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是怪物 by 人生若初(重生/玄幻)(上)

时间: 2016-01-10 14:07:52

【儿子是怪物 by 人生若初(重生/玄幻)(上)】小说在线阅读

儿子是怪物 by 人生若初(重生/玄幻)(上)


三流歌手重生在未来世界,歌声居然带着异能,好吧,这下总算是可以大紫大红了,但是为什么,含辛茹苦养大的孩子居然是——怪物!!!!


1、重生未来世界

  琴生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脑袋痛得不行,想到昨天的金曲奖颁奖典礼,有一种还不如就这样醉死了算了的感觉,反正自从爸妈去世之后,也没有人能真正的惦记着自己了,明明是他原创的歌曲,最后公司却给了那个花瓶来唱,虽然知道现在偶像更加有市场,但这样子的生活未免太过窝囊了一些,可是琴生没有办法,要是不拿出来的话,他或许连日常生活都维持不了了。
  
  琴生之所以叫做琴生却不是众人以为的是艺名,他的祖上是给皇帝弹琴的琴师,因为技术高操被赐给了琴姓,他爹妈一辈子的泥巴人却给了儿子一个极端文艺的名字,进了演艺圈之后,这个名字却成了他的魔咒,没有人愿意看到这样一个给人幻想的名字,背负的人物却长着一张大众脸,扔进人群都看不见的家伙。
  
  演艺圈不怕你嚣张不怕你搞特殊,就怕你一点儿特色都没有,琴生有好的嗓子好的创作好的乐感,却没有一张可以让观众记住的脸,公司尝试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彻底的放弃了,慢慢的将他的曲子给其他的艺人演唱,琴生不是没有反抗过,但在现实面前他又能做些什么。
  
  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大大喘了口气,琴生撑起半个身子习惯了一下才踏下床,觉得眼前一直发晕,居然连自己的房间都不认得了,不由苦笑了一下,即使到了这样的地步,他还是想要坚持一下,再熬上几年能不能有出头之日,或许真的有一天那些听众会发现自己的好处呢。
  
  大大叹了口气,要不是昨天实在苦闷的话也不会喝这么多酒,毕竟酒精对嗓子也不好,感觉喉咙一直干涩的难受,琴生伸手去拿床头柜上的水杯,却猛地拿了一个空,他奇怪的看过去,却猛地的看见自己的床头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不,这里根本就不是他的房间,他七八百块钱租来的房子虽然小,但也被打理的整整齐齐的,哪像这里简直跟狗窝有的一拼了。
  
  琴生猛地站起身四处打量起来,说狗窝还抬举了这个地方,看看床上的被单枕巾,黑乎乎的也不知道多久没洗,细细一闻还有异样的味道,想到刚才自己就是睡在这样的床铺上头,琴生差点没有吐出来,宿醉的恶心让人更加难受,难道他昨天喝醉之后被人带回家了,但是不应该啊,圈里头也没有好到这般的朋友。
  
  琴生看了看床边摊的满地都是的垃圾,里头都是一些啤酒罐头什么的,上面的文字写的有些怪异,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但闻着味道应该是酒精饮料,其中一些没喝完的液体落到地面上,弄得地板都是黏糊糊的,看的琴生又是一阵恶心,好不容易从垃圾堆里发现一张撕碎的照片,上头站着一男一女,女生的脑袋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只剩下一个笑得一脸灿烂的男人,不得不说,这男人的模样还真是偶像圈的人,可为什么他没有什么印象呢。
  
  大大喘了口气,琴生打开房门走出去,发现这个收留自己的家伙过的应该不错,这间屋子二室一厅,在寸金寸土的首都可算是难得,只是屋子里头都是乱七八糟的,显然主人是个不喜欢打扫的家伙:“不好意思,有人在吗?你好,谢谢你昨天带我回来,有人在家吗?”
  
  琴生叫了几声都没有人回应,猜想大概主人是出了门,他想着这样走了是不是不好,走到客厅里面实在是觉得没地方下脚,可帮忙打扫的话人家主人回来说不定还不开心呢,想了想还是往其他几个关着门的房间走去,他现在口渴的难受,不管怎么样先弄点水喝喝。
  
  琴生试探的打开一个房门,按照房子的布局这里应该就是厨房,却猛地看见一双晶亮晶亮的黑珠子,他愣愣的打开门,却见一个四五岁大小的孩子半个身子趴在桌子上,拼命的啃着一包已经发了霉的面包,吓得他连忙走过去想要抢下孩子手中的东西:“这个不能吃,快放下,啊……”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没等他把话说话,孩子猛地一口咬在他想要抢过面包的手上,琴生只觉得这个看着瘦瘦小小的孩子力气也太大了一些,他的手腕竟有一种要被咬断的错觉,可他还是耐心的喊道:“乖,先松口好不好,这个面包已经坏掉了,不能吃了,等你爸爸回来……不,叔叔现在就给你找点其他的东西吃,好不好?”
  
  琴生的声音向来带着一种让人沉迷的磁性,这时候故意压低了声音柔软了态度,孩子用一双野兽般的眼睛狠狠的盯着他,似乎不明白眼前的人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却在那温柔的语气下慢慢松了口,转过头三两口将面包吞进肚子,还示威似地朝着男人呲了呲牙。
  
  顾不得看自己手上已经冒血的伤口,琴生一把抱起孩子说道:“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不是让你别吃吗,待会儿闹肚子可怎么办。”说着才发现这孩子身上穿着一件黑漆漆已经看不清楚原来图案的衣服,下半身只有一件同样黑乎乎的内裤,身上散发着不怎么好闻的味道,琴生哀叫一声,这孩子的父亲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怀里的孩子背着抱着也不挣扎,只用那双黑乎乎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倒是弄得大人有些不自在起来,琴生叹了口气,原先不打扫房间是怕主人回来不高兴,但看着孩子都被邋遢成这个模样,他哪里还能不管,琴生向来是喜欢孩子的,当下抱着男孩找到了浴室。
  
  比起其他的房间来,浴室还算是干净的地方了,至少没有满地的垃圾,琴生将浴池里头的垃圾拿出来,将那些脏水放干净,这才发现没有出水的地方,这家主人不会怪异到不给家里装莲蓬头吧,蓦地,不知道他的手按到了什么地方,从墙壁四周不断的洒出水花来,淋得一大一小两个人一个透心凉。
  
  “哎,还真高级,真是的,你爸爸有能力装这么高级的感应蓬头,怎么就不能给自家找一个保姆,瞧瞧你们家都像猪窝啦。”琴生一边抱怨着一边给孩子搓澡,一下子擦下厚厚的污垢层,琴生这辈子都没有看过更加脏的人了,就是不知道这家伙的老爸是不是也是这么……极品。
  
  孩子似乎有些好奇的看着周围喷过来的水花,琴生正腹诽着这家伙不会是第一次洗澡吧,就看见小孩猛地将一捧水朝着他洒过来,琴生一个闪避不及被喷了满脸,不过他身上本来也是被撒满了水,倒是一点儿不生气,捏了捏孩子黑一块白一块的脸颊笑道,“还淘气了,来,站起来,叔叔给你洗白白。”
  
  洗着洗着琴生才发现自己的手背手臂上居然也都是污垢,不会是刚刚在被单上沾上的吧,琴生不由打了个哆嗦,索性自己也脱光了衣服站到浴缸里头,蹲着给孩子搓澡,原本以为这孩子的老爸已经够漂亮了,谁知道这娃娃洗干净之后一脸粉嫩,圆乎乎的大眼睛,小小的鼻子,嫩嫩的嘴巴,看着简直就跟西方神话里的小天使一样,真不知道什么样的家长才能把他弄成一开始的模样。
  
  “呦,原来还是个小弟弟。”琴生好心情的弹了弹男孩下面的小家伙,没等他反应过来就给转过身来洗背后,整整搓了半个小时,换了四次水才把孩子洗干净了,这也是浴室里头居然连个沐浴露都没有,全都靠着一双手搓干净。
  
  因为屋子里头也没有找到干净的衣裳,琴生将孩子放在刚才洗干净的地板上,自己在四周都会喷水的浴缸里头搓澡,一边腹诽虽然这个浴缸高级但是设计也太不合理了吧,各个方向都喷水,也不怕弄到眼睛里头去,奉行速战速决的男人用力的在自己身上工作着。
  
  等全身上下洗的滑溜溜了才跳出浴缸,周围的水洒了一会儿就自己听了,琴生撇了撇嘴抱起孩子在浴室里头寻找可以用来擦干的衣服,他原来那件白衬衫不知道为什么已经变成同样黑乎乎的了。
  
  可惜的是浴室里除了一个浴缸和马桶什么都没有,居然连镜子都没有看到,琴生奇怪的看了看洗手台上光溜溜的墙壁,暗道这主人究竟是个什么品位,设计也太奇怪了吧,正想着,却见那面白色的墙壁上渐渐显现出一个男人的模样来,居然还是裸体抱着一个同样光溜溜的孩子,就算是自恋也不带在浴室里头挂裸/体照片的吧。
  
  “嗨,你爸爸也太夸张了。”琴生对着孩子挤眉弄眼的笑道,却猛地转过头狠狠盯着那个地方,里头的男人同样露出惊诧万分的神情,琴生放下手中的孩子,一步步走进那面墙壁,手指朝着画面中的人伸过去,遇到的是冰冷的触感,只是画面中的男人同样伸出手臂,看着镜子外的人眼中带着惊恐。
  


2、你是我儿子!

  偌大的客厅中,大部分地方都被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垃圾占据着,唯一的一张沙发上面也都是黑乎乎的一片,但现在琴生可没有顾忌那么多的心思,一把将洗干净的孩子放到沙发上站着,自己蹲□子看着孩子的模样,怎么都不觉得自己跟他相像,琴生现在的长相也是阳光俊秀多一些,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会变成两个小月亮,显得分外的可爱。
  
  要是上辈子的男人拥有这样子的长相的话,估计就可以红透半边天了,可惜现在长相是有了,但身份却已经不是当初的琴生,他叹了口气,看着眼前瘦瘦小小的天使娃娃问道:“我是你爸爸吗?”
  
  孩子没有回答,只是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男人看,琴生刚刚洗完也没有擦干头发,这个身体的头发有些长,现在贴在耳际脸颊旁衬得他的脸庞更加小了,男人一脸认真的模样显得有些好笑,看着孩子一脸朦胧的模样,琴生哀叹一声说道:“真是傻了,怎么问你了,哎,这身体的主人不会也是傻子吧,大傻子小傻子一起生活,所以才弄得家里这么乱。”
  
  琴生越想越有可能,正常人就算是邋遢了一些也不能忍受自己变成这个样子吧,尤其是看着孩子自从刚才开始就没有开口说过话,只会眼巴巴的盯着别人看,一开始还吃了一个发霉的面包,琴生叹了口气,现在没办法弄清楚自己的身份,索性开始打扫起这个家来,他可不想在一个臭气熏天的地方待着,更何况不收拾好也不知道哪里有身份证明。
  
  忍受着各种各样奇怪的味道,这家伙居然还把吃剩下来的骨头什么的埋在衣服底下,琴生找了一个大大的袋子,将那些垃圾一股脑儿的塞进去,看着漫天满地的垃圾很快就被清理干净,勉强找到几件还不是全黑的衣服拿去洗干净挂起来,回来继续打扫,因为也没有找到可以清理的工具,琴生也只能用双手拿了一件黑乎乎的衣服擦起地板。
  
  可怜现在还没有衣服穿,男人只能觉着光溜溜的屁股在地板上来回打扫,幸好这里也没有外人看见,唯一的小孩站在一边的沙发上,还是被摆上去的那个姿势,半天的功夫居然都没有动过。
  
  琴生也实在佩服这对父子,居然能把二居室里头每个地方都塞满了垃圾,这个家看起来也不像是有女主人的模样,最后琴生在卧室的大床下面找到一个小卡片,上面印着男人的照片,应该是身份证明的样子,但上面也没有什么文字不知道应该怎么样使用。
  
  琴生将这张卡片放好,他可不想做无证人士,整个屋子除了垃圾也就找到几件还可以穿的衣服,食物却是一点儿都没有了,怪不得那孩子连发霉的面包都吃了,除去这些还有几张纸币跟硬币放在一起,应该是属于这个世界的货币,上面印着的还是阿拉伯数字,只是不知道这边的物价怎么样。
  
  终于打扫完毕房子,琴生刚才的澡算是白洗了,进去冲了一□子,穿上已经半干的衣裳,男人才有勇气拉开窗户,他以为重生这样的事情自己都接受了,再没有让他惊呼的事情,但看清楚外面的场景是,男人不由发出惊呼声,只见外面足足百层多高的楼层遍地都是,时不时飞过小型的汽车,大厦外面的显示屏上播放着刺耳的音乐,赫然就是一个未来世界的场景。
  
  重生在什么世界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家里半点粮食都没有了,那些收拾出来的垃圾已经被他从家里那个垃圾口扔了下去,现在家里一反刚才乱哄哄的模样,变得空荡荡的,沙发上还有一个光着屁股的小男孩。
  
  琴生喘了口气,天大地大饿死最大,因为没有找到孩子能穿的衣服,他拿了一件大T恤给孩子套上,亲了一口自始自终一直面无表情的男孩,笑着说道:“不知道你爸爸留下的钱够不够咱们爷俩吃一顿的,不过你放心,有我一口饭吃就饿不到你。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儿子!”
  
  男孩还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琴生也不觉得泄气,这样的环境长大的孩子没有问题才奇怪,只是不知道这个世界的语言文字变化成了什么样,要是他出了门就是哑巴文盲的话,估计还没有原主人混得好呢。
  
  鼓起勇气抱着孩子出了门,只见这层楼上居然齐刷刷的一排房间,看着倒更像是那时候宾馆的建筑模式,琴生在一个转弯的地方找到了电梯,幸好这样工具的变化不大,一进去却发现墙壁上也没有按钮,琴生涨红了脸也没有找到可以按下去的东西,电梯门却已经早早的关上了,吓得他抱着孩子到处转。
  
  蓦地,电梯门再一次打了开来,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走了进来,看见里面两人愣了一下,抬头朝着电梯一个方向喊道:“一楼。”声音刚落电梯就运动起来,琴生忍不住抹了一把汗,原来又是高科技,那女人却笑着说道,“我们这边的设备就是不好,电梯不够智能,不会主动询问,还要每次对着一个地方喊,不然的话不会有反应,哎,不过平民建筑也就是这个样了。”
  
  琴生勉强对着她笑了笑,女人的口音有些奇怪,但幸好都听得懂,男人大大松了口气,转而问道:“大姐,你也下楼吗,我带着儿子下去吃饭,你知道附近有什么好吃的地方吗?”
  
  女人听了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又说道:“你是新搬来的吧,这附近能有什么好吃的地方,都是人造食品,不过好吃的住这里的人也不能买得起,我已经搬家了,女儿嫁了个好女婿,早就带着我搬到D区去了,那里的东西可比这边好多了,我这次回来拿点东西罢了,以后可再也不回来了。”
  
  琴生哈哈一笑,见女人眉眼间都带着自豪,暗道ABCDEFG,自家住的房子看着挺好的啊,不会连D都不如吧,紧接着又说道:“是啊,刚搬过来,看来我们没缘分做邻居了,E区就是比不上D区吧?”
  
  “那是当然,不过比起混乱的F区,能住E区也不错啦,至少不会走在路上就被那些贱民给杀了。”女人笑嘻嘻的说道,“哎,我听说啊我们那层楼原本有一个也是住D区的男人,后来却被一个女人骗光了钱财,带着儿子流落到了E区,要不是有身份证明在,连政府的安置房都住不了,真是可怜,对了,他也带着一个跟你这孩子差不多的儿子,这几年多来都没有出过门,有一次我从门缝里看过一眼,哎呦,虽然说我们是贫民,但也不能把自己弄得跟贱民似的啊。”
  
  琴生心中腹诽那倒霉的男人不会就是自己吧,电梯却已经到了地方,因为确定能听懂别人的语言,男人稍微安心了一些,带着孩子往外头走去,其实这具身体的处境他倒是不在意,要知道他那时候有房子住是多么艰难的事情,虽说被弄得像个狗窝一样,但好歹也是高层二居室啊。
  
  跟在女人身后走出大厦,要不是有女人引路的话,他还真不知道应该往那边走,一个小居民楼跟迷宫似地,女人便抱怨说政府偷工减料,给平民住的地方就是不尽心,又说她现在住的地方怎么怎么的好,琴生都笑着听了。
  
  大概是开通了空中飞车道路的缘故,地方的道路上倒是没有什么车辆通行,偶尔可以看见街边的商店里贩卖的商品,琴生抱着孩子走了一会儿,挑了一家看起来似乎很平价的饭店走了进去,里头的店员也不管进来的客人,看起来有点像以前的自助餐厅。
  
  琴生走到一边的铁架子前头,看见里头分门别类的放着一些小小的白色盒子,外面的玻璃上标注着价格和名字,琴生仔细看了看,虽然文字有些变化,但也还是汉字,但就像是繁体便简体似的有些不同,再看价格后头那长长的0,他猛地下了一大跳,这价钱也太离谱了一些吧。
  
  服务员似乎看穿了他的购买能力,撇了撇嘴说道:“没钱看什么有机食品,去那边看人造的吧。”被人藐视尤其还是被一家不怎么样的店家的店员藐视的滋味并不好,琴生却只能咽下怒气走到另一边,他很怕自己因为不明白这个时代的东西而被人发现异样,谁知道高科技能不能发现他的灵魂是不是原装货。
  
  果然如服务员所说,这边所谓的人造食品便宜了许多,两边的差价在十倍以上,琴生仔细看了看外面的字样,终于选了一大盒饺子,用掉了他身上最后的钱币,拍了拍身上孩子的后背,笑着说道:“走,回家爸爸给你煮饺子吃吧。”

【儿子是怪物 by 人生若初(重生/玄幻)(上)】(本页完)

《儿子是怪物 by 人生若初(重生/玄幻)(上)》上一篇

儿子是怪物 by 人生若初(重生/玄幻)(下)--预览


55、误会

  卢巧英的情绪不太稳定,脸色又恨苍白,琴生不放心的陪着聊天,只是到了琴铭回家的时间就开始频频打电话过来,无非就是知道他今天没有留在公司要他早点回家吃饭之类的,琴生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倒是卢巧英笑着说道:“你家的臭小子比人家老婆查勤还要厉害,快点回家吧,不然那臭小子非得追过来不可,放心吧,我没事的,这么大的人了难道还不会自己照顾自己。”
  
  琴生看着再一次亮起来的手机,这次是短信,琴铭在那边可怜巴巴的说已经做好饭了就等他回家,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样粘着自己似乎没有反叛期的孩子也不知道是好是坏,这样想着琴生站起来准备离开,卢巧英笑着也爬了起来:“哎,卢姐,不用送了,我自己出去就行。”
  
  “谁要送你?你姐姐要上厕所。”卢巧英很没形象的翻了个白眼,笑着站起来去了趟厕所出来,见琴生还站在房间里头才笑道,“走吧,我送你出去,顺便告诉我你把做好的食物放哪儿了,待会儿我热热吃正好。”
  
  琴生无奈的笑了笑,给她讲了那些食物放的地方才走到玄关,有些不放心的回头说道:“卢姐,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直接联系我,什么时间都没有关系。”一个女人还怀着孕,那个男人却一直没有出现,琴生说不清楚自己是同情还是心疼,反正是朋友,多照顾一些也没什么。
  
  卢巧英无奈的笑了一下,这家伙唠叨起来真跟小老头似地,她索性伸手推着男人出门:“快走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你家小家伙要等急了。”琴生笑呵呵的推门准备出去,却猛地觉得眼前一阵强光,他下意识的伸手捂住眼睛,只听见耳边一阵嘈杂的声音。
  
  等发现自己被记者围在中间的时候,琴生第一个反应不是糟了,然是这个时代隔音设备太好也不是一件好事,要是放在上个世纪的话,外面这样大的动静一定早就听见了,现在倒好,出了门被围住了才发现,那些几乎要塞到他嘴里的话筒还有不断闪烁的灯光告诉两人,事情大大不妙了。
  
  卢巧英好不容易红润了一些的脸色又是一白,她居住的地方位于C区比较隐秘的社区,一直保密功夫都做得很好,没理由突然之间被曝光了,这其中要说没有那位未婚妻的作用她怎么都不相信,女人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琴生回头见她脸色不对连忙拦住那些来势汹汹的记者。
  
  谁知他不做什么还好,一见他维护的动作记者们都激动起来了,圈内人都知道卢巧英跟郝莲家那位的关系,就像是知道这位琴生歌王跟百里玄炽的关系一样,而现在两大家族都没有出现,传说中怀孕的天后住所却出现了天王的身影,这不得不让人深思,记者是什么人,就算没有什么事情也要掰出事情来,更何况现在有事情可以攻击。
  
  “琴天王,你怎么会出现在卢巧英的住所,你知道卢天后怀孕了吗,你们一直以来关系亲密,请问你跟孩子有什么关系吗?”
  
  没等琴生骂人,那些记者像是找到了突破口似地冲了过来,琴生只能将卢巧英护在了怀里,这一幕又让在场的记者激动起来:“琴天王,你这么维护卢巧英是为什么,难道你们之间真的有什么亲密的关系吗?”
  
  “媒体曝光卢巧英怀孕之后,那孩子的父亲一直没有出面,难道你就是孩子的父亲吗?”记者激动万分的问道,“琴生,据说你有一个十五岁大的儿子,并且全段时间说过小孩子很可爱,要是可以的话再有一个也不错,说的是不是你们两位的孩子?”
  
  “请问两位秘密交往多久,已经到了亲密同居的地步了吗,这里就是两位的爱巢吗?据说琴生先生出道的时候卢巧英就很维护,难道就是因为秘密交往的缘故?”
  
  “两位在琴生先生出道的时候已经在交往了吗?琴生先生公布的那个十五岁大的儿子,跟卢巧英女士有什么关系吗,按时间来算的话,这孩子很有可能是两位第一个孩子吧?”
  
  “天王天后孕有十五岁儿子,卢巧英又怀第二胎!”标红的新闻不断的在屏幕上报纸上翻滚着,琴生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带着卢巧英退回到房子之内,这里可不是华宇集团能有秘密通道让两人突围,琴生黑着脸打通了广天宇的电话,谁知道那边已经得到消息,对着这边就是一阵咆哮。
  
  卢巧英脸色惨白的坐在沙发上,琴生叹了口气给她热了一杯牛奶,女人勉强的一笑接了过去,低声说道:“对不起,看来这次要害得你不能脱身了,放心吧,过几天我会召开新闻发布会解释,我跟你只是一般的朋友关系。”
  
  琴生自然也是烦恼着的,但看卢巧英的脸色差到了极点就变成了担心,反倒是安慰道:“放心吧,不是什么大事情,再说我又不是走偶像道路的歌手,不用担心这方面的绯闻,我可是一个十五岁孩子的爹了,就算是再有一个孩子又能怎么样?”
  
  卢巧英却只是凄然一笑,琴生还像再说什么电话却响了起来,看见上面的人影不由皱了皱眉头,走到厨房接了起来,琴铭的声音带着冰冷的冷静,从一开始看到新闻开始小孩就根本不相信,到现在新闻愈演愈烈他也只是愤怒于男人的不小心,这时候开口就带着几分怒气:“爸爸,这是怎么回事?”
  
  琴生无奈的一笑,把事情从头至尾说了一遍,又带着一分安抚说道:“铭铭别担心,爸爸不会有事的,那些记者就喜欢胡说八道,我现在在卢姐家里,一时半会儿没办法离开,待会儿天宇会过来接我,你好好待在家里等我回去好吗。”
  
  琴铭被气的发笑,对琴生的了解让他清楚明白的知道这件事都是误会,但偏偏男人现在还在别的女人家中,看着荧幕上不断出现的关于两人的新闻,琴铭觉得自己再也忍耐不下去了,但那边的电话说话就挂了,没给少年发火的机会,琴铭在屋子里头不断的转圈,半晌蓦地发开门走了出去,他实在不能忍受男人继续跟那个女人待在一起。
  
  等广天宇赶到的时候卢巧英的住所已经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起来了,跟着他来的还有卢巧英之前的经纪人,两个黑着脸的家伙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进了别墅里头,琴生看着难得被挤得有些狼狈的广天宇有些歉疚,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吃了没,要不要来点?”
  
  广天宇看着客厅的桌子上还摆着不少食物,在等他过来的时候琴生没有什么事情做,对着卢巧英坐着难免有些尴尬,就一股脑儿做了一下开胃的准备给孕妇当储备粮食,这时候看在广天宇眼中就成了没心没肺的证据,下意识的一抬手就要扫过去,琴生连忙躲了开去,连声说道:“喂喂喂,广天宇,君子动口不动手,淡定点啊。”
  
  一旁的卢巧英倒是松了口气,见广天宇这样子就知道这两位的关系好得很,不然也不会说出这么随意的话,她抬头看了一眼紧跟着进来的经纪人,对方没等她开口就说道:“虽然我们的合约已经结束了,但好歹也是多年的朋友,你不会觉得出了这样的事情我还能不闻不问吧。”
  
  卢巧英苦笑了一下,看着被广天宇压着不情不愿坐下的男人,开口说道:“我只是不想因为自己连累了身边的人,如果不是那边推波助澜的话,这次的新闻也不会这么快闹起来吧,我这边的住所一直很保密,没想到……”
  
  广天宇皱了皱眉头,对着这位算得上是朋友的女人也不知道该劝解还是说什么,顺手拍了一下琴生出出气,坐下来说道:“事情已经这样了,卢姐就别想那些有的没的,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把这次的事情解决,你知道,虽然圈里圈外都说琴生是百里家的人,但百里玄炽并不会管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尤其还是花边新闻。”
  
  “这次是你们太不小心了,要是当时有人在场的话,媒体也不能口空说白话,坏就坏在当时只有你们两个,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原本就是让人想入非非的事情,尤其你们……你们先看看这些照片,直接出面解释恐怕没有用。”经纪人索性打开了投影,上面果然有琴生一脸紧张的护着女人的场景,其中一张像是卢巧英十分虚弱的整个人窝在他的怀里,旁人不说,就是他们两人第一眼看的时候也误会了一下。
  
  广天宇揉了揉眉头,淡淡说道:“原本传一下绯闻也不是什么大事情,或者说还能更好的宣传一下,但卢姐肚子里还有一个小的,要是继续这样发展下去不管不顾的话,恐怕到了最后就成了未婚先孕,不负责任这样的负面丑闻,你们两个一直以来的形象都很健康,不能坏在这一件事情上头。”
  
  琴生撇了撇嘴看着新闻,皱眉说道:“记者也太会瞎说了,上面这个简直就是荒谬,居然说铭铭是卢姐的儿子,这也太夸张了。”
  
  “你就看到这点?”广天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这家伙大概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闹大之后,卢巧英倒是马上退出演艺圈没有什么影响,这个家伙却要背上忘恩负义、玩弄女人,三心二意、不负责任之类的骂名。
  
  卢巧英显然也意识到这点,苦笑了一下说道:“这次是我害惨了琴生了,看来就算我想要安安稳稳的退出演艺圈,也有人不愿意放过我,哼,最好不要逼急了我,到时候闹一个鱼死网破谁都不好看。”
  
  “哎,卢姐,别这样,其实我觉得这件事情没有坏到这样的程度,虽然现在闹得轰轰烈烈的,但只要我们不出面,慢慢的就会平息下来,倒是你要好好休养,不然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好受。”琴生忍不住插嘴说道,立刻被大家长广天宇狠狠瞪了一眼。
  
  “事情恐怕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我以前那位的未婚妻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卢巧英苦笑了一下,“要真的熬一下就过去也就罢了,恐怕她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我,不弄得我身败名裂她就不会觉得舒坦。”
  
  琴生疑惑的转头去看身边的广天宇,后者嗤笑了一声说道:“那位大小姐就是郝莲文浩现在的未婚妻,中央军区一把手的独生女,身带八阶风系异能,从小就是唯我独尊的个性,你跟着郝莲这么多年,她能让你全身而退才怪了,不把你弄得人间消失恐怕是不会善罢甘休。”
  
  “这女人也太可怕了吧。”琴生噎了一下说道,看了一眼身边的卢巧英,在他眼中这个女人独自却不失女人的韵味,对男人来说简直是最好的伴侣人选,那个什么郝莲放弃这么好的女人,选择一个任性狠毒的大小姐,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广天宇叹了口气说道:“现在有两个解决的办法,一个是卢姐您委屈一下,出面说明这件事情跟琴生完全没关系,肚子里也没有所谓的孩子,一切都是谣传。”
  
  “这怎么行,卢姐已经决定把孩子生下来了,这绝对会穿帮。”在看见卢巧英脸色发白的时候,琴生连忙说道,广天宇这话的意思不就是让卢巧英妥协,打掉孩子然后消失吗!
  
  广天宇看也不看琴生,直勾勾看着卢巧英说道:“还有第二个办法,你们俩直接宣布就是多年的恋人,这样有两个结果,郝莲文浩看不得自己的孩子叫别人爹,直接出面承认,他根本不在乎这个孩子,那琴生就多一个儿子,外界有了一个结果,也不会一直揪着这件事情不放,至少不会从绯闻变成丑闻。”
  
  琴生惊诧的长大了嘴巴,愣愣说道:“这个也太……还有没有第三种办法?”
  
  广天宇冷飕飕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当然有,你陪着卢姐一起退出演艺圈,到时候一文不值,谁也懒得来搭理你们。”
  
  卢巧英伸手揉了揉额头,苦笑着说道:“你这三个办法还不如直接让我说出真相,大不了到时候那位大小姐杀上门来罢了,那还干净利落一些。”
  
  琴生却抿了抿嘴,突然开口说道:“那就宣布是恋人吧。”男人的眼中带着认真,转头去看惊讶的女人,“在我心中,卢姐一直是值得珍惜的人,我也相信世界上没有那么不识货的男人,那个人一定会出现的,如果不是的话,我也不介意给铭铭找一个漂亮的妈妈。”
  
  “我很介意。”少年原本清润的声音带着冰冷,众人惊讶的看着窗户的方向,琴铭一张脸冷的几乎掉出冰渣来,一步步走到桌边,盯着琴生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介意,我很介意,这个女人永远不会成为我妈。”
  
  

56、婚礼

  琴铭一步步走到琴生的面前,一字一句的说着介意,那一刻琴生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压力,坐着的男人看着少年带过来的阴影,似乎一下子让他的世界变得黑暗起来,少年的身上发散着拒绝和愤怒,琴生有一瞬间的惧怕,下一刻又伸手拉住少年的手掌。
  
  琴铭的身体有些僵硬,琴生这才知道少年是闹别扭了,只是这孩子从小闹别扭的时候都有些吓人,随着年纪的变大气势更加,有时候让他这个做爸爸的都觉得难以反驳,琴生笑着捏了捏少年的手背却发现琴铭的手肌肉比肥肉多,捏起来也有些费劲:“臭小子要吓死人吗,你是怎么进来的?”
  
  卢巧英的经纪人已经过去看了看窗户,却发现所有的窗户都还是关着的,琴铭早就伏在外面观察,等听见琴生居然要娶了那女人才忍不住进来,他自然不会笨得弄破窗户,只是冷声说道:“这么多年的军校也不是白学的。”
  
  琴生扑哧一笑,站起来敲了敲少年的脑袋说道:“学校教的东西可不是让你用到这里的,刚才吓了大家一跳,是你只听了一半,我跟卢姐是假结婚,只是为了安全度过这件事罢了,原本我就打算收那孩子做干儿子,现在名分都有了也挺好。”
  
  没等琴生说话琴铭的脸色就变了,冷冷扫过卢巧英让一贯坚强的女人也忍不住瑟缩了一下,琴生也意识到孩子的变化,索性对着几人笑了笑,径直拉着他走到一边的房间,关上房门才说道:“铭铭,你怎么了,爸爸不是要娶新妈妈,这件事情是一场误会,只是这样做能让大家都安然度过。”
  
  “卢姐也是多年的朋友,我仔细想过这件事情,那孩子生下来还有户籍的问题,假结婚能把那个男人逼出来最好,要是不行的话,也权当是给那孩子一个合法的身份,不然以后都有麻烦,更何况那个什么大小姐摆明了不会善罢甘休,就算我想脱身也困难。”琴生权当是孩子对父母的独占心里作祟,一边苦口婆心的劝解道。
  
  琴铭哪里在乎是真是假,他就是无法忍受父亲身边多了另外的人,这些年来他已经忍受够了,现在这个人居然还要娶老婆,琴铭很想扑过去将男人吞噬入腹,让其他人都无法碰触,仅存的理智却控制着他不作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琴生这才注意到孩子有些不对劲,一想到父子俩相依为命多年,琴铭虽然向来没有表现出对那亲生母亲的眷恋,但父母再婚对孩子来说本来就是一大打击,当下软下声音,拉着儿子在一边的长沙发上坐下,柔声说道:“铭铭,我跟卢姐只会是假结婚,以后什么事情都不会有改变,我们永远都只会是朋友的关系,等到孩子生下来,风头过去,我想卢姐也会想马上离婚。”
  
  琴铭顺着他的手势趴在男人颈间,闻着熟悉诱人的味道,心底的烦躁和冲动怎么都抑制不住,张口就咬了下去,琴生惊叫了一声就想要掰开少年的头颅,但琴铭热乎乎的气息喷在他的脖子上,桎梏一般的双手毫不动弹,任由他打骂也不放手。琴生见他只是咬着不松口也没有做什么,索性就让他这样咬着。
  
  琴铭感觉到那带着丝丝铁锈味的甜香,从口中到鼻尖越发的明显,激发着他更加施虐的冲动,但怀里有些颤抖的身躯却让他慢慢平静下来,只咬在口中的脖子却不放开,他知道自己只要稍稍一用力,怀里人的性命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便再也不用担心这个人会被谁抢走。
  
  半晌,感觉到琴生的身体因为不变化的动作有些僵硬起来,琴铭伸出舌尖舔了舔被自己咬出血液的地方,男人光滑细长的颈子上印着一个明显的牙印,让原本清秀的男人多了一丝清纯的**,琴铭的眼神微微一黯,伸出舌尖再次舔了一下,

《儿子是怪物 by 人生若初(重生/玄幻)(上)》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儿子是怪物 by 人生若初(重生/玄幻)(上)》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