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外星攻占 by 于邪

时间: 2016-01-11 09:14:16

【重生之外星攻占 by 于邪】小说在线阅读

重生之外星攻占 by 于邪


此乃批着科幻外皮的兽人,不要被开头的恐怖氛围所蛊惑,这是欢快文啊欢快文!!
一句话概括,这是一个天然呆偶遇忠犬攻,并被其从头宠到尾的搞笑故事!~~
~★~☆~★~☆~★~☆~★~☆~★~☆~★~☆~★~☆~★~☆~★~☆~
地球历2023年 人类在奋力抵抗外星侵略者十年后,终于走向灭亡
地球名存实亡 这就是结束?
NO——!!这才是开始╮(╯▽╰)╭
……
天然呆顾星辰重生到地球被占领前一天
他很不巧地握住了外星钻石王老五——奥萨王,尤索的尾巴
这可不仅仅是一条尾巴
它关乎地球将来的命运!!
哼(ˉ(∞)ˉ)唧

1、在末世前一天重生 ...


  地球历2023年
  地球,蓝色之星,这个美丽的球体被这么称呼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现在它被称呼为——殖民星球LH489号。
  蔚蓝的天空如今遍布的是来自外星球的各种飞行器和悬浮战舰,原本温暖耀眼的阳光通通被挡在这些金属悬浮物外面,人类居住的地球表面如今只剩下阴冷和黑暗。
  
  公元2012年12月22日,从天而降的外星侵略者迅速占领这座星球,毫无反抗能力的人类沦落成侵略者的奴隶,成为了最低贱,可以被肆意虐杀的存在。
  这就是现在活生生存在的世界。顾星辰所生存的世界。
  
  “哥,你快逃吧,别管我了!”顾璀璨拼命去推紧抓着她不放的顾星辰。
  顾星辰脸上都是血,这是他们父母的血液,被可怕的虫系种族艾拉多星人劈成两半后溅出的鲜红血液。顾星辰吓得唇瓣发抖,但他还是死死抓着顾璀璨不放,“我既然是哥就要有哥的样子,璀璨,我说什么都不会放开你的!”
  
  顾璀璨一愣,不由得用力握紧了顾星辰,她身上也都是鲜血淋出的血斑,撑起身体努力爬起,“虽然哥你平时软弱又没用,还幼稚到不行,从小到大就没有做哥哥的威严……”
  顾星辰脱力地不停喘气,“别说话,省点力气。”
  都死到临头,这个妹妹竟然还像平时那样来损他。
  “可是,现在,哥,你意外地让我感动呢。”顾璀璨扬起唇角,露出温暖的笑容,“终于……像个哥哥了……”
  
  顾星辰有些开心,这是璀璨第一次承认他像哥哥,他想露出笑容,唇角刚刚扬起,一双巨型手镰便是凭空劈下。顾星辰僵硬愣住。
  顾璀璨在他眼前被艾拉多星人的镰形手爪生生劈成两半。
  血液渐满他的脸。
  璀璨的,温热的。
  
  瞳孔急剧收缩,顾星辰惊恐地僵硬住,他无法挪动分毫。
  巨型手镰再次生生劈下,顾星辰只能眼睁睁看着闪着寒光的锋利镰刀朝他而去。在身体分裂的痛楚传来时,顾星辰不甘地瞪大了眼睛。
  
  不甘。
  是的,非常不甘。
  性格软弱的顾星辰平时第一次体会到这种强烈的不甘情绪。
  
  怎么可以就这样死亡。
  怎么可以就这样结束。
  那些美好的曾经,那个拥有蔚蓝天空和温暖阳光的美好星球。
  怎么可以就这样凭空不见。
  
  他不甘心。
  如果可以重来……
  
  天上都是密布的外星飞行器,地上是流淌的人类鲜红血液。
  顾星辰双眼未闭。
  发散的瞳孔迷惘空洞。
  
  公元2012年,12月21日。
  早上六点整。
  顾星辰在一阵拳打脚踢中惨叫着醒过来,对上一贯凶悍的野蛮妹妹,顾星辰先是傻傻愣住,然后便呆化成雕塑状态,若干秒后,他惊悚地抱着头嚎叫起来。
  “啊啊——怎么回事?!我不是死了?!你是璀璨还是鬼魂!这是天堂吗?!啊啊啊——!”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死你个头,鬼叫什么,顾星辰你都二十几了,有点成年人的样子好不好。”顾璀璨叉腰怒吼,将一份就职履历拍到嚎叫的人身上,强硬地命令道,“现在是早上六点,你今天必须给我出去找工作,如果再赖着爸妈当米虫,小心我把你踢到海里喂鲨鱼!”
  
  喂、喂鲨鱼……
  不要开这么恐怖的玩笑好不好,要知道我可是亲眼看过你被劈成两半的样子。很血腥的。
  又想起来了,想呕。
  
  顾星辰脸色发白地接过璀璨扔来的就职履历,“难道是做梦……”
  是做梦的话,为什么这一幕又会如此熟悉。
  似乎发生过?
  顾星辰掐了把自己大腿。疼……是真的疼。
  见鬼了。
  他若有所思地翻看起履历。
  
  顾星辰,男,二十二岁,身高170CM,头脑一般,身材一般,能力更一般,目前刚毕业在家待业中。无房、无车、无存款,典型的不受欢迎贫穷男。
  顾星辰身上唯一突出的亮点,大概就是他那还算不错的外表,由于常年宅在家当米虫的缘故,顾星辰养出一身水嫩得堪比初生婴儿的好皮肤,加上脸孔也是标致清秀,连他身为女人的妹妹顾璀璨也是比不上他。
  
  在去到应聘公司碰了无数次壁,被两个**面试官揩了三次油(其中一个**老头连摸两把),吃点心咬到N次舌头,然后在路边捡到十块五毛钱之后,顾星辰终于确定了一点——这不是做梦,他真的重生了。
  他现在所做的是曾经已经发生过一遍的事情。他记得这些。
  时间的的确确倒过回来。不是做梦,是真的。
  真的回到地球被外星侵略者占领的前一天了。
  
  这是好消息。也是坏消息。
  好的是,顾星辰知道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他成了先知。坏的是,他根本不知道如何才能让这个即将末世的星球不再重蹈上次的覆辙。
  拯救地球吗……这句话听上去未免太伟大了。
  顾星辰露出一副苦脸。他这种小庶民怎么可能做到。
  
  和璀璨心不在焉地坐在桌边吃饭,电视里正在播报玛雅人预知末世的新闻:
  “今天是玛雅人预言的世界末日,玛雅人灭亡于公元800年左右,距现在已经1200年,根据玛雅人的预测,当今天黑夜降临后,黎明将不会到来……”
  “……”,顾星辰屏住呼吸。
  
  玛雅人,确切的说,是玛雅族,他们生存于地球,却不是地球生物,他们是千年前来自银河系的外星族人。在上一次奥萨星人(万恶的奥萨)率领的外族侵略中,是能力突出的玛雅族站出来与诸多外来侵略者抵抗,才让苟延残喘的他们多活过十年。
  
  “英雄啊……”顾星辰崇拜地看着电视屏幕,两眼冒着星星。
  顾璀璨不以为然:“这个新闻也太滑稽了,还世界末日,谁信这些,也就哥哥你这种笨蛋会相信它……”
  对此一无所知的地球人遍地都是,也包括自家妹妹。
  顾星辰咬着筷子,“无知的人类啊……”
  换来璀璨一记犀利眼刀,顾星辰赶紧闭嘴。
  
  在顾星辰有生以来,他其实没做过多少对社会有益的事情(有害的倒是不少,比如乱丢垃圾,比如制造臭氧),但人可以无傲气,不可以无傲骨,他死前的不甘心还是深深刻在骨髓上的,于是顾星辰同志很有骨气地收拾行李准备出发了。
  
  “顾星辰你要去哪里?”
  “去找政府。”
  “找政府干嘛?”
  “借飞机。”
  “顾星辰你脑子烧坏了吗,借飞机干嘛?”
  “去找玛雅族,我得提前通知他们,让他们做好战斗准备,不能再像上次那样被可恶的奥萨人偷袭得措手不及。”
  “……”沉默,沉默,顾璀璨沉默,良久后,“爸!妈!哥病了——!!”
  顾星辰:= 。=
  

作者有话要说: 开头设定来自空知的《银魂》
护卫队设定来自富奸《LEVEL E》
左图为空知大猩猩~~

不要被开头欺骗了
此文乃轻喜欢快文,maybe一不小心就从头欢快到尾=3=

这丫就是一伪科幻,不用较真儿
新文,1v1,保证完坑,欢迎包养收藏,日更。

------------------------------------


2

2、奥萨王的尾巴 ...


  临出门前,顾星辰淡定地对担忧望着他的父母和妹妹说道:“十二点整会下陨石雨,你们躲在屋里就好,老爸千万不要再像上次那样跑出去观望,会被砸断左胳膊的。”
  
  顾爸:“……”
  顾妈:“……”
  顾璀璨:“……哥……他没救了——”
  
  顾星辰扛着他的单肩背包去到市政府游说,完全没有意外地被门卫当成神经病赶出来。
  什么人嘛,一群贪官污吏,将来有你们罪受的,让可恶的奥萨人虐死你们。顾星辰不忿地想。
  
  怎么办呢,玛雅人有没有电话?打电话快啊。
  还是干脆冲去电视台,这样通知全民应该比较快……
  
  公元2012年,12月21日。
  晚上8点整。
  顾辰星坐在市政府门口的石狮子旁边,拖着下巴冥思苦想,想皱了眉头,想破了头脑。
  
  在相差太大的实力面前,战斗能力低下的人类根本无从抵抗。顾辰星其实是知道这点的。
  于是他发现,即便时间倒回来,他重生过来,他还是一样帮不上任何忙。也许让一个英雄人物重生过来还对地球比较有帮助。
  他不是英雄,他救不了这个尚还有着蔚蓝天空的美好星球。
  无能,挫败,低落。
  
  与此同时,地球大气层外。
  在距离地球所在位置若干光年外,一处镶嵌着无数光点的浩瀚星空中,停滞着一艘冷峻的巨型银色战舰。战舰舰身刻有四角星形图案,这是银河系霸主——奥萨星人的旗帜。
  
  奥萨星人,猫(豹)型表态种族,成年后可拟态化形(智慧生物普遍化成人形),奥萨人长有被喻为“奥萨之灵魂”的灵敏长尾(寻求配偶的关键),由于奥萨星人的声波带有特殊波幅,化成攻击后毁坏力十分可怕,且目前没有克制这种破坏的方法,所以奥萨星人理所应当地成为银河系中最可怕的存在。
  
  由于奥萨星人只有雄性(好战种族普遍雌性偏少,也有这种完全不存在雌性的种族),种族成员在成年后会去其他星球寻求配偶(奥萨星人能力卓越且自尊心极强,不肯屈就能力比他低下的个体生物,而尾巴是奥萨人“灵魂”与“性”的象征,能强行握住其尾巴的雌性才有资格同其交/尾,为其生育)。
  奥萨皇族尤是如此。
  而此时新上任不久的年轻奥萨王,便是在这寻求配偶的路途中和母舰走失了。
  
  里夫拉特,奥萨王直属护卫队队长。里夫拉特表面看去和人类中年男性并无多大差别,只是更加高大健硕,头发略长一些而已,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他身后多出来的黑色长尾,这是奥萨人引以为傲的“灵魂之尾”。
  站在里夫拉特身后较年轻的男人是奥萨王直属护卫队的副队长吉尔,他同样也长有一条细长的黑色尾巴。
  
  里夫拉特,走来走去:【他来这片星域寻找能够握住他尾巴的优秀雌性已经有三个月,不知道现在进展得如何,这个任性的新殿下,竟然把所有联系装置全卸掉,他根本不想我们找到他,可恶。】(奥萨语全用黑括号,以作区分)
  吉尔讪笑:【只能怪队长您盯他盯得太紧,殿下刚登基还不习惯,他习惯了自由,还需要适应……】
  里夫拉特咬牙抓狂:【自由算什么,自由能和一个星球的命运相连?!他可是王族最后的血脉!】
  吉尔继续打圆场:【不过以殿下的能力,就算是面对我们的天敌种族多尼多星人的皇族,也不见得有任何损失,里夫拉特队长您就不用担心啦。】
  里夫拉特怒极,仰头咆哮,发出了足以使得周围所有飞行体全部颤抖的诡异声波(奥萨人的特殊声波):
  
  【十二点,我只等到十二点,如果在这片星域再找不到他,我就踏平这周围所有行星——!!】
  
  一段对话揭示了地球当初为何会被侵占的命运。
  愤怒的奥萨人因为找不到他们的王,所以发动了这场对他们来说其实无关痛痒,对地球人来说却是灭顶之灾的恐怖袭击。
  远在地球啃面包的顾星辰仰头打了个喷嚏,他揉揉鼻子,“嗯,天气凉了……有点饿啊,忘记带面包出来了……”
  淡定等死的地球人。
  
  浩瀚星辰,无边璀璨。
  
  在离地球最近的一颗小卫星(不用怀疑,是月球)上,一个黑衣黑发的高大男人一只脚跨过地上刚被他击败的两具人形躯体,以舒服的姿势蹲下,然后一屁股坐到上面(亵渎死人)。
  在他身后,一条黑色灵动长尾慢慢弯曲地舒展而起,它左右摇摆几下,才安定地保持一定弧度竖在后方。
  他掏出兜里的联络器,按下启动键。
  
  里夫拉特咆哮的声音立刻从对面传过来:【殿下,你现在在哪里,我们立刻去接你!】
  男人皱眉:【我也不知道,我是用亚空间跳跃装置随机传送过来的,这里有两个自称“嫦娥”和“吴刚”的纳米科星人(我对不起你们),刚刚被我干掉时也把我的银河网路装置毁坏,你帮我查下我现在的具体地点。】
  年轻的奥萨王在心里感慨。原来这种偏僻地方也会有高手,刚才这两个纳米科星人可是在他手下坚持到两分钟,尤其是那个叫“嫦娥”的,竟然一个人就撑过一分三十秒钟。
  不简单,不简单。说不定再练个几百年也许就能碰到他尾巴。
  
  寻求配偶的路程还真是艰辛啊,年轻的奥萨王仰头感叹。能不能不要让他这么辛苦?
  照这个进度,他一辈子都是处男都不奇怪了。
  
  【真是会找麻烦。】里夫拉特在对面咧着嘴压低声音骂骂咧咧。
  男人嘴角抽搐:【喂,我听到了,小心我扣你工资。】
  这个恶魔!
  里夫拉特:【/(ㄒoㄒ)/~~】
  
  里夫拉特一番搜索,立刻汇报道:【您所在的地方叫月球,是太阳系的行星地球附近的小型卫星,离我们母舰所在位置很近,您在那里千万不要动,我现在就去接您。】
  说罢,通讯器就被关掉,年轻的奥萨王仿佛已经想象出里夫拉特那副火急火燎的抓狂样子。
  如果里夫拉特赶过来,一定又会整天对他唠叨个不停吧。
  想到这儿,年轻的奥萨王突然就不是那么想呆在这里等里夫拉特了。
  
  既然不想听他唠叨,那还等什么?
  一束光晕亮起,亚空间跳跃装置再次启动,黑衣黑发在光线中只扭曲了下,便倏地消失不见。
  
  顾星辰走到市政府旁边不远的小超市里买面包,他拿着面包边咬边从超市里走出来。
  要死的话果然还是做个饱死鬼比较美好啊,顾星辰乐观地想。
  由于笨拙的神经没有因为重生有所进化,他咬面包时再次咬到了舌头。
  “疼疼……嘶……”
  
  顾星辰连忙去背包里翻找纸巾。他低着头翻找,双脚所站位置的地面突然便是隐隐亮了一下。
  错觉吗,还是他眼睛花了,顾星辰连忙揉自己眼睛。
  几乎是同一时间,他身下陡然升起一束巨型光晕,冲天而起的耀眼光芒,光芒中的顾星辰直接傻了眼。
  
  刺眼的光芒点亮了顾星辰所居住城市的所有角落。
  以及顾星辰本人的……身体。
  
  公元2012年,12月21日。
  晚23点30分整。
  对上突然钻到他身下,把他驮起来的男人,顾星辰表示很疑惑。
  还有更让他疑惑的,他看到男人屁股后面凭空多出一条柔软摇动的黑尾巴,好奇心驱使以及鼻子发痒,他伸手握住了这根在他鼻下挠痒的诡异物体。
  这是一条鞭状物体,一条突然出现在他身下的男人背后的鞭状物体,一条滑溜溜长有细毛很有韧性又很有强度的鞭状物体。
  他握住了它。
  
  嗯……手感不错?
  

【重生之外星攻占 by 于邪】(本页完)

《重生之外星攻占 by 于邪》上一篇

再世为藤(自攻自受) by 乌鸦乱飞--预览

我想要回到一年前。愿望实现,我却变成了一棵四方藤。这个世界的自己,名为潇林。我们有太多的相同,他是我又不是我。

一个用美好温柔的外表渐渐把受拐到手的腹黑攻和那只被拐的小受滴故事。

小白甜文,以宫廷为主,米虾米深刻的道理,也没有激烈的宫斗。此文有自攻自受嫌疑,小心慎入。

  孽起

  一个玲珑剔透的少年眨巴着眼睛,等待母妃的后话。
  “林儿,宫里有个传说,许愿给四方藤,它会完成你的愿望。”
  “真的吗?”
  “你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吧唧”,在母妃脸上亲口,“谢谢。”
  ……
  ……
  我喜欢照“镜子”,无论大的,小的,长的,方的,铜的,水银的,亦或是如镜的湖面,只要能映出自己脸的东西,我都喜欢。
  房中的小丫鬟杏桃问我:“你是**吗?”
  “人要懂得欣赏自己,常常拿镜子照出这张秀得玲珑剔透,美的祸国殃民的脸,以供陶冶情操,提高对美丽事物的鉴赏力,这个有错吗?”
  杏桃瞪着我:“可是你连睡觉都抱着镜子。”
  她总是这么没大没小,我是三皇子,他居然这样对待自己的主子。
  我横起眉,装凶:“杏桃,我是你的主子,你不可以对我的行为提出异议。”
  杏桃鄙视的瞥了我一眼,重重地把一碗药放到桌上:“喝药。”
  我巴巴的看着这个凶婆娘:“能不能不喝?每天都喝,苦死了。”
  杏桃若有所思,认真道:“不喝也可以,明天我告诉贵妃娘娘,说琪主子不喝药。”
  杏杏杏杏……杏桃……你叫我什么?琪主子?我又不是父皇的妃子,怎么能叫我“琪主子”?我长的哪点像女的,哪点像女的……啐啐念。
  杏桃横起眉,装凶,她没说话,但我觉得她在说:在这里,我就是你的天,你不可以对我的行为产生异议。
  好恐怖,唔,我立刻拿起桌上的药:“别瞪我,我喝,我喝就是。”
  “咕噜咕噜”我听到我的喉咙咽下苦药的声音。突地,头发晕,全身无力,我软倒在地。
  “琪主子?琪主子?”
  “喂喂,你醒醒。”
  “三殿下,您别吓我。”
  “您别吓我啊!!!”
  耳边的声音越来越飘渺,越来越小。
  听不到杏桃的声音,真幸福。
  我最怕她,她比那苦碗药恐怖百倍。
  ……
  ……
  我眼前一片黑暗,耳边传来清脆的声音:“你已经死了。”
  四周渐亮,一个身材纤秀的绿衣少年站在我面前,他的衣服随风飘啊飘的,没有垂感。
  “啊?你说什么?”
  “你已经死了。”少年把话重复了一遍。
  我张开口,做出“○”形,我的嘴巴从来没有张得这么大。
  少年碧绿的大眼睛瞧着我,“你有没有未完成的愿望?”
  唔,他的眼睛好恐怖,像妖怪。
  我怕,我后退。
  少年慌了:“别怕,我是好人。”
  我更怕,我退的更远。
  少年手足无措:“我不害你,我真的是好人。”
  我退的老远,越说自己是好人的人,越不是好人。唉?这话有点别扭来着。
  少年蹲在地上,整个人宛如一根枯蔫的老树桩:“我就说,我不行啦。”
  我的声音在颤抖:“你……你怎么了?”
  少年抬头,可怜兮兮的模样让我联想到被大雨淋湿的小猫,“我必须完成你的愿望,不然,我,我……我会被上司骂。”
  这都是什么和什么,我问少年,“我的愿望?你能让我回到过去吗?”既然我死了,那么果然,贵妃给我的药是慢性毒药。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开始就不喝它。
  少年破涕为笑:“当然,可以。”
  呼啦一下,绿光一闪。
  我似乎回到了过去。
  可我为什么这么矮呢,为什么可以看到自己在照镜子,为什么可以……啊~咧?这绿绿的是什么东西??
  ……
  ……
  我能看,不能说。我能随风飘动,不能出门散步。
  你说为什么?
  因为我发现,我变成了植物。
  什么植物?
  好像叫……四方藤。
  我变成了植物,我的藤根在书桌的花盆里,我的四肢,哦,我已经不是人了,所以应该说,我的藤,四处蔓延。有些顺着窗户,爬到屋外,有些贴着墙,攀到屋顶,还有一些沿着墙角,伸长啊伸长,直到屋子主人的卧室。
  这个房子的主人,温柔又漂亮。秀得玲珑剔透,美的祸国殃民。嗯嗯,这个房子的主人就是一年前的自己。
  也许是自己吧,可能是自己吧,大概是自己吧……一年前,我就是这个相貌。但是,我的名字是潇琪,不是潇林。
  可除了名字,似乎其它的都没怎么变。
  潇林是三皇子,我也是三皇子。
  潇林讨厌喝药,我也讨厌喝药。
  潇林喜欢照镜子,我也喜欢照镜子。
  我想我穿到了过去。可是没有穿到自己身上,我变成了一株四方藤。
  准确的说,不仅仅回到了过去,还穿到了平行世界。
  这个平行世界里,三皇子的名字潇林。而我,是一株四方藤,没有人会亲昵的唤我一声琪儿。

  孽继

  三殿下很好,对我很温柔。说三殿下好别扭,感觉像在说自己,称他潇林好了。我和他的身份,天差地别,一个是人,一个是植物,中间差着种族的鸿沟,叫他潇林似乎有点大不敬。
  管它呢,反正他也不知道。
  刚才说到潇林很温柔。嗯嗯,是的,他对我特别温柔。清晨,他给我浇水。早上,他打开窗户,让我晒太阳。每次太监来打扫房间,他都嘱咐:“不许碰坏我的藤。”
  瞧瞧,他多疼我。
  算算日子,嗯,差不多杏桃要被调到这里了。回忆一下往事,我是三殿下的时候,住的地方叫“流清院”。
  没错,很奇怪的名字,这名字还是我自己改的呢。当年父皇给我的住处取了个什么“鎏”什么什么的,反正那个字我不认识。我对此相当不满意,于是,我大笔一挥,改名,流清院。嗯,很好,这三个字我都认识,念起来也顺溜。
  父皇夸我,说小小年纪,就知道“流水清”什么什么。唉,隔得太久,我都忘记父皇说了什么。只记得当时我想到的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说的是“留青”,取同音“流清”,父皇理解成流水清。
  事实证明,人生中充满误会。
  这个世界里,三皇子潇林住的地方也叫“流清院”,果然是平行世界呵。
  刚才说到杏桃,她就是我落户“流清院”七年后,贵妃娘娘赐给我用来那啥的宫女。
  皇子一般十四岁左右就会有陪寝的侍女,这年三皇子十五岁,到了实践男女之事的年龄。估计过几天,潇林就会和杏桃“相遇”。
  提到这事,我就想到我那惨不忍睹的初夜。杏桃横眼威胁,“就凭你?嗤嗤。”
  她拍拍我的脸:“知道明天和别人说什么吗?”
  我那时头点得特别快。
  她嘿嘿一笑:“姑娘我最瞧不起你个软柿子,想压我,下辈子吧。”
  她那时那个凶,比母夜叉还要母夜叉。
  后来,经过我俩长时间的磨合,她终于退化成了间歇性母夜叉。
  可以她毕竟还是母夜叉,处处把我吃得死死。
  一招错,招招错。
  我,作为过来人,有责任提醒潇林,让他不要踏出错误的第一步。可如何提醒,苦思冥想,得不到答案。
  这夜,潇林扒在桌前。他的脸正对着我,两颊在烛火下红珊珊的。
  “藤啊~”
  我知道他在叫我,我也知道他又要述说心事了。我以前住的地方没有四方藤。也许是我变成了四方藤,所以,改变了一点点历史。
  潇林的手抚摸着我的叶片,弄得我很痒。我痒,但我无法挠我的叶子。
  你问为什么?
  你有见过藤生植物给自己挠痒痒吗?
  潇林抱怨:“贵妃好讨厌,每天让我做这做那。”
  是的,她是很讨厌。
  潇林继续抱怨:“藤啊~我和你说,只和你说。我称贵妃为母妃……其实贵妃不是我的亲娘,多年前,她生不出孩子,就把我过继到她名下。几天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过了几个月生出了四皇子……”
  对对,我都知道,你所经历的就是我所经历的。
  潇林沉默一会,道:“她讨厌我。”
  当我知道养我的养母贵妃讨厌我时,我也很难受。当我明白害死我的人是贵妃时,也没觉得什么。皇宫嘛,一坛子黑水,我挡了四皇子的道,贵妃当然不会放过我。
  “今天贵妃赐给我一个宫女。我怀疑那宫女是奸细。”
  我曾今也这么想过。后来反问自己,如此胆大妄为的宫女能是奸细吗?有了这个想法,我对杏桃少了防范之心。我死了以后发现,杏桃确实是奸细,她每天给我喝的药都是慢性毒药。
  最毒妇人心。
  “那宫女是赐给我过夜的,可我对那女人没兴趣,她过两天就来了。”
  你对她有没有兴趣,和我说做什么,我只是一根藤。
  好像心灵感应一般,潇林说:“你只是一根藤,和你说也没有用。”
  自己想想没什么,可听他说出来,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虽然潇林说的是事实。
  夜,我的藤在晒月光。星星的光芒太微弱,我晒不到。潇林已入睡,他睡得不安稳,胳膊时而放到被外,时而缩在被中。
  流星划过天际。
  闭眼,许愿,我不想做四方藤。
  一道白光划过天际。
  闭眼,许愿,我想像人一样说话。
  睁眼,震惊,面前站着绿衣少年。
  就是他,把我弄到这里来的人。我看向他,眼神带着祈求和愤恨。可在他眼中,我只是一根绿呼呼的藤。
  少年的眼睛闪烁着怜悯的光:“好可怜,晚上没被子盖。”
  @!#&……#!¥,我是植物,要被子做什么,你想闷死我吗?
  “哦,对了,忘记和你说。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能来看你了。”说罢,绿衣少年哧溜一下,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莫名其妙,你来不来看我,关我什么事。突然发现,他来了以后,我的藤特别舒服,像是吸了毒品一样,飘飘欲仙。
  成仙?
  那些仙魔妖怪的,我原本是不信的。自从我变成了有思想的藤后,我不得不信。
  继续晒月光,让自己多吸收日月精华,说不定哪天我能成仙。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潇林起床了。他的头发乱乎乎的散着,晃晃悠悠地走到我身边,对我道:“藤~早上好。”
  起先,我很反感他的做法。他脚步不稳,很吓人,我怕他踩到我落在地上的藤。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验证,他道早安的时候,不会踩到我的藤。
  嘿嘿,我也就无所谓啦。有人给我道早安,我还是很开心的。
  他对我笑,然后转身,洗漱去了。约摸一炷香后,穿着整齐的潇林拿着水瓢,站在我面前,边笑边给我浇水。
  幸福呵。
  我发现,我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有人养着,就觉得生活很充实,即便自己是一棵植物。
  我又发现,我是一个贪婪的人,即便已经很满足了,还是想变回人。
  “藤~我去给贵妃请安,回来后,给你个惊喜。”
  他能给我什么?
  一个植物需要什么,难道是另一颗植物吗?我的恋爱观还没有伟大到有思想的植物和没有思想的植物也能谈恋爱的程度。
  呵呵,傻笑。其实我希望,他能送我新品种的花肥。他现在给我浇的花肥,特别刺激,每次弄得我全身发颤。我喜欢温和无刺激的东西,比如,江南的小家碧玉。
  三个时辰后,潇林回来了,我敢打赌,他在城里晃了一个大圈才回来。潇林喜滋滋的抱着一个翠玉盆,光润的盆壁上精雕着栩栩如生的玉芙蓉,“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新的花盆。”
  哦!不!我的天!!你别弄!不!!
  我大睁着惊悚的眼睛,看着他把我的根从我的老窝中移出来。
  啊!!轻点!你弄疼我了!
  啊,我的一条根,被你弄断了……虽然我有很多根……可是好痛。
  我提心吊胆,感觉时间过的异常缓慢。
  许久后,额头上覆着一层薄汗的潇林温柔地问我,“弄完了,藤~喜欢吗?”
  我宽泪一把又一把。
  他伸出手指,指腹轻轻抚摸我的叶片,口中叹道:“唉,你什么时候才能说话……”
  你正常吗?你有见过植物说话吗?我身为三皇子的时候,确实很傻。可你比我更傻,你居然盼望植物说话。
  你愧对我。
  潇林从衣服中抽出一条大红色的发带,发带约摸指甲宽,四根中指长。潇林的桃花眼弯成月牙眼:“来,我给你系个蝴蝶结。”
  〒▽〒

  缘起

  自从我的脖子上多了一个大红色的蝴蝶结,我的心情一直蔫巴巴。
  大红大绿等于恶俗。
  如此恶俗的东西挂在自己身上,怎么高兴的起来。
  倒是潇林,看上去特别开心。
  我怀疑,我再次怀疑,这个潇林真的是自己吗?
  我的世界观,审美观再怎么变化,也不会往绿幽幽的藤上系大红色的蝴蝶结。
  换个角度想想,他本来就不是我。
  虽然很像。
  是的,很像。我原本以为世界上只有我这个皇子会对着大大小小的镜子,笑的恶心龌龊。
  得,现在再加上一个潇林。
  潇林和我一样,喜欢照镜子。他有时候拿起镜子,一看就是一柱香。桃花眼中充满专注和迷恋,这不是自恋是什么?
  我承认,我自恋,可我没有他这么自恋。我看镜子是有原因的,那叫心里阴影什么什么的。
  而潇林,让我不敢恭维。他有时候甚至……用触摸过自己唇的手指去触摸镜子中的唇。
  老天啊,这个人是**吗?
  我有点嫌弃他,为什么这个**是平行世界中的自己?
  “叽叽喳喳”
  “唧唧喳喳”
  我的藤有很大一部分在窗外,几只灰色的小鸟在我的藤边跳来跳去。我变成了非人类,可我还是听不懂鸟语。
  疼,疼,你们,你们怎么可以欺负植物,你们怎么可以啄我的叶子。
  疼……〒▽〒
  我体会到,毫无还手之力的悲哀。
  远处一个宫女走来,吓跑了鸟,脚却踩到了我的藤。吧唧一下,健康的圆细的翠绿的藤枝被压瘪了。
  海带宽泪。
  傍晚,潇林视察我的藤,他看到那截惨不忍睹的断痕,拿起剪刀,不带任何犹豫,“咔嚓”。
  这一瞬间,我被截肢。
  潇林口上念着:“可惜了一截好藤。中间基本断了,尾部早晚要枯死,早剪早了。”
  我觉得潇林在说,人啊,死要死在最光彩的时候。早晚要枯死,不如在没枯之前,把自己解决了。
  世间总有离合事,罢了罢了,旧藤不去,新藤不生。
  潇林左手拿着水瓢,右手浸入瓢中,全湿后,离瓢,优雅的弹指,将水洒到我的叶片上。
  舒服又凉爽,久违的感觉,让我怀念起小时候。那时,贵妃还很喜欢我,夏天炎热,她总让下人把我和四皇弟带到浴池,让我们泡澡玩水。那是一段相当开心的日子。
  潇林自言自语:“植物真的有灵性吗?藤?你究竟能不能听到我说话?”
  微风吹动我的叶子,有的摇头,有的点头。
  风将沙子吹到潇林的右眼中,潇林紧闭右眼,很难受的样子。他一边揉眼一边往屋内走,结果没

《重生之外星攻占 by 于邪》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重生之外星攻占 by 于邪》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