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重铜花门 by 多木木多

时间: 2017-03-26 07:43:12

【二重铜花门 by 多木木多】小说在线阅读

二重铜花门 by 多木木多

二重铜花门 作者:多木木多

---文案---

父亲那么喜欢小妾、丫头,对母亲,对她也是尊重的,也是偏向的。
不然,她在张家怎么可能替母亲管小妾,替庶出的弟妹说亲事?
李显为什么一点也不在乎她这个妻子?
她理解不了,不明白。就像鸟无法理解鱼。
已经是柳嫂子的良缘哭倒在她的脚边,面色煞白,泪如雨下。
连个丫头都心疼她,李显为什么会这么对她?
再一晃眼,张宪薇回到了十年前。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种田文 宅斗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宪薇 ┃ 配角:其他 ┃ 其它:其他
(每日更新精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第 1 章

  晨光刺眼,张宪薇从床上爬起来,掀开纱帘,眼前是她住了十五年的李家南院正房。窗上新蒙的厚窗纱,梳妆台上的小妆镜都是她用熟的。
“太太?”听见里屋的声音,睡在外屋的大丫头良缘披上衣服进来了。“太太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天还没亮呢。”
“天没亮?”张宪薇还迷糊着,朦胧间反问了一句。窗纱明明透了晨光,怎么天还没亮?
“昨天半夜下大雪,外面雪积了二尺厚。是雪映到窗纱上了。”良缘把窗户支开一条小缝,张宪薇看到外面的天还是黑沉沉的,远处的东院和北院不见一点灯火。各处院子都还没点灯,果然天还是黑的。
她长呼一口气,倚在床头。良缘过来帮她在背后垫上几个高枕头,再从屋里的小火炉上提下热水壶,给她冲了一杯鸳鸯饮。“太太喝下润润。”
张宪薇的脑袋现在还是木的,什么都是空白一片。她也不困了,见良缘只披了件棉袄站在地上,冻得瑟瑟发抖,就说:“你也上来,我现在走了困劲,睡不着了。陪我说说话。”
良缘点上一盏小灯,加上厚罩子,这样外面就看不清屋里点了灯。她脱了鞋从床脚上来,躺在床外围,从张宪薇手里接过喝得剩下一半的杯子,倒在床脚边的铜盂里,再倒了一杯白水给张宪薇漱口。等做完了这些事,她才跟张宪薇并头躺下,两人张着眼睛望着帐子顶。
良缘轻轻叹了声,劝道:“太太也该宽宽心,这孩子不是急来的。您放宽了心,就是没孩子,大老爷也不能把您给休出去。那些狐媚妖道的东西到底上不了正台面。”
就像木龙让点了晴,良缘的这句话让张宪薇本来木僵的脑袋像点了活水一样流动起来。过了好一会儿,她才问:“那边怎么样了?”
说起那边,就是良缘刚才还劝张宪薇,现在也免不了要生气。
“听说已经都准备好了,前几天太太说头痛着了风,请了大夫又用了药,那边的就跟大老爷说不让太太再劳神了,马上就要过年,要是病得更重了也不吉利——下聘的事她来就好。”最后半句,良缘说得又快,声音又小。
张宪薇全想起来,原来是到了李克娶妻下聘的前夜。
过了半天不见张宪薇说话,良缘小心翼翼的扭头看了一眼,见她闭上眼睛好像又睡着了,连忙也不敢再出声。太太好不容易睡着了,就让她好好的睡一觉吧。
其实张宪薇闭上眼睛,人却没睡着,只是一肚子的心事犹如乱麻。
她是张家的大姑娘,下面除了她们自己家的几个弟妹以外,还有叔伯兄弟家的表弟妹。从小就被长辈们教导,事事都要做到最好。
张宪薇心气高,人也要强。她是嫡出,母亲娘家姓梁,性格懦弱。父亲在家排行第四,人虽然没什么大毛病,就是对母亲不够亲爱,夫妻两个相敬如宾。
梁氏在妯娌中间不出挑,在张家后宅也从不管事,就连她自己屋里的事都有点拢不清楚。张宪薇还没有柜子高的时候就帮着母亲管理下人、丫头,家里除了跟她一母所出的四姑娘和六少爷以外,连小妾、丫头生的三个孩子也是被她教大的。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男孩子跟着她学的描红、三字经,直到满六岁了到外院去让先生教。妹妹们就跟着她学针线、女红,读《孝经》、《女诫》。
所以,张宪薇的脾气养得就有些大。虽然奶奶告诉过她,让她多学学母亲梁氏的温柔、贤淑。可她是亲眼见到母亲的软弱让屋里的下人都欺负到了头上,更是管不住父亲,让屋里的小妾、丫头一个个冒出来。
十五岁的时候,李家来提亲。因为早就听说张家大姑娘能够管家,孝顺长辈,友爱弟妹,就想聘回去,给李家的大儿子李显当正室嫡妻,也好教养下面的几个弟弟、妹妹。
张宪薇十七岁进了李家,又拖了两年是因为她要先把母亲的屋里安排好,不管是下人们,还是庶出的弟弟和妹妹,还有父亲的那些妾侍。
她教梁氏攥紧了下人的身契,收好了家里的房契和地契。屋里的下人们不能管金银,外院的采买不会单交给一家人。
她跟张家的老太太商量好了庶出的弟弟和妹妹的亲事,能订的都订了,不能订的也交换了信物。
亲弟弟小六和亲妹妹小四年纪还小,等她到了张家再好好给他们挑。
父亲贪新不恋旧,屋里的丫头和妾总是来来去去。张宪薇看得很清楚,父亲没有野心,安于富足,他排行第四,又是张老太太亲生的小儿子,就算日后二老去世,上面的几个哥哥也不会亏待他。
他对她的母亲梁氏,虽然不是心爱的,却始终存着一份敬意。
张宪薇把爱挑火的几个妾都卖了,只留下了生了孩子的三个妾,除了她们之外,倒是那些美貌的丫头一个没动,还好好的留在屋里。
日后这些想往上爬的丫头和想站稳脚跟的妾斗个你死我活,她的母亲梁氏就能安安全全的留在屋子里了。
等她放心了,才坐着花轿来到李家。
却不想,这一拖两年,拖出事来了。事后张宪薇也想过,是不是当年她没有拖下这两年,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但是让她就那么放下软弱的母亲和幼小的弟妹不管,她是绝对做不到的。
何况,就是真的没有拖过两年,那个人该来还是会来。李显该纳还是该纳,有没有这两年都一样。
她进门时,李显已经十九岁,早就接过李家半数的家业,在外奔波了。他的屋里也早就有了侍候的丫头,只等她进门抬举。
丫头、小妾,张宪薇见得多了,也不见怪。所以开头的半年过得很好,她跟李显也是夫妻和睦,举案齐眉。
她收敛了脾气,毕竟这里不是张家,她在这里也没有需要保护的母亲和弟妹,除了她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她又管得着谁?
李家没有老太太,她上面就一个婆婆。
李显下面还有两个兄弟,一个是嫡出的李演,排行第三。一个是庶出的李智,排行第五。排行第二和第四的都是李家叔伯的孩子,不住在燕城。
小姑子也有两个,两个都不是李显的亲妹妹。张宪薇待她们也不过面子情,偶尔坐在一起绣个花什么的。
李显的爹是李慕,李家家业不算大,因为他们这一支也不是嫡支。上一辈的老太爷去世后,李家分了家。李慕带着妻儿搬到燕城,之后三十年没有回老家了。
张宪薇进了李家的门半年才见到一拨李家的亲戚,听说就住在燕城的城郊,因为离得近,所以常来走动。上一回来的时候她还没嫁进来。李家院子里早就准备着他们的屋子,就是因为常常来住,连丫头都是现成的。
这是张宪薇进门后的第一件大事,当然事事亲历亲为。
亲戚们很快来了,这里头姓李的就一个,是李显的爹,李慕的姐姐李艳。李艳是庶出,在娘家时跟弟弟李慕并不熟悉,她嫁得早,出门时李慕才十岁大。之后她跟着夫家辗转搬到了燕城城郊,打听到李慕也在这里,两家这才亲近起来。
李艳没有孩子,她的夫婿对她也不是特别好,家里庶出的孩子一大堆。李艳挺想得开,把孩子全都抱到身边当亲生的养,倒让丈夫对她非常信任。
张宪薇头一回见这个便宜姑母就觉得她是个机灵人,虽然碍于出身不好深交,但言谈举止上就透出了一份亲近。
既然李艳是个聪明的,当然立刻顺着杆子跟张宪薇亲热起来。透过李艳,张宪薇知道了不少李家的家务事,这都是她这个新媳妇不好打听,却必须要了然于胸的。投桃报李,她也对李艳寄下了不少情份。
李艳与她交好,图的不是一时半刻,而是在李慕死后,李家还有人能记得她这门亲戚。
二人的关系越来越好,李艳就稍稍提点了她一下,让她不要只看着屋里的这几个丫头,她的婆婆那里,还有一个呢。
张宪薇非常惊讶,她进门已经有半年了,屋里的几个丫头已经有两个抬了妾,她也从来不管着她们跟李显亲热。如果婆婆那里还有一个,为什么不送过来?
这话是李艳跟她说的,她不敢全信,也不敢一点都不信。张宪薇在张家也是历练过的,把自从她进门来的事细细在心里过了一遍,突然发现了一个不对头的地方。
她进门已经有半年了,婆婆却从来没问过她的肚子。
如果说只是婆婆不想给她压力,那为什么屋里的丫头和妾也没有?一屋里四、五个女人,半年来没有一个有孕?
要么,是李显有毛病。要么,就是有人故意的。
张宪薇是新媳妇,上面的婆婆寿元还长,她不可能现在就伸手要管家。所以从进门起,对于李家的事,她从来没有主动伸过一只手。这次迎接亲戚李艳,也是看在跟李家家业关系不深的份上。
所以,她对婆婆那里的事可以说是一点也不知道。
之前她并不着急,时候还早,时间还长,她可以先用二到三年让李家的人放心,等她生了孩子后再真正加入李家。而且,她本来打定主意,只要婆婆不给,她绝不会主动去要李家后宅的权力。
她要在李家过上一辈子,何苦为了争前面的几年,倒把后面的二十年甚至三十年给耽误了呢?
李艳跟她说了之后,她也没一下子就慌了神,而是定下心来慢慢看。只要这个人在,那就不愁她不露面。何况如果是婆婆要把她给李显,就不可能不让她出来,要是她真能在婆婆的屋里躲一辈子,倒省了她的事。
结果又过了一个月,婆婆果然忍不住跟她说了。
张宪薇当然‘大度’的把这个跟李显有情的丫头接回了屋,特地放在靠近主屋的地方,让李显能够多跟她亲近。
再过了一个月,这个丫头有喜了。
张宪薇一听到这个消息就觉得心头狂跳。然后的事情就由不得她了,这个丫头先是在抬妾前揭出她其实没有奴籍,家里祖上还出过秀才。然后她生了李显的长子,李克。
李克出生后,张宪薇想把孩子抱过来养。她是担心了,也想压一压这个丫头的运势。但婆婆说她没有生过孩子,没有经验,怕照顾不好,就把李克抱到她那里去了。
张宪薇想,这个孩子不在亲娘身旁也好。她教养过张家的庶出子女,知道的很清楚,就算是亲生的,长大后还是跟养大他的人亲。
但是再往后,庶出的孩子一个个出生,就她一点消息都没有。不是她不想生,而是这孩子又怎么是一个人能生得出来的?李显到她这里来只是纯睡觉,一进门就累得不得了。她不是妾,要靠男人的宠爱过日子,见了丈夫的样子当然是只有心疼的,赶忙让他休息,孩子的事就先放在一边了。
又过了几年,李克渐渐长大了。他虽然在婆婆身旁长大,跟他的亲娘也很亲近。倒是她这个嫡母,总是跟他亲热不上去。张宪薇自问对孩子也很好,可是这个孩子就是跟她不亲。她知道,这是有人在孩子旁边教他,让他别跟她亲近。
庶出的孩子死了生,生了死,李显屋里的妾也是来了去,去了来。张宪薇总是闲不下来,等到李克十五岁时,她已经歇了要生自己的孩子的心了。
可能她就是命中无子。
张宪薇死心了,专心教导庶出的子女,反正都是管她叫娘的。
她跟李显,就像她的母亲梁氏跟父亲,互相敬重。
直到那个人死前,李克带着妻子和孩子去磕头,她怕那个刚出生的小孙子受不住冷风,特地让身边的良缘去把孩子先抱到她的屋里来,等李克和妻子要走了再过来接。
结果良缘听到了李显在那个女人的床前,当着李克的面表白的一番心迹,踉跄的回来,脸色比外面的雪还白。
大约那个女人还是不放心孩子,也不相信李显会一直疼爱他,病终前纠缠着这件事。李显为了安慰她,当着儿子的面把自从张宪薇嫁进来后的事都说了一遍。
原来,李显早就认识这个女人,想方设法让婆婆把她接进来。因为早就定了张家的亲事,不能娶她当正室,但是他心里最爱的是她。
婆婆压着不许李显宠妾灭妻,但是也没有阻止她的儿子喜欢这个女人。跟儿子相比,张宪薇当然是不值一提的。
李显想让这个女人生下长子,是为了让她能在后院保有一席之地。婆婆同意了,但要求张宪薇一定要有嫡子。他不能因为喜欢这个女人,就让张宪薇守空房。
所以李显才一直到她的屋里来,但是比起婆婆的命令,他更担心这个女人。他怕张宪薇生下孩子后对李克不好,所以一直拼命向后拖延张宪薇生下孩子的时间,同时庶出的孩子不停出生,好堵住婆婆的嘴。
婆婆年纪渐大,越来越管不住李显。
而张宪薇对庶出的子女非常好,让李显觉得张宪薇是个坦荡、磊落的人。他想起了李艳,觉得如果张宪薇一直生不出孩子,家里会更安稳。李克是他心爱的儿子,日后李家可以交给他,庶出的子女他虽然不在乎,但看得出来,张宪薇会好好照顾他们。
所以,李显一辈子都没让张宪薇生下孩子。他虽然在主屋歇得最多,但是他碰张宪薇的次数却是最少的。
张宪薇,懵了。她嫁进张家已经快三十年了,对上孝顺,对下慈爱。对李显,她自问做到了问心无愧。她把他当丈夫敬爱,就算他宠爱那个女人,也从来没有起心思要害她。不是她做不到,是她不屑做。
她干净、清白的双手,不会染上这种污秽。
如果她要对付那个女人,就算那个女人是出身好的良妾,她一根指头就能掐死她。
张宪薇如果说是有什么没有想到的,就是李显对她竟然没有一点爱意,连身为妻子的尊严都不给她存下半点。
这是张宪薇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也是她穷尽脑汁也想不透的。
父亲那么喜欢小妾、丫头,对母亲,对她也是尊重的,也是偏向的。不然,她在张家怎么可能替母亲管小妾,替庶出的弟妹说亲事?
李显为什么一点也不在乎她这个妻子?
她理解不了,不明白。就像鸟无法理解鱼。
已经是柳嫂子的良缘哭倒在她的脚边,面色煞白,泪如雨下。连个丫头都心疼她,李显为什么会这么对她?
再一晃眼,张宪薇回到了十年前。

 


第 2 章

  外面的人声吵醒了张宪薇,良缘一直守在屋里,见她醒了,赶紧扶起来说:“太太夜里醒了一回,这才睡得这么晚。但也不能再睡了,再睡头该疼了。”
外面早已天光大亮,看着时辰已近午时了。这半天也没人到她这屋里来,所以她才能睡得这么踏实。
她侍候着张宪薇净面、漱口、梳头,又亲自去给她拿衣服,再侍候她穿上。
“西边屋里的炕已经烧热了,太太到那边用饭吧。这个屋里也开窗户通通气,散散炭味。”良缘说。
西屋的早饭是摆好的,两样粥,一笼白菜馅的小包子,一看就是良缘做的。再有两盘新炒的菜,一碗炒咸蛋黄,一小碟香油拌咸菜。
张宪薇坐下来,吃了一半了良缘才进来。她的胃口大开,痛快的就着炒咸蛋黄吃了一碗稠稠的米粥,四个小包子。还要再吃,良缘不让了,“太太小心吃撑着了。”她快手快脚的把东西都端下去,交给外面的小丫头再回来。
屋里的张宪薇漱过口,正等着她。
不等她问,良缘一件件说给她听。下聘的事办得不错,现在李显正带着李克和亲家、媒人在外院吃酒,那个女人陪着亲家太太在里间吃。
几年前婆婆死了,李显就带着一家子搬到这边来。原来住的院子旧了,又离婆婆的院子近。干脆都划到一个院子里,砌了道墙一围,只在年节,或者家中有大事的时候带着子孙进去一趟,当是报给在天上的婆婆知道。
良缘说:“刚才大老爷带着大少爷去老太太的屋里磕头,那个女人就在门口,没进去。”
她也不能进去。李显虽然心里喜欢她,可不该她去的地方,不该她干的事,一样也没放纵她。她进李家后唯一做的一件出格的事就是替张宪薇下了聘。
当年的张宪薇觉得这没什么,人家是亲母子,一辈子就一回的事,总不能让人家怨恨她。现在再想,就知道李显对她有多好了。她待人以宽,待人以诚,回报回来的就是这个。
李显能瞒她一辈子,让她觉得不生儿子也没关系,就是因为他一直没给那个女人太多的‘特权’。让她觉得,李显还是敬重她这个妻子的。
张宪薇记得,当时她也是病了,下聘的前几天突然天变冷了,她着了凉,歇在屋里。亲家来的时候,她让人去问候,走的时候,她还让人送了礼过去。
礼单她还记得。
张宪薇对良缘说:“去开箱子,拿两匹花绫,两匹花缎,两匹素布,你再看着添点别的,然后送到前头去。”
良缘拿钥匙去开箱子,再和小丫头把布抱出来给张宪薇看。她从张家起就跟着张宪薇,深知她的心意。张宪薇从不在财物上吝啬,李克是长子,日后是李家顶门立户的人。张宪薇待他一向很好,所以先抱出来的是最好的几匹缎子,正红描金的牡丹团花,万字不到头的花样。

【二重铜花门 by 多木木多】(本页完)

《二重铜花门 by 多木木多》上一篇

捕龙印 by 黑糖煮酸梅--预览

 《捕龙印》作者:黑糖煮酸梅

文案

上联:小太阳少年死了十年转职大魔王归来报社
下联:未亡人竹马扫墓十年惊觉白月光变黑月光
横批:妻女俱在,报社未遂
好少年魏昭一朝坠入玄冰渊,才发现自己只是一本书里的角色。剧透说他的幸福生活都是假象,命中注定当魔王——然后作为经验包,被主角砍掉。
黑化青年鬼召从玄冰渊里爬回来了,他面目全非,性情大变,满心只想报社,尤其是发现竹马连女儿都能打酱油的时候。接着他发现,那也是他女儿。
一脸懵逼的黑化boss:咦?咦???

情商捉急精分蛇精病攻X隐忍深情竹马受。
tag:双向暗恋,竹马转天降,今天披马甲的魔王也在吃自己的醋,能ntr我的只有我自己
开头略涩,2和7章以外可随便扫过,15张开始就渐kai入shi佳gou境xue了!(捂脸
警告:别跟黑化蛇精病谈三观,攻的情商捉急是有理由的,不喜误入;有既成事实的生子,女儿已经能打酱油,来源扯淡。谈恋爱为主,狗血+虐+甜+HE。

内容标签:穿书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魏昭(鬼召),公良至 ┃ 配角: ┃ 其它:狗血,HE,双向暗恋,竹马转天降,今天也在吃自己的醋


作品简评

好少年魏昭一朝落难,发现自己只是一本书中的倒霉反派,幸福生活是假象,命中注定要和竹马相杀。十年后魏昭黑化归来准备报社,却一脸懵逼地发现竹马暗恋他,还给他养了个女儿。精分准魔王回来抢机缘复仇并准备灭世,却被竹马和女儿抢救回来好好过日子的故事。情商捉急阳光好少年转黑化蛇精病攻X隐忍深情竹马受。作者笔触细腻,感情线渐入佳境,当下的相见不相识与过去的竹马并肩、默契无双交错,前情逐渐明晰,双向暗恋,故人归来,竹马转天降,有虐有甜有狗血,让人对心意相通的未来充满期待。

(每日更新精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第1章 脱困

半空中忽地升起一道光,挤开周围的云雾,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界挤出一片空地。若有人从天上往下看,便能看到玄冰渊的一角像个被磕开的鸡子,乳白的外膜上裂了一道破口。
魏昭出来了。
他先探出两只手,再是一颗头,吭哧吭哧爬了上去。魏昭想过好几次自己出来的场面,无一不惊天动地,没曾想会寒碜得像小时候溜冰掉了冰窟窿,牙齿打着架,落汤鸡似的往上爬。举目四顾,一只鸟都没有——玄冰渊附近的云都往下掉,更别说鸟了。
哦,倒也不是全无观众。
古战场玄冰渊隔上三年五载便可能有古法器出世,都是些被腐蚀得差不多的破烂货,有点家底的修士都看不上眼。早年还有仙门子弟来此处历练,后来出了桩惨事,冤死个天之骄子,玄冰渊便成了仙门禁地。如今被稍纵即逝的光柱引过来的只有两个散修,他们在不远处打了一架,一个宰了另一个,欢天喜地地跑了过来。
可怜啊,魏昭想,辛辛苦苦跑到终点,出世的宝贝却是个大活人。
俩修士自然是冲着“宝光”来的,有光柱就有裂口,有裂口必有玄冰渊底下的法器要出世。这经验的确没错,玄冰渊上瘴气凝结的冰层可不就开了吗,还从底下跑出个心情相当不好的魏昭来。魏昭在那儿站着不动,看活下来的修士拿出个阵盘,小心翼翼地接近了他。
刚才的透明光柱将附近的云雾挤到了一边,让周围云叠云雾压雾,连神识都很难透过去。修士祭起阵盘,神识与阵盘勾连,扫视面前的迷雾。才扫了半边,她面色一变,转身就跑。
她还没遁出几步,忽然被几根黑气一缠,蓦地拽了回去。
魏昭在玄冰渊上面,只觉得视野前所未有地开阔,区区云雾不足挂齿。他在百米以外就看到那个修士一张有碍观瞻的脸,连对方往另一个敌人魂魄上一抓的样子都看得清清楚楚。那修士倒是在几步外才看清了魏昭,勉强挤出个笑脸。
魏昭知道自己看起来如何,他的脸只剩小半完好,另外半边就像被打碎的泥塑,草草糊了些黑乎乎的玩意补上,暗色的血肉里有黑得发亮的鳞片。他的躯体也好不到哪里去,好在能用黑雾草草裹住,既不用自己看了闹心也不必担心没衣服好穿,还能烘托出令人生畏的气氛,真是一物多用,反派之友。
他在那里琢磨“雾气遮脸吓人还是把脸露出来吓人”的问题,被他抓住的修士脸色则一路灰败下去。她自然不是被魏昭的脸所吓,而是被黑雾中延伸出来的黑气死死缠着,惊异于自己看不透魏昭的修为。这修士自知难逃,只好赔笑道:“妾身陵川散修康红童,敢问前辈有何吩咐?”
康红童开了口,魏昭却没直接回答。他盯着康红童瞧了半晌,似乎想起了什么,双手一拍,恍然大悟道:“血婆婆康红童?”
康红童一愣,她今年才过百岁,修为不过筑基,无论是年龄还是修为上都不能被人尊称一声婆婆。她疑心对方认错了人,小心翼翼答道:“妾身确是康红童,但不过区区一介低阶散修,何来血婆婆之称……”
“散修?”魏昭嗤笑道,“魔修吧。”
魔修和道修不一样,最讲究“不枯则不荣”,简单讲就是信奉损人利己之道,在修真界人人喊打。道修遇上了要替天行道,魔修见了彼此也大多除之后快,谁愿意让一条毒蛇待在自己身边?康红童连忙辩解道:“前辈何出此言?妾身资质平平,只在阵法上有一两分本事。恐怕是阵图阵盘中的几分血气让前辈误会……”
“魏昭。”魏昭突然说,“我叫魏昭。”
“魏昭前辈,”康红童接口道,“魏昭前辈有所不知,我这阵盘虽然血气缠绕,但其实只以赤魂花蜜为材……”
死伤上万的战场若有幸位于地脉极阴之处,便可能长出这种吸取血气的赤魂花,其色如血,味腥臭,不可食,可做阵眼。魏昭对阵法一窍不通,但他却有个精通阵法的友人。他跟友人御剑万里寻过阵材,也给友人摘过赤魂花,采过赤魂蜜。都是很久前的事了。
他想到这里,忽然没了和眼前这个魔修绕弯的兴趣。
“赤魂花不是阵眼,你这阵盘里养了一只凶兽残魂。”魏昭说,“凶兽有一丝饕餮血脉,每月需食九人精血和一名修士魂魄。有了它,你便能在筑基初期夺人魂魄,还能抽调精魂用于布阵。可惜阵盘越是修复,残魂的胃口越大,再往后下去,你便只能屠村屠城。还是你已经屠过了?”
魔修惊得魂不附体,还未做出反应,一缕黑气已将她怀中的阵盘勾到了魏昭手中。康红童眼中刚闪过一丝喜色,就只见魏昭一手成爪,摁住阵盘上刚冒出半颗兽头,把它硬生生按了回去。
她膛目结舌,登时老实了。
“这么弱?”魏昭低语道,颇有些惊讶。他本来做好了费一番苦工的准备,没料到那缕残魂一击即溃,莫说金丹境界,连筑基中期都不到。他沉吟片刻,心中隐隐约约有了答案。
“乾天谷的掌门是何人?”魏昭问。
“是陆函波陆真人。”魔修回答。
“飞云山近来可有大事?”
“并无大事……”
“你知道断空真人的遗府吗?”
“断空真人两百一十年前陨落于屠龙之战,洞府不知所踪,妾身只听过传说……”
魏昭一口气问了一堆问题,要么人尽皆知,要么康红童对此毫无耳闻。魔修额上已经见汗,生怕自己的一问三不知触怒了修士。
最后魏昭问:“那么,你可会破七星迷踪阵?”
听了这话,魔修终于露出了笑容。她定了定神,回道:“妾身对七星迷踪阵研究多年,略有所得。只要到了金丹期,妾身就有九成把握能破阵。”
“金丹期?”魏昭皱眉道,“你要结丹,还要用上百年,我可等不了这么久。”
“只要有一名金丹修士压阵,妾身亦有五成把握破阵!”魔修急忙喊道,也没空计较对方怎么算出的上百年,“七星迷踪阵向来难解,能在金丹期破阵的唯有妾身!”
两百年多年前孽龙作乱,精于阵法一道的修士死了十之八九。如今能破七星迷踪阵的修士实在是凤毛麟角,而在金丹期以上的阵法师,哪怕是魔修,也早就得了一方势力庇护,不会轻易离开宗门了。
康红童要是真能在金丹时期破开七星迷踪阵,她就的确是个值得待价而沽的阵法天才,落到哪一方势力中都能保住性命——她之所以现在还是个散修,纯粹是为了隐藏阵盘里的残魂。魔修正想着如何取信于魏昭,魏昭突然开口道:“唯有你?”
康红童一愣,点头道:“阵法一道极为繁复,纵是化神期大能,也只能以力破巧。而妾身能以阵道破阵,不伤阵法所护的洞府……”
“只有你?”魏昭却像没听见似的,发出一声嗤笑,“难道大门大派的仙门子弟,还比不上你一个百年堪堪筑基的散修?”
康红童面色赤红,她精于阵法,但资质和心性都极差,蹉跎百年才借着阵盘突破了筑基一层。这痛脚要是被哪个不如她的人踩了,她非要拔了对方的舌头不可。
“修为与阵法上的造诣并无太大关系!”她强辩道。
“但有人在阵道和修为上都远强于你。”魏昭嘲弄道,“乾天谷的公良至……”
魏昭蓦地闭上了嘴,觉得自己不该开口,显出一副莫名其妙的耿耿于怀来。没等他转移话题,魔修发出一声尖利的大笑。
“公良至十九岁筑基,没错!可他筑基当年就道心破碎,至今再无进异!”康红童幸灾乐祸道,“他遭了掌门厌弃,一直在外奔波,哪里还有时间钻研阵道!”
她还想说些什么,声音却卡在了喉咙里。面前修士身上的黑雾沸腾起来,将他整个人影吞没。凶戾之气猛然爆发,饶是魔修也在这可怕的威压下噤若寒蝉,像只见了猫的耗子。
魔气。
狂暴的魔气铺天盖地,让康红童如坠炼狱。她只觉得脖子被人扼住,半个字都吐不出,对魏昭修为的猜测一升再升,已经到了金丹真人的程度。
但与此同时,康红童也松了口气。如此精纯的魔气必是魔修无疑,而乾天谷归为道门魁首,掌门弟子公良至曾斩杀数十名为祸人间的魔修,也险些死于魔修之手,同门师弟更是被魔修害了性命。倘若面前这位魏昭前辈是魔修,他便不可能与公良至有旧(说不定有仇),亦无法让正道修士为他破阵。
“公良至……”膨胀的黑雾低声道,念出这名字时似有切齿恨意。半晌,他瓮声瓮气地说:“你说公良至道心破碎?”
“正是,有传言说他倾心于一名凡间女子,那女子急病而死,这名天之骄子便道心破碎了。如今他已成笑柄,不足为虑。”康红童殷勤道。
那黑雾翻腾着,看不出里面的人是个什么反应,魔修只好继续说:“只是陆掌门终究偏爱弟子,将碧水梭给了公良至,诸多仇家也无法对他下手。妾身修为虽然不如公良至,但见识胜过黄口小儿数倍,道心更未破碎,与他相比……”
康红童想说自己比曾经的阵法天才公良至多上种种优势,是破阵的唯一人选。她琢磨着面前的前辈怕是发现了哪位元婴老祖的遗府,非要有人破阵不可,因此也觉得自己一时多半性命无忧,要是运气好,没准还能得到前辈辅助,早日结丹。
黑雾中爆发出一阵大笑,忽高忽低,似喜似怒,听得她心中惴惴闭口不言。只听得远处飘来一声冷笑——
“凭你,也配?”
她一阵天旋地转,看到了自己的脚跟。一只巨爪斩落了她的头颅,缓缓收回了黑雾中。
意识消散前,康红童忽然想起:公良至那个被魔修所害的师弟,好像也叫“魏昭”。

第2章 命书

魏昭就是魏昭,乾天谷掌门的四弟子,公良至被魔修所害的师弟,那个冤死在玄冰渊,导致这里成为仙门禁地的天之骄子。
若早上十来年,魏昭之名响彻仙门,无人不知这个百年难遇的天才。乾天谷魏昭仗剑斩魔头!乾天谷魏昭十年筑基!乾天谷魏昭夺了仙门大比魁首!每次一有消息,便有十几个老家伙捶胸顿足,只恨他不是自己徒弟。被这“别人家的孩子”比得一无是处的青年俊杰们难免在私下酸溜溜地念叨几句,魏昭?哼,命好。
这事儿可真羡慕不来,魏昭本是瑞国大将军府的老来子,在权倾朝野的魏将军宠爱下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待到七岁,魏将军将小儿子送去了三十年一度的仙门收徒大典,魏昭被乾天谷掌门摸出绝佳仙骨,直接收为关门弟子。他不仅资质绝佳,悟性也极好,第二年便伐毛洗髓,跨过仙凡之门,至此踏上了他让人羡慕嫉妒恨的顺畅仙途。
后来魏昭才知道,向他这样一帆风顺的名门天才,多半是给主角当背景板,或者更惨点,当磨刀石用的。
魏昭以初入筑基的修为,在筑基五层以下修士大比中一举夺魁,隔日便得意忘形地拉着公良至去玄冰渊历练。他们不幸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冰风暴,魏昭把公良至送了出去,自己却被关到了玄冰渊下。
而在这下面,他遇到了一本书。
那是本无形无质、忽然出现在魏昭脑袋里的书,封面印着三个大字:捕龙印。
那时魏昭正苦苦抵抗着玄冰渊中有毒的瘴气,为这突如其来的书大喜过望,以为自己遇到了什么大能遗泽。他连忙在脑中翻开书页,第一页上写着:夫修真者,与天地争也。修真境界分为: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第二页上写道:本书完全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作者:爵布泰尖。
魏昭想了半天,没想出爵布泰尖是哪位大能,更想不明白哪个大能会在自己的功法里写什么“完全虚构”。莫非这是一本幻术功法?第三页开始写得密密麻麻,他定了定神,一行行往下看去。
等翻完全本,他发现这既非功法,也非话本。
书里的主角是个没有仙骨的乾天谷杂役,因缘际会勾搭上了长老的女儿。他在长老之女的帮助下发现自己并非一身废骨,而是体质特殊,此后一路获得机缘,拜长老为师,斩杀孽龙后裔,成为了化神期大能。
长老的女儿叫公良曦,长老姓公良名至,那孽龙后裔,名叫魏昭。
话说书里的“魏昭”啊,真是个倒八辈子霉的主。他爹是被围杀的孽龙,他娘是沧浪真人陆函波,围剿孽龙时用秘法昧下了一团精气,在两百年孕育后生下了他,交予瑞国国舅魏将军抚养。待他七岁,陆真人收他为徒,就等着他结丹——陆真人当然没对一条孽龙一见倾心,她留下真龙血脉,是为了用结丹的龙脉炼制神器捕龙印,以求借此在寿数耗尽前修成元婴。
与“魏昭”一起养大的公良至呢,也不是什么简单货色。他体制特异,能存龙气,正是绝佳的储魂盒。陆真人就盼着他俩亲近,等宰了“魏昭”,“魏昭”的魂魄能心甘情愿聚集到公良至身上,如此一来龙裔的尸身精血和他全无怨气的魂魄一个都不会浪费。
可惜这事走漏了风声,魔道势力横插一脚,企图杀了“魏昭”。“魏昭”被他们制造的意外坑进了玄冰渊,侥幸没死,三百年后脱身,黑化成了不折不扣的魔头。
这故事极其荒唐,按书里的说法,养父魏将军养他,那是被仙人授命,也为了让家族沾他气运;母亲兼恩师全力助他,那是为了养肥杀;他遍布天下的亲朋好友、红颜知己,总有一日也要对他喊打喊杀。
掉下玄冰渊之前,魏昭会对此嗤之以鼻,一个字都不信。可在玄冰渊遇险之际,他竟吐出一颗未成形的龙珠来,魏昭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有龙族血脉。循着蛛丝马迹读下去,提及他自己、公良至、乾天谷乃至整个修真界的部分与魏昭所知的环环相扣。而书中所揭露的秘密,从谜底往明面上反推,竟也看得出端倪。
魏昭还是不信,他疑心这只是玄冰渊里亡魂的诡计。玄冰渊曾是那场屠龙之战的战场,无数陨落修士的怨气与孽龙的尸骸皆被大阵封印在其中,若说这里有什么鬼怪能乱人心神,魏昭一点都不会惊讶。
但接着他就发现,这底下活物只有他一个,死灵一个都没有。
数百名阵法师牺牲己身铸成大阵,阵中万物都往下沉,身上邪气越多的东西愈发沉重

《二重铜花门 by 多木木多》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二重铜花门 by 多木木多》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