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人时代 by 阿琪(甜蜜生子)(18)

时间: 2016-01-10 22:09:08

【兽人时代 by 阿琪(甜蜜生子)(18)】小说在线阅读

兽人时代 by 阿琪(甜蜜生子)(18)


  
  雷诺斯看着两个小巧的身影跑远,脸上原本露出的温柔表情渐渐消失不见,乔森将军的话提醒了他,他需要更强,更强……
  
  异礼节果然很热闹,街上随处可见身形纤细的非兽人,加米儿拉着宣辞东走西窜,探着脑袋看一些兽人手里拿着的有趣好玩的东西,时不时和宣辞嘟哝几句。
  
  “这个是水雅星的海洋贝壳,去年的时候我就换过了,现在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看这个这个,是斑斓鸟的羽毛,这种鸟很难抓的……”
  
  加米儿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一个兽人手里拿着的几根长长地羽毛,这个兽人身边已经围了好些非兽人,加米儿摸下巴,似乎在思考要不要凑过去换。
  
  宣辞小声的问他“你要去换吗?”
  
  “有点难办,”加米儿也凑过去和宣辞咬耳朵“看到没,那个很瘦的改造雌性,看样子和这个兽人已经搭上线了,不知道自然雌性的名头好不好使。”
  
  “搭上什么线?”
  
  “就是差不多快要成伴侣了啦,”加米儿快速的解释,然后下定了决心“不管了,好不容易看到了这种鸟的羽毛,再遇到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了,我们过去!”
  
  宣辞被迫拉到了那一大群人中间,那些非兽人似乎都有些忌惮加米儿自然雌性的身份,挤进去的时候没费什么力气。
  
  “喂,我想换你的斑斓鸟羽毛。”
  
  那个兽人瞥了加米儿一眼,没说话也没有改变表情,颇为淡漠的开口道“我已经和他交换完了。”
  
  加米儿一叉腰“少唬人,你明明还没有接受他的东西,为什么不能和我换?”
  
  “好啊,”对方露出一个似乎是讥诮的笑容“你要用什么换?”
  
  加米儿眼睛一转“嗯……我把头发剪下来给你好了。”
  
  加米儿头发很长,已经垂到了腰部,而且柔顺光亮,是漂亮的银色,可惜,对方似乎对头发不感兴趣。
  
  “不换。”
  
  “你……你……”加米儿气的说不出话,他还是第一次在异礼节上碰上这么不给面子的兽人“那你想要什么!?”
  
  “不管我想要什么,你一定不会有。”兽人不再看加米儿,眼光淡淡的从捂得严严实实的宣辞身上扫过,眼里闪过一丝光“隔温斗篷?这个的话……”
  
  “这个不行!”加米儿哼了声“斗篷的话你不要想了!我们不会换的!”
  
  “那就算了。”对方也不勉强,继续和一开始的那个改造雌性说话。
  
  加米儿拉着宣辞就往外走,走的渐渐远了,看加米儿真的要离开,宣辞小声的道“加米儿,真的不换了吗?”
  
  “那个兽人太不好说话了,”加米儿嘟嘴“虽然很难得……不过不换就不换吧,反正以后还有机会的。”
  
  “要不然我……”
  
  “你不要想!”加米儿瞪着宣辞“隔温斗篷你要是敢换的话,以后都不要来找你玩了!”
  
  “不是这样……”宣辞微微笑起来“我有其他的东西,说不定他会换的。”
  
  “真的?”加米儿很怀疑的样子。
  
  “真的!”
  
  加米儿想到斑斓鸟漂亮的羽毛,咬咬牙“好吧,不过斗篷的话绝对不可以!”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两个人再次挤了回去,那个兽人看到又是加米儿,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冷眼看过去道“怎么又回来了?要换斗篷吗?”
  
  “当然不是!”加米儿仰起头哼回去“我们有其他的好东西!”
  
  “哦?”对方明显不信的样子,那个马上就要交换成功却一再被打断的改造雌性原本还很愤恨,这下也看好戏的站在一边。
  
  四周的非兽人议论纷纷,反正脸上都写得是“不信”两个字。
  
  “是雨花石。”清澈软糯的柔和声音从斗篷下传出来,让兽人和周围的人都是一怔,虽然一开始猜到这个也是一个自然雌性,可是这样子好听的声音……
  
  白皙的手掌从宽大的衣袖中探出来,柔嫩的小巧掌心捧着一个白的没有一丝杂色,带着浅淡淡绿花纹的石头,衬着白皙的皮肤,美丽的让所有人失语。
  
  “要换吗?”
  


43、第 43 章

  不只是那个兽人看的愣住了,连加米儿都望着宣辞手中的石头呆呆的样子,看看兽人手里的斑斓鸟羽毛再看看宣辞手里的石头,加米儿咽了口口水“辞,我不想要羽毛了,你把这个石头给我好不好?”
  
  宣辞拽了拽加米儿的手臂,让他不要捣乱,重复了一遍“要换吗?”
  
  “雨花石?那是什么?”
  
  一直要交换却一再被打断的那个非兽人冷哼了一声,心里很不爽“谁知道是不是你随便在哪里捡到的石头。”
  
  加米儿冲着他翻了个白眼“有本事你也去捡一块这么漂亮的石头啊!”
  
  对方被堵得一哽,愤愤的又哼了一声。
  
  “这是在干净的溪水里冲刷出来的石头,虽然不是很珍贵……不过很好看就是了,”宣辞对自己的石头很没信心“如果你不喜欢的话……”
  
  “换了。”兽人拿过宣辞手心里的石头,像是不经意一样轻轻碰了一下宣辞的手指,脸上也带了像是“赚到了”这样子的表情。
  
  宣辞高高兴兴的把羽毛递给加米儿,那个兽人没有离开,看着他们两个又问道“我很想知道,你是在哪里找到的干净的溪水?”
  
  不论是在卡列还是其他星球,环境的污染都极其严重,不要说干净的溪水了,就是可以称得上溪的地方都少的可怜。
  
  “骗人玩的吧,”旁边的非兽人冷笑“真是没有水准的谎话。”
  
  宣辞想起来军部那个秘密的小花园和那根孩子气的电线,知道这是不能随便说出来的,只好含糊道“我其实偶然去过一次培育室……”
  
  “原来如此。”兽人把雨花石收起来“这个东西我很满意,再会。”
  
  等宣辞和加米儿离开那个地方,加米儿有点不甘心的道“辞,那个石头好漂亮,比鸟毛要好看得多了,为什么要换啊?真可惜……”
  
  宣辞吐吐舌头“其实那种石头我有很多的,那块是放在口袋里忘记拿出去的,你要是想要的话,等回去我拿给你,都比这个要好看。”
  
  加米儿一愣,脸上笑容一下子扩大“太好了!”
  
  两个人继续在集市上乱逛,又看到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在一处也是很逗非兽人聚集的地方,宣辞停了下来。
  
  加米儿顺着宣辞的眼光看过去,奇怪的“咦”了一声“这家伙以前从来不参加节日的,怎么这次竟然来了?”
  
  宣辞转过头问道“你认得他?”
  
  “嗯,”加米儿解释道“那个兽人是很有名的兵器师,他制作的武器很出名,其他星球的的人也来卡列向他买武器的,可是这个人很奇怪,他只在心情好的时候卖东西,以前从没见他在异礼节出现过。”
  
  加米儿皱了皱鼻子“上一次是罗卡让他帮着制造兵器,费了好大的功夫才让他答应下来。”
  
  宣辞看着那些围着的非兽人感慨了一句“好多非兽人都在那里呢……”
  
  “都是想要给伴侣换的吧?”加米儿一扬眉“你想给雷诺斯换一把武器?”
  
  宣辞不好意思的点头,加米儿嘟哝道“真是好命的兽人。”
  
  “走吧,我们过去看看。”
  
  加米儿拉着宣辞再次挤过去,宣辞这才看清楚那个身形高大的兽人的样子,看起来似乎很落魄的样子,不过有了加米儿对这个人的描述,看在宣辞眼里这个兽人就像是深藏不漏的武林高手,宣辞脑海里浮现出洪七公的样子……
  
  那个满脸大胡子拉拉踏踏的兽人胡乱的对着一众非兽人挥挥手,不耐烦的道“不换不换,都走吧。”
  
  一个高挑的非兽人抗议道“你都来异礼节了,为什么不换?”
  
  “你们没有我想要的东西,不换!”
  
  “你这里有三把冷兵器,总不会你自己都留着吧?换一把也行啊!”
  
  “不换不换!”大胡子兽人面前的三把兵器一收,看样子像是在等什么人,一眼都没有扫下面的这个非兽人。
  
  宣辞有点沮丧的叹了一口气,拉拉加米儿“我们走吧,看来他是真的不会换的了。”
  
  加米儿眼睛转了转,大声道“那你想要换什么?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们没有?”
  
  “哟,”大胡子兽人扯着嘴笑了“连自然雌性都引来了,我想要个自然雌性做伴侣,你要是愿意的话这三把兵器就都是你的了,怎么样?”
  
  加米儿脸色涨红,这个人!!
  
  用手肘捅了捅宣辞,加米儿小声的问他“还有没有雨花石在身上?拿出来吓死他!”
  
  “……什么都没有。”
  
  虽然眼馋对方的兵器,可是确实是没有可以打动对方的东西了,宣辞是失落,加米儿则是不甘心,好不容易辞喜欢上想要换,怎么就没有办法呢?
  
  围观的非兽人有的散去了,有的则恋恋不舍的还站在那里,宣辞叹口气“我们走吧。”
  
  看样子,对方真的不是为了异礼节来的。
  
  加米儿被宣辞扯着走的时候还在咬牙切齿“该死的吝啬鬼!难怪没有非兽人愿意和他结成伴侣!抱着你的武器过一辈子去吧!”
  
  宣辞被加米儿的话弄得忍不住笑起来,一阵风吹过,宣辞别了下头,斗篷的帽檐被微微的吹起来,一缕头发顺着领口的缝隙飘了出去又被宣辞扯回来,来到这里之后宣辞就没有理过头发,现在也很长了,每次想要剪掉都被雷诺斯拦住,时间长了宣辞也就慢慢习惯了。
  
  身后的大胡子眼神一闪,大声的叫住两个人“喂!先别走!”
  
  加米儿回过头“干嘛,想换了?”
  
  大胡子粗犷的笑起来“所有星球都要爱护自然雌性么,只要你们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就可以送你们一人一把兵器,怎么样?”
  
  加米儿怀疑的看着对方“真的?什么要求?”
  
  大胡子看了一眼穿的严严实实被斗篷挡住的宣辞,道“你让我看看你的模样,我就把兵器给你,如何?”
  
  “不行!”还没等宣辞说话,加米儿就摇头毫不留情的拒绝了“辞的身体不好,热气会让他变得虚弱的。”
  
  大胡子扒拉扒拉头发“一眼,就一眼,你们不吃亏吧?”
  
  加米儿和宣辞都犹豫了,加米儿虽然觉得宣辞很漂亮,可是自己背身也是珍贵的自然雌性,自然没有兽人那样连宣辞的头发丝都觉得珍贵,而宣辞自己则是觉得自己其实根本没什么好看的。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宣辞抿着唇点了头“好吧。”
  
  帽兜被迅速的拉开然后迅速的拉上,过程不过几秒,加米儿笑的得意,自以为这样快的速度对方根本就看不清什么“好了吧,把武器给我们吧。”
  
  他们都没有注意,在帽兜拉开的那一瞬间,大胡子的眼睛陡然变成了兽瞳!
  
  此时的大胡子还是若无其事的笑着的,把两件兵器递给宣辞和加米儿,他调侃道“真小气,你的动作也太快了。”
  
  加米儿理直气壮“是你说了只看一眼的,我们可没有错什么。”
  
  看着欢欢喜喜拿了兵器走远的两个自然雌性,大胡子收了脸上的笑,神色肃然,低低的道“双黑……”
  


44、第 44 章

  加米儿和宣辞都换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也在外面逛了能有大半天了,两个人都感觉到疲劳,加米儿伸了伸胳膊对宣辞道“我们回去吧?一会到了下午天气会更热,到时候斗篷也会失去一些效果的。”
  
  宣辞腿开始发酸,听到加米儿愿意回去自然点了头,“那走到这条街的尽头,我们就回去?”
  
  “好。”
  
  这次的速度慢了很多,加米儿也不想刚刚来的时候一样看到围得人多就凑上去了,就差几个摊位就要到尽头的时候,加米儿突然拉了拉宣辞的手,眯起眼睛问他“你听到了吗?”
  
  “什么?”宣辞纳闷,这个斗篷不仅隔热,也隔绝了一些噪音,宣辞仔细的听了半天也不知道加米儿在听什么。
  
  “有自然雌性在这里。”
  
  加米儿说完就拉着宣辞开始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宣辞被猛地拉了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好不容易才平衡住自己跟上加米儿的脚步,两个人拐进一个巷子,真的在角落看到一个缩成一团的人影,旁边还围着几个不知所措的非兽人。
  
  “喂!你们在做什么?”加米儿大声的叫着跑了过去,围在那里的非兽人很无辜,看着加米儿过来都是送了一口气的样子。
  
  “总算有一个自然雌性了,这个自然雌性一直在这里哭,我们说什么他都不回答。”
  
  加米儿原本严肃的表情一敛,挠挠头道“这样啊……我去看看好了。”
  
  加米儿凑到近处,一下子惊呼起来“辞!这家伙和你一样是黑色的头发耶!”
  
  虽然没有宣辞黑的纯粹,可是在自然雌性里也是难得的纯色了。
  
  听到加米儿的叫声,哭声更大了,加米儿深处手指戳了戳对方“喂,你不要哭了,你是不是和伴侣走散了?”
  
  “呜呜呜……”
  
  “还是有人欺负你了?”
  
  “嘤嘤嘤嘤……”
  
  加米儿头上爆出青筋来,这家伙怎么这么能哭!
  
  宣辞凑到近处,原本听到加米儿说对方有着和自己一样的黑色头发他心里还生出一点小小的希望,也许对方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地方,可是看现在这个样子……
  
  加米儿捂着额头站起来嘟哝道“算了,你哭好了,我们走吧。”
  
  “哎!你不管他了?!”
  
  先发现这个自然雌性的非兽人大声叫了起来,满脸不可置信“你们,你们是一个族类好不好,怎么可以……”
  
  “我看错了啦,”加米儿吐舌头“他不是自然雌性。”
  
  “不会啊,明明特征都很符合……”
  
  加米儿挥挥手“所以一开始我才认错了,不过你看他的耳后,他是一个改造雌性。”
  
  在场所有人“……”
  
  “怎么会有这么弱的改造雌性……”
  
  改造雌性虽然不如兽人战斗力强大,可是也属于强悍的族类,这么弱的改造雌性……
  
  “其实,他是未成年吧?”

【兽人时代 by 阿琪(甜蜜生子)(18)】(本页完)

《兽人时代 by 阿琪(甜蜜生子)(18)》上一篇

末日之后 by 刁民/由拳刁民(科幻世界)--预览


天外来客入侵之后,以俘虏的身份,

“我”被带进了侵略者的军营,

只是未来远没有我想象的简单。

日光之下,依然皆为旧事。
01

全文:

天塌地陷的这一天
自己孑然一身
颠沛流离
伤痕累累
因缘啼笑
俱为浮华
日光之下皆旧事
匪夷所思,似曾相识
看不到眼前的路通向何方
也不知明日的光照耀何处
不管这个世界变得怎样
我所能守护的仅有
自己这颗跳动的心
末日之後
是毁灭
还是新生

2月14日 星期四 雨

坐在军用卡车的车厢中,背靠罩著厚重帆布的车架,一路颠簸让後背皮肤被摩擦得有些微微发痛。稍微侧过头,透过绳孔,隐约可以看见车子外面的景象。

天空还是阴云密布,已经连续好多天这幅死样活气的光景。空气中弥漫著硝磺的味道,整个视线都灰蒙蒙的,笼罩著呛人的浓雾。夜幕马上要降临了,这层散著蓝色的薄雾有著渐渐加深的趋势。

雨还在一直下,哗哗的声音漫布所及之处,砸到眼前的硬质布料上,发出一连串的劈里啪啦,如同弹壳落地的铿锵。

地上水网密织,沟壑泥泞,一条条蜿蜒的细流像遍布的神经,汇到低洼处成了一个个水潭,反射著天空的暗色,斑斑驳驳的。

暴雨冲刷下,较高的路基倒是被冲得干净了些,难得露出些微原本暗青色的柏油路面,只是被车轮碾过的泥水一溅,立刻又没了踪迹。

大约在傍晚时分,视野中就已经基本见不到什麽大型建筑。相较於上午看见的连绵不绝的高楼残骸,此刻偶尔入目的几堵断墙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从这情势上来判断,车子已经驶离了市区,进入了郊区一带。

想来也是,如今所谓的市区只剩下一眼望不到头的断壁残垣,除了破裂的混凝土就是发臭的死尸,整个城市想找到一个能下脚的地方都不可能,呆在那里能做什麽?

所以,把我们这样的“有幸不死”的人带出城区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如今,只要能见到泥土的地方,怎样都比堆满焦炭的废墟来得好。

多值得讽刺啊,曾自诩为文明产物的地方,当它毁灭之後竟会沦落到一文不值的地步。就像一个高档的古董花瓶,当它破碎之後,甚至不如乞丐的一个讨饭碗。

同车的还有十二个人,我目测了一下。车厢最靠外的是对双胞胎兄弟,抱在一起已经低声啜泣了一路。他们对面是个染了黄色头发的年轻人,面色不善地阴沈著脸,让人会有随时跳下车去的错觉。我身边则是个头发很长的黑衣男子,一直紧闭双眼默默背诵著似乎是《启示录》中的句子。而对面的那个男人,从上车开始就一直呆滞地望著车棚顶……

我挪动了一下坐得发麻的双腿,微小的针刺一样的感觉慢慢从小腿蔓延上来。

忽然想起今天是个如此特别的日子,很久很久以前,它曾经以“**节”的名字诞生於人类文明之中。

雨声好像变小了,驾驶室内复杂难懂的交谈声得以透过玻璃传过来。那声音充盈著兴高采烈。但它不属於这车厢内任何一个人,它甚至不属於任何一个──人类。

当我们被带上这辆车的前一刻,我听见天空中那从四面八方的扩音设备中传来的陌生语言。

不久之後我知道了那句话的意思是:“人类的文明,至此终结。”

我们这一代人很少没有接触过科幻小说,NASA曾经还为了扩张影响力故意发布了一条挑逗全人类的预告,招致事後各方的口诛笔伐。我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样不否认茫茫宇宙中,某些生命存在的可能性。或许在想象中会是《黑衣人》里面小丑似的林林种种,当然也可能孕育出异形这样的**;要不就干脆还是几个显微镜下的单细胞。总之,去别人的地盘上发现点什麽比反著过来要好很多,那至少能证明一点,就是你有能力找到的它,而非它找到你。

因此,两个半个月前那个有著和煦阳光的午後,当我看见天空中无数银光闪闪的飞艇无限逼近地面,而想到我们自己的科学家还只是忙著和月亮火星套近乎的时候,我知道我们完了。

联he国这种东西,终於在这一时刻彻底证明了它的无用之处。zhengfu也成了在电视机和广播里声嘶力竭地疾呼著的符号,当所有传媒都被切断以後,也就没了踪影。俗话说患难见真情,果然到了要紧关头还是亲人最靠得住。至少在我失去意识前,陪伴我的是我的父母亲,而非电视机里心忧天下的人类楷模。

醒来之後就是和现在这些人在一起了,那时还被关押在城里的某个地方。我身上受了一些轻伤,据说是被高压的激光束波及到的。我见伤口都结了痂,也没有中毒的样子,也就由著它去。今天早晨突然有人过来,把我们这些个人统统揪上这辆汽车,然後就是一路颠簸至今。

听这几位车友兼囚友的经历,大抵和我的差不多,隆隆爆炸声中不知怎麽被打晕了,然後就被抓了来。过程懵懵懂懂,都说不太清。有关战争的现况,更是无从谈起。

但小道消息多少是有的,比如这次的入侵者大规模地杀人,比如他们把所有城市都烧了个遍,比如他们……

“再过半个小时就到目的地了,有几句话要交代你们。”

最靠近驾驶座的那个青年突然开了口。我记得他说过自己叫阿龙,穿了件黄色外套,看起来蛮瘦的,脸倒是很干净。

他并不是我们这群囚徒中的一员,早晨上了车就看见他已经坐在现在的位置上。现在听他的口气,似乎他是那边的人?

我突然很恶俗地想象了一下,应该叫他“人”奸吗?

其他人心思和我差不多,齐齐抬头盯著他,眼神中显然都带了几分鄙夷和厌恶,但也不至於电视里演的那样会拍案而起破口大骂什麽的。

当你真正面对叛徒的时候心中并没那麽多的愤怒,因为你没有自信,没有精力,甚至没有资格──成为俘虏首先就没有什麽说话权了。

在这做梦一样的几个月里,我想所有的人类都已经呆滞了。号称天下无敌的战机坦克,号称坚不可摧的导弹防御,在那些密集的激光炮之前轰然倒塌。随之破碎的,还有全人类那早已脆弱不堪的意志。

阿龙看了我们一会,下决心似的开了口:“我就直说吧,我们的目的地是军营。”

自古入营无善事,天外异种的军营,呵呵。

阿龙轻咳了声:“你们需要做的,是今晚上服侍他们。”

服侍?我脑中闪过多年前的某场战争,这不是个好字眼,此刻听起来更显荒谬。

明白人还是有几个的,脸色一下就变了,我对面的发呆男更是脱口而呼:“你是说要我们给那些怪物当军妓?”

一片死寂。

这个事实说出来不仅仅是恶心,更是诡异。听闻过现实中有些人喜欢搞什麽人shou交,但至少那些动物体内流的血液还是红色的;现在要让我们和一些压根不知道是什麽东西的东西做这样一件事情,我实在想不出能有什麽类似的比喻,只能说,老天的这个玩笑还真是开大了。

换位思考一下,那些天外来客究竟是什麽做的,怎麽就会有、就敢有这份兴致。

阿龙肯定是看清楚我们的表情了,却当作没看见,又说:“都那麽久了,你们多少知道他们吧?”

他口中的“他们”是指图尤人,也就是这些从天而降的太空入侵者。我确实是见过他们的模样。在我印象中,他们总体而言就像是浑身涂满了油漆的人类──外表上看起来和地球人毫无异样,只不过他们有墨绿色的皮肤和暗红的瞳孔。

据说图尤人和地球人的基因相似度无限趋近100%,在身体结构和行为习惯上几乎一模一样。

这让人难以置信──一个几千光年以外的生命系统会有著和地球高度相似的发展历程,这究竟是造物主的游戏之笔还是其中另有玄机?

据说,连他们自己都为此惊诧不已,并且全力研究著。

“其实,不要把他们想成是天上来的,只当作是非洲哪个原始丛林部落的话,就不会那麽奇怪了。”阿龙轻松地摆摆手,笑了一笑说,“而且我听他们说,地球早期的生命体是他们的祖先无心插柳留下的,我们和他们其实也算是远方血亲吧,哈哈……”

他是想竭力缓和气氛的,可惜那笑容里的强作欢颜太过明显。

阿龙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药瓶,递给身边最近的人:“你们分著吃了它吧,一人一颗。”

“这是什麽药?”肯定不是好东西,是女人的话,会怀疑这是避孕药吧。

“别担心,只是轻度兴奋剂……你们今晚……还是吃一些吧。”他淡淡地说。

近旁的一个男人忽然就不自主地发起抖来,低声呜咽著:“我要去死,让我去死好了……”

车厢里忽地就陷入了莫名的绝望,只有那个男人的低泣声像是来自地狱的声音,折磨著每个人的听觉神经。

“其实……只要不拂逆他们,就不会吃什麽苦,真的,他们其实还好的……”阿龙忽然急急地冒出一句,显然後续自己也没想好,说了一半戛然而止。欲盖弥彰的心虚,反倒令人更加惴惴不安。

似是恼於自己的笨嘴拙舌,他重重地拧了拧眉,叹了一口气。

忽然心里就对他少了几分抵触,我对他说:“谢谢你的忠告。”

他意外地看著我,隔了好久脸色才柔下来,微微笑著朝我点头:“应该的。”


02

(二)

身体猛然前倾,车子在一个急刹後停下了。还没从呆滞中反应过来,只听见外面一阵喧哗。紧接著车厢的大门被哗啦啦一声拉开,映入眼帘的是两个墨绿色的脑袋,朝我们粗鲁地吆喝著,不知道在说什麽。

阿龙站起来说:“到了,下车吧。”他急忙从最里面跑到口上,和那两个脑袋低声交流了几句,又转头和我们说:“他们说时间很紧,你们抓紧一点,下了车跟著我走,谁来搭讪都别理。”

时间很紧?我看是有太多人按捺不住吧?心里暗讽了一下,我还是跟著众人跳下了车。有几个人躲在最後不肯下去,被那两个兵爬上来朝脑袋上打了几巴掌,蛮横地揪了出去。

下了车发现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郊外的空气很好,已经很久没有闻到没有硝烟味的空气了。深吸了几口气,我觉得精神立马好了很多。一瞬间我产生了活著真好的错觉,浑然忘了接下来还有多麽痛苦的未来在等待我们。

阿龙清点人数完毕,领著我们朝营地深处走去,那两个绿脑袋端著武器,分於两侧随队而行。

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图尤人的军事设施,觉得很意外。一直觉得能够驾驶飞船过来的人,住的地方即使不是飘在半空的全反射防御罩什麽的,也应该是高度自动化的建筑。但眼前所见显然令我大失所望:我看见数排两层的临时楼房,就像灾区重建时那种板房差不了多少,至少粗粗看去是这样。营内空地上安放著他们的大型兵器,只有这个稍微有点外星人的样子了,和地球上的确实不太一样,应该是类似装甲车功能的武器。那灰色的炮膛里发射出来的应该就是毁灭人类的激光炮了……

一路上看到许多零散士兵开始向我们的队伍靠拢。我见过战场上戴面罩的图尤人,这麽多卸下了战时装备仅著便装的还是头一次见。他们的头发应该是红色的,但我也看到有些是紫色,都剪得极短,身高普遍在一米八零上下。因为直觉地把他们当成泼了油漆的人类,因此在容貌上颇难分辨,只能说感觉上更接近黄种人一些。

这些墨绿的脑袋不停地向我们围来,个个脸上挂著兴奋和跃跃欲试的神情,当真是如同饿了几天的人遇见一桌的美食,就差直接往上扑了。那眼神中毫不掩饰的欲意让同行的几个人经不住颤抖起来,胆小的已经泣不成声了。

“妈的,这些绿皮有神经病啊,想发泄不会找女人吗,找我们一帮大男人来干什麽!”说话的是那个黄头发,果然直到现在他依然不知恐惧为何物。

“图尤人在一万年前就已经同化了性别,整个星球上只有所谓的男人。”阿龙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所以你可以当成他们全部是同性恋。”

“靠,那怎麽生小孩,不都得断子绝孙了!”黄发夸张地张大嘴。

“他们的男子能够怀孕,只不过几率极低,这也是他们这次出兵的一个原因,他们的基因生殖性在逐渐弱化,想谋求一个更适合生存的地方。”

哈,原本我还以为他们是为了抓人类回去给他们生孩子才来的,不然人类真的可以集体去自杀了。

“那他们为什麽要我们做这种事?”我接下话头问阿龙。

“你知道他们打了多久的仗吗?来到地球之前已经连续不断打了两年。来到地球之後突然发现有个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民族,这些两年没发泄过的士兵会怎麽想,也不用我说了吧?一开始是零星事件,後来就是不成文的规矩了,这是安抚军心的好办法。历史书上不是有过先例吗?”阿龙微微地笑了,“而且无法怀孕的地球人,对他们来说,这似乎是唯一的作用了。”

黄发脸色有些变了,张了张嘴巴:“那之後呢?我们以後该不会就……”

这场战争,最初的激光巨炮之下就直接让三分之一的人灰飞烟灭,接下来的战争中又抹去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一难道都成了这个作用?

“杀戮似乎是停止了,他们的总部觉得留下这个数量的人刚刚好,还能随时做群体研究。”言外之意是像小白鼠一样养著,平时观测你们的生活,随时拿你们做各种实验。

阿龙这个回答有点答非所问,我准备再问一遍,结果他倒是马上回归了正题。

“在接待人员的选择上,图尤人似乎更偏好东亚人,可是这个区域的人在他们入侵时抵抗得最激烈,死掉的人最多,剩下的相对而言很少。”

东亚的价值观由古至今地惨烈,如今看来,到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呢。

“所以,该不会让我们一辈子当军妓吧。”我半开玩笑地对他说。

阿龙扯动嘴角,给了我一个难看的笑容,便不再说话。

把我们领到一个门口,押解我们的一个脑袋立刻跑进屋去打报告。不多时房间里走出几个人,为首的一个身材高大,气势也挺足,服饰上看出来应该是个军官。

阿龙走上前向他汇报,那人面无表情地听著,偶尔会朝我们瞥上几眼。一番交谈後,他们应该是达成了共识,几个下属士兵走过来塞给我们一人一块牌子,牌子上画著一个奇异的图案,我猜是他们的文字。

阿龙这时走过来对我们说:“这是你们的编号,现在我带你们去二楼,你们就进和牌子上相同编号的房间就行。”

没人回答他,冲著黑压压的枪口,倒是所有人都顺从地跟他去了。我们就像一群待宰的猪,明明知道前方是万丈深渊,却还是不得不一边痛苦地想象,一边无奈地被驱赶著前行。

那地方离得不远,几分锺就到了,二楼一字排开的房间灯火通明,迫不及待地等著我们入住。

大营内的广播不知何时一遍遍地重复著同样的内容,虽然我听不懂,但傻子都猜得到说的是什麽。由侧旁的楼梯上楼时,我瞥了眼外面,发现那里早已排起几十人的长龙,并且还在不断增加。无所谓如我这时也禁不住浑身汗毛直竖,看这架势明天谁还能活著出来啊?

上了二楼,阿龙依照编号把我们一个个送进各自的房间,我的房间碰巧是最後一个,等他把其他人解决後,最後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

站在门口粗粗扫了眼,地上铺著地毯,一张床,一张桌子,几把椅子,还有些看起来不知道是什麽,我猜想是娱乐设施的东西。桌上放了些吃的喝的,角落里似乎还有个卫生间。果然高科技不是盖的,虽说外表寒碜了些,里面可抵得上单身公寓了。

“刚才库长官说了尽量给你们安排好一点的环境,这样子还过得去吧?”还有点时间,阿龙和我闲扯起来。

“世界上所有的囚犯都会向往这里的。”我半开玩笑地说,“如果单纯只是把我们关在这里的话。”

阿龙脸上原本挂著微笑,听到後半句话时僵了一僵,有些尴尬地看了看外面,隔好久他迟疑著说:“库长官说了,会尽量在其他方面照顾你们的,只要你们尽力……呃,工作,军队士气高了也有你们的功劳。”

他大概也知道这话说出来有多麽荒谬和无耻,声音变得很小,眼睛也不敢看著我。我轻蔑地笑著,扯开话题说:“有件事我一直很好奇,你怎麽会说他们的语言的?”

图尤人进攻至今只有一个月,要在一个月内学会一种截然不同的语言,我不太相信世上有这种人存在。

“他们有

《兽人时代 by 阿琪(甜蜜生子)(18)》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兽人时代 by 阿琪(甜蜜生子)(18)》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