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很想原谅她快穿+番外 by 歌尽繁芜

时间: 2018-03-28 13:18:05

【我真的很想原谅她快穿+番外 by 歌尽繁芜】小说在线阅读

我真的很想原谅她快穿+番外 by 歌尽繁芜

 

文案:

放飞自我篇目1

一句话文案:男配他懒得原谅女主

正文文案:

苏夏是男配组员工。

他的日常任务就是在女主还没有心智成熟之前扮演一个完美的男配

包容她,原谅她的过错,帮助她慢慢变好,直到真正的男主的出现。

可他已经有几个世界没能对女主散发出那层圣父光环了

 

#路人甲总不让我原谅女主怎么破,在线等急#

 

主受

1V1

完美全能男配VS神秘路人甲

文中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

前期憋屈,不存在打脸和爽。慎入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系统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夏 ┃ 配角:顾之行 ┃ 其它:

==================

 

  ☆、苏夏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苏夏,你还能原谅我吗?”女生的啜泣声小小的带着些许渴望。

  “我原谅……”电话另一头的声音有片刻的柔和,却在女生眼睛亮起的那一瞬间尽数散去,“不了你。抱歉。”

  通话就此骤然中断。

  不知过了多久,屏幕又亮了起来,女生打开提示消息。

  上面只有简单的一句话,来自刚才通话的人:“如果有需要帮忙的,作为朋友,可以找我。”

  她终是再也忍不住,掩面,泣不成声。

  与此同时,远在城市的另一头。

  精致的复式别墅内,灯火通明。

  面容温和的青年坐在沙发上,最后触上了那个发送的按钮,他微微皱了皱眉,似是有些不适。

  “之行。”

  本是站在青年身后双手环住青年脖颈的男人这才反应了过来,放缓了手下的动作。他微微抬眼瞥见那条刚刚发出去不久的消息,眉不自觉地微微皱起。

  “你还想帮她什么?苏氏集团就因为那位大小姐的轻易悔婚失去了数位重要的合作对象,你因为她一句话失去了在整个苏家的地位。没有落井下石已经是仁至义尽,你还想帮她什么?你又能帮她什么?”顾之行的语气已有些许不愉。

  青年微微笑了笑,如玉的面上只有一抹淡淡的无奈和柔和:“之行,我还是想再帮帮许晴,毕竟那么多年的交情。再者,她也不全是故意的。”

  男人冷冽的眉皱起,不发一言。

  看着眼前青年温和眉宇之间的坚定,顾之行已然知道,他说什么也没用了。

  算是得到了友人的默许,苏夏这才微垂了眸,拿起一旁一份已经准备了很久的文件,认真地看了起来。

  这可能是他,能够给那个已经脱离他世界的少女最后的帮助了。

  *

  三个月后的安城,天空是最为澄澈的蔚蓝。

  新娘子穿着一身雪白的婚纱,身旁是经过各种磨难坎坷后最终执手的伴侣,但她的眼睛却是一遍又一遍扫视着来场的人们。

  新娘子的眼中渐渐浮现出失望的情绪。

  她最想要见到的那人,没有来。

  她点开了手机,再次确认那封编辑好的消息已经发送了出去,手指停顿良久,最后才点上了那个许久未曾联系的电话号码,拨了出去。

  嘟嘟的声音响起了不久,那边便传来了一个声音,只是并不是她记忆之中最为熟悉的那个。

  也不知道电话的另一端说了些什么,新娘手里的手机便骤然掉落在地上,随着它落下的还有在新娘妆容下划过一道道痕迹的泪水。

  她捂着嘴,在这个她人生之中最为重要、最为喜悦的日子里,泣不成声。

  电话的另一端,男人冷着眉眼听着新娘的哭声随着那声砸地的声响归为沉寂。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他的身上是纯黑的西装,眼前是一座墓碑和哭成一片的人。

  顾之行微微抬眸看向那澄澈的天空,眼底蓝色的倒映之中闪着悲戚。

  与此同时,世界的另一端,一个机器音骤然响起。

  【未原谅女主,补救时间已过,任务失败】

  青年在一片苍茫之中微微抬眸,过分精致的眉微微拧着,似乎也不太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但仔细看去,便能够发现,那双透彻的黑眸之中,一抹兴意一闪而过。

  机器音在青年的头顶上响起,空灵而带有回音,分不出从哪个方向传来,更是不带丝毫感情。

  【宿主,你应该清楚作为职业男配,你的职责所在。】

  “自然。”青年淡淡应着,他唇边勾起一抹浅淡的笑容,是极为温柔的模样,“第一条,全能完美。第二条,女主为上,不论女主做出了什么都包容她,原谅她,帮助她慢慢变好,直到找到属于她自己的归宿。”

  【但你这个世界没能原谅女主。】

  察觉到宿主对于规则的熟悉,机器音的态度缓和了几分,只是它依旧不明白为什么宿主这一次在这么简单的世界之中居然没能够完成任务。

  苏夏也微微皱了皱眉,似是很苦恼的样子,“可那个时候,顾之行的黑化度已经九十了,再往上,就算我原谅了女主,以他的手段,分开男女主之后也会让剧情整个崩溃。”

  见机器音陷入沉默,苏夏又补充了一句:“再者我不是已经做了女主最为希望得到的报表总结吗?男配能够不计前嫌为女主和男主的公司发展做规划不就相当于已经不计前嫌了吗?”

  【只有亲口说出“我原谅你”任务才能够算是完成。】

  机器音顿了良久缓缓道。还有一点它没有说,那就是在原主死去以后,那份本应该留给女主的文件一直安好地保存在这个世界的变数——顾之行的手中,根本没有给女主的机会。

  不知道是不是它的错觉,系统总觉得它的主人好像知道这一点。但看着个人空间内一脸因为任务的失败而自责的青年,它便下意识地打消了这个想法。

  “下一个任务我会认真完成的,这次只是一个失误。”见系统不出声,苏夏便又缓缓补充了一句,安抚着自家的系统,“之前在‘守护女主组’我的成绩就是全优,从没有过哪怕一次失败,这一次只是调到‘原谅组’有些不适应罢了。”

  机器音显然听信了青年的话,它嘀嘀响了一会儿,便又将下一份的资料传递到了自家宿主的手中。

  【因为这个世界失败,下个世界的难度会有一定的调整。希望宿主加油适应。】

  【任务传输中……】

  女主顾晓小时候因为一些意外产生了极为严重的自闭症情况,一次偶然意外被男配苏夏救下。因为救人,苏夏收到了重伤,被转移到疗养仓中,而疗养的巨大开销耗尽了整个苏家的财力,让本就中等富裕的家庭顷刻间一贫如洗负债累累。而因为自闭症未曾和家人交流的女主在得救后便一个人跑回了家,对谁都没有说起过这件事情。

  正值虚拟游戏问世,只能够和电子产品等死物交流的女主进入全息世界开启新的人生,与此同时遇上了因康复艰难花费良多而萌生死意被家人劝入游戏世界的苏夏,苏夏成为了她游戏公会之中最为得意的左右手,却因为一次误会,女主将苏夏驱逐出公会,而使得苏夏更受打击,几度丧失求生的意识。

  女主后来偶然得知真相,又因游戏之中治愈了抑郁症而得以正常交流,想要寻找当初的救命恩人求得原谅。

  任务的要求便是在女主知道真相之后原谅她游戏之中的过错,又在现实世界之中原谅曾经被救后的不闻不问。

  苏夏看了看新的剧情,漆黑的眸子里动了动,最终才微微笑起,向前踏上了传送的大门。                        

 

 

  ☆、网游篇开启

 

  夜晚,奥萨科的天空永远是繁星万里,璀璨如昼。

  点点星光点缀着天幕,如同一条银色的缎带,带着深沉的美丽。

  距离这无边星空最近的,便是那最为宏伟壮观的古堡建筑上最为高耸的阁楼了。

  而此时,在这阁楼顶上的圆拱形屋顶上,两个人正坐在那里看着星星。

  “这倒还真是一个好地方。”银发的精灵摇晃的双腿俯瞰了一眼下方整个城市的风景,发出了喟叹。

  她有一双浅金色的眼睛,肤白如玉,独属于精灵的标志x_ing尖耳上坠着漂亮的浅绿色水晶,一身绿叶花朵点缀的精灵皮革包裹着那副姣好的身形。

  漂亮的精灵女猎人腿上还放着自己随身携带的弓箭,眼睛却是一眨不眨地盯着头顶上的天空,似是也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

  “奥萨科的夜晚,有着这片大陆最为璀璨的星空。”坐在精灵女猎人身旁的男人有着魔法师的打扮,深蓝色的魔法袍笼罩了整个身子。他的声音很柔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眼前的星空。

  “夏溯,你还真不愧是‘生命’里的活地图,这样的景色也能够被你找到。”精灵摇晃着悬在空中的腿,不过她很快就停了动作,皱了皱眉故作恼怒地看向一旁的魔法师,“不过这种美景也只能够你这样cao作前五的高手欣赏了,你到底准备什么时候看完星星放我下去。公会的事情我还没有解决完呢。”

  魔法师闻言莞尔:“人称死亡地图的随机地图都能够将会长送到这里,难道你不认为这是你与眼前美景的一种缘分吗?偶尔工作间隙也是应该放松放松,别太苛求自己。”

  他微微侧着眸子,展露着笑颜,漆黑深沉的眼底带着柔和,明亮如同此时正在天上闪烁的星点,引人沉沦。

  而当那星空投s_h_è 下的银白照亮魔法师的侧脸,一张五官过于凹陷而显得有些平淡甚至古怪的面容便尽数展现在女精灵的面前,仿佛刚才那一双如同星辰的眸子只是她的错觉。

  精灵撇开了脸不去看眼前的魔法师,生怕眼睛里流出什么让对方讨厌的情绪,也就没有看到魔法师看着她时,眼中一闪而逝的无奈。

  “好吧,我带你下去。”夏溯最后还是无奈地放弃了眼前的美景,“谁叫我们会长热爱工作,一点都不懂得享受生活呢。”

  精灵闻言哼了一声,可还没等到她开口说话,一旁的魔法师便已经伸手环住了她的腰。

  这是奥萨科最高的地方,是这座城堡之中单独存在的一个独特阁楼,整个下方的墙壁一片光滑,哪怕身手最好的刺客也极难攀登至此。

  但在这位魔法师的眼中,却仿佛只是回家时一条稀疏平常的小道。

  绚烂的魔法一个个砸下,流畅而恰到好处,带着绚烂色彩的魔法团在黑夜中一个接着一个炸开,长相丑陋而诡异的魔法师怀抱着漂亮的精灵,从城堡的顶端缓缓地下旋而下落到地面,组成了一副奇异的图景,只可惜在这黑夜,无人能够窥得全貌。

  远方森林之中,一个人抬起了头,看向这片绚烂。他没有看那显眼的银发精灵,反而将注意力尽数投向了一旁在黑夜掩饰下看不清身影的魔法师,眼中的深沉一闪而过。

  夏溯刚刚落地,女精灵便接到了一条公会消息,急急忙忙地解释了几句便往大厅跑了去,留下魔法师一人。

  他的公会消息板块都是嘀嘀嘀地响个不停,那位会长大人就更不需要多谈。估计还有数之不尽的私戳等待着她。

  夏溯对此表示了充分的理解,只是此时看看那“下楼”时用得空荡荡的蓝条,再看看那难以望到顶点的阁楼,他便也散了继续看星星的想法。

  魔法师一个人晃悠着便来到了森林。

  森林之中有着另一处不逊于奥萨科星空的美景,只是需要人耐心等待。

  而他,从不缺乏耐心。

  等待的间隙,魔法师靠坐在小溪一侧的树边,低眸凝视着水面。

  夜晚那映着星光的水面隐隐约约浮现出一张古怪甚至算得上丑陋的脸。

  没有挺立的鼻,没有所谓的剑眉星目,更没有什么刀削斧砍(?)一般的面庞。

  有的只是一张仿佛被什么东西轧过的凹陷的脸和那双还算明亮的眸子。

  这张脸的主人看着水面倒映出的自己突然忧伤地开了口:“我毁容了,系统。”

  【会好的,宿主。】只有夏溯一人能够听得到的机器音及时响起安慰着自己的宿主。

  “我觉得女主不需要我去原谅了,再接触下去我都不能够原谅我自己每天膈应别人。”丑八怪扯了扯自己的嘴角勉力拉出一抹微笑,在看着水面上映出的那张相应的脸后便又飞快地回复到面无表情的模样。

  实在,太丑了。

  系统沉默了许久,似乎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

  不过很快,不远处传来的声响便让它没有了安慰自家宿主的必要。

  “我的夜景来了。”魔法师陡然站起,眼睛里骤然闪现出璀璨的光彩,同方才那个纠结于外貌的丑八怪判若两人。

  而树林一侧,一抹暗影便也同这位古怪的魔法师一同,见证了接下来的美景。

  漫天绚烂的浅色光点从昏暗深幽的森林深处弥漫开来,仿佛数千只萤火虫一齐飞来,带来点点光亮照亮了那些在黑夜之中失了颜色的各种植物,更是在各种颜色的交织下给人璀璨而夺目的光影特效。

  这是每日定时的数据更新。在这一瞬间,对于光脑来说或许只有一串串由1与0组成的无趣代码重组新编,对于游戏中的诸多玩家来说不过是新出现的更多的潜在经验点,但对于此时见证着这绚烂一幕的观赏者来说,却是整个森林逝去的生命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新生。

  何其绚烂,何其夺目,却只存在于这个幽深到甚至有些y-in森的夜间森林。

  一只只小小的兔子、松鼠、小鹿,各式各样的小动物依次出现在炫目的光点下,这些仿佛有生命一般的小东西眨巴眨巴了眼睛,便顺着光点的引领去往森林的深处去了,而随后,各种物种也循序出现,哪怕最后那面容可怖的骷髅与僵尸,也只让旁观的人觉着是生命诞生的奇迹。

  这种仿佛亲眼见证着一个世界新生的感觉是任何美丽的景色都无法取代的,而在这森林之中处于只进不出且覆盖着一层系统自动保护的夜晚,也少有冒险者会花费大把的时间和精力来到这个无法给他们带来任何装备与经验的森林。

  魔法师静静地伫立在森林之中,直到看到最后的骷髅也摇晃着走入森林的深处,光点也尽数消散殆尽,只留下这昏暗森林原本的y-in森模样后,这才不动神色地瞥了一眼身后的不远处。

  那张丑陋的脸上,苍白的唇边勾勒出了一抹浅淡的笑容,在那狰狞面目的衬托下显得有些诡异。

  下一瞬,魔法师整个人便消失在这片偌大的森林之中。

  与充满生气甚至带着些许潮s-hi的Cao木之气的森林全然不同,魔法师再次睁开眼时,鼻尖只有冰冷而刺鼻的消毒水气味。

  纯白色的机器在精密仪器的监督下运作,发出嗡嗡的声响,浅绿色的药液所带来的粘腻感还附着在身上,让人只想好好地去洗个澡,将之清洗干净。

  【刚才那人是谁?】睁开双眼的魔法师在脑海里询问着系统,毫不意外地收获到了并不确切的答复。

  【报告宿主,根据检测,不是男主也不是女主,应该是身份不重要的世界居民。】

  【那就好。】魔法师笑了笑,漂亮的黑色眸子里闪动的些许光芒,包含着系统所无法理解的情绪。

  【怎么?】机器音有些不解地询问着自己的主人,似乎想要知晓自己的分析还有什么漏洞,却是被无意告知他的宿主岔开了话题。

  魔法师收了笑容,似是漫不经心地提出了问题:【无事,原主的父母还有多久会过来?】

  【报告宿主,即将到达病房外。】

  系统办事向来靠谱,机器音刚刚落下,魔法师便已经听到了推门的声响与少女清脆而活泼的声音。

  “哥我来看你了,猜猜我给你带了什么。”

  “苏芊芊你别跑那么快。”苏母的声音跟在女儿的身后,年长的妇人声音故作严厉,话底却是掩饰不住的满满宠溺。

  “苏夏,你再不起来,我可不告诉你我准备了什么惊喜了。”跑进病房的苏芊芊倒是不在意母亲的话语,c-h-a着腰对着兄长“威胁”了起来。

  “芊芊。”男人威严的声音突然响起,带着几分警告的意味。

  少女马上弱弱地“哦”了一声,心虚得不行。

  是了,魔法师在现实世界之中名为苏夏,有一个活泼好动的妹妹,温柔慈爱的母亲以及一个严厉却爱护妻孩的父亲。

【我真的很想原谅她快穿+番外 by 歌尽繁芜】(本页完)

《我真的很想原谅她快穿+番外 by 歌尽繁芜》上一篇

总有人以为我是断袖 by 月千重(上)--预览

  

文案:

苏卞,二十五岁,直男,x_ing冷淡。

对女人无感,对男人没兴趣。

某天,他穿越到自己妹妹写的耽美文里。

变成了书中最臭名昭著的死断袖。

 

CP:万人迷x_ing冷淡直男受X只对受发♂情的妖艳贱货没节cao攻

【此文bug多,瞎写,看不下去吐槽一条右键点×。】

【小学文化,没文笔,各种BUG。】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相爱相杀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卞 ┃ 配角:玄约、龙静婴、季一肖、晋储 ┃ 其它:无逻辑傻子文

 

作品简评:vip强推奖章

因为答应了妹妹的一个要求,所以苏卞不幸的穿越到了妹妹所写的文中。然后变成了文中最臭名昭著的死断袖。一睁开眼,几个男宠便凑上来向他求欢。然而,倒霉的是,苏卞是直男。本文节奏缓慢,情节波澜起伏,引人入胜。文笔流畅,人物形象丰满,值得一读。(作品上过vip强推榜将获得此奖章)

 

 

第1章 

  此时正于下午五点,正是要下班的时间。

  早就将手上的所有工作都处理完毕的苏卞关上电脑,从位置上站起身,准备收拾东西离开。

  正在苏卞面无表情的收拾着桌面上的资料时,旁边办公桌上的女同事朝苏卞的方向‘哎’了一声,在他看过来后,随即立刻用眼

  神示意他朝大门口的方向看去。

  女同事那微微弯起的眼眸,写满了兴奋与八卦。

  苏卞静静的随着女同事的方向朝办公室大门的方向看,在看到来人之后,隐隐的皱起了眉。

  办公室里的其他同事看到来人,先是陆续的唤了一声主管,然后接着,下意识的去看苏卞此时的表情。

  最近公司新来一名主管,长的又高又帅,据说家世还不错。公司里的一众单身女同事芳心暗许,屡次三番的邀约这位新主管一起

  吃,可这位新主管不知怎的,偏偏却唯独只想请苏卞吃饭。

  苏卞个x_ing冷淡,不喜与人亲近,自然是毫不犹豫的回,但这位新主管却并不知难而退,反而越挫越勇,苏卞越是拒绝,他便越喜

  欢往苏卞的面前凑。

  新调过来的主管步态优雅的走到苏卞的面前,然后极为潇洒风流的斜靠在他的办公桌的边上,接着开口问道:“苏卞,今天晚上

  有空吗?”

  苏卞面无表情,“没有。”

  新来的主管默了两秒。

  办公室内也同时的寂静了两秒。

  大概是早就已经习惯了苏卞如此的说话习惯,新主管沉默了两秒后,神色很快恢复成往常的模样。

  他耐心的解释:“不要误会,我只是想晚上请你吃个饭而已,绝对没有其他的意思。”

  苏卞收拾着桌面上的资料,表情依旧无动于衷,“晚上妹妹会过来家里睡,我得照顾她,所以没空。抱歉。”

  新主管见苏卞道明理由,身形微顿,当即舒了口气。

  他还以为是他厌恶他,所以才毫不犹豫的拒绝的,没想到是因为有事不能抽身。不是讨厌他实在是太好了。

  新主管两眼发光,神情熠熠生辉,“那你带家妹一起过来吃饭好了,多一个人我不介意的。”

  说罢,便柔柔的笑了起来。

  新主管微笑着,接着继道:“家妹想必一定会十分可爱吧?能问问她多大吗?待会过来的时候我带一个小礼物送给她……”

  新主管有钱又多金,要是送礼物,想必一定不是普通的礼物。

  在场的其他同事听到新主管不止要请苏卞吃饭,还要送他妹妹礼物,心下不知有多么羡慕嫉妒恨。

  不,准确来说,光是新主管主动请吃饭这件事情,就已经足够的让人羡慕嫉妒恨了。

  要知道,能和上司亲近,打好关系,是多么不容易啊。

  但在对苏卞羡慕嫉妒恨的时候,在场的众人同时忍不住对这位新上任的主管产生了怜悯的情绪。

  因为……苏卞一定会拒绝。

  正如在场的一众同事所预想的那般,苏卞……毫不犹豫的回绝了。

  苏卞收拾着资料,头也不抬,“不必了。”

  新主管一愣,然后不由沮丧的问了句为什么。

  苏卞收拾好资料,抬头看向他,“妹妹害羞怕生,不喜欢和不认识的陌生人吃饭。”

  新主管还想再争取一下,但眼见苏卞的表情冷淡至极,眼神无丝毫的情绪波动,苏卞主意已定,他深知自己这会就算再继续说下

  去,苏卞也不会改变心意。

  他只得放弃。

  ……但他仍不死心。

  新主管瞅着苏卞的神色,小心翼翼的开口,“那……下次有空再约?”

  苏卞淡淡开口:“嗯。”

  得到回答,新主管又开心了。他俊脸笑得灿烂,“那说好了,下次有空一起吃饭。”

  说罢,这时办公室外有人叫了他一声。

  一人站在办公室外喊到:“主管,现在有空吗?我有些资料要给你看下!”

  新主管回头看了眼,复而转过头对苏卞说道:“好像有人找我有点事,那我就先过去处理了。”

  苏卞神情依旧淡淡,“嗯。”

  新主管羞赧的冲苏卞笑了笑,转身离开。

  办公室内的众人怜悯的注视着新主管离去。

  新主管才来没多久,不知道苏卞的秉x_ing。但他们这群已经与苏卞共事三年的同事可是清楚的不行。

  苏卞的嗯,不代表答应,而指的是——知道了。

  而且苏卞还有一个‘技能’。

  那就是睁着眼睛说谎从不脸红。

  办公室里的一众同事估摸了下,刚才苏卞口中的妹妹,以及什么妹妹怕生什么的,怕都是苏卞为了能理所应当的拒绝对方而找的

  借口。实际上根本不存在。因为在这一起共事的这三年里,他们根本就从未从苏卞的嘴里听过什么妹妹的事情。

  只是碍于这新来的高富帅主管实在是太纯真,他们也便不好意思戳破他的幻想。

  说起苏卞此人,简直就是一个玄幻的存在。

  要说苏卞长的好看,其实也不算是很好看,连帅也称不上。也就是平常人普通的模样,不丑罢了。

  但这张普通的脸,再加上他身上独有的疏离冷漠气质,以及他不苟言笑的x_ing格,愣是让整个人显得神秘且具有一种高高在上不容

  亵渎的禁欲气质。

  不过事实上他的确十分的禁欲。

  在公司的这三年里,不知有多少男同事女同事向他表白,又长的好看的,长的一般的,还有像新主管那样长的好看又多金的。

  可苏卞全部回绝了。

  冷漠的,毫不留情的回绝。丝毫未曾犹豫。

  倘若说拒绝男人也就罢了,可竟然连女人也一起拒绝。有人忍不住问起原因,苏卞一脸冷淡的回约:没兴趣。

  但不知为何,偏生苏卞越是冷淡,便就越有人喜欢向他表白。

  于是同处一个办公室里的同事们便看着这三年里苏卞面无表情无动于衷的拒绝了一个又一个。

  对男人没兴趣,对女人也没兴趣。

  冷淡,寡言,脸上少有表情。

  在办公室的一众同事眼中,苏卞就好像是完全没有七情六欲一般的超脱存在。

  在新主管离去后,已经将桌面上的资料全部收拾完毕的苏卞也抬脚离开了办公室。

  众人注视着苏卞挺直又冷漠的背影渐渐远去,再次忍不住为新来的主管默哀了三秒钟。

  苏卞下楼离开公司后,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苏卞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眼,随即按下接通键,“喂。”

  苏茵生机勃勃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响起,“哥你什么时候到啊?我已经到门口了。”

  苏卞简言概之,“五分钟。”

  苏茵:“好我知道啦!哥哥快点回来哦!记得路上小心!”

  苏卞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实际上苏卞的那句晚上妹妹会过来睡不是借口。

  每到周五这天,学校放假的苏茵便会在苏卞家借住一晚。

  至于苏卞为什么从来不在公司里提,只是没人问起,那他也没有主动提出来的必要。

  又至于那句妹妹怕生……

  这才是借口。

  苏卞住的地方离公司不远,五分钟不到,苏卞就到了家。

  大门前,苏茵抱着书包站在门外,显然已经等了很久。

  苏卞掏出钥匙,站在门前开门,苏茵则静静的守在一旁,看着苏卞开门。

  苏卞一边将钥匙c-h-a进锁孔,一边头也不回的问:“家里还有备用钥匙,要吗。”

  苏茵知道苏卞的意思是以后自己不用再蹲在门外等他了,虽然很心动,但她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

  苏茵软软的开口,“谢谢哥哥,我自己又迷糊,我怕钥匙被我弄丢了,我还是在门外等哥哥就好。”

  苏卞头也不回:“丢了就再配一把。”

  苏茵扭捏着小声否认,“我不是这个意思啦哥哥。我是怕我的钥匙被学校的人捡到,然后他/她拿着钥匙来到家里找哥哥……”

  不止是在公司,苏卞在苏茵的学校里也十分受欢迎。

  苏茵所就读的学校里有不少人想要找苏卞表白,写好了情书塞给苏茵,想要让她转递过去,但均被苏茵偷偷的把情书给处理掉了

  。

  甚至是连她学校的校Cao也想要跟苏卞表白,之前苏茵还偷偷的暗恋学校的校Cao过,但在知道校Cao喜欢自己的哥哥后,这股感情就

  瞬间的烟消云散了。

  ——哥哥是她的!谁也别想抢走!

  苏茵语落,苏卞立刻回想起自己每次到苏茵的学校时,总有学生喜欢向他表白的事情,不由得一下子瞬间皱起了眉。

  于是苏卞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苏卞将手中的公文包扔在沙发上,随即朝厨房的方向走去,一边头也不回的问:“晚上想吃些什么。”

  苏茵想也不想:“什么都行!反正哥哥做的什么都好吃!”

  苏卞淡淡的说了句‘我知道了’,便没再问。

  苏卞在厨房里做着晚饭,苏茵整理着书包里的东西,在翻到一个笔记本的时候,神情明显有些忐忑起来。

  苏茵走到厨房门外,小声的问道:“……哥哥你待会有空吗?”

  苏卞做着饭,头也不回的反问,“什么?”

  苏茵嗫嚅着嘴,声音更加的小了,“我写了一点东西……想让哥哥帮我看看。”

  闻言,苏卞这回终于回头,朝苏茵的方向看了眼。

  后者见苏卞回头,赶忙冲苏卞扬起一个讨好的笑。

  苏卞无声的凝望了苏茵数秒,收回视线。

  苏卞开口,“有空。”

  苏茵开心的嘿嘿笑了起来,“我就知道哥哥最好了!”

  做好饭,两人晚饭过后,苏茵生怕苏卞反悔,自己洗完了碗之后,便拿着自己的笔记本兴冲冲的去苏卞的房里去找苏卞了。

  苏茵趴在苏卞的床边,将自己的笔记本忐忑的推了过去。

  苏卞抬帘看了她一眼,问:“写的什么?”

  苏茵嗫嚅着嘴,小声的回:“小说……”

  苏卞静默不语的看了她数秒,将笔记本接过。

  打开第一页,第一页上写着明晃晃的人设二字。

  ……人设?

  苏卞挑眉,接着继续看下去。

  第一个写的是主角人设。

  【庄杜信,宁乡县县令,男,二十岁,喜欢男人。喜欢调戏男人,府中十七名男宠,均是被庄杜信以不正当之手段强绑回来的。

  平日里不务正业,除了调戏男人以外就是在准备调戏男人。

  男二,玄约……】

  看到这里,苏卞脸一沉,将笔记本合上。然后,又重新的问了一遍,“这是什么?”

  苏茵瞅着苏卞冰冷的神色,低下头,小声道:“这是我写的小说……”

  苏卞面无表情的将笔记本推了回去,“这个不该给我看,应该给你同学看。”

  苏茵一脸委屈,“我给她们看了,但是她们觉得我的小说写的太难看了,主角的人设太恶心了。我问她们到底是哪里恶心,她们

  又不说……”

  苏卞按了按发涨的眉心,“难道你给我看我就知道了吗。”

  苏茵忍不住说道:“可是哥哥那么受欢迎,肯定会知道主角不受欢迎的原因吧。”

  苏卞毫不犹豫,冷声回:“我不知道。”

  苏茵噘嘴,表情登时变得更为委屈。

  但随即,她猛然想到什么。

  苏茵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哥哥觉得……我把主角改成哥哥这样的x_ing格怎么样?”

  哥哥那么受欢迎,只要把主角按照哥哥那样来写,不就肯定也受欢迎了吗?

  苏卞不想再去看那个有些辣眼睛的笔记本,于是随口回道:“随你。”

  苏茵得到回应,立刻就开心了。

  苏茵拿起笔记本起身,“那我就这么改啦!”

  苏卞嗯了一声后,苏茵抱起笔记本,开心的离开了苏卞的房间。

  苏卞不知道的是,此后,他最后悔的,就是现在这句随口抛出的随你二字。

 

 

第2章 

  苏茵走后,苏卞按了按发涨的太阳x_u_e闭眼睡下。

  很快,一夜过去。

  晨。

  一个温柔的女声从苏卞的头顶响起,“大人,寅时到了,您该起来梳洗了。”

  头顶响起女声,苏卞皱了皱眉,没醒。

  站在床边的女人见苏卞没有丝毫的反应,以为是自己的声音太低,苏卞没听见,于是便就将自己的声音调高了三度,然后又在苏

  卞的头顶上唤了一遍。

  苏卞头顶的女声呼喊,“大人!现在已经是寅时了!您该起床了!”

  苏卞皱了皱眉,慢慢的睁开了眼。

  苏卞蹙眉,哑声开口,“苏茵,今天是星期……”

  还未说完,苏卞的声音便顿住了。

  他注视着站在床边的陌生女人,以及房间内陌生的景象,声音卡在了喉咙里。

  碧珠见自家大人终于醒了,忙下意识的上前准备将自家大人从床上扶起。

  碧珠还未伸出手,躺在床上的自家大人冷不丁的一句话令她愣在了原地。

  那句话只有三个字。

  ——你是谁。

  碧珠一愣,表情有些不可思议。她看着床上的‘自家大人’,那怪异的眼神,就好像是床上的苏卞精神错乱了一般。

  碧珠拧眉想也不想的回道,“大人,奴婢是跟了您九年的碧珠啊!”

  苏卞蹙眉,“……九年?”

  碧珠看着苏卞拧眉,表情有些迟疑,“……是啊大人。大人……难道您忘了?”

  苏卞抬头看了眼对方一脸认真的神色,陷入沉默。

  他不动声色的环顾了四周一圈。

  周围的场景古色古香,完全与电视里的古代寝房如出一辙。但倘若说选择是拍戏的话,但房间里并没有所谓的剧组的影子。

  又倘若说苏卞现在是在做梦,又或者眼前的这些都只是他的幻觉

《我真的很想原谅她快穿+番外 by 歌尽繁芜》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我真的很想原谅她快穿+番外 by 歌尽繁芜》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