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人之自强 by 尹水

时间: 2016-01-11 05:09:39

【兽人之自强 by 尹水】小说在线阅读

兽人之自强 by 尹水


一朝醒来,发现自己身处异世大陆。

  第一 人类和兽人族jq

  第二 生子

  第三 日更中

  

  第四 此文一对一

  第五 攻君在第四章出场,勿站错队

  1

  哑巴雌性 …

  第一章哑巴雌性

  

  “想好了么?”张强简直不能相信的自己的眼睛,面前的是一个只有电影中才会出现的兽人。

  毛茸茸的耳朵,身材高大,骨节分明。张强摇摇脑袋,想要将脑海中的幻想摇出去。

  眼前的兽人俨然是误会了张强的意思。眼睛眯起来,带着危险的口吻,再一次向张强确认“你拒绝?”

  “啊?”张强在心底发出疑问。但是惊异的发现,自己似乎不能说话了?这个认知让张强更加的慌乱起来。下意识的伸出手,抚摸自己的喉咙。

  但是更大的惊讶等着他。张强发现,自己的手似乎不是自己的手了?眼前看见的手瘦弱,没有一丝汗毛。

  白净的皮肤下面,青色的血管能看的请清楚楚,似乎有些营养不良的样子,血管微微的凸起,好像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张强在这连番的的打击下,脑袋努力的回想,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身子一阵剧烈的摇摆,然后就想是没了气的气球,向着地上倒去。

  亚赛很愤怒,但是尽管很愤怒,亚赛还是接住了这个虚弱的哑巴雌性。

  哑巴的名字叫做风,是雌性,是可以孕育宝宝的雌性。娶了他,自己就能成为真正的兽人武士。

  亚赛所在的村落名叫清风村,亚赛是村里最健壮的未婚雄性,本来按照亚赛的条件,可以找到比风更加好的雌性,虽然雌性的数量很少,但是毕竟还有不是。

  但是,最重要的是,亚赛的母亲,和风的母亲是一起嫁到了清风村,然后一起有了孕。于是两个雌性为了让自己这一辈子的友谊延续到下一代身上,定下了娃娃约定。

  娃娃约定是清风村的一种风俗,也是兽神安达祝福过的约定。娃娃约就是,如果两方是同性,他们会成为好友,像兄弟一样。

  如果是异性,他们会结合到一起,共同孕育下一代。本来,按照生子果的颜色,亚赛和风都应该是雄性,这样他们就会成为彼此的兄弟,两位雌性也是打算的好好的。

  可是谁知道,十二个月后的同一天,亚赛和风一起出生了,亚赛是一个壮实的婴儿,一出生就哇哇大叫,寻找母亲的乳汁。

  而一起出生的风呢,如同小猫一样大小,而且最让人惊讶的是,居然不是生死果上显示的性别,风是一名雌性。在这个雄性比雌性多一倍的大陆上,每一个雌性都是极为抢手的。

  亚赛的母亲很是得意的对着周围人说,自己有个好眼光,从今以后,风就是自己儿子的雌性了。

  风的母亲虽然惊讶,但更多的是开心。风的爹爹更是开心,小心的抱着属于自己的宝贝,怎么瞧也瞧不够。

  可是,一年以后,当亚赛可以清晰的喊出母亲,父亲的时候,风还是依依呀呀的不停。村里人所有人都知道了,风是一名哑巴雌性。

  风从小胆子就要比一般的雌性小,总是躲在母亲的身后,小手拽着母亲的衣襟,死死拽住不放手。亚赛和大部分的雄性一样,小小的年纪就开始四处撒欢,仗着比别人更加强壮的拳头,成为了村里的小霸王。

  村里的其他同龄雄性,受不了亚赛的拳头,又打不过亚赛,只能搞人身攻击。于是,弱小的风成了嘲笑亚赛的最好的方法。

  风是个哑巴,哑巴是什么?不能说话,那就是小怪物!伙伴们嘲笑着亚赛以后要娶小怪物做伴侣,以后生了一大堆不能说话的小怪物!亚赛被气的脸红红的,鼓着两腮,把说了这些话的同伴们,都揍成了猪头。

  然后委屈的跑回家,趴在自己母亲的怀里,带着哭腔的问道:“为什么自己要娶一个哑巴?”

  亚赛的娘亲微笑着对亚赛说道:“亚赛,风是一个好雌性,长的很漂亮。上次你不还说风长的漂亮么?”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亚赛吸吸鼻子,对于流泪的事情有些不好意思,反驳道:”风是长的很漂亮,但是风不能说话。”

  “亚赛是个男子汉不是么?男子汉啊,就是要照顾好自己的雌性,你和风可是定过娃娃约的。你一定要保护风不受别人欺负,不然啊,你就不是男子汉,是个爱哭鬼。”

  “我才不是爱哭鬼呢,我会好好看着风的。再说风明明是村子里长的最好看的雌性。”亚赛的母亲摸摸亚赛的小脑袋。

  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是啊,风从小就能看出来是一个美人胚子,只是不能说话。

  风的父亲是清风村的村长,对于自己的这个宝贝儿,一向都是舍不得。风虽然不会说话,但是风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

  和村里人不一样的黑色眼珠,如同夜色一般的深沉。瑞斯叹了一口气,看着自己的伴侣一脸担忧的模样,也只能摇摇头。

  瑞斯正是风的父亲,林是风的母亲。林为了自己的这个孩子,可谓是花尽了心思,可是风总是让人担心。

  风不和村里的其他孩子一起玩,同龄的雌性嫌弃风不会说话,雄性又总是欺负风。风从小就安安静静的站在林的身边,睁大眼睛看着林做每一个动作,不吵不闹。越是这样,林就越是担心越是心疼。

  林后来又有了两个孩子,都是雄性。孩子长大了,也开始欺负不会说话,只会一味忍让的风。

  让林唯一觉得安慰的是,自己之前和帆做的娃娃约。帆是亚赛的母亲,帆的丈夫是清风村的兽人武士首领亚兰,本领高强。和瑞斯是拜过兽神的兄弟。

  亚赛是林看着长大的,为了以后让亚赛不嫌弃林是哑巴。林和帆也是费尽力气。

  总是把两个小孩凑成一团。风永远是那么的安静,自己坐在一边,气的在一旁无聊数苍蝇的亚赛哇哇大叫。

  可以说,亚赛和风的童年是在一个哇哇大叫,一个安安静静的诡异中度过。无论愿意不愿意承认,当亚赛到了十二岁,已经是年青一代最是强壮的兽人了。

  而风让整个清风村大大的惊叹了一把,风出落的更娇漂亮。再也没有雄性会讽刺风是一个哑巴了,而同龄的雌性也有了安慰自己的理由,那么漂亮,不也是个哑巴风的两个弟弟是亚赛的铁杆支持者,兽人本就是崇拜强者的。对于自己的这两个小兄弟,亚赛也是很满意。

  瑞虎和瑞威两兄弟也是年轻一辈的好手,自己不过是比他们大了几岁而已。亚赛和瑞家兄弟组成了清风村的未成年兽人预备队。

  亚赛自命为队中,瑞家兄弟是预备队的两个副队长。村子里的成见兽人都笑着对亚兰说道:“果真是虎父无犬子。”

  亚兰闻言只是哈哈笑上两声,回道:“不过是一群孩子搞的东西罢了。要是让他们出去打猎,碰见剑齿虎还不知道什么样子?”

  亚兰的打趣让成年兽人都笑了起来,其中一个说道:”想当初第一次出去打猎,看见曼波蛇的时候,吓的都不会动了。”

  “可不是,想想当初还真的有意思。”

  “不过,头,你家亚赛什么时候才能确定伴侣啊?再过一年,他的年纪就够编入武士队了。”

  偷听了自己父辈们谈话的亚赛这才着急起来,自己可是做梦都想着参加到村里的武士队。

  武士队是村里最强悍的兽人战士组成,担负着保卫村子安全的重任,同时负责着村人的食物来源问题。亚赛问过母亲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母亲就会叹一口气,说这是兽神安达给予兽人族的惩罚。

  在很久很久以前,兽人族是非常发达的,甚至可以像鸟一样在天空上飞,可以像鱼一样在大海里面游。于是,兽人族忘记了自己的真神,而开始自诩神明,捣毁了大量的神庙以后。

  兽神安达爆发怒火,于是,一个抬手间,海洋上升。

  一个跺脚,大地开始陷落。一声轻叹,和天一样高的巨浪袭击了兽人族。大批的兽人死于这场灾难中。

  而残留的兽人,那些还信奉着古老神明的兽人则活了下来。祈祷兽神安达的原谅。安达的怒火并没有就此熄灭,仍旧给予了神罚。兽人族必须用千年的劳苦艰辛来平息神的怒火。

  残留的兽人们没有了以前的那些利器,只能凭借着自己的双手在这片大陆上努力的劳动,生活。

  但是那一场灾难,让兽人族的雌性大量减少,而兽人又是一个专一的种族。此生只会有一个伴侣。这样,就意味着兽人族的数量一直陆陆续续的减少着。

  这也是为什么,为什么有了伴侣的雄性会被选进武士队。雌性天生喜欢强壮的雄性,那是安达不曾剥夺的天性和预感。

  而且,和雌性结合后,雌性就会孕育下一代。同样也延续了血脉。

  亚赛想起了母亲说过的那些话,偷偷的把瑞家兄弟叫了出来。说是希望和风谈谈。瑞家兄弟早就认可了亚赛,这样的小忙又怎么会不帮?

  所以,悄悄的把风叫到一个空屋子里面。把空间留给亚赛和风,这才悄悄退了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又挖了新坑,大家捧场哈。因为假期要出去玩,这个文会在节后尽量日更。解释完毕,大家节日快乐。

  

  2

  、成为伴侣 …

  第二章成为伴侣

  

  张强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入目的是纯天然的原木屋顶。一个神色淡然的男人正垂着头,看样子是守在自己身边很久了。

  张强很快想起来之前见到的那个兽人,还有明显不是自己手臂的手臂,那无法开口说话的喉咙。张强小心的抬起手臂,举到自己的眼前一看,眼前又是一黑。

  张强虽然不是什么肌肉男,但是手臂上也是有着汗毛,眼前的手臂白净羸弱。一看就不是自己的,可不是自己的,又是谁的。张强有些急了,张开嘴。想要询问坐在自己床头上的那个男人。

  但是用尽力气,也只是发出了依依呀呀的声音,声音惊动了睡熟的男人。

  男人睁开眼睛,张强看见了那男人琥珀色的双眸。好像猫一样。心里又是一惊。林照顾着晕过去的风,心里有些责怪亚赛的鲁莽。更是气愤自家的那两个小子。

  风越长大越孤僻,如今被那鲁莽粗鲁的亚赛一吓,居然晕了过去。

  想到这里,林地眼睛里溢满了温柔。小声对风说道:“风,感觉好点了么?要不要我给你拿点水?”

  张强摇摇头,风?那又是谁?林坐在床边,接着说道:“风,别害怕。刚才那个是亚赛,亚赛你不记得了么?就是小时候经常和你一起玩的那个雄性?”

  看着风疑惑的眼神,林叹了一口气,事情到了如今的地步,也怪自己太宠着风。总是让风一个人呆着,现在可好。

  除了自家的人,旁人对风来说就是陌生人。也难怪一听亚赛说结成伴侣的事情就昏了过去。

  “亚赛就是和你定下娃娃约的雄性,难道你忘了么?”

  “亚赛?是说自己之前看见的那个兽人么?”

  张强越来越糊涂,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来到这个奇怪的地方?还有,娃娃约,又是什么东西?张强看着眼前一脸温柔的男人,表示自己的疑问。

  林叹了一口气,“虽然亚赛鲁莽了些,但确实是你未来的伴侣。想必他也是一时有些着急,才会吓到你吧?我和你父亲商量了一下。明年亚赛的年纪就可以加入武士队了。你们俩明年就会结成伴侣的。”

  “什么?什么伴侣?伴侣的意思不会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吧?”张强因为难以接受这样的消息,一下子瞪大了双眼。慌乱中的张强并没有听到话里一个小小的细节。

  林看着一脸震惊的风,不忍心但又不得不继续说下去。“亚赛是村里最强的兽人了,你也到了年纪,何况你们又是从小定了娃娃约。我们已经商量妥了,下个月圆之日,就帮你们成亲。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张强听了男人的话,脑子开始飞速的运转开来,自己为什么来的已经想不起来,但是张强能清楚的记得自己之前所在的那个世界,和这里是截然相反的。张强能记得那个世界里的父母,同事。

  甚至还记着当初幼稚园的同桌,也还记得那个秃顶的老板。以往的事情历历在目,但是却想不起最近的那些事,比如自己究竟是怎么到这里的。

  看着风一脸的茫然,林只能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张强实在想不起那些事情,头倒是剧烈的疼痛起来,禁不住的**起来。

  林一看风的样子,连忙探过身子,问道:“怎么了?头疼么?”张强点点头,顾不得男人的动作,只能闭上眼睛径自的忍耐着。林起身,连忙拿着热毛巾沾了水,拧好,放在了风的头上。张强舒服了不少,神智一松,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与此同时,瑞家兄弟正缩着脖子,看着暴怒的父亲。父亲愤怒的几乎兽化,整个屋子里弥漫着低气压。瑞虎悄悄抬起头,看着父亲突变的两枚黄色瞳孔,还有忽然之间进化的毛茸茸的耳朵,再悄悄的往下一瞧,指甲也已经进化成为了利爪。

  瑞虎小声的叫道:“父亲?”

  瑞斯转过头来,说道:“你们知道自己错了?”

  瑞虎点点头。“父亲,我们不应该让亚赛和风见面。”

  “恩?”瑞斯的声调挑高。

  瑞威连忙上前一步。讨好的对着父亲说道:“父亲,我们知道错了,您就绕了我们吧?我们本来是好心,却没有想到办了坏事。”

  “你们又有什么好心?”瑞斯被儿子的话弄的一愣,继而质问道。

  瑞威说道:“父亲,你也知道风的情况,风是个哑巴。”说到这里,瑞威看了一眼父亲,发现父亲没有说话.

  才继续说道:“就算风长的是全村最好看的雌性,但是要不是因为娃娃约的事情,亚赛也未必会和风结成伴侣。”

  “你继续说。”

  “亚赛是全村最年轻的勇士,也是最高大最强壮的武士。我记得小时候亚赛和风在一起的时候,亚赛从来没有让过风,也没有因为风的长相,身份就对风有不一样的待遇。村里其他人都说,要不是有娃娃约,亚赛是绝对不会和风成为伴侣的。”

  瑞斯听到这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瑞威说的这些,自己又何尝不知道,可是儿女都是父母的呃心头肉。

  亚赛的条件让瑞斯不想放弃,只是想到风的缺陷,瑞斯只能在心里叹一口气,如果风不是一名哑巴,和亚赛恐怕是村里最为幸福的一对吧?但是兽神安达啊,您为何要剥夺风的声音?既然您给予了他如此的美貌,为何还要制造一个缺陷。瑞斯满脸痛苦.

  瑞威看了,小声的说道:“父亲,您也别生气,亚赛和我们说他想和风结成伴侣,这样他就能参加到村里的武士队了。他想单独和风说说,所以,我们才做出那样子的事情。父亲,我们真不知道风的身子那么虚弱,居然晕倒。亚赛也吓了一大跳呢,还一直和我们说抱歉。”

  瑞斯挥挥手,制止了瑞威接下来的说,对着瑞威瑞虎两兄弟说道:“亚赛已经向我提亲了,我也已经和亚赛的父亲说好,下个月圆之日,就是风和亚赛结成伴侣的日子。虽然你们和风不亲近,但毕竟你们是兄弟。你们的母亲,已经在房子离照顾风了,想来这个时候也应该醒了,你们去看看吧。”

  “知道了,父亲。”

  瑞家兄弟并没有见到自己的兄弟,因为张强的忽然昏迷,林一直禁止他人的看望。张强在床上呆了整整五天,五天的时间里,他只看见了林。

  林是清风村的巫术师,村里人要是有什么身体上的不舒服,都会向林讨些草药,一些重要的祭祀场合也是林来执管。

  自打风出生后,林就一直想要给风算上一卦,可是卦象上总是云雾缭绕,十几年来从未改变,让林也只能叹上一句,天机不可泄露。张强也渐渐的熟悉了林地照顾,虽然不会说话,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张强能听懂林的话。

  张强知道,林是自己生理学上的母亲,自己的父亲是这个村落的村长,自己还有两个兄弟,那个把自己吓晕掉的是自己的未婚夫 。

  张强像是听童话一般,只是知道,而非了解。张强的不能说话,也为其做了很好的掩护。

  林一直溺爱着风,在林眼里,要不是自己怀风的时候出现了一点问题,风也未必就会变成这样子。

  各种情绪相互作用,让林对于风的态度,更是慈爱。张强对于这个男人,也是很有好感的,几天的照顾让张强慢慢卸下了防备,也从林地嘴里陆续的知道一些事情。

  瑞斯来的时候,张强正躺在床上,林在旁边给张强背着史诗。史诗的内容和形式来说,更趋近与藏族的那些佛教诗歌。每一首长诗都是记载着一个故事,或者说一段历史。

  张强就是从这些的诗歌里面 。对于兽人族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瑞斯在门口咳了一声,林看见瑞斯来了,连忙起身。被瑞斯一把抱在怀里。林的身高有一米八左右,但是在两米多高的瑞斯面前,还是显得弱小。

【兽人之自强 by 尹水】(本页完)

《兽人之自强 by 尹水》上一篇

末世屠夫 by 报纸糊墙--预览


主角受,年下攻,有反攻互攻情节,绝对HE。
报纸的本意是想写一些相对轻松的东西,但是到最后到底还是不是轻松的,那就不在俺的控制范围之内了,大家看文愉快!鞠躬退场!

第1章 揭开序幕(一)
宗原拖着一双拖鞋啪嗒啪嗒地走在商贸城的过道上,这个身高一米八三剔了一个板寸头的男子,怎么看怎么都像是街头收保护费的混混,商场保安注意他很久了。
  这会儿正是淡季,来这边采购的人并不是很多。今天是周末,这家伙睡到中午才顶着一双浮肿的眼睛从床上爬起来,寻思着这一天好像没什么事,就逛到市场里来了。
  你可别当他是在闲逛,这人呢,没目的话干嘛要走这么远的路?
  卖饰品的区域,走道总是特别窄,不是他们这地界不好,而是这边好些人都是小本经营,一个门面隔成两个用,小小的半间里,经常都还是几个人合租,乌龟壳那么大点地方,要放那么多样品,站那么多营业员,能不挤吗?于是他们就总是把东西放在走道里,商场保安经常过来清理,管理人员认为这影响商贸城的面貌,不过宗原倒是觉得挺好的,热闹。
  他沿着这条走道一直走到头,然后转个弯绕过一个天井,途经一个洗手间和一个食堂,进入一个卖摆件和装饰品的区域,熟门熟路地找到那家常去的店面。今儿是周末,老外都不出来逛市场,偌大的市场里最多的就数两种人,上班的跟闲逛的,当然还有一些国内客户,但是他们并不是这个市场的主要客户群。
  营业员小妹正开着电脑看电影呢,两个人看得有滋有味的,她们老板今儿不在。
  “你好,我过来拿点。”宗原走过去敲了敲他们的桌子,两个小姑娘先是吓了一条,然后看到来人之后都甜甜地笑了。
  “吓死我了,还以为是老板娘来了呢。”其中一个看起来年轻点的业务员笑嘻嘻地跟宗原说。
  “今天周末啊,你们老板娘还不许你们看电影吗?”
  “是啊,老板娘就那样,一个客人都没有,还要我们在门口杵着。”做业务的人大多都是自来熟,三两句也就能聊上了。
  “别管她,呵呵,她要是把你炒了,就去我们那上班得了,最近正招人呢。”宗原也笑嘻嘻地跟她聊天,这个小妹是新来的,他们并不怎么熟,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坐在一起东拉西扯。
  “这是新款呢?”这家店面专门卖珠帘的,其实也就是从别的厂家批发珠子过去加工成帘子,属于加工类。他们厂设计师不错,弄出来的产品很合A国客户的胃口,所以跟他们公司一直有生意上的往来。这款新出来的珠帘颜色鲜艳,质地也不错,不会太夸张,但是又有着恰到好处的张扬和明艳,应该会好卖。
  “是啊,我们厂刚挖来的一个设计师,以前就是专门做A地区那边的出口产品设计的,这一来就拿出了几个很厉害的作品,还有几个新款正在琢磨着呢,过两天就都送过来了。”小姑娘虽然看起来有些嫩,但是说起这些事情来头头是道。
  “拍了照片以后传几张到我邮箱里面好吧,资料也帮我写一下,今天没带相机,呵呵。”这些活本来是他自己的工作,但是这个有时候是可以灵活变通的。
  “没事,这两天正好要弄呢,到时候我发一份到你邮箱好了。”另外一个年龄大一些的女孩子接话了。
  “你那张单子的款子已经打过来了吗?等一下,我还是打电话问一下财务吧。”这个姑娘在这里上班很久了,跟宗原倒是熟的,她话并不太多,却十分周到,小姑娘一边拨号一边笑着解释道:“上次那个XX公司的业务员过来拿点,合作好多年了,这还有什么信不过的对吧?结果我们财务硬是说款子还没收到,其实哪里是没收到啊,就是觉得我问都没问就给点他心里不高兴了,呵呵。”
  “你还是问问吧,应该的。”宗原笑得一脸人畜无害,一般店面营业员也是拿工资加提成的,所以他们一般不会得罪外贸公司业务员,不然下一次人家就不把客户往你这里带了。
  “已经收到了,宗先生啊,三十二万的单子,两个点的话,就是六千四,你运气真不错,今天老板娘虽然不在,但是上午有个内销的单子,刚好是付现金的,不然我们俩可不会在身上带这么多钱。”小姑娘确认完之后,就从抽屉里拿了现金出来,宗原点了钱写了收条就离开了。
  业务员拿点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了,如果没这提成,他也不会做这一份工作。
  又连续走了几家店面,宗原已经有将近两个月都没有出来拿了,反正钱是他的,也跑不了。这一个下午下来,他的口袋顿时鼓了不少,拖着拖鞋往楼下走,手就插在兜里,这地方最不缺的就是小偷,男的女的老的少的,这个城市的扒手行业异常繁荣。
  宗原看了看表,这都四点半了,他要赶在下班高峰期到来之前搭公车回自己老窝,不然这满满一大楼的营业员一出来,绝对是人山人海。
  到门口去买了十块钱烤羊肉串,然后一边吃着一边往公车站走,这年头的生意人真是越来越不地道了,说什么烤羊肉串,其实全是猪肉。上了公车丢了两个钢镚,然后就一路搭回去了,他上班的地方也在市场这边,租的房子离这里有四站路,走路也是可以到的,不过今天宗原有些累,他已经走了一个下午了。
  进了小区之后,宗原就觉得后头有个人一直跟着自己,是他口袋里的钱鼓得太明显了么?他拐过一个路口,然后站在那里不动,等着后头那个家伙现身,想抢他的钱,那得先问过他的拳头才行。
  然后一个大约十四五岁的少年出现在了他的视野当中,这小孩穿着一件白色的圆领T恤,黑色短裤,脚上一双黑色沙滩鞋,看起来挺干净的,长得也很漂亮,像是好人家的孩子。看到宗原站在那里不动,他也不动,两个人就这么对视了良久。
  “你跟着我做什么?”
  “……”
  “不要再跟着我了。”宗原见这小孩不搭理自己,于是只好转身继续走,就这么个娃娃,对他还是没什么威胁的。结果他刚走几步,就发现后头那小孩依旧跟着自己呢。
  “喂,你别老跟着我啊。”宗原有些恼火。
  “……”
  “你到底想要干嘛?”
  “……”小男孩还是不说话,就光会眼巴巴地盯着宗原手里的羊肉串。
  “你要羊肉串?”宗原伸手晃了晃手里还没开动的三根羊肉串,那孩子点了点头。
  “好吧……这三根就给你了,别再跟着我了,赶紧走吧。”宗原把羊肉串塞到那小孩手里,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这孩子看着是挺可怜的,但是谁知道他是不是那哪个诈骗团伙养大的呢,在这个城市里,偷、骗、抢,都是十分频繁的。
  回到家里之后,宗原洗了个澡然后打开煤气灶煮泡面,刚刚被那个小孩一捣乱,他连买晚饭都给忘记了,泡面其实也是不错的,就是吃太多了腻歪得紧,特别是像他这种单身男人,这么些年下来,真是饱受康师傅的摧残。
  他一边擦头发一边等水开,打开电视机,这会儿正是放动画片的时间,转了一圈也没啥好看的,把遥控器往沙发上一丢,继续煮泡面。
  吃完泡面把碗泡在水槽里,宗原就开始窝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电视里放的大约是新闻联播,他平时没事的时候也看的。宗原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的时候,电视里沙沙作响好像没有信号,就到午夜了吗?他抬起手表看了看,才不到八点呢,外面的线掉了?
  他正想要爬到床上去继续睡呢,电视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白种人,头顶有些秃,嘴里吐出来的也不是什么好话,什么生化危机就要爆发了,丧尸就要来了,请大家注意安全之类的,什么啊这都是,还在屏幕上放着好几个语言的翻译,把那个男人的脸都盖住了。
  宗原扫了一眼其中几排自己认识的文字:“不要被抓到,不要被咬到,注意屯粮,哦哦哦,知道了,拜拜。”宗原念念叨叨地关了电视,然后爬到床上倒头就睡,明天还上班呢,是个难缠的客户,他必须保持充足的体力。

第2章 揭开序幕(二)
闹钟准时在七点半想起,刷牙洗脸剃胡子,宗原长这一张十分男人的脸,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有股子戾气,拍出来的身份证照,怎么看都像是个劳改犯。加上他长得又高壮,像昨天那样耷拉一双拖鞋,看着就像是个不学无术的混混,就算穿上最昂贵的西装,也不会像个社会精英,黑社会打手倒还差不多。
  今天他要尽量把自己打扮得阳光一些,白衬衫加休闲裤,站在试衣镜前摆了个笑脸,不错,可以出门了。在门口换上那双四十四码的运动鞋,把门一关,一天的战斗又要开始了。
  到巷子口吃早餐的时候,他明显地感觉到了今天的气氛有些压抑和焦躁,八成是昨天晚上那段视频给闹的。
  “昨天晚上你看电视了吗?”坐在他身边的一个中年男人问他对面的小青年。
  “没啊,上网呢。”小青年漫不经心地回答。
  “刚播完新闻那会儿,就突然出现个男人,每一台都是他,很奇怪吧,那人还在说什么生化危机啊丧尸啊什么的,都不知道是些什么玩意儿。”中年男人一边往嘴里塞煎包,一边嘟嘟喃喃地说着昨晚的事“哈哈哈,你连生化危机都不知道,你已经OUT了,其实跟僵尸差不多,人家不是用跳的,是用走的,还吃人。”小年轻倒是挺乐观。
  “真有这玩意儿吗?”
  “谁知道呢,你说真有僵尸吗?”
  “这么一说,我怪紧张的,那人说的该不会是真的吧?我老婆说今天要请假去超市抢购,拦都拦不住。”中年人有些忧心忡忡起来。
  “紧张啥,那玩意儿要真来了,我估摸着大家都逃不了,把心放肚子里吧,该吃吃该睡睡。”
  “说得容易……”
  宗原三两口把自己碟子里的小笼包吞了,然后付了钱离开,一大清早的就听人说这个,真他娘的倒胃口。那些丧尸电影他也是看过几部的,要多恶心有多恶心,听着这玩意儿下饭,吃得下的都是牛人。
  时间还早,他们公司八点半上班,还差二十分钟呢,宗原就决定不坐车了,慢慢走过去,这会儿的公交车挤得很。这一路上又没少听身边的人人谈论昨晚那一段视频的事,来来去去都是那几句,真的假的啊,会不会真的有丧尸啊,听得他耳朵都快长茧子了。
  结果一到公司,那几个姑娘小伙子也在讨论这问题呢。
  “看过生化危机第三部没有,那女主角真是酷毙了,那两把刀耍得!”一个还在实习期的小姑娘对着一群前辈正吹呢。
  “得了,你以为就你看过啊,老子早几百年就带着我们家丽丽去电影院看过了。”我们公司一个资格相对老一些的男业务员对她表示鄙视。
  “啧啧,多有钱啊,太奢侈了,中午请大家吃鸡腿呗?”这群女的,能敲竹杠的时候那是绝对不会错过的。
  “请你们吃鸡腿,我图啥啊?”一群人嘻嘻哈哈,一看到宗原进去了,连忙叫了一宗经理。
  这跑业务的,什么不多,就是经理多,所以这个经理的头衔也没多稀罕。在这伙人中间,宗原算是个经验老道的业务员了,他又精通A语,A国的人就是有钱,下单也干脆,所以是他们的一个重要客户群,有单子腰杆子就硬了。不过这些都是个屁,提成才是硬道理。
  “说啥呢这么乐呵?”宗原笑眯眯地问他们几个,他虽然长得凶了点,不过这笑起来,眼睛微微眯着,在鼻梁那里有一块地方会自然的皱起,嘴巴咧开露出一口大白牙,倒是十足的忠厚老实样。
  “说昨晚那段视频呢,你看了没啊?”热情的小姑娘立马就搭上话了。
  “看了,迷迷糊糊地看了一些。”
  “啊?那会儿才几点啊,你就迷迷糊糊啦?”这些小年轻都喜欢夜生活,所以是不能理解宗原这类人的作息的。
  “早起早睡身体好么,呵呵。”
  “宗头儿啊,您老这么下去会讨不到媳妇的。”姑娘们一脸认真地看着宗原,对他的生活状态表示不认同。
  “少耍贫嘴了,干活吧。”宗原整理了一下今天要跟自己一起出去的那个客户的资料,然后拿起话筒拨号。结果却被告知今天有事,就先不去市场了。老外也并不都是工作认真生活态度严谨的人,猪哥也是有不少的。
  “咋了,今天他不去了啊?这显然是昨晚消耗太大。”
  “搞不好这会儿还是软玉温香在怀呢。”
  “经理啊,不然您跟我们一起去逛市场呗,这个季节好多厂子又该出新款了。”
  “逛市场啊……”他是真的不想去,在办公室打打游戏看看电影多好。
  “去呗,好久没跟宗头儿去逛过市场了。”
  “也是啊,宗头儿你也该发点新款上去了吧。”
  “走吧走吧,咱一群帅哥美女走出去,保准整个商贸城的人都得被震撼住,没了宗头儿咱分量还是差点啊。”
  “我就是你们差的那一点点分量啊?”宗原打趣着说。
  “那哪儿能啊,宗头儿你老有分量了!”这说得倒是真话,他们宗头儿长得高大,一看就是老有分量的。
  然后一群人就这么嘻嘻哈哈地出门了,留下几个实习生看家。
  “经理啊,你说昨晚那段视频可信不?”
  “恩?”
  “我觉得吧,咱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啥意思?”
  “要不咱也去抢购吧,买了东西先存在超市,晚上下班的时候过来拿。”这作案过程都想好了,拉宗原出来是当挡箭牌呢吧,就算被老板发现,有他们宗头儿在,也不用担心被削得太惨。
  “现在是上班时间。”宗原一脸正经。
  “哎呦,快别装了宗头儿,平日里上班总打游戏的是谁啊?”
  “走吧走吧,快进去吧,再晚东西就都被抢完了。”
  几个人就这么生拉硬拽地把宗志拉上了公交车,他们要去的是市里最大的一家超市,东西实惠,品种也全。
  结果这些人一下公交车就傻眼了,怎么这么多人?但是他们见到这人山人海,非但没有退却,反而更加坚定了要抢购的决心。这个超市平时人就是很多的,所以备货很足,等他们挤进超市之后,发现货架上的东西并没有被搬空,补货员正忙得马不停蹄。
  看着眼前的情形,宗原忍不住怀疑昨天晚上那段视频其实是有心人为了促进消费搞出来的把戏。如果真是这样,那他真是太成功了。
  几个人一人提了一个篮子,可劲儿地往里头塞东西,泡面饼干是重点消耗对象,好多牌子都已经脱销了,他们只好从架子上仅有的品种里挑一些。
  这几个人咋咋呼呼的,弄得最后连宗原都忍不住跟着买了好多,脑子一热,甚至还买了一定帐篷。出去之后他直想骂娘,像他这种对旅游没有任何热情的人,买帐篷是要干嘛,在小公园里露天野营吗?
  这几个人在超市里一挤,就过去大半天了,从里头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几个人找了个小馆子吃了顿好的,美其名曰最后的狂欢。宗原忍不住在心里腹诽:一群人才吃了不到三百,狂欢个屁。
  下午就真的去市场里拍样品了,价格图片材质装箱数什么的,都弄得全全的,认认真真地干了半天活,以抚平自己翘班半天带来的罪恶感。下班后这些人依旧要去公司露一下脸,然后还得绕道去市里的超市拿今天存在那里的那些个东西。
  晚上的超市真是要命,简直是挤都挤不进去,看到这些人,宗原又突然觉得自己早上买的那点东西其实还是有必要的。
  回到小区之后,在门口的兰州拉面馆里要了一份杂酱面,带到家里去一边看电视一边吃,视觉和味觉双重享受。
  经过一个卖梅花糕的摊子的时候买了一个。他本来不怎么喜欢甜食的,不过这一对S省的中年夫妻手艺很好,用料都是自己配的,豆沙好像都是自己熬的。他们从北方来到S市,就是因为听说这里的夜市生意好做,结果哪里知道夜市也是要收摊位费的,还不少,于是这两人就窝在这种没人管的小区门口,打算赚点钱凑够路费就回家。
  宗原手里拎着大包小包还有一袋打包的炸酱面和一个梅花糕,正往家里走呢,结果又被人跟上了,他奶

《兽人之自强 by 尹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兽人之自强 by 尹水》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