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荒大陆生存记 by 鸡大排

时间: 2015-12-28 03:14:18

【蛮荒大陆生存记 by 鸡大排】小说在线阅读

蛮荒大陆生存记 by 鸡大排

肖先生穿到了像是史前社会的森林里,变成了奇怪的克鲁人
克鲁人有着猫科动物的眼睛,爪子锋利,尾骨上还连着条长长的尾巴。
他们是卵生动物,并且似乎雌雄同体。
总之各种诡异的经历让肖先生在悲剧中求生存,又在求生存中各种卖萌╮(╯▽╰)╭


1

1、肖先生死掉了 ...


  肖先生工作的百货公司终于在年底前超额完成了这一年的销售任务,虽然只是个保安组头头,但肖先生仍然被邀请参加了公司的庆功宴。忙碌了一整年终于得以轻松一下,肖先生一时没注意喝得有些多。回去住处后在卫生间里吐得稀里哗啦。好不容易胃里干净了,哪想脚底一滑,直接就摔在了他自己的呕吐物上。
  倒霉的肖先生醉酒浑身无力,以脸朝下的姿势摔趴不说,更是连翻个身的力气都没。鼻子浸在那堆恶心的呕吐物里,一吸一吸,最终堵住了他的呼吸道。
  窒息的那一刻,肖先生感觉自己被个白茫茫的东西包裹住了,那玩意儿湿湿的又温暖异常,待在里头让人舒服得想睡觉。于是肖先生就闭上眼睛死掉了。
  ====我是穿越的分割线=====
  肖先生没想到自己醒来后仍身处白茫茫的环境中,他以为自己还在酒醉途中,正打算继续睡下去,不料整个世界突然就摇动了起来。
  这是——地震了么!!!
  宿醉过后反应慢半拍的肖先生立刻抱住脑袋弯腰想跑,却发觉自己似乎被困在了一坨黏稠的液体里,如何都动弹不得。就在这时候,只听“咔嚓”一声,有白白的细屑落到了肖先生头上,抬眼去看,只见一个如石头般锋利又厚实的钩子卡在了离他脑袋不到十公分的地方。
  我的妈啊!!!
  肖先生望着那巨大的钩子瞬间僵住了身体,他维持着方才抱住脑袋的动作,盯着那个巨大的钩子在动上片刻后又慢慢退了出去。
  于是那个地方就出现了一个洞——这让肖先生终于意识到他现在所处的地方似乎是个密闭的空间,而且还是个有水的温暖的密闭空间。
  这到底是哪儿啊?!
  几轮的惊吓过后,肖先生早已恢复清醒,他努力扒拉着身体往那个洞靠近,正想看看外头到底变成了哪副光景,洞上突然贴上了一只眼睛。
  没错,这是一只眼睛,虽然它没有眼白并且瞳孔只是细长的一条线,但肖先生还是知道这是只眼睛——因为他家的猫咪就长着这样的眼睛。
  现在这只眼睛正在灵活地转动,似乎是在打量里头的情境。而在它与肖先生的视线对上时,那个细条的瞳孔在瞬间变成了圆形。
  这大概是兴奋的表达,就像是野兽发现了猎物,肖先生只觉背后寒毛一根根竖了起来,就在恐惧冲破极限的时候,他的身体本能地要站起来。这股冲力似乎连四周的粘液都没法控制住他,肖先生得以摆脱束缚,他的头顶猛撞上了那个密闭空间,只听“咔嚓咔嚓”断裂声不断,随着一块块碎片的剥落,外面的世界终于展现在了肖先生面前。
  这是个堪称巨大的山洞,灰色的岩壁被刻意打磨过,像是个住所。而在肖先生面前,则站着两个体格庞大长得像是野人的——妖怪?!
  ……………………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咪呀!!!!!!!!!!!!!!!!
  身强体健的前百货商场精英级保安肖先生终于不顾一切的尖叫起来——这真是他有生以来最刺激最坑爹的一天了!
  而对于这个山洞里的那两个克鲁人来说,这一天却是值得庆祝的,因为他们期待许久的第一个孩子破壳而出了,哭声如此嘹亮,想必会是个健康的宝宝吧╮(╯▽╰)╭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发觉尖叫没用的肖先生安静了下来,他待在那个被他顶破的蛋壳里,眼看着面前两个对他而言犹如巨大无比的妖怪靠近自己。他们似乎很兴奋,正用他听不懂的语言交流着什么。
  虽然眼睛如同猫科动物,但五官还是与人类相似,所以肖先生最起码能够看出这两个怪物一个表情温柔另一个却是板着张臭脸。出于自卫的本能,他慢慢向温柔先生的方向动了动。做这个动作时,肖先生早先抱着头的手还举着,温柔先生以为他是要抱抱,便主动朝他伸出了爪子。
  那真的是两只爪子!指节粗大不说,那像是弯钩似的指甲好像一碰就能从他身上割下块肉来。肖先生不由自主地瞄向自己的手想做对比,只才看了一眼,他又一次震惊了。
  这只手被辐射了吧?一定是被辐射了吧!!
  这肉得都有小窝的手背是怎么回事!这小小短短的手指的怎么回事!这像是钩子一样的透明指甲是怎么回事啊啊啊!!!
  肖先生震惊得思维短路,那位温柔先生已轻轻地把他抱了起来。腾空的感觉对于一个成年人而言可不太舒服,并且具肖先生方才的目测,那两个妖怪虽体格健壮,但高度顶多两米超过一点,自己一米八朝上的大身板竟然被如此轻易地举了起来……
  肖先生抿着嘴,他面无表情地把视线从自己的手挪向身体,瞧他都看到了什么?一个圆鼓鼓的只有他原本的巴掌大小的小肚皮,再下面是个绝对比小巧还小巧的小鸡鸡,还有,一条正从他的小肥腿间弯上来的细长的尾巴。
  ……………………
  ……………………
  ……………………
  由抱着又大哭不已的宝宝有些不知所措,因部落的族长说宝宝出生时会把最先看到的人当作他们的父亲,所以这些天他才与涂穆一同在家待着。
  只是所有宝宝出生后都会哭成这样的……这样的肝肠寸断?
  由笨拙摇着手臂试图哄手里的小家伙开心,可惜效果不佳,他终于求救似的地转向涂穆,“这是怎么了?”
  涂穆从方才起就板着张臭脸冷眼旁观,这是他向来的习惯,但其实在内心深处他还是极期望小家伙的到来,不论是因为这是他的后代还是别的什么理由。所以在看到还在蛋壳里的小家伙率先把手臂伸向由时,他坚硬的心底甚至都有些感伤,还好小家伙又哭了起来——由似乎拿他没办法。
  涂穆的嘴角弯起了些微的弧度,那是除了由意外没人能看出来的笑容,“宝宝在怕你。”
  “怕我?”由皱了皱眉,难道是前些天捕猎后的血腥味还留在身上?不过会被涂穆说怕还真是件好笑的事情。由看看边上那张臭脸,放弃似的递过宝宝,“不然你来?”
  涂穆接过宝宝,他想起了部落族长在向他的子民传达神的旨意时常做的举动,这或许会有用处?
  
  肖先生在尖叫到神智不清间隐约感觉自己在被转移,等弄清楚他已经被温柔先生递到那个臭脸先生的爪子中时,肖先生不自觉就放低了声音——他怕那怪物会直接把他撕了。
  视线不小心与臭脸先生对上,那双猛兽一样的眼睛正冷冷锁着他,凶狠而执着,并且越凑越近——
  妈妈,救救我TAT
  那妖怪的额头最后抵上肖先生的额头,这让他恐惧得都忘记了哭泣,肖先生觉得自己像是被冷气罩住了全身,不动都动不了。
  过了快要是一个世纪的时间,旁边的温柔先生似乎说了什么,于是臭脸先生终于抬起了头。冷气在瞬间消散了不少,肖先生全身一软,好不容易才喘上口气来,经了这茬他觉得疲惫异常,没精神再想别的,还是直接睡过去吧。
  
  由看着在涂穆手中睡着的宝宝,不得不承认这回是神明显灵,竟会有小家伙不怕他,“那么就由你来照顾他吧。”由耸耸肩,他拿过边上的石矛走出山洞,作为一个家庭,有人负责养育后代,就该有人负责捕猎。
  由走后,涂穆找出他们特意准备的犀牛兽皮轻轻包裹住了宝宝,小家伙虽然皱着眉,却睡得很香。涂穆把宝宝放在干净的草垛上,侧躺在他边上,低头伸出长长的舌头,一下下把宝宝身上黏稠的液体舔掉,如同所有野兽舔着它们的小孩儿一样。
  
  就此,这个小家庭各成员的任务便被分配好了,肖先生作为新生儿什么都不用做,温柔的由负责外出捕猎,而负责养育宝宝的,是臭脸的涂穆——如果知道这一悲剧的结果,不知道肖先生会不会再一次用大哭来扭转曾经的误会呢?还真是让人期待。
  

作者有话要说:楼主想卖萌,各种不着调啊喂!


2

2、攻受靠打架决定 ...


  肖先生是被舔醒的,他才睁开眼就看见一条紫红色的长满倒刺的舌头铺头盖脸地朝自己舔来。被舔到的地方有些疼,但是肖先生不敢喊叫,因为除了那条舌头,他还看到四颗发达的犬牙正在自己的脑门前张张合合,那绝对是比刀更加锋利的东西,肖先生还不想在脑袋上开大洞,所以他只能任由那臭脸先生把他舔得满脸满身的口水。
  直到外头传来温柔先生的叫声,他才被一张不知什么的皮包裹着走出了山洞。
  这是一个原始森林,虽然他们待的山洞位于一个高高的小土丘上,但放眼望去仍然看不到这片森林的边界。肖先生再次瞪大了眼睛,但显然他已经比方才见到那两个怪物时淡定不少。
  
  那两个克鲁人大概也以为小家伙是对周围环境好奇,还特意抱着他在四周走了一圈。随后,由便拿过木棒在石头上起火,而涂穆则抱着肖先生坐在边上看着,其间他试图教手中的宝宝认识东西,但是想当然的,没有获得任何回应。
  
  肖先生半躺在那个臭脸先生的大爪子中间,他的肌肉已僵硬到发酸,但仍然没有一丝放松的迹象。他试图用一颗平常心来观察周围的情况——虽然这实在有些困难。
  那个温柔先生在打起火后又走向他打回来的那头像是野猪的生物。只见他长长的指甲在那畜生的肚子上一划,那个看似脂肪厚实的肚皮就被剖了开来。那只野猪还没有死透,在被剖开肚皮时嗷嗷叫个不停,黑浓腥臭的血流了一地,那位温柔先生却好像没有感觉,他直接伸了爪子进去,三两下便把野猪肚中的内脏都挖了出来。肖先生看得只觉恶心,他想要挣动又没那个胆,只好闭上眼什么都不去看。
  腥臭的血味在空气里渐渐浓重,随后又逐渐混进了烤肉的香气。这应该是那两个怪物的晚餐,这么想着,肖先生觉得自己的肚子似乎也饿了。
  正在这时候,肖先生感觉自己的嘴边似乎有什么东西,他微微睁开条眼缝,就看见那个温柔先生正拿着一个掰开的果实凑在他嘴边。那果实里面有着莹白的液体,闻上去挺香。肖先生咽咽口水,抵不过肚饿,便张口嘴去喝。
  甜甜的液体像是椰汁,肖先生连喝了好几个才觉得够,那位温柔先生似乎也很高兴他能吃下那么多,脸上表情是愈发温柔了。肖先生打着饱嗝看着他,似乎有些忘记方才他剖开野猪肚子时的骇人举动了。他慢慢朝他伸出小肉手,那位温柔先生愣了愣,而后飞快地把他从臭脸先生的爪子中抱了过来。
  这当然依旧是双巨大的爪子,甚至还带着浓重的血腥味,但肖先生终于感觉自己身上的肌肉能放松一点,他把小脸窝在温柔先生的臂弯里偷偷去瞄对面的臭脸先生——
  呜呜呜,他的脸果然更臭了!
  
  这里的白天和黑夜似乎分外的长,但肖先生仍旧一天天认真数着日子过。从他变成这个奇怪模样到现在差不多有两个月,想来也该是要认清现实的时候了——
  他似乎到了一个原始森林里,并且成为了两个妖怪的小孩,虽然这两只无论从平坦的胸部还是裹在兽皮里的下半身来看都是雄性,但显然他们是一对。
  他们住在一个自己凿开的山洞里,以捕猎为生,他们有自己的语言能够交流并且还有所属的部落。这里的一切工具与生活都像是史前社会,当然这只是“像”而已,因为肖先生坚信就算是在几万乃至几十万年前,人类不会有猫科动物的眼睛和巨大的爪子,更不会有这种像猫一样细长的尾巴啊!
  
  不过说起尾巴,这对现在只会翻身并且翻过去就翻不回来的肖先生而言还算是个不错的玩具。就算眼睛与手变得与以往不同,但那毕竟具有和人类相似的雏形。但是尾巴——这玩意儿却是以前不曾有过的啊!
  肖先生刚开始以为连在尾骨上的这根长着黑色毛发的尾巴只是多余出来的一条,哪想在十来天后,里面的神经像是终于长好,他竟然能如同控制四肢一样随意控制它了。
  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肖先生最喜欢做的便是用他的尾巴摆出各种造型——问号,句号,英文字母ABCDE……
  可就是这么个小小的爱好却在有一天被温柔先生看见时给生生扼杀了。
  温柔先生似乎很不喜欢肖先生翘起他的尾巴来玩,那天看到时,竟然直接板下了脸,他朝着肖先生吼了一大堆的话,虽然肖先生听不懂,但他可以肯定面前这个家伙很生气。
  不仅嘴上说,温柔先生甚至直接用手拽住了肖先生正摆着闪电造型的尾巴,使劲拉直后,便把它塞到了肖先生的两腿之间。之后那只大大的爪子又拍了拍肖先生的小屁股,温柔先生重复说着什么,那大概是“不准玩尾巴”之类的意思。
  肖先生乖乖把尾巴夹在屁股缝里,他对温柔先生的警告不以为意——反正他又不会一直待在山洞里,等他出去再玩就好了。
  不听话的肖先生侥幸地想着,不过后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他完全失去了翘尾巴玩的兴趣。
  
  那是个月黑风高适合办坏事的夜晚,睡到半夜突然醒来的肖先生发觉总是睡在他左右的温柔先生和臭脸先生竟然都不见了。他有些急,赶紧翻个身抬起头四下张望,虽然山洞里漆黑一片,但那双猫科动物的眼睛显然能看清楚一切。
  那两个克鲁人不在山洞里,他们在洞外头,因为肖先生听见了他们发出的巨大声响。努力把自己的肉身体移下草垛,又慢慢往外挪。在终于能看到洞外情形的时候,肖先生又惊呆了,因为那两个在他看来还算亲密的怪物竟然正在外面打架。
  这是拳脚相向拼尽全力的肉搏,你来我往丝毫都不留情面。肖先生虽然对这两只没有深刻的感情,但毕竟相处了一段时间又被照顾得不错,这时难免也会担心。
  只见他撑起上半身努力发出声音,可惜外头那两个已然杀红眼的家伙是不会听到他这个婴儿细小的呼叫声。
  那两双在黑夜里发着莹光地眼睛像是要吃人,他们绷紧了全身的肌肉在对抗,肖先生本以为臭脸先生会毫无意外的胜出,因为他的气势总是具有攻击力。但显然温柔先生的动作更灵活,他清楚臭脸先生身上所有薄弱的地方,每一记攻击都能让对手败退几步。直至最后他抓住了臭脸先生的手腕,像是扔沙袋一样把他扔了出去。
  肖先生几乎看呆了,他觉得现在的温柔先生就像是个立于不败之地的远古战士,勇猛而灵活,他此时的表情严肃,甚至带着点神圣的味道。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肖先生的错觉,在之后,温柔先生对着被扔出去的臭脸先生说了句什么,然后肖先生就看见那个总是让他胆战心惊的臭脸先生解开了遮羞用的兽皮,他背过身匍匐在地,那根总像装饰物一样垂着的尾巴在动了两动后慢慢翘了起来。
  至于那位温柔先生,他在臭脸先生翘起尾巴后这才慢慢走了过去,他从身后贴上了臭脸先生,沿着他微微鼓起的脊柱一路吻上去,热情而激烈。
  
  肖先生的小肥脸刷一下就红得彻底,原来这不是在打架,这只是前戏……
  肖先生慢慢爬回他睡觉的草垛,听着外头愈发粗噶的喘息声,他突然想到了一种生物。那是种深海鱼,他们雌雄同体,到繁殖期时若两鱼看对眼,他们就开始贴身肉搏,两鱼皆以雄性的身份进攻,互相戳来戳去,谁先得手另一方就会收回“武器”变成雌鱼,并因此怀孕产卵。
  
  温柔先生与臭脸先生……或者说他自己大概也是类似这样的物种吧。
  噢不!肖先生神经质地弯紧了尾巴。难怪温柔先生不让他翘起尾巴,这举动竟然是“雌伏”的意思,也对啊,尾巴一翘不就暴露出了身体最脆弱的部分?
  肖先生嘴角抽了不停,后来又突然意识到——原来一直被他当作家庭里男性身份的臭脸先生其实才是他的“母亲大人”啊!
  哦,这可真是个意外发现~
  

作者有话要说:HJJ上有。。求给力!


3

3、有了个名字 ...


  有了意外发现的肖先生在之后日子里突然就对臭脸先生亲热起来,臭脸先生不明所以,却还是为此高兴,虽然他的脸永远板得死紧。
  肖先生继续在温柔先生与臭脸先生的陪伴下生活着,约莫七个月大的时候,他长出了对于克鲁人而言最重要的四颗犬牙,尖尖小小的,却让他的两位父亲兴奋不已。

【蛮荒大陆生存记 by 鸡大排】(本页完)

《蛮荒大陆生存记 by 鸡大排》上一篇

公元2489 by 月衣--预览


文案

一个他,也许任性,也许乐天,又也许,什么都没有。

一个他,过于胆小,过于安分。又过于什么都不在乎。

二个不一样的他,却是一样的身子,还有一个一样的灵魂。

是否,他和他,就能在这未知的世界中学会生存,以及寻找到他生存的意义。

·序章

  有没有人比他更倒霉的?失业了?不就是没有工作嘛!他可以再找。失恋了,那也没有关系,反正这世界上就算是异性恋都会失恋,更何况他这个同性恋呢?这也是正常的嘛!
  
  怕什么呢?不过就是爱人结婚了,新娘不是我嘛!
  
  他吴源非,一向乐天向上,无所畏惧地。不管上天还要给他怎么样的考验。他都会撑过去的。
  
  只不过——考,吴源非看着眼前的大火蔓延。
  
  如果这算是上天要让他接受考验的话,也不至于要这样考验吧!
  
  一直往后退着,浓烟不停的向他飘过来,呛得他觉得自己好像快要完蛋了。事实上,也差不多了。
  
  后面靠着冰凉的墙,吴源非苦笑,好吧!这是天要绝他!
  
  在他失去意识之前,吴源非只能对自己说着
  
  “也好!这样的结局也不错!”
  
  脑海中闪过前任恋人不安的表情,对着自己说道。“对不起,源非,我的父母就只有我这么一个孩子。”
  
  就这样死了也不错。当这个念头涌入吴源非的脑海中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自己也是这么悲观的,并不是想像中的那么乐天向上的吴源非啊!
  
  眼前出现的一道白光,他本能地向前走去。
  
  经过一阵剧痛之后,就发现自己趴在地上。他得救了吗?有人来救他了吗?吴源非努力让自己爬起来,这地上实在是太冷了。可是,他发现自己有些力不从心,又或者说是手脚有些不受控制。一阵心惊,自己不会是断手断脚了吧?!可也不对啊,他是被火烧,又不是掉下楼啊!往下看,自己的手脚都还是好好的。只是,有些控制不住罢了。
  
  大呼一口气,还好还好没有残废。
  
  只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倒底是哪里不对,他还真是一时想不起来。渐渐地,他才觉得自己可以让左手动弹时,一点点地将自己慢慢的撑起来。
  
  之前倒在地上,他一直看不到自己是倒在哪里,可是,好不容易起来,入眼就是一片素白,银妆素裏地。吴源非不禁抽抽嘴角,他可记得自己是典型的南方人啊!怎么会有雪?而且,他慢慢坐起来,才发现哪里不对劲了。身上穿的衣服,居然还是古装的!!这这就太离谱了吧!
  
  头一低,他才发现,自己—算是自己吧!居然有一头乌黑的长发?天知道,他一直很讨厌就是别人说他娘的,所以一直都是留着寸板头。
  
  做为一个常在小说里泡着的宅男,他当然猜到这意味着什么——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显然就是穿越了,而且还是穿回了古代。然后,吴源非他非常镇定的晕倒了。
  
  吴源非一个人在黑暗中行走着,他刚刚果然是在做梦吧!居然梦见自己回到了古代,真的太可笑了,可这里又是哪里呢?!
  
  “你是谁?!”吴源非听到一个声音传来,转过头一看,一下子惊悚了。他看到了一个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或许比自己还要小一些吧!多了一些稚嫩及书卷气。
  
  “你又是谁?”显然对方也很吃惊。不管怎么说,看到一个和自己相似的人,总是会吃惊的。
  
  “我是吴源非!”当两人都同时说出这句话时!又顿了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你也叫吴源非?”现代的吴源非忍不住问道。
  
  “嗯,是的,公子也叫吴源非?”对方点头。
  
  ……相顾无言泪双行啊!不知为什么,吴源非突然想到这句,也不管这句本身和现在的情况有没有什么关联,反正他就是个文盲不行啊!
  
  但是目前最重要的情况就是眼前的事情太过于诡异了。
  
  另外,在面前的那个人,装束和发型都太古代了吧?
  
  “你?!”想要说什么时,身体一阵剧烈的拉扯着,很痛,像是要把他的意识拉开一样,而他对面的那个少年,也是一样的表情。
  
  然后,他听到一个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醒了,他终于醒了。”

第一章

  睁开眼睛,吴源非很想哭,印入眼帘的,是古旧的那种老式建筑的屋顶,而且可以看得出来很破旧及透风的样子。还有旁边的人的服饰一看就知道不是他的那个年代,原来,他真的穿越了。
  
  ”什么叫穿越?”
  
  脑海中传来一个细细的声音,他惊叫起来了,不会吧!他刚刚那句话没有说出口啊!
  
  “我什么都没有说。”他嘶哑地说道,才发现自己的嗓子有些变样了。不像是自己以前的声音,而是带着一些些的细嫩的声音。
  
  “你没有说什么呀,非儿呀,你要好好休息,不管怎么样。你都要好好保重好自己的身体。”
  
  旁边坐着的老大娘说道。“要知道,你现在不过是一个小孩子呢!怎么能跑到雪山上去?要是遇到了山怪怎么办?你爹的事情,乡亲们会帮你想办法的。”
  
  ”我知道了,安大婶”
  
  吴源非发现自己的眼睛不受控制的流着眼泪。
  
  脑海中的那个少年细小的哽咽响起,仿佛就在耳边,又是在自己的脑海中。想起了刚刚那个画面,他大概了解是什么样的情况了。
  
  几天后,吴源非已经是可以下地走路了,听安大婶说,如果不是发现得早,他就在雪地里冻死了。那今天正好是他的爹下葬的日子。而他(吴源非)也不得不接受,自己穿越到古代来,而且还附身在这个也是叫吴源非的少年身上。
  
  另外,本尊似乎也有意识存在。
  
  吴源非,好吧,从21世纪过来的年纪比较大,我们估且叫他大非,原本的那个叫小非吧!
  
  大非似乎已经算是比较能接受两个灵魂共用一具身体。事实上,他也不能不接受吧,自己还是占着人家的那个恶魂呢。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会变成这样,他可以主控着这个身体,而小非只能是在他的脑海中说话。而小非一直都还沉浸在失去父亲的悲伤中。
  
  这几天,大非都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他会穿越到这里来?穿就穿吧,可也不用是穿到一个还有意识的人身上,而且,为什么这个身体不论是样子和名字都和他的是一模一样的?
  
  难道是平行空间论?然后,他就觉得自己无聊了。
  
  好吧,他现在能做的只能是看看自己要能做什么了。
  
  ”小非,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去找牛伯,他说要给我介绍份工作。”
  
  ”那我们走吧!”
  
  ”……大非哥哥,你走错方向了。”
  
  ……大非异常尴尬地往回走,他真的认不得路啊!而且还是不能适应这里的路。老天,这里只有草房民屋的,而且都是大同小异又没有什么别的招牌之类的。叫他怎么认路嘛!
  
  当然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路痴的。
  
  “吴源非,你给我站住。”后面一个粗糙的声音说道。
  
  回过头,就看到三个比较壮个的大孩子。好吧,其实他自己都忘了自己现在也不过是个小屁孩的身体。
  
  “你看到老子就这样走过?你忘了老子是怎么对你说的吗?”带头的那个家伙翁声翁气地说道。
  
  大非明显感应到身体内中小非的颤抖,显然是常年受这几个家伙的欺负的。不过,今非昔比了,他可不是之前软弱的吴源非了。
  
  大非嘴角勾起冷笑。
  
  没有过多久,就看到吴源非慢慢一瘸一拐的走在路上。
  
  ”大非哥,你不应和他们打架的。”脑海中的小非弱弱地说道。
  
  ”哼,为什么不和他们打,至少我没有输。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大非冷哼着,好痛,果然因为不是自己的身体还是不太习惯。而且,这具身体的本能地只会害怕。所有,基本上,他挨了不少的揍。
  
  不过,他也没有让他们好过就是了。
  
  ”你太胆小了,为什么要怕他们。他们就是看到你这么软弱,才会一直欺负你的。”大非训道。弱肉强食,是这个世界永衡不变的定律。哪怕是他穿越过来也是一样。
  
  ”可是,我打不过他们。”小非只能是轻轻说上一句。他其实就是很胆小,所以,哪怕是现在,身体中多了一个灵魂,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也不敢去反抗。
  
  ”你是不是男人啊!是男人就不应会贪生怕死!”大非怒喝道。
  
  ”其实,我并不怕死的。因为,活着好像也没有什么意义!”小非可以感觉得到大非是在关心自己。现在也就只有他可以听到自己的声音。
  
  也许就是因为他没有了求生意志,所以大非才会来到他的身边的吧!
  
  ”……”大非突然发现,其实,这个家伙,真的很自己很像。样子和名字,还是骨子里的那个对于死的概念。
  
  ”其实,我也不怕死,只是找不到死的理由,也没有活着的意义。但还是要活下去,因为我还活着。”大菲莫名就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上天让穿越到这古代来是代表着什么意思呢?他很想知道。
  
  “我考!!!!破老天,你玩我啊?!放火烧死我就算了,让我穿到古代来算什么,要穿也要穿到未来好不好?”吴源非真的忍不住咆哮着,反正也不怕吵到别人。
  
  因为他的工作是——守义庄!!!!
  
  穿到这个未满16岁的一个孩子身上不说,正好死了老爹。听说还是村长给找了这么一份工作。可以用来还葬爹的钱。不带这么整他的吧!
  
  吴源非本来就不是很怕的啦!反正自己都死过一回了。看死人就看死人吧!咆哮过后,大非也就只有认命地接受了。事后想想他的接受能力怎么这么强呢?!
  
  他是不怕啦!可是,本尊的那个小家伙怕呀!他们拥有同一具身体。于是,他本能的反应害怕了。
  
  身体一直在发抖,让他也跟着害怕起来。
  
  ”得了,不用再害怕,我不是和你一起嘛!”
  
  ”可,可是……”
  
  ”而且,这里的全是死人,你一个大活人有什么好怕的?”
  
  小非也不说什么了,只是在发抖着。说了也是白说。
  
  见说不动他,大非也就直接坐了下来,让他抖个够。反正是两人的身体嘛!
  
  若是此时有人的话,就会看到一个全身发抖的少年正坐在义庄的前面。
  
  说他是在害怕吧!脸上的表情是十分不耐烦的。
  
  好在这附近也没有什么人来看着。不然还以为这少年是发疯了还是怎么的。
  
  就在大非快要睡着的时候,脑海中传来了小非带着哭腔的的声音。
  
  ”大…大非哥,你看,看一下嘛!”
  
  ”看什么?”大非没有理会,只是闭着眼睛。不想动,今天打了一架,把吃下去的一点点东西给消化没了。现在快饿死了。
  
  ”我看到鬼火了。”小非的声音已经是带着哭腔了。
  
  说起来,小非虽然说是也在他们共有的体内,一但大非没有意识又或者说是闭上眼的时候,他就可以感应到附近的一些事情。
  
  这也算是一种无线感应能力吧!不过,就是这小子胆子太小了。
  
  大非不耐烦地睁开眼。就看到眼前的一幕,然后,他很无语。这哪是什么鬼火啊!
  
  一看就知道是有人在远处在捣鬼。
  
  是今天白天的那几个臭小子吧!哼,也不想想用这种小把戏也来吓他。
  
  嘴角扬起一番坏笑,很久没有做恶作剧了。
  
  大非假意的害怕,然后就冲着他们的方向说道。
  
  “王伯,我知道了,你刚刚告诉我的事情我都记得了。你不用再来了。还有啊!你说的,要带三个人走的是吧!放心,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人选了。……”
  
  吴源非看着远处那六道晃悠悠的“鬼火”飘忽的方向有些下沉。就好像是有人腿软了吧!
  
  ”王,王伯不,不是死了吗?”小非的声音更加抖了起来。大非翻了个白眼,没有想到吓到了外面的三个还要吓到里面的那个小的。
  
  ”骗他们的,你没有发现刚刚那些鬼火都是人为的吗?”
  
  ”那王伯?”
  
  大非向天翻了个白眼,为什么会让他摊上这么一个胆小鬼?!
  
  不想再理会那个小鬼,正准备回去睡一下,又困又累的。
  
  可还没有闭上眼睛,就听到远处传来三个惊恐的叫声!
  
  “救命啊!不要抓我们啊!”
  
  “怪物啊!救命啊!”
  
  不会吧?真的有怪物?!吴源非看着前面跌跌撞撞跑回来的三个小鬼,(这家伙完全忘了自己现在也是个小鬼头)果然是他们三人。
  
  只不过,现在的他们是一脸泪水和鼻涕地跑回来。仿佛看到了什么怪物。
  
  “吴源非,叫王伯不要抓我们!我们再也不敢了?”带头的那个小子完全没有了白天那个嚣张跋扈的样子,哭着喊道。
  
  大非完全不知道他们三个是遇到什么,居然会害怕成这样?难道真的有怪兽?!
  
  他往他们三个人跑来的方向看去,却发现,什么也没有。依旧是黑暗一片。
  
  往前走了几步,依旧什么都没有看到。
  
  他转过头来看着这三人,
  
  “什么也没有呀!你们三个也太胆小……”话还没有落音,却发现他们三人的表情一片刹白地看着自己后面。而脑海中的小非不停地颤抖着。
  
  再看回去,最后一眼的景像是一片火红的火球向他呼啸而来。
  
  再度睁开眼睛,这感觉有点熟悉啊!不会又穿了吧?他还要再穿几次呀?而且这次。
  
  ”大非哥哥!”那个委委屈屈地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不是吧,还有这个拖油瓶。
  
  不过,他看了看前现的玻璃罩?!
  
  是玻璃罩,难道他又穿回来了?回到21世纪了吗?
  
  努力爬起身来,却发现在他的手触及那个玻璃罩之前,门自动打开了。
  
  吴源非那个感动啊,会自动的,就代表着他真的是回到了……
  
  一个清凉而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响起。
  
  “你醒了?!欢迎你来到2489年~”

第二章

  吴源非僵住了,脑海中闪过的是——2489?什么东西??
  
  不过,对于他的表现,来人似乎是习以为常了。也不多说话,只是立在旁边等他想通来。
  
  外人看不到的是,吴源非体内的两个灵魂的不同反应。
  
  大非是在捶胸顿足地骂自己当时为什么说要到未来,为什么不说回21世纪,
  
  小非则不同,他不敢相信地四处看着眼前看到的一切。
  
  就是眼

《蛮荒大陆生存记 by 鸡大排》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蛮荒大陆生存记 by 鸡大排》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