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难当 by 凔溟(中)

时间: 2017-10-03 02:13:27

【贤妻难当 by 凔溟(中)】小说在线阅读

贤妻难当 by 凔溟(中)

 
    唐越无语地看着他,“你有什么才艺可以展示的?”他怎么不知道?而且还能把房子烧了,难道是表演喷火娃?
    赵三郎干咳两声,“之前本公子不是学了几日的厨艺么,回去又琢磨了几日,学有所成,这才想去给郡主做两道菜。”
    “几日?不是才半日不到么?”唐越记得可清楚了,这人连切菜都没学会就被太子殿下找去管军粮了。
    而且靠他自个瞎琢磨能琢磨出厨艺来?鬼都不信。
    “你打算给郡主做什么菜?怎么就把房子烧了?”他很确定烧火这种事情是轮不到赵三郎干的,那这火到底是怎么烧起来的?
    赵三郎一五一十地将过程说给他听,还扯着自己烧焦的发尾抱怨:“本公子的墨发可是养了许多年的,就如此烧毁了。”
    唐越听完已经无力安慰他,炸鸡柳能把油锅洒了还导致着火,真够邪门的!
    他直接找了把剪子帮他把发梢剪了,把赵三郎心疼个半死。
    “行了,时候不早了,你该去郡主府赔礼道歉了。”
    “不去!”赵三郎抱着胳膊死命摇头,这么丢脸的事情他怎么好意思跑去跟慧郡主说?
    刚才他不管不顾地跑出来也有落荒而逃的意思,正好借了唐越的名头,顺理成章,这会儿打死他也不再回去了。
    唐越叹了口气,“三郎啊,做男人首先要有担当,这么点小事你都不好意思道歉,往后你怎么撑得起一个家甚至是一个家族?”
    “这……”赵三郎皱了皱眉头,瞥了唐越好几眼,又嘀嘀咕咕自言自语了两句,才起身拍拍屁股,“行,那本公子走了。”
    一出门看到小郡王阴沉的脸色,赵三郎也没心思理会他,抬头挺胸径直走了。
    小郡王死盯着他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视线中才确定这个男人造反了,竟然敢公然无视他的存在。
    “唐小郎,你既已要嫁人,就离赵显远些!”小郡王回头警告唐越。
    唐越觉得莫名其妙,“郡王爷此话何意?我与三郎情如手足,是莫逆之交,为何要离他远些?”
    “因为……”小郡王陡然提高了两个音节,但话没说出口就吞了回去,“总之,不许你靠他太近!”
    唐越见他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孩子,便故意逗他问:“是否因为你想让他娶你母亲?你可别误会我与他的关系,我们可是纯洁的不能再纯洁的友谊!”
    小郡王眉头一挑,似要发怒,不过还是很好地控制住了,“这你别管,只要记得不许与他走太近!”
    唐越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心想这小孩歪成这样怎么也没人管管?慧珠郡主似乎也不怎么管他,难道不是亲生的?
    在邺城呆久了,了解到的事情也比原先的更多一些,包括慧珠郡主的风流故事以及这小郡王的一些霸道事迹。
    据说慧珠郡主一直想把儿子往她丈夫那方面培养,让他成为一个学富五车风度翩翩的书生郎,哪知道这小子就跟投错胎一样,愣是没继承到他老爹的优良基因,从小就很暴力,很专制,很阴狠,所以不太得他老娘的喜欢。
    其实唐越也能理解,以他听来的故事,慧珠郡主对她死去的丈夫爱意满满,如今丈夫不在了,想要从儿子身上找到一点丈夫的影子很正常。
    至于她养面首这种事,唐越就选择性忽略了。
    偏偏儿子就跟脱了缰的野马似的,别说斯文有礼了,就是一般的心平气和也做不到,难免就失望了。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说听太子殿下十岁便前往边境保家卫国了,郡王爷有这力气在赵三郎身上发泄,不如也效仿殿下,出去历练一番。”
    “你向来是如些多管闲事吗?”小郡王冷笑问。
    唐越被噎的答不上来,恨不得把刚才的话收回去,“呵呵,既然郡王爷不爱听,那就慢走,不送!”
    小郡王上下打量了他几眼,摇头道:“太子表兄大概就是在边境呆久了,没看过美人才会看上你的,等他在邺城多呆两年,自然就会抛弃你了。”
    “卧槽!”唐越第一次有了想动手打小孩的冲动,这小屁孩怎么这么讨厌?
    “来人……管家……送客!”恕不招待这种没礼貌的臭小子!
    小郡王冷哼一声,也不等人赶,自个昂首挺胸地走了。
    唐越深呼吸了两口气,才把气平顺,这小子要是他儿子,准要揍的他爹都不认识才行。
    没过一会儿,管家应声而来,唐越交代说:“往后小郡王来家里,给粗茶淡饭就行了,我看他就是吃太好了,惯出来的臭毛病!”
    管家笑笑不回答,“小郎,您快换身衣裳准备准备,侯爷要带您去太子府。”
    “去太子府做什么?”唐越有些排斥,这突然成了未婚夫,感觉怪尴尬的。
    “您忘了,今日是昭王府改换门面的日子,众人都会去祝贺的。”
    “哦……”原来不是因为他们的婚事啊,那就好!
    “可以不去么?”这种时候走出去,不明摆着会被人当大猩猩围观么?
    “以您现在和殿下的关系,怕是不行,外人会说道的。”
    “去了照样会说,不去至少本公子听不到。”唐越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不过他也知道,既然进了这个圈子,有些事情不做是不可能的。
    转身进了屋,唐越从一堆新衣服中找了一套天蓝色的换上,这次送来的聘礼中就有十箱他的新衣服,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做到的,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
    换好衣服出门,管家一看他就皱起眉头,唐问:“有何不对吗?”
    管家摇摇头,犹豫着说:“今日是双喜临门的好日子,小郎是否换一套喜庆的衣裳应景些?”
    “所以,你是想让我穿大红色的出门?”唐越瞪大眼睛,坚定地拒绝:“想都别想!”
    管家没办法改变他的想法,不过别人有,等唐越走进大厅,老夫人第一句话也是这个,连栎阳侯都在一旁点头。
    以少服多,唐越无奈地换了一套暗红色的深衣,黑色的格子,看着比平时稳重不少。
    “全家人都去吗?”唐越看着到齐的一家十一口人,问他老爹。
    “原本只是为父和你去,但刚才殿下派人来传话,让大家一起去。”
    唐越有些不好的预感,总觉得那小子会出点幺蛾子,而且肯定和他有关。
    “几位妹妹年纪还小,带去真的没问题?”
    “无碍,就是年纪小,才可以多出门走动,等到了阿雅这年纪,就得注意些了。”老夫人摸了摸唐芸的脑袋,对方一头雾水地抬头,眨巴两下眼睛,继续低头玩唐越送的木片拼图。
    唐越平时雕刻总会有些碎木片,于是抽空弄了一幅小幅的拼图,用毛笔画上几个简单的图案,让她自己玩去。
    唐截止去把她抱下来,“阿芸乖,阿兄带你去吃好吃的,咱们回来再玩这个好吗?”
    唐芸乖乖地放下手里的玩具,双手楼住唐越的脖子,“阿兄,殿下家里的东西有你做的好吃么?”
    “有啊,殿下家的厨子会做好吃的松子糖,比阿兄做的还好吃!”
    “骗人,不可能有人做的糖比阿兄好吃。”唐芸一脸坚毅地说。
    唐越听的身心愉悦,在她脸蛋上亲了好几口,滑嫩嫩的口感实在是好啊。
    “这话我爱听,作为奖励,下回阿兄给你做更好看的发卡!”
    唐芸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一脸羞涩地在唐越的脸上也啵了一口,小声说:“谢谢阿兄。”
    “哈哈……咱家的阿芸最可爱了!”
    
    第103章 以牙还牙
    
    唐越一家子到的时候,门外已经停满了马车,整条街都被士兵封锁着,显得肃穆而端重。
    原来的昭王府如今已经换上了太子府的牌匾,门口多了两座铜麒麟镇宅,房檐下挂着两个硕大的红灯笼。
    “栎阳侯到……”门房高声喊道,顿时间,周围人的目光都透射过来。
    “那位就是殿下求娶的小郎君?”有人指着唐越偷偷问。
    “就是他,听说是再世神医,治好了殿下的双腿。”
    “这还不止,还还成功让衡国公世子瘦下了五十斤,你们是没瞧见,那衡国公世子现在模样可俊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门房大声喊了句:“衡国公到……”。
    唐越是后来者,邺城很多人都不认识他,但平顺是土生土长的邺城人,这些人自然是见过的。
    所以乍一见瘦下来的世子爷,众人无不瞪大眼睛,唏嘘道:“这真是衡国公世子?……看着不像啊,看看那双眼睛……果然俊俏了许多。”
    “真是唐家小郎的功劳?他是怎么做到的?那么多太医都做不到事……”。
    “这有什么?人家可是神医,能治好殿下的腿,有何可稀奇的?”
    突然有人嚎嚎大哭了起来,“我那可怜的老母,若是能再多活两年,就能等到神医了。”
    唐截止吓了一跳,赶紧躲在栎阳侯背后,恨不得把自己装成花姑娘,这些人的目光都快堪比激光了,能把人看出个洞来。
    有人忙捂住他的嘴把人拖到一边,轻声训斥:“你疯了,也不看看这里是何地方,今日是何日子?”
    平顺看到唐越立即冲了过来,这小子偷偷摸摸地跑回家居然没告诉唐越一声,害他以为失踪了,还好有护卫看到他爬出去,尾随其后,见到他进了衡国公府,否则唐截止还要满世界去找他。
    “你小子居然于乐告而别?”唐越瞪了他一眼,随即换上一张笑脸,向平顺背后的衡国公问好:“国公爷安好。”
    “哈哈……贤侄,叔父果然没有看错你,小伙子有前途!”衡国公狠狠赞了唐越几句,唐越觉得这样的老爹好是好,就是容易把人惯出毛病来。
    看看平顺就知道了。
    一进门,唐越就被单独请到后院,于是他便顶着一盏盏聚光灯般的目光告别家人跟着那名叫柯的小厮走了。
    唐越曾经还怀疑过这小厮和李昭的关系,现在想想,还是觉得挺疑惑的。
    “你跟在殿下身边多久了?”唐越装不经意地问。
    “奴自小便跟着殿下,十几年了。”
    “那么小能做什么?”
    “王后娘娘见殿下一个人没有玩伴,便选了几位同龄的奴才伴随他长大,只不过能活到现在的也只有柯一人而已。”

    “为什么?他们是怎么死的?”唐越震惊,而且为什么一个王子选玩伴要选奴才而不是从大臣家的孩子里先呢?
    不是都流行伴读什么的吗?
    柯无奈地笑笑,“宫廷形势复杂,处处是危机,有些人蠢被害了,有些是替主子挡了灾。”
    唐越无法想象那是一个怎样的龙潭虎穴,竟然连那么小的孩子也不放过,也无法想象李昭从小到大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也许,他也是厌倦了宫廷的尔虞我诈才会选择在那么小的年纪远赴边疆吧?
    再想想这少年能在那样的环境中一步一步活下来,也怪不容易的。
    “到了,公子请进吧,主子在屋里等你。”柯将人带到一座院子的门外就不进去了。
    唐越在这座府邸住了一个月,多少也了解一些,记得眼前这座院子之前是空置的,当时只觉得院中景色幽美,倒也没进去过。
    他走进去,沿途种了一些常青树,还有规整的一片一片的花圃,现在开的正艳的只有一些菊花了。
    这个院子的风格和这座府邸迥然不同,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房门没有关,唐越在门口站了几秒,咳嗽两声,问:“殿下在吗?”
    “进来。”
    几天未见,唐越乍然听到他的声音竟然觉得有些激动,还有些紧张。
    他同手同脚地走进去,进门拐了个弯才看到李昭坐在案桌后正看着什么。
    唐越加重脚步走过来,半响也没得到他的回应,便问:“您叫我进来有何吩咐?”
    “过来。”李昭朝他招手,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
    唐越接过那张羊皮,发现上头画的是一副建筑图,只是比现代的图纸复杂了许多,或者说直观了许多。
    现代的建筑图纸多是线条和数字,而这个时代的建筑图则更像是个模型,细节之处都描绘的很清晰。
    “这是什么?”唐截止不明白他的意思。
    “不觉得眼熟?”
    唐越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是觉得眼熟没错,可是这个时代的建筑看起来都差不多,实在区分不出来。
    “这是你那药铺,孤已经命人准备好了,你随时都可以开张。”
    “咦?”唐越听他这么说,忙将图纸又看了几遍,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似乎……比之前看到的地契大了许多。”虽然这上面没有标注建筑面积,不过从院子的构造来看,绝对不是一个小店铺这么简单。
    “孤命人将左邻右舍以及后院都围进去了,这样门前是店铺,后方也可以住人,你若是累了也有个休息的场所。”
    这么贴心?唐越诧异地看着他,“这与咱们之前说好的不一样啊。”
    李昭斜了他一眼,“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你觉得以孤与你现在的关系,还要讲究公平交易?”
    唐越顿时有种被包养的感觉,“这个……自然是最好的。”
    他想起对方送给赵氏的那一箱黄金,试探着问:“您送给侯夫人的那箱金子可有特殊寓意?”
    “孤以为她缺钱。”李昭不甚在意地回答:“看她平日里对你的疏忽,孤以为她缺钱使用,也查不出她喜爱的东西,便送了金子过去,随她花用。”
    唐越恨不得给他竖个大拇指,感慨道:“您这份礼真是送的太对了。”
    “怎么?她当真对你不好?”李昭眉头皱了起来,大有唐越一点头就要为他讨回公道的趋势。
    “倒也谈不上不好,但看不顺眼是必然的,谁让我是私生子呢?”
    唐越想,以后如果李昭也和别的女人生了孩子,那自己大概对那孩子也是喜欢不起来的。
    “庶长子身份尴尬,赵氏出身书香门第,这方面做的还不错,若她当真做了什么伤害你的事,孤绝不轻饶。”

【贤妻难当 by 凔溟(中)】(本页完)

《贤妻难当 by 凔溟(中)》上一篇

贤妻难当 by 凔溟(下)--预览  
    “喏!”
    交代完这件事,太子昭才返回屋里,亲自拧了帕子给唐越擦手擦脸。
    唐越一挨着床就困了,被太子昭伺候着也不愿意动弹,还厚着脸皮让太子昭替他更衣,换完衣服后还赏了对方一个吻。
    太子昭眼神暗了下来,他熄灭大部分的烛火,只留下两盏油灯,昏暗又不失情调。
    一点一点地将刚才穿上的衣服再剥下来,整个过程唐越都很配合,一点也没察觉到某人的不良用心。
    两人自从有了第一次后,第二次第三次自然而然也就发生了,太子昭轻车熟路地将人剥光,引着他爬上欲望的巅峰。
    
    第177章 成大事者,牺牲一两个人算什么?
    
    唐越第二天醒来只觉得浑身无力,身体仿佛被榨干了一般,脑袋一抽一抽地疼。
    他眼睛睁开一条缝,手往身边一摸,竟然摸上了一具温暖的身体,顿时来了精神,“什么时辰了?”
    以外头光线的亮度,太子昭应该早上衙去了才对,能者多劳,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巳时中,今日没什么要事,孤自请休息一日。”
    唐越翻了个身,把一条腿压在他肚子上蹭了蹭,“既然如此,太子殿下不如去给本郎君做点早餐来。”
    太子昭伸手摸上他的腿,毫无意外地摸到了一腿的毛,不过唐越身上的毛发比同龄男人更少更细细,摸着手心发痒。
    太子昭忽略“做”这个字眼,问他:“想吃什么?”偌大的太子府,还轮不到他亲自下厨。
    “面、条。”唐越缓缓地吐出两个字。
    自从家里有了面粉,唐越做过几次面食,这面条因为他不太会擀面一直没做,不过他倒是和太子昭提过,方法不难,重要的是和面擀面的过程。
    太子昭想了想,在他额头上亲吻了一记,“等着。”
    看到他翻身下床,露出少年人颀长白净的身体,翘臀正对着自己,惹得他吞了几口口水。
    唐越暗忖:这相貌这身材,居然每回都被他压在身下,实在是暴殄天物啊!
    太子昭可不知道他正意yín自己,套上衣物回头看他,注视了他几秒,确定他不记得昨晚遇到的那个人才放心下来。
    可唐越当真不记得吗?等太子昭出了房间门,唐越才勾起唇角,真当他昨晚最糊涂了不成,那会儿乍见美少年出现在他家里,他第一反应绝对不是惊喜,更不是欣赏,不过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不过是想试一试太子昭罢了。
    他喊了人送水进来,草草地洗了个澡,然后挑了一件全新的以暗红色为主色有衣裳换上,头发束着玉冠,虽然相貌依旧平平,却无法掩饰他身上夺人的气度。
    禾取了一枚通体碧绿的玉佩挂在唐越的腰带上,见他打扮的这么齐整,好奇地问:“郎君,您要出门?”
    刚才路过厨房时见太子殿下遣了下人独立在里头忙活,他还以为郎君今日不会出门了呢,至少在午膳前不会出去的。
    “没有的事,只是见天气好,到园子里走走。”唐越说着大步走出房门,伸了个懒腰,才往前院去。
    昨晚人是在前院遇上的,管家也说了那人是安置在前院,不妨再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个人物总要接触过后才知道。
    他倒是不怀疑太子昭,不过身处这样的高门大府,唐越不会以为自己能平安无事地度过下半辈子。
    不来点形形色色抱着各种目的的人才叫不正常。
    等他到前院找来人一问,却被告知那个少年今日一大早就出府去了。
    “具体什么时辰走的?”唐越满脸笑意的问。
    太子府的下人都喜欢这位太子妃,除开他是男儿身,当真没什么不好的。
    被问话的前院的一名小管事,恭恭敬敬地回答:“大约是辰时初,拎着包袱走的,想必是返乡去了吧。”
    “哦?他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
    “奴才也不知,他在府里没住多久,说是殿下半路上救下的苦命人,在府里养伤的,平日里只有一个小厮在照顾他,大家并未在意。”
    唐越撇嘴,这么个形容出色的人会没人在意?骗鬼呢?如果太子昭不好男色还好说,大家充其量只是看看,可府里有个娶了男妻的主子,任谁看到那么一位美人也会多想想。
    “去把近身照顾他的小厮喊来。”那管事不得不从,自然是叫人去了,只是他多留了一个心眼,喊来了一个奴才,让人去知会管家一声。
    这事儿看着小,可万一太子妃醋性大发,殿下也不好过不是?
    唐越并未从那小厮嘴里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大家的证词很一致,都说那人是太子救回来的,在府里养好伤就走。
    唐越没问出个所以然来,人也走了,便也没什么兴致继续追究下去,本以为会遇上什么阴谋阳谋,也因此中断了。
    他正打算回后院,就见平日里守门的侍卫匆匆忙忙地跑进来。
    “出了何事?”唐越皱着眉头问。
    那侍卫一见到他,脸上滑过不安,支支吾吾地半天才吐出一句:“今早离开的那位公子又回来了。”
    唐越眼睛睁大,瞪着他问:“可问他回来做什么?”
    “问了,他说他才出了两条街谅被人跟踪了,实在害怕才跑回来求救的。”
    唐越摸了摸下巴,嘴角慢慢化出一道人畜无害的笑容,“既然如此,咱们也不好救人救一半,把人请进来吧。”
    于是乎,等太子昭终于在厨房折腾出一碗没有卖相没有味道的面条时,就听说了这个坏消息。
    他看着手里糊成一团的汤面,嘴角抿了抿,眼神也阴郁了很,“来人,把这碗面给太子妃送去,看着他吃下去。”
    本来他还在犹豫要不要让厨子重新做一碗,现在看来也没这个必要了,有美人在陪,想必吃什么都是香的。
    面条送到唐越手里的时候,他是真心感动的,只是一口下去,他这感动的心情就维持不了。
    “郎君,殿下说,您务必要把面吃完,不可浪费了。”王鼎钧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笑道。
    他偷偷瞥了坐在唐越对面的少年一眼,暗哼了声:不就是个空有外表的俗人么,竟然能让太子妃如此上心,难怪殿下会伤心。
    说是面条,其实是面疙瘩,而且煮的半生不熟,味道更是奇怪的形容不出来,唐越硬着头皮吃了两口,实在咽不下去了。
    对面的美少年好奇地看着他,“公子不想吃为何要强迫自己?太子府想必也不缺这一碗食物。”
    唐越已经知道了他的名字,美少年有个美好的名字叫子钰,而且还弹了一手好琴,气质优雅,看着是很赏心悦目的。
    他眼珠子一动,叹了口气道:“你有所不知啊,这食物是太子亲手烹制的,就算是毒药,我也要义无反顾地吃下去,否则他会不高兴的。”
    唐越虽然没有道明自己的身份,但只要对方不傻,就猜的出来。
    对方一听是太子亲自动手做的食物,一脸震惊,好奇地多看了几眼那碗面。
    “太子殿下在外是个说一不二的男子汉,在家里却有些……爱照顾人,他啊,最喜欢做这些吃的了,你要不要尝尝?”
    一旁的王鼎钧嘴角抽搐了起来,不知道殿下听到这莫须有的罪名会是什么心情。
    “这……不好吧?毕竟是殿下亲自做给您的,小人一介布衣,享用不起。”
    “不用客气,我对你一见如故,咱们就当交个朋友好了。”
    对方又推却一番,正打算伸手去接那个碗,一副为了朋友愿意两肋插刀的模样。
    唐越却比他快一步,端起碗呼噜呼噜就把一碗味道不明的食物吞下肚子,吃完还打了个饱嗝。
    开玩笑,他怎么可能把他男人第一次做的东西给别人吃,想都别想!
    把空碗给王鼎钧,唐越苦着脸问:“这下殿下可满意了?”
    王鼎钧的表情说不出的同情,意味深长地说:“郎君若是无事还是回房吧,殿下恐怕正等着您呢。”
    “谁说我无事?”唐越指了指对面的少年,“听说子钰擅琴,我正想讨教一番呢。”
    王鼎钧心道:就您这对韵律一窍不通的人,确实不是对牛弹琴?
    “不知子钰愿不愿意弹奏一曲呢?”
    少年双目奕奕,眸中流光溢彩,那欣喜的模样凭空添了几分艳色,他做了个揖,道:“这是小人的荣幸!”
    屋子里很快就传来了悦耳的琴声,王鼎钧待不下去了,赶紧回去复命,添油加醋地把实况转播一番,果真让太子昭黑了脸。
    “殿下,您不管管?”王鼎钧承认自己有些煽风点火,没办法,日子太无聊了,这对夫夫又蜜里调油,对单身狗的伤害值爆表,偶尔能看他们变变脸也好。
    “人是孤救回来的,怎么管?”难道他要冲到前院去把唐越抓回来,告诉他不能亲近那个琴师不成?
    “再去查查这个琴师的底,别让太子妃被有心人骗了。”太子昭咬牙切齿地吩咐。
    王鼎钧不傻,知道他的意思,这少年就算不是有心人也要变成有心人了,否则殿下哪有借口赶他出门。
    前院的琴声响了半天,不少人都听的入迷,少年的琴艺果然了得,就是府里擅琴的幕僚听了,也不得不夸赞几声。
    唐越却是顶着一脑袋的烦躁听了半天的琴,他哪里能欣赏的了这么高雅又高深的艺术?让他拿着针敲碗还差不多。
    于是,等他一脚离开前院,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头重脚轻,耳朵里还嗡嗡作响。
    “真是自讨苦吃啊。”唐越自嘲了一句。
    等他离开,原本默默坐在屋里的少年将琴放到一边,起身到院子闲逛起来,路过院墙的时候悄悄的将一块帕子丢在墙角,然后若无其事地离开了。
    大王子府,老郡王一脸喜色地和王子煦分享结果,“这唐家的小子果然是个经不起诱惑的,才一见面,就三魂丢了六魄?”
    “不宁恭喜王叔计谋得逞。”王子煦道了声喜,才问:“您觉得这样做真的有用?他们二人感情不和,对咱们有什么好处?”
    老郡王摸了下胡子,“殿下难道不知道唐越的本事?有这么一位高深莫测的神医在身边,太子的性命就无虞了。”
    “真有如此神奇?”
    “殿下难道没听说过镇国公夫人的事情?这太子妃能起死回生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加上栎阳侯府的势力,太子昭娶个男妻绝对是利大于弊的。”
    “那离间了他们的感情又如何?”
    “殿下想想,那唐越也不是什么深闺女子,又有一手的神奇医术,岂会是个甘愿守着后院的?只要他离开了太子府,太子与栎阳侯必定成仇,太子失去一个助力不说,还结了一门新仇,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个大麻烦。”

    “这倒也是,不过你有把握让那唐越舍弃太子而去屈就一个琴师?”
    “男人嘛,再如何也都会有血性的一面,只要一点一滴的影响,没什么不可能的。”老郡王自信地回答。
    “也是,那子钰可是本王亲自调教出来的,若不是为了对付太子,本王可舍不得这个尤物,真是便宜了那个唐越,等他落到本王手里,哼!”王子照阴狠地盯着桌面,仿佛要把唐越大卸八块。
    老郡王嘴角撇了撇,他实在看不上大王子这副小心眼的模样,成大事者,牺牲一两个人算什么?
    
    第178章 大打出手
    
    太子府近来的气氛有些怪异,下人们每天都战战兢兢地过着,上百双眼睛盯着前院的某间客房,生怕哪天上演一幕捉jiān在床的戏码。
    其实唐越也不是天天有空来找这位美貌的小琴师,只是出门或进门路过前院时都会顺道去看他一眼,打声招呼,显得热络极了。
    整个太子府的人都知道,太子妃恨不得把那小琴师供起来,也难怪太子殿下接连好几天都没露出过好脸色。
    这天,唐越刚去药铺回来,赵三郞他娘的身体已经基本康复了,只是因为伤了脊柱,下半身瘫痪了。
    好在命是保住了,这种差强人意的结果也自然接受了。
    不过在唐越看来差强人意的结果,在杏林界却引起了轩然大波,从唐越救人的手法,到他抽血输血的过程,无不被医者翻来复去的辩论。
    乌太医作为太医署的最高长官,对唐越的医术有着百分百的信心,因此即便心里好奇的要命,也是站在唐越这边帮腔的。
    “大人,您当真要任由这种巫术继续下去么?从古至今未曾听过有用血液救人的,那都是巫医才行的路子,乃是歪门邪道。”总归有人看不上这种匪夷所思的医术,太乌太医跟前嚼舌根。
    “只要能治病救人,又不伤人害人,哪来的歪门邪道?”乌太医反驳道。
    “怎么不伤人了?下官可是听说了,那太子妃是活生生地从别人体内把血液抽出来的,血乃生命之源,岂能如此胡闹?”
    “人家抽的是公子显和镇国公府家奴的血,救的是他们家的夫从,就算填上他们的命也没什么可说的。”在这个年代,家奴为主人死,那是天经地义的。
    “大人啊,您不能如此偏听偏信,治病救人是好事,可如果手段残忍,要用上这种巫门邪术,那不是本末倒置吗?而且您怎么知道,他以后不会用这门邪术害人呢?”
    乌太医气呼呼地看着他,“那你又怎么知道这是邪术?这献血的法子太子妃与老夫提过,无非是因为一个人失血过多,需要补血而已,如果这样能救人又不伤害别人什么,又什么要紧?
    医术的发展不能只靠闭门造车,太子妃心胸开阔,但凡去请教的他都一一解释,甚至不惜将贵重的药方贡献出来,他大仁大义,你们何必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所谓贵重的药方指的是治疗疟疾的青蒿素,这个贡献是没有人能抹灭的,所到底,大家一来是对未知领域的恐惧,二来是羡慕嫉妒恨罢了。
    谁相信一个十几岁的小子不仅出身高贵,还嫁给了太子,甚至还拥有这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仿佛全天下便宜的事都被他占尽了。
    这样的人,能轻易获得人的好感,也能轻易激起人的嫉恨之心。
    “大人这话过了,太子妃是献出了几样珍贵的药方没错,但上门求教的人却被轰了出来,哪有什么心胸开阔?”
    乌太医嗤笑一声,“那是因为他已经叮嘱老夫将此事传达下去了,是你们不信不听,非要找他当面对质

《贤妻难当 by 凔溟(中)》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贤妻难当 by 凔溟(中)》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