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人时代 by 阿琪(甜蜜生子)(11)

时间: 2016-01-10 22:09:08

【兽人时代 by 阿琪(甜蜜生子)(11)】小说在线阅读

兽人时代 by 阿琪(甜蜜生子)(11)


  威尔逊和埃索还在房间里,在培育室光芒亮起来的时候威尔逊就第一个跳了起来,埃索大步走向自控门按下紧急阀,可是一切被主脑控制的电子设备都像是失去了控制,彩色的光芒还在不停地闪烁,就像是在表达快乐的情绪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威尔逊暴躁的猛力一锤关的严严实实的控制门,然后紧接着又大力的锤了好几下,欧力克按住他道“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联系一下军部吧。”
  威尔逊拿出联络器按下密码,过了很久都没有反应,他忍不住又要把联络器摔在地上,被埃索制止住了。
  “嘿,你一向是最沉稳的,怎么这次这么沉不住气?别忘了席也在里面,和他在一起。”
  威尔逊深深的呼吸了几下,正要再次拨联络器,又有一个人疾风般的冲了进来。
  雷诺斯风尘仆仆的走进来,身上都是汗水,极其狼狈,他在宣辞不见了之后几乎翻遍了整个A区,在接到信息之后又用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尽管许久没有休息,可是雷诺斯看不出一点疲惫的样子,眼睛凛冽的惊人,在注意到培育室的异状之后,雷诺斯声音低下去,带着一股危险的意味“辞呢?”
  其他的三个兽人都没有说话,还是洛尔斯在欧力克的身后开了口“他……他自己好奇要去培育室看看的,我们不知……”
  “哐!——”
  巨响,愣怔的几个人回过神就看到据说是坚固的连光能枪都轰不开的机械门被撞出了一个凹陷,雷诺斯面无表情的甩掉手掌上的血迹,肌肉绷紧,又一次的给了机械门一个重击,然后在其他人难以回神的几十秒,雷诺斯已经带着满手的鲜血大步的走进了培育室。
  威尔逊看着被破坏的成了一堆废铁的机械门,嘴角勾起一抹苦笑,他知道,在这个人面前,自己是绝对没有胜算的。
  收敛了心底的怅然,威尔逊拿起联络器按下按钮,等待了几分钟后,终于有人回应了。
  “乔森将军,我是威尔逊上将,这里有紧急情况需要和你报告。”
  “……你等一下。”
  乔森将军声音顿了顿,冲着正在开会的众人做了一个手势,然后到会议室外面继续道“有什么事?”
  “A区003号实验基地发生特殊事件,主脑似乎……要表达什么情绪。”
  乔森将军听到这句话一怔,脸色也变得诡异起来,慢慢的开口道“表达情绪?”
  “是的,所有电子设备都处于瘫痪状态,而且有彩色的光从培育室传出来。”
  乔森将军沉默许久,终于道“有人擅入培育室了,对不对?”
  威尔逊抿起唇,还是不想把宣辞透露出来“抱歉将军,是我的失误。”
  “是谁?”
  “将军,我们并不……”
  “威尔逊上将,不要欺骗,”乔森将军打断他的话“我现在以卡列第一执行长的身份命令你告诉我,是谁?”
  “……宣辞。”威尔逊咬着牙吐出来两个字“可是将军听我解释,他不是故意……”
  “我知道了,你不用再说了。”乔森将军的声音听不出喜怒“我会派人处理这件事的,在这之前,不要妄动。”
  乔森将军匆匆的撂下联络器,大步走进还在紧密讨论的会议室,脸上却带着一丝莫测的笑意,他在椅子上坐下来,手指敲了敲桌面,会议室里的声音慢慢的消失了。
  乔森将军脸上的笑意扩大“老伙计们,我们找到了。”
  会议室诡异的静默了两秒,然后爆发出巨大的呼声,乔森哈哈大笑“卡鲁!科默!这次的任务交给你们,一定要誓死保护好对方!”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尽管不知道要保护的是什么人,可是两个士兵还是严肃而认真的敬了军礼,大声道“是!”
  乔森将军笑眯眯的样子“别紧张,尽管很棘手,可是我保证,你们会喜欢这个任务的。”
  卡鲁和科默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苦笑,这样充满麻烦的任务,他们可不认为自己会喜欢。
  罗卡将军靠在椅子上,手指摩挲着脸上的伤疤,紧绷的神经也慢慢的放松下来“上一次的人选都是几百年前了吧?你是怎么找到这次的人选的?还是竞技大会?”
  “哦,当然不,如果是竞技大会的话我想疾风星球的人在这里住上一百年都走不了了,”乔森将军笑着摇头“因为,这次的主脑口味变了啊。”
  罗卡将军露出一个不解的表情,乔森却不再解释了。
  宣辞此时还不知道这个巧合会让自己平静的生活发生多大的变化,他头昏昏沉沉的,可是还是可以感觉的到源源不断的喜悦和亲近的情绪传过来,连带着孤独许久的委屈,让自己忍不住想要去安慰。
  他只知道自己的手是放在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物体上,可是外面的人进来时看到的,却是神迹一样不可思议的画面。
  从未在卡列绽放的白色小花,围绕着宣辞慢慢的蔓延开来,那样柔软温弱茕茕盈盈的样子,像极了宣辞羞涩笑起来的模样,尤其是在宣辞的身边,这样子的花朵开得尤其繁盛,雷诺斯站在培育室入口处,抬起的脚还是慢慢的放回了原处。
  谁都没有办法去破坏这样美丽的近乎幻境的画面。
  雷诺斯手上的血滴落在地上,滑下花朵白色娇嫩的花瓣,然后宣辞像是被什么惊醒了一样,蓦地回过头来,一瞬间,所有的白色不知名小花全部烟一般的消失无踪了。
  宣辞看着站在不远处的雷诺斯,黑色晶亮的眼睛里沁满了喜悦的光“雷!”
  雷诺斯大步的走过去,一把把纤细的人儿紧紧拥进怀里,低低的在对方耳边道“对不起,辞。”
  宣辞不解的仰起头,刚想说什么,眼睛却蓦地睁大“雷,怎么会有血?!”

  第 26 章

  雷诺斯的手被宣辞包成了一个大粽子,平时对于雷诺斯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的伤口在宣辞几乎掉眼泪的情况下被无比重视起来,就是这样,宣辞还一直小心翼翼的对着雷诺斯的伤口吹气,不停的询问“还痛不痛?要不要再上一些药?”。
  雷诺斯眼光很温柔,用没有受伤的手掌摩挲着宣辞的头顶,语气认真“没事的辞,不要担心。”
  宣辞抿着唇不说话了,尽管他还不是很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在看到培育室被弄得稀烂的门也有所觉了,总之一句话,又是自己惹得麻烦。
  小小的白皙柔嫩的手掌抱住雷诺斯的大手,宣辞手尤其的小,两只手一起也包不住雷诺斯的一只,更何况一个白嫩一个黝黑,交握在一起的时候尤其的扎眼,一边的几个人眼光不时的就会扫过去。
  威尔逊走过来的时候眼睛在宣辞和雷诺斯交缠在一起的手上停了几秒,然后若无其事的开口道“乔森将军已经派人过来了,宣辞的通用语课程暂时结束,要马上回到军部。”
  宣辞紧张的不得了的抓紧了雷诺斯的手臂,小小声怯怯的问道“雷,是不是因为我弄坏了培育室,所以将军生气了?”
  “不管你的事,那是我弄坏的。”
  知道雷诺斯指的是那个被敲坏的门,宣辞摇摇头,声音很低很低“不是,要不是我非要进去看看里面是什么样子的,培育室也不会被毁……”
  小人儿的语气里满是自责,雷诺斯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只能重复道“不是你的错。”然后手臂环住宣辞的肩,让对方偎进自己的怀里缩成一小团。
  军部派来的飞船很快就赶到了,雷诺斯、威尔逊陪着宣辞上船,埃索和欧力克他们因为不是军队的人所以不能跟着去,宣辞一一的道了别之后,很是低落的走进去,席在后面抻着脖子看,然后咬牙赌咒“我一定也会成为一个将军的!”
  威尔逊走到欧力克的身边道“抱歉,这次不能再留下了,你和洛尔斯的伴侣仪式可能没有办法参加了。”
  欧力克微微一笑,洛尔斯显得很是紧张的看着他,欧力克也侧过头看了洛尔斯一眼才对着威尔逊道“你是我的好朋友,你不在我怎么可以举行仪式?放心吧,我会等着的。”
  洛尔斯眼光迅速的暗淡下去,威尔逊只是点了一下头,然后也走进了飞船里,飞船起飞,慢慢消失在天际。
  到达基地的时候宣辞已经趴在雷诺斯的身上睡熟了,随着轻不可闻的呼吸,露在外面的一小截白皙的脖颈微微的颤动,气息间似乎带了花朵一般清新的味道,似乎就是那时候在培育室开放的白色花朵一样的香气。
  降落时候的震动让雷诺斯皱起了眉,看到宣辞没有被惊醒才又舒展开来,威尔逊无声的走过来,声音压得极低“走吧,将军已经在等了。”
  雷诺斯点点头,用披风小心的把宣辞包裹住抱起来,让他伏在自己怀里继续睡。
  等在机舱外面的是卡鲁和科默,在看到跟在威尔逊身后的雷诺斯时,两人的脸色明显的一垮,随即严肃的敬了个军礼大声报道“第十一集团——唔!”
  两个人的嘴被威尔逊一手一个捂住,威尔逊神色略带不安的往后看了一眼,果然,被声音惊到的“团团”动了动,然后是听起来软软糯糯的迷糊声音“雷?到了哪里了?”
  雷诺斯温柔的拍抚着怀里的人,声音低沉“继续睡,到了我会叫醒你的。”
  那一团又微微的动了动,然后顺从安心的偎在雷诺斯身上再次入睡了。
  卡鲁科默和威尔逊同时做了一个松口气的表情。
  卡鲁用最低的声音急匆匆的道“将军已经等了很久了,请跟我来,雷诺斯先生。”
  卡鲁在宣辞刚刚来到基地的时候见过雷诺斯几次,自然的认为这次的任务对象就是他,可是……这家伙这么强还需要我们保护吗?
  “不是他。”
  威尔逊否定道,眼光落在雷诺斯的怀里“是非兽人。”
  非……非兽人?
  卡鲁明显反应不过来,科默这个精明的家伙也是难得的一脸茫然“主脑上一次……”
  说到一半科默就想起来乔森将军那句莫名其妙的话——“主脑的口味变了。”
  所以这一次选了和上一次完全不同的非兽人?听声音……还是一个自然雌性?
  科默咽了咽口水。
  “怪不得……怪不得将军说我们一定会喜欢这个任务的……”卡鲁脸色诡异的兴奋中有点发苦,眼角飞快的扫过雷诺斯怀里的那一团。
  可是,如果这个非兽人没有保护人的话,他们会更加高兴的。
  不止卡鲁和科默无奈,乔森将军此时也是极其头疼的样子,面前的光屏上的人就是他此时头疼的对象。
  相较于卡列兽人的粗犷野性,此时正和乔森将军说话的人明显要更温文一点,可是说的话却不似他外表那样温和无害。
  “乔森将军,按照规矩,这一次卡列主脑已经选出了人选,那么我们疾风星的世袭者也可以和他先来一场友谊赛,我觉得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风幕殿下,主脑每一次的人选所加持的能力都是不一样的,上一次是武力,但并不代表……”
  “兽人就是强者为王不是吗?”风幕打断乔森的话继续道“上一次我们也许技不如人,输了也无可厚非,这一次希望将军也不要再有托词。”
  乔森苦笑,如果这一次的也是兽人那么他也不会这么愁了。
  “还有,”风幕王子很礼仪的笑了“这样也可以表现出我们疾风星的兽人也许要更加适合自然雌性,您说是吗?”
  “我们会尽快前往卡列,麻烦将军再次招待了。”
  风幕说完就中断了通话,光屏闪了闪变成了黑色,乔森叹口气靠在椅子上,手掌摸了摸面前的控制板,摇头道“这一次为什么要选一个非兽人呢?真是奇怪啊……”
  不止奇怪,而且还是前所未有的麻烦。

  第 27 章

  宣辞睡醒的时候,乔森将军已经等了很久了,宣辞原本以为这次惹了这么大的祸,就算没有处罚被训斥一顿也是免不了的,可是等到雷诺斯带着他去见乔森将军的时候,兽人将军倒是比以前对他笑的还要和善。
  雷诺斯安慰的轻轻捏了捏宣辞的手,乔森将军笑道“辞,不要紧张,这次还需要你帮忙的。”
  乔森站起身走到宣辞身边,道“跟我来吧。”
  雷诺斯皱了下眉,十分不情愿的松开了一直握着的宣辞的手,宣辞在他放开手的一瞬间攥住了雷诺斯的袖子,小动物一样紧张的看着他,雷诺斯心里一软,摸摸宣辞的头道“我在这里,别怕。”
  宣辞看了看还在等着他的乔森将军,知道雷诺斯真的不能陪着自己一起去,只好咬着唇放开了手,胆战心惊的跟在乔森将军后面往不知道什么地方走,走了很久的样子,乔森将军停下来的时候宣辞才发现,面前是一个巨大的电子门,乔森冲着他笑了一下,道“去吧,辞,这里我也进不去的。”
  宣辞不知道对方要自己做什么,茫然的往前走了两步,电子门像是感应到了一样,在宣辞靠近的一瞬间缓缓打开,宣辞不安的看了乔森将军一眼,乔森将军冲他点头道“进去吧。”
  没办法,现在没有雷诺斯可以撒娇耍赖,乔森将军也不是可以耍赖的对象,宣辞腿都开始发抖了,心里无比的恐惧,一个劲的胡思乱想。
  难道这是他惹了麻烦的惩罚?关禁闭吗?里面是不是什么都没有?要关他多久?……
  宣辞打了个哆嗦,想到曾经又一次自己被捉弄关在学校的厕所里,黑漆漆的房子里只有他一个,空荡荡的传来渗人的水声……
  那时候他就有了幽闭恐惧症,从来都不坐电梯,晚上睡觉的时候一定会打着一盏台灯,那样也会害怕的甚至整夜失眠,他真的不想进去。
  宣辞手指紧紧的攥着,还是缓缓的走了进去。
  门在他背后慢慢的关上了,宣辞一个哆嗦,几乎忍不住要扑回去大叫“放我出去”,可是还没等他再发展一下这样崩溃的情绪,像是感应到了他的恐惧一样,原本还昏暗的房间一下子大亮,陡然而来的亮光让宣辞忍不住眯了眼。
  适应了光线后,宣辞终于可以看清门后面的这个空间了,他惊得抽了一口气。
  宣辞来到卡列时间不算短,虽然出门的次数非常少,可是也隐隐的感觉到卡列的自然状态很奇怪,他满眼看到的都是机械,机械的高楼机械的地面机械的飞艇……还有机械的花园。
  包括用来被观赏的花朵,都是电子制品,能够感应光线,在阳关照射的时候开放,在夜晚的时候闭合。
  一句话,卡列看不到绿色……也看不到红色黄色粉色彩色的花。
  宣辞曾经也问过加米儿,加米儿耸肩解释道“自然植物?那是比自然雌性还要稀少的东西好不?都在监控严密的培育室里保护着呢。”
  在卡列,自然雌性是珍宝,自然植物就是希望。
  而现在,宣辞看到的景象,在卡列可以被称为奇景了。
  这是一个花园,虽然比起以前在地球上看到的花展啊什么的要单调的多,开放的只是最简单的小花,还都是白色的,可是嫩色的草叶,干净的溪水,甚至是鸟鸣,都让宣辞有一种久违了的生机勃勃的感觉。
  正在宣辞贪婪的望着眼前的一切的时候,肩膀上却传来小心翼翼的触感,就像是有人在小心的拍他的肩膀一样。
  宣辞反射性的回头,然后短促的惊叫了一声站在原地僵住了,对方好像也被吓到了,同样僵在半空住,维持着刚刚碰触宣辞的样子。
  那是一截像是电缆一样的东西,不过是自己会动的电缆。
  过了许久,那截电缆小心的动了动,宣辞又抽了一口气,然后电缆再次僵住,像是小孩子一样的人性化动作让宣辞稍稍放松了下来,眼光也由一开始的恐惧变得带了好奇。
  “你……你在叫我吗?”
  宣辞似乎可以听得到有人模糊的和他说话的声音,和那时候在003培育基地时候一样的声音,不由试探的问道,然后就看到那截电线像是高兴的扭了几下。
  宣辞心慢慢的放回原位,他能感应到对方渴望又不敢靠近的情绪,宣辞抿了抿唇“这里很漂亮。”
  电线更加高兴了,要是可以的话宣辞觉得就是用手舞足蹈这个词形容也不为过,扭完了,电线试探的靠近了宣辞一些,宣辞身体微微的僵住,可是没有躲开,电线又小心翼翼的靠的更近了。
  终于碰触到宣辞的手的时候,一瞬间传过来的喜悦让宣辞嘴角也忍不住弯了起来,看着电线孩子一样的在自己手心里蹭来蹭去,宣辞也试探的用另外一只手碰了碰对方。

【兽人时代 by 阿琪(甜蜜生子)(11)】(本页完)

《兽人时代 by 阿琪(甜蜜生子)(11)》上一篇

末日之后 by 刁民/由拳刁民(科幻世界)--预览


天外来客入侵之后,以俘虏的身份,

“我”被带进了侵略者的军营,

只是未来远没有我想象的简单。

日光之下,依然皆为旧事。
01

全文:

天塌地陷的这一天
自己孑然一身
颠沛流离
伤痕累累
因缘啼笑
俱为浮华
日光之下皆旧事
匪夷所思,似曾相识
看不到眼前的路通向何方
也不知明日的光照耀何处
不管这个世界变得怎样
我所能守护的仅有
自己这颗跳动的心
末日之後
是毁灭
还是新生

2月14日 星期四 雨

坐在军用卡车的车厢中,背靠罩著厚重帆布的车架,一路颠簸让後背皮肤被摩擦得有些微微发痛。稍微侧过头,透过绳孔,隐约可以看见车子外面的景象。

天空还是阴云密布,已经连续好多天这幅死样活气的光景。空气中弥漫著硝磺的味道,整个视线都灰蒙蒙的,笼罩著呛人的浓雾。夜幕马上要降临了,这层散著蓝色的薄雾有著渐渐加深的趋势。

雨还在一直下,哗哗的声音漫布所及之处,砸到眼前的硬质布料上,发出一连串的劈里啪啦,如同弹壳落地的铿锵。

地上水网密织,沟壑泥泞,一条条蜿蜒的细流像遍布的神经,汇到低洼处成了一个个水潭,反射著天空的暗色,斑斑驳驳的。

暴雨冲刷下,较高的路基倒是被冲得干净了些,难得露出些微原本暗青色的柏油路面,只是被车轮碾过的泥水一溅,立刻又没了踪迹。

大约在傍晚时分,视野中就已经基本见不到什麽大型建筑。相较於上午看见的连绵不绝的高楼残骸,此刻偶尔入目的几堵断墙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从这情势上来判断,车子已经驶离了市区,进入了郊区一带。

想来也是,如今所谓的市区只剩下一眼望不到头的断壁残垣,除了破裂的混凝土就是发臭的死尸,整个城市想找到一个能下脚的地方都不可能,呆在那里能做什麽?

所以,把我们这样的“有幸不死”的人带出城区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如今,只要能见到泥土的地方,怎样都比堆满焦炭的废墟来得好。

多值得讽刺啊,曾自诩为文明产物的地方,当它毁灭之後竟会沦落到一文不值的地步。就像一个高档的古董花瓶,当它破碎之後,甚至不如乞丐的一个讨饭碗。

同车的还有十二个人,我目测了一下。车厢最靠外的是对双胞胎兄弟,抱在一起已经低声啜泣了一路。他们对面是个染了黄色头发的年轻人,面色不善地阴沈著脸,让人会有随时跳下车去的错觉。我身边则是个头发很长的黑衣男子,一直紧闭双眼默默背诵著似乎是《启示录》中的句子。而对面的那个男人,从上车开始就一直呆滞地望著车棚顶……

我挪动了一下坐得发麻的双腿,微小的针刺一样的感觉慢慢从小腿蔓延上来。

忽然想起今天是个如此特别的日子,很久很久以前,它曾经以“**节”的名字诞生於人类文明之中。

雨声好像变小了,驾驶室内复杂难懂的交谈声得以透过玻璃传过来。那声音充盈著兴高采烈。但它不属於这车厢内任何一个人,它甚至不属於任何一个──人类。

当我们被带上这辆车的前一刻,我听见天空中那从四面八方的扩音设备中传来的陌生语言。

不久之後我知道了那句话的意思是:“人类的文明,至此终结。”

我们这一代人很少没有接触过科幻小说,NASA曾经还为了扩张影响力故意发布了一条挑逗全人类的预告,招致事後各方的口诛笔伐。我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样不否认茫茫宇宙中,某些生命存在的可能性。或许在想象中会是《黑衣人》里面小丑似的林林种种,当然也可能孕育出异形这样的**;要不就干脆还是几个显微镜下的单细胞。总之,去别人的地盘上发现点什麽比反著过来要好很多,那至少能证明一点,就是你有能力找到的它,而非它找到你。

因此,两个半个月前那个有著和煦阳光的午後,当我看见天空中无数银光闪闪的飞艇无限逼近地面,而想到我们自己的科学家还只是忙著和月亮火星套近乎的时候,我知道我们完了。

联he国这种东西,终於在这一时刻彻底证明了它的无用之处。zhengfu也成了在电视机和广播里声嘶力竭地疾呼著的符号,当所有传媒都被切断以後,也就没了踪影。俗话说患难见真情,果然到了要紧关头还是亲人最靠得住。至少在我失去意识前,陪伴我的是我的父母亲,而非电视机里心忧天下的人类楷模。

醒来之後就是和现在这些人在一起了,那时还被关押在城里的某个地方。我身上受了一些轻伤,据说是被高压的激光束波及到的。我见伤口都结了痂,也没有中毒的样子,也就由著它去。今天早晨突然有人过来,把我们这些个人统统揪上这辆汽车,然後就是一路颠簸至今。

听这几位车友兼囚友的经历,大抵和我的差不多,隆隆爆炸声中不知怎麽被打晕了,然後就被抓了来。过程懵懵懂懂,都说不太清。有关战争的现况,更是无从谈起。

但小道消息多少是有的,比如这次的入侵者大规模地杀人,比如他们把所有城市都烧了个遍,比如他们……

“再过半个小时就到目的地了,有几句话要交代你们。”

最靠近驾驶座的那个青年突然开了口。我记得他说过自己叫阿龙,穿了件黄色外套,看起来蛮瘦的,脸倒是很干净。

他并不是我们这群囚徒中的一员,早晨上了车就看见他已经坐在现在的位置上。现在听他的口气,似乎他是那边的人?

我突然很恶俗地想象了一下,应该叫他“人”奸吗?

其他人心思和我差不多,齐齐抬头盯著他,眼神中显然都带了几分鄙夷和厌恶,但也不至於电视里演的那样会拍案而起破口大骂什麽的。

当你真正面对叛徒的时候心中并没那麽多的愤怒,因为你没有自信,没有精力,甚至没有资格──成为俘虏首先就没有什麽说话权了。

在这做梦一样的几个月里,我想所有的人类都已经呆滞了。号称天下无敌的战机坦克,号称坚不可摧的导弹防御,在那些密集的激光炮之前轰然倒塌。随之破碎的,还有全人类那早已脆弱不堪的意志。

阿龙看了我们一会,下决心似的开了口:“我就直说吧,我们的目的地是军营。”

自古入营无善事,天外异种的军营,呵呵。

阿龙轻咳了声:“你们需要做的,是今晚上服侍他们。”

服侍?我脑中闪过多年前的某场战争,这不是个好字眼,此刻听起来更显荒谬。

明白人还是有几个的,脸色一下就变了,我对面的发呆男更是脱口而呼:“你是说要我们给那些怪物当军妓?”

一片死寂。

这个事实说出来不仅仅是恶心,更是诡异。听闻过现实中有些人喜欢搞什麽人shou交,但至少那些动物体内流的血液还是红色的;现在要让我们和一些压根不知道是什麽东西的东西做这样一件事情,我实在想不出能有什麽类似的比喻,只能说,老天的这个玩笑还真是开大了。

换位思考一下,那些天外来客究竟是什麽做的,怎麽就会有、就敢有这份兴致。

阿龙肯定是看清楚我们的表情了,却当作没看见,又说:“都那麽久了,你们多少知道他们吧?”

他口中的“他们”是指图尤人,也就是这些从天而降的太空入侵者。我确实是见过他们的模样。在我印象中,他们总体而言就像是浑身涂满了油漆的人类──外表上看起来和地球人毫无异样,只不过他们有墨绿色的皮肤和暗红的瞳孔。

据说图尤人和地球人的基因相似度无限趋近100%,在身体结构和行为习惯上几乎一模一样。

这让人难以置信──一个几千光年以外的生命系统会有著和地球高度相似的发展历程,这究竟是造物主的游戏之笔还是其中另有玄机?

据说,连他们自己都为此惊诧不已,并且全力研究著。

“其实,不要把他们想成是天上来的,只当作是非洲哪个原始丛林部落的话,就不会那麽奇怪了。”阿龙轻松地摆摆手,笑了一笑说,“而且我听他们说,地球早期的生命体是他们的祖先无心插柳留下的,我们和他们其实也算是远方血亲吧,哈哈……”

他是想竭力缓和气氛的,可惜那笑容里的强作欢颜太过明显。

阿龙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药瓶,递给身边最近的人:“你们分著吃了它吧,一人一颗。”

“这是什麽药?”肯定不是好东西,是女人的话,会怀疑这是避孕药吧。

“别担心,只是轻度兴奋剂……你们今晚……还是吃一些吧。”他淡淡地说。

近旁的一个男人忽然就不自主地发起抖来,低声呜咽著:“我要去死,让我去死好了……”

车厢里忽地就陷入了莫名的绝望,只有那个男人的低泣声像是来自地狱的声音,折磨著每个人的听觉神经。

“其实……只要不拂逆他们,就不会吃什麽苦,真的,他们其实还好的……”阿龙忽然急急地冒出一句,显然後续自己也没想好,说了一半戛然而止。欲盖弥彰的心虚,反倒令人更加惴惴不安。

似是恼於自己的笨嘴拙舌,他重重地拧了拧眉,叹了一口气。

忽然心里就对他少了几分抵触,我对他说:“谢谢你的忠告。”

他意外地看著我,隔了好久脸色才柔下来,微微笑著朝我点头:“应该的。”


02

(二)

身体猛然前倾,车子在一个急刹後停下了。还没从呆滞中反应过来,只听见外面一阵喧哗。紧接著车厢的大门被哗啦啦一声拉开,映入眼帘的是两个墨绿色的脑袋,朝我们粗鲁地吆喝著,不知道在说什麽。

阿龙站起来说:“到了,下车吧。”他急忙从最里面跑到口上,和那两个脑袋低声交流了几句,又转头和我们说:“他们说时间很紧,你们抓紧一点,下了车跟著我走,谁来搭讪都别理。”

时间很紧?我看是有太多人按捺不住吧?心里暗讽了一下,我还是跟著众人跳下了车。有几个人躲在最後不肯下去,被那两个兵爬上来朝脑袋上打了几巴掌,蛮横地揪了出去。

下了车发现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郊外的空气很好,已经很久没有闻到没有硝烟味的空气了。深吸了几口气,我觉得精神立马好了很多。一瞬间我产生了活著真好的错觉,浑然忘了接下来还有多麽痛苦的未来在等待我们。

阿龙清点人数完毕,领著我们朝营地深处走去,那两个绿脑袋端著武器,分於两侧随队而行。

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图尤人的军事设施,觉得很意外。一直觉得能够驾驶飞船过来的人,住的地方即使不是飘在半空的全反射防御罩什麽的,也应该是高度自动化的建筑。但眼前所见显然令我大失所望:我看见数排两层的临时楼房,就像灾区重建时那种板房差不了多少,至少粗粗看去是这样。营内空地上安放著他们的大型兵器,只有这个稍微有点外星人的样子了,和地球上的确实不太一样,应该是类似装甲车功能的武器。那灰色的炮膛里发射出来的应该就是毁灭人类的激光炮了……

一路上看到许多零散士兵开始向我们的队伍靠拢。我见过战场上戴面罩的图尤人,这麽多卸下了战时装备仅著便装的还是头一次见。他们的头发应该是红色的,但我也看到有些是紫色,都剪得极短,身高普遍在一米八零上下。因为直觉地把他们当成泼了油漆的人类,因此在容貌上颇难分辨,只能说感觉上更接近黄种人一些。

这些墨绿的脑袋不停地向我们围来,个个脸上挂著兴奋和跃跃欲试的神情,当真是如同饿了几天的人遇见一桌的美食,就差直接往上扑了。那眼神中毫不掩饰的欲意让同行的几个人经不住颤抖起来,胆小的已经泣不成声了。

“妈的,这些绿皮有神经病啊,想发泄不会找女人吗,找我们一帮大男人来干什麽!”说话的是那个黄头发,果然直到现在他依然不知恐惧为何物。

“图尤人在一万年前就已经同化了性别,整个星球上只有所谓的男人。”阿龙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所以你可以当成他们全部是同性恋。”

“靠,那怎麽生小孩,不都得断子绝孙了!”黄发夸张地张大嘴。

“他们的男子能够怀孕,只不过几率极低,这也是他们这次出兵的一个原因,他们的基因生殖性在逐渐弱化,想谋求一个更适合生存的地方。”

哈,原本我还以为他们是为了抓人类回去给他们生孩子才来的,不然人类真的可以集体去自杀了。

“那他们为什麽要我们做这种事?”我接下话头问阿龙。

“你知道他们打了多久的仗吗?来到地球之前已经连续不断打了两年。来到地球之後突然发现有个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民族,这些两年没发泄过的士兵会怎麽想,也不用我说了吧?一开始是零星事件,後来就是不成文的规矩了,这是安抚军心的好办法。历史书上不是有过先例吗?”阿龙微微地笑了,“而且无法怀孕的地球人,对他们来说,这似乎是唯一的作用了。”

黄发脸色有些变了,张了张嘴巴:“那之後呢?我们以後该不会就……”

这场战争,最初的激光巨炮之下就直接让三分之一的人灰飞烟灭,接下来的战争中又抹去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一难道都成了这个作用?

“杀戮似乎是停止了,他们的总部觉得留下这个数量的人刚刚好,还能随时做群体研究。”言外之意是像小白鼠一样养著,平时观测你们的生活,随时拿你们做各种实验。

阿龙这个回答有点答非所问,我准备再问一遍,结果他倒是马上回归了正题。

“在接待人员的选择上,图尤人似乎更偏好东亚人,可是这个区域的人在他们入侵时抵抗得最激烈,死掉的人最多,剩下的相对而言很少。”

东亚的价值观由古至今地惨烈,如今看来,到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呢。

“所以,该不会让我们一辈子当军妓吧。”我半开玩笑地对他说。

阿龙扯动嘴角,给了我一个难看的笑容,便不再说话。

把我们领到一个门口,押解我们的一个脑袋立刻跑进屋去打报告。不多时房间里走出几个人,为首的一个身材高大,气势也挺足,服饰上看出来应该是个军官。

阿龙走上前向他汇报,那人面无表情地听著,偶尔会朝我们瞥上几眼。一番交谈後,他们应该是达成了共识,几个下属士兵走过来塞给我们一人一块牌子,牌子上画著一个奇异的图案,我猜是他们的文字。

阿龙这时走过来对我们说:“这是你们的编号,现在我带你们去二楼,你们就进和牌子上相同编号的房间就行。”

没人回答他,冲著黑压压的枪口,倒是所有人都顺从地跟他去了。我们就像一群待宰的猪,明明知道前方是万丈深渊,却还是不得不一边痛苦地想象,一边无奈地被驱赶著前行。

那地方离得不远,几分锺就到了,二楼一字排开的房间灯火通明,迫不及待地等著我们入住。

大营内的广播不知何时一遍遍地重复著同样的内容,虽然我听不懂,但傻子都猜得到说的是什麽。由侧旁的楼梯上楼时,我瞥了眼外面,发现那里早已排起几十人的长龙,并且还在不断增加。无所谓如我这时也禁不住浑身汗毛直竖,看这架势明天谁还能活著出来啊?

上了二楼,阿龙依照编号把我们一个个送进各自的房间,我的房间碰巧是最後一个,等他把其他人解决後,最後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

站在门口粗粗扫了眼,地上铺著地毯,一张床,一张桌子,几把椅子,还有些看起来不知道是什麽,我猜想是娱乐设施的东西。桌上放了些吃的喝的,角落里似乎还有个卫生间。果然高科技不是盖的,虽说外表寒碜了些,里面可抵得上单身公寓了。

“刚才库长官说了尽量给你们安排好一点的环境,这样子还过得去吧?”还有点时间,阿龙和我闲扯起来。

“世界上所有的囚犯都会向往这里的。”我半开玩笑地说,“如果单纯只是把我们关在这里的话。”

阿龙脸上原本挂著微笑,听到後半句话时僵了一僵,有些尴尬地看了看外面,隔好久他迟疑著说:“库长官说了,会尽量在其他方面照顾你们的,只要你们尽力……呃,工作,军队士气高了也有你们的功劳。”

他大概也知道这话说出来有多麽荒谬和无耻,声音变得很小,眼睛也不敢看著我。我轻蔑地笑著,扯开话题说:“有件事我一直很好奇,你怎麽会说他们的语言的?”

图尤人进攻至今只有一个月,要在一个月内学会一种截然不同的语言,我不太相信世上有这种人存在。

“他们有

《兽人时代 by 阿琪(甜蜜生子)(11)》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兽人时代 by 阿琪(甜蜜生子)(11)》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