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活下去 by 安否安否

时间: 2015-12-26 00:15:01

【末世之活下去 by 安否安否】小说在线阅读

末世之活下去 by 安否安否


末世,这个原本王寻以为离他很遥远的词,忽然之前就近在眼前
一夜之间,世界颠覆,当连一包饼干都能让人性命争夺的时候。怎样带着司炎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成了王寻生命的全部

强攻VS强受,或者是腹黑攻VS温润受

1、末世前的准备(小修) ...


  2013年七月
  已经穿了三件衣服了,王寻还是不觉得温暖。王寻不由的再一次紧紧了身上的衣服,看着外面灰暗的天气,嘴角抿起,轻轻叹了一口气。已经是七月底,往年这个时候正是夏天最热的时候,可是今年不知道怎么了。夏天突然消失不见了般,天气一直不见回暖,白昼也越来越短,原先的日照最起码有八个小时,可是现在仅仅四个小时都难以办到。
  而且最近翻开报纸,不是某某泥石流滑坡,就是某某地冰雪冻住了路。通篇就看不到一个好消息,这种种总是让王寻有着一种不好的预感。虽说电视上,电脑不管是百度,还是GOOOG找不到可以帮助解答的信息。但是,作为一个宅男,而且还是一个爱看末世文的宅男,总总迹像,总是让他不由的想着这是不是末世要到来的感觉。
  只是...这种又岂是能付出于口的话,仅仅只是王寻之前试探性的在网上几个贴吧发了“末世要来了?“这种言论,不是被楼下的骂为白痴,笨蛋,异想天开。
  就是今天发的帖子明天就被删了。王寻也只能压在心里。但,这一天天越变越怪的天气。王寻总感觉要做些什么才好,不管是不是多想,这样坐着等总不是办法。一定要做些什么。
  想到这,王寻从抽屉里翻出存折,看着里面显示的10000元。握着存折的手紧了紧,然后像下定决心般,从衣柜里拿出一件妮子大衣披上,急冲冲的往银行走去。也许是他多想,但是..每篇小说上都在告知他,末世最少的是什么..粮食。
  所以就当他拿10000,不5000去赌好了。平时自己也要吃的,实在坏了,也是几千块的事情。总是能赚回来的。王寻站在存款机上犹豫了一下,本来按着10000的手轻微颤了一下,然后选择了5000。孤注一掷果然不适合自己。王寻对着自己手上的钱苦笑,原本在家都想的好好的。可是10000已经是他的全部,他不由的有点怕。只是...现在也不是他犹豫的时侯,王寻把钱数了一遍,确认数目没有错,放入口袋,急勿勿的往超市走去。
  "你好,我要买大约5000元的食物,我想找你们的经理,商谈一下优惠的问题。"王寻站在世纪联华超市卖粮食的地方,喊住一位售货员小姐如是说道。
  那位售货员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满脸微笑的应道:“好的,先生,你稍等,我马上去叫科长。”
  “好。”王寻应声,想想那位科长应该也没有这么快就到.又就在附近看起来,事实上,他并不确定经理是否会给他优惠,5000元对于一家超市来说并不是大生意.可是既然要买东西了,那么总是要用最优惠的价格拿到手。趁着这段空隙,王寻一边踱着步伐流览着货柜,一边静静思索着呆会要说的话。顺带想想到底要买些什么。
  十分钟后,王寻面前站了一位微微发福的中年男子,一脸微笑的看着他“先生,您好,我是食品区的科长,我听售货员说你要5000元的食物。”
  “是的。”
  “那么,想必你也知道,超市本身是以薄利多销的策略生存的...”那位确定人无误后,就开始不停的说着。
  王寻咽了咽口水,他是个宅男,而一般宅男都不善于这种交际,王寻有点紧张,只是他不容自己退缩,他知道多说也肯定说不过,王寻直接了当的对着眼前的男子道“我知道,只是多余的话我也不想说,我只想知道,我能以什么价格买到食物。”
  眼前的男子愣了愣,尔后也不多话,直接开口“以原价的95%”
  “好”虽然不是很满意,只是以自己的口才能拿到这个价格,王寻也知道差不多。于是也不在多说什么,直接开始挑起食物来。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最后王寻用了3000元以1.7的价格买了100斤的大米为一袋包装的共计17袋,然后又用1000元买了些泡面,饼干之类,剩下的1000元买了调料品,油,盐,味精之类。至于水,王寻看了看,最终还是决定不买,家里的桶装引用水刚刚昨天装上去。而且,王寻觉得水就算是末世也不可能少的,否则怎么生存。看着满满一大堆的食物,在别人羡慕的眼神,王寻却嘴角微露苦笑,5000元说起来蛮多的,可是实际上,并没有多少。如果..假若真的末世,也许顶不了多久。可是,这些钱一次花下去,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因为他的一次性消费达到了5000元,所以最后这些货物是超市负责运送的。
  王寻的房子是租的共60平房一室二厅的房子,那些林林总总的食物一堆,一个房间就被堆得几乎没有走路的地方。看着房间内被分成几个堆摆放的整整齐齐的东西,王寻生出一种成就感,只是还没乐多久,王寻的眉头不由又皱了起来。明明天气还很冷,可是一个人忙乎完摆放,身上几乎就没有干爽的地方,忙的时侯不觉得,现在一静下来,王寻就觉得身上粘乎着难受。王寻直起身,再次看了一前摆放的物品一堆是大米,一堆是泡面,一堆是饼干,然后还有一堆是调料品。确认没有什么问题后,走至门口,把门锁上。就直奔浴室走去。
  ……………………………………………………….
  “坑爹的,怎么会热水都没有。”王寻打开浴霸,顺手把水龙头往热水方向一开,马上脱了衣服往上一凑,冰冷的水就这么一下凑到热乎乎的身体,王寻连打了几个颤,忙把身体离水远点,在浴霸的灯光下照耀下,好一会才感觉好了一点。王寻就着毛巾把身上稍微擦拭了一下,嘴里烦燥的念着。
  看样子今天这澡也办法洗了,算了,王寻把手放在鼻子处闻闻,发现经过擦试汗臭味并不是很明显,皱了皱眉头,不甚情愿的把衣服穿上,踱着步伐走入房间,整个人往床上懒懒一躺,顺手拉过旁边的被子,发现整个人都被包的严严实实后,闭上眼沉沉睡去。
  也不知是否是自己太累了,还是在做梦,耳边似乎总是隐隐约约听到很多声响,尖叫声,哭泣声,恐惧的呐喊。只是想起来,却又感觉眼皮睁不开。最终王寻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去。
  


2

2、末世来临(改BUG) ...


  王寻有些困倦的睁睁眼睛,突然好像有点反应不过来,明明感觉睡了很久了,可是为什么一睁眼还是黑暗的一片,想了想,王寻伸出手从枕头下掏出手机,解锁,看着上面显示”12:00“更有丝不解,虽说现在太阳照的时间越发少了点,只是12点还是黑黑一片,却有点不正常了。
  王寻就着手机的光线起身走至开关处,打着开关”啪“灯闪了几下,却又马上黑了下去,怎么回事,“啪”“啪”“啪”任着王寻怎么按,灯却是完全不亮了。这到底怎么了?
  王寻压抑着心头引起的恐慌,穿好衣物后,走至门边,刚刚走至门口,准备下楼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快关上,快点。”耳边突然响起一道惊慌而焦虑的声音,王寻就着楼梯往下看去。那是四楼的一对夫妻中的男人的声音。此时,那个男子拉开了房门的一缝,透过门缝对着王寻喊道。
  “司先生...王寻刚准备开问,到底外面怎么回声。就听到那个声音带着怒意喝道“你想死吗?快点关上,迟一点就来不及了。”
  “啪”王寻往后一退,走过房间把门一关,而后反锁了起来,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又去拉了一张桌子紧紧的靠在门背后,才算心放了一点下来。这到底是怎么了,王寻不傻,他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否则那个每次见面都是温润如玉,笑意满满,从来不曾当着人面发出超出三十分贝的男子,会用着这种语调说着话。
  一时间,房里内静静的,王寻看着除了手机的一点余光四处都是黑漆漆的房间,静寂而安静,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这令他压抑而恐惧。不,这样不行,一定要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不可能一辈子就这样呆在房间不出来。王寻在心中对着自己呐喊。对着自己鼓了鼓劲,王寻就着手机屏幕的光摸索的站起身,走至窗户旁,拉开窗帘的一角,透过玻璃往下看去。
  就这么一会时间,天已经有点亮了起来,虽说还看得还不是很清楚,可是大致上已经没问题,只是..天...这到底是怎么了?王寻忍住欲出口的尖叫,眉头深深皱起。那下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只见下面三三两两的围作一堆,全都是那种走路姿势慢腾腾的,一腐一拐的在走着,然后打着圈儿转悠,给人感觉别扭而生硬。
  也不知怎的,其中一只仿佛感应到王寻的目光似的,朝着王寻的方向憋了一眼,明明不是太亮的光,可是就那么一眼,王寻感觉心都要跳了起来。
  那张脸,他认识,是小区门前的保安之一,叫王孙,昨天还笑眯眯的跟着他打着招呼。可是此时,明明那五官还是那五官,脸色却惨绿,惨绿的。王寻还记得那个保安有着一张圆呼呼,肉嘟嘟的脸,可是一夜之间,那张脸仿佛苍老了数十岁,肉全都不见了,只剩下一层皮皱瘩瘩的搭在脸上。
  其余的那些,并没有转过身来。但是王寻想应该都跟这保安的样子差不多。王寻没有兴趣在看,只这一眼就够他受了。王寻迅速的退离窗户,“嚓“的一声把窗帘紧紧拉上。想想还是不放心,四处打量一番,桌子已经被他抵门上了,那么还有一张沙发,凳子若干。想了想,王寻转身去房间,厨房转了一圈,欣喜的发现,找到了一根长长的木棍,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留下来,不过现在也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
  王寻拿着木棍的手,紧了紧。然后深深的呼了几口气,再次站在了窗户边,轻轻的拉开窗帘的一角,看了看,窗户已经锁上,心微微放了一点,退后一步,把窗帘拉上,然后把木棍紧紧的顶住窗户。
  看了一眼被桌子顶住的门,想了想,又蹭蹭的把沙发慢慢的挪到桌子后面。那么门上有桌子沙发一起顶住,窗户有棍子撑住,应该能抵一时了。王寻看着一瞬间空空的客厅,提的心好像在这个时侯慢慢的放了下来一点。
  之前发生的事情,之前看到的,王寻都来不及好好想,可是突然静了下来。王寻才有心思,也觉得有必要好好想想今天发生的事情。
  首先,今天太阳比平时晚了一个小时才出来。
  其次,区里肯定有很多人变异了,而那变异的样子,王寻突然就想到末世文里经常用的一个词,丧尸。
  那么这一切,是不是...王寻咽了咽口水,然后心底吐出一个词“难道末世真得来了。”
  王寻双手抱住头,把头紧紧的趴在腿上,心中闪过无力感。明明之前就想过,为什么现在真的来临了,会这么难过,这么害怕。
  只是,就让他稍微的放松一下自己吧。虽说早有准备,可是5000元的食物,坚持不了多久,他第一次恨自己的犹豫不决,如果当初能够坚定一点,手上的食物就会多很多。可是,王寻紧紧的抿了抿嘴,露出一个苦涩的表情。其实再多食又怎样?这座房子本身就是廉租房,想想也可知道这种房子坚固不到哪去。就凭这房子的防御说不定还没到食物绝决的那一天就面临着丧尸冲进来的情景,所以就让他这么懦弱一会,然后他就会放下所有心情,想着怎么活下去。
  不,怎么能够放任自己的懦弱,现在应该想的是怎么保护自己,然后让自己好好活下去。懦弱的,去面对死亡吗?王寻咬了咬牙,在心中对自己狠狠的道。他知道自己的性格,只要真的放任,那么就会越来越害怕。心头一遍一遍的对自己鼓着劲。感觉手脚终于有劲了,王寻立马站起来,走至镜子旁,对着镜中的人看了一眼,然后恶狠狠的说到“王寻,从现在开始,是末世了,所以你不能懦弱,你一定要坚强。一定要活下去。”镜中的人眼神由之前的畏缩慢慢的变成神彩自信。王寻满意的笑了一笑,然后“哗”的一声,把镜子打破。这个镜子放在客厅,对于现在来说完全没有任何用处,还不如打碎了,说不定尖锐的碎片,有时侯会有些用处。王寻把镜子碎片拿着扫把扫到一处,用袋子装好。
  然后又在去厨房晃了一圈,一把切菜的刀,还有一把水果刀,另有锅铲若干,王寻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处,最终从中把水果刀贴身放好。其余的暂时归类放置于厨房,以备下次要用的时候找不到。感觉冰冷的水果刀就那么隔着衣服贴在皮肤上,王寻有了一丝踏实感。王寻知道水果刀并不能帮他什么,但是有总比没有好。
  。。。。。。。。。。。。。。。。。。。。。。。。。。。。。。。。。。。。。
  
  “咕咕咕”就这么一翻折腾,肚子不合适宜的叫了起来。王寻想了想,最终弯□去柜子里,拿了一包泡面就着冷水吃了起来。原本王寻想煮的吃的,可是转了一圈,王寻才发现,不光电停了,连天燃气,水全都在一夜之间停了,幸好家里之前还叫了一桶饮用水。
  一包泡面吃完,感觉肚子只有七分饱,照往常的性子,王寻必定要拿第二包的,可是,他知道从现在开始,他要节约每一份粮食。
  吃完的王寻,一时之间也不愿意在动,就那么随意滑坐在厨房的磁板地上。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黑了,可是不知怎的王寻却还是能清清楚楚的看清着房中的一切。他随意的打量着四周,半响,突然反应过来般。也不知现在到底几点了。王寻掏了掏裤子口袋,拿出手机看了一眼:“19点整。”还早,只是,王寻想了想,还是决定去床上睡去。王寻不知道这个房子能让他躲多久,所以在还安全的情况下。他想,尽量保存好完整的体力。
  那一夜,依旧很多嘈杂的声音在耳边响动,王寻知道,世界乱了,一定是更多人在被伤害,或者在变异。只是王寻却只是保持着躺在床上的动作不动,紧紧的闭着眼,双手抓住床的柄手。对着自己说着,我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听见。直到自己昏昏睡去。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早上一上来,发现文下面,有希望主角是攻的,也有希望是受的,那么到底喜欢主角是攻的多一点,还是受的多一点。然后我来决定到底主角到底是什么?
那啥,昨天一发文,今天起来,惊喜的发现,有3个评跟十几个收藏了。惊喜之下,决定今天接着更文

下章,另一个男主角出现了,那我们期待吧


3

3、救还是不救(一) ...


  三日,还是四日,王寻已经没有概念了,窗户一直都没有被开过。电没了,水也没了。王寻感觉自己似乎是被世界遗弃了,或者自己遗弃了世界。手机已经在前两天就没电了。他根本不知道现在到底是白天,还是黑夜,只是饿了,找吃的,渴了找水喝。
  房间角落被推得一大堆的垃圾,发着腐臭的味道,还有身上,也说不清是汗臭味,还是别的味道,很难闻,可是,王寻却并不想浪费少的可怜的水去清洗,现在这些水,一滴也不能浪费,王寻再一次从睡梦中醒来,直愣愣的望着天花板。脑袋一时有点转不过来,然后好像反应般,现在已经是末世了。”只是,这样下去不行,一定要找点事情做,否则会发疯的。“腾的一声从床上起来,王寻在自己心里如是说着。努力的想了想,以前自己看过的末世小说,这种时侯应该做些什么,煅炼,对煅炼,努力的让自己更强大。
  王寻知道现在的自己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不说,明明没有光线,自己可以把房间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而且声音,方圆十米之内全都听得清清楚楚。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变异,只是既然有了变化,那么自己应该好好利用。
  唔,如果没有记错,家里的案板是个木制的圆形的,那么,想到这,王寻走至厨房间把案板拿起,顺手又从抽屉找了钉子和锤子。走至客厅瞄了瞄,决定就钉在正对门的墙壁上。”叮“原以为要费一翻力气的活,却想不到只是一下,钉子已经深深的钉在里面,只露出了一个钉子头,王寻愣了一愣,而后心中升起狂喜,原来不仅仅只是听觉嗅觉,力道也大了很多。这,对于末世来说,会是一个很大的倚仗,之前的钉子显然不能用了,王寻从手上又拿了一个出来,这次并没
  用任何工具,只是途手的,慢慢的对着墙壁按了下去,只见钉子一点一点的深入,很好,王寻嘴角勾起一丝笑意,看着钉子只没出一点的的时候,手停住。把刚才丢在桌上的案板拿起,挂上。
  想了想,又去找一番,尽然找到了一只记号笔,王寻在案板上按着大概的比率化成一个骷髅的头部,标注上哪里是眼睛,哪里是鼻子,虽说样子不是很好看,但能用就行。王寻想起之前被他收起的玻璃碎片,想了想,还是决定用着玻璃先试下手感,走至袋子小心的,仔细的找一番,挑了十几片大小差不多一致,都有着尖锐的头部的玻璃,拎在手上。目测了一下距离,决定背靠着沙发的位置站住,眯着眼看着一下案板,大概2米左右的距离,不是很远,可是也没有别的地方好挑了。王寻随意从手中拿了一块玻璃,略微比划了几下,眼睛微微一眯,玻璃就往案板的方向飞去“卟”整个玻璃瞬间没入案板。

【末世之活下去 by 安否安否】(本页完)

《末世之活下去 by 安否安否》上一篇

低概率 by 喵的神奇--预览

全文:

民国背景,制服控,伪科幻,傲娇别扭年下攻,阴险腹黑女王受,强强文。

爱国青年纪平澜认为他的文职教官为人不务正业、阴险狡诈、麻木不仁,

于是处处跟他作对。屡战屡败之下,

一贯骄傲的纪平澜却在不知不觉间倾心于这个魅力与智慧并存的对手。

不过这种事情,打死他也不会承认的!


  偏见

  我处在一个文明的转折点。
  有的地方人类已经开始用天文望远镜研究地球以外的世界,有的地方却还坚信吃香灰可以治疗各种疑难杂症。
  文明与蒙昧的冲突到处在上演,他们正走向一个全新的时代,跌跌撞撞,但毫无疑问地——会越走越快。
  ——摘自“监护者”的观察笔记
  纪平澜还没见到何玉铭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讨厌他了。
  他早早地便在心底认定:哼,什么年轻有为的海归教官,无非是个百无一用的书呆子,二世祖。
  那时候他十九岁,正处在一个年轻气盛的年纪,大学才读两年,便带着他的满腔报国热情,中途弃学报考了中央军校。为此他不惜与家族决裂,并改名为纪平澜,寓意平定波澜,这个名字来源于他最敬佩的抗倭民族英雄戚继光写的诗:“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
  而何玉铭,说起来来头大的很。他父亲何国钦,听说以前是个有文化有素质的土匪,后来发展壮大成为一方军阀,再后来投诚中央军,从军队退下来当了安平市的一个小小市长。
  他大哥何啸铭,十几岁起跟随父亲四处征战,后来接手了父亲的老部下,成为中央军某师师长。
  他本人,年仅二十三,美国S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海外留学八年,能听说读写四门外语,满肚子的洋墨水。回国后终日无所事事,正逢军校打算改进教育方式,引进德国先进的军事教育理念,于是会德语的他被何市长走了后门塞进军校当教官,教军事理论。
  纪平澜刚考上军校的头半个月过的是地狱般的日子,那些来自军队的教官们整天把新学员不当人一般地往死里操练,不少人都因为没撑下去被遣走了,其中包括几个脑子一热跟纪平澜一起来参军的大学同学。
  那时候纪平澜还不知道其实每一届新学员都要度过这地狱半个月,以证明自己不仅有合格的文化基础和体能,还有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和坚定不移的革命意志。所以他听信了学生们之间传递的小道消息——他们之所以每天□得这么惨,是因为教军事理论的教官迟到了半个月,所以一半多的文化课时间就改成了体能训练。
  至于迟到的原因,表面说是病了,但也有小道消息说是因为他为了捧一个戏子专程跑到另外一个城市去了。
  又听说钟校长本来要把他辞退,看在国内会德语能直译德文教材的人实在不多,市长又亲自来说情,他才勉强作罢。
  一个大好青年,从国外学来了先进的文化知识,却不想着报效祖国,整日沉迷声色犬马,这不是二世祖又是什么?
  虽然来了军校就做好了吃苦受罪的思想准备,但是一想到遭受这种非人对待的原因,这些年轻人就无法淡定了。
  带着这种深刻的偏见,纪平澜撺掇了一帮死忠,准备给这个教官一点儿颜色看看,以报半个月非人待遇之仇。
  等在课堂上真正见到何玉铭的时候,纪平澜的印象里又多了一条:小白脸。
  何玉铭长得斯文秀气,皮肤很白,一看就没怎么晒过太阳,不像纪平澜半个月已经晒成印度人了——那还是相对于周围那些非洲人来说的,他没见过非洲人,估计所谓黑人也不过如此。
  此外何玉铭还有书呆子的标准配置——一副圆圆的黑框酒瓶底眼镜,这滑稽的眼镜使得他即使穿着笔挺的教官军装,也十足像个走错地方的书呆子。
  这个书呆子第一次走上讲台的时候,约好了的学员们突然集体起立,声振寰宇杀气腾腾地大喝一声:“何教官好!”
  可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台上的小白脸一点被吓到的样子都没有,只是默默地推了推眼镜,用相比之下软绵绵到可以称之为半死不活的声音说:“同学们好。”
  纪平澜本以为他们这杀气十足的一声至少能把人家吓一个趔趄,最好直接吓趴下,从此在学员们面前再也抬不起头来,谁知这小白脸竟然连脸色都没变一下。
  “看来自我介绍部分可以省略了。”何玉铭翻开厚得能砸死人的德语教材,直接开讲,“这一周我们要学习的是军事理论的概述,第一篇‘为什么要学习军事理论’……”
  整人归整人,课还是要上的,课本当然是没有的,学员们只好暂时偃旗息鼓安分地埋头做笔记,间歇下面传来开小差者们的说话声。
  “这小白脸吓不住啊,怎么办?”
  “我就说这样不行吧,瞧你出的破主意。”
  “不应该啊,换我都得吓趴了。”
  “你一教小学的跟人家能比吗?”
  “他一教小学的怎么啦,人家好歹被小孩子们叫过‘先生’,总比你大字不识几个的强!”
  “谁不识字了!我不识字我怎么考上的,我不就那次把‘耽’念成‘枕’了吗你小子还就给我没完了。”
  “都给我闭嘴!”纪平澜说,“准备执行二号计划。”
  “收到,嘿嘿……”
  “瞧好吧您呐。”
  死忠们纷纷响应。
  何玉铭打开办公室抽屉,一条花里胡哨的蛇正躺在里面懒洋洋地吐着信子。
  这蛇的花纹看着像剧毒的环蛇,实际上是无毒的。这些学员应该只是想吓唬吓唬他,不至于分不清毒蛇和无毒蛇的区别。
  既然这样他就懒得追究了,拎起那条蛇扔进了窗外的花坛。
  何玉铭并不是没有发现学员们在联合整治他,而且他也大概知道了这些学员看不惯他的原因,他只是懒得解释给他们听罢了。
  本来他还期待钟校长听信流言把他辞退了算了,其实何玉铭并不愿意到一个建在小岛上的军校当教官,对他这种喜欢自由讨厌约束的人来说,到一个实行军事化管理的封闭小岛上教书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
  不过在这个问题上本来对儿子很好说话的何国钦异常坚决,最后他也只好从命。
  既然不得不在这里工作,何玉铭便尝试着自己从枯燥的生活中找些乐子——比如说他的这些“可爱”的学员们,每天上午被各种政治主义军事理论军械武装口令密码之类的填鸭式教育整得头昏脑胀,下午被几个军队过来的教官操练的死去活来,晚上还有精力做一些见不得人的潜入工作。
  其实对于学员们层出不穷的恶作剧,他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挺欣赏他们团结合作的精神和百折不挠的作风。
  他们的想法很幼稚,但行为却很谨慎,每次都要费尽心思地把这些幼稚的小陷阱布置得即会让教官吃瘪,又不会留下什么证据,还不会造成什么过大的影响和伤害,这样下去,说不定能无意中培养出一帮间谍和反间谍的高手来。
  不过连续的行动失败后以纪平澜为首的“倒何联盟”渐渐地有些沉不住气了,他们不明白为什么精心安排的陷阱最后都会泥牛入海,一点水花都不起,而他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也并不是无穷的,半个多月后他们的陷阱终于无聊到了在半开的门上放水盆的地步,何玉铭也终于决定给他们一个惨痛的教训。
  那天何玉铭在他们期待的目光中直接从教室门口走过,头也不回地先去了厕所,然后校长好巧不巧地推门进来了……
  既然是军事化管理,就意味着以下犯上的行为其性质是非常恶劣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更何况校长本就很重视尊师重教的传统美德,所以这件本来没多大的事追究起来就很严重了。
  整个班级因包庇同谋被罚跑操场二十圈,一万两千米的负重长跑足以把体力最好的学员也累吐血,而带头主谋的几个包括纪平澜将被记过处分。
  但何玉铭给他们求了个情,说毕竟事情是他的亲和力不够引起的,他也有一定责任,希望校长从轻追究,给学生们一个改过的机会。这种态度深得钟校长的欢心,于是准奏——记过改成了加罚二十圈,再关两天禁闭。
  纪平澜听说以后心里就有点不是滋味了,毕竟如果在军校被记过对他们未来的军事生涯是有很坏影响的,而卖给他们这个人情的居然是他们一心要恶整的何教官。
  但纪平澜毕竟是纪平澜,其他学员感恩戴德之余,他却没有被假象所蒙蔽,因为当他跑的快断气的时候,他分明看到远处何玉铭在津津有味地欣赏他们的惨状,似乎还带着奸计得逞似的笑容,那镜片后阴险的眼神,仿佛在说:“跟我斗,整不死你小样儿的。”
  没错,自己等人毕业后仕途怎么受影响关他一个教官什么事?与其等他们毕业以后吃暗亏,还不如就在眼前看着他们死去活来的惨状来的舒心。再说动动嘴皮子就能给校长留下个好印象,又能卖人情给学员们——什么叫阴险?这不叫阴险还有什么能叫阴险?!
  可惜并不是所有人都具有他这般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毒辣眼光,于是纪平澜在新学员中间的权威首度遭到了挑战。
  “其实何教官这人挺好的。”共犯甲张安路小声说。
  “好个屁!”纪平澜拍案而起,气势汹汹,“拜托你们偶尔也动动脑子想一下啊,为什么我们之前这么整他,每一次都又没有结果又没有动静,你们当他傻的吗?他明明就知道是我们在整他,只是故意不说,等我们放松警惕了再突然给我们一下狠的,然后又回过头来假惺惺地帮我们求情。我算是看错他了,这厮就不是我们一开始认为的那种生活不能自理的书呆子,他根本就是个深藏不露的奸人!”
  张安路今年二十八了,却被小他九岁的纪平澜吼的一点脾气都没有,缩了缩脖子小小声地说:“那个啥……至少他上课上得不错。”
  这一点倒是真的,即使带着深刻偏见的纪平澜也不得不承认,何玉铭的学问还是不错的。他可以直接拿着德语教材给他们上课,什么“步炮联合作战”、什么“海陆空立体战线”,说起来一套一套的。他不光是讲课本上的东西,还经常引用一些古今中外的战役战斗来印证一些军事理论,什么拿破仑啊凯撒啊亚历山大啊英国皇家舰队啊,之前听都没听过的名词一个劲地往外冒,学员们听不懂,他就耐心地解释一遍,把一堂课上得像是在开故事会,甚至连古老的三十六计孙子兵法都能偶尔拿出来放在事例里用。
  不光如此,他还动不动就在黑板上划拉出简单的地图,然后出一些“A军300人驻扎山上,有武器弹药多少多少,B军700人从山下走过,有武器弹药多少多少,如果你是A军指挥官,你怎么打?”之类的题目,然后对每个学员提出的方法进行点评,当然偶尔还伴以对学员智商的讽刺和所属物种的质疑,只有纪平澜看出何玉铭是真的把学员们当猴子在鄙视,其他被骂的人都觉得自己是被调侃而不是被侮辱,整个课堂也总是因为这些鸡鸭鱼肉猪牛马羊之类的玩笑处在一种很是活跃的氛围下。
  没有多久,军事理论课就一跃成为最受欢迎的课程,学员们因流言而起的轻视之情也全换成了对何教官滔滔不绝的崇敬,最后同仇敌忾的一个班级里只有“倒何联盟”的几个核心成员还在负隅顽抗,而这件事情显然已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何教官真的挺好的,要不我们不整他了吧?”李亦亭站在一个安全范围之外说。
  “就是,厉害的跟诸葛亮似的,要整也整不过啊。”钱虎也来应和。
  于是张安路底气也足了一点:“说起来我们一开始是为什么要整他来的?”
  “绣花枕头,靠关系进来的呗,不过这么看来也不全是靠关系啊,至少人家本事是摆在那儿的,那我们还整他干什么?”
  “不是平澜说要整他的吗,我对教官可没有什么不满。”
  “我也是啊,我老佩服何教官了。”
  “那我们就更不应该整他了。”李亦亭做出总结并用一种“我们反正串通好了你看怎么办吧”的眼神看着纪平澜。
  纪平澜:“……”
  这场不见硝烟的战争最终以纪平澜方的全员反水哗变告终。
  “何玉铭,我跟你没完!”地位和自尊遭受双重打击的纪平澜恨不得咬碎满口钢牙。
  咬牙归咬牙,纪平澜的军事理论课成绩却实实在在地名列前茅,一来他真的挺聪明,底子又好——毕竟是大学生,比起多数只有中学文化的学员来,听的懂也理解的快;二来他本着“研究对方弱点”的精神认真在听课。年轻气盛归年轻气盛,他可不是个不知好歹的人,这些东西学来大有用处,他又何必为了个何玉铭跟自己过不去。
  不过盯一个人盯的久了,纪平澜也慢慢地看出一些不对劲来。
  那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就好像何玉铭的存在总跟周围的一切有种隐隐的不搭调,不知道是不是留洋回来的人都会给人这种感觉。
  观察了很久以后,纪平澜勉强将那种不搭调归纳为四个字:“漫不经心”。
  岛外发生了学生游行,学员们热血沸腾的时候,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有日本军官被刺杀,学员们欢呼雀跃的时候,他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就连校务主任因为政治倾向问题被抓,所有学员和教官都在忧心将来会怎么样的时候,他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好像别说亡国,就连天塌下来了都不关他的事。
  说好听了,那叫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说不好听了,这就是冷漠无情麻木不仁。
  纪平澜生平最恨的就是国人的麻木不仁,就冲这点,纪平澜更讨厌他了。

  针锋

  有时候一点小火星就可以引发蔓延整片山林的大火,有时候一点小提示就可以引发人类的大脑跳跃式的思维发展,就像那个砸到了牛顿的苹果,引起了人类对地心引力的思考。
  不过不是所有小火星都会引燃山林,也不是所有提示都能引起思维的风暴,尤其是对于一个比起思考更愿意盲信的人来说。
  我曾试图理解人类的“信仰”,结果发现人要有信仰,唯有停止对事实的思考,骗着自己去相信那些原本不太可信的东西。
  ——摘自“监护者”的观察笔记
  何玉铭又在黑板上画起了简易地图,继续玩那种玩了很多遍的A军多少B军多少的游戏,跟学员们斗智斗勇然后鄙视一下他们的智商是他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
  他们总是不服气,想方设法地试图打败教官,然后在完败以后下次想出更恶毒的招数——当然,等待他们的还是失败,且不说经验和阅历的区别,连规则都是何玉铭定的,他们就是想破了头,也只能在他画好的圈里打转而已。
  今天的课题比较难,B军抓了三十多个俘虏和百姓,A军人数只有B军的四分之一,武器弹药也严重不足。
  学员们开始发挥他们恶毒的想象力,纷纷出谋划策提出夜袭、诱敌、伏击之类的战术,其中最恶毒的恐怕就是纪平澜了,他对自己提出的战术颇有点小得意,等着何玉铭夸他。
  然而何玉铭只是漠然一笑,虽然是他自己亲手挖的陷阱,但看着所有人都义无反顾地跳进去他还是有点儿小失望。
  “军事思维要跳出桎梏大胆创新,一听说有俘虏满脑子就只想着怎么救人,那和一看到香蕉就往陷阱里钻的狒狒有什么区别?当面临极其不利的战斗时,你们应该想的是怎么最大限度地保全实力。所以,今天我们的课程是‘战略撤退论’。”
  说到这里他就看到底下一个学员愤愤地举起手表示有话要说,不用看也知道,除了那个一直就没停止过针对他的刺头纪平澜还能有谁。
  “纪平澜同学,你有什么问题?”
  纪平澜站起来义愤填膺地说:“我们参军是干什么的?因为怕输怕死,就把被俘百姓就丢给敌寇**,那军人的尊严何在,保家卫国的意义何在?我宁可学习怎么拼命,也不要学习怎么逃跑!”
  何玉铭含义不明地笑笑:“你很勇敢,也许凭着勇气你可以狠狠地咬敌军一口,但结果只是把手下的300人都丢进去填敌人的枪口,最后俘虏还是救不出来。”
  “这已经不是救不救的出

《末世之活下去 by 安否安否》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末世之活下去 by 安否安否》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