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强制之爱+番外 by 冬行千里

时间: 2017-10-10 21:39:20

【重生强制之爱+番外 by 冬行千里】小说在线阅读

重生强制之爱+番外 by 冬行千里

 
文案
可以容忍包容你的一切,只有唯二两条底线。
一条是爱我,另一条是留在我身边。
 
 
本文背景现代架空。 1V1[i][/i]
作者文案废,大家还请移步正文吧。/(ㄒoㄒ)/~~
 
 
内容标签:年下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远,楼少御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占地面积极广的别墅庭院中、正举行着一场盛大的宴会,一名男子轻轻晃动着手里的酒杯随意的跟站在他对面的人交谈着,突然有助手之类的人脚步略急的走到他跟前附耳不知说了句什么话,闻言男子本就浓黑的眸子变的有些阴沉,他低声问道:“自己走的?”
  “以现在的情况看来似乎是这样的,我们也没想过宁先生会突然离开。”
  “出动所有能出动的人,一个小时之内他必须出现在我面前。”
  助手应了声是、之后还是用刚才那样略显急促的步伐离开了,他离开之后、刚才的男子身上明显散发出的不悦气息,证明了他现在的的心情有多么的糟糕!没有人会在这么愉快的氛围下去招惹明显心情不佳的宴会主人,他一个人坐在靠边角的沙发上静静等待下属的消息,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一个小时之内那个人能不能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个问题,他从不怀疑自己家族的能力。
  过了一会有一个看起来比那男子略显成熟的人出现在他面前,而刚刚离开的刘瑞也跟在那人身后不远处。
  “楼少倒是很有闲情,身为主人家却在这里偷闲。”
  “突然有点困就来这里坐坐,倒是安大少你才刚刚接手安家,理应是日理万机才对,我倒是真没想到你会出席这场无趣的宴会。”
  “呵呵。”安亦辰意义不明的笑了笑接着说:“我来找楼少是有点小事。”
  “哦?”
  “刚才我在楼少家的大门口遇到了个还挺大胆的服务生,我对他有点兴趣、不过刘瑞说如果我要带走这个人必须要得到楼少你的同意才行。”
  楼少御的眼神看向了刘瑞,这种事情按理来说是万万闹不到他这里来的,刘瑞完全就可以做主,难道这中间有什么曲折?还是这个安亦辰又玩了什么幺蛾子?
  说实话楼少御对安亦辰实在是没什么好感,前段时间这家伙才把自己的亲爹逼的自杀,他自己做了安家的当家人。完美的诠释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意思、心狠手辣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刘瑞上前轻声的跟楼少御说:“是宁先生。”
  楼少御的眸子暗了下去,似在酝酿着一场风暴,沉默了一会才低沉着声音说“把人带过来吧。”
  宁远是被安亦辰的人带过来的,他穿着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宴会服务生的服装,衣服有明显的破损、双手也被捆在了身后,很明显的他刚才和安亦辰的人起过冲突。
  一想到宁远是在逃离自己的过程中惹到安亦辰的,楼少御心里就如翻江倒海一般被狂怒席卷,这个人究竟拿自己当什么?为什么自己认真付出的感情他能如此轻易的践踏?
  楼少御走到宁远跟前沉声说道:“安大少看上你了,你有什么想法?”
  看着宁远低垂着的头颅、楼少御在心里呐喊:“说话啊!你说话啊!给我一个理由!不管是什么都好!”只可惜宁远至始至终都低着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楼少御。
  他的沉默不语无疑刺激到了楼少御,只听楼少御意味不明的嗤笑了一声,接着说:“不过是一个服务生,难得安大少看中就送给你了,随、便、玩!”最后三个字楼少御说的咬牙切齿。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话虽然是说给安亦辰的,他却始终都盯着那个低垂着头颅的人,后者除了肩膀有那么一瞬间的抖动之外,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反应。倒是没有人关注的刘瑞、在听到楼少御的话时很明显的一个怔愣。
  接下来宁远便由安亦辰的人强硬的带走了,直到走出楼家的大门宁远才剧烈的挣扎了起来。而那些人也都不是什么客气的主,直接一拳打在宁远的肚子上,宁远的胃部立刻抽痛了起来、额头都出了冷汗,身体随即就软在了另一个保镖的手上,他还没有从疼痛中反应过来后颈一痛人就陷入了黑暗。
  宁远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一张豪华的床上,只是双手还是被绑着。也许屋外一直有人守着、听到房间里有了动静立刻有人打开门查看,确认他已经醒了就再度拉上了房门。没过一会安亦辰就出现在了这个房间里,他看似动作温柔的帮宁远解开了捆住手腕的绳子,可宁远还是感觉到了这个人身上散发出的危险气息。令人忍不住的要远离。
  绳子一解开宁远就往床的另一边跳,只是在床上躺的太久了手脚都有些发麻。一不小心就摔倒在地、还将床头柜上摆放的一个瓷器也带到了地上,顿时房间里就响起了瓷器碎裂的脆响声。门外的保镖听到异响立刻推门进来,在接触到安亦辰做出的手势之后又安静的退了出去。
  “过来这里,不要惹怒我。”安亦辰的嘴上虽然挂着微笑,可是眼睛里却充满了十足的冷意让人胆寒。
  见宁远没有动作安亦辰明显的没有了耐心,走上前来伸出手似乎是要准备拽宁远。而在他弯下腰、手接触到宁远衣领的那一刻,已经被吓懵的宁远右手无意识的抓住了身下的瓷器碎片,就这么顺手挥划了出去。
  饶是安亦辰已经察觉到了宁远的意图及时做出来后退的动作,可由于距离太近一道从下巴断断续续延伸到脸颊的长约十厘米的血痕还是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安亦辰伸出手沾了点自己的血在手指上,盯着那鲜红的血液看了一眼就将视线重新放在了宁远的身上,那阴冷嗜血的眼神让宁远感觉到毛骨悚然,就如同死神在同他招手。宁远突然很后悔自己刚才一时无意识的冲动。
  而安亦辰却在看了他这么一眼之后毅然打开了房门,门外的保镖看到他受伤的脸之后也被惊吓到了。宁远眼睁睁的看着房门在他眼前被关上、然后是钥匙转动的声音,再然后就是保镖急匆匆离开的脚步声。
  他很害怕,刚才安亦辰那眼神很明显的不会轻易放过他的,看那阴冷的目光等待自己的一定不是一般的痛苦。
  就在宁远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却有人冲了进来将他的手臂反扭到身后捆起来,一路将他拖拽到一辆面包车内,有两个人将他夹在后座中间防止他逃跑。
  车子一路开向城外、只见两边越来越荒凉,高楼大厦渐渐隐去周围的荒草树木多了起来。等再度被拽下车的时候,他已经被带到了一个山沟附近。好像是前面没有车道了、所以那两个人一前一后的推搡着他在这夜晚的荒草丛中缓慢的前进。
  走了一段之后前面就没有路了,是一个两人多高的水沟宁远甚至听到了缓慢的流水声,他注意到前面的那个人冲着后面点点头,然后他就被人按到在地。
  黑夜里一声划破天际的惨叫声突然响起,宁远的手腕脚腕同时被狠狠的划开,这似乎还不算完。有一个人不屑的对着他说:“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划伤我们安家家主的脸?”
  然后对方就在他的脸上狠狠的划了一刀,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夜空,在那个持刀人准备再添一刀时却被他的同伴给拦了下来,持刀人不解的看向对方。
  “嘿嘿,你别说我仔细看看这家伙长得还挺有味、难怪会被家主看中,只可惜是个不识趣的。我还从来没玩过男的呢,反正这家伙今晚肯定是得交代在这里了,不如让哥们我来体验体验这男人到底是个啥味?等我玩过了再划这小子的脸也不迟啊。”
  持刀的人瞟了宁远一眼才对着他的同伴说:“浑身上下都跟你长一样有什么好玩的?你快点啊,还得早点回去交差呢。”
  得到同伴的首肯,那家伙直接扒了宁远的裤子,匆匆撸了几下就往宁远的身体里塞,宁远左右挣扎加上那地方夹的死紧,那人一时也没法得逞。只是这么两下之后那人没了耐心,怒火也上来了。狠狠的扇了宁远两个耳光之后将宁远的双腿抬起对折之后使劲往两边一掰,有微弱的咔擦声响起,宁远的大腿根部被硬生生的掰断了。
  那人似乎还不解气,骂骂咧咧的说了句:“操!死的临头了还不知道乖乖配合非要多受些罪,那我就成全你了。”
  说罢、将自己扔在一边的小刀捡了起来,拿在手上。握住手柄对准宁远紧闭的菊花使劲一捅,随着宁远的惨叫声响起那刀鞘全部埋入了他的身体,只留下刀柄卡在外面。
  那人本来是想顺势抽动几下的,结果他捏住刀柄往外一拔发现刀鞘会卡在里面,随即心思一动握住刀柄旋转、让刀鞘在宁远的身体内搅动。随着那人的动作,刀鞘上的金属装饰划破了柔软的内壁,有鲜血顺着刀鞘流出滴落在地上。
  “曹二,差不多就行了,赶紧的完事回去交差。今天家主被这家伙弄的心情特别不好,你还在这里磨磨唧唧的,是想回去晚了领罚吗?”
  “马上就好,老子今天就是不做也一定要把东西给顶进去!不能随了这小子的意!”
  说完他就把刀抽了出来,刀鞘被卡在了宁远体内、刀子拔出的瞬间划伤了最外面的*口。那人根本就不将宁远的痛苦放在眼里,即使那处还流着血、含着刀鞘,他也还是将自己的东西顶了进去。
  由于夹得太紧才一进去就泄了。知道要赶着回去交差他也没有接着做了,骂骂咧咧的几句之后就跟同伴说:“真没劲,还不如去找小姐!动手吧!”
  然后接二连三的刀子划在宁远脸上的时候他的嗓子已经喊哑了。最后他被人一脚踹下了水沟,水沟里的水不深、连平躺着的他都埋不住。
  就这样躺在水沟中、他听见上面传来了一声:“你就躺在下面慢慢等死吧!”
  然后就是那些人离开的脚步声。他试图从这里爬上去、可是被割破了手脚腕的他直到摔的筋疲力尽也没能爬上去。其实宁远知道他所做的努力都是白费。身上的大动脉悉数被割破,就算他真的有那个本事爬上去,在这深更半夜没有人烟的地方、他能活下去的几率又能有多少呢?
  由于血液的快速流失,昏昏沉沉中宁远想:这两人高的水沟在平日里算的了什么?可是现在他却只能躺在这冰冷的水沟中默默的等待死亡。妈妈的身体不好,自己死了之后妹妹一个人能照顾的过来吗?宁远觉的周围越来越安静了,安静的让他害怕……
  从宁远被安亦辰带走开始,楼少御就一直坐在刚才的沙发上。已经一个多小时了他都没有离开过,刘瑞也只能站在他的身后默默的陪着。楼少御突然低吼了一声、将面前桌子上所有的东西全都扫到了地上。一阵噼里啪啦的碎裂声响过后,刘瑞听见楼少御说:“马上安排人手跟我去安亦辰的公寓。”
  刘瑞知道楼少御的意思是要去把宁远带回来,并且已经做好了开战的准备……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伙伴们多提意见呦
 
  ☆、第2章
 
  看着平静的湖面宁远的心情还是有些复杂,距离他死而复生并且回到事发前一年已经过去三天了。从刚清醒过来的震惊到后来激动的热泪盈眶。现在他已经慢慢接受了这个可能是上天恩赐给他的重生。只可惜自己重生晚了几天,否则绝对不会再去面试楼家的那份工作,会牺牲掉性命的工作就算薪水再高也没有了意义。
  现在他最需要做的就是斩断一切让他会再遇到楼少御的可能,也绝对不会再去招惹得罪三大家族的人。上一世那些极致的痛苦仿佛还深深的刻在他的身上。被人将脸全部划烂,残忍折磨之后丢入阴沟里慢慢等待死亡的经历他再也不想来第二次了。
  “你好。”
  听到有人问候宁远下意识的转过身去回应,却在看到来人阳光般灿烂的笑脸时右脚不可控的后退了一步脸上血色褪尽面色及其惨白的僵在了原地,垂在身侧的两只手也几不可见的颤抖起来。楼少御!!!宁远心里十分惊恐,为什么楼少御会出现在这里?按照重生前的轨迹他们这个时候还不认识!为什么会这样?是自己的重生打乱了原本的轨迹吗?
  楼少御也没料到这个青年会是这样的反应,为了缓解眼下这奇怪的氛围楼少御接着说我看你一个人呆站在这里很久了,是心情不好吗?我今天的心情也不怎么样所以过来跟你打个招呼,可以交个朋友互相排解排解不开心的事情。

  其实楼少御究竟在说什么宁远都没有听懂,他的大脑里完全一团乱只理解到对方的意思似乎是想和他交个朋友,宁远怎么可能会让自己和楼少御再有交集?急急的说了句我家里还有事情我要赶紧回去了,就落荒而逃了。
  想楼少御一向引以为傲的俊美脸孔在宁远眼里就跟看见十殿阎罗似的,楼少御表示很郁闷。他对刚才那个身上有一股宁静气息的美人很感兴趣、那让他感觉很舒适,可惜对方很明显一副不想鸟他的样子。果然今天还是霉神罩笼的日子,他本来是想很认真的和对方开展一段恋情的。
  宁远逃也似的跑回家心魂还未定,楼家就有人打电话通知他面试通过了,宁远以家中突发变故脱不开身为由成功婉拒了楼家的工作。通话完毕后他不由的松了一口气,感觉压在身上的重量似乎轻了不少。这个时候沈筠给他来了电话。接通电话后沈筠很是担心的问他“阿姨的身体最近有没有好一点?”
  “这两天好多了。”
  “你呢?工作的事情怎么样了?”
  “还要再看看。”
  “我有个朋友托我给一休闲书屋找个负责人,薪水方面开出的条件也十分的不错要不要去看看?我觉得你的个性挺合适那份工作的,你小时候不是经常说长大了要开一个图书馆吗?”
  宁远听了沈筠的话有点犹豫,不知道这是不是沈筠特意帮他安排的,沈筠已经帮了他很多很多的忙了,下意识的他脱口而出:“你的朋友,我去……合适吗?”
  “哈哈,一听就知道你又多想了,得了就别用你那小脑袋瓜子想了,你现在在哪里我过来接你,正好我朋友现在在那里我带你过去看看。”
  宁远报了自己的位置之后沈筠说了句离我这挺近的你在那等我然后就把电话挂了。还不到十分钟沈筠的车就已经到了,那个书屋原来就在宁远站的湖泊的另一边。到了之后宁远才发现沈筠口中的休闲书屋并不是他想象中的就是一个小小的书店,而是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真正的休闲书屋…… 里面几乎就和图书馆差不多。
  总共有四层,最下面一层和地下室全都是书,地下室的天窗下面和一楼的落地窗附近都摆放着看起来非常舒适的沙发供客人看书时使用。第二层是茶餐厅、第三层是健身房,最主要是第四层……居然是个游泳池……电梯门刚打开的时候宁远还在纳闷怎么对面是一堵墙?跟着沈筠往前走几步有一排还挺高的阶梯,爬上去之后才发现它们已经到了楼顶,而楼顶就是一个巨大的游泳池,刚才他看到的那堵圆弧形的墙就是游泳池的外身了……
  他们上去的时候沈筠的朋友正好从泳池里面上来,聊了几句双方都觉的还不错,看的出来沈筠的朋友也是个爽快的人,觉得合适就直接叫宁远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来上班。 
  其实宁远只用负责一楼的图书区就可以了,虽然这里四层是同属一个休闲中心但日常的管理运营都是分开来的,各自负责好自己的版块就行,宁远上班一个多月了还没有见过其它几个楼层的负责人,却先遇到了楼少御。 
  楼少御是和夜茗本市目前最为出色的名媛一起来的,不过脸上一副很明显的十分不乐意的表情,那姑娘似乎也并不在乎他什么样的态度,只管坐在那里看她的书、她平静的样子衬的楼少御那坐不住的身影更显急躁了。一个微微的扭头楼少御的视线正好落在了站在书架旁正伸手去拿书的宁远。
  看到宁远的那刻楼少御本来身上散发出的那些焦躁气息似乎都被一扫而空了,就那么盯着宁远的一举一动楼少御觉得似乎坐在这里也不是那么一件令人焦躁的事情了。这个才见过两次的陌生人总能清除他心里的焦躁感,令他觉的舒适。
  那天下午宁远其实远并没有见到楼少御,自然也不知道某人就那样盯了他一个下午。而楼少御也是个行动派趁着临走前夜茗去洗手间的空档就成功的从前台小姑娘的口中骗到了宁远的姓名电话以及那个小姑娘所知道的关于宁远的一切,不过显然小姑娘知道的也不多。

【重生强制之爱+番外 by 冬行千里】(本页完)

《重生强制之爱+番外 by 冬行千里》上一篇

魔尊嫁到 by 凔溟(下)--预览  
 
 
  而且山里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族群,这些族群向来排外,对朝廷派遣的官员既不反抗也不配
 
合,无视朝廷法令。
  不过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地方,才使得西南成为一道天然的屏障,相邻的国家也很难攻打
 
进来。
  琨城是西南边陲的第一大城,也是秦王经过多年谋划部署取得的最大成果,这里的文官武将
 
皆是他的人。
  因此秦王的大部队一到,连打都不用打,直接占据了这座城。
  卯时初,天才微微发亮,城门大开,一辆马车悄悄地驶入城中,直接朝着衙门的方向驶去。
  赶车的车夫面露凶色,警惕地看着四周,马车中,两名青年男子相对而坐,其中一个惴惴不
 
安地握着拳头。
  “殿下,咱们这样做真的好吗?军中将领愿意投降的不多,万一他们……咱们如何跟皇上交
 
代?”
  另一个青年闭着眼睛靠在墙壁上,“说什么投降这么难听?本宫只是想与皇叔合作而己。”
  “可是陛下那……”
  “行了,这事本宫己经决定好了,就算回去,你以为本宫还能活多久?一边是时刻怀疑自己
 
的父亲,一边是虎视眈眈的兄弟,等到我那两个好兄弟事成,本宫连命都保不住!”
  “可是殿下,陛下春秋鼎盛,若是二三十年后再……您与秦王合作岂不是自寻死路?”
  二皇子睁开双眼,怒视着对方,“何方,我知道你是为本宫着想,不过本宫决定的事还轮不
 
到你来质疑!”
  “是……属下逾越了。”
  二皇子脸色发黑,却不是因为何方的逾越,而是因为他说的话,他知道自己正走在悬崖峭壁
 
上,往前一步是死,往后一步也是死,与其等死,不如赌把。
  反正都是与虎谋皮,他至少有选择权吧?
  他说不好自己这个决定是不是一时冲动,是不是对皇帝心存怨恨,自从他和母妃被云贵妃那
 
贱人陷害后,他就对皇帝彻底失望了。
  他的母亲何其无辜,却被他亲口下了处死令,是他亲手埋葬了自己与他的父子之情,既然如
 
此,也就别怪自己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了。
  马车停下,车夫敲了敲车门,道:“殿下,到了。”
  二皇子深深吸了一口气,领着自己的心腹跳下马车。
  今日来这,是为了与秦王商议,如何才能将他带来的五万人马收入麾下,毕竟,他发往京都
 
的假消息很快就瞒不住了。
  
216 多好的孩子啊
  栖霞山,殷旭一早起来就听说去京都送东西的人回来了,还带来了他的两个徒弟。
  殷旭正好想在教中安插自己的人,他又不爱管事,将来这教中的事务肯定也是别人打理,他
 
只坐享其成即可。
  而且他信不过左少棠那只狐狸,就连肖锋,因为他与肖家的关系,殷旭暂时也没打算大用。
  他废除了教中的长老一职,五位长老一个在毒虫窝里苟延残喘,一个被他废了武功丢到后山
 
喂狼去了,剩余的三个还算老实,便留着当榜样了。
  他从教中弟子中选出了三个脾气能力都能入眼的人,给左右护法各送了一个当副手,另外一
 
个则跟在他身边随身伺候。
  青晟站在通天教的山门前,仰望着那霸气的山门建筑,嘴巴张的合不拢嘴。
  两根石柱有两人环抱那么粗,通天而上,石柱上盘旋着两条黑龙,龙头朝上,一副冲天之姿
 
,龙口衔着两枚硕大的明珠。
  山门的石匾上,原本的“通天教”三个大字己经被抹去,几位石匠正聚精会神地在上方雕刻,
 
虽然未成形,但他知道一定是“万魔宗”这三个字。
  青晟的嘴巴合上又张开,怎么也想不到昔日辉煌百年有余的魔教怎么就改头换姓了,甚至自
 
己还成了教主的徒弟,身份水涨船高。
  在三皇子府被告之要来魔教总坛之时,他是万分不愿意的,他一个正派魁首之子,跑去魔教
 
老巢做什么?等着被人宰吗?
  可惜三皇子压根不会搭理他,不想去,行,打晕了打包带走吧,等他醒来的时候己经在路上
 
了,被人横放在马背上,差点把胃颠吐了。
  “真气派啊……”身旁的小鬼发出一声感叹。
  青晟压了压心头的震撼和羡慕嫉妒恨的情绪,撇嘴道:“也不知道是怎么烧杀抢劫来的,哼
 
,江湖中人这么注重门面做什么?重要的是内在!”
  汪仁侧头看他,一本正经地反驳他:“师弟,你这话可不对,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门面
 
还是很重要的,只有穷的揭不开锅的人才会不注重门面,而且,我听几位大哥说,咱们这宗门有
 
好多赚钱的营生,都是正经来路的。”
  青晟对他这称呼己经无力纠正了,冷脸训道:“嘁,小子,你才几岁,就学这老气横秋的语
 
气,小心你那师父嫌弃你,把你赶出师门!”
  “我师傅也是你师傅!”汪仁抿着嘴唇第一百遍地强调,而且当初自己不说话的时候,师父都
 
没嫌弃他,现在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个嫌弃他?
  汪仁年纪还小,平日在三皇子中除了习武还要跟着夫子上课,殷旭收他为徒后也是放养的,
 
几乎没怎么教导过他,于是他的性格在不知不觉中便被那几个老夫子掰正了一点点。
  加上他的性格原本就不活泼,除了在殷旭和滕誉面前稍微放得开些,其畲时候都是一本正经
 
的。
  见到殷旭的时候,汪仁脸上露出一点羞涩的笑容,弱弱地喊了声:“师父。”
  殷旭相当长一段时间没看到这小子了,捧着他的脸左看右看,啧啧有声:“这三皇子府的风
 
水还真挺养人,这个样子才算能带出去了。”
  汪仁被捏了几下脸,立马就红了一片,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殷旭,又不敢出声。
  殷旭等玩够了终于把人放开,才看向青晟,也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突然微笑着说:“
 
青晟,路上累了吧?”
  青晟浑身一抖,脑子里全乱了起来,双手双脚都有些不由自主地绷直了,“还……还行吧。”
 
他常年跑江湖的人,骑马赶路对他来说实在是家常便饭。
  这话理应问他的小徒弟才对,他怎么问起自己来了?
  反常必有妖,青晟眼睛盯着殷旭,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别紧张,我只是感觉好久没看到你了,打声招呼,好歹你也做了我的徒弟,我准备给你弄
 
个职位,你喜欢做什么?”
  殷旭这张脸是相当不错的,一看就是很有正义感的人,他这一笑起来,说话温声温语,任谁
 
也猜不透他的心思。
  “我?”青晟指着自己的鼻子,“你……要让我在魔教任职?”
  “现在这里是咱们的万魔宗了,你是为师的大弟子,身份只在为师之下,想做什么就能做什
 
么。”
  “可是……”这里换了个名字也是魔教啊,他一路过来可是见到不少熟脸了,一个个瞪着他就
 
想把他吃了,让他去管这些人真的没问题?
  青晟在此刻觉得,他这便宜师父一定是看他不顺眼,故意给他找茬,让他以后生活在水生火
 
热中。
  说不定还能借那些魔头的手把自己铲除了,正好给他小徒弟一个名正言顺的大弟子名分。
  “没什么好可是的,你现在对教中的人和事还不熟,不如就跟着左右护法先熟悉熟悉,以后
 
你就是这教中的大总管了,左护法统领外务,你管着家里的事,如何?”
  殷旭在接触过左少棠这么久后,不得不承认他是个赚钱的好手,据说以前通天教在外的生意
 
很多都是在他手上发展起来的,绝对是个人才。
  这样赚钱的大好人才殷旭是绝对不会放过的,不过顾忌着他一肚子坏水,殷旭还是决定让他
 
在外头伸展拳脚就好。
  左少棠本人对他的这项决定没有异议,魔教都改朝换姓了,他能继续当个护法在很多人眼里
 
己经是教主开恩了。
  何况,他从来就不喜欢管理教中的琐事,有这时间,不如想想怎么让肖锋那个混蛋臣服在自
 
己胯下!
  青晟往左少棠和肖锋脸上扫了一眼,嘴角抽了抽,这两位在江湖上可是赫赫有名的人物,足
 
以令人闻风丧胆的,虽然之前接触过,但他可不认为他们是个好相处的人。
  让他跟在他们屁股后面听使唤,便宜师父果然是故意耍他。
  至于什么大总管的职位,他压根不信,就算殷旭愿意,这教中成千上万人也不会同意的。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青晟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哦。”
  殷旭满意地点头,打发他们出去了,自己带着汪仁到处闲逛。
  “等明日把教中弟子召集起来,给你弄个少主的身份,以后谁见了你都得下跪!”
  青晟如果在这肯定心里己经咆哮开了:看吧,这才叫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呢,他算个吊
 
啊!
  汪仁十根手指又扭成了麻花,“这样好吗?他们会不会心里不高兴?”
  他这辈子还没人给他下跪过呢。
  在三皇子府,虽然他是殷旭的徒弟,可是下人们并不需要视他为主,大家对他只是比以往更
 
尊重更热情了而已。
  “你是为师的关门大弟子,以后就是这万魔宗的宗主,将来这宗主之位怎么传承我不管,反
 
正下一代必须是我认定的人。”
  殷旭向来不是个好商量的人,只要他想让汪仁接他的位,管他将来有多大的成就,这个位置
 
必定会是他的,一切阻碍都不成问题。
  汪仁嘴角露出个微笑,眸子亮晶晶的,看得出来高兴的很,他现在也许还不知道宗主之位代
 
表什么,但殷旭的这份肯定犹如一汪生命之水注入了体内,令他焕然生机。
  汪仁跟着殷旭,一路上遇上了许多人,这些人见到殷旭无不恭恭敬敬地行礼问安,眼底带着
 
敬畏和恐惧,直到他们走远才直起腰。

  “师父,他们为什么很怕你?”汪仁扯着殷旭的袖子,抬头看他。
  三殿下告诉他,他的师父是个善良的人,虽然有些小任性,但人却很好。
  汪仁也觉得是这样,否则当初他就不会把自己救回来了。
  “这样不是很好吗?要想让他们听你的话,你就应该让他们心生敬畏,否则谁都可以对你阳
 
奉阴违。”
  “哦,那我以后也要让他们怕我!”汪仁给自己树立的第一个目标,不是将来武功有强,不是
 
将来赚多少银子,而是要做个令人畏惧的人物。
  以至于若干年后,当汪仁称霸武林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个心狠手辣、狠毒没人性的魔
 
头,其实,他的单纯从未改变过。
  “嗯,就是要这样!”殷旭自己是个随性而为的人,又从未教养过孩子,自然不知道自己的教
 
育有多歪。
  两人走走停停,半天时间也才逛了一小半的地方,殷旭一开始还挺有兴致地给他小徒弟介绍
 
,后来干脆把他丢给自己新上任的贴身小厮,自个当个陪衬。
  说起他这位贴身小厮,汪仁就不太喜欢,有那么点自己被取代的委屈感,而且那人长的极猥
 
琐,尖嘴猴腮,令人喜欢不起来。
  “少主快过来看,这里就是咱们万魔宗风景最好的地方了,后面是一整片的桃花林,等来年
 
三四月份,您就能看到成片桃花盛开的美景了。”
  “哦。”汪仁随意地瞥一眼,手里拽着殷旭的衣袖,始终与他保持着一个步子的距离。
  “那属下带您去后山瞧瞧?”
  汪仁不发表意见,别开脸,扯了下殷旭,由他做决定。
  殷旭回头看他,嘴角弯了弯,“不用,你先回去吧,本少爷带他再走走。”
  “是。”
  等人离开,殷旭才把自己的袖子扯出来,“你不喜欢他?”
  汪仁犹豫了一会儿点头,“不喜欢。”
  “为什么?”
  “长的丑!”
  殷旭嘴角一抽,拍了拍他的后脑勺,“为师可没教过你以貌取人!不过……似乎真的长的挺
 
丑。”
  他这会儿回过味来了,自己的审美观好像降了不少,竟然天天面对着这么一张脸也没知觉,
 
好像不妙啊!
  殷旭最终把这理解为自己不是个以貌取人的人,对此给自己的高尚品德暗赞了一声。
  “虽然为师不以貌取人,不过你不喜欢就换了吧。”反正也不是什么要紧人物。
  “没关系吗?”汪仁窃喜,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
  “无所谓,再挑一个就是了。”这山上最不缺的就是人。
  汪仁笑容淡了下来,小声嘀咕:“如果是小厮的话,我也行啊。”
  三殿下临出门前还交代他,让他看着师父,不准其他男人女人靠近他的,如果是贴身小厮的
 
话,应该可以看得住吧?
  殷旭大笑三声,只当他是离不开自己,他一直觉得汪仁有雏鸟情节,也乐见其成,“好,孝
 
心可嘉!就你了!”
  当初把这小鬼带回来真是太对了,多好的孩子啊!
  
217 归家
  殷旭回到房间才将滕誉送来的那封信打开,他摸了摸信的厚度撇了撇嘴,难为他花了一整晚
 
给滕誉写信,不会写的字还拿着辞典查,结果对方竟然就这么敷衍了事。
  展信一看,洁白的宣纸上“盼归”二字写的龙飞凤舞,那力度似乎要穿透纸张飞跃而出。
  殷旭看着看着嘴角就不可控制地弯起来,他似乎从这简单的两个字中看出了滕誉的无奈和思
 
念。
  他将信收好,朝外喊了声:“来人!”
  汪仁正好端着洗漱用的热水进来,在三皇子府,殷旭有睡午觉的习惯,汪仁一直记得很清楚
 

《重生强制之爱+番外 by 冬行千里》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重生强制之爱+番外 by 冬行千里》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