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人之诱拐 by 水清水白

时间: 2016-01-04 23:08:04

【兽人之诱拐 by 水清水白】小说在线阅读

兽人之诱拐 by 水清水白

-
雷点一:生子
雷点二:产奶
雷点三:弱受有娘气
雷点四:人兽文
雷点五:更新缓慢

有细节问题,请无视

第 1 章

高大的树木,带毛刺的树叶,饱满的果实,阿宁看着眼前的一切,目光呆滞,只怀疑自己是不是到了巨人国,为什么这么大,所有物体都比正常物体大上1~2倍,天啦,即使他真在最后一位亲人去世哭着喊,干脆让他也死了算了,但那只是酒后乱吼啊,他真得没有任何放弃他好不容易存到十万块存折的想法,阿宁眼前一黑,倒地昏了。

沉甸甸的果实把不堪重负地树枝压弯,阿宁跳了几下,摘下一颗有成人拳头大的果实,随手擦了擦,张嘴就咬,这些果实他吃三个就饱了,但不一会又会饿。

唉,这里要怎么出去啊,阿宁已经在这块区域绕了好几圈,他不敢乱走,时不时传来的野兽的吼叫吓坏了他,没有一点野外知识的阿宁对于森林这样的环境无所适从。在这里的几天,阿宁每一晚都被吓醒,然后缩在石缝中间抱紧自己不敢动弹,他努力在心里鼓励自己加油走出去找到人烟,不管他是异世界还是什么,只要努力他总能过上安稳的日子。但要胆子不大的阿宁,在小时候就被笔盒里几只毛毛虫吓哭的他,孤身一人走出满是野兽的森林,还不如把他塞进娘胎再生一次来得快,因此每一次鼓励都会在他哽咽声中结束。

吃完果子,给自己做了又一回心理准备的阿宁对着未知的森林,深吸一口气。

他小心的用棍子分开草丛,荆棘,抬头向太阳的方向走去,阿宁不敢看地上,昨天他在草丛里看到动物的腐尸,差点没把他吓死,怕鬼和软体动物的阿宁做了一个晚上的噩梦。

‘啊!’阿宁被一个硬物绊倒了。

他摔在地上,手撑着地,低下头,阿宁吃惊地看着绊倒他的物体,然后惊喜地欢呼一声,一个受伤的人类,阿宁伸出手推推受伤男人,他不敢太用力,男人的胸口少了一块肉皮,仔细一看能看到骨头了,男人□围着一块兽皮,阿宁怀疑自己掉到了远古时代,要不就是野人,但野人毛不是很多吗?

男人没反应,如果不是紧接着他又吐出一声**,阿宁绝对会以为他死了,毕竟他的伤口太可怕,阿宁并没有注意到那块伤口没有流血,他伸手摸摸男人的额头,发烫,他发烧了,阿宁不知所措,在森林里他非常没用,他不知道退烧的药草长什么样,也不知道如何找到水源,即使他在电脑上有看过穿越到森林的小说,但谁会去记那个,阿宁没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也不会因为喜欢某一本书就把里面的内容背下来。

他是一个普通人。

阿宁看着男人微微张开,干裂的嘴唇,至少要给他喝点水,阿宁想想,把抓在手上的果子咬破,然后用力的挤压,把果汁滴进男人的嘴里,一挤完,阿宁便飞快跑到他刚才摘果子的大树,把所有他能采到的都摘了下来,用外衣包着跑到那个受伤的男人身边,一连挤了十来个果子,双手发酸的阿宁惊喜地看到,男人眉头动了动,不一会他睁开眼睛。

受伤的男人长得非常野性,下巴一圈黑黑的胡子,眼睛像猫一样,金色的里面一条尖利的竖条,把阿宁吓了一跳,而且他听不懂男人说什么。

男人咕咕嘀嘀说了一大堆,阿宁一句也没听懂。

‘我听不懂。’阿宁说,摇着脑袋,同时也松了一口气,不会被吃掉,真好。

男人又咕咕几句,眉头皱得很紧,他似乎想爬起来,但他受伤的胸口和高烧让他摇晃着扑地。

‘啊,你别动。’阿宁担心地想扶住他,男人戒备得一闪,阿宁愣了一下,他头疼地抓抓有些发痒的头皮,手指不停地指着男人受伤的胸口。

听不懂阿宁说什么的男人看到周围四散的干瘪的果实,嘴里甜甜的味道让他戒备心稍退了一点,他犹豫了一下,指着不远草丛里几棵草,又指指自己渗血的胸口。

‘哦,我知道了。’阿宁也许对森林没辄,但对察颜观色还是挺行的,他快步跑到草丛那边,因为不知道男人指得是那个部位,阿宁用树枝把那几棵草药连根挖出来,连衣服都没洗过的手被锋利的叶子伤了好几个口子。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阿宁小心地捧着几棵草药递给一直盯着他的男人。

‘给你。’

男人接过药草,整根吃进嘴里,咬烂,又在阿宁惊讶的表情下吐出来,敷在伤口上。原来这种草药是治伤的,阿宁默默地记下,把所有的伤口都涂上草泥,男人挣扎着又想从地上爬起来,然后他的胸口喷血,又倒地了。阿宁吓了一大跳,他赶忙把男人扶住,这次男人没有挣开,他没力气挣开。

‘那个,你的胸口。’阿宁不安地指着男人的胸口,他真怕男人死掉,那他要怎么办啊。

咕咕嘀嘀,男人疲惫地说,他打起精神上下扫视了阿宁一番,指着阿宁走过来的方向,并向那个方向移动。

‘不是吧,要回头。’阿宁苦恼地撑着男人,好重,最多只提过两桶水的阿宁,仰头看着男人,好高大,至少有二米。

175的阿宁吃力地撑起对他而言实在是重的男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男人扶进一个山洞,阿宁看着这个熟悉地山洞,他在这里住过几天。

男人无力的坐在地上,他靠着石壁,把一路采来的药草塞进嘴巴,阿宁惊叹地看着男人连咀嚼都没咀嚼一下就硬吞下去。

真厉害,阿宁在心里赞道,也许因为阿宁相较男人而言瘦弱不知多少的体型,再加上他救过他,男人很快就靠着山壁昏睡过去,不过阿宁更相信,这个男人是因为伤口和高烧实在撑不住了,才昏睡过去。

迟疑了半天,害怕男人就这样死掉的阿宁,小心地靠近斜靠在山壁上男人,伸出手指放到男人额头上,男人眉头立刻紧皱,似乎想挣扎地醒来。

呃,阿宁立刻把手指拿开,这戒备心还真强,许是身体太过虚弱,男人挣扎半天,也没醒来。

终于碰到人,现在一点也不想一个人的阿宁,盯着男人好一会,确定他不会醒过来后,才从口袋里拿出一包只剩一张纸巾的清风。

唉,他以后上厕所怎么办啊,用叶子擦?阿宁痛苦地闭上眼睛。

这个山洞很高,但不深,在山洞的角落还有从洞顶滴落下来的水珠子,在地上形成一个小小的水坑,把最后一张纸巾浸进冰凉凉的小山坑里,阿宁带着一丝伤心,小心地把三层装但被他用得只剩二层的纸巾捏干,然后走到男人身边覆在他的额头上。冰凉凉的纸巾似乎让男人舒服了一点,他的眉头放松了一点。

阿宁重复着,浸,捏,走,覆,走,浸这几个步奏,直做到他累极睡着了才停止。

阿宁迷糊地半眯着眼,后脑勺很痛,他伸手摸摸脑袋下面的石块,凹凸不平的触感,让他清醒起来。

睁开眼睛,坐起来,还没完全清醒地阿宁就被吓了一跳,昨天遇到的男人正盯着他,那双像极野兽的眼睛非常吓人的盯着他,阿宁胆小地向后一缩。

就在这时,“……%¥……#”男人突然说话。

阿宁这才恍过神,他摇摇头,小声地说,‘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他看看男人的伤口,没有流血,但显然不会好得很快,那就是说他们不能走了。

已经把男人当成一国人的阿宁苦恼地想,‘你还烧吗?’他问,把手放在额头上,‘发烧?’

“¥…”男人似乎认清了他们语言不通及这里只有阿宁一个同类,他摇摇头。

“不。”阿宁重复一遍男人的话,他英语学得不错,这个应该不会比英语难。

男人抬头看向阿宁。

“不。”阿宁又重复一遍,似乎明白阿宁想学语言的男人点头,表示阿宁没有读错。

阿宁苦笑,对男人说,‘我出去找食物。’他向洞穴外面走去,一路阿宁只要看到能吃并且他采得到的东西就都采下来,还挖了一大把伤药,直到衣服不够放了才回山洞。

阿宁在男人二步远的位置坐下,他把衣服放下,把伤药递给男人,把他吃过的食物放到一边,然后他指着那些他不认识的果实问,‘那些“不”能吃?’他做了一个吃饭的动作。

男人显然不笨,阿宁只问了一遍,他就从果实里挑出二种扔到洞外,“不能吃。”他说。

阿宁重复了一遍,又指着地上的果实说,‘这些“能吃”。’

男人点头,“嗯。”了一声。

“嗯。”阿宁重复。

捡了几颗果实,当作早中晚三餐,剩下的,阿宁都推给男人。

“吃。”他说。

男人皱眉,沉默了好一会,才吐出一声,“谢谢。”

“谢谢。”阿宁重复,他心情好了不少,学会语言,能沟通,说不定能找到回家的路,阿宁慢慢咬着果实。

似乎做为感谢,给自己换完药的男人开始教阿宁学语言,他指着一样东西,然后说话,阿宁重复,才教没一会,男人又疲惫地昏睡过去。

阿宁吓了一跳,他伸手覆在男人额头上,确定只是微热后,松了一口气。

看着男人沉睡的脸,阿宁也打了一个哈欠,他揉揉眼睛,走出山洞,要找一个能装水的器具,他想。

找了半天,阿宁在折了好几根树干,又捡了不少垃圾后,终于找到中空的很像竹子的植物,阿宁高兴地多捡了几根,他折不断那些竹子,便向河流的方向跑去。

小心地看了好半天河水,确定里面没有生物后,阿宁才敢把竹筒放进水里清洗,一边清洗一边还小心地水里有没有其它生物。上次来河边的时候,他亲眼看着水里一只不知名的生物把一只在水边喝水的大型动物一口吞下,吓得阿宁险些尿裤子。

阿宁又看一遍周围,再次确定没有其他动物后,才快速度地冲一把脸,漱下口,就拿着装满水的竹筒,飞快地跑了。

一路小跑回山洞,阿宁直到踏进山洞,才放松下来,男人已经醒了,见阿宁喘着气,便立刻戒备地想站起来。

但一声闷哼,男人再次扑地。

阿宁慌张地想扶起男人,但手上抱着好几个竹筒让他不能伸出手,‘你没事吧,伤口裂开了,很痛吧?’阿宁立刻找了一个平坦的地方把竹筒放在上面,然后赶忙扶起挣扎了好几下,但只能勉强撑起半身的男人。

伤口又裂开了,阿宁叹了一口气,拿起剩余的草药递给男人,男人看看平静地洞外,才接过草药。

阿宁看着男人上完药才松了一口气,他拿过二个竹筒给男人,‘“水”给你。’

“谢谢。”男人说,果实的水分和清水显然级别差了不少,男人眉头放松了不少,又教会阿宁几个新词,倒又昏睡过去,草药多少有点促眠作用,而男人的身体也太虚弱了。

阿宁年看所剩不多的伤药,出洞采了不少回来,又捡了一些干枯的树叶枝条,阿宁想钻木取火,伤患最好吃点有热量的食物,阿宁不太懂怎么钻木取火,但干枯的树叶枝条燃点低,他还是知道的。

抱一大堆树叶树枝,阿宁找了一个不大的凹陷的小洞,把树叶和折断的树枝放进去,就拿着一根干枯的粗树枝开始的用力旋转起来。

不知是阿宁运气好,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转了差不多二个小时后,火燃了起来,阿宁还来不及笑,就赶紧补充几根枯树枝,让火大起来,再放了二根粗树枝,让火烧着。

直到粗树枝也燃烧起来,阿宁才松了一口气,然后他发现一件很严重的事,他没有锅。

因为害怕火灭了,阿宁拿一根燃烧的粗木棍和空了得竹筒出洞了。

他想找一口锅,或者能充当锅的东西,在外面绕了好半天,着实找不到代替锅的东西的阿宁采了几种蘑菇和果实便回到洞穴。

走进山洞就看到男人醒着,坐在火堆边上看火,阿宁眨眨眼睛,呃,他怎么爬到火堆边上的?

阿宁把手上快灭的木棍扔进火堆里,便也坐在火堆边上,把蘑菇和不认识的果实给男人看。

男人捡了几种蘑菇和果实,阿宁默默的记下,侧身把洗过的蘑菇放进盛满水的长宽竹筒里,接着捡几块石头做了一个简单的支架,把竹筒放上去。

男人皱眉,“会烧起来。“阿宁重复,拒绝男人想拿下来的动作。

‘等一下,换一个。’阿宁指着他捡得几个宽扁的竹筒,他找了很久,才找到这样的竹筒,长窄的竹筒很好找,但长宽并且底厚的竹筒真得很难找。

蘑菇采了很多,阿宁捡了几根不易烧起来新鲜树枝,做了一个简单的架子,烤蘑菇,并弄了两根笔直的木棍,用水冲一回就当筷子翻烧起来。

男人沉默坐在火堆边上,满眼怀疑地盯着被翻烧的蘑菇,偶尔扔几根树枝让火保持住。

‘要换了。’阿宁说,看看蘑菇汤,再看看竹筒焦黑的筒边,伸手想拿起来,但刚一碰到,阿宁就‘嘶’地一声,被烫到了,他捏着耳朵,苦着脸看着蘑菇汤。

呃,阿宁吃惊地看着男人拿起竹筒把蘑菇汤倒进另一个竹筒里,然后把新竹筒放在石架上。

阿宁崇拜在看都会男人红都没红的手,不拍烫的手,好厉害啊。

“焦了。”男人指阿宁忘翻的蘑菇和下面的架子,低头一看,阿宁赶紧把蘑菇放进竹筒里,沮丧着一张脸看着起火的木架,用筷子夹起一个蘑菇,怎么看都像半生不熟,阿宁叹了一口气,拿起一根筷子,把蘑菇叉成串继续烤了起来。

“蘑菇。”男人突然指着蘑菇说。

阿宁眨下眼睛,愣了,“蘑菇。”男人又重复一遍,阿宁才回过神,跟着重复一遍,“蘑菇。”男人点头,又指蘑菇汤说,“蘑菇汤。”呃?“蘑菇汤。”“烤蘑菇。”……“烤蘑菇。”

阿宁嘴角弯起一个微小的弧度。

换了三回竹筒,蘑菇汤总算起了小泡,阿宁松了一口气,只剩一个竹筒了,如果再不行,只有把蘑菇倒出来,喝热水了。

咬了一口自己的烤得蘑菇,熟了,味道……真难说,阿宁把自己咬了一口的蘑菇吃下去,把其它的烤蘑菇都给了男人,‘给你。’

阿宁的食量很正常,但这里的果实块头都太大了,蘑菇也不用说了,也是大块头的,吃了两颗蘑菇和两个果子的阿宁,已经是饱了。

男人接过烤蘑菇,“谢谢。”他说。

‘不客气。’

蘑菇汤大滚了,阿宁高兴地看着男人把竹筒拿下,并把一半的汤倒进没用上的竹筒里,唔,热腾腾的,这么多天终于吃上一顿热的,让阿宁感动的不行。

显然煮得蘑菇更好吃,吃了一个颗小块头的蘑茹,又喝了几口汤的阿宁吃不下了,虽然很好喝,但是,他真得饱得不行了,两颗果实差不多等于五个半的苹果,而且苹果个头还不小。

阿宁看着三下五除二早喝完的男人,‘给你。’他把还剩差不多一半的汤递给男人。

看着不多的冒着热气的蘑菇汤,男人认真地看了看阿宁才接过,阿宁没在意的继续烤蘑菇。

第 2 章

就这样过了几天,阿宁总算找到一个石锅来代替锅,不过那个石锅底太厚了,火要烤很久才能熟,而男人终于可以不用阿宁扶得走出山洞溜一圈子,然后一身汗回来。他们的沟通也进入佳境,阿宁学会了怎么说这三个字,他开始向男人学习常用字,而不在是果实的名字之类的。

“我回来了。”阿宁兴冲冲的跑进山洞,他找到几个萝卜,唔,很像萝卜的萝卜。

“这能吃?”他问,把那几个萝卜现宝似得给男人看,男人一点头,他立刻兴奋地欢呼起来,“怎么吃?”

“煮和烤都能吃。”男人一边回答,一边磨石头。

阿宁看着男人磨得很尖锐的石头,问,“这是‘刀’?”他指那块石头。

“刀。”男人回答。

“‘磨’几天?”阿宁学男人的动作。

“磨,五天。”男人说,把磨利的石头放进小水坑里。

“刀,磨,磨刀。”阿宁重复几遍,“还要多‘久’?”久要怎么比划,阿宁皱眉。他换了一个说法,“还要多少‘时间’?”呃,时间又怎么比划。阿宁脸皱起来。

“什么‘时候’磨好?”时候,唉,“几天磨好。”终于找了一个他都会说的,阿宁叹了一口气,他看都会男人。

男人从阿宁不停换句子的时候就停了下来,他思考了好一会,才慢慢地说,“还要多久,还要多少时间,什么时候磨好,很快就好。”

阿宁重复了几遍,“嗯,那就不用用搜。”他高兴的说。

“手。”男人纠正,“手。”阿宁认真地读了几回。

男人点头,又低头磨石。

阿宁把锅盖打开,“你要喝水?”阿宁用竹筒舀了一筒问,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总算没忘了问男人的名字,几天前他就想问了,但老问了。

“名字,伊鲁。”男人说,再次把刀放进水坑里浸泡一会,然后把萝卜切开,“你的名字?”

【兽人之诱拐 by 水清水白】(本页完)

《兽人之诱拐 by 水清水白》上一篇

重生之随爱而安 by 植树--预览

文案

旧时花开 此时花落
一百次悲喜只不过是一声叹息
今生别离 来世相聚
一万句珍重只不过是热泪一滴
感情纠缠着人心
花儿才开得美丽
爱情装点着回忆
往事才说得动听

作者有话说:
一世现代,一世民 国。今生别离来世相遇。
虽然很多人不喜欢民 国,但装13的作者认为那个时代有那个时代特有的华丽,所以总有些欲罢不能的情愫。看过一二章,觉得还能再往下看,不如大胆一试。

  一

  举报色情反动信息
  举报刷分
  一百次悲喜只不过是一声叹息……
  一、
  罗睿又看到那幢老宅子。在一个偏僻的胡同里,门脸算不上豪华,却也不失气度。门楣上,烫金的匾额隶书着“苏府”两个虬劲的大字。
  罗睿轻轻的推开朱漆的大门,雪白的照壁后边是一座花草繁盛、屋舍俨然的院子。穿过走到西跨院里,一眼看到周嘉树站在园子里的石榴树下,阳光透过树叶,在他脸上印了半边密匝匝的阴影。他掐了一朵榴花放到鼻前轻轻的嗅着,听到声音,抬起头。见是罗睿,勾着嘴唇缱绻淡笑:“我等你很久了。”
  罗睿微微诧异。周嘉树的头发整齐的三七开,穿着一身灰色的长衫。他本来身材颀长,面容英俊。长衫更称得整个人有种玉树临风的意味。罗睿敛了敛眉,他竟然用这个词来形容周嘉树。
  “怎么?”见他顿在原地不动,周嘉树走到他面前,执起他的手一把将他拽到怀里。罗睿红了脸,抬头看周嘉树,他唇角噙着一丝温柔的笑意,看得人心里毛毛的。
  忽尔,嘴唇覆在他的唇上。
  亲吻,甜美如夏花。
  “砰!”罗睿被惊的醒过来。猛的抬头,看到周嘉树恶劣的嘴脸,完全不似梦里的温情脉脉。他蓦得打了个寒噤。
  “公司支付你薪水,不是让你来睡觉的。”周嘉树满脸冷漠不可一世的表情。罗睿冷汗淋淋的看着他放在面前的一只U盘。
  “有时间,把这些稿子校对好。应该做得到吧。”周嘉树双手抱在胸前。罗睿低着头,底气不足的应了一声:“好。”
  “下班之前。”周嘉树简短的说了他要的时限。
  “嗯。”罗睿拧着眉点头。
  周嘉树淡淡嗤笑着,拧身回他自己的办公室。罗睿郁郁的吐了一口气,低着头用眼角的余光看周嘉树远去,才将悬悬的心放下来。
  “你很怕周副主编?”屏风另一边的郑乐天抬起头吃吃的笑看着他。
  “怎么……可能……”罗睿否认的语气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郑乐天扁扁嘴:“刨开他是GAY这一点来说,他还真是相当有能力的男人。”
  一听到“GAY”这个词,罗睿又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噤。
  “你怎么了?”郑乐天把罗睿从纠结的回忆里拉回来,窃笑:“你不会歧视GAY吧……”
  “当然不会。”罗睿急急的为自己辩白。郑乐天嘿笑着也不再去追问什么,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继续自己的工作。
  罗睿下意识的摸了摸嘴唇,在梦里竟然还在跟这样的人KISS。而且,明明大家都是男人,他却还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揉过嘴唇无意中回过头,周嘉树办公室的那扇大百叶窗前似乎有个人影。罗睿又是一身冷汗,赶紧开始做他交待的工作。
  刚毕业不久,跑了三周的人才市场工作没有着落,于是老爸托人托保,找到自己的一个学生。这学生当初是个问题少年,在罗爸爸的谆谆教诲之下,读完了高中还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南下打拼,竟然混得还不错,成了知名报社的头头。于是恩师的公子当仁不让的替他在报社里安排了一个实习记者的职务。职位清闲,薪水按照应届毕业生的标准来发,也还过得去。为了庆贺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那天罗睿去了酒吧。天晓得他怎么会想着去酒吧,在大学里也没有进过酒吧的人,还偏偏去的是一家GAY吧。于是在迷离的灯光里看见了一个长相英俊帅气的男人,让他瞬间像失了魂一样,向那人走了过去。第二天早上,他发现自己躺在这个男人的床上,全身的骨头疼的跟散架了似的。在残存的记忆里,他记得,是自己主动的。一个好像完全不是自己的自己熟稔的跟这个人搭讪,亲吻,然后ML……
  男人跟男人ML……
  这不是最悲哀的……
  最悲哀的是,当罗睿休养好身体想抛弃那让人费解的一夜激情好好工作的时候,突然发现那个跟他419的男人正是他所就职的部门的头头——周嘉树。
  目光冰冷锋利像刀子一样的男人,只一眼就把这个没有涉世经验的应届生的五脏六腹都看得一清二楚,然后装做素昧平生的样子,以公事公办的腔调处处刁难,时时言语相讥。
  罗睿悲哀的擦掉额头的冷汗,拿着周嘉树扔下的U盘,打开里面的文件逐一校对。大部分稿件文笔着实平淡无奇,只是他们是一线记者,他们把握到了新闻,所以他们占到了版面。能入得了他罗睿法眼的,只有一篇某大集团公司总裁的采访稿和一篇社论。文笔清爽利落。针砭时弊处毫放、犀利。婉约处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像个谦谦君子。勿庸质疑,这出自周嘉树之手。不到三十岁就坐到副主编的位置,报社里所有的人都对他没有任何异议。若非是实力说话,又有什么能做到这一点?
  罗睿也晓得爸爸的那位学生秦总编把他安排在周嘉树手底下的原因。这样优秀的人,跟着他总能学到一些不错的经验。如果他们是以别的正常方式认得,他一定会把周嘉树当成大哥来崇拜。但是,他们的相识如此的让人……
  校完稿子,眼睛生生作痛。罗睿拿着眼药水仰面滴了两滴。收好校完的稿子,他鼓足了勇气站起身敲响周嘉树的办公室门。
  “进来。”周嘉树的声音带着些轻松。罗睿推开门,蓦然看到一个牙白色皮肤,长相漂亮的年青男人坐在周嘉树的办公桌上,跟他面对面,神色**。看到他进来,两个男人同时把目光转向他。那个极漂亮的男人,还有一双细长的眼睛。像女人一样,非常好看。带着一抹应该说是“妖治”的味道。
  看到他发愣,周嘉树轻轻咳了一声。
  罗睿蓦然一怔,旋即冷汗涔涔的低着头把东西放到周嘉树面前:“稿子,校对好了。”
  周嘉树看也没看他:“行了,出去。”
  罗睿又低着头乖乖的从他办公室里退出来。关好门,他回头看了一眼,脑子里情不自禁又想起先前那个梦,替自己羞耻不迭。难不成,他潜意识里还指望周嘉树是个深情款款的君子不成?
  二
  举报色情反动信息
  举报刷分
  二、
  天气有些阴沉。南方秋天跟夏天没什么区别,虽然是十月份的天气,依旧是三十来度的气温。算不上酷热,但也不轻松。阴沉的天气给这暑热更添了许多闷气。罗睿拉了拉衬衣的领子,一丝不苟的走进一间叫卡萨布兰卡的西餐厅时,秦彦明已经到了。看到他,抬手示意了一下。罗睿咬着嘴唇走过去:“秦总编。”
  “私下里不用这么生份。”秦彦明笑了笑:“你是恩师的弟子,跟我也算是同一辈了。叫秦大哥就行。”
  罗睿不自然的笑了笑,擦了把额头上的汗。
  “早该请你吃顿饭的,一直没空。”秦彦明把菜单放到罗睿面前:“自己点吧,随意。”
  罗睿拿着菜单翻看。虽然秦彦明一副和蔼可亲平易近人,还是老爹的学生。罗睿始终不敢造次。秦彦明快四十的年纪摆在那,又是单位的领导。这两座大山都很高,不能轻易逾越。
  罗睿翻看着菜单,对于西餐的菜品不怎么熟悉。前后翻了一遍,有些苦恼。秦彦明像是看出些端倪:“这家的招牌是黑椒牛扒。”
  “哦,那就这个吧。”罗睿有点不好意思。
  “生菜沙拉?”
  “嗯。”
  基本都由秦彦明代办。还好是秦彦明,罗睿没觉得自己有多丢脸。他轻轻的吐着气,打量坐在对面的这位师兄。总的来说,秦彦明算是个有气质的中年人。可能说成是中年人,显得有点太老。三十八岁,保养的还不错,看起来跟周嘉树差不太多的样子。事业成功,家庭幸福,一切都像是年青人的楷模。
  点完了餐,等着上菜。秦彦明看着罗睿浅笑:“罗老师身体怎么样?”
  “他还好。再忙,早起还是会去锻炼锻炼。平时在家也喜欢养养花,养养鱼。”
  “这些兴趣挺好。”
  吃着西餐,闲聊的话题无非是老爹啦,大学里的事情啦等等。秦彦明总是会挑起话头,不让气氛冷场。这让罗睿心里觉得对秦彦明的隔膜少了很多。
  “跟周嘉树还处得来吗?”
  罗睿刚切了一块牛扒塞进嘴里,秦彦明把话题扯到周嘉树身上,害他差点哽着。勉强把肉吞下去:“还好。”
  秦彦明看着他淡笑了笑:“他的性子是怪了些。但真的是个才子,搞好关系,能学到东西的。”
  罗睿只能点头称是。想到周嘉树,让人有点食不下咽。以那样的方式相遇,还偏偏在他手底下做事同,跟他学东西。罗睿幽幽的吐了口气,吃饭的速度放慢了很多。
  秦彦明不明就里,替他倒了点红酒:“你不会歧视GAY吧。”
  “不会……”罗睿忙不迭否认。
  秦彦明笑了笑:“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罗睿老实的回答。
  “喜欢男人还是女人?”
  ……
  这种询问的方式还真是奇怪。罗睿的耳根不觉有点发红,一时之间没有立即做出选择。等他说出“女人”两个字的时候,秦彦明的脸上隐约浮起了一丝**的笑意。罗睿不禁打了个寒噤。就好像自己那点猫腻已经叫他尽收眼底。该不会是周嘉树在他面前透露过什么?
  罗睿心不在焉的切着牛扒时,秦彦明突然举起手:“嘉树。”
  罗睿的手蓦得一抖。回过头,周嘉树带着他那天在他办公室看到的那个长得很漂亮的青年一起走过来。
  “秦总编。”那个漂亮的青年首先打招呼。秦彦明眯缝着眼浅笑:“冬文也在一起。”
  “难道我就不能来这儿吃饭吗?”那叫冬文的青年挑着眼角,三分挖苦七分玩笑的说。秦彦明撇撇唇:“当然能。”
  “介不介意,我们也坐这里?”那青年不客气的坐在了罗睿身边的空位上。
  “你这么大方都坐下了,秦总编当然不会拒绝。”周嘉树唇角也浮着笑坐在秦彦明身边,目光闲闲的往罗睿这里扫了一眼。罗睿硬着头皮:“周副主编……”
  “这位是美术编辑唐冬文。”秦彦明指着那个漂亮的青年人说。
  “你好,我叫罗睿……”
  “我们见过。”唐冬文支着下巴不客气的看了他一眼:“长得挺水嫩的。你得防着这两头狼,一个赛一个的狠。”
  罗睿怔忡的看着面前的秦彦明和周嘉树,又看了看唐冬文。
  “乱讲。”秦彦明微微蹙眉,对罗睿笑了笑:“这些人口无遮拦,就喜欢欺负新同事。”
  “别败坏我名声,我可不喜欢欺负人。”唐冬文浅笑,笑容里夹着一抹冷。罗睿也扯着嘴角干笑两声。暗暗觉得,唐冬文对自己似乎含着一抹敌意。不晓得他这个刚进报社的新兵能对这个美编构成什么威胁,明明工作上也没有竞争的可能性。
  一顿饭吃勉勉强强吃完。罗睿擦了擦嘴,如释重负。秦彦明本打算送罗睿回去,唐冬文站起来突然扶着头做眩晕状。秦彦明扶住他:“你没事吧。”
  “还好。”唐冬文说是这么说着,却是一副佳人佯醉要人扶的模样半倚着秦彦明。
  “秦总编送唐美编吧,我坐公交也挺方便。”罗睿客套的说。秦彦明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唐冬文。唐冬文眉心一拧:“也不用那么麻烦,打个的士,我也很快。”
  “我还是送你吧。”秦彦明扶着唐冬文出去。罗睿和周嘉树跟在后面。他微微看了周嘉树一眼,表情冷冷的。看这两个人这样走了,他也一脸无可无不可的模样。罗睿暗暗的对这个人有些鄙夷。他还以为唐冬文跟这个人是固定的交往对像,看起来也只是无聊时在一起打发时间的人。虽然已经知道他不是什么深情款款的君子,但对于这种只服从于雄性本能的男人,还是不能认同。
  想到本能,罗睿又想到那个莫名其妙的晚上,耳根微微发红。他咬着嘴唇,若无其事的看着周嘉树:“我走这边,周副主编,再见。”
  “再见。”周嘉树淡淡的回了一句。
  分道扬镳。
  夜里突然转凉了。起了点风,吹得罗睿轻轻的瑟缩。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一辆公交车,跟撞了邪似的,连出租车都不往这儿靠。罗睿看了一眼手机里的时间,九点二十,76路的末班车开到九点……
  可能已经错过了,罗睿无奈的决定乘35路到园景新村。那里离租住的地方还有两个站的样子,就算没车了,走路也能到家。这么想着,一辆35路晃晃悠悠的开过来。他毫不犹豫的跳上车。
  园景新村说是新村,其实是八十年代初建起的第一批现代化小区。当年很时髦,如今已经很老旧。低矮的铁栅栏转着十数幢六七层楼高的房子,栅栏上爬满了野蔷薇。南方湿热的天气,给这些花延长了花期。满墙都是密匝匝一簇簇的花,大有千朵万朵压枝低的态势。罗晋深深的嗅了口青涩的香气,忍不住想伸手去掐一截枝条。冷不丁的,让蔷薇上的刺扎了手。他轻轻的啧舌,吮了吮被扎伤的手指。微微抬眼,看到面前多了一双穿着绣花鞋的脚。罗睿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抬起头看清面前不是他第一念闪过的女鬼,而是一个鸡皮鹤发的老妇人。她穿着件盘扣的短袖唐装,虽然很老,但是看起来气度很好的样子。
  老妇人从黑暗里走出来看到罗睿的脸呆了呆,上前一步试探着唤了一句:“庄凡?”
  三
  举报色情反动信息
  举报刷分
  “找我?”苏逸之拉开宿舍的房门,看到庄凡一脸焦虑的表情。庄凡环视了一眼他的宿舍,苏逸之拉着他的手轻轻的拽将他抱在怀里,吻住他的唇,促狭低笑:“陈非出去了,不会打扰我们。”
  “我不是……”庄凡推开苏逸之,看着他满脸痞痞的笑容,犹豫了一刹:“我只是来问问你毕业了有什么打算。”
  苏逸之咬着他的耳垂,手不安份的往衣服底下伸。夏天都穿着单薄的衣服,身体很快有了反应。庄凡红着脸按住他的手,急急的说:“我爸安排我去德国……”
  “去德国?”苏逸之的手停下来,捧住庄凡的脸,看到他没有一点儿开玩笑的表情,玩世不恭的脸上才露出一丝正经的神色。
  “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
  “子承父业,他希望我去德国继续深造,已经申请好学校,明年春天过去……”
  苏逸之皱起脸把庄凡按到床上:“那我呢?”
  庄凡红着脸:“你要不要一起去?”
  苏逸之愣了愣,脸上又浮起坏坏的笑容:“舍不得我?”
  庄凡有些不好意思,别过脸缄口不言。却冷不防胸前的扣子已经被人解开,胸膛裸在苏逸之的眼皮底下。苏逸之玩味着他胸前的突起,俯首咬住一只,用力一嘬,胸前便肿涨起来。庄凡气忿的伸手推他:“我是跟你说正经的事。”
  “这也是正经事。”苏逸子抓住他的两只手压在他头顶,另一边褪下他的裤子。
  “住手……”庄凡羞耻的看着苏逸之。虽然这也不是第一次,但是青天白日的,脸上的表情汗珠都能看得一清二楚。苏逸之的泛红的脸上清楚的写着欲*望两字,恐怕自己也好不了多少。
  “停不下来了。”苏逸之喘息着,身子一挺,进去一半。庄凡痛的**了一声,眼泪从眼角渗了出来。苏逸之放开他的双手,一边抚摸

《兽人之诱拐 by 水清水白》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兽人之诱拐 by 水清水白》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