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金刚 by 青浼(上)

时间: 2015-12-26 19:07:44

【遍地金刚 by 青浼(上)】小说在线阅读

遍地金刚 by 青浼(上)

*腹黑帝王攻vs面瘫内心吐槽毒舌受

***
空间指挥部说:没有大白菜吃,就去其他的星球挖。
所以——
陆八去挖大白菜了。
陆八降落了。
陆八眼睁睁地看着好多变形金刚变身了。
***
《造世迹年》大典上说:和这个地球人结婚吧!
所以——
陆八和变形金刚结婚了。

……

结论是:封建迷信害死人。

*PS:做变形金刚,真的不能太迷信=_,=。


  第一章

  2012是假的。
  不过,人们普遍认为,还不如是真的。
  ……
  今年是2062年,掐指一算,人们已经五十年没吃过大白菜了——
  充其量,只喝过大白菜口味的营养液。
  但是大白菜口味的营养液是普通人家能喝得起的么?
  不是。
  只有贵族们有机会享用这种当今世上别无取代的一级奢侈品,平民们的家常便饭,都是牛肉猪肉等肉品。
  所以后来出生的少年们,只能淌着哈喇子,听自家老爹老妈外公外婆给他们诉说,关于大米饭与胡萝卜的故事。
  爹妈们面对孩子们渴望的目光,掩面地忏悔——那一年,偷偷将胡萝卜埋进后院的花盆里,真的是一种罪无可恕的奢侈行为。
  我们的故事,就是因为一个名为“寻找大白菜”的全国际搜索计划开始的。
  -
  “上校,ATY4807738号,正在接近目标星球。”陆八摁下通话键,左手轻轻拉动操纵杆,小型飞行器机翼变形减速,输出器放下输出有毒气体防止他星球有智慧生物袭击,调整视野坐标比例,寻找安全着落点。
  “ATY4807738,目标星球是否存在有智慧生物,立刻给出相关报告传送回来。”冰冷的官方腔调带着一丝急切从通讯器那边传来。
  ……急急急,急你妹!赶着去投胎啊!!
  陆八面无表情地快速在操控板上按下几个组合键,查探一番之后,声调平静回答:“报告上校,尚未着陆,‘立刻’不起来。”
  话一刚落,就听见对面正宗美式英语口音的泼妇骂街。
  “请耐心等候,DEXUL上校,身为天朝直属空间侦查员,您无权问候包括我母亲在内所有亲属。”
  “ATY480——陆八!!你造反?!!!!”
  “您奈我何?”那么有本事摆官腔,还不如省省时间去研究你家吹得“只应天上有”的美方侦察卫星一接近这个蓝色目标星球立刻抽风罢工是为哪般。
  “……”陆八听见对面喘了一口粗气,“估计着陆时间为多久?”
  陆八放下侦查仪器,刚调整好视频位置,画面一闪,侦查仪器就报废了。陆八恩了一声,稍稍皱眉,“他们的星球似乎有超前的反侦查系统。”
  “我在问你能不能着陆!!”
  啧,掀桌炸毛。陆八揉了揉耳朵,有些耳鸣:“上校,淡定。”
  刚才就算是画面只有一闪而去,陆八也捕获了一些信息——第一,这个星球拥有有智慧生物;第二,似乎拥有金属类高科技文明;第三,令堂的,他们在打仗= =凸。
  “报告,已经接近地面。”双眼一闭两腿一蹬,先着陆再说,等着那群外星人打完仗再着陆都不知道要哪年去了,先飞下去,压死哪个埋哪个——陆八是这么打算的。
  “很好,你看见了什么?”
  看到了硝烟滚滚,呃……不对,硝烟滚滚的原因好像是他自己放出来的有毒喷雾。
  放下机身轮,取消毒气喷射状态,放出滑翔轮,机翼2状态变型。
  “陆八,我问你看见了什么?!”
  这个唧唧歪歪的老外怎么还没被控制部的人拖出去,老六他们怎么变得那么慈祥仁爱了?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
  剧烈的震动滑翔,陆八死死地拉住操纵杆,手被震得发麻,一个颠簸之后,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这个破烂星球该修路了喂,你奶奶个爪!
  好不容易停下机身,陆八松开酸痛的手,眯起眼向前探了探身子——眼前的硝烟尘土扬起掩盖住了飞行器前面的可视窗口,陆八不理会通讯器对面的那个还在大吼大叫的老外,淡定地弯腰,在座椅右侧找到第三个按钮,摁下。
  ……
  没反应。
  再摁。
  ……
  没反应。
  啧,老李明明说修好了的,尽TM忽悠人。
  非暴力不合作,陆八取下耳机往旁边随手一丢,手握成拳,对准那个黑色的按钮,用力一捶——
  呯——
  嗤——
  液体喷雾器喷出。
  显示板一行绿字闪烁——液体喷雾系统激活成功。
  你大爷的。陆八脱下手套,拍了拍驾驶了二十年的老伙计:“你这个‘M’。”
  ……
  然后么,陆八就看清楚了外面的情况。
  面无表情地拿起耳机重新戴上,果然,对面还在嘶吼——“陆八,你看见了什么?!!!”
  这回可以回答你了,陆八摁下通讯键,固定程序不可以少:“报告,ATY4807738安全着陆。”……虽然貌似马上就要不安全了。
  “……”那边忽然一顿。
  “恩?”陆八莫名其妙——难道老六他们终于受不了这个老外,打晕拖走了?
  “你着陆了?”
  “……”陆八默,“上校,之前您催命似的其实都是在喊着玩么?”
  “当然不,很好,ATY4807738,告诉我,你看见了什么?水?绿色植物?有智慧生物等级?”
  “报告,范围内,没有水,无绿色植物,有智慧生物。”
  “智慧生物等级?”
  “……”陆八看着慢慢向自己移动来的巨大星球主人,“S级。”
  “……陆八,你军校没有毕业?智慧生物等级最高A级,哪来的S级?!!”
  “您缺乏幽默细胞,上校。我的意思就是,这些生物似乎拥有超越地球的科技。”陆八难得有了第二个表情,他嘴角轻勾,有些嘲讽,“拖您的福,我似乎直接降落在战争中一方的营地正中央了。”
  “什么——该死的,信号变弱了了——陆八,告诉我,你看见了什么?!!!”
  “一堆变形金刚——它们过来了,再见。见鬼的上校。”
  陆八切断了通讯器。
  看着那个如同猩猩一样外表,闪着耀眼金属光泽,三层楼高的机器人,正迈着矫健的步子,踢开一群士兵打扮的人形生物,飞快地靠近自己的机体。
  陆八叹了一口气——他连人加飞行器一起,似乎也只有这家伙的巴掌那么大。
  ……
  还压死哪个埋哪个?
  ……埋谁还说不定,这回真是闯了阎王庙了。
  正嘘唏之时,震耳的机械声忽然响起,陆八睁眼一看,惊异地看见,金刚狒狒它……飞起来了。
  ……
  飞起来了=口=。
  陆八目瞪口呆地看着金刚狒狒从头部以及四肢开始,迅速地折叠变形,巨大的机械运作声即使是隔音设备良好的飞行器也如同虚设,陆八就这样,呆呆地坐在驾驶舱内,观看了一场金刚狒狒变身金刚老鼠的戏码。
  从三层楼高的金刚狒狒,变成了仓鼠大小的金刚老鼠。
  金刚老鼠张开四肢,飞扑而来,扒在驾驶舱前的可视窗上。
  ……
  然后打了两个滑。
  很可耻地四肢并用地,挪到飞行器的机翼上。
  老鼠扒在机翼上,抬头,看了陆八一眼。
  裂了裂嘴。
  似乎是露齿一笑?
  当陆八反应过来这货要干嘛,手忙脚乱地要给机翼变形收缩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老鼠嘴巴里喷射出激光类射线——漂亮的蓝色射线,紧接着是一阵金属落地的巨响,飞行器机身一歪失去平衡。
  ——只因为右翼被硬生生地,啃了下来。
  紧促的哔哔哔连续响起……响有什么用,就算你响破了喉咙,那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玩意儿想进来,我能拦得住吗?
  所以,陆八很镇定地坐在驾驶座上,眼睁睁看着三层加密锁的驾驶舱门在自己面前,就这么默默地被打开。
  一个栗色头发,胡子拉碴的高大男人从门缝里探进头,四处看了看。
  最后,视线固定在陆八身上。
  陆八眨了眨眼,有些惊讶地朝男人身后看了看——老鼠哪去了?这个男人什么时候爬上来的?
  “别找了,我就是那个老鼠。”男人乐呵呵地跨进驾驶舱内,这时,因为忽然多了一个人,机身再次严重倾斜,男人哎呀一声,急忙蹲到陆八脚边,扯住陆八的裤脚,捂胸口作惊恐状。
  陆八:“=_,=……”
  陆八得出一个结论。
  ……这星球外交很给力。
  他们竟然能说中文,还带东北口音。

  第二章

  低头看着自己跟前毛茸茸的男人手掌,陆八很犹豫要不要跟他握手。而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男人终于等不及了,浓密的眉毛一挑,乱七八糟的胡子抖了抖,手凑很威胁性地往上一抬,伸到到陆八的鼻子下面。
  陆八屈服了,伸出白嫩的爪子,完成了目标星球3号与地球的第一次历史性友谊建交活动。
  “我觉得我几乎要把你捏坏。”男人乐呵呵地笑,接着利落地来了个公主抱,身子一矮,跳出了飞行器驾驶仓。
  喂……我没有想要离开那里。
  陆八幽幽地望着大胡子男人。
  谁知后者很豪迈地将陆八安稳地放在地上,用拍死人的力气给他拍了拍灰(……天知道哪里来的灰),黑色的双眸一转,对上陆八的双眸。
  大胡子男人露齿一笑:“你眼睛和我一个颜色的。”
  陆八:“……”所以?
  “所以你叫什么名字啊?”
  “……陆八。”
  “哦,我叫(*&……%¥%*。”
  陆八:“?”
  大胡子一愣,随即恍然大悟,懊恼地挠了挠脑袋:“该死的,翻译器没跟上版本……那个,火种星球上怎么说来着,哦——对了,‘火燎’,就是那个,烧东西的意思。”
  火燎?……我还吹风吹又生咧……陆八回头望了眼自己的飞行器,扫视了周围一群各种形态远远围观的金刚人们,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先抓重点:“火种星球?”
  “恩,火种星球,你是火种人。”火燎似乎很开心陆八能抓到重点似地,莫名其妙地伸手点了点他的鼻子,忽然抬起陆八的脸,在他的脸上胡乱亲了一下,“聪明的孩子。”
  陆八:……离开这个神经病似的星球貌似成了当务之急?
  火燎一眼就看出眼前这个火种人似乎不太高兴来到自己的星球一样,摸摸下巴觉得很疑惑——《造年迹事》上说得很明白啊,[火种在瓦尔特星统一之际降临,诞生于浩劫,却因为生命而开启新的纪元]。
  ……好嘛,虽然他真的不太明白这本巨大厚重的书到底在讲些什么= =。
  啊哈哈哈,军人会打仗就行了,干嘛要有文化啊!!╮(╯▽╰)╭
  ——总而言之,眼前这个人的特征似乎很符合里德的描述,所以就是他没错了。
  火燎摸了摸鼻子,拿不定主意是要用强行的方式带这个名叫陆八的火种人去见里德,还是友好地进行交流。
  ……
  可是这个火种人嫌弃的表情真的很欠揍。
  火燎郁闷地摸摸鼻子:“你……好像很讨厌我。”
  陆八点点头,一看火燎脸色有突变的迹象,又摇了摇头,最后淡定地归结道:“文化差异。”
  O__,O!!作为一名合格的火种星球文化传递记录员,火燎表示有些受伤,几乎忍不住想要变成金刚兔子的形态,很委屈地说:“我是按照火种星球的礼仪来的。”
  “……”陆八点点头,斩钉截铁道:“谁告诉你的?你被耍了。”谁会动不动就跟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搞个公主抱,然后摸一摸亲一亲用慈母地表情夸奖他:你很聪明。——换在地球上那些猥.琐男,这家伙早被自己揍得满地找牙了。……好吧,此情况建立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的方可成立。
  ……很不幸的是,现在是情况外。
  陆八不知道这个男人在自己出拳的下一秒会不会很无赖地变成三层楼高的猩猩,然后一脚踩死自己。
  被猩猩踩死——在出发前往目标星球之前,陆八认真设想过自己各种死法,比如飞行器爆炸啦,遇见恐怖组织啦,撞到小行星啦……但是其中真的不包括被金刚猩猩踩死这一条。
  ……不是说不能这么死。
  作为在党的光辉沐浴下根正苗红的四有有为青年,陆八觉得自己应该死的稍稍更加有尊严一点才对。
  迷茫地环顾四周,满目苍凉,陆八发现这一颗被联合国寄予厚望的星球也许真的没有比地球的情况好很多——同样没有大树和草地,同样看不见河流,同样的烈风呼呼。……好歹地球还有一些可食用的牛羊等动物,可是在这里,只有在不知道是什么的光源的照耀之下,泛着刺眼金属光泽的一群,金属机械动物。
  在围观自己的一群的机械犀牛河马大象骏马之中看见一只长颈鹿后,陆八默默地收回了视线。
  眼神一转,对上大胡子,后者绿豆小黑眼一眯,笑得露出一口大白牙:“欢迎来到瓦尔特星球。”
  -
  高手对决,第一条秘诀:敌不动,我不动。
  趴卧在类似于王座的横榻上面,一直普通猎豹四倍大小的机械猎豹眯着眼,一节一节的白金色金属豹尾泛着冰冷的金属光泽,时不时地甩动一下,豹子打从陆八进入军用帐篷那一刻掀起眼皮瞥了他一眼之后,之后的时间里一直眯着眼,勉强地看得出一点点慵懒的意思。
  而陆八挺直背,下巴微微抬高,双腿并拢,双手紧贴裤缝,自然而然地站成一个标准的军人站姿。
  两人僵持了很久。
  陆八一动不动地,听着大胡子男在自己耳边叽里呱啦地跟软榻上面的豹子说着什么。
  而那只大型猫科动物始终是一幅爱鸟不鸟的样子。
  这是要拽得翻了天了?
  陆八默默地将这个动物和天朝空间总指挥部的司令相比较——到底是哪个的鼻孔离上帝更近?
  终于,半个小时后,榻子上的豹子动了。
  甩了甩尾巴,它站了起来。
  金属折叠之后,金属的光泽开始退化并变得柔和,配合着轮轴已经承轴的转动摩擦声,直至渐渐声音渐渐柔和、消失,金属外表不再,变成柔软的皮肤。
  强烈的光芒之中,陆八勉强可以看见,如同火燎一样,毫不意外的,猎豹变成了一个人。
  ……
  当眼睛重新适应不再因为强光刺激而变得酸疼,陆八看见,原本猎豹趴卧的地方,坐着一个身着深蓝色军装,黑色长筒皮靴的黑发俊美男人。
  ……
  不得不很公正地说,这个人在外表上赢了自家司令。
  陆八有些惊愕,皱了皱眉,不动声色地掩饰住自己的情绪——搞什么,这个星球的领导层怎么那么年轻?
  “火种人。”
  磁性而低沉的嗓音来自座上的男人,他微微屈指,带着白色手套的指节轻轻敲击着软榻扶手。
  “……”
  陆八瞥了一眼火燎——为什么这个家伙说话不带东北口音?
  火燎回瞥——因为老大爱学习,所以现在不是翻译机,是真人对话,很荣幸啊你。
  陆八——荣幸你妹。
  火燎呲牙裂嘴。
  陆八收回目光:“你好,我来自地球,我名叫陆八。”
  “里德。”男人挑挑眉。
  好拽……
  撇去长得不错又年轻这一点,这家伙简直拽得匪夷所思。

【遍地金刚 by 青浼(上)】(本页完)

《遍地金刚 by 青浼(上)》上一篇

遍地金刚 by 青浼(下)--预览


第四十八章

黑燎这一嗓子吼得叫个欢天喜地,一巴掌将迎面扑来的獠牙兔子毫不犹豫地踩在爪子底下,里德下意识回头一看,结果第一反应是——
瓦特尔皇族军队哪来那么丑的制服?
此时身着白色披风的陆八丝毫没有当做关注中心的自觉,落地站稳之后抬手胡乱抹了把脸上被喷溅到的温热的血热,这一抹将脸上喷射状的红色点全部抹开,脸上花里胡哨的,扯了扯袖子,陆八同志啧了一声,心想还好现在不用自己洗衣服了,也不知道这白色衣服沾上血还能不能穿。
放开袖子,眼皮都没完全抬起来,抬手就对宴会大厅中央来了一枪。
麻醉子弹贴着里德的耳朵急速飞过,身后重物落地的声音,里德回头一看,正是方才攻击陆八的那只怪鸟,不知什么时候,竟悄悄移动到他身后。
“发什么呆啊?”陆八冲他皱皱眉,埋怨了一句,接着四处顾盼,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找什么?
里德用脚趾也能猜到,于是莫名其妙觉得郁卒——这家伙还敢跟他皱眉?
于是有些不爽地抬了抬爪子,原本被豹子大爪子踩在掌下的獠牙兔见状,只觉得身上一轻,欢快地发出类似老鼠的吱声,短手短腿四肢并用,长长的尾巴一锹,瞄准目标就要扑上倒在一旁的大鸟,满脑子想的全是——这货不会动,能吃!
还没滚出多远,忽然长尾巴末又被钉在地上,苦逼兔子扑腾两下前进未果,回头一看,就被迎面而来的豹子爪毫不留情地一巴掌拍中,从此世界一片黑暗。
里德这一下子因为心含怨气,力道挺重,如不过是还下意识地留了两分力,完全狂化的獠牙兔子此刻的下场绝不是单单深度晕厥那么简单。
周围的厮杀不会因为这个小小的插曲而停止,狂化的深度还在继续。
全兽状态的动物们完全疯魔了一般,见东西就撕咬,开始攻击身边所有一切的有生命或无生命的物体,当一只白色狐狸跳跃到半空中一口叼住一只中了麻痹弹摇摇欲坠的鸟怪,拖到地上毫不犹豫地撕开大鸟的脖子,这个大鸟作为仪式的开端第一个献出了生命,至此,兽态狂化终于进入巅峰。
半兽人族们喷着粗气,杀红了双眼。
机械变形族感受到这躁动的气息,在黑燎的哟呵声中,枪械第一、二组早已蠢蠢欲动的士兵如愿丢下枪械,在极度兴奋之中变身,扑向离自己最近的混战中去。
不少机械变型族的身上开始渐渐挂彩,□在外的齿轮与关节轴承在遭到二、三次攻击之后终于开始影响机械变型族们的行动,带来的,是更多的伤害。
这些伤员连同重伤的半兽族,一起被安置在宴会厅的舞台后——这个地方设计时,内部开阔,三面为封死的坚韧墙壁,前面只有与舞台连接的大概不到30 米的一面为开阔地,只需要派上一个10人左右的分队在那里,就可以形成“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微妙优势,很适合当做安置伤员的临时救护所。
里丽带着空骑部队的手下守在这里,接应源源不断送进来的伤员,帮助里默的医疗队打下手的同时,还要时不时分心照顾躺在演员化妆台上的火狐,此时,小巧的狐狸盘卷在一块不知从哪翻出来的烂兮兮绸绒窗帘布上,浑身颤抖,獠牙每次剧烈的颤抖中伸长呲出,又在下一秒恢复原状。
里丽先是不安地伸手摸了摸狐狸的小脑袋,眼中闪过一瞬间复杂的情绪,下秒转化为暴躁,转身疾走几步,扒开守在最外层的下属朝着外面吼——“去你. 娘的,别受伤了,这塞不下了!”言罢斜睨一眼一瘸一拐捂着手臂往这边急吼吼地冲的黑燎,手一划拉冷着脸无情道:“就这样你好意思进来?还能打!滚回去继续!”
黑燎嬉皮笑脸地往舞台后面挤:“喝口水,喝口水。”
黑燎挤进来还真是来喝水的,水牛似的抱着龙头狂灌几口,也不管自己的手臂像是和喉咙接通了似地——上面咕咕灌水,手臂血像开闸了样哗哗往外流。里丽脸一黑,暴躁地拽过梳妆台边上放的医药箱,拿过修补枪开始为他修复。
下手很轻,却还是忍不住边弄边骂:“什么玩意能把你这霸王龙咬成这样?……喂你在流血,今天记住别变型了——伤口裂开伤到齿轮里默去哪找给你换?”
黑燎这会儿算是缓过劲儿来了——那时候假装叛变打仗也没今天这么累,跟老板装模作样的单挑好歹还知道点到为止,今天这些,啧啧,一锅子的亡命徒啊!喘了口粗气,黑燎嘿嘿直笑,低头看了看自己愈合一半的伤口:“给蛇咬的,那蛇可邪乎,还长了翅膀,”说着顿了顿,有些叹息“差点成独臂侠了,我哥看见还不得抽死我啊哎呀我哥可疼我了……我加入混战的时候,丫小飞蛇正跟一大狼死磕,那狼好像还挺门儿清的——眼睛还是清的,蛇叼着老子手臂的时候那狼跳到蛇的背上直接给它撕了一边翅膀下来——我勒个去,大爷这是第一次觉得毛茸茸的动物也挺可爱的。”
里丽懒得听他现场录播这些乱七八糟的血腥事迹,心不在焉地回头看了眼泰迪,见狐狸耳朵竖起来高高的,显然在偷听他们说话,于是心不在焉地哦了一声,“那蛇死了?”
“没,还和狼打着。”
里丽手一顿,抬头看黑燎,后者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回来喝水,一会就过去——别这么看我,我跟那毛茸茸哥们儿打过招呼了。”
……又不是玩超级玛丽,谁跟你还带暂停?里丽犯了个大白眼,收起修补枪,推了黑燎一把:“好了,滚吧。”
黑燎应了一声,刺眼的黄光之后,金属黑色亮堂堂的黑熊嗷嗷叫着扑腾着往外冲,里丽崩溃地将手中的药瓶子冲它背影狠狠砸去,空药瓶无辜地在黑熊跟前完整落地然后遭遇无差别踩碎——“草泥马的!!!老子叫你不要变身听不懂吗!!!!”
……
镜头转一转,让我们对准战斗中心。
此时此刻,里德殿下纵使是万般地想扑过去叼住那不听话的家伙的脖子拖回休息室上把大锁牢牢地关着,也不得不迫于现实地无奈,只能一边应付手边前仆后继的大小野兽,一边跟着那前滚后翻灵活前进的家伙玩心跳游戏。
等陆八好不容易挪到宴会厅楼梯转角处的时候,里德觉得自己比打了几场蓝齐还累——心累。
这家伙就不能给自己省省心?
还没等里德多在心里骂几句,忽然,二楼宴会厅的地板就剧烈地震动了一下。
看来上面还有个大家伙。
明显看见站在楼梯口那家伙的脸跟着一白,里德心里说不出的爽快,尾巴一甩将死死叼住自己尾巴的豺狗掀翻在地,还没来及做什么动作,下一秒,就看见陆八咽咽口水,向楼梯迈出了艰难的第一步。
……………………傻.逼!
里德在心里用力啐了声,抬爪子就想往陆八那边去,后者此时正缩在拐角,小幅度往楼梯上移动的同时双手忙着捣鼓些什么——似乎是在装子弹。这延长了他前进的时间,在碰见楼上那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大家伙之前,自己应该能赶得上——
里德是这么想的。
可惜他又错了。
他的视线被一只等同大小的巨型三尾白狐挡住,狐狸毛发蓬松,背部拱起,尾巴狂躁地甩动,唾液顺着呲开的牙,粘稠地滴落在宴会地板上。
是半兽人族长泰迪的弟弟泰诺。
这家伙来到自己面前之前也不知道已经给里默他们添加了多少负担——泰迪的这个弟弟平日里生性温和怕人,在部落里也不常常去打猎,窝在家里研究草药书籍的时间居多,过去很长的时间里,半兽人部落谁有个头疼发热都愿意去找他。
曾经在皇族的节日庆典点看过他,当时里德心里算是比较看不起此人,觉得他成不了气候——就算是里默急了也够人喝一壶的。
想不到狂化以后竟然是这德行,里德心里冷笑,心想找个人录像下来,等这事过去以后放给他看估计能把他自己给吓死。
——就在这思来想去之间,尽然一时间将楼梯上那家伙给忘到脑后。
……男人其实都这样,有架打果断还是甩开膀子打架重要,一看见强敌,脑子比上了精虫还可怕,打了鸡血似地变身单细胞动物。
所以当豹子和白狐扑做一团时,陆八已经连滚带爬地走到二楼——之所以用连滚带爬,是因为上楼其间,二楼的天花板又震了三次。
果断上膛解决掉楼梯口正互相撕咬的两只灌,陆八一探头,首先听见的就是巨大的蛇嘶声,抬头一看,青黑色大蟒几乎盘卷掉二楼宴会厅的三分之一的面积,昂贵的钢琴被掀翻到一边,沙发椅子乱作一团,此时,大蟒下颚尖牙上插着一个淡黄色的生物,使劲甩着头,獠牙大张滴下绿色的粘液——也不知道有没有毒。蟒蛇扭动间,陆八惊愕地发现了蛇头下大约四米,长了一只黑色的骨翅——像蝙蝠似的,连着一层薄薄的青色薄膜。
此时此刻,周围的所有生物不是死就是退散,只留下大蛇头上的一只狼,还有盘卷在地的蛇尾处得黑色机械狗熊。
大狼站在蟒蛇头顶,三个爪子死死地扣入蛇脑袋中,此刻正伸着自由的爪子,企图去挠蛇眼,却因为蟒蛇不停地甩动,几次差点被甩下来,自今没有成功,黑熊也扑腾着,试图在转移蟒蛇的注意力。蟒蛇口中叼住的淡黄色生物正发出哀痛的悲鸣。
陆八下意识地寻找了一番,果然在离自己,也就是楼梯口不远处的地方看见半边被撕裂下来的骨翅。
看了眼手中装了麻醉子弹的小型枪,陆八默默地将它收入口袋里,取下背后一只没用上的重型射线枪——看二楼这横尸遍野的惨状,对付这大家伙,可能没人想留它一条性命。
陆八趁着蟒蛇将狼甩下来一片大乱的劲儿,点着步,悄悄潜伏到巨大的落地窗旁,放下瞄准镜,食指轻轻搭在扳机——借着那一点时间,他已经看清楚,此刻被重重摔倒墙上顺着凄惨滑落的大狼,正是自己要找的人。
至于蟒蛇嘴巴上叼着的,陆八抿抿唇,希望不是他想的那样。
蟒蛇柔韧性很好,虽然庞大,却十分灵活,灵巧地活动与狼与黑熊之间,三角形的脑袋速度很快,在阿尔受到重创一时没那么快重新站起来之前,黑熊对付它十分勉强。
陆八的标准镜很有耐心地跟着蛇的移动一直在等待。
直到身边的窗户忽然发出叩叩的响声。
陆八先是没在意。
在响了很久之后,终于忍不住撇头一看——一张蓝色的鸟脸,狰狞地贴在窗户上。
来者何鸟?
正是反向操作。
心上人被蛇叼嘴里,屋子里面乱作一团,反向操作急得几乎要破窗而入——当然,决心而已,事实上就是破不开。
这时候谁能有空给它开窗户?
所以当反向操作看见主人鬼鬼祟祟地蹲在窗户边一动不动一看就很有空开窗的样子时,感动得热泪盈眶。
这又说明了一个道理——于水火之中的老百姓看见人民解放军时得激动万分仿若重生,就算出了地球,也不能有例外。

第四十九章

其实陆八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有一些被吓着——挤在窗户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鸟脸几乎被压得有些失了真,陆八犹豫片刻,随即悄悄伸手,帮反向操作开了窗,伴随着子弹一样的蓝鸟扑进来的,还有劈头盖脸的暴雪。
是的,如果白天还勉强能算是鹅毛大雪的话,此时此刻,瓦特尔夜幕降临,外面天气骤变,暴雪肆虐。
被拉开的窗户在狂风的推动下快速度往下滑动,越来越大的风吹进屋内,陆八肯定,也许窗户再推开不用多少,告诉行驶中的战舰带起的压力就能轻而易举地将他整个刮出窗外,一把将手中的枪丢开拿脚踩住,稍稍后仰,双手使力,结实的小臂上青筋暴起,扣住窗户边缘用力往后一拉,随着轻微的“咔”声,窗户重新被关回原位,大约两秒后,“哔”的短暂声响响起,窗户被战舰中央控制器自动落锁。
陆八瘫倒在原地,靠在窗边,心脏还止不住地砰砰乱跳。
伸手抹了把脸,感觉一脸湿润,陆八顿了顿,活动下十指,方才接触了外界冰冷空气而变得僵冷的手稍稍灵活了一些,好在中央暖气调控功能还在忠诚的服务,陆八庆幸地想着,在袖子上将脸上剩下融化的雪水蹭去,脚尖一勾,重新将里德的重型射线枪握在手里——打开瞄准镜再次瞄准,陆八这才觉得回到了自己的世界中。
……
约一分钟后,陆八沮丧地放下枪,骂了声娘——他果然就不应该放那蠢鸟进来,多它一个,蛇怪的注意力确实是被分散了,阿尔和黑燎(看独眼就能猜到大概是黑燎)所受到的攻击也被分散了许多,但是,更加混乱的斗争让陆八没办法下枪。
打蛇打七寸,不知道这个道理在瓦特尔是不是行得通。
不过无论行不行得通,都没有用了——那个蠢鸟一只在蛇怪的七寸附近不超过五十厘米的距离飞来飞去,又不对那里进行进攻,真的不是故意的吗?!!=皿=
喂,谁告诉过你打蛇要朝它的眼睛攻击啊?!!
……当鸟的当到这份上,也算是失败了。
……关心则乱也不是推脱无知的理由。
陆八趴在重型枪后,虽然心中一刻不停地再腹诽,却依旧十足耐心,瞄准镜的小小十字随着蛇怪的每一次扭动而做着细微的调整,忽然——
蛇怪停止了扭动。
机会。
陆八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无声的蓝色射线飞快地射出,如同最细的冰针一样,准确地射入蛇怪的身体。
偏了。
让人难以置信的,在这短短的也许连一秒也不到的时间里,蛇怪再次扭动着巨大的身体,躲开了一次致命的攻击。
但是射线枪本身带着的高度灼烧也带来了一定的效果——比如说,蛇怪变得更加愤怒暴躁了。
它愤怒地将口中的食物甩开,口中的黄鸟如同没有生命的物体一样呈抛物线被整个抛出,反向操作动作很快,准确无误地在奄奄一息的黄鸟落地之间,将他托在了自己的背上,拍了拍翅膀,冲自己的主人感激地高鸣一声,接着毫不犹豫地迅速撤离战场。
陆八还没来得及对蠢鸟那“目标明确,完成既撤离”的浓重美国佬式作风发出精神慰问,就在瞄准镜中看见蛇怪身体剧烈扭动——
紧接着,陆八和蛇怪在瞄准镜中来了个大眼瞪小眼。
琥珀色的蛇眼,通过瞄准镜,死死地顶住陆八。
那一刻,陆八真实地体验了一把什么叫血液逆流,他确确实实地感觉到,所有的血液从脚趾通过血管逆流而上,聚集在了头顶,而供血太足的后果就是,全身僵硬,大脑空白,手指冰冷。
陆八对自己的胆量自信到甚至可以面对一艘航空母舰都临危不惧。
但是面对一个一张口就能把他整个人嚼吧嚼吧吞进肚子里去的巨大软体爬行动物,陆八做不到。
冷血动物的琥珀色眸子微微收缩,毫不吝啬地让你知道,它正在打量你,并随时准备攻击。就像能望进一个人的灵魂将之用锋利的蛇牙一口咬住拖出来,这相互凝视的这一秒,其实只是很短很短的时间,陆八却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直到听见属于阿尔的狼嚎,蛇怪冲着自己扑面袭来。
不再像面对黑燎的攻击那样显得迟钝,那一刻,陆八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之前一直是阿尔在受到攻击——并不是因为阿尔对蛇怪造成的攻击让蛇怪觉得他是相对来说比较大的威胁,原因只有一个,体温。
陆八在那一瞬间迅速地打开,在几乎同一秒内关上瞄准镜,然后按下了扳机。
闪阻!
蓝色的激光擦着七寸处的皮肤射入蛇怪身后的墙内,高温灼伤了蛇怪,蛇怪的前进停顿了下,发出了刺耳的蛇嘶,痛苦地缩做一团,大约3秒后,重新展开身子。
一击之后,陆八毫不犹豫地弃枪,敏捷地贴着地前空翻滚,更加靠近了通往楼下的楼梯,此时此刻,他脑子里竟然只有一个简单的单词——里德!
“攻击我刚才打到的地方!!”陆八此时人已经到了楼梯口,听见身后的巨大动响又忽然停住了向下冲的脚步,蛇怪距离自己大约还有十几米的距离,黑燎和阿尔不懈的骚扰为他争取到了时间,可是另陆八沮丧的是,那俩人并没有注意到刚才自己的攻击到底具有多么伟大的意义。
陆八抽出麻醉枪,试图再开了两枪,却两次落空,看见黑燎再次错过了攻击蛇怪致命伤的好时机,陆八恼火地用力捶向手边的木质楼梯扶手,提高嗓音再次吼道:“黑燎!!攻击灼伤的地方!!”
高大壮实的黑

《遍地金刚 by 青浼(上)》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遍地金刚 by 青浼(上)》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