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波浩渺 by 小模小样

时间: 2014-08-02 14:13:05

【烟波浩渺 by 小模小样】小说在线阅读

烟波浩渺 by 小模小样

全文:

相里若木,官居太尉,手握重兵,废除了先帝指定的继位者,另立新君,只为报复先帝;然而独揽大权之后,并没有想象中复仇的酣畅淋漓,内忧外患,他担忧的目光始终投在北部边陲的战事上。同时,他扶持的傀儡皇帝在他的身边一天天地成长,长得比谁都柔软,又比谁都坚强……

相里若木是一个矛盾的人,胸中有私仇却也有亿兆苍生,性格急躁外表乖戾心中却又有温厚的情意……

景曦渺,这个十四岁的皇子因为没有任何外戚势力而被相里若木挑中,推上皇位。本来只是个傀儡皇帝,可是无书不读的他温润聪敏,心思剔透。看似柔弱却又有天生王者的宽厚和敏锐……

一生下来就面对残酷混乱的政治让他早熟,然而久居深宫又使他有别一种的单纯,他晶莹脆弱又生命力顽强,于是这个奇特的孩子不停地吸引着太尉的注意。最重要的,他的心胸、眼界、气度都不在相里若木之下,于是这片浩渺之水……


  1
  酒已沈了,烛影摇红,隐约看见满径落花,过了今日,春便逝了。只是纵然花能复开,故人也已不在。
  
  当日游园相逢,依稀便在昨日,如今物是人非,只有纸烟缭绕,阴阳两隔。
  
  恍然入梦,又到刺史家中游园,忽见那娇憨女子攀在树上去摘果实,江南女子,生的是何等的娇柔美丽,温婉可人。她回头见他,自顾自地笑起来,原来竟是笑自己贪玩下不得树来。人面桃花,言语娇痴,温言求他帮助。
  
  他一见她的容貌,便惊为天人,早忘了自己是当朝的大将军,受宠若惊地过去帮忙。女子的腰肢柔弱温热,一股幽香从女子的袖中发出,沁人心脾。
  
  落花从中,她看到他佩著剑,却并不曾怕他,笑问道,小女紫菀,将军是谁?
  
  在下相里若木,他赶紧回答,失了往日的倨傲,满面热烧,当日朝堂受封,征讨反贼,驰骋沙场,也没有如此紧张。
  
  她看在眼里,悄笑道,原来是相里家的少年郎,果然英雄了得。微雨蒙蒙的江南早晨,她偷偷地看著俊美英武的少年将军,小小江南刺史的女儿,不知配得起将军否。
  
  
  
  江南春好,结伴同游,泛舟江上,携手笑语。胡子花白的船夫笑问,汝是谁家英伟儿郎,携此如花美眷?
  
  ~~~~~~~~~~~~~~~~~~~~
  
  果然,相里家的儿子,只能娶门当户对的三公九卿之女,相里若木不肯,转而征讨北疆,可是那温婉美丽的江南女子还带著他的玉佩,却因为美色远播京城,被皇帝硬招进宫。从此萧郎是路人。
  
  皇帝暴虐成性,可惜了柔弱如花柳的江南女子,入宫不过三年,十九岁便匆匆韶华尽逝。
  
  恨麽?相里若木捏碎手中的酒杯。恨不得毁了他的社稷,烧了他的祖庙,做个乱臣贼子。


  2
  转眼十年光阴逝去,相里若木骑在马上,看著折戟沈沙鲜血淋漓的战场,嘴角微微扯出一丝冷笑。五国之乱,後世的史官们如此作传,短短七个月内席卷了半个中州的藩王叛乱,被刚到而立之年的上将军相里若木平定,只有三十岁的相里若木被任命为太尉,自此位列三公。只是相里若木以此为借口,大肆诛杀景姓诸王,一时皇亲国戚人人自危。
  
  “将军。”副将李允之骑在马上,急匆匆地赶过来。
  
  “什麽事?”相里若木猜测著,李允之急急忙忙的样子,颇为不同寻常。
  
  “将军,皇帝陛下──驾崩了。”李允之贴近他低声回答。
  
  “什麽?”相里若木手中的鞭子狠狠抽在旁边一只残破的战车上。不,算了。死了就死了吧。“遗诏呢?”
  
  “立三皇子景曦明为皇帝,著丞相刘未,太尉相里若木为辅政大臣。”李允之顿了顿,“这是自然的,一文一武,除了将军跟丞相,还有谁能但此重任呢。不过,景曦明年幼,又并非嫡长子,不过就是仗著生母文妃受的先皇宠爱……虽然将军已经是顾命大臣,但是……。”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後面的话心知肚明,两人都不必再往下谈。李允之是相里若木的发小,可谓心腹,又是当朝有名的儒将,满腹经纶,为相里若木筹划计较未曾有失。
  
  十日之後,相里若木带兵回朝,一日之内,诛杀所有文姓外戚,带著铁甲军,把马一直骑到朝堂之上。八岁的小皇帝吓尿在龙椅上,相里若木哈哈大笑,可谓狂妄之极。
  
  中州的兵权早已归了相里家,众人皆知,眼看相里若木犯上作乱无礼之极,却无一人敢发一言。相里若木朗声道,“废长立幼有碍古制,我以为颇为不妥,丞相有何意见啊?”
  
  丞相刘未已经年逾古稀,可也毕竟是三朝老臣,虽然满身惊汗却还能镇定自若。自思相里家历代功勋卓著,相里若木也行为谨慎,并不曾想到会有今日之祸,他还摸不准相里若木会到什麽程度,改朝换代?眼下三皇子景曦明是保不住帝位了,可也不能看著这个乱臣贼子毁了宗庙社稷。
  
  强自镇定,“相里将军所虑者,也有道理。既然如此,何不请出先皇的嫡长子曦渺来继承皇位,以正大统。若不如此,如何能服天下?”
  
  嫡皇子景曦渺?相里若木几乎忘记了皇帝还有那个深居简出不受人待见的嫡长子。当然,当然要如此,藩国还有三家未灭,三家皆是景姓,倘或这时候改朝换代,就是给了那三家趁机犯上作乱,扰乱天下的口实。如此之时,还不是他相里若木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时候。
  
  “丞相说的极是,那就快请出嫡长子来,今日便继承大统。”我便不信,那个传说中柔弱如女子的皇长子能有什麽能耐。摆出一个傀儡也好,有了这个傀儡,便会为我堵住天下之口;待我杀尽景姓,天下平稳,我定要亲手了断暴君这最後一个子嗣。
  
  
  李允之早已经安排好了,这边进宫,那边已经派人去宫里寻找先帝的嫡长子景曦渺带到大殿上来。听到相里若木吩咐,四个铁甲军带著一个瘦弱少年走了上来。
  
  相里若木倨傲立於马上,阴狠狠的目光令那少年禁不住一个哆嗦。相里若木打量著这个将最後死去的景姓少年,他虽然有些瘦弱但是身材颀长,皮肤白皙,因为常年居於宫中的关系面色甚至有些苍白。他的胆子却还不小,一双明目竟然敢直接看著他这个杀人魔王将军的眼睛。
  
  “你就是嫡长子?”相里若木粗声大气地问他。
  
  他哆嗦了一下,身上的银色袍服显得有些空荡,但是还是清晰地回答他,“是的,我就是皇长子景曦渺。”
  
  还不错,他一个十四岁少年,弟弟被人拎下龙椅,他父亲的妃子如今的皇太後披头散发被军士抓著,他竟然还敢站著回答将军的问题。
  
  景曦渺其实并不知道自己是被带来做什麽的,皇宫里一片混乱,他知道是叛乱了,父皇失德,早有宫人传说早早晚晚有这麽一天。他还以为自己是被叫来一同处以极刑的皇子。
  
  “你过来。”相里若木用命令的口气对年轻的皇子说。
  
  景曦渺瑟瑟发抖,迟迟不肯迈出一步,虽然知道大丈夫要站著死也不能跪著生,可是他毕竟只是一个久居深宫的十四岁孩子。
  
  相里若木翻身下马,大踏步地走过来,一把拉起景曦渺的手往宝座那儿走,景曦渺的手冰凉湿滑,原来什麽龙子凤孙,他还是怕的。相里若木很是自得,隐含的阴郁的报复心理得到了满足,他夹起景曦渺把他丢到宝座上。山呼万岁,百官朝拜,新皇登基了。


3
  登上皇位只是一霎那间的事,之後,就是偌大皇宫夜晚的孤寂阴冷。景曦渺虽然贵为嫡皇子,可是一生下来生母皇後就死了,皇帝又是个朝秦暮楚的失德皇帝,恩泽倒是广播皇宫内外,十几个皇子公主还有私生子女,他早就想不起来还有景曦渺这麽一个皇子。所以景曦渺其实很少被父皇召见,对皇帝的寝宫大殿都很不熟悉。
  
  刚刚死了主人的寝宫十分高大,白天还会觉得明黄的色泽十分耀眼,可是晚上,只有几只烛台,闪烁的烛光只能照亮宫殿的角落,宫殿中的那些黑暗中仿佛隐约著私语,仿佛潜藏著恶魔要吞噬湮灭这个少年皇帝。
  
  太监宫女们都不知道在哪里,真正皇帝的门外也许也会如此恭肃,但是不会如此了无声息。景曦渺冰冷的手攥在一起,他继承了皇位,但却不是皇帝。
  
  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从宫殿下传来,景曦渺抬起头,一个身量苗条的宫女举著一只火烛走了进来。行了礼,口中道,“皇帝。”
  
  景曦渺点点头,他还不适应这个称呼。
  
  这个女子容貌秀丽端庄,年纪大约二十七八岁,名叫月安,是原先皇後身边的侍女,很受皇後的信任。因而皇後死前就把这个聪明伶俐又读了几年书懂得些道理的宫女放到皇子的宫里,让她替自己尽心伺候照料小皇子。
  
  “皇上在这麽大的宫殿里,会怕吗?”月安看了看清冷的四周。
  
  “不会,”景曦渺回答她,“这里有我祖先守护著,我是不会觉得害怕的。”
  
  月安看著皇帝年轻却安然的面庞,心里隐隐觉得,这个她看护大的孩子,静悄悄地成长到她也不能小觑了的地步了。
  
  “月安,你觉得,我表现的还好吗?”景曦渺扬起脸问她,那张略有些瘦弱的面容虽然安静却隐著一丝恐惧和期待。她能够理解。
  
  “你做的很好,陛下。在这样的宫廷政变里,以陛下这样的年纪能够处变不惊,从容应对,已经很难得了,奴婢想,就是朝中大臣也不会小瞧了你。”月安回答。
  
  “是吗。”景曦渺喘了一口气,虽然眉头还没有完全解开。
  
  “陛下。”月安迟疑著,但是该禀报的还是要禀报,就如同将来该来的还是要接受。“三皇子和文妃都被毒死了。”
  
  “什麽?”景曦渺惊诧地抬起头,旋即又安静了,半晌,他说,“自古以来,废帝就没有能活著的,这也是一定的事。只是没想到这麽快。这个宗庙要如何才能保得住?”
  
  月安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痛苦,心里也跟著悲苦起来。
  
  景曦渺咬了咬嘴唇,“月安,你觉得,我还能活多久。”
  
  月安在他面前跪下,“皇上,我想,皇上只有十四岁,还没有到能够亲政的年纪,皇上又不像三皇子那样有什麽做大官的外戚,那麽朝廷的大权就会完全落在相里若木的手里。好的一方面是,只要皇上你忍耐,完全听从相里若木的摆布,那麽在皇上二十岁行冠礼之前,您都是安全的。如果皇帝能够忍辱负重静悄悄地在这六年里等待时机,那麽皇帝就还有希望。”
  
  “六年是吗?”景曦渺抬起头看著窗外的上弦月,“六年之後,皇帝二十岁成年,辅政大臣就必须按照祖宗家法还政给皇帝,相里若木当然不会答应。到时候他就会鸠杀我,在宗族里另找一个小孩子继承我的位置。或者是自己取而代之,那样的话这个宗庙就倾颓了。”
  
  “陛下,还不到那个时候。您不能……”月安咬住嘴唇,这个宫殿里到处都是相里若木的人,什麽都不能说,也许哪句话就会被皇帝找来灭顶灾祸。
  
  窗外一弯细瘦的月牙很快被阴云遮住了,景曦渺的眼里却还闪著温和坚强的色泽,让月安在这个风雨飘扬的宫廷里,还觉得到一点安慰。“月安,你不要害怕,我会坚持住,别看我这个样子,可是我会维护住这个王朝的宗庙。如果我倒下了,不但这个宗庙就要被焚毁,王室走到末路,就连月安也会被杀死,所以不会那样的,月安你相信我吧。”
  
  月安点点头,那个臂弯里抱大的孩子在危险中竟然说要保护她,她微笑著点头,她是不会流泪的,因为眼下这个孩子又一次没有了依靠,她要撑住他。

4
  天已经亮了,皇帝早已经起身。月安为他梳理头发,柔顺黑亮的头发被束进一只金冠。月安有些坐立不安,我朝的规矩,每逢初一,初五,十五,二十皇帝都必须上朝,今天是皇帝即位的第二天,又是初一,论理是一定要上朝的,可是到现在,都还没有大殿的太监和礼官过来请皇帝。她从镜子里偷眼看皇帝,景曦渺的脸上波澜不惊,似乎没有一点著急的意思,不愧是德祖皇帝的子孙,她暗暗定下心来。
  
  门外的一个小太监这时候走了进来,“辅政大臣太尉相里若木命人传话来说,皇帝年纪尚幼,一应政事全免,还是读书为要,以後若无大事则无需上朝。”
  
  月安呆了一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麽,相里将军的下马威来得如此快,如此不讲皇家情面。
  
  景曦渺却很安静,简直有一些置若罔闻,“既然如此,那就让来人转告太尉,朕会遵从辅政大臣的教诲,用心念书。”
  
  “月安,帮朕把正服脱下去吧,把来这里之前朕读的那卷书拿来。”
  
  “是。”月安应了下去,那许多的书,曦渺都读过,可是又能有什麽用呢?月安心里忐忑焦急不安。
  
  可是景曦渺安静的就像一汪水,在这宏伟恐怖的就要吞噬掉他的宫殿里,安之若素,继续读他的书。
  
  只是不多时,又有太监进来,“辅政大臣丞相刘未觐见皇上。”
  
  
  
  
  
  
  
  
  刘未这个人很难讲得好他如何,说他并没有什麽稀世之才也对,他的宰相位子是凭他的门第高加上熬日子熬上来的;但若说他没有才能也不对,能在官场上熬那麽久的人岂是等闲之辈;说他为人奸猾左右逢源也对,但是宰相者职责本就是“坐而论道,协理阴阳”,制定方略,调配各方人事,所以他也是该做宰相的位子。
  
  刘未三世老臣,景曦渺让人给他赐了座。
  
  “皇上年纪确乎还小,朝中之事会由三公商议形成定议再奏报皇帝的。”刘未本是知道了相里若木的无礼举动,前来探视皇帝的反应的。没想到这小皇帝年纪虽小,却很能沈得住气。
  
  “皇上,”刘未沈吟了片刻,人越老,说话的速度也就越慢,不是思维慢了,而是,想得多了。“相里将军拥立嫡长子继承大统是有功於千秋社稷的,还望皇上能体谅啊。”
  
  “是的,丞相的话,朕都会记下。”景曦渺的脸上看不出表情,言辞却平和诚恳。
  
  刘未的老眼里闪过一丝光,既如此,果不是个愚钝的皇子啊,只是太聪明了,也不好,“皇上,相里将军是先帝倚重的大臣,皇上要像对待父兄一样对待相里将军,如此方好,皇上明白吗?”
  
  景曦渺还是没有什麽太大的反应,“是的,朕明白。”
  
  刘未又想了一想,“皇上的书读的如何?”
  
  “朕有些驽钝,书读得不好。”景曦渺淡淡地说,却没有对长辈承认错误该有的紧张。
  
  刘未接上他的话,“好,驽钝一些是好事,为君者反应慢一点,做得决定才能缜密。那麽,老臣就告辞了。”
  
  刘未行礼退下之後,一直侍立在一边的月安才开口,“皇上,我看刘未是个对皇上忠心的臣子。他提醒皇上,要皇上丢掉面子,谨慎恭敬地对待相里若木才能活下去,还要皇上驽钝些,不要做个聪明人被相里若木猜忌。”
  
  景曦渺没有回答她,他的手在膝头攥紧,“月安,你说,我能活下去吗?”

5
  转眼间就是上元佳节,五国之乱已平,并未受过战火荼毒的京城一派繁盛景象。老百姓并不管居上位者到底是谁,只要生活宁定富足就足够了。太尉府里传出来的政令是,休养生息。赋税减了两成,老百姓当然只知道当朝权贵是相里若木,谁还管居於深宫的皇帝是谁。这永宁一年的上元节,京城竟比以往先帝时候还要繁华热闹。
  
  一轮明月才捧出,家家处处的灯笼挑起,便是该去观花灯的时候了。灯市喧嚣,店铺张灯结彩,打把势卖艺的锣鼓喧天。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只这一日准许闺中女儿出来游乐,京中的女孩儿们能不打扮的花枝招展,看灯的女孩和看女孩的少年郎,多有因这时候一见倾心,回去央求爷娘结成良缘的,於是街市上熙熙攘攘,好一派热闹景象。

【烟波浩渺 by 小模小样】(本页完)

《烟波浩渺 by 小模小样》上一篇

迟迟春来 by 漫无踪影--预览

九皇子好胆色,
小小年纪就敢惹美貌国师,
看来他们之间的梁子是节下了,
可是节成啥样可就说不准啦!!

只见一抹蓝色的身影缓缓而来,如盛开在水中的芙蕖,清雅孤傲,霎时便压住了身後那些莺莺燕燕的浮躁繁丽之色,穿过那些充满惊讶与赞叹的目光,行至皇帝面前。伸出拢在宽大袖袍中的手,白皙得几无血色,纤细的手指掀开披风的帽子,一头白发如银河倾泄般落下,年轻而冷俊的面容,笼著冰霜似的,没有任何表情,像高山上千年不化的雪,虽然阖著眼睛,却仿佛能感觉到他的视线直射人的内心,将人看个通透。

国师。。。堪堪师倾国倾城啊。。。

第一章
皇後诞辰,皇帝大赦天下,君民同乐。皇宫内,丝竹笙乐在风中飘散,一片欢歌乐舞。皇帝皇後坐在宝座上,两边分别坐著皇子公主与妃子,汉白玉阶梯下面落座的是文武大臣。
舞台中央是建在水中的巨大莲花台,身著豔装的女子舞动流云袖,扭动纤细的腰支,如朵朵盛开在风中妖娆的花,迷人眼,惑人心。大臣们都已浅醉,毫不掩饰自己贪婪的目光,眼睛追随著舞姬曼妙的身姿,而可怜的皇帝在众妃的环绕下,是不能明目张胆的看了,只能偶尔偷偷瞄几眼...
"国师到~"尖细的嗓音在靡靡乐音中尤为突出。众人一听是国师来了,醉意便醒了七分,国师向来不轻易出神宫,难得见一回。为人称赞的神力被人民敬畏,以及那传说中的美貌都引得人好奇心大增。
只见一抹蓝色的身影缓缓而来,如盛开在水中的芙蕖,清雅孤傲,霎时便压住了身後那些莺莺燕燕的浮躁繁丽之色,穿过那些充满惊讶与赞叹的目光,行至皇帝面前。伸出拢在宽大袖袍中的手,白皙得几无血色,纤细的手指掀开披风的帽子,一头白发如银河倾泄般落下,年轻而冷俊的面容,笼著冰霜似的,没有任何表情,像高山上千年不化的雪,虽然阖著眼睛,却仿佛能感觉到他的视线直射人的内心,将人看个通透。
他微微躬身行礼道,"潇泫参见皇上。"声音清冽打散了空气中迷醉的气氛,更将大臣们剩下的三分醉意驱散。国师是东狼国唯一不需向皇帝行跪礼的人。
"国师免礼。"
"皇上,祈福仪式已经完毕。"
"辛苦国师了,国师不如也在此欣赏歌舞吧,来人赐座。"
潇泫婉拒道,"皇上,请允许微臣回到神宫继续为皇後祈福,以尽心力。"
皇帝听到他的拒绝,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也不好强求,好歹别人也给了面子说得极好听了,便讪讪道,"那国师好生休息。"
"谢皇上。"潇泫语气依然淡漠,似乎拒绝皇上是理所应当,而被同意也是应该的,至於回去後是继续祈福还是休息,可说不准。这时他感觉自己的袖子被拽了几下,低下头只听到一个孩子的笑声,大家一看到穿著明黄绣著龙纹衣裳的九皇子跑上去都抽了口冷气,不知道这位皇子又会弄出什麽事来。
"美人姐姐,这花送给你啊~~~你笑一笑会更美哦~~~"小孩子笑得天真,献宝似的把手里刚折下的梨花递上。
"......"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大臣们嘴巴张的可以塞下一个鸭蛋,空中无数乌鸦在盘飞,九...九皇子...你...你...真说出了我们的心声啊~~~呜呜~~~虽然你弄错性别了...大臣们不会冒著得罪国师的危险说出不敬却也是事实的话,平时避之惟恐不及的调皮的九皇子现在成了他们心中忽然高大了许多...
"美人姐姐~~~我长大後娶你当媳妇好不好?"九皇子马上开始求婚,这麽美的人要是让别人娶走自己就亏大了。
"......"
大臣们忙捂著嘴巴,不可思议的望著九皇子,简直是佩服他的勇气,竟然连国师都敢**,你不怕给千年冰山冻伤吗?
"皇儿!"贵妃急急地从席位上下来,捂著九皇子的嘴巴防止他再胡说八道,并歉意的对潇泫道,"呵呵~~国师,你不要介意,他、他还只是一个小孩子..."说著把九皇子推到奶娘怀里,奶娘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潇泫不吭声,嘴角微微挑起,似笑非笑。谁知道九皇子在听到奶娘跟他说的话後,恍然大悟,"哦~~原来你是男的啊!"然後冲上前一把握住潇泫冰冷的手,继续不怕死的说,"可是我不会介意的~~~我还是要你当我媳妇!"语气坚定,不容置疑。
呃...大臣们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我们是该对九皇子的勇气表示佩服,还是对他的粗神经表示汗颜呢?
没有人看到潇泫额角的青筋轻微跳了跳,一直沈默的他终於开口了,对皇帝作揖道,"皇上,祈福之事需要自己的诚心,希望皇上能同意所有皇亲国戚戒荤食素一个月以表诚意,为皇後祈福,也能为江山为百姓祈福。"
皇帝怔道,"...啊..."一个月啊?日子真难过,你这小龙崽子,给你皇帝老子惹那麽大麻烦!
所有皇子公主没有怨恨发难的人,而是把怨愤的眼神都射向源头──还没察觉自己做错什麽的九皇子,老九!都是你!连累我们!
"美..."九皇子还想说什麽却被潇泫打断,"我看九皇子极有灵气,请皇上准许微臣带回神宫好好指导。"
就这样,母亲心中的宝贝疙瘩,父亲心中的死龙崽子,大臣心中英勇的九皇子被带到了神宫,大臣们搀杂著羡慕同情欣喜心情目送他们离开,羡慕九皇子可以和国师呆一个月,要知道平常可是连见到很难,同情九皇子当这麽多人面得罪了国师,可能没好日子过,也欣喜自己暂时可以逃离九皇子魔爪~~~要知道平时是被整得苦不堪言啊啊啊啊~~
神宫建立在高山之上,被飘渺的云环绕,只能隐约见其檐牙,外人不能随便进入神宫的领地,所以对这里的情况一无所知,尤显得神秘。九皇子跟著潇泫行在冷寂无尽的走廊,後面跟著四个低著头的宫女,也是一脸严肃的样子。九皇子实在受不了这种静默,小跑几步追上走在前面的潇泫开始叽里呱啦的问问题,当是了解自己未来的媳妇。
"我叫箫鸿裔,七岁,生辰是八月初七,记得了哦~~~美人哥哥~~~你叫什麽名字?"箫鸿裔一本正经的介绍完自己也开始打探他的情况。
"......"潇泫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侧低著头对他道,"以後不要再那麽叫我。"他指的是美人哥哥四个字。
"好啊~"箫鸿裔答应的很爽快,"那你告诉我你的名字。"
看来不说,他是打算继续叫美人哥哥,"潇泫。"刚说完,便发觉自己手里多了个软乎乎的小手。
"你都闭著眼睛,不是看不到路?那些宫女真是的,怎麽也不牵著你走呢?"箫鸿裔回过头去责备的看了一眼宫女们,宫女们忙把头低得更低,心里苦笑,我们哪...敢牵著国师走路啊...
"我不是瞎子。"潇泫轻轻甩开牵著自己的手。
"那你为什麽闭著眼睛?"
"闭著眼睛也不代表我是瞎子。"
"那为什麽不是瞎子你要闭著眼睛?"追根究底是不错的品格。
潇泫不想与他纠缠这个问题,对一个穿著藕色衣裳的宫女吩咐道,"尘泱,把九皇子带到住宿的地方。"便不再理会箫鸿裔独自离开。
"潇泫~"九皇子对著背影唤了声,没得到回应又叫,"媳妇~媳妇~"得到的结果是消失的更快的身影。
箫鸿裔坐在床上,两条腿来回晃动,看著尘泱帮他整理房间,生火炉。房间又空又大,因为神宫没什麽人来,所以一点人气都没有,生冷的气氛盈溢著,只有昏黄的烛火静静的燃著让人觉得有些须温度的存在。箫鸿裔打了个寒战,瘪嘴道,"这里冷戚戚的哦~~~"
尘泱觉得好笑,果然还是个孩子,"九皇子,神宫很少有人来当然是这样,你可千万别乱跑,惹国师生气。"
箫鸿裔一听来了劲,两眼放出光芒,满是期待的问,"他会生气?"能从那冷冰冰的脸上看出其他的表情,哪怕是生气可能也算好!
"这..."尘泱刚刚只是随口说说,可是转念一想,"可能不会吧,至少国师生气是不会表现出来的,从我入神宫到现在还没见过国师有什麽不一样的表情,对人总是淡淡的。"
"哦。"晶亮的眸子又黯淡了下去,略微有些失望。
"不过说不定九皇子能逼出国师的火气来,呵呵~~"尘泱虽然长久呆在神宫,可毕竟是少女,对外面的世界还是很好奇的,对九皇子的作为也是有耳闻,曾把温文尔雅,博学多才的丞相问得哑口无言,气得头发早白。何况今天国师似乎真有点生气了,怕是一时懊恼了,要带人回来让受点软刀子。
"尘泱姐姐,你笑起来很邪恶~好象很期待国师发火。"箫鸿裔想了想又问,"为什麽国师也姓潇?"在东狼国箫是国姓,普通人都要避讳,连同音都忌讳。
"那是先皇赐姓,虽只是同音,却也是莫大的荣耀了。"尘泱帮箫鸿裔补好床便恭敬的退下了。
先皇,先皇,恩,就是皇爷爷赐的,箫鸿裔一个晚上展转难眠,都在思考一个问题,潇泫,自己未来的媳妇到底多大年纪了?
第二章
焚香萦绕,淡蓝色的垂幔轻轻的飘,像海水的波动,躺在床上的人在睡梦中蹙起眉头,额头上冒出细小的汗珠,身体仿佛痉挛般蜷缩在一起,禁不住的颤抖,嘴里呢喃,似在做噩梦。屋外忽然狂风大作,吹开窗户,春寒随风贯了进来,床上的人猛得睁开眼,一泓湖水般的眸子,却是空落落的,没有聚焦,直坐起来,大口大口的喘气,等稍微平复些情绪,便偏头望向窗外,风力减弱了许多,但仍卷著雪白的梨花在夜中飞舞,像美丽的精灵,有意无意的撩拨夜的静谧。

潇泫抿了抿唇,手上传来的疼痛唤回了他,低头,手指已被自己掐的发红。深吸口气,继续入眠,一场噩梦没什麽稀奇,因为已经习惯。
清晨,快活的鸟儿在枝头欢唱,平常一起来就活蹦乱跳的九皇子在七年生涯中第一次安静的吃早餐,或者说是撑著下巴,睁大眼睛盯著对面的人吃,仿佛自己光是看著就饱了。小孩子热烈坦率的目光让人不可忽视,同样让人很不自在。

 
潇泫终於忍不住了,干咳几声後问,"九皇子,盯著别人吃饭就是你学习到的宫廷礼仪吗?"
萧鸿裔愣了一下,不好意思的扭捏著,"可...可是我喜欢看啊。"向来以脸皮厚著称的他意外腼腆的垂下脑袋,时不时抬起头瞄一眼,又马上低下头,害羞的很。
"......"潇泫暗自叹气,後悔自己那晚怎麽那麽冲动,竟然会和一个小孩子赌气,把这个麻烦带回来,现在纯粹是给自己添堵。
"你吃得好少哦。"萧鸿裔真心诚意的说,他非常关心自己媳妇的身体状况!看上去身子那麽瘦,就是吃太少的缘故吧,"是不是这里的厨师做的东西不好吃?做的菜不合你口味?那再到宫里挑一个好的啊,别委屈了自己,宫里..."

"尘泱,膳後你带九皇子去沁心阁。"潇泫吩咐完便搁下筷子,留下只吃了一半的食物离开。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萧鸿裔的积极兴受到很大的打击,嘟著小嘴,沮丧的问尘泱,"他是不是很讨厌我?"瞧了眼桌上的盘子,又内疚道,"我还害他只吃了一点就走掉了。"

尘泱安慰他道,"九皇子别多想了,国师对谁都这样,没什麽区别,至於食物,他今天算吃得多了。"
听到尘泱的话,萧鸿裔心里才算平衡了点,後又好奇的问,"为什麽国师的头发是白色的?看他也不像到爷爷的年纪啊。"
"请恕尘泱不知。"
萧鸿裔发现神宫的人从来不会奴婢长奴婢短,也不会把奴婢该死之类的话常挂嘴边,总是不卑不亢,如果是在宫里,那些宫女肯定都会战战兢兢的说请恕奴婢不知。虽然不合规矩但他很喜欢这样,不会有太大的距离感。

 
"不过要说国师的年龄。"尘泱露出回忆的表情道,"我记得自己是五岁到神宫,到现在已经十二年了,他似乎都没什麽变化。"
"啊??"萧鸿裔跳起来,诧异道,"十二年?!你都从那麽小变那麽大了,国师一点变化都没有?"随後又焦急道,"那怎麽办?我长大後,媳妇还是没变化,我老了之後,媳妇依然没变化..."

尘泱看他心急如焚,只觉得好笑,好象真把国师当他媳妇似的,不过他很喜欢萧鸿裔的性格,不像其他皇子公主傲的很。
自己媳妇走了,萧鸿裔也没什麽好看的,只有乖乖吃饭,用完膳後,尘泱就带他去了沁心阁,这里是神宫藏书的地方,沁心意喻书让人心灵通透。一栋两层高的阁楼,没有复杂繁丽的雕花,一点修饰都没有,整体朴素而稳重。推门进入书阁,满室的墨香,尘泱带萧鸿裔来到第三排书架,指著那满满一架子书道,"这些都上国师誊写的,我猜你大概比较想看他抄的书吧。"尘泱狡猾的眨眼。

萧鸿裔摸摸後脑勺,嘿嘿的笑,真让人猜对了,看了长长的书架,一共有七层,这麽多书都是誊写的,有点不敢相信。
尘泱笑道,"国师平常没事就爱抄抄写写,将一些外族的经文翻译过来。"
"可..."萧鸿裔疑惑的问,"可他不是看不见吗?怎麽抄?"
"谁告诉你国师看不见了?"才尘泱比他还奇怪,"国师又不是瞎子。"尘泱面对他话似乎多了起来,也知道萧鸿裔大概会问什麽,她立刻摊手道,"我也不知道国师为什麽要闭著眼睛,他誊写的时候不让人近身,所以我只知他不是瞎子。"

萧鸿裔得不到答案,挺失望的,也在心里确认一件事──今後要加大对自己媳妇的了解力度!在尘泱离开後,他就随便抽出一本书开始看,清秀淡雅的字迹很是好看,不像自己的字写得像狗爬,书的内容他一点没看进去,只是一页一页的翻,慢慢欣赏那字,有时还摩挲著光滑纸页上的黑色字迹,想著自己的媳妇就是好啊,长的漂亮,写的字也漂亮~~呵呵~一阵傻笑,顿时觉得自己捡到大便宜,又想自己是不是要练练字了,免得以後媳妇嫌弃自己的字体难看就糟糕了。看的书越多越坚定他练字的决心。

不管现在怎麽样,经过自己锲而不舍的追求,他相信终有一天,潇泫也会喜欢自己的,所以现在就要开始努力。
第三章
一上午的时光在不知不觉中偷偷流掉,看书看累了的萧鸿裔饿得有点发昏,可又不敢动眼前的食物,眼珠滴溜溜的转,盯著拔丝山药,粉蒸肉,什锦豆腐,四喜丸子咽口水,但手还是老实的放在腿上,坐了许久也等不见人来,对面的位置仍是空的,萧鸿裔有些忍不住了,偏过头问,"尘泱姐姐,国师怎麽还不来?"
尘泱见他一副望眼欲穿的样子,抿唇偷笑,然後故意恍然大悟的说,"原来九皇子是在等国师呀!他一日两餐,中午是不吃东西的,九皇子真是有心了。"
萧鸿裔看她那样子就知晓自己被耍了,她早就知道潇泫不会来,光看著自己在旁边等得那麽急那麽饿还一声不吭,心里不免气愤,收回目光,对著满桌子食物生闷气,过了一会儿,那份担心又压下了原本的不满,自言自语,"他不吃?那不饿著了,怪不得那麽瘦。"萧鸿裔嘟囔著端起食物,犹豫片刻放下面子问尘泱,"国师在哪?"
尘泱见他如此便知是要去寻人了,才有些急,忙走上来劝道,"九皇子你可别去,国师大人在打坐需要清静。"
 
"在哪?"箫鸿裔固执起来,威胁的说,"你不告诉我,我就把神宫翻一遍。"
尘泱左右为难,真给他找起人来,那整个下午的宁静都没了,无奈只得告诉他人在落泉殿。
箫鸿裔得到答案,喜滋滋的端著自己最喜欢的两道菜,脚下生风一样奔去神宫东殿,"潇泫~潇泫~"像水一样清澈的声音从西殿一路响到东殿,他知道叫美人哥哥有人会不开心,叫媳妇也只会火上浇油,私下里叫国师又觉得生疏,所以决定直呼其名。
落泉殿位於神宫的东面,比起周围的建筑显得金碧辉煌多了,刀法复杂的镂空雕花栩栩如生,烫金的凤纹盘绕木柱,立在古朴庄重的建筑中有那麽几分突兀,箫鸿裔记得这里好象是祭神的地方,似乎不给常人进的,但在他眼里根本没什麽禁地,所以很大胆的走了进去。
潇泫正在落泉殿打坐,在安神香的作用下进入半梦半醒的状态,脑海里皆是白茫茫一片。忽听得屋外传来稚嫩的嗓音和!!的脚步声才清醒,禁不住皱眉,还来不及阻止,门就被推开了,奔进一个小小的身影,夹带食物的香味,还有一张明亮的笑脸,献宝似的把菜递上来,"喏,我给你带吃的来。"<

《烟波浩渺 by 小模小样》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烟波浩渺 by 小模小样》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