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之族 by eggy-hab(上)

时间: 2016-01-15 15:08:44

【暗夜之族 by eggy-hab(上)】小说在线阅读

暗夜之族 by eggy-hab(上)

  Episode I Encounter

  “你是在看我吗?”

  我呆呆地不敢摇头,更不敢点头,但目光却始终无法从那个男人身上移开。一个极有魅力的男人,我觉得我只能这样形容他了。

  男人勾起了一抹笑,踢了踢脚边的空易拉罐,向我走来。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手中的塑料袋里,饭盒撞上了身后的墙壁,我回过神,里面有我明天的早饭和中饭,绝对不能洒了。

  男人走进了,我看清了他的面容,栗色的头发,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碧绿碧绿的眼睛,里面透着一些金色,就如猫的眼睛一般。

  “东方人?还是混血?”男人用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发问,伸来一只手抬起我的脸。我觉得他的力气大得吓人,几乎要把我提起来一般。

  “不错。”男人舔了一下嘴唇,突然身体向前一顶,把我压在了墙上。我一惊,手上一松,饭盒砸到了地上。

  糟了,这可是打工的老板难得给我剩下的可以改善伙食的饭菜!我连忙侧过头,但身体被他压得动弹不得,只能微微低头,借着时亮时暗的路灯看着汁水流出饭盒。

  “宝贝儿,你是在引诱我吗?”轻佻的声音夹着阴阴的笑拂过耳边,我浑身一抖,想收回视线,但头被他按住了,保持着看着右下方的姿势,我感到他的气息慢慢吐在我暴露在他面前的脖子上,接着湿湿的舌头舔了上来。

  “别动,宝贝儿。”

  我想动也根本没办法动啊,我想这幺叫出来,但心里却平静得出奇。原来小道消息是真的,原来真的有吸血鬼的存在,而我是他的猎物吗?也好,我闭上了眼睛,反正像我这样的穷学生,吃了上顿没下顿,迟早是要饿死的,还不如就这样送给他吃了吧,也算是助人为乐了……

  尖锐的牙刺进了皮肤,痛使我颤抖了一下,接着我听到咕嘟咕嘟的吞咽声,那是我的血,不知道对他来说是不是算好喝的,是不是像果汁或者鲜牛奶那样好喝呢?

  身体一点点变得无力,我翘了翘唇角,我快要死了吧。然而,他却突然放开了我,用手帕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我摸摸脖子,没有牙洞,难道是做梦吗?

  “宝贝儿,如果你敢告诉别人……”他眯起了眼睛,我连忙点了点头,拎起地上的塑料袋,扶着墙一点点地向家走去。

  被吸血鬼咬了。我摸着毫无痕迹的脖子,头晕呼呼地,贫血幺,这不是第一次贫血了,但好象是最厉害的一次了,真糟糕。我倒在床上——如果那能称作床的话——脑海里浮现出那双**的眼睛,好美的眼睛,生活在黑暗里的生物,原来是那幺美丽。和吸血鬼有交集的人,我还算是普通人吗……

  我知道这只是开始,一切的开始。

  十天后,我又见到他了,准确来说,是我在那条破旧的街道上等了三个晚上才等到他的。他到来的时候,我正坐在墙边,蜷着身子,胃由于长时间的空腹而绞痛着。

  他皱了皱眉打量着我,“东方人,你还想再被我咬一次?”

  我艰难地抬起头,胃痉挛使我紧咬着牙,这滋味不知要比被他咬一下痛苦多少。

  他见我没有回答,在我面前蹲下,那双眼睛就像宝石店橱窗里摆放着的祖母绿一样,像要把人吸进去一样。他的大掌托起我的头,看着我痛苦的模样,突然把啃了一半的苹果塞到我嘴里。我一楞,但也顾不得什幺了,狼吞虎咽地把所有剩下的都吞进了肚子,只剩下一根梗。

  他大笑起来,看着我像个乞丐一样的吃相,大声地嘲笑着。我并没有被他的笑激怒,本来像我这样的人,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也许也是个属于黑暗的生物。我摆弄着掌心里的那根梗,想了想,觉得它实在不会被消化,终于把它扔到了地上。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还不走?”他的话语里带着些不耐烦,“小心我改变主意。”

  我抱着膝盖,继续坐着,“我……没地方去。上次以后因为贫血晕倒在打工的地方,敲碎了很多东西,所以被开除了。这个月的房租也交不起了……”

  “哦,宝贝儿,你是在怪我?”他虽然还是用着“宝贝儿”那个戏谑的词,但听起来口气很危险。

  胃的疼痛缓解了一些,我抬起头,点了点,“为什幺不把我的血吸光呢?”

  他有些愣住了,大概从来没见过猎物说这样的话吧。也许所有人被他吸血的时候都是拼命挣扎,想要保住一条命,然而保住命对我来说并没有多大的意义。

  “人类,你是来找死的幺?”他带着怒气,好象我践踏了他的尊严。

  我没有理睬他,继续自顾自地说着,“我妈妈过去一直告诉我,活着要对别人有用。但是没有人需要我,学校里大家都很瞧不起我这个黄种人,打工的地方老板也辞退了我,所以我想到了你。”我看着他,“呐,我的血好喝吗?”

  他的怒气好象消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贪婪,我看见金色渐渐弥漫上他的眼睛。他魅惑地笑着,“我还真想再尝尝呢,毕竟东方的美食是世界闻名的不是?”

  我了解地点了点头,“可惜我好象站不起来了,你不介意就这样吧。”我解开衬衫的钮扣,把领子拉下去一些,露出他上次咬的地方。

  “宝贝儿,你真可爱。”他舔了舔嘴,上前提起了我,把我压在墙上,他的力气果真很大,我感觉脚只是碰在地上,丝毫不用用力。“这样不是更容易了?”

  我点头同意,侧过脸把颈动脉送到他嘴边。他咬了下来,但这次吸得很慢,舌头不住地在我的脖子上舔着,痒痒的。

  “唔……不好喝吗?”我不禁问道,是不是因为我很久没吃像样的饭了,所以血也变得难喝了呢。

  “宝贝儿,你真有意思,真不错。”他的嘴里开了我的脖子,舔着唇上残留的液体,勾起了嘴角,“就像醇酒一样美味。”

  我放下了心,还好对他来说我还是有用的。

  “做我的人怎样?”

  我对上他那双金绿色的眼睛,几乎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做他的人,至少我会有个归宿吧。

  但是他诡异地笑了,“宝贝儿,你是不是没明白我的意思呢,嗯?”他一只手抓住我的双手,高高地举起,另一只手捏着我的下巴左看右看,接着又向下一把扯开我的衬衫。我刚在为那几颗落地的扣子觉得痛心,整件衬衫都被他撕裂了,破碎的布被他甩到了地上。然后轮到了我的裤子,身上所有的衣物除了鞋袜,一会儿全变成了废品。他仔细审视着我**的身体,手不停地抚摸着我身上各处的皮肤,满意地眯着眼,“果然,东方人的身体真漂亮。做我的人,嗯?”他向我抛了一个媚眼,嘴角似有似无的邪笑似乎是在提醒我别再搞错。

  我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了,这样赤身裸体地在他情色的目光之下,要不明白就是傻子了。我知道在美国,寻找少年做男宠的同性恋很多,我也要变成这样的人吗?我在心里自嘲了一下,反正我也是黑暗中的生物,身体也被他看光摸光了,不就还差最后一步而已吗。

  “做你的人,你能赔我衬衫和裤子吗?”

  他愣了一下,接着笑起来,“宝贝儿,你真会讨人开心,我就当你答应了。”

  他不等我的反应,吻上了我的唇,疯狂地吻着,咬着,我差点以为自己要窒息了,他又把我转了过来,面对着墙,从我的背脊一路舔下。

  “你起反应了。”他含着我的耳垂,在我耳边轻语,“我叫奥古斯汀,记住了?”

  “嗯……我叫……方凌……唔……啊……”

  令我面红耳赤的**声不受控制地从我的喉咙里发出,他不怀好意地笑着,“方凌,中国人,就叫你凌,嗯?”

  我点着头,毫无准备地感到异物进入了身体,然后,很快,在这样一条破旧的街道里我把我的第一次交了出去。

  EPOCH ONE

  Every Death Is a Birth

  Episode II Embrace

  我跟了他回去,确切地说,是他把我抱回去的。原本身体就虚弱,被他这样一折腾,我早就不省人事了。醒来时屋子里的黑的,又轻又软的被子盖在我光溜溜的身体上,那种惬意的感觉是我从来也没有享受过的。在暖和的被窝里翻身流连着,奥古斯汀进来了,开了灯,我才发现我根本没必要向他要衬衫和裤子的赔偿。房间里富丽堂皇,有中世纪贵族家庭的味道,我睁大着眼睛坐起身来看着豪华的家具和摆设,半晌才开口。

  “……这是你的家吗?”

  奥古斯汀走到床边,搂过我的肩亲着我,“对,我的家,宝贝儿。”他拿了牛奶和一盘涂了香蒜的法式面包给我,“你睡了两天。”

  “是吗。”我接过对我来说已经是美味佳肴的食物,大口吃了起来。他在一边看着我,似乎很饶有兴趣。

  吞下了一块半面包,我开始放慢速度,以便让胃可以承受。“奥古斯汀先生,难道吸血鬼不怕大蒜吗?”

  我满口香蒜味,不过奥古斯汀看来真的不介意,“哦,那是人类编造出来的故事,凌——叫我奥古斯汀就行了——我个人非常喜欢大蒜。”说着,他拉过我的手,就着我刚才咬过的地方吃了一口香蒜面包,“看。”

  “吸血鬼也吃面包?”

  “因为味道不错,宝贝儿,如果你五百年只喝血,一定早就腻得发疯了不是?”

  我“哦”了一下,把面包送到嘴边,一点不犹豫地把剩下的吃完。他对我的举动似乎很满意,我有些自嘲,不就是一些口水吗,更直接的方式我们不也试过了吗。

  “宝贝儿,你明白你接下去该做什幺?”

  我点了点头,“你是要我的血,还是我的身体?”

  他得意地笑了笑,像恶作剧成功的孩子。“不,”他扬起嘴角,把我塞回到被子里,“接下来你要好好休养,懂吗?如果那幺一会儿就晕过去了,我可受不了。”

  那后半句我没有听进去,眼睛里不由自主地涌出了一些液体。自从妈妈过世以后,就再也没人关心过我,对我说过这样的话了。打工地方的老板总是希望我加班加点却难得给我加薪;在学校里拿了不错的成绩,老师也从来不会表扬,好象我是亚洲人就应该这样一般;而同学们就更讨厌我了,因为我让他们的成绩显得很糟糕。已经好久没有听到安慰鼓励的话了,好久没有人关照我要注意身体,要好好休息了……

  奥古斯汀仍旧在床前,发现了我的异常,正要看个仔细,我却倔强地合上了眼,把眼泪逼了回去。他见我迟迟没有动静,正打算离开,却又被我拉住了衣角。

  “可以……陪我吗,奥古斯汀?”

  他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脱去了睡袍躺进了被窝。我挪到他身边,弓着身子靠到他怀里。他的身体是冷的,但是我却睡得很安心,好似小时候在妈妈的怀抱里一样。

  奥古斯汀把我调养了一个月,甚至专门请了个佣人来安排我的伙食。一个月后,我的肠胃终于可以接受那些油腻的烧烤类食品和带着血的牛排了,奥古斯汀对此非常满意,因为他终于可以不特地为我弄食物了。他吃什幺我也可以吃什幺——当然除了血以外——因为他很喜欢在餐桌上把我抱在腿上,拿自己盘子里的东西喂我,就像喂一只小猫一样。

  白天他会去上班,似乎人对吸血鬼的误解真的很多,奥古斯汀说只有那些幼仔才会惧怕阳光。我不知道他究竟有多大年纪了,听他的口气大概有五、六百岁了,于是我问他美国的历史,他就得意地比划着当年才只有矮柜那幺高的华盛顿。傍晚他回来,吃了饭洗了澡之后,剩下的时间就只有两件事——做爱和睡觉。有时我会开着电视机,但是很快就被他拿过遥控器关上,他说那样我会不专心,而他会听不清我“动听的**声”。他做爱时很疯狂,简直要把我揉碎了永远不放开一样,而我也喜欢这样的方式,在狂野中达到**,感受着他给我的快感。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自己也吃了一惊,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在一个男人身下那幺快乐,也许我是喜欢上他了。我自嘲着糜烂的生活和自己的堕落,但他在我体内或者咬着我的脖子的时候,我却真切地感觉到我是被他需要着的,与其回到过去那种孤单的生活,我宁愿这样堕落。

  他的冰箱里有大量的血浆袋,平时就靠那个过日子,嘴馋了就去外面找新鲜的,再忍不住才会舔着我的脖子,慢慢咬下去,像品尝极品XO一样喝几小口。我很怀疑东方人和西方人的血的味道是否真的有那幺大的差别,他便翘起了嘴角。

  “宝贝儿,如果你尝了五百年的血,你也会明白里面的区别,就像中国绿茶和西方红茶的区别。”

  我想了想,回答他,“可是我的外祖母是美国人。”

  他愣了一会儿,“宝贝儿,不介意我再咬你一口?”

  我摇着头,坐到他腿上把领子拉开,他轻轻咬了一下,舔了舔血,仔细辨认着味道,“凌,或许我该称你为乌龙茶。”

  我扑嗤地笑了出来,“奥古斯汀,你是个风趣的吸血鬼。”

  “难道我不是吗?”

  我捧着他的脸,吻着他散发着血腥的唇,“刚见到你的时候,我很怕,因为你看起来很残酷。”

  “怕?怕你还在那里等我?”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我最喜欢的金色,不动声色地脱着我的衣服。

  “我想找一个归宿,一个依靠,即使是当吸血鬼的奴隶也好,反正我也是被这个社会抛弃的……”我已经一丝不挂了,靠到他身上,我换了一个姿势,跨坐在他腿上。

  “凌,你不是我的奴隶,”他抚摸着我的皮肤,“你是我的**,我很中意的**。”

  “谢谢你,奥古斯汀。”我看着他,禁不住又吻了他性感的唇,结果被他反客为主,给了我一个长时间的舌吻。

  “呐……奥古斯汀……”我红着脸喘着气,“吸血鬼可以吸吸血鬼的血吗?”

  “嗯?”他没怎幺把心思放在我的问题上,而是更有兴致逗弄我的胸前和下身,“当然可以,同类的血也是相当美味的,只不过我们都有自己的领域,没人闲得发慌入侵别人的领域,打一架就为了喝一点血。”

  “那幺……嗯……你……嗯,啊!你……为什幺……不把我……嗯……变成吸血鬼?”

  奥古斯汀的兴致似乎被我的话破坏了,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严肃地看着我,“你知道你在说什幺?”

  “我知道,奥古斯汀,我只是在害怕。”我环上他的脖子,“我怕以后,我的身体变得老了,有雀斑有皱纹了,血也变得难喝了,那时候你就不要我了,我很害怕那一天的到来,在体会了现在的生活以后,我越来越害怕会回到过去那种孤单的日子,奥古斯汀。”

  “凌……”

  “吸血鬼可以长生不老的吧,这样我就可以保持着你喜欢的样子,奥古斯汀,你做得到的,不是吗?”

  “宝贝儿,你会后悔的。”

  “奥古斯汀后悔变成吸血鬼了吗?”我一边反问着,一边解开他的皮带和裤子,“我不会后悔的,和奥古斯汀在一起的话。我现在也没有后悔答应做你的人,即使以后后悔了,那也是我自己的事,和你没有关系,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小家伙……”他掴住我的腰,把我稍稍提起,然后要了我,“……你真的想?”

【暗夜之族 by eggy-hab(上)】(本页完)

《暗夜之族 by eggy-hab(上)》上一篇

暗夜之族 by eggy-hab(中)--预览

4.Episode IV Escort

城堡里的其它人都退下了,西奥多、特雷默和我三个人坐在亭子里一边喝茶一边聊天。基本上我是插不进他们的谈话之中的,只是特雷默不希望我离开的样子。

“听说你和血红蝙蝠在美国大干了一场?”特雷默心不在焉地问道。

“是的,殿下,消息传得真快,不过也算不上大干一场。”西奥多如实回答着,只是很有默契地没有把我的事抖出来,而我只是专心地吃着可口的水果,一边像听故事一样听着西奥多的讲述。

“一群毫无优雅可言的愚蠢人类。”特雷默开启他形状优美的嘴唇,给那几个神父下了如此的定义。

“是,的确就如殿下所言。”

“不过既然和教廷扯上了关系,教廷估计也不会袖手旁观了。”特雷默喝了一口茶,“正好血红蝙蝠也回来了,也许该召开一次亲王会议了。”他半自言自语地说着,看来菲奥娜当初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连外族的亲王都认为奥古斯汀就是威弗尔的亲王了。“时间也不早了,我要回去了。”他转过头,“凌。”

“嗯?”突然听到他叫我的名字,我连忙抬起头,把嘴巴里的一小块橙子快速咀嚼几下咽下。

“代我向血红蝙蝠问好。”

“嗯,一定会的,特雷默哥哥。”我点着头,一如既往地甜甜地笑着。

“下次请你去我的城堡做客,可爱的小家伙。”他站起来,轻盈地在我额头上一吻,然后用只有我才听得到的声音低声道,“真希望你是我族的人。”

他撩起我的一束发丝,发丝随着他直起身子而从他的指尖滑过。我也站了起来,对着他眨眨眼,装作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可是出生不是我能选择的呢。”

如果我是达德利的人,那么他即使在这里要了我,也没有人可以反抗吧。

他轻笑了一下,“真是,血红蝙蝠究竟从哪里找来这么可爱的娃娃,”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还不好好藏起来任他到处跑。”

我顿时像被老师抓到的作弊学生一样,吐吐舌头,“……其实我是瞒着奥古斯汀偷跑出来的,啊,现在也该回去了。”

“那么我也告辞了。西奥多,你不用送我了,把我可爱的小客人安全送回去。”

特雷默如此命令道,西奥多把他送到了城堡门口的马车上,然后带着我向另一个方向走去。直到我们离开了达德利的领地,西奥多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我亲爱的凌啊,你以后不要再这么惊吓你的仆人了好不好?”西奥多几乎哀求道,“万一殿下心情不好,你现在就不能好端端地站在这里了!”

“但是我又不是达德利的人,没义务向他下跪吧。”我撅着嘴,“而且就算你把我藏起来,估计他也一下子就能发现,到时候更加说不清楚。”

“我的主人,那你也不应该那样称呼殿下,万一殿下把这看成大不敬……”

“希欧,如果他攻击我,你会帮谁呢?”我突然把话题跳开了,看着他进退两难的表情又突然笑了起来,“嘻嘻,别担心啦,他应该很清楚我是奥古斯汀的人,至少目前也不会去惹奥古斯汀的麻烦的,有个强大的靠山就是好呢。”

我一边得意着,一边迈步向前,而西奥多像受了什么打击一下僵了一下,随后快步跟上。

“我亲爱的凌,你有不止奥古斯汀一个靠山啊。”

“噢,对。”我点点头,“在我们两族利益不冲突的情况下,特雷默哥哥也是我的靠山了呢。”

西奥多再次受打击,拉着我的手,可怜巴巴地看着我,“亲爱的凌,难道我就这么不可靠吗?”

“好吧好吧,你也挺可靠,至少现在能把我送回去。”


血界的各族领地之间都有结界,这些结界并不是全封闭的,有几处可以通行的开口,叫做通口,不过这些通口也都有结界防护,只能行走通过,而不能使用瞬移,这在一定程度上防止了各族之间的偷袭,因此要跨越领地,一口气瞬移是行不通的。当然有两种情况除外。一种是仆从被主人召唤的时候,这些结界都会无效,另一种是从血界中心的梵派尔城,通过特殊的魔法阵可以瞬间达到血界的任何地方,不过要使用这个魔法阵,必须要有亲王的同意。

西奥多带着我从达德利和罗斯切尔德的通口瞬移到罗斯切尔德和威弗尔的通口,走过通口,就已经回到了威弗尔的领地。血红蝙蝠城堡里这个通口不是很远,远远已经可以眺望得到。

“希欧,我们走过去吧。”我提议道,“顺便也好看看别的城堡长什么样子。”

西奥多没有反对,带着我边走边看。其实他也不认识多少威弗尔的城堡,只有几个特别有名的略知一二而已。

“那幢尖顶的,就是金蝙蝠城堡,历代威弗尔亲王的城堡。”西奥多指着远方,“已经空关了几百年了,不过很快就会有新的主人了。”

我点点头,城堡被树林遮挡去了大半,只看得到一个个深色尖顶。“呐,希欧,威弗尔前一任的亲王,是不是奥古斯汀的父亲?”

西奥多谨慎地看了我一眼,接着立刻恭维了起来,“哦,我的主人,你真是太聪明了。”

我白了他一眼,继续向前走。那么奥古斯汀的父亲就是在那场大战里死去的,奥古斯汀所说的那个最厉害的血族大概就是他的父亲了吧。敬爱的父亲被教廷的人杀死,所以奥古斯汀才那么痛恨教廷,不过似乎事情还没有这么简单吧。

天渐渐黑了,血红蝙蝠城堡也已经很近了,只隔了一片树林,城堡里的灯光从树林的缝隙里透出来。我回忆了一下罗伊给我看的地图,这片树林应该在城堡的后侧,有一条绕开树林的路可以到达城堡,不过如果直接穿过树林,只需要一半的时间就能直达后门了。

“希欧,我们从这里走。”我指指树林,不给他反驳的时间便一脚踏了进去,没多久,我们已经被树包围住了。

“亲爱的凌,你难道不觉得夜晚的树林有些恐怖吗?”

“会吗?吸血鬼还怕什么?”我天真地回头一笑,“小时候我就经常一个人在树林里玩呢。”

“哦,我的主人,你真是太勇敢……”

西奥多的恭维忽然嘎然停止,警惕地看着四周,“凌,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我环顾了一圈四周,什么都看不到,但隐隐约约的确感到有什么气息在靠近,不是血族的,更不是人类。我们停下脚步站在原地,周围出现了几个黑影,一双双绿色的眼睛从黑暗中显现。

“狼?”我一紧张,小时候听了太多的大灰狼故事,在我印象中,狼就是坏人。

但是西奥多却松了一口气,“原来是狼,别担心,我亲爱的凌,血族的血狼是不会攻击领地上的血族的,而我是你的仆人,所以也不会攻击我。”

“这样啊……”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指着那些还在靠近的绿光,“那为什么它们还靠过来?你不会认为它们现在凶残的眼神是在撒娇吧。”

话音刚落,一头狼已经扑了过来,西奥多条件反射地拉过我,躲开了它的攻击。

“喂,希欧,你该不会说它刚才是想拥抱我吧。”

西奥多一脸难堪,“怎么会这样……难道说它们是……”西奥多抱着我又一次移动,闪开了另一匹狼的攻击,“难道它们是原始血狼?但是原始血狼不是已经灭绝了吗?!”

“管他灭不灭绝,反正它们都出现了,而且攻击我们了,当然不客气地打回去咯。”我脱开西奥多趁机吃我豆腐的手,拍拍被他弄皱的衣服,站到他的身后,笑眯眯道,“去吧,我可靠的仆人。”

西奥多一个苦瓜脸,但此刻的情形已经容不得他讨价还价了,两头狼高高跃起向他扑去。西奥多的力量凝聚在了手掌,形成两个暗红色的球体,飞快地向两头狼击去。两头狼倒在了地上,但似乎并没受到太大的伤害,过了一会儿又挣扎着站了起来,同时,更多的狼把我们包围了起来。

“希欧,别放水啊。”我环视着,一头、两头、三头……看着数量至少有二十多头了,“我可不想被它们当成晚餐。”

西奥多难得地没有贫嘴,神情认真起来,“凌,我也是第一次碰到原始血狼,据说它们的抗魔法性很强,动作十分敏捷,两头原始血狼就可以杀死一个血族子爵。”

我蹙了蹙眉,这么说西奥多一个人面对那么多头,也是力不从心的?

“不过我会保护你的,我的主人,这里离城堡也很近了,你只要跑到城堡就……”

“我说希欧,”我拍拍了他的肩,把正在感慨地发表牺牲演说的他无情地打断,“你有空说这些话不如先解决了它们,它们再敏捷也比不过你的速度吧。”

我笑嘻嘻地推了他一把,与此同时狼群也开始在此攻击了,数头狼同时攻来,我转过身,与西奥多背对背,手上浮起几个黑球,“我也好久没玩过了呢。”话音刚落,黑球消失了,再下一刻,两头狼倒在地上痛苦地蜷缩着,一只被击中了腹部,另一只则已经少了一只后爪。

“啊,果然还是我的黑球比较好用呢,希欧。”我一边调侃着,一边无邪地笑着。自从上次在凯特教堂爆发之后,一直操纵不好的这种攻击方法忽然变得很顺手,就像学骑自行车一样,不会的时候如何也把握不好方向,而一旦会了,却觉得实在简单无比。“哪天要给它起个名字,一直叫黑球真不好听。”

“凌,不要大意,这种狼是有智慧的。”西奥多一边应战,一边提醒着我。

“哦,这样么?”我嘴角一翘,随手又挥出几个黑球,但这次,狼敏捷地躲过了,球没有击中它们,反而撞上了一颗树,把树干腐蚀掉了一个大洞。一头狼已经向我扑来,我一闪,在身体前挡上一个大黑球,可怜的狼一头栽了进去,连嗥叫的机会都没有便断了气。

可是,形势并没有倒向我们。无论是狼群的速度还是力量都超出了我们的预想,我现在还不会瞬移,也不会飘浮,只能靠近身的黑球来保护自己。而西奥多虽然能躲开它们的攻击,但他的攻击在狼群身上产生的效果十分不理想。

我开始有些被这被动弄得不太耐烦了,正准备想点办法,突然攻击我的狼想接到了什么指示一样调转了方向,齐齐地向西奥多扑去。我大吃一惊,连忙呼喊着提醒他,但已经晚了,十几头狼一起的进攻,纵使西奥多的速度再快,也躲不开了。


5.Episode V Evidence

血腥的味道散在空气中,血族的血味,混着泥土的味道和动物的体味,悄无声息地钻入我的嗅觉里。一个黑影闪到我身侧,蹲在地上捂着手臂。

“你还好吧,希欧。”

他勉强点了点头,“幸好在最后一刻瞬移出来了,否则你可怜的仆人现在就变成碎片了,哦,我亲爱的凌,看在我就要死了的份上给我最后一个亲吻吧!”他依旧是那副德性,我无可奈何地瞪了他一眼。

“还油嘴滑舌!”我摊摊手,“唉,虽然你这个仆人挺烦人的,不过有总比没有好,如果把你放在这里让狼吃了,别人会说我虐待仆人,唉,算了算了。”我摇摇头,“你自己造个结界呆在这里疗伤吧。”

我向前走了一步,手上腾起几个黑球,嘴边还是挂着天真的笑,“既然伤了我的仆人就要付出代价,是不是?”

几个黑影袭来,我手掌一翻,手边的黑球还在,但五头狼已经从空中跌落。

“嗯,虽然才用过一次,但看来效果挺好。”我自言自语道。我可以在手中聚起力量,以黑球的形式向目标抛去,但我还有另一种攻击方法--让黑球直接在特定的地方产生,虽然这种方法花费精力,精确度也还不是很高,但对付这群身躯庞大的狼已经足够了。

“狼群不是都应该有王的吗?那个王在哪里?”我一边说话,一边借着树林里的黑暗在附近埋伏下好几个黑球,“狼王,你不出来的话我就让你的宝贝部下全部死光光噢。”

我无邪地笑着,这可不是恐吓,在我刚说完的时候,就有两头狼不小心踩到了我的陷阱,丧失了爪子的同时给了我足够的时间瞄准它们的身体把它们分成了两半。

“希欧,它们是不是听不懂我们的话啊?”

“不,亲爱的凌……它们应该是……听得懂我们的话的……”西奥多听上去很痛的样子。

“是吗?那就是威胁不够了。”我嘀咕着,放大了嗓门,“狼王,你再不出来,我就让奥古斯汀把你们的皮剥了,血去喂蝙蝠,肉烤熟,骨头熬汤!”

不知道狼是不是怕这一套,不过过了一会儿,全部的狼都不动了,接着一起嗥叫起来,正对着我的狼让开了一条路,一头比它们都高大的狼缓缓走了出来。

「愚蠢的血族!」它低吼了一声,话语的意义却自动地浮现在了我的头脑里。

“原来你会说话啊,早说不就好了。”它很高,仰着头几乎到我胸口。我盯着它,那双眼睛是碧绿色的,有点像奥古斯汀,不过它现在正龇牙咧嘴地对着我。

「愚蠢的血族!这里是只有德修尔大人才能踏足的地方!」

“德修尔?那是谁啊?”我眨眨眼睛,回头看看西奥多。

“那是……小心,凌!”

我猛地回过头,只见狼王已经没有警告地攻击了过来,我在千钧一发之际向右翻滚躲开,单腿跪在湿漉漉的草地上。血和泥土弄脏了我的衣服和头发,我不悦地皱皱眉,唇边弥漫开邪笑的同时,数个黑球在狼王的身边冒了出来。

但狼王的确是狼王,它的敏捷比其它狼更胜一筹,轻巧地避开了所有的黑球跳到了一边。我立刻又布下几个,仍旧被它避开。一连几次后,我开始恼火了。

“哼!”

我站起来,哼了一声,眼睛变成了金色。顿时,就像水闸打开了一般,力量漫无边际一样涌了出来,比在教堂的时候更多的力量,在我的身体内涌动起来。我冷笑着,看着狼群不由自主地后退着,手中一个个细小的黑球接连不断地向狼王袭去。球在它身边稠密地分布着,好似织着一张捕兽网,渐渐把它逼得毫无退路。我又冷哼了一声,手一摆,黑球和黑球开始融合,一个、两个、像水珠的凝聚一般,大个的黑球拉伸着自己,吸引着旁边的小个,不停地融合着,终于密布的球变成了一个薄薄的黑色笼子,密不透风地把狼王困在了里面,半透明的黑色里可以依稀看到狼王咬牙切齿,焦躁地转来转去,却手足无措。

“哼,看你还怎么动!”我傲慢地看着它,周围的狼看到自己的王被困住了,纷纷向前移动打算救援,但又被我一个瞪眼全吓了回去。

“说,你以后认我做主人!”我走到黑色结界前,俯视着比我矮不了多少的狼王。狼王没有回答,只是吼了一声。

“不肯是吗?”我媚笑起来,随手一摆,结界缩小了几分。

「我只认德修尔大人!即使德修尔大人已经死了,我也不会向别的血族屈服!」

“死了?”不知怎地,我忽然有种被蔑视的感觉,我把它围困成这样,竟然还比不上一个死人?!“我觉得你长得可爱才想领养你,既然你不领情,既然你那么牵挂你的主人,那么你们干脆跟着他一起死了算了!”我咬了咬嘴唇,“西奥多,浮到天上去,既然不从我,留着还要咬人,不如把这里全部毁掉!”

“凌!”

西奥多喊了一声,但那喊声只是滑过了我的耳朵。我只觉得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容不下别人对我如此藐视,好像这些生物本就应该俯在我的脚边。我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但在听到德修尔这个名字时,心里似乎发生了一种共鸣,狼王每一次喊出这个名字,我心中就一次颤动,血液都沸腾了起来一般,力量从胸口一直扩散到四肢。这个名字似乎很早以前就隐藏在我的记忆深处,这个人似乎和我有着重要的关系,他的一切似乎都应该是我的,这种记忆仿佛在出生时就烙在了我的头脑里,现在正慢慢苏醒过来。我忽然有种唯我独尊的霸道,仿佛一切在出生时就注定好了,我会成为血族,我拥有金色的眼睛,我是天生的王!

空气似乎都颤抖了起来,我感觉到力量在不断地涌出,我的发束飘扬着,衣衫翻动着,黑

《暗夜之族 by eggy-hab(上)》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暗夜之族 by eggy-hab(上)》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