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人之废渣成长记 by 优酸乳

时间: 2016-01-05 08:13:57

【兽人之废渣成长记 by 优酸乳】小说在线阅读

兽人之废渣成长记 by 优酸乳

文案

母亲从寺里求来的玉佩,竟然有移动空间的能力?

薛海有些惊奇,他坐在轮椅上,心潮澎湃的看着这个未知的世界——他所在的地方很美,有柔软的草和零星的花朵,还能看到几只翩然起舞的蝴蝶,他的面前是一片森林,到处都是树,并且每一棵树都有两个人环抱起来那么粗,他的身后,是一座高耸入云峭壁,薛海抬头望去,只仰的脖子都酸了,也没有看到尽头……

而接下来的所遇到的,更是让他有些心惊肉跳。

三米多高,身体健壮的兽人,缩成一团,心地善良的精灵,还有那些由元素组成的美丽幻境,由石头堆砌起来的部落城堡……

一点一滴,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诉薛海,这里已经不是他曾经的那个“家”了……
此文原名《奋发图强之兽人世界》,


楔子 移动空间

空间玉佩

“来,先别玩了,快戴上,这是妈去南海寺给你求的!”母亲的声音传来,还没等薛海反应过来,女人的两条胳膊就伸了过来,自顾自的帮薛海戴上。

那两条胳膊略微挡住了电脑屏幕,这让薛海有些烦躁,他扒了扒凌乱且略微枯黄的头发,瞄了胸前的玉佩一眼,皱起眉头,语气颇为不耐的说道:“妈,上次去寺里烧香的时候我不就说了么,这种东西都是那些和尚拿来骗人的,又不能吃,又不能喝,买它做什么啊。”

“这不是希望你的身体能早点好起来么。”薛母的话刚说完,薛海就猛地一拍面前的键盘,对着耳机大吼道:“我擦,这种副本都打了多少次了也能灭团啊!小D和MS都他妈神游要哪里去了!怎么都站着不动,还有那个新来的DK,流程我不是都告诉过你了么,你怎么还不会——”

一时间,整个小屋都仿佛被他的声音震的颤了起来。

“唉……”站在薛海身后的女人先是被自己的儿子吓了一跳,随即轻叹了一口气,一瞬间仿佛苍老了许多,如果仔细看的话,你就会发现,其实她的头发除了外面那一层是染黑的,下面的全部都已经白了。她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儿子,半是担忧半是气愤,忧的是自己儿子的身体状况,气的是自己儿子的不争气。

薛海,男,二十一岁,目前在家混日子中,算得上是位名副其实的啃老族。

要说薛海,初中的时候成绩还是很不错的,但自从上了高中后,就被一群狐朋狗友拉去学会了上网和玩游戏,并开始不务正业起来,逃课去上网几乎成了他的家常便饭。

薛海的高中班主任是个二十多岁,刚实习完,第一次带班级的男人,开始的时候满腔热情,对薛海还算负责,但在三番五次的上门家访而没有效果之后,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薛海的父亲在外打工干活,母亲则长年拉个小架子车,在路旁卖点瓜果,两位家长都很辛苦,起早贪黑的工作赚钱,却并不是很富裕,不过也就是因为这个,她根本没有时间顾得上薛海,也就错过了最佳教育时期,等她回过神来时,薛海的这一生已经算是完了。

过了大约一个月,薛海被学校开除了,原因是打架。

薛海的母亲寻思着,就算是打架,也要有个理由吧,但问薛海呢,薛海却死活都不愿意说,她没办法,只能接受这个事实,托着亲戚,把薛海带到了一个工地里,跟着包工头干活,虽说累点,但好歹比一直在家里要强些,再再然后,薛海在一天早上起床的时候,突然就发现自己走不成路了,经医院检查之后,才发现是得了一种病,一种名叫强直性脊柱炎的病,疼的他动不了,自然也就不能再去工地继续干活了。

这种病也算得上是富贵病了,一个星期两百多块钱的中药,吃完了就要买的西药,以及差不多十天一次的微创和小针刀,零零碎碎的算下来,竟然也花了几千块钱。

其实,说来说去,也不过就是一句话:薛海生病了,无法工作,只能呆在家里啃老玩游戏了。

“快点回去睡觉吧……”薛母拿了一件衣服,盖在了薛海的腿上。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我知道了妈,你先去睡吧,我这里很快就打完了。”薛海噼里啪啦的打着字,头也不回的说着。薛母无奈,她明早还要早起去卖水果,自然不能和薛海一样熬夜,于是也就由了薛海,转身回房去了。

“擦,花了三个小时打G团,才分了五百多G,你们怎么不去死啊。”薛海喃喃的说着,突然听到叮的一声响,连忙拉开密语界面。

【移动空间】密:空间系统已经完全打开,移动地点初步定为德拉诺,人物属性为人类,是否确认?

紧接着,界面上就出现了一个‘确认’和‘否定’的选项。

这是什么任务?薛海呆了一呆,有些茫然的移动着鼠标点了一下确定,然后就开始思索起来,德拉诺是兽人的地盘,这和他一个人类有什么关系?而且,密语里的空间系统是什么?他怎么不记得这个游戏里有叫这个名字的东西?

更让他奇怪的是,他明明点了确定,游戏界面却没有任何的变化。

就在薛海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电脑屏幕突然黑了,坐在电脑面前的薛海骂了一句,无奈的推着轮椅回房了——唉,算了,就当是天意吧,竟然在这种时候停电了。

薛海刚进了自己的房间,就看到房间中央,一个小小的紫**法结界静静的躺在哪里,深紫色的光芒照着整个小屋都明亮了起来,接着,那结界似乎是发现薛海进了屋子,开始移动起来,并以薛海所在的轮椅为中心,向外延伸开来,直到直径大约有一米八左右才停了下来,缓缓的转着圈。

薛海有些慌神,他立即移动了起来,想要离开这个东西,可谁知,那结界也跟着移动起来。

对于之前从没有遇到过的未知东西,相信谁都不会淡定的起来,薛海只觉得心跳的速度越来越快,抓住轮椅扶手的手也用力起来,可以很清晰的看到有些发白的关节……

一瞬间,薛海只觉得心脏猛地疼痛了起来,就像是谁的手伸进去抓住了它一般。

薛海痛苦的**了两声,身体歪在了靠椅上,现在的他疼的要命,当然不会注意到,那结界上的字符开始慢慢的变化起来。结界散发出的紫色光芒,映照着薛海的痛苦神情,看起来异常的扭曲……

结界的光芒突然暴涨了一下,再接着,光芒黯淡了下来,小屋渐渐的恢复了以往的黑暗,而原本坐在轮椅上的薛海……却不见了……

作者有话要说:开……

开坑……

其实兽人文很久以前就想写了,但是那啥,太火了,文太多了,所以一直都没开,现在貌似要比之前冷一点,再加上昨天晚上做梦梦到兽人了……(捂脸,梦到的内容很纯洁……)

所以我来开坑了……

于是求包养!╭(╯3╰)╮

穿越到兽人世界(一)

薛海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蓝蓝的天空和白白的云,他觉得自己此时正躺在草地上,因为身下软软的,刺刺的,还能闻到一股青草香。

然后一瞬间,他的心情就变得很平静,薛海发誓,这是他活了那么大的岁数中,第一次睁开眼睛,看到这么美丽的画面——蔚蓝的天空中,几朵奶白色的云漂浮着,天空看起来很低,仿佛爬上一座小山坡,一伸手,就能把那些云都抓在手里一般。

当然,他这样觉得,一部分的原因还是在于,以前的他都是睡在屋子里的,睁开眼,也就只能看到房梁或者天花板……

四周很静,却又不那么静。

薛海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风吹过的声音,隐约间,还能听到一两声鸟叫,不过那鸟叫声似乎很遥远,听起来有一种飘渺的感觉。当然,在此时,他无暇再估计这些,也不想再用自己高中都没上完的底子文艺一把。他颇有些艰难的翻了一个身,在看到自己的轮椅就在不远处时,眼睛顿时明亮了起来。

咬咬牙,走过去就行了!

虽然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但是当务之急,还是要先坐在轮椅上。薛海在心中给自己打气,毕竟他已经吃了几年的药,最近这一两年,也有些好转,变得可以慢慢的扶着墙走路了。他张开双臂,尽量保持着身体的平衡,然后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但是很可悲的,他刚挪动了两步,就觉得双腿传来一股钻心般的疼痛,眼前一黑,身体一晃,再回过神来时,就坐在了地上。

虽说屁股下面的是土,但摔起来比之水泥地,其实也差不了多少,毕竟没有多少人会无聊到先摔在水泥地上,再摔在土地上,比比看哪一个更舒服。

薛海闭着眼睛,龇牙咧嘴的在地上坐了好一会儿,才觉得脑子不那么混了,他长舒了一口气,慢慢的躺平身体,这一次,他已经不敢再冒险用腿走路了,而是趴在地上,靠着双臂的力量向前蠕动着。

虽然很慢,但至少腿没有那么疼了。好不容易坐上了轮椅,薛海只觉得自己的半条命都快没了。他喘息着,拍了拍满是泥土的衣服,在看清衣服的同时,手指僵了僵——在家里的时候,为了方便和舒服,他都是穿着睡衣的,所以……

此刻,薛海恨不得从头来过,然后天天都穿着衬衣牛仔!他低头,再次懊恼的看了看自己的睡衣,然后有些烦躁的扒了扒头发。不得不说,这是一件很可爱的睡衣,米黄色,圆领,上面还绣了一只可爱的维尼熊,抱着蜜罐子,满是幸福的表情。这是母亲在附近小摊上买的,很便宜,十五块钱一件。

努力的让自己忽略掉穿着,他开始环顾四周。

左手边是一大片的森林,右手边,是高耸入云的峭壁,而他所在的地方,则是森林和峭壁中间的一小片空地,靠近森林的地方满是草和花,偶尔还会有几只蝴蝶飞来飞去,在靠近峭壁的地方,这些花草就少了很多,大约是不常见到阳光的缘故。

森林里的树不算稀疏,大约每两三平米就有一棵,每一棵的树,都有两三人环抱起来那么粗,想是长了很长时间了。薛海想着,抬头仰着脖子看向了右边,却发现那峭壁竟然一眼望不到边,某人不由的咽了咽口水,这万一,要是从上面掉下来一块石头……

“呸。”薛海毫不犹豫的在心中骂着自己,把他所能想到的所有恶心人的词汇都放在心里回想了一遍,然后再在主语上加上自己的名字。

唉,自己这都是在想什么呢!薛海拽了拽头发,怎么可能会有人在这种悬崖上呢?既然没有人,那又怎么可能会突然掉下来一块石头?所以说,这些都是不可能的……虽是这样安慰自己,薛海还是向着森林的方向挪动了一些,想了想,觉得不保险,再次挪动了一些……

当薛海已经挪到森林中的一棵大树下后,他终于有那么一些放心了,便开始梳理起来到这里之前发生的事情,最后,他似乎是明白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是穿越了,穿越到了德拉诺。

——先是电脑上的密语,那个叫移动空间的人发给了自己一条密语,说是空间系统打开,那么,空间系统是什么?而且那上面说,地点初步定为德拉诺,德拉诺他知道,是山口山中原本兽人生活的地方,只不过后来,兽人都去了萨格拉斯,和牛头人生活在了一起,恩,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的种族竟然是人类!噢,请看我的口型,跟我念,人……类……

如果那个移动空间的密语正对上自己的穿越的话,那就很奇怪了。

德拉诺是兽人的领地,就算是穿越,他也应该要成为兽人,才能生活在那里吧?现在把他一个人类放到兽人的领地里,是要干什么?干什么!人类是联盟的,兽人是部落的,根本就是死敌,好不好好不好!

想到这里,薛海翻了一个白眼。

想想当年,自己一个满级联盟,不下副本,不打战场,千里迢迢的跑到火星刺杀部落小号时的优良表现——释放技能的干脆利落,跑位的精确,看着那个小号躺在地上很久,心知他是在骂自己,而自己却毫不在意的淡然处世,守那个小号的尸整整一个晚上的耐性,即使是那个小号在灵魂医者复活,也千里迢迢的赶过去追杀的永不放弃,在小号愤怒,然后呼啦啦的叫来了一群大号时,仍旧面不改色杀小号的那种气魄,他的心中就愈发的激动起来。

其实上天让自己穿越,就是让自己来统治这个世界的吧!

于是薛海澎湃了。

但澎湃了一会儿,他便又觉得这些情景根本就是不可能实现,毕竟就算他的心灵再强大,又怎么能以一个残疾人的身份,站在一个以力量为中心的世界顶端呢?不用进角斗场,他就能看到自己坐在轮椅上,毫无反抗力的被某个兽人一拳打飞时的情景了……

但随即,他又想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自己根本就不是在这个山口山游戏里,而是这两件事恰好发生在差不多同一个时间段,看起来,又似乎有那么点联系罢了。

那么这个,就好办多了。

作为一个资深的被迫性宅男,薛海当然知道穿越是什么,嗯哼,穿越嘛,就是自己实行收小弟,收妹子,坐拥江山,独霸天下,拥有无数后宫的一个过程!

作者有话要说:= = 写完之后,回过头,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没写什么剧情啊……

捂脸,下一章萌物和小攻出场。

:求评论呦亲!!╭(╯3╰)╮

【改错别字】

穿越到兽人世界(二)

就这么激动了一阵,薛海突然觉得肚子有点饿了,他摸了摸肚皮,感觉那程度并不算难以忍受,但为了防患于未然,还是先找到一些能吃的是正经。

前方是森林,后方是峭壁,薛海如果想找东西吃,当然不可能拖着这残破的身子爬上峭壁,或者就这么坐在这里等着路过的人送,再说了,这种地方,可能会有人路过么?答案薛海知道,所以他的面前只剩下一条路,那就是进到森林里,走出森林,找到附近的人家,请好心人给点东西吃,这个认知,让薛海心中突然升腾起了一丝的害怕。

这片森林只看起来就不简单,万一出现什么猛兽呢?自己还不是要死翘翘了,退一步说,就算他平平安安的出了森林,那万一找不到人呢?越想,薛海就越觉得自己前途渺茫,但此刻,他除了走进森林这一条路,也找不出别的了,便只能硬着头皮进了去。

森林里的土地原本是很干燥的,但越往里去,就越显得泥泞了起来,像是前几天才下过一场雨般。这里的空气好,景色好,满眼都是绿色,还能闻到土地的清香,但却苦了薛海。轮椅在干燥的土地上,虽然不如在水泥地上行得稳,但到底还是能走的,而现在这种情况,时不时的,就不小心陷入泥中,简直都让薛海觉得,它会在走到某一个地方的时候,突然就因为承受不住自己的力量而散架了。

于是,薛海行的很小心,但再小心,也总有悲催的那么一瞬间。

在行进了大约几百米,或者一千多米后,轮椅猛地颠簸了一下,惹得薛海的心也是一跳,然后,任薛海怎么推手轮圈,那轮椅就是不动了。

无奈,薛海只能想办法下来,把轮椅从那泥泞的地里捞出来,他环顾四周,想要找一些能借力,让自己安安稳稳的到地上的东西,但刚扭头,就被吓了一跳!

只见一棵巨大的树后,某样绿色的光芒一闪一闪的,浮在半空中,虽然是白天,但看起来仍旧很是诡异。薛海的身体不由的哆嗦了两下,只觉得流年不利,刚想找个办法快点离开这里,就看见那绿色的光芒竟然从树后飘了出来!

“啊,你是雌性么?”那绿色的一团操着标准的普通话惊叫起来。

听到这声音,薛海呆了呆,原本他还是挺害怕的,毕竟谁在森林中猛地遇见这种浮在半空中,还闪着绿莹莹光的东西,应该都不会太淡定,特别是薛海之前还非常害怕某样总是在夜晚飘来飘去的东西,但是,在听到了那绿色东西的语言,并且看到了他的真面目后,薛海就不害怕了,相反的,他还觉得那东西挺亲和,挺可爱的……

样子有点像宫崎骏的动画片《龙猫》中出现的那一团煤炭屎鬼,只是颜色变成了绿色,大大的眼睛睁着,漂浮在半空中,一圈的绒毛,一脸的无辜。

“那个,请问,你刚刚在说什么?”刚刚只顾着惊奇这一团竟然会说普通话,而没有注意到他在说什么,这让薛海有些不好意思。

“唔,我是说,你是雌性么?”一个软软的声音问着。

因为这东西的外表挺可爱的,看起来又没有什么攻击力,所以薛海一直都在盯着他看,而此刻,某人不由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因为他发现……那一团球球根本就没有嘴巴!既然没有嘴,那它的话到底是从哪里说出来的?而且,那球球口中的雌性是在指女的么?他虽然有点瘦了,但不至于被误认为是女的吧?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那团团没见过人类,所以一看到,有点分不清男女……

薛海自动的为球球找了一个说法,他边想着,便答道:“我不是雌性,我是雄性。”

紧接着,那球球便露出了一脸不相信的表情——好吧,别问我是怎么看出来那圆圆的一团露出不相信的表情的,但是我就是看出来了擦。

“啊,话说回来,你一个人在林海做什么?难道就不怕有雄性出现,直接把你抢走么?”那球球旁若无人的继续问,薛海有点听不懂,不明白男的抢自己一个爷们干嘛,不过联想起先前那球球问他是不是女的,便明了了,看来这里的妹子很稀缺啊。

【兽人之废渣成长记 by 优酸乳】(本页完)

《兽人之废渣成长记 by 优酸乳》上一篇

兽王离婚记 by 苍天遥--预览


唐逸觉得自己很倒霉,走在大马路上踩着不知道谁扔的香蕉皮一下滑到了迎面而来的大公交车轮下,他至今还能记得那个师傅那惊讶的眼神。
然后正为自己魂穿了还能再活一起感到幸运的时候,发现这个世界的人都不是人,高兴的时候人模人样,不高兴的时候吼的一声就成兽样。
这他也就认了,但更让他绝望的是这个世界男女平等——都能生孩子,而他正大着个肚子。
“我要离婚!”唐逸打包着衣服,对旁边抖成筛子一样的小鸟侍从大声道“帮我叫个律师!”
小鸟侍从麻豆缩成麻雀样扑腾着小翅膀叽叽喳喳的飞了出去。很快兽王宫的人都知道他们的二主子要和大主子离婚

【生子,兽兽】兽王离婚记

唐逸觉得自己很倒霉,走在大马路上踩着不知道谁扔的香蕉皮一下滑到了迎面而来的大公交车轮下,他至今还能记得那个师傅那惊讶的眼神。然后正为自己魂穿了还能再活一起感到幸运的时候,发现这个世界的人都不是人,高兴的时候人模人样,不高兴的时候吼的一声就成兽样。这他也就认了,但更让他绝望的是这个世界男女平等——都能生孩子,而他正大着个肚子。

“我要离婚!”唐逸打包着衣服,对旁边抖成筛子一样的小鸟侍从大声道“帮我叫个律师!”
小鸟侍从麻豆缩成麻雀样扑腾着小翅膀叽叽喳喳的飞了出去。很快兽王宫的人都知道他们的二主子要和大主子离婚。


正在兽王宫西院丹房守在丹炉旁边看火候的虎白洋听着窗外的鸟音叽叽喳喳越听他越来气,最后实在是听不下去跳起来用扇子指着天怒吼“唐逸你够了!本王为了你都亲自来炼助产丹了!你还要怎么样?!”


陪着虎白洋炼丹的马赤赤长老赶紧上前给他拍背顺气,好声开导“唐逸是外界来的,对陌生环境难免有些恐惧,加上这特殊时期,他难免会抑郁会焦虑会无理取闹,为了他腹中那传说中的孩子大王您可要大人大量。”马赤赤长老虽然人型相貌上看着相当于人类标准的30岁左右但今年都已经200岁了,超过退休年龄40年可为了完成先王的托付还坚持奋战在辅佐新王的第一战线上。


虎白洋甩开马长老的手,红着眼吼道“我忍了他6个月了!我不介意他来路不明,不介意他在床上叫得要死要活还把我咬得这秃一块那秃一块,不介意他盯着母兽流口水。我对他还不够宽容吗?!他现在三天两头的闹,你知道外面怎么说我的吗?我今天再不去治治他,我这个兽王也不要再当了!”说完化成一只巨大的白虎就冲了出去,马长老连拦都拦不住。马长老看着虎白洋的背影着急的唤着侍从“哎哟!快来人跟上大王啊!”


虎白洋迈步奔向他和唐逸的寝宫,一路上时而愤怒时而害怕。

愤怒的是他觉得唐逸这次闹事估计和前天他与狐老七偷偷出去喝花酒有关——他堂堂一兽王还不能和兄弟去喝两口小酒啦?!这豆大点事情就要闹离婚啦?!


害怕的是万一这次他是来真怎么办?自己其实还是蛮喜欢他的……而且祭典上那神谕也不能忽视啊。

就这样矛盾着虎白洋撞开了房门,他看见唐逸正抱着手站在门口等他。
在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功夫,门口已经被赶过来各种动物给堵上了。


“让让。”马长老气喘吁吁的挤了进来。看这那小两口正在用眼神互相‘厮杀’,他老人家就着急的走到两人中间,向右劝劝“哎哟,大王你就看在老臣的面上,这事就算了行不?”向左劝劝“唐公子,不,唐先生,我们大王还年青,常年在外征战对家庭生活还不适应,你也要体谅体谅。”唐逸腹中的孩子也凑热闹的踢了他一脚,唐逸有些动摇的皱了皱眉。房里房外一下子安静下来都在等他开口,等得虎白洋都无聊得趴下来舔起左前爪。


“不行!我心意已决。”唐逸最后表态,他这话一落让虎白洋一口不慎咬到自己的舌头导致无法第一时间发言,于是唐逸继续宣布道“今天起我搬到东边空着的房子里去住。”


“我只想说一件事。”虎白洋站起来大着舌头说道,大家都屏住呼吸看向他,他说“我和狐老七真的只是去喝酒。”

说完虎白洋收到了唐逸的一只鞋子。


“便秘啦?”狐老七狐洪穗叼着根草晃到虎白洋身边。虎白洋穿着简单的底衣双手托腮蹲坐湖边,从湖里的倒影看到狐老七,很是惆怅“我以为打完战天下太平后就没有什么可烦心的了。可没想到这过日子比打战还伤脑子。”


一直站在虎白洋身边比虎白洋脸还苦的马长老看到狐老七,脸上勉强挤出点笑向他点点头就算打招呼。

狐老七歪着用嘴唇把嘴里那根草上上下下的拨弄,原来与虎白洋他们同魔界做战的时候他也觉得大战结束之后应该没啥可以烦恼的了可听闻虎白洋婚后的种种事迹后可算是让他开了眼界,本来就光棍多年他更不敢轻易找对象,就生怕变得和虎白洋一样。过好一会,他颇为为难的开口说道“说真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要不你就随他的意,离了?”


这话一出,马长老顿时呆掉了,他叫狐老七来可不是为了这个结果。

虎白洋则直接从地上蹦了起来,转身抓住狐老七的衣襟提了起来,他比狐老七整整高出一个头还多,迫使狐老七不得不踮着脚仰着头才能和他对视,他眼珠晃动好像想从狐老七那羡煞母兽们的脸上找到什么一样,最后他把狐老七嘴里那根草抽了出来塞到自己嘴里,支支吾吾问道“离了?”狐老七点点头看着自己的上司兼好友。


马长老吓得只懂在一边直摆手连声道“不可啊,大王不可啊。”,内心泪流满面地直呐喊‘哎哟,这狐老七不能信啊!我早该知道啊!’

得到狐老七的答案虎白洋松开了他的衣襟看向远方噘着那根草思考起来,根本就无视绕着自己团团转的马长老。直到把那根草都咽了下去,虎白洋才红着脸吐出一句话“可我好像真的爱上了他。”


这个答案一下让马长老安静了下来,‘还好。爱情还是能相信的。’他拍着胸口给自己顺气。

狐老七好像听到什么东西破碎掉的声音,眼前这个为情所困得面红耳赤的壮汉是谁啊?那个驰骋在战场的战神去那了?狐老七咽了咽口水稳了稳神,伸手拍拍虎白洋强壮胳膊无奈笑道“要不咱们来想想办法?让军师我再给你参谋参谋?”


虎白洋咧嘴一苦笑,正好露出颗虎牙“军师,你连啵都没有打过,怎么参谋?”

这话太直白,直接戳中狐老七是40年的老处男这个疼脚,伤得狐老七非常的疼而虎白洋毫不自知,一旁的马长老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心里却多少有些幸灾乐祸——让你给大王出馊主意!


狐老七抖抖嘴角勉强把笑容维持住了,他一把抓住马长老那只幸灾乐祸的手一拉,马长老重心一失便往他怀里倒然后就觉得唇上一热刚想喊就有个湿软的东西闯了进来还缠住他的舌头打了个圈。这个吻结束后,马长老捂着嘴连连后退最后更是嘶的一声化成一匹赤色骏马头也不回的往夕阳奔去,一边跑一边吼着‘小春我对不起你啊啊啊啊啊啊’


“那个马白春嫁给龙族的二太子那么多年了,长老还惦记着?”

“马长老是个长情的人。”

“话说回来,我打过啵了,咱们可以来讨论你的婚变了吗?”

“好!咱们要从哪里下手?”

“要解决一个问题就要掌握足够多的信息,你就从你们认识开始和我简单说说。”

“那是个白雪纷飞的早晨……”

“请长话短说,咱们时间紧迫,大王。”

“哦,那是个上午……”

狐老七将虎白洋的故事简单总结了一下,大致就是:在祭祀的时候神谕说虎白洋的伴侣会从天而降掉在他床上,他们俩的孩子能彻底终结和魔族的千年恩怨。结果第二天早上唐逸真的凭空出现掉到了他的床上。那些祭司们欣喜若狂的当天晚上就把俩人的婚事办了,用虎白洋自己的话来说就是‘看着他那惊慌失措模样就心生莫名情愫想把他好好爱护。’在成婚过程中唐逸向他坦白了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对此虎白洋觉得这个人很有勇气很坦诚对他的好感度更是迅速上升,直接把生米煮成了熟饭。也就是因为如此直到现在没人知道唐逸非人型时是什么模样可也没有人去深究这个问题。在大家的督促与虎白洋积极认真的努力下,一个月后唐逸不负众望成功地怀上了。本来应该是很高兴的事,但唐逸却突然闹了起来,今天吼‘自己没法生啊,不懂生啊’;明天蹲墙角画圈圈‘为什么自己那么倒霉,被男人上就算了,还要生孩子。’;后天嚷着‘反应太大吃不下东西生不如死啊!’要去跳湖等等等等,还时不时看着宫里来来往往的母兽叹气说什么‘我现在的脸算得上帅到无边,却不能和美女谈恋爱,这美好的年华都让那头老虎给糟蹋了。’这些种种虎白洋都忍了,特别考虑到他们雄性生子的时候都是兽型生子而唐逸到现在都没有化出过兽型,他还特地翻出助产丹的秘方辛辛苦苦的炼起来。可是今日唐逸竟然提出要离婚,虎白洋很沮丧很惆怅外带一点点委屈。


狐老七思考着,扯过自己的长马尾在手指间绕了绕,放开的时候他向虎白洋建议道“欲擒故纵,大王,你先冷处理试试。”

对比起虎白洋,唐逸就显得淡定很多。他在麻豆的帮助下搬到了东院的厢房,看着相对狭小的床铺他激动得内牛满面——终于不用被那只大老虎换着花样的啃了,也不用听他打呼噜了,总之总算能睡个好觉了。唐逸搬到东院后吃好喝好主要是休息得好,没出半个月脸色红润了腰身也更粗了精神爽朗了说起话来嗓门更大了。听话‘冷处理’的虎白洋时不时趴在东院墙上看着唐逸翘着二郎腿乐呵呵地边看着不知道谁给小册子边吃点心黯然神伤——这咋和预期的相反呢?


这天,在他们分居十八天,虎白洋第三十六次爬完东院的墙后,虎白洋找来狐老七。虎白洋找得急,狐老七以为发什么大事便迈着四条小腿一路奔向虎白洋的书房,马长老一听到那狐狸的脚步声便躲到了屏风后面不敢做声。


脚步声越来越近,一瘦小红毛狐狸窜了进来跳上虎白洋的怀里俩前爪扒着虎白洋的衣裳,口吐人言焦急道“大王你咋了?麻豆说你心受重伤!让臣给你看看。”


虎白洋伸手抓住狐老七的脖子把他提起来和自己平视,很忧伤地说“是心灵受伤。”这话一说完,狐老七那因为紧张而瞪圆的豆豆眼一下就恢复眯眯眼状态。接着他一挣化成一身穿红色长袍一脸无奈的青年和虎白洋面对面地跪坐在虎白洋怀里。“咋了?他不是没有再提离婚的事情吗?”


“可是这样下去和离了什么区别。”这半个多月来的床好冷好大,虎白洋表示很空虚寂寞冷。

狐老七皱起眉头,他对婚姻真的不在行,但是领导有难怎么的也不能不出声啊。于是他决定把这件事往外推“要不找那个龙族二太子给你传授下维持婚姻的经验?”


“不可啊!”一听到‘龙族二太子’这五个字躲在屏风后的马长老忍不住惊呼出声。狐老七一听到他的声音,好像找到乐子一样的抖了抖嘴角从虎白洋怀里站起来去寻他。狐老七找,马长老就躲,两人绕着屏风打起转。


虎白洋目送一匹马驮着一只狐狸夺门而去后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自言自语的说道“模范家庭啊,好主意。”

入夜,虎白洋瞅着天上的大圆月亮琢磨着现在龙族那边应该是白天了,于是他找来喵白咪搬出战后一直没有再动过的水镜。

“喂喂,这里是兽王宫,你们听得见吗?”喵白咪一手指着月亮一手搭着水镜边上,进行试通话。

水镜面上起了波动,隐隐约约好像有那么点影像。虎白洋凑上去对着那影像喊“我是虎白洋,想找你们二太子龙紫轩。”他洪亮的嗓门震得水镜激烈波动起来,然后平息……


…………

……

等了半天水镜也没有反应,连最初的模糊影像都没有了。

“坏了?”虎白洋抱着手问喵白咪。“这玩意过了保修期没有?”

喵白咪皱着眉头想了想,咂巴了下嘴答道“我记得我有多交钱续了20年的保修期。但主要问题是,大王……”喵白咪压低声音,道“唐先生摔过它,不知道还给不给免费修。”


这是个的确是个问题,虎白洋很后悔当时他为了讨唐逸欢喜把用于三族通讯的水镜搬出来现宝。虽然知道唐逸来自另一个世界,但是他没有想到水镜里的水竟然当场就黑掉了,更没有想到的是唐逸都已经吐得脸色惨白竟然还能一抬脚把水镜整个给踹倒。


虎白洋后悔完毕,轻叹了一声,正要和喵白咪说去送修的时候水镜突然有了反应,水面波动起来对面看着烟雾缭绕,白烟稍散,一蓬头垢面的大叔叼着根金烟袋出现在水镜里,“虎小子,听说你最近在离婚啊。”


“龙二叔,你咋都知道了?”虎白洋见水镜没有坏喜出望外

龙二叔掏掏耳朵,冷哼一声“你宫里那只小麻雀的亲戚的亲戚的亲戚成天在说,我不想知道都难。”

“龙二叔您老和春姨结婚多年有什么秘法吗?给点金玉良言呗。”虎白洋苦着张脸。龙二叔看着他那衰样,啧啧两声把自己的烟袋通过水镜递了过去,虎白洋看了一眼接过来放到嘴边,一吸一吐顿时烟雾缭绕。龙二叔的声音幽幽的从水镜那头传来“婚姻无大事,有爱万事休。”


虎白洋思考了片刻,“我觉得我是有爱的。”说完又一脸更衰的样子抽口烟,“只是我不知道唐逸有没有爱。”

龙二叔啧啧两声向他抖抖手指,虎白洋会意把烟袋还了回去,龙二叔叼上烟袋一脸痛心疾首“这就是先上车后补票的坏处了。”他这一说完抬眼看到虎白洋一脸绝望,好像随时就要泪奔的样子赶紧又把话一转“不过他未必对你没爱,要不早就闹了不是?沟通,你们需要沟通。大不了你走一遍婚前那套好了。”


“婚前哪套?”虎白洋很疑惑

“追他啊。花前月下、美食攻击、山盟海誓、百般纠缠让他爱上你啊。”龙二叔很惊讶虎白洋竟然不懂。

“哦……”虎白洋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本来这俩还想多聊一会,但是急慌慌扑着小翅膀的麻豆冲了过来嚷嚷着“不好了,大王,不好了。”。

虎白洋抬手让麻豆落在自己手上,麻豆瞪大圆豆豆的双眼喊道“马长老和狐军师出事啦!现在都在狐府呢!”

虎白洋一抖,不由低呼出声“狐老七终于还是把马长老给上了?”

“哟?百年孤寂马赤赤终于有主啦?”龙二叔突然嘿嘿的笑起来,从水镜里爬了出来,拍拍虎白洋的肩膀“走,虎小子,咱们去看看那匹烈马。”

“你好八卦啊,龙二太子。”麻豆叽叽喳喳地道,此时虎白洋已经变成一只巨型白虎,准备开路。

“比你好点”龙紫轩说完,大概梳理下自己的头发便坐到虎白洋的虎背上,喵白咪喵一声变成小猫跳到他怀里,麻豆转了转眼珠子也停在他肩膀上。

乘客都坐好了,虎白洋便开跑一路狂奔往狐府去。

唐逸这个时候,正在呼呼大睡,做着一个莫名其妙的梦。


“唐逸,你为什么要离婚呢?”一个身穿黑色底衣金色长盔甲,头绑黑色高马尾,面容姣好看起来刚双十的女子倚着一把巨剑站在他面前,四周除了无边的黑暗什么都没有。

这个女的唐逸认识,是虎白洋的二妹妹虎金衣,曾经来看过他们的新房甩下一小袋金子然后扭头就走了。嘴里说是忙,但是唐逸分明从她的眼角看到不屑。那时唐逸特别希望她能闹一闹,最好闹到那和唱大戏一样临时搭起来的婚礼现场整个散掉。结果她没有,她来了然后又走了。

现在她又来了,还是这么一个奇怪的场景。唐逸在经历这段时间对环境的熟悉和了解,他意识

《兽人之废渣成长记 by 优酸乳》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兽人之废渣成长记 by 优酸乳》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