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含烟烟欲收+番外 by 南枝

时间: 2018-03-19 01:47:55

【日暮含烟烟欲收+番外 by 南枝】小说在线阅读

日暮含烟烟欲收+番外 by 南枝

 
  第一卷 白色野雏菊
 
第一章 初始的黄昏
 
  夕阳暖暖的光晕从茂密的树叶间缝里撒下,晕染得世界迷离若童话。
  韩烟骑着自己的小自行车惬意的在小区林荫道上行着,突然发出一声感叹——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一个九岁的小孩这样感叹,听见的人定会惊奇万分,现在的孩子还真早熟,这么小便一副老人心态。
  
  韩烟骑的这辆小自行车的确是小,八九岁儿童用车,后边的车轮两边还有两个小护轮。车身上印着米老鼠Mickey,很是可爱。
  韩烟前世是一个运动细胞为零的小脑发育超差的人,看着别人骑自行车非常羡慕,但自己学了好几次,每次花几星期的时间,让教他学车的人都想撞死的时候,他还是没有学会。所以,这一世,刚进入这个身体没多久,便要求他的新妈妈给他买了一辆小自行车,自己摸索着骑,在没人帮助的情况下,摔了无数次,总算是能顺利骑车了。
  
  韩烟正感受骑自行车的无限妙处,身后便传来一声车鸣。现在黄昏,很多下班回小区的人都会开车回来,小区的林荫路都是单行道,必须让车。韩烟立即把好龙头,有些紧张的往边上让车。
  这一让,自行车后面的一个护轮便陷进了小区坎坷水泥路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坑里。
  韩烟人小力小,怎么用力踩也没有用,车没动分毫。后面的车没按喇叭了,在等他开走,黄昏的林荫道上,静静的,就他一人在那干着急。
  看着踩不动,韩烟更急了,准备下车把车推着走。
  
  “这孩子真可爱!”身后传来一声娇笑声,原来是坐在车上的人等不及了,上来帮忙。
  韩烟下车,看来人是一个穿着黑色高跟鞋,着低胸黑色蕾丝短连衣裙的浓妆美女,刚刚的笑声就是她发出的,话也出自她的口。
  美女身后还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大概二十几岁,轮廓鲜明,黑发淡灰色的眼,看起来很英气,虽然也是淡淡的笑看着韩烟,不过从他那闲散的表情也可感觉他的气势。
  韩烟只能用男人来形容这个人,即使他还没上三十,没有岁月沉淀的风华,但是却不能把他归为帅哥,美貌青年之类,感觉上不对。
  
  “要帮忙吗?”男人闲闲的问道,眼底是宠溺的戏谑。
  韩烟看了他一眼,觉得自己现在是孩子,不要和陌生人太多接触好,不然被拐卖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便淡淡的拒绝了,“不用!我自己可以推走!”
  
  韩烟把自行车推到路边,等对方上车开车离开。
  男人意味深长的看了韩烟一眼,走回了车旁,那现代派美女跟了上去,娇笑着说道,“这孩子真可爱,长得可爱,表情也好可爱!烨!我也想要个孩子!”
  男人好像是不耐烦的在说,“为你自己好,别提这种要求!”
  
  韩烟站在路边,看着对方把车开走了。自己骑上车准备回家。
  “哇!是保时捷!好有钱呀!”路边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走到韩烟身边,两眼冒星的看着开走的黑色高级轿车。
  韩烟对车是没什么了解啦,只认识别摸我BMW,那还是前世的好友硬性给他灌输的。
  看到眼前女人一副流口水样,脸上还露出女干笑,韩烟无语,提醒道,“老妈!车主旁边已坐了一个美女了,你不用在这儿乱打别人的主意。”
  
  “嘘!别在外面乱叫我妈,叫韩韵姐姐知道吗?”妖艳女看了看周围,看到没人才松了口气。
  韩烟没理女人的要求,提醒她道,“快去上班吧!不然要迟到了!”然后骑着自行车离开。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饭菜在冰箱里,吃之前好好热一下知道吗?小心煤气,别忘了关!”韩韵看着一副小大人样的儿子,言语里全是满足和自豪,不过该提醒的还是要提醒。“早些睡觉,不然长不高哦!睡前别忘了喝牛奶。”
  女人看着骑车远去的儿子,脸上露出笑意,踩着高跟鞋扭着腰走了。
  
  韩烟回到家里,自己热了饭吃。看会儿新闻,看会书,便洗澡睡觉。睡觉前不忘倒杯牛奶喝。
  
  他到这个家里已经大半年,他现在的身体是一个坐台小姐和某位不明人士的私生子。男孩是不小心在家里煤气中毒,窒息身亡的,然后他入主了这个身体,被救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满面泪水,毫无形象的素颜美女正搂着他大哭。
  他被带回家中,从那个唠叨的女人嘴里,几天内便了解了现在身体的所有情况。
  
  韩烟前世里本是一个刚满二十的青春美少女,本科毕业,准备读研,为了救自己的弟弟,出车祸死亡。
  韩烟想到以前的家人,心下凄然,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想她,纪念她。韩烟家里四代单传,到韩烟这一代,生出的韩烟是女孩,家里人都不高兴,韩烟从小都受家里老一辈的冷落和白眼,过了两年,她父母去申请了再生一胎,由于计划生育对三代单传以上都有可再生一胎的政策,那年她母亲便为她生了一个弟弟。
  家里有了男孩之后,韩烟得到的关爱就更少了。在这样的环境里,韩烟一点点长大,她做事总比男孩做的好,学习成绩也一直出类拔萃,可是这些并没有改变家人对她的看法,她一直是那个孤独的渴望关爱的人,然后又害怕别人的关爱,因为她害怕得到后失去的痛苦。
  大学时候,她离开家开始大学生活,她看开了很多,认为人生在世,淡淡的活着就好,别人的看法只是云烟而已,即使那些别人包括她的父母。
  当卡车开过来的时候,她毅然选择了推开自己的弟弟,那时,她什么都没有想,她的弟弟抢走了她应得的一切,可她没有怨过他,只因他是她的亲人,这世间的一切牵绊都可以消逝,可血脉的牵连永远都存在着,毕竟,我们身体里流着同源的血。
  
  韩烟活过来后,并没有去关注原来的自己和原来的家庭。他只希望,过一个新的人生。
  他现在的母亲,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美丽女郎,从事性工作,韩烟虽然为她担心,但是看她每日工作很开心,并没有出现不良反应,他也不好干涉她的工作和爱好。毕竟,世上三百六十行,行行都是要人做的,这些工作并没有什么高下贵贱之分,只在人的境遇和选择不同罢了!
  再说,他的母亲也算勤奋工作,节俭持家,才二十五六岁便独自在这寸土寸金的地皮上有了自己的一套房子,虽然面积小了点,只有六十平米;房屋还在按揭,每月还得付,但是有一块栖身之地,总是很了不起了。
  
第二章 温馨的单亲家庭
 
  韩烟坐在自己的房里看书,听到玄关大门被打开的声音,没想到今天韩韵这么早就回来了,现在才十点多,差不多才是她刚正式开工的时间。
  “宝贝!我饿了,有吃的没?”韩韵浓妆艳抹的脸出现在韩烟面前,拿开韩烟手上的书,朝自己的儿子撒娇道。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韩烟已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一米七七的身材,比韩韵都高了那么一点点。
  “就陪了一会儿酒,没去开房!”韩韵看到韩烟一副总算有你也搞不定的人的表情时,她脸变得哀怨起来,耸耸肩,说道,“明天不是你研究生的毕业典礼嘛!为了去观礼,特地推了的!今天早些睡,明天早些起。”
  
  “毕业典礼今天就完了,你怎么记时间的。”韩烟对他这个脑袋少经的妈无语了。不过看到她总算记得要去参加他的毕业典礼,虽然时间记错了,但是也应该给她些犒劳的。
  “啊!是今天吗?怎么会这样!”韩韵很挫败的坐到韩烟淡蓝整齐的床上。
  
  “快去把妆卸了,然后洗澡!我去给你煮水果粥!”在韩烟眼里,韩韵既是他的母亲,又是他女儿般的存在,一切微妙又和谐。
  
  韩烟到厨房里忙碌起来,用高压锅煮水果粥,先放入银耳,大枣,枸杞,粳米,小米,红豆,莲子,然后放入削皮切成小块的雪梨和剥好的荔枝,煮了大约四十分钟,关火,等待放气。
  
  水果粥好了的时候,韩韵也从浴室里出来了。
  身上裹着一块浴巾,坐在客厅沙发上,手上正忙着擦头发。
  韩烟用水晶碗给韩韵盛了一碗水果粥放在饭桌上,走过去接过韩韵手上的毛巾,轻轻给她擦拭。
  要想发质好,头发还是少用吹风机吹,韩烟坚持这一点,所以在家里,韩韵是不能使用吹风机的,只能手擦或是让头发自然干。
  韩韵盯着电视,里面正在放韩剧,韩烟对电视没有感情,除了新闻,几乎从不看。
  
  等韩烟给韩韵擦干头发,将冷了的水果粥送到韩韵手上时,韩韵正因电视里女主角的死哭得稀里哗啦。
  
  韩烟实在想不通,韩韵这种人怎么当坐台小姐的呀,并且还做了十几年。看韩韵哭个不停,还在吸鼻子,韩烟扯了纸给她擦擦脸,说,“你再哭,眼睛就要肿得见不得人了。”
  
  韩韵点点头,止住了哭,吃起粥来。
  “还要吃一碗!”韩韵吃完了,将碗递给韩烟,两眼发出期盼的光。
  韩烟无视韩韵眼中的期盼,“再吃就要长胖,不能吃了!”
  晚上不要吃太多东西,也不要吃油腻辛辣的东西,吃水果粥,喝蜂蜜,吃燕窝还可以,这样对身体和皮肤都有好处。就因为这样,韩韵每晚回家后的夜宵便被严格规定了。
  居然有这样管着妈的儿子,世界黑白颠倒了。
  
  韩烟从冰箱里拿出西瓜,将瓜瓤取出,然后将瓜皮白色部分削成薄片,拿去给韩韵做面膜,用西瓜皮做面膜,没有副作用,美白祛斑又对皮肤有柔嫩作用,减少皱纹。
  韩韵三十三的高龄,还一副二十三的样子,主要就是韩烟的功劳。
  韩烟完全是韩韵的高级专属美容师。
  谁叫韩烟以前是学这些的呢,完全见不得别人不爱护皮肤,韩韵便成了韩烟手下被打压和实验的对象,生活上的一切备受管制。
  
  韩烟将电视关了,坐在韩韵对面,看着满脸贴上西瓜皮的韩韵,说道,“韩韵!”
  
  “嗯!”昏黄的淡淡光晕里,韩韵只想睡觉,闭着眼,闲闲的哼了一声。
  
  “这个暑假过完,我就去工作了!那时我有钱养你的,你可以不用工作,在家养老就成!”韩烟的话淡淡的,却带着最温暖的关心。
  韩烟一直都想早些工作,这样就不用韩韵靠身体挣钱养他,所以学业完成的很快,只是没到十六岁,正当的公司不收童工,所以大学毕业后,他只好又上研究生,现在他快十七,在一家地产公司找了一份秘书的工作,虽然工资不高,养两个人还是够的。
  
  韩韵睁开眼看了眼韩烟,她的天才儿子,十六岁便研究生毕业了。时间过得太快,仿佛昨天还是那天,她从医院里出来,知道自己怀了孩子,她害怕那人要她把孩子打掉,所以一个人逃跑了,刚跑出来那会儿,她没有地方住,是一个大婶收留了他,让她住在一个地下房里。她已不记得那时为何要那样坚持,那样坚持的要这个孩子,可是到现在,她觉得那是她这一生做得最对的一个决定。
  “在家养老,我有这么老吗?想我正上三十,这个如狼似虎的年纪,叫我在家禁欲,你是要我当尼姑呢!”韩韵知道韩烟是为她好,但是她不想闲下来,她习惯了那样灯红酒绿的生活,停不下来。
  
  “找个固定的男友吧!给我找个爸也成!”韩烟没理会韩韵的粗话,继续温和的说。
  
  “没哪个男人入得了我的眼,还是算了吧!再过几年我厌了,回家吃你的的时候,你可别嫌我!”韩韵拒绝了韩烟的提议,眯着眼,有些心不在焉的说。

  
  “嗯!你想怎样都随你!”韩烟也不再说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他没有权利去干涉韩韵的人生。
  韩烟让韩韵去洗了面膜,搽上晚霜,便起身回屋了。
  
  晚上睡觉前一定要喝一杯牛奶,这原来是韩韵对小韩烟说的话,现在是韩烟对韩韵说的了。
  睡觉前喝牛奶既有助于睡眠,又能增白增嫩肌肤,所以是一定要坚持的。韩韵睡梦中都能记起韩烟的唠叨,像个老妈子似的。
  
  由于睡得早,起得也早。
  韩韵起床,看到韩烟已跑步回来,准备好了早餐。
  “起床要喝一杯盐开水,清掉晚上身体代谢产生的毒素。”韩韵接过韩烟递过来的水,边喝边往洗手间走。
  
  洗漱完后便坐到饭桌旁,韩烟给她端上一碗燕窝粥,韩韵吃完后,觉得胃口很好,对着穿着围裙在厨房忙的韩烟要求道,“宝贝!还想吃些别的!”
  韩烟看了她几眼,答,“一个煎蛋吧!”
  “宝贝的煎蛋最好吃,还要吃杂酱面!”韩韵看出韩烟心情不错,得寸进尺的要求到。
  
  “早上吃太多油腻的东西对皮肤不好,你想变老太婆吗?”韩烟面无表情的拒绝。
  
  “切!不吃就不吃!”韩韵嘟着嘴,眼神哀怨。
  
  吃鸡蛋时,韩韵看着正在看报的儿子道,“宝贝!你是不是喜欢男人呀?”
  
  韩烟惊奇的抬头看韩韵,想她怎么看出来的。“别乱说!”
  韩烟前世是女人,现在让他喜欢女人,他的确是受不了的。但是,他又不太能接受自己一个男人被别人压,所以他一直在矛盾里挣扎,难道这一辈子做和尚。不过,居然被韩韵看出来了,她是火眼金睛?
  
  “哼!脸红了!一定是的!”韩韵发现新大陆般的惊喜道,“别不好意思,喜欢男人也没什么?我儿子这么优秀,男人们肯定追着抢着的要你!”
  
  “今天中午,本来准备做水煮鱼和辣子鸡,看来又只能做白水豆腐和番茄鸡蛋了。”
  听到韩烟的话,韩韵只好不说了。不过却是一脸郁闷,他儿子经常这样威胁她,她最喜吃麻辣的东西,可他儿子就不让她吃,她被管得很可怜的,呜呜~。
  
  听了韩韵的话,韩烟想到自己的性取向,报纸也看不进了。
  坐到韩韵的对面,问,“你怎么知道的?”
  
  “知道什么?”韩韵假装不知韩烟所问为何。
  
  “性向!”韩烟咬牙道。
  
  “辣椒油爆腰花!”韩韵道。
  
  “好!”
  
  “每天我这么个大美女在你面前晃,没看你有半点反应,你不是阳痿便是喜欢男人,假如你阳痿,我这个做妈的实在太受打击了,所以只好坚信你是喜欢男人的!”韩韵看看自己穿着的几乎透明的短裙睡衣,一米七三凹凸有致的身材,莹白如玉的肌肤,姣好的面容,这让她自己都迷恋呀!哪有男人不心动的呢?
  
  “你是我妈!”韩烟气得将手上的报纸扔到地上,暴怒道,“你这女人怎么长的脑子,一天到晚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居然……居然……”韩烟想到自己居然以为是他自己表现的有问题,才让韩韵看出自己是喜欢同性的,没想到居然是因为这么脑残的原因。
  
  “能想什么,当然是想性啊!生旁一个心字,生活着的人,心里都在想这个字!不对吗?”韩韵一脸理所当然的答道。“你也应该出去交交男朋友,这么大了还是处男!宝贝呀!妈妈都不知道你遗精过没有,有没有呀?”韩韵一边看着韩烟脸红,一边娇声道。
  
  “不想和你说了,没有共同语言!孺子不可教也!”韩烟看了神气的韩韵一眼,转身回房了。
  
  韩韵看着儿子离开的背影,刚刚的没心没肺散了,眼中是浓浓的悲伤,难道是她让她儿子背上了负担,以至于放不开心去接受别人吗?她和儿子住到这里后,她从没带自己的伴或是朋友回过家,也从不在韩烟面前提她工作中遇到的事和人,她不希望韩烟受她的影响。她的儿子如此优秀,是让她骄傲和仰望的人,可是韩烟长这么大,却从没谈过恋爱,也不见他交任何朋友,总是孤独的一个人。这让她很担心。

【日暮含烟烟欲收+番外 by 南枝】(本页完)

《日暮含烟烟欲收+番外 by 南枝》上一篇

无转移 by 黄喵酱--预览  
 
文案 
一处山明景秀,一个人遇见另一个人,自此就心如磐石意,此世无转移。
轻松无虐,1VS1,有副CP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聂犀白阙 ┃ 配角:白晏锦哲 ┃ 其它:
 
==================
 
☆、第 1 章
 
  
  青江,绿野,山水天地色近。
  远景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白色的烟云缭绕江上,乍看辨不出是水动还是云动。绵密如丝的雨水轻轻巧巧的洒在水面完全不留痕迹,水鸟不知是什么原因嗖然飞起,惊扰了水中起伏的鱼儿,静与动皆染进了这碧色的山水卷,成了一瞬间的永久。
  今年的雨季,来的要比往年早上一些。
  横江而过的木板桥中有一坐一卧二个人影,头戴斗笠,身着米色衫子的少年赤足挽着裤脚,蹲坐在披蓑衣的老人身后不言不语,老人半合双目,似已经浅眠,周遭静的只剩流水声和山间的虫鸣。
  忽然,原本虚握着的鱼竿被猛然提起,咬了钩的鱼儿破水而出,约一尺长,在空中划过一道淡红色的残影,甩动的水珠溅到少年露笑的脸上,老人得意的抚掌。
  “怎么,聂少,还不回?”
  少年笑嘻嘻的摆手,兴致盎然的接过那盛了鱼儿的木桶。
  “萧先生定会被你气死的哟!”
  将滑下的斗笠扶了一扶,帽下传出清脆的声音如银铃响动,“萧叔一向疼我,他不会责备我的。”
  “哟,我倒不知你这放着书本不念,整日整日游荡在外的大少爷有甚值得他手下留情的呀?”老人故意逗他。“说起来,好好地,怎么就不喜欢读书呢?”
  少年回给他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自然是书本无趣了。”
  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已经缠缠绵绵的下了有三天之久,好在不算大,毛毛雨。路上湿滑得很,聂犀想想干脆光着脚走回去,反正这一路上多是青石板搭造的,不脏,走到尽头的大路上再穿鞋子也不迟。
  离了江边,穿过林间的小路,再有不远就到了,聂犀低头将手中提着的鞋子蹬上,还未及起身就听见前方不远处隐隐传来的马踏声,却是不正常的,好像是受了什么惊吓?
  咦,聂犀赶忙快跑几步,等他拨开眼前遮挡的枝木,恰好是那马车经过,带着一阵疾风,还有几声听不明内容的惊叫。
  不好,车上还有人呢!
  脑子里回想着在马场跟周师傅学的驭马技巧,他纵身而出,跳跃奔跑着追赶上去,费了好些力气终是赶上了。聂犀奋力用手勾着缰绳借力落于马背之上,受惊的马再度被惊吓到,险些将他摔飞出去!聂犀心中一凛,一边控制着自己身体的平衡一边竭力控制马匹的方向,可是马本来就发了狂,哪能轻易任人摆布?
  聂犀要紧牙关握紧手中的缰绳将身体伏低,双腿夹紧身下马腹的同时轻拍它的颈部进行安抚,用缓和的声音试图让它放松下来,就在这一会儿的功夫,后面竟然还追上来几人,原来是和这马车主一家的。
  来人并没有贸然上来帮忙,晓得这时候绝对不应该打扰这少年。
  最后,在无数次的努力后,粗喘的马终是放弃了挣扎,聂犀伸手抹了一把脸,斗笠早就不知道掀到哪里去了,这满面的也不晓得是汗水还是雨水。
  “公子可还好!”
  身后传来陌生人的惊呼声,聂犀回头,见对方正在心急火燎的询问着车上的人,忍不住瘪瘪嘴,心道好心还换不来一句谢么,净想着你家主子了?
  “多谢小壮士出手相救!若非小壮士,我家公子可就要受伤了!”
  聂犀原本觉得自己被晾在一边心里就很不美气,愤然想下马而去,如今又被这壮士二字打得身子一颤,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挑着眉毛似笑非笑的重复道,:“壮士?”
  “?”对方被他这眼神和笑容弄得直发毛,只得憨笑着用眼神询问有何不妥。
  “你···”聂犀欲言又止,罢了罢了,也不怪他们。
  其实他根本就和“壮士”二字不贴边,聂犀很瘦,却也不单薄,身形欣长,正是这个年龄少年应该有的样子,不过看他如今的一身行头,好像也没什么别的称谓可以恰当形容了。
  头发散乱,脸上沾了泥污,衣服皱皱巴巴看起来就像个穷头小子,袖子撸起来到手肘以上,裤腿还挽起一只,人家说壮士大概还是客气的。
  “不必谢。”抬手抱了抱拳,聂犀翻身下马,准备走了。
  “慢着,”
  车里传来一个听起来很是和善柔和的声音,聂犀脚步一顿,忍不住回头去看看那是个什么人物。
  “多谢小兄弟的帮忙,这里有一些银两,权作报答。”
  随行的仆人立刻下马接过车里递出来的钱袋,小跑着交给目瞪口呆的聂犀,聂犀看着自己手里那个堇色的钱袋嘴角有些抽搐,在短暂的愣了几秒之后,他忽然笑起来。
  “那,多谢咯。”
  说罢转身离去,毫不犹豫拖沓。
  真是有趣啊,聂犀越想越觉得想笑,掂了掂自己手上的分量,不多,也就二十两。不过二十两那也是钱呢,对于一个普通人家来说那可是一整年的收入,他才不会傻兮兮的说什么不要的话。只是这出手阔绰的一家子是个什么背景,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等聂犀回到沐云庄的时候已经是晚饭的时间了,果不其然,萧叔正站在庄门前,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从山路上回来。聂犀讪笑着,心里直打鼓。
  “让我猜猜看···你今天又去了哪里?”萧叔皮笑肉不笑的将手背在身后,真像在琢磨他今日的行程一样,聂犀一看不好,立即换上一副讨喜的表情,“萧叔···”
  “是镇里的孙记?不,那你不能这么快回来。”萧叔抓了抓下巴,“难道又去柳秀峰找公仪先生?那理应不会这般脏兮兮的,或者,你又去了冶香坊找万福?又或者···”
  萧叔猜测的时候面部表情十分的丰富,聂犀看着,憋笑憋得脸都红了,就在他忍不住笑出声来的时候萧叔眸光一闪,“难不成,你去找那个老家伙了?“
  呃···聂犀除了点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你···“萧叔忍不住伸手点着他的头,”那老家伙狡猾得很,你怎么就不跟个好人学学···“
  “我倒是觉得他是个妙人呢,“聂犀躲过萧叔的手指头,“ 萧叔,你不能因为你老是下棋输给他就对他有偏见!”
  “你!小兔崽子···”
  糟糕,聂犀拔脚就跑,萧叔早知他有这一手,立即挡了他的去路。
  “萧~~叔~~”
  “好,今日且不说这个了,来吧,三日前说好的,将《明篇》背下来,不然不许吃饭!”
  啊,聂犀大惊,立刻就蔫了下来,“能不能先吃了再背?”
  萧叔斜眼看着他笑。
  用力的嗅了嗅空气,好像隐隐约约的闻到了糖醋排骨的味道,聂犀眼巴巴的回头看了看庄子的大门,又回头可怜兮兮的看着萧叔,“那个可挺长的呢···“
  “恩,对呀。“萧叔点头,”赶紧背,别耽误我吃饭!“
  聂犀眼珠一转,“萧叔,我呢,你知道的,没有动力就没有办法前进的,你看看,要不要再给我点好处,这样万一我记不住了,还有个督促的作用···“
  “嗤,“萧叔忍不住嗤笑,提脚就要踹,聂犀立刻蹦起来,飞快的开始背诵《明篇》,竟然是一字不落,有如朗读一般。萧叔眼底的笑意越来越明显,面上仍是不动声色的臭着一张脸,直到约么半柱香以后,聂犀背完了,这才显露出笑容。
  “好咯,去吃饭了!”聂犀这回撒开步子再没人阻拦了,然而,就在他跑进二重大门的时候,突然回头对大门口的萧叔喊道,“那个什么,奖励我已经自取了,多谢萧叔咯!”
  萧叔原本温和优雅的表情一瞬间出现了裂痕,越来越明显的狰狞之意流露出来,怪不得!怪不得他那块上好的脂玉不见了!原来是被他划拉去了!那可是他在安县花了好多钱买回来的心头爱啊!
  “臭小子!你给我站住!今天咱就划下个道来!···”
  承泽是个人杰地灵的地方,以风景秀丽着称,这里民风淳朴,人人安居乐业,很少能看见有穷苦到吃不上饭的人,是个不可多得的富润之地,很多皇都大郡的高官亲眷会选择来这里小住,是个绝佳的放松修养之处。
  而来这里,大概没有人不知道沐云庄,沐云庄的出名不仅仅是因为他的生意和经营在这承泽算得上是前二位,更在于他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且不说他的建筑别致新颖,单单是能够遍看四峰的绝美景致这一点就足够吸引人了。
  来了这里已经是第三日了,除了第一日因为马匹被蜜蜂蛰了而发狂受到了些惊吓,白阙和白晏二人的心情一直都很好,尤其是白阙,远离了皇城的是非,他比原来爱笑了许多,白晏看着弟弟的身体日渐好转,多少也算是放下了心。
  他们来承泽是有原因的,而且,还是个不得已而为之的原因。不过,父亲既然已经说他会尽量处理好,那么就应当不必再担心了。在这承泽好好的休息,然后散散心,多美好!想到这里,白晏的心情也更加的好了。她可是一直都对这里充满了好奇。总想出去看看。
  这一日雨水停了,空气虽仍然潮湿,但是意外的很清新,人在其中很自在舒润,白阙早早的起来收拾了,因为“哥哥”说今日要去游路屏山。
  承泽四面环山,但是要说最精绝的,要数东南方向的路屏山,路屏山山势险峻,直插天际,奇景不缺,异景不断,而他正对的方向则是另一座名山崇云,崇云,意思也是“冲云”,顾名思义是指云雾起来之时会穿透云空,耸入云海,而沐云庄则建立在崇云山腰。据说住在沐云庄的客房,早上将窗户打开会看见云海在窗外翻腾,好像居住到了天界的福地。
  马车出了镇子速度就快了,白阙坐了一会就要下车自己走走,白晏拉着他不允,“你昨个儿才退了烧,难道还想再受一次凉吗?“
  “姐···哥哥,你太小心了,我很好。”白阙笑嘻嘻的蹭着“哥哥”的脸颊,二张看起来极其相似的面容上都有着对美景的好奇和憧憬,只是一个压抑着,另一个毫不拘束。白晏也实在想下去走走的,可是考虑到弟弟的身体,到底还是忍住了。
  今日要去路屏山的话,少不得要先去沐云庄预订客房了,不然是绝对来不及回去的,白晏想着计划安排,便让车夫直接将马车驾驶到沐云庄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 2 章
 
  
  因为这几日功课做的尚好,聂犀难得的被允许睡几天好觉,这一日正舒服的赖在床上,就听得萧叔在外面好像在张罗着什么,大概又有来这里投宿的客人吧。雨季的时候路屏山崇云山的景致要更好看些,所以每年的这个时节客人都要比往常多。
  伸了个懒腰,聂犀看看外面,瞧这时间,大概已经快辰时末了。
  “少爷!少爷!”
  一个年纪和聂犀差不多大的少年突然推门跑进来,大惊小怪的拉着他的胳膊道,“少爷,快去看啊,前面来了二个人!”
  “去去去,”聂犀不耐烦的拂开他,“我说杞柳啊,不就是二个人么,你还没见过是怎么?”
  “不是!哎呀,少爷,你是没看见啊,我开始还以为那是二个姑娘呢,长得真好看,而且长得好像一样···”

  “等等!。”聂犀伸出手指弹了一下杞柳的脑袋,“也就是说,那是二个男人是不是?”
  “啊?···啊···对啊!”
  聂犀懒洋洋的坐起来,一只手搭在杞柳的肩膀上,杞柳不明所以,刚想凑过去就被聂犀拧了脸颊肉。
  “你小子!又不是姑娘小姐你激动个鸟啊,再好看也是男人,你,用,不,上!“
  杞柳被少爷这一拧,顿时疼的跳脚,眼泪飚了出来。
  “谁说男的就不能,”杞柳吸着鼻涕委屈极了。“外面不是···“
  “得!你别和我说这个,我对这个没兴趣!少爷我呢,是要娶个正经姑娘家的人,不过,”聂犀突然坏笑起来,“既然你那么看好人家,不如少爷我做主,给你张罗下···”
  “哎!?少爷!少爷我···我那不过是···”
  “好的!就这么说定了,赶紧的,我得洗漱了。”
  杞柳被少爷这一顿“开心”寻得郁闷了,苦着一张脸张罗来了洗澡水等等,聂犀心知肚明却也不说破,只在心里偷偷觉得好笑。
  其实他也很好奇那二个样貌标志且长得一样的男人,他还从来没见过双胞兄弟呢,只不过今日还约了人,需要去赴约所以没那么多时间去看而已。再说了,已经来这里住下了,还怕没机会碰见?
  不过,自己外出可不能让萧叔发现了,万一他又让背书···
  等到梳洗完了,老规矩,从后门走了便是。
  聂犀这里一笔一笔算计的刚刚好,可是没想到的是,当他悄悄的打开后门,却正好碰到了一个陌生人站在门外。
  面面相觑好一会,对方有些窘迫的小声道,“不好意思,我迷路了,能不能带我去正厅?”
  聂犀搓了搓眼睛,确定以及肯定自己没有眼花,这确确实实是个人,不是什么天外飞仙。
  好吧···他好像知道这人是谁了。
  眼前这个男孩子一身飘飘的素衣,身形有些纤细,要说美极也不至于,但却是真好看的,一双眼睛带着十足的灵气,左眼角下有一个小小的泪痣,五官雅丽,说话时好像喜欢略微歪着头,露出的脖颈的线条很美。
  不过,聂犀并不像杞柳一样会将他看成女孩子。
  少年好像被他盯得有些囧,脸上透出了些薄粉,神情似有尴尬,聂犀连忙说声抱歉,回头给他指了方向。
  “就是往那边走···然后···”
  “少爷,你要去哪里?”
  萧叔的声音突然自身后传来,原来他正在接待客人,客人中的一位却走失了,他便带着另一位客人四处寻找到这。
  “哥哥!”白阙几步跑到了白晏的身边。
  “我,那个···”聂犀正不知道自己被抓包了该说什么的时候,就见萧叔身边另一个白衣人正惊讶的看着他,那样子好像是见过自己似的。
  “阁下···?”
  “抱歉,是我失礼了,”那个白衣人礼貌的笑笑,聂犀却从这声音里一下子就辨识出了这人,原来,是他啊。
  萧叔不明白聂犀突然露出的这一抹笑是为的什么,不过依着从前的话,恐怕又是要胡闹的前兆,于是单手握拳、轻声咳了几声缓缓气氛。
  “少爷,这二位是从皇城来的白公子,他们会暂住在庄里。”
  “聂少爷。”白晏礼貌的点了点头,面上虽不显露,心里却大为惊讶。没想到当日奋力救助他们的人竟会是这沐云庄的当家大少。
  “白公子请随意。”聂犀也点点头,还别说,这么一仔细看,这二人兄弟当真是长得十分之像,不过弟弟的泪痣在左,哥哥在右,哥哥多了一些沉稳,弟弟多了一份纯粹。

《日暮含烟烟欲收+番外 by 南枝》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日暮含烟烟欲收+番外 by 南枝》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