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th by 暗夜行路[上]

时间: 2016-09-09 04:09:03

【faith by 暗夜行路[上]】小说在线阅读

faith by 暗夜行路[上]

第一章

一进家门,于耐就知道,情形不对,他首先看到的是于佐那张因愤怒而扭曲的脸,作为背景的是于争微微翘起嘴角带着微笑的冷静面孔,明明一副事不关己悠然看着电视屏幕的样子,偏偏可以感觉到他在强烈地置身目前的情景中。

习惯地摆出一副懒散的样子,眼神飘忽地问:"叫我回来干吗?"
话音还没落,‘啪\'的一声已经传入耳膜,同时脸上一阵火辣辣,脑袋几乎撞到墙上,嗡的一声。
于佐愤怒的声音伴随着喊出:"你这个不知道廉耻的畜生!"
于耐站稳了身体,脑子里虽然还有点混沌,却已经可以盯紧了于佐,抹了一下嘴角,那里很疼,看着于佐冒着火光的眼,又往后看到了于争不经意露出的冷笑,忽然就撒了气一般地动了下嘴角,无所谓似地说:"手疼不疼啊?你的老关节可得注意保护啊。"
听了着话,于佐更生气了,于耐很满意他开始哆嗦起来的身体。
"你要不要脸?你不要我还要呢!光着身子的照片贴在洗浴中心,你让我以后怎么做人!"
"你的照片么?"于耐问。
"什么?!"于佐没有弄明白他的意思。
"又不是你的照片,你这么激动干吗?"于耐往屋子里走了一下,看了看四周的环境,三室一厅,两间卧室,一间于佐的,一间于争的,还有一间,是于争的书房。于耐瞅了于争一眼,又拐进厨房里,里面的台面上还摆着吃剩的菜,一盘菜上摆着吃剩的半个馒头,于耐过去抓起来就吃,拿了双筷子,夹了剩菜往嘴里塞。
于佐冲到厨房门口,吼了一声:"你就打算这么不要脸啦?!"
于耐又夹了两筷子菜,头也没回地说:"现在猪肉这么贵了,你们还顿顿都吃哪?不过菜比以前炒的好吃了哟。"
于佐已经在爆发的极点,这个时候终于怒吼一声:"给我滚!"
和他成强烈对比的是于耐毫不在意的脸,他快速地把馒头消灭了,然后又夹了两口菜,踱着方步向门外走去,快关门的时候,回头说:
"以后您要是就为了打我一巴掌,就别费事叫我了哈。"
于佐冲过去猛地把门关上了"你再也甭回来!我没你这个儿子!"
于耐在门外对着关严的门说:"这话你说过了。"

于佐在屋内气还无法散去,对着于争说:"你说说他,怎么这个德行,癞皮狗似的,现在还不知廉耻,拍那种照片,贴在洗浴中心门头,是个认识的人就知道是他,邻居看我的眼神都不对,随时笑话我呢!"
于争看了一眼电视,微微探了探身:"爸,你别那么大火气。为了他,不值。"
"怎么生了这么个东西!"于佐颓然坐在沙发上。

于耐靠在一辆切诺基上发短信"你在家么?我找你去。"
很快有了回复"没有。"
于耐直了身体,把手机键盘锁了,揣进衣袋,又想起了什么,又把手机拿出来,发出一个短信:"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很想你。"
回复不久过来"我晚点去找你。"
于耐高兴了起来,大步走出了于佐住着的小区。走在路上,琢磨了一阵,朝另一个方向走去,不久就到了繁华地带,霓虹灯闪烁,餐馆里人头攒动,车水马龙。于耐快步朝前走,鼻子里充斥着经过的饭馆里飘出的饭香,但是眼前出现的,是那几盘剩菜。
很快,他停住了脚步,站在那里望着马路对面。那里赫然几个大字[龙腾洗浴中心],在它的门头上,赫然有个裸露着上身泡在浴缸里的男孩图片,一脸陶醉,一池玫瑰。
盯了那张图片很久,于耐突然乐了。

他穿过马路,走进那间洗浴中心,前台小姐热情地招呼他‘先生是一位么?\'
于耐走过去"你们老板在不在?"
"老板?"小姐上下打量他,然后问"找老板有什么事?"
"谈生意啊。"于耐说。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小姐疑惑地看着他。
正好有个中年男人经过,小姐找到了帮手,叫"峰哥,他要找老板。"
刘梓峰看了一眼于耐,很友好地问:"找老板有事么?"
"你是老板么?"
"是主管。"
"管事么?"
"看什么事吧。"
"你们侵权了。"于耐说。
刘梓峰楞了一下"噢?侵权?侵了什么权?"又打量他"你看上去挺眼熟啊。"
"眼熟就对了。"于耐说"你们把我泡澡的照片摆大街上去了,怎么也得给个说法吧?"
刘梓峰瞅了几眼于耐,此时他的右脸有点肿,于耐说:"被老爹给揍了,就因为你们那个门头,我精神和身体双重损失,你们看怎么办吧?你要是不管事,就叫管事的出来!"
"你想怎么办吧?"
"简单啊,有钱好办事。"于耐说。
刘梓峰话还没出口,旁边传来一个声音:"你要多少?"
刘梓峰回头看到来人,自然的往旁边让了一下,来人和他并排,面对着于耐。于耐看着他,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人。那人身上有股不可忽视的气场。于耐打量他的时候,他也打量于耐。于耐问:"你能做主啊?"
"多少?"那个人问。
于耐想了想"5000吧"
那人讪笑了一下"你值这个数?"
于耐也不生气,懒洋洋地说:"我没说不能侃价。"

于耐走回学校的时候,已经9点多了,手机一直没有动静,他拿出来打了个号码。
里面有人说:"我还没有忙完。"
于耐对着话筒说:"我已经回学校了。"
"恩。"
"刘畅。"于耐说。
"啊?"
"你以后想泡澡咱俩有地方去了。我今天赚了一张消费卡。"
"你给他们拍门头换的?"
"不是......"想了想,于耐说"也算是吧。"
"你真本事了,拍个光溜溜的照片挂到洗浴中心,就换张消费卡。"
"能免费洗50次,修脚免费,按摩半价。"于耐咧着嘴。
"我要忙了先挂了。"
"刘畅我想你了。"
"嗯。知道了。"
"刘畅......"
"挂了啊。"

对着变黑了的显示屏。于耐放下了手机。自言自语地说"那里是龙威的地盘你不知道?我有胆子进去已经不错了,赚了张消费卡已经烧香了......"忽然灵机一动,拿出手机来拨了个电话
"耗子。我有张龙腾洗浴的消费卡,你帮我问问有没有人买。嗯,便宜,1000块就卖......"


龙易走出洗浴中心,回头看了一眼门头上大幅的泡澡男孩的照片,扭头跟刘梓峰说"照片哪来的?"
"咳,谁知道,估计装修的时候拿来就用了。不过,你还别说,真的有好这口的问你们店里有没有照片上那个人的,还寻价呢。"
"哈......"龙易笑"那卡给的不冤。"

 

第二章

 

崔龙威坐在大班椅上,对面坐着张豪和谢成。三个人谈笑风生着,门就被推开了。崔龙易探了个头,看着他们仨,笑:"在忙啊?"
崔龙威的脸立刻就沉了下来,对着他没好气地说:"谁会比你忙?"
张豪扭头看着龙易,笑:"小龙哥,你真厉害,海淀老四的儿子你也惹。"
龙易无奈地说:"真的豪哥,他先惹我的。"
"你好好上个大学毕个业就这么难?"崔龙威严肃发问
"不难不难......"龙易满脸堆笑"不过这次学校火了,我也没办法,如果老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
"你给我说真的?再一次机会你怎么样?"
"不会吧?"龙易难以置信,"你是说我还有机会啊?"
张豪和谢成笑。
谢成说:"不好意思,你真的还有机会。"
"操!"龙易有些恼怒。
"你给我听着!"崔龙威正色说"如果这次你还给我惹事,别怪我把你直接送出国去。你别打着跟我这儿混的主意,咱们家,有一个我混黑也就够了,你给我老实点!在学校给我装孙子也得给我装到毕业。谁也甭惹,谁也甭招,听见没有?否则,我让你下半辈子没有好日子过!"
崔龙易很郁闷,经过一次次地尝试,他终于知道,他只有大学毕业这条路可走了。
"听见没有!"崔龙威再次提醒他。
"知道了。"

崔龙易蔫头耷脑地走了出去,手里拿着新学校的地址。那学校他知道,相当有名的烂校。不过,不是烂学校怎么会收他?
从分校转专业,靠,天知道那学校的分校在哪个山旮旯里!
好在,他只需要混一年。

三个人看着龙易关门出去了,不由得相视而笑。谢成说:"小龙那个脾气,也就你能降得住他。"
龙威眯了下眼睛:"我能降住他,也希望能保住他。咱们的事,绝对不能让他插手!"
"放心吧。"两个人颔首。

在一个春光明媚的下午,崔龙易进了明辉大学××分校,继续他的大四学业。原来他是读经济的,这次读企管。
这个烂校在郊区,到市中心公共汽车要20多站地,崔龙威让他住校,这使得崔龙易更加郁闷。
刚到的那天下午,就看见离学校不远的车站那儿有人打架,崔龙易看了看热闹,三个打一个,原因好像是看他不大顺眼。
进来不到2天,就听说学校里有两大帮派,朝阳帮和向晖帮,说起来龙易好像听说过向晖这个名字,貌似和谢成有点什么关系。
崔龙易这次下决心装孙子了,熬到毕业再说。他是有点怕崔龙威,这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有可能怕的人,但是不单是因为怕他,更多的是因为他不想让崔龙威不顺心,虽然有时他确实管不住自己。

没事在校园里溜达,远远看见两个人,正走近,一个人兴奋得手舞足蹈。龙易一下就觉得他很眼熟,依稀在哪儿见过,又想不起来。

"耗子,还是你厉害,真能帮我把卡卖了。"
"那是,600块闹着玩呢。"
"谢了谢了。"
"请我吃饭啊!"
"成,没问题!"
"别拿学校食堂打发我啊!"
"成,没问题。"
叫耗子的掏出600块递给他,他往耗子手里放了一张卡。龙易认得那张卡,是大哥龙腾洗浴中心的消费卡。他突然想起那小子是谁了。
那小子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一边捻了一下那六张红票子,一边接电话,耗子跟他打了个招呼先走了,临走的时候,龙易看见他脸上露出一摸得意的笑。
"刘姐!有事啊?"那小子对着电话眉开眼笑"什么?有照片要拍?成啊,我随叫随到啊。这次拍什么?就几张宣传画?那更没问题了。300?能不能多点啊......我知道我没名气就是要我一张脸......成.....300就300吧。对了刘姐,我上次给杂志拍那个洗澡照片,怎么流落到洗浴中心去了?什么?您也不知道?那我找谁说理去啊?我知道版权在您那儿,可是当初不是说只有杂志用么......怎么的也得给点补偿吧......我爸把我打了个半残.....啥?多给100?这个还不够我医药费那......啥?好吧,您以后多给我找点拍摄机会吧,好咧刘姐,谢谢您啊......白白......白~~"
挂了手机,那小子笑了起来"哈,又多弄100。"
龙易特意走到他面前,他本来正低着头发短信,感觉前面有人挡着,一抬头,看见了龙易。楞了一下,大概想起了他是谁,又楞了一下。
龙易微笑"原来你就值600块啊?"
于耐说:"没辙啊,还没成名。"
龙易比较不喜欢他懒洋洋的样子,瞥了他一眼,绕过他走了。

还没走出多远,就听见有人说:"于耐你有钱了哈,该请哥们儿吃饭了吧?抢!拿来吧你!"
"东晨哥,你给我留点儿啊,别全拿走!"
龙易回头看,于耐正在试图从一个大个子那里抢钱,周围还有两三个人在看热闹,不时捅于耐两下。
于耐拼了命似的跟那个叫东晨的抢那600块钱。
东晨耍他似的胳膊挥来挥去。
"东晨哥,这钱我有用的。"
"废话,钱肯定有用啊。是不是哥们们,够咱们吃顿好的了。"
"就是就是......"
东晨冲着旁边的人乐,于耐突然蹿起来,正好抓住了钱,抻过来就跑,东晨楞了个神,随即气极败坏地追了过去,嘴里还喊"于耐你给我找死!"
几个人也跟了过去。然后消失在拐角处。

龙易想,这个学校暴力频率还挺高,不错,天天有热闹看。
慢慢踱过去,就听见一阵拳打脚踢的声音,伴随这几个人的骂声,然后听到于耐一句话:
"你们打完了怎么也得留点给我......"
龙易听着差点笑出来,这小子还真爱讨价还价。

没一会儿,几个人走了过来,为首的东晨还说"这个德行还敢抢钱。"
"朝阳哥不是说了么,他除了钱啥都不要。"
"找抽就是!背叛朝阳哥,以后见他一次收拾他一次!咱们今儿可以开荤了,幸亏耗子报信儿呢。"

龙易从他们身边走过,东晨瞟了龙易一眼,龙易若无其事地瞅了他一下,然后向前走去。
心道:像耗子这种人,还真是哪里都是,明显已经少给了那个于耐前,反过头还把那小子卖了。
东晨跟旁边人说:"这人好像没见过。"
旁边人回头看了看龙易的背影"外校的吧。"

龙易走过拐角,看见于耐正扶着腰慢慢往前走,他那本来就好几个洞的牛仔裤又是土又好像被磨破了。胳膊上也破了皮。
想起东晨说的话,他背叛朝阳帮老大?难道又是因为钱?
他走得不快,一瘸一拐的,龙易跟了两步,准备走别的方向,然后似乎看他拿出手机,自言自语说:"幸亏手机还没坏。妈的一帮王八蛋,想要钱自己拍A片去。"
他好像拨了什么号码,然后把手机放到耳朵上,对着里面说
"刘畅,我想你了。"

 

第三章


于耐坐在一座大厦门口的花坛边的大理石台子上,搬上一条腿,看着膝盖处牛仔裤的破口,毛毛边,露出磨破的膝盖,吹了口气在上边,似乎感觉到有人,一歪头,棒球帽的帽檐正好擦了一下伤处。
"我操!"于耐倒吸一口凉气。看见一个女的正在旁边看着他。
于耐看见她的脸,笑:"原来是狐狸姐啊。"
李蝴瞥他一眼:"又挂彩啦?"
"怎么样,粗犷吧?"于耐站起来"刘畅呢?还在忙?"
李蝴说:"他今天没来,你咋倒来了?"
于耐楞了一下,然后说"我路过,还想让他请我吃饭呢。"
李蝴看他,心里动了一下,然后说"我请你吧。"
"真滴假滴啊?"于耐做欣喜状。
"当然是真的!"说罢拉了下于耐的胳膊"走阿。"
于耐跟着她走,嬉皮笑脸地说"你请我吃啥,嗯?不怕我吃穷你?我饿了小半年儿了,你这样出来TIMING可不对啊,TIMING,是这么说得吧?"
李蝴走在前面,忽然说:"没见着刘畅失望了吧?"
于耐跟着说"你虽然偶尔善解人意,也别用来揭人伤疤行不行啊?"
"都伤疤这么严重了?多久没见他了?"
"也没多久啊。"
"嘴硬!"
"他烦我了估计。我这人本来就不招人待见。"
"谁让你非当GAY!"
"不是赶时髦么。"
李蝴转过身瞅他,于耐对着她瞪眼睛,李蝴说:"挺可爱的呀,搭理刘畅干吗。"
"狐狸姐,我想吃咖喱鸡。"
"你怎么又吃那个!"李蝴没好气地看他一眼,然后伸手打车,于耐跟着李蝴坐进出租车里,车子往李蝴说的地方开。
李蝴歪头看了看于耐"你是喜欢刘畅还是跟他玩啊?"
"当然是玩了!"于耐把帽檐转歪了,瞅着李蝴又说"当然是玩了。"
李蝴歪过头不看他,看着车窗外面,似是自言自语"你这个阿Q。"

从小和于耐,刘畅一起长大,直到房子拆迁才各奔东西,反而工作后又巧合得和刘畅一个公司。小时候,刘畅对于耐是很照顾的,于耐也喜欢和他一起玩,加上李蝴本来就像个男孩,三个人在一起还挺高兴。后来,于耐家发生了不少事,这反而让他和刘畅更亲近了,确切地说,是于耐比较粘着刘畅。于耐上了那个烂学校以后,刘畅到一个还不错的公司工作,又碰到了李蝴,李蝴再见于耐的时候,感觉他变了好多,吊儿郎当,懒懒散散的样子,和小时候的感觉相去甚远,那时她就感觉他和刘畅不是一路人,刘畅讲排场,讲面子,于耐不管不顾,从来不掩饰自己对钱的喜好。李蝴知道他们俩有暧昧的关系,但是,刘畅不止一次地提到,于耐活得很没情调。

【faith by 暗夜行路[上]】(本页完)

《faith by 暗夜行路[上]》上一篇

从窗外跳进来的火星大恶魔 by 卡帕--预览从窗外跳进来的火星大恶魔


1
有些秘密呢,是要和好朋友一起分享才有价值的,但有些秘密呢,它就是秘密,绝对不能和别人说的。
陆续从租住的小公寓走出来的时候,暗暗握了握拳──昨天晚上的那个秘密,是属於後者的!
"喂──走好啊!"
陆续抬了抬头,还是被窗户上露出来的脸吓了一跳。他赶紧提了提书包,急匆匆地往前走。
"喂──"那个人还在大叫,黑色的及腰长发呼啦啦地飘来飘去。
及腰长发?
没错。
那个人──如果他可以被称为"人"的话,那麽也是"火星人"。发色如墨,容颜胜玉,简直就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古典美男子嘛!就是这麽一个完全不会出现在现实世界的家夥,居然在昨天晚上,穿著运动服和牛仔裤从陆续床头的窗户外爬进来了!
"鬼──啊!!!!"陆续原来是要上厕所的,一睁眼,看到一个披
散著头发,皮肤白皙的人正抓著窗沿,把一只脚往里伸。
"我是──"那人轻盈地跳进来,手指点著陆续的鼻子,"火星大恶魔!"

火星大恶魔──其实是个头衔而已。真名是:XC409。来自火星的外星人,嗯,名字也比较奇怪。随便走到别人家里,然後就说要"我只是住一段时间啦!"。虽然顶著"宇宙旅游"的名义,但实际上很可能是因为错过了最後一班返星UFO,而不得不继续在地球住下去。又因为掉了宇宙护照,导致缺少"火星驻地球行政署"的照顾,悲惨到只能随便找个地方爬进来补眠。
陆续──高三的应考学生,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租有一间小公寓,成绩经常在好与坏之间摇摇晃晃,19年的人生波澜不惊,甚至连通宵K歌或者徒步旅行3公里这种事情都没有做过。唯一的才能是"不动声色",即使家里凭空出现了一个外星人。
陆续只盼望这些都是一个梦。

"喂!我饿了──"
如果这是个梦的话,肯定是世界上最长的梦。陆续从厨房走出来,慢慢地叹了口气。
XC409的头发绑成马尾辫垂在肩膀前,乌黑的眼睛盯著陆续手上的泡面。
"我说──409,你能不能稍微收拾一下自己?"
"诶?怎麽了?"
"你──那个头发......"陆续实在不好说"409你的头发太漂亮了赶快剪了它还有你最好毁容算了免的我老是被你的美貌惊吓到"。
"怎麽了?"
"太......长了!你不是想出去吗?把头发剪短一点,别人就不会觉得
你很怪异了......"
"是吗?"409"唰"地把筷子插在面碗里,瞪大了眼睛。
"是啊是啊!"f
"好耶!你帮我剪──马上!"
镜子里的409好奇地拨著自己的头发,用无辜的眼神从镜子里对陆续的内心进行谴责。陆续拿著剪刀的手发起抖来,他根本不会剪头发,万一409被自己剪成了鸟窝,那......
"快剪啊!"
"哦。"陆续一咬牙,谁叫他长的漂亮,天生招人嫉妒嘛!

"喀嚓喀嚓",黑色的发丝一点点掉在陆续事先铺好的报纸上。
"喂,409,你什麽时候回火星啊?"
"不知道啊!"409动了动脑袋,又立刻被陆续扶正,"要先找到同伴,然後──啊,这是火星机密,不能说给地球人听的!"
"啊?什麽机密啊!"陆续干脆地剪下一大束头发,"不说就不说!反正就是要找到同伴是吧?"
"是。"409点了点头,朝镜子里的自己做著鬼脸。
"不要动啊!"陆续皱起了眉头,又继续盘问,"那你的同伴在哪里?"
"不知道。"
"不知道?"手一抖,剪刀唰的滑往另一个方向,陆续暗暗抽气,表面却一派闲定,"那要怎麽找?"
"不知道。"
什麽──陆续挑著眉,看著无可救药的409,努力控制住要飞向对方脖子的剪刀。
"不过──"
"不过什麽?"
"如果我碰到了,就会知道他是不是火星人。"
"你们有暗号?"像是"青天雄鹰翔万里,深海蛟龙潜九州"什麽的。
"不是暗号啦!"409哇哇叫起来,"反正我知道就是啦!"
"希望好渺茫啊──比中彩票还要难。"19年来没有中过一次"哪怕是奖励一支牙刷"彩票的某人被严重地打击了。
"剪好啦──"
"啊?"陆续手一顿,剪好了吗?到底谁才是理发师啊?
"吃面去喽!"
陆续望著头发乱七八糟的409的背影,渐渐微笑起来──唔,自己的手艺还是不错的!

高三的学生,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苦"。特别是准备考大学的陆续,因为资质平凡,又死板地不懂得抄别人作业或者"相互合作分摊作业",所以只能在台灯下彻夜奋斗。明明是恨不得一天有48小时的人,现在却养了只宠物,还是只会说人话超级烦人的宠物,陆续咬著牙快要杀人了。
"拜托!不要烦啦!去睡觉!"
"不要。"409化为超级忠心的拉不拉多犬,坐在书桌上对著陆续撒娇。
"什麽?"陆续感到自己的权威被挑战了,气的干脆放下书,"那你想怎样?"
"和你说话。"
"我要做作业啊大哥!而且我们有什麽好说的!"
"诶──我们明天出去玩吧!"
"明天礼拜五!我要上课──"陆续无力地瘫软在桌上。
"为什麽礼拜五要上课?"
"只有礼拜天可以休息!"学校把高三学生的礼拜六都剥削了。
"那为什麽不可以隔天就有个礼拜天?这样可以休息很多时候耶!"409冲陆续眨了眨眼,露出尖尖的可爱虎牙。
"你好歹在地球待了很久了──不要像弱智一样好不好?"陆续双手捧著脸,用力地挤著。
"啊──"409像发现狗玩具一样,咧著嘴把手伸出去揉捏陆续的
脸,"好好玩!"
陆续的脸迅速变得通红,他使劲撇开头,逃过409的魔爪:"你干什麽啊!"
"为什麽你可以弄,我却不能弄啊?"409抗议著,露出生气的表
情。但他瞪著眼睛,鼓著脸颊的样子却像是一个小青蛙,让陆续不由
笑了出来。
"好啦!不要玩了,快去睡觉!"陆续安慰似地拍了拍409,"我要做作业了。"
"啊!"
"啊?"陆续被吓了一跳,"怎麽了?"
"作业──我帮你做啊!"
"什麽啊?"
"我可是火星大恶魔,这种作业什麽的,我几秒锺就搞定了!"
"也就是说──"陆续消化著409的话,"你有做作业的超能力?"
409拽拽地点了点头,得意地眯起了眼睛。
"诶──"陆续查点了一下,一张语文试卷,两张数学试卷,历史政治地理试卷总共5张──看来今天很难完成了。从小时侯就期盼著有
哆啦A梦来帮助自己脱离学习苦海,现在居然──真的出现了一个美
型变异版本来挽救自己了!r
上帝──陆续张开双手,大叫著自己认识的所有的神仙菩萨救世主。
"喂──"409掏了掏耳朵,匪夷所思地看著瞬间癫狂的陆续。
"啊,好啊!拜托啦──"陆续飞快地冲向柔软的床铺,终於可以得到差不多7小时的睡眠了!
409张著嘴呆了一会,这才伸出手按住试卷──所有的问题从左手指间传向大脑,所有的答案又从大脑传向试卷。一分锺後,所有的试卷都填满了答案,用陆续糟糕的笔迹。
闭著眼睛仰起头,409静静地等待著那声"你好厉害啊!超能力啊!"的欢呼,但是却只听到轻微的呼吸声在房间里回荡。
"什麽嘛!"409丧气地扭头,看到陆续疲惫的脸。他脱了外套,钻到被子里,陆续的体温传递过来,409很快睡著了。

"诶......"
"409啊,早饭摆在那里了,自己吃吧!"陆续头也不抬。
"你怎麽......答案错了吗?"409揉著眼睛,快步走到陆续身边,昨天晚上已经被填上答案的试卷现在已经被陆续用橡皮擦的干干净净了。
"没,"陆续抬起头,"我还是觉得,自己做作业好了。"
"可是这个──昨天已经做好了,就不要擦了嘛!多可惜!"409按住陆续的手,不让他继续擦答案。
"可是──这不是我自己做的啦!我想了一晚,还是觉得不安心──"
"不安心?"
"不是自己的努力所得......"陆续抓了抓头,"反正就是这样啦!不要管我,去吃饭啦!"
"是......我的超能力......错了......"
陆续抬起眼睛,看到409一副伤心的样子,乌黑的眼睛被睫毛遮住,就有些慌张,快快地摆手:"你的超能力很厉害很厉害──是我自己一时糊涂啦!"
"哦。"409还是低著头。
"其实呢......"陆续把试卷整起来放进书包,"409你现在在地球嘛,所以不可以老用超能力。你和我住在一起,我都没有觉得你是外星人,你也不要老是想著‘外星人\'‘超能力\'什麽的啦!这叫入乡随俗──"
"那──"409拖住要走出去的陆续,"你觉得我是什麽?"
"你不是‘什麽\',"陆续笑著捏了捏409的脸,"我们是同住人,我还是你在地球的监护人!"
监护人──409眨了眨眼睛,朝陆续招手说"再见"。虽然不能回火星是无比倒霉的事情,但总算还是有那麽一点小幸运的。
陆续就是自己的幸运。

2
陆续小时候,学校很流行养"电子宠物",就是那种巴掌大的电子游戏机,可以用来养各种电子小宠物,陆续也曾经养过一只小狗。上课的时候就会听到它"滴滴"地叫,睡觉的时候也会"滴滴"的叫,陆续每次都是又小心又耐心地帮小狗洗澡,给它吃东西,带它玩耍,有时候还要抱抱它。
但小狗,最後还是死了。
陆续明明知道这只是电子宠物而已,但还是很难看地哭了很久,即使是电子宠物,但自己每天照顾它,和它说话,叫它的名字,离开它的时候就会惦记──自己明明这麽喜欢它,它却毫不留情死掉了。
陆续本来以为,小狗是寂寞而脆弱的,需要自己的照顾。但是後来他明白了,寂寞而脆弱的其实是自己,所以才会因为小狗的死而悲伤万分,耿耿於怀。
之後,陆续再也不养什麽生物非生物了。
不过俗话说的好──命运弄人。陆续现在,不但养了宠物,还养了来自火星的超级麻烦超级粘人的恶魔宠物。
这是多麽让人叹气的神的捉弄啊!

"啊──嚏!"
陆续从书堆中探出头来,左看看右看看,最後才把视线放在旁边的409身上。
"刚才是你──在打喷嚏?"
"是啊!"409揉了揉鼻子,把衣服拉练往上提了提,"大概是感冒了。"
"感冒?"陆续转过身,"你不是火星人吗?怎麽会感冒?"
"可是我到地球来了啊!所以就变成地球人了。"
"变?"e
"大概就是......"409点著下巴,想了一会说,"就是成了地球人的样子,外貌,语言,动作,生理功能等等都完全是个地球人了。不
过,等回到火星就会变成原来的样子。"
"哦,"陆续拖长声音,颇不在乎的说,"也就是说你不过是个幻化成人行的妖怪嘛!"
"妖怪?妖怪是什麽?"409一把抓住陆续的胳膊,把脖子伸过去。
"一种很有趣又很可怕的存在。"
"哦......好奇怪......有这种东西......"
火星大恶魔409很可能在变身的时候忘了填补某些常识漏洞吧!
"我给你拿衣服,"陆续一边就站起来,"哦,对了,我都忘了你没有衣服哦......"
"是啊,只有这麽一套,穿了三天了!"409嘟著嘴乱抓头发。
"啊!"陆续猛的转身,"洗澡──快去洗澡!"
"我很干净的!"409被陆续抓著扔进浴室,还在拼命反抗,"我不要啦!"
陆续狠狠地朝浴室门踢了一脚,里面安静了下来。陆续等了一会,刚
要满意地走开,却听到一个委屈的声音小小地传了出来:"我不会用啊......要怎麽洗?"
"啊?"
门突然打开,陆续捂著鼻子仓皇退开半步,舌头僵在两排牙齿之间动弹不得。
"陆续,怎麽了?"
陆续少见的茶色眼睛里映出一个只穿著平角内裤,锁骨突出,皮肤白皙而健康,神色无辜的美少年。409伸出手拨开陆续捂著鼻子的手:
"啊......鼻血......"
陆续19年没有恋爱史的生活中,第一次因为这个劲爆的N16画面──不争气地流鼻血了。

"没事吧?"409擦著湿漉漉的头发,走到陆续旁边,"怎麽会突然流鼻血了?"
"唔。"陆续不动声色地往边上挪了挪,"你......以後就穿我的衣服好了!"
"好!"409开心地笑起来,声音向小孩子一样粘粘的,带点甜味,
"你看,好不好看?"
409身上穿的是陆续的睡衣,他的身材和陆续差不多,却要矮了那麽一两厘米,衣袖遮住了手掌,只露出409骨架分明的手指──果然是有点长啊!
陆续点著头打量了一番,虽然有点宽松,但毕竟是穿在409的身上,别有一番赏心悦目的味道。
"怎麽样?"409探著头,像在闻什麽香味一样凑到陆续面前。
"挺好的。"陆续伸手一把推开409的脑袋,坐下来看书。
"哦......"409有些不满意对方的回答,斜著眼睛瞪了陆续一眼,走
到床边躺了下来。
陆续低著头,半天没有听到吵闹声,奇怪地抬起头:"喂!"
"啊?"409快要无聊的睡著了,听到陆续的声音,猛的张开了眼
睛,像小狗一样发出低低的"呼呼"声。
"很无聊吗?"
"是啊!"
"这里也没有电视啊......"陆续看了看周围,"啊,有电脑......"
"我要上网!"409跳起来,扑到电脑前,"可以吧?"
"可以是可以......可是火星人也会上网吗?"
"当然啊!我们来地球旅游的话,都会来上网。虽然火星也有网络,可是地球的网络更好玩呢!"
"好玩?"陆续皱著眉,哪里好玩了?
"可以灌──水啊!"
"啊──灌水?"陆续走到409身边,"灌水有什麽好玩的?"
"不管讲什麽都可以,可以抢沙发坐,可以换马甲──总之可以做很多想做的事情啦!"409兴奋地盯著屏幕,手指灵活地操纵著鼠标,
"在火星就不行了,这些都会被当作是信息附品,很快就会被删掉的!"
"这有什麽意思?"陆续不以为然。一大群人在一起,只是纯粹的聊天讲闲话,有什麽好玩的呢!
"当然有啊!"409开始熟练地进入了一个论坛,"虽然看起来都是废话,但是也会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自己在当时抱著什麽样的心情,说了什麽话,很久以後看到,会被自己感动也说不定啊!而且虽然对自己来说是微不足道的,但是可能在别人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不是很好吗?"
陆续微微张著嘴,看到409突然地扭过头来,黑色的发丝抚过额头,在眉间敲成可爱的弧度。电脑屏幕的光芒从侧面照过来,把409的睫毛都变成了半透明的淡棕色。
"啊,是啊!很好......"
也许自己当时是这麽回答的吧,陆续记不清楚了,他只记得409那张充满柔和光辉的脸,和微笑著注视自己的亮晶晶的眼睛。

409第一次走进超市,兴奋地摇著手臂不断对陆续说话。他绝对美少年的容貌没有因为那个糟糕的发型有所削减,开朗的神色和跳跃的动作反而为他带来了更多的注目。所有人的目光在接触到409後,都满意地停留三秒,然後反折回去,旁边的陆续简直就是空气般的存在,或者,是为了衬托409而飘来荡去的怨灵。

《faith by 暗夜行路[上]》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faith by 暗夜行路[上]》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