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兽人之城 by Arpege

时间: 2016-01-10 06:10:31

【穿越兽人之城 by Arpege】小说在线阅读

穿越兽人之城 by Arpege

【文案】

爬山时不慎坠崖的程驰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奇异的兽人世界
这个世界没有女人 只有平胸长着小JJ的雌性
而程驰就悲催的被那些兽人们当作了那个离家出走许久未归的雌性
更让程驰觉得杯具的是 这个雌性名声糟糕的简直令人发指
任性、虚荣、刁蛮、嫌贫爱富、小心眼
对此,一贯老老实实做人的程驰表示,压力很大
更别提随后出现的自己所谓的丈夫 儿子
简直让程驰想要去死一死
不过 既然还活着 那就要好好活下去
程驰顶着无限压力开始了他在兽人世界的平凡种田生活


本文雷点如下
1.鉴于作者想象力有限所以注定剧情狗血庸俗无新意
2.主角无法如人民币般得到所有人的喜欢,一个性格平凡偶尔有些别扭,一个沉默寡言后期有些闷骚


  第一章

  程驰现在真觉得‘色令智昏’这个词用在自己的头上一点都没错,而且,如今自己切实的接受了这个教训。
  关于事情的原委程驰如果用武林外传中风情万种的佟掌柜的方法来描述应该是这样的:额错咧,额一开始就错咧,额当初就不应该去茶水间,不去茶水间就不会遇见那群聒噪的女人和自己一直暗恋的部门经理,不遇到那群聒噪的女人和部门经理就不会心一软脑一热就答应了一起去爬山,不答应一起去爬山额就不会中途失足掉下来,额不失足掉下来额就不会沦落到介个奇怪的地方来……
  总的来说就是,毫无爬山经验的程驰因为一个不小心从山上摔了下来,本以为自己死定了的他在醒来后却发现自己毫发无伤的躺在了一片不知名的森林里。
  刚刚庆幸完自己大难不死的程驰很快地发现,电话没有丝毫信号,连应急电话拨出都毫无反应,森林中也没有一丁半点有人存在过的痕迹,孤身一人处在深林之中的程驰只能自救。
  到今天为止,这已经是程驰在这片森林里度过的第三天。程驰是依靠着自己背包中的食物与水撑过来的,而今天,程驰的背包被一只青面獠牙外形与狒狒很像可体积却比普通狒狒大三倍的动物抢走了。
  说到这里,这就是程驰觉得这个地方奇怪的原因了,原始森林中或是大森林中,有点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或是什么物种体积大一点都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谁还没看过几集人与自然或是动物星球啊。可是这片森林中的什么东西都特别大,像蜻蜓般大小的蚊子你见过,可像鸽子般大小的蚊子你见过吗?程驰当时看着一条如蟒蛇般大小的千足虫朝自己迅速爬来的时候,他简直吓的要昏过去。
  可是,在程驰以为自己要命丧虫口的时候,那只虫子居然只呆在距离自己一米左右的地方死死的盯着自己再也不上前一步。
  跌坐在地的程驰拼命抑制住想要大喊的冲动,双手支撑着身体小心翼翼地往后挪动了一点点,可那只千足虫也跟着逼近了一点,吓的程驰又不敢动了,程驰一听,那只千足虫也停了下来。
  在胶着的对峙中,程驰被吓的魂飞魄散的理智又慢慢回来了,他开始思考为什么千足虫对自己停止进攻的原因,在自己周围肯定是有什么东西是它所惧怕的。
  程驰一边注意着那只盯着自己的千足虫的动作,一边小心的在自己周围搜索起来,很快,程驰在自己的腿旁的泥土里发现了被埋了半截圆圆的类似于玉佩的东西。
  程驰试探地伸手将那片东西挖出来,那只千足虫居然又往后退了一些距离,这越发肯定了程驰的猜测。
  程驰心中一阵狂喜,小心翼翼的握着那块圆形的物件用自己的衣服把它擦干净,露出了它本来的面貌。
  这东西呈圆形,大概像民国时期的银元大小,色呈黑色,质感细腻,看上去好似一块墨玉,上面还雕刻了镂空的程驰看不明白的花纹,并且,这东西还散发出一丝若有若无的香味,程驰觉得这大概是枚吊坠。
  程驰发现,自从自己挖出了这枚吊坠后,那只巨大的千足虫就在不停的退后,最后居然就这样转身快速离去,程驰能感受到这只虫子对于没有把自己变成腹中餐的巨大不甘心。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接下来的时间,程驰越来越肯定自己捡到了枚宝贝,因为自从自己将这枚吊坠用绳子穿起来挂在身上以后,那种巨大的千足虫,像鸽子般大小的蚊子等等诸如此类的虫子遇到了自己都是绕道走,完全没有要把自己一口吞下肚的意向,这也是为什么程驰能够安然无恙的在这森林里活三天的最大原因。
  但是现在,程驰的背包被抢走了,是去了维持生命的食物的他,不得不加紧寻找森林的出口。否则,就算没被虫子吃掉,程驰也会被活活饿死——他可是没有半点野外生存经验与知识的都市宅男。
  程驰靠着他那点少得可怜基本上都还给老师的高中地理知识不断地辨别着方向,不断地在自己路过的树干上做着痕迹。
  时间就这样慢慢过去,挂在空中的太阳也在自东往西慢慢移动着,早上只吃了一块压缩饼干两口水的程驰觉得自己的体力在迅速的流失着。他开始后悔,早知道背包会被那该死的怪物抢走,自己就该把东西全给吃了,这样至少现在还有足够的精力找寻出去的路。
  走着走着,程驰觉得自己的双腿好像灌了铅一般沉重,自己的喉咙好像着了火般灼热,眼前也开始一阵阵地发黑,会死在这里吧?一定会死在这里吧?程驰不断地在心里这样问着自己,到后来,连胡思乱想的力气都没有了,程驰甚至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因为他好像听到了海水拍击在礁石上的声音,隐约中还看到了一个高大一个稍矮纤细的人正在朝自己走来,其中一个居然身后还在甩着长长地尾巴。程驰想要为自己这不着边际的幻觉笑一笑,可是最终什么都没能做就这么软软地倒了下去。
  可惜程驰同学没能再坚持个一分半分钟,因为他没有出现幻觉,两个朝他走来的人中的一个的确有着尾巴,不仅有尾巴,脑袋上还顶着三角形的耳朵。
  而来人中纤细的一个看到程驰倒下后,赶忙跑上前去,却在看到程驰的脸后一脸不可置信地对尾随在自己身后跟来的高大的男人惊叫道,“天呐,居然是兰斯!”
  高大男子听到后赶忙上前查看,一看到程驰的脸也是一脸惊讶,“他居然回来了!”
  “鲁伯特,赶紧把兰斯抱起来送回镇子,他看起来好像受伤了,”纤细的那个男人查看了程驰一番后抬起头对那个高大男子说道,“咱们还要告诉克劳德,他肯定会很高兴的!”
  被叫做鲁伯特的高大男人点点头,弯下腰毫不费力地把程驰抱了起来,带着纤细的那个男人一同往来的地方走去。
  一路上纤细的男人不断地戳戳程驰这里戳戳程驰那里,眼里满是羡慕,嘴里还不断地发出惊叹声,“哇,他说的居然是真的,他居然真的找到了圣地,鲁伯特,你看他的皮肤多么的滑软细腻,简直比德比织出的绡纱触感还要好。”
  鲁伯特低头看着程驰脸上被纤细男人戳出的红印子,只能抱着程驰转过了个方向,避开了纤细男人又想要戳过来的手指,“艾尔,兰斯他受伤了,你别老动他。”
  被叫做艾尔的纤细男子也发现了程驰脸上的状况,不由得吐了吐舌头,“知道了,鲁伯特,”说着艾尔又兴奋起来,“以前他们都说兰斯抛弃了克劳德去找有钱有势的雄性了,什么去圣地只不过是借口,哼,这回兰斯回来了,看他们还有什么话说!”
  鲁伯特听艾尔这么说,低头看着昏迷的程驰,最终无奈地摇摇头,什么都没说。
  其实如果不是艾尔要求,鲁伯特才不愿意救兰斯,兰斯是镇子上公认的最刁蛮任性又虚荣的雌性。
  对于兰斯的出走,其实他也和镇子上其他的人认为的那样,兰斯抛弃克劳德去追求他所想要的锦衣玉食的生活去了,只有艾尔才傻乎乎的相信兰斯这个蹩脚的借口,哦,还有那个沉默的克劳德才会那样信任兰斯,纵容兰斯。
  但是,今天兰斯居然真的回来了,这让鲁伯特的想法动摇了,难道,自己真的想错了?
  兰斯归来的消息在这座靠海的宁静小镇引起了轰动,而身为艾尔口中对于兰斯的归来会很高兴的克劳德在看见陷入昏迷的程驰的时候,表情很是复杂。

  第二章

  程驰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大床上,身上还盖着一张毛皮褥子。
  意识清醒后的程驰在心里不由得一阵庆幸,总算,总算是捡回了一条命,他在心中暗暗地想着,以后再也不抱怨自己运气不好总也中不了五百万了,相比于在危难之中能捡回一条命,中大奖什么的,都不叫运气。
  靠坐在床上的程驰转动脑袋打量着这间房间,柜子,床,书桌,还有几把椅子和一个三人座的靠背沙发,东西不多,但是看得出来房间的主人是做了精心的保养的。可是,注意到某样东西的程驰皱起了眉毛,为什么这里用来照明的是蜡烛而不是电灯?停电了?程驰又打量了一番,发现在墙壁或是在桌上都没有发现电灯的痕迹,确切的说,这间房间都没什么现代化的痕迹,没有电灯,没有电视,没有电话,程驰的心中升起了一股疑问,这间房子的主人,是复古主义者么?
  “你醒了?”突然出现的醇厚的男声打断了程驰的思考。
  “嗯,我——”出于感激之情的程驰脸上堆起了笑,并且应答着转过头看向来人,可是我字刚刚说出口,便在程驰看到来人的时候戛然而止了。
  在森林中遇到如蟒蛇般大的千足虫给程驰带来的震撼远不如现在看到站在门口看着自己的男人给他带来的大,程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到了什么?那个男人大概有两米高,身材修长而健硕,棱角分明的脸,深棕色的短发,紧闭的双唇上有着高挺的鼻梁,那双大而深邃的墨绿色的双眼正望向程驰,这都不是主要,主要的是,这个男人他的头顶有一对黑色的,毛茸茸的三角形耳朵,而程驰还分明看见这人的身后还有一条长长地黑色的尾巴在甩着。
  程驰在心中欲哭无泪,妈呀,自己到底是被个什么东西救回来了?难道是才脱虎口又入狼穴吗?
  也许是看到程驰长久都没有反应,男人又皱着眉头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再度响起的男人的声音让程驰哆嗦了一下,下意识地往后靠了靠,干笑着结结巴巴地说,“诶?我、我、我很好,哈哈,很好……”精神高度紧绷的程驰压根没注意到他与男人的交流根本用的不是中文。
  程驰那明显的防备的动作让男人的眼神变得深沉了些,但是他还是什么都没说,只端着手中的盘子走到程驰身边,然后将盘子递给他,“巴里说你是太过饥饿和疲惫才会晕倒,吃些东西吧。”
  程驰低头看着盘子中烤的油滋滋的的烤肉,问着烤肉散发出的诱人香气,然后又抬头犹疑地看了正面无表情看着自己的男人一眼,想着他是不是准备把自己喂肥了然后再宰了吃。但是出于求生本能对于事物的渴求还是超过了程驰对于不确定的结论的猜测,暗暗咽了口口水,程驰僵笑着对男人说道,“谢谢。”然后低下头拿起叉子一块块地将被细心切好的肉塞进了嘴里,所以他错过了男人听到他说谢谢时眼中闪过的惊讶。
  风卷残云般将盘中的烤肉吃了个干干净净的程驰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叉子,因为填饱了肚子而心情大好的他现在觉得一直在看着他吃饭而没有说话的长着三角耳长尾巴的男人也没那么可怕了。
  程驰满足地摸了摸肚子,有些不好意思地对男人笑笑,“对不起,我太饿了,你做的烤肉很好吃。”
  男人嗯了一句,问道,“还要吗?”
  程驰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已经吃饱了,谢谢。”
  男人这才将程驰面前的盘子放到一边,然后又递了水杯给他。
  男人贴心的行为让程驰渐渐放下了戒心,“谢谢。”
  程驰喝了一口水,然后问道,“在森林里,是你救了我吗?”
  男人摇摇头,“是艾尔和鲁伯特发现了你。”
  “哦,”程驰点点头,想着待会儿还是要跟那两个人道谢的,又问道,“请问,这里是哪里?”
  程驰的这个问题刚一问出口,男人便愣住了,紧紧地盯着程驰没有说话。
  程驰被男人锐利的眼神看的心里直发毛,刚刚放下了小半的戒心又回来了,故作镇定地问道,“怎、怎么了?”
  男人直直地看了程驰很久,才张开口轻轻地问道,“你不记得了?”
  “记得什么?”程驰听不懂男人说的话。
  “这是你的家。”男人说出的话让程驰几乎跳起来。
  “什么?我的家?你在开玩笑吗?”程驰满脸的不可置信,“不不不,这不是我的家,我的家在中国J省的S市,中国,中国你知道吗?你有电话吗?你让我打电话,等我回去了,我会好好谢谢你的,真的。”
  男人只是这样看着,看着程驰的神情越来越激动,什么都没说。
  程驰说了半天,换来的却是男人的沉默,他急了,起身上前抓起男人的领子,吼道,“你有没有听我说话?我需要电话,我要回家!这儿他妈不是我的家!你明不明白?!”
  男人摇摇头,伸手将程驰抓住自己领子的手拉开,摇了摇头坚定的说,“这里就是你的家。”
  现在的程驰像个炮仗,一点就爆,程驰挥开男人的手,恶狠狠的道,“我家在哪儿我会不知道?你以为我智障吗?你只要让我回家,价钱你开,你要多少?十万?一百万?老子回了家砸锅卖铁都会凑给你,行不行?”
  男人还是那样的表情,摇了摇头,重复了刚才的那句话,“这里就是你的家,兰斯。”
  “兰斯?”程驰敏感地抓住了这个名字,“你说兰斯?兰斯是谁?”
  男人眼中闪过一丝波动,声音不变地答道,“你就是兰斯。”
  程驰愣了一下,随即感觉有些荒唐地摇摇头,“不,不,我想你大概是搞错了,我不是什么兰斯,我叫程驰,我是中国人,我今年二十五岁,我不是你口里的兰斯,你真的搞错了。”
  男人完全忽略程驰的话,“你就是兰斯,”说着他伸出手来想要触碰程驰的脸,但被程驰避开了,男人的手轻颤了一下,收了回去,指向程驰胸前的那枚吊坠,“这是我亲手送给你的信佩,你不记得了吗,我们说出了誓言,定下了契约,除非我们双方同时自愿解除契约,否则,只有佩戴人死亡,信佩才能从佩戴人身上摘下来。你带着信佩,你长着和兰斯一样的脸,你怎么不是兰斯?”
  程驰嗤笑了一声,扯落自己掉在颈上的所谓的信佩,一脸嘲讽地看着男人,“这玩意儿,我在森林里捡的,你明白吗?我捡的,它半截被埋在了土里,被我发现了,所以我把它捡起来了。现在,还给你。”
  男人没有接过程驰递过来的信佩,声音没有起伏地说道,“这是你的,兰斯。”
  无论程驰说什么,男人都是这副不怒不喜的表情,这趟程驰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憋闷感,油盐不进的男人,不能回家的恐慌,无法确定自己所在的惶恐,这些情绪糅杂在一起让平时脾气平和的程驰爆发了,他将信佩狠狠地摔在男人的身上,吼道,“我跟你再说一遍,我不是什么兰斯,这玩意儿是我捡的,我现在要回家,回家!”说着程驰掀开皮褥子双脚着地想要起身离开这间房间,可是他才刚刚起身就有一股眩晕感向他袭来,然后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向后瘫软地倒去,他最后看到的景象是男人抿着嘴将他搂住,然后平静地说道,“巴里说你需要补充食物和足够的睡眠,他给你用水泡了紫浆酢草,这能让你睡个好觉快速恢复体力。”
  程驰脑海中最后的念头就是,这混蛋居然给自己下药!
  男人将程驰抱到床上躺好,又为他盖好褥子,重新坐在床旁边的椅子上看着陷入沉睡的程驰好一会儿,才无声地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为程驰关好门,男人回到了自己的家,开门之后便看见一个只到自己膝盖上面一点的孩子朝自己扑过来,男人脸上的表情这才变得柔和了一些,他弯下腰将孩子抱在自己怀中,“伊恩,这么晚了为什么还不睡觉?”
  被叫做伊恩的孩子忽闪着他大大的和男人一样墨绿色的眼睛,一脸兴奋的问道,“爸爸,听艾尔叔叔说,Daddy回来了是吗?”
  男人愣了一下,脸上的笑消失了一些,但仍旧点头道,“是的。”
  听到自己父亲肯定的回答,伊恩的眼睛更亮了,“那,伊恩可以去看Daddy吗?”
  男人摇了摇头,“还不行。”
  伊恩听到这个回答,脸上的笑便凝住了,原本身后甩的欢快的小尾巴也垂了下来,头顶上一对毛茸茸的三角小耳朵也耷拉着,“为什么?”
  看着自己孩子脸上难过的表情,男人心中涌起了一股愧疚,他凑上前亲了亲自己孩子光洁的额头,答道,“Daddy现在身体不好,所以你还不能见他。”

【穿越兽人之城 by Arpege】(本页完)

《穿越兽人之城 by Arpege》上一篇

民国重生之平生事 by 越绫歌(忠犬受)(上)--预览

文案


若非亲身经历,陆艺华绝想不到,死了之后他还能再活过来。

1948年的华夏大地风云变幻,绵城陆宅突起大火,连烧三日不灭。

命运在此处划下拐点,陆艺华回到十年前。主攻-&-忠犬受>改错字,修BUG中

1、庆功宴 ...


作者有话要说:开新文了,此文有存稿,我寒假断网一直在存,就是为了不断更!新文要靠大家支持!

注意:文中的名字【刘晟】中的【晟】为多音字,这里读cheng[二声],特别标注。

  一阵白光闪起,陆艺华豁然惊醒,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倾去,在撞上前面靠背的前一刻伸手抵住,稍稍松了口气。
  “师座,前面刚刚过了黄包车,车子让了一下,您没事吧?”副驾驶上坐着的一个年轻军官扭过头道,笑容阳光明媚。
  “没事。”陆艺华下意识地回答,然后瞬间便睁大了双眼,仿佛受惊般看向副驾驶座上的青年军官,喃喃道,“……正则?”
  “师座?”刘晟转过头,见陆艺华神色不对,忙道,“方才撞了一下,师座可是不舒服?”
  陆艺华一怔,下意识答道:“还好。”随即又接着问,“还有多长时间到?”
  刘晟见陆艺华没事,才低头看表:“快了,应该再有十几分钟。”
  “嗯。”陆艺华轻轻应了一声。
  
  这里,是重庆。
  陆艺华看着车窗外的世界,心中说不出的复杂,他从来没想过他还能回到这里。视线余光从刘晟身上滑过,陆艺华轻轻闭上眼,这个时候正则还活着,这个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刘正则还活着,还没有死在那场令所有军人难堪的内战中。
  
  刘晟是陆艺华的副官,从陆艺华发迹伊始就跟在他身边,更是在华夏内战一开始便挡在了他前面,最后中弹身亡,他死在奸细手中,而非战场。
  陆艺华还记得,他当初的想法,在现在看来那是一种近乎天真的想法,他竟然认为曾经参加过围剿的他——即将调任剿共前线担任重职的司令官,真的可能在投降后,能够在那种极端的政治环境中好好的生存下来,即使他并未就任。
  
  陆艺华突然想笑,他发现他的前世仿佛一场光怪陆离的大梦,而他在那场梦里迷失了一生,最后终于死在了梦靥里,前世如若豪华盛宴,前半场灯火辉煌,后半场人声鼎沸,结束后却是杯盘狼藉了无生趣。
  “师座,到了。”突然而至的声音将陆艺华从回忆中带出来,他缓缓睁开眼,站在门外为陆艺华开门的刘晟突然发现他这位师座好像哪里不一样了,整个人仿佛一块寒玉,却寒气内敛。
  
  陆艺华从车上下来,被卫兵隔开的一段路两旁,镁光灯闪成一片。
  陆艺华抬头看去,庆功会的举办场所异常豪华,这里是他为数不多记忆深刻的地方,就是在这里他被授予了荣誉第一师师长,也是在这里,他遇到了那个人。
  深吸一口气,陆艺华对刘晟道:“咱们进去!”
  
  这一次授勋仪式很隆重,除了他之外,还有两个人和他一块儿,这个陆艺华并不在意,陆艺华在意的是,他今天是否还能够遇到那个人。
  找了个人少的地方,陆艺华站在长桌旁,一边喝着红酒一边看向宴会。授勋仪式对外开放,记者很多,同前世不同的是,由于他的刻意,今天没有记者过来找他。陆艺华顺手拿了个盘子挑了最让他看得上眼的鹅肝品尝起来。
  
  “敬安,怎么在这里啊?”声音刚刚响起,一杯红酒就已经递到了陆艺华眼前。
  放下盘子擦了擦嘴,陆艺华这才接过酒杯,看向来人。
  来人三十多岁年纪,并不十分英俊却自有一股斯文之气,架着金丝边眼镜的脸上挂着些许微笑,陆艺华笑道:“还不是这里清静,倒是张大记者来这里肯定有事,怎么有时间和我说话?”
  张乾林摇了摇头:“敬安如今可是大英雄,我还想拿到第一手资料呢,自然要多多接触,只是原想要争取一番,没料到你会在这里躲闲,竟是便宜了我。”
  见到张乾林这么说,陆艺华原本因为重生而有些郁郁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这个张乾林是陆艺华上学时期的好友,当初陆艺华年纪还小,堪堪十五岁,又是刚从国外归来,虽说家大势大,但身边的朋友无不是冲着他陆家少爷的身份去的,偶然得知国外读书时的好友竟然也在上海,自然欣喜异常,一来二去关系愈加亲密,竟比上学时期还要好上三分。
  
  张乾林是川中大户张家幼子,上有两姐一兄,都比他要大上十多岁,他这个小弟自然就得了众人的宠爱,无需管理家财的他也乐得清闲,早早出门增长见识,回国后便根据自己的学识和爱好做了‘大公报’的特约记者,拿着一份于他无所谓,于大多数人却是无比丰厚的工资。
  
  这个人,也已经多年不见了。
  内战时期陆艺华无暇自顾,再加上国内形势委实太乱,与很多好友都断了联系,他隐约听得张乾林回了四川老家劝家人变卖家财移居海外。
  走之前还曾联系过他,只是当时他刚接起电话便有一队宪兵要见他,当时他已经在那个人劝说下准备投共,他急着销毁资料,约了时间再见后就挂了电话,却没想到再也没见成。
  
  陆艺华突然觉得事事无常,他能够回到这个他人生的转折点,又何尝不是另外一种选择,如果当初他选择了另外一个方向……
  陆艺华压下心中忽起的涩感,与张乾林碰了碰杯,接着他的话道:“是啊,在这里躲闲,原本可能就是为了便宜你,你说要怎么谢我?”
  张乾林道:“是兄弟就不要谢了,想当初我去当记者,你考了黄埔军校,如今我还是记者,你却已经晋升将军,算是补偿我的心理损伤,也要让我全程采访吧?”
  
  “你倒是会咬文嚼字。”陆艺华大笑,“那你就跟着我吧,不过礼数可不能少,哪天有空,跟我一起回去见见我爸,他老人家可是想你的很。”
  “就这么说定了。”张乾林摇了摇手中的酒杯,暗红色的液体在杯缘处晃了一圈,“不过,我可是没地方住的,听说你在南京有一处不错的公馆?”
  “是老爷子为了方便我买下的,我可还没住过呢,又便宜你一回。”
  张乾林一口喝干杯中剩余的酒,眼睛内的笑意几乎遮掩不住:“谁让我一直这么好运?”
  
  宴会快结束时,陆艺华出门时已经微醉,他酒量再好也抵不住张乾林拿着各种借口灌。其实前世的时候他醉的还要厉害,那个时候他与一众获胜将军一样意气风发,在热闹处盘桓自然醉的较快,也就没时间与张乾林多说话,两人也只是在宴会结束后两天才找时间聊了一会儿,而那时候他虽然有空了,张乾林却开始忙了,交流时间自然不多。
  
  陆艺华靠坐在角落的沙发上醒酒,这时刘晟匆匆走了过来,俯身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由于宴会热闹陆艺华听不大清,反问道:“什么?”
  “师座,军需处已经放了补给,刚刚派了人去公馆,说是必须等您亲自过去才能够将文件拿出来。”刘晟稍稍提高了声音重复了一遍。
  “军需处?”陆艺华重复了一遍,他还有点儿晕,一时没反应过来。
  “是的,是一个少校。”
  
  “等等!”陆艺华豁然睁开眼,眼睛内朦胧散尽,“一个少校?”
  对于陆艺华的异常反应,刘晟显得诧异,却还是尽职地回到道:“是的。”见陆艺华拿起一杯柠檬汁喝了一口,手指不断地摸索着杯壁,刘晟问道,“师座,这个少校有问题?”
  “有问题?哦,不,没问题,他一个少校怎么会有问题?”陆艺华眯了眯眼睛,放下杯子站起身,道,“找个人给乾林带个话儿,说我暂时有事,等会儿让他自己走。咱们回去。”
  “是!”
  
  陆艺华坐上车往公馆赶时还觉得有那么一点儿不真实,真的要见到他了?
  赵睿,赵永书,那个让他的今天变成他的人生转折点的那个人,有时候他甚至怀疑他脑海中突然而至的记忆是否只是一场看似真实的梦境,毕竟“重生”这两个字太过玄奇,总让人不那么相信。
  
  可是,今天的事情发展到现在却不得不令他相信了,那些记忆是真实的,而赵睿出现了。记忆中,赵睿便是这么走到了他身边,一步一步,看似缓慢,脚步却无比坚实,取代了他身边所能依靠的所有人,成为他内心深处最能够最愿意去相信的人,然而结果却是一败涂地。
  
  看着车窗外那栋越来越近的白色欧式建筑,陆艺华皱着的眉头缓缓散开,一分慵懒三分魅惑,他不想再失败,但有些事却必须经历,手掌抚上胸口跳动的位置,陆艺华脸上现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车子渐渐放慢了速度,最终停下来。
  陆艺华下车后,第一时间就看到了院子门口站着的那个青年军官。
  还略带着稚气的年轻脸庞在灯光下显得越发平和,柔软的短发让人想要摸上一摸,眼睛很大,异常灵动,黑白分明。青年军官就那么安静地站在那里,臂弯里夹着黑色的文件包,见到他下车的同时,反射性的立正敬礼,声音清亮悦耳:“军需处少校赵睿见过陆长官!”
  
  “军需处少校赵睿见过陆长官!”
  陆艺华不知道现在该是什么心情,仿佛梦魔般的声音穿透时空想在耳边,在失去生命时都不曾有过恨意竟然蓬勃而来,却又在视线扫过那张俊秀的脸庞时瞬间消散,他的重生仿佛只为了听到这一声呼唤,仿佛只为了再见一见这张脸庞。
  
  陆艺华突然明白了他当初的执念,那么深刻,深刻到让灵魂颤动。
  追根究底,他能够重新回到这里,原因或许并不是那些虚无缥缈的荣耀或者忠诚,而是他内心深处对眼前这个人的执念。
  陆艺华在心里这样想,永书,赵睿。
  
  


2

2、骄傲 ...


  在刘晟示意下,跟着陆艺华进入公馆的赵睿不时朝四周看着,初次进入这里,他有些紧张,毕竟前面那个人是华夏的抗战英雄,年纪轻轻就已经是陆军少将了。下意识地摸了摸领口上的少校军衔,赵睿暗自撇了撇嘴。
  
  不过,陆艺华和他想象中的不大一样。
  赵睿回过神来,视线放在走在前面的陆艺华背上,陆艺华很年轻,虽然他早已经知道这位将军的年纪了,但他还是惊诧于他的年轻。
  虽然作为文职官员,他没有上过一天前线,但是战场的磨人他还是了解一点儿的,而眼前的这位将军除了一身尚未消散的硝烟气外,虽然整个人给人一种很难理解的悲情感觉,却没有哪怕一丁点的沧老。
  
  正想着,他们已经进了屋子,刚才跟着的人留在了房子外面,屋子内只有他和陆艺华,以及那位时刻不离陆艺华身旁的副官,听说陆艺华曾经救过这个人的命。
  
  “请喝茶,今天师座喝得多了,赵少校先等等。”
  胡思乱想间,一杯冒着热气的清茶已经放在了赵睿面前的茶几上,赵睿连忙接过,点头道谢:“不用麻烦了,我交了文件就走,刘副官您忙。”
  刘晟笑了笑:“那你在这里等,我出去安排事情去了。”
  “您忙,您忙。”边说,赵睿边站起身送人,虽然他是来这里公干的,不需要看人脸色,但刘晟毕竟是陆艺华的副官,可谓是心腹手下,自然不是他一个少校能够轻看的,何况这个副官也已经是中校军衔了,虽然只是职务军衔,但他赵睿少校的也只是职务军衔。
  
  等刘晟的身影消失,赵睿才又回去坐下,说实话他挺喜欢这里的,房子很漂亮,雅致里又透漏着大气,果然和他听说的一样,这位陆将军还是名门之后呢。
  只是再怎么漂亮的地方,不是自己的,空荡荡地坐着都会让人难受,将近半个小时,赵睿都以为人家将他忘了的时候,陆艺华从楼上下来了。这时,他已经换下了那身军装,一身家常服的陆艺华周身气息显得平和了不少,迎着陆艺华的视线立正行礼,赵睿突然就感觉到心跳快了那么一拍。
  
  “军需处少校赵睿见过陆长官!”这一句话说出来,或许是喊得声音大了的缘故,赵睿那张白皙的脸突然涨的通红,而发现了这一切后,那抹红色不退反升,从脸庞蔓延到耳根,覆盖了脖颈。
  
  赵睿觉得他再没有比今天丢人的时候了,竟然会窘到这个境地,丢人丢大了。
  然而还没等他开始自怨自艾,陆艺华便已经走到了他对面的沙发椅前,见他还在那儿磨蹭,陆艺华一阵好笑,心道这人还真是和上辈子一般的性情,胸中不由生出些许温情,想要逗逗他。
  
  赵睿只来得及听到陆艺华的轻笑,陆艺华就已经从兜里摸出了烟盒,夹出一根便屈指弹了过去:“哎!接着这个!”
  赵睿被惊得回过神,还未全然清醒又被陆艺华腕表反出的光闪了眼,下意识撤后一步,伸手接住那支划着弧线飞到身边的香烟。
  
  赵睿久久没有动,怔怔地看着已经在对面沙发上坐下的陆艺华,只见陆艺华点起一根烟,一双眼睛看着他仿佛玩笑道:“怎么,我的烟还入不了赵少校的眼?”
  “不,不是。”赵睿掐了自己一下,也坐了下去,“只是没反应过来。”
  
  “现在反应过来就行。”陆艺华笑了笑,觉得这么谈下去也未尝不可,这个人还是那么有意思,想着这些,他往后面一靠,说道,“路少校看起来也是年轻人,有二十了吧?出来做事家里放心?”
  “怎么会不放心?”赵睿奇怪地看了陆艺华一眼,“我都二十三了,都大学毕业一年了,再说我们在后方做文职工作的人还是很安全的。”
  “二十三了啊?”陆艺华面上做出惊呼的表情,内心却想发笑,顺着赵睿的话说道,“只是军需这块儿有时候也要往前线跑吧?”
  
  “那也有专人,陆长官不知道这些?”
  “嗯,知道倒是知道,只是好奇赵少校的工作而已。”陆艺华喝了口茶,接着道,“话说回来了,我冒昧问一句,赵少校名睿,字什么?咱们总不能就这么一直陆长官赵少校的说话,你叫我敬安就好。”
  “陆长官说哪里话,您是我长官,卑职怎敢放肆。”赵睿恭恭敬敬地说道,“陆长官叫卑职永书就好。”
  
  “这会儿又出来卑职了,那你还是叫陆长官,自称我吧,不然说不定暗地里得怎么骂我。”
  “卑职不敢。”
  赵睿这样的姿态让陆艺华好笑,若不是他了解赵睿,他真的会以为赵睿很恭谨,但现在他可不会这么认为,这个人这会儿估计就在心里腹诽他这个长官。
  
  见赵睿的称呼改不过来,陆艺华也不再劝说,随即将话拉回了正题:“我听下属报告说赵少校手里的文件要亲自交给我?那拨给我们的应该就不止是军需处的常规补给了吧?”
  
  听到说了正题,赵睿坐直了身体,将整理完毕的资料递了过去,道:“拨给荣誉第一师的补给还是在正常范围内的常规补给,您先看看资料。”
  见陆艺华翻过了一遍资料,赵睿才接着道,“何部长让我来主要是要告诉您,现在兵源虽然紧张,却还有空额,您可以争取。”
  “争取?”将资料放到一边,陆艺华皱了皱眉,抬头看着他道:“就这些?”
  “就这些,何部长说务必让我亲自告诉您。”
  
  兵源有空额,还可以争取,这件事儿在前世是没有的。
  陆艺华盯着对面的赵睿,前世里赵睿并没有对他说过这个消息。
  
  是前世的赵睿隐瞒了实情避免他势力发展,还是今生多出来的事情?
  不,应该不是赵睿隐瞒,陆艺华按了按鬓角想到,赵睿没这个动机,现在这个阶段他根本没有必要这么做,那么就是这一世多出来的了。
  也算对他有利,陆艺华暗自松口气。
  

《穿越兽人之城 by Arpege》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穿越兽人之城 by Arpege》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