别担心,我会好好照顾向天的,决不会让人欺负他!”
 “那就好,这孩子从小就老实,一点都不像他那三个姐姐,要不是国内有他表哥照应著,我怎麽都不会让他离我那麽远……正中啊,你跟向天认识的经过我在电话里都听说了,我就说这姻缘的事真是难说,你看,你们一个天南,一个海北的,就这麽走到了一起。”
  凌正中小心翼翼地问道:“妈,你真的不介意我跟向天在一起吗?”
 “怎麽会介意?你看我这不又多了个儿子吗?”
  向妈妈说完立马把头转向向老爸道:“你看,正中多细心,你当初还吵著要媳妇……”
 “我又没说正中不好,我只是说了一句向家就向天一个儿子,这传宗接代的事……”
  向妈妈还没说话,向俐就立刻说:“老爸,现在都什麽时代了,你怎麽还这麽老脑筋?你有三个女儿,还怕将来抱不著孙子吗?最多我们让小孩都姓向好了,再说你看向天跟正中多般配,是男是女都无所谓,只要向天开心就好,难道你不希望自己的儿子过得开心吗?”
  可怜的向老爸再一次闭上了嘴。

03

  向可在一旁说:“好了好了,你们就不要在这种无聊的事上争论了,我都订好酒席了,就在咱们向家酒楼给正中接风洗尘,我这就去准备一下,正中,你先休息一会儿,放心,三姐坚决支持你们。”
好开明的家庭啊。
  凌正中心里颇为感动,而更让他感动的是向妈妈跟著又拿出一对银链分别递给他和向天。
 “我上次为向天求的银链不是断了吗?那是替你们化解了一场大劫呢,再带著它也没有什麽用了,这对银链是我和你爸去泰国为你们重新求来的,你们带著,凡事一定会顺风顺水,遇难呈祥的。”
没想到两位老人竟为了他们特意跑到泰国去求符,凌正中忙恭恭敬敬地双手接过银链,戴到了脖子上。


  晚上的接风酒宴布置得相当丰盛隆重,因为是自家餐馆,所以拿手的菜肴料理自然是轮番著摆上来,就怕凌正中见外吃不饱,席间向家三姐妹还全挤到凌正中身边又是添酒又是加菜,招待得热情之至,一下子多了这麽多亲人,凌正中当然也开心,他在工作中本来就善於察言观色,八面玲珑,现在又有心讨好,自然是跟大家聊得不亦乐乎,於是一顿饭吃下来,他便把向家人个个都哄的开心之至,独将不善言谈的向天撂在了一边。

  晚上回到住所,向妈妈担心两人长途劳累,便让他们早些洗澡歇息,向伶立刻很体贴地说了一句。“两人一起洗好了。”
向天终於忍不住出口埋怨道:“大姐……”
 “向天,两人都是男人,你害什麽羞?我的朋友人家都是一起洗的。”
 “可……”
 “别告诉我你们没有一起洗过鸳鸯浴啊……”
  向可很暧昧的一句话让向天乖乖闭上了嘴。

  讨论了半天,又被向家三姐妹取笑了好久,最後两人还是分开洗的,凌正中美美洗完澡,觉得一路上的疲累稍稍减轻了一些,他换好睡衣回到两人的卧室,刚推门进去,就被等待多时的向天拦腰抱进了怀里。
 “向天……”
  向天从後面抱住凌正中,并把脸颊贴到他的耳鬓处嗅著他的发香,喃喃地说:“正中,正中……”
  转过头对上向天那双清澈的眸子,那里面似乎闪烁著一丝慌乱,凌正中奇道:“怎麽了?”
 “正中,我今天才知道你有多会哄女孩子开心,我三个姐姐平时很泼辣的,可今天却被你哄得服服帖帖……”
  听口气小仓鼠好像是在吃醋,可是有没有必要连自己姐姐们的醋也吃?

  凌正中回过身来,将向天反抱进怀里。
 “向天,你不要乱吃飞醋好不好?我是因为你才讨好她们的,你也知道平时我这个人可没那个耐心,而且你的姐姐也是因为你才会对我好,你没发现他们有多在乎你吗?”
 “要讨好她们,说话就可以了,干吗还要动手触摸?”
  向天根本不听凌正中的解释,将手从他的衣襟下探了进去,开始不断摸索揉捏那光滑的肌肤,嘴唇也轻轻触吻著他的下颌和颈处,说道:“正中,你是我的!”
 “小仓鼠,我当然是你的,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哎哟……”
  话没说完,凌正中就体验了一次空中飞人的感觉,他被向天抱起平行著扔到了床上,还没躺稳,向天便压将了上来。
  幸亏这张大床非常柔软,否则他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摔跌?
  凌正中突然觉得自己很冤,他哪里有动手?恰恰相反,从跟向家姐妹接触以来,他的脸颊,胳膊已经遭到了无数次荼毒,那三个女孩子简直

《命犯桃花 by 某卡同学》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命犯桃花 by 某卡同学》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